强国社区>> 法治论坛
失意城的虾虾men 发表于  2017-08-04 13:41:34 122字 ( 0/37)

这个事件,直到现在依旧像一团乱麻,暴力执法的存在,徇私舞弊,凌驾于法律之上,有权我最大的嚣张从未止息,我们渴望真相,但首先我们希望像这样黑帮流氓式的执法人员离执

近日,在泉山区法院的庭审过程中,田文昌等辩护律师,针对泉山区检察院的指控,一一反驳了起诉意见的错误。认为缤诺丝有被冤枉和不公平对待之嫌,被强扣传销的帽子。

 

比如说,检方指控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成本低廉,律师们认为这种说法没有证据,并且是带着偏见。“要说低成本和高售价,泉山检察院应该去找那些大牌奢侈品的麻烦。”律师不无讽刺地说,恰恰相反,现有证据能够证明缤诺丝的产品不仅质量好,而且在同类化妆品行业中,价格和利润率都处于合理范围。

 

辩方特别指出,和传销活动存在本质区别的是,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销售是真实销售,而不是靠拉人头收费,并且这些产品销售主要针对美容机构,对所销售产品的质量及其所附加的服务和终端消费者的亲身使用、体验要求更高,不容存在“以销售为名”的传销式欺骗。


该案也引起了多位全中国顶尖法律专家的注意,著名刑法学家、清华大学教授张明楷、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顾永忠等人均认为,在正常的批发零售业中,也有所谓的层级关系,而且层层加利,但是这仍然属于正常销售模式。只有满足主观、客观、主体、客体等全部构成要件才能认定为传销犯罪。

 

前述专家认为,在本案中,缤诺丝的销售和权芳芳等人的行为并没有侵犯公民财产的所有权,没有任何被害人,没有经销商和消费者因为受骗而报案,连投诉或民事起诉都没有,这种运营模式不像传统传销犯罪那样存在“杀熟现象”(即在亲朋好友中传销),没有造成大量家庭矛盾和社会矛盾,没有利用传销推销假冒伪劣商品,也就没有造成经济秩序和社会管理秩序的混乱。公司提供的产品是现实、可用且供不应求的,不存在通过虚拟商品欺骗消费者以及经销商的状况。

 

几位专家还指出,缤诺丝公司拥有实实在在并且经过检验合格的产品,并进行批发销售以赚取利润,没有实施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秩序的传销活动,其销售行为及其产品没有任何社会危害性。所以,不能认定权芳芳等人的行为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针对缤诺丝公司遭遇这种重大法律困扰,专家们呼吁,在当前强调司法公正、让人民群众在每个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大背景下,司法机关须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不能片面追求定罪率等指标,“宁可错放、不能错判”,谨慎处理缤诺丝案件。

 

虽然法律界人士和顶尖法律专家都对该案提出了明确的不同意见,但对于徐州泉山区而言,这个案子的判决结果,却实实在在地影响着当地的经济利益。毫无疑问,如果该案判决有罪,那么警方所冻结、扣押的一亿多元就将成为泉山区财政的纯收入,如果一旦判无罪,则不仅要全部退回这些款项,那些打入办案警察个人账户的扣押款也要吐出来,泉山区有关机关可能还面临巨额国家赔偿。


本案的辩护人之一、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印波律师告诉“杰人观察”,就目前已经进行的庭审而言,审判长对庭审的节奏、平衡性都还把握得很好,体现了程序上的公平,而担任审判长的那位陈思田副院长,曾经勇敢而坚决地判过多起无罪案。不过也有人担心,缤诺丝案件毕竟已将当地政府和巨额经济利益绑定在一起,就算法官内心有判断,想要判无罪,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这件事情的困惑没有得到解答的时候,缤诺丝美容管理公司已经陷入了绝境之中,经销商各种猜测消息的涌动,公司资金被冻结无力支付产品生产商,内部各种混乱,一个公司的惨剧是数个家庭的绝望,直到现在,快要一年的时间里,没有有力的证据佐证,也不参考缤诺丝呈交的各种材料,我们不能确定缤诺丝和权芳芳是否清白,但我们知道相关部门未经调查,直接定性的执法路径根本就在法律条框之外,究竟是谁给了你们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权利?你们又是否能承担这样一个冤案带来的后果?


未经调查的控词不能作为证据去推论,是每一个执法部门应该懂得的道理,在这样一个有着较强社会影响力的案件中,为什么执法部门就这样随意草率,是出于一些目的想要掩盖哪些事实,还是只是因为缤诺丝的快速发展影响到了哪些公司的发展?还是徐州市政府财政经费的需要?


这些猜测就像执法部门提供的证据一样,只是我们自己的推导,假若执法部门不想受到这样的质疑,为什么直到现在都不做任何说明,是你们根本不在乎大众的舆论还是你们根本不在乎事实的真相,也从不在乎是否有冤案错案的存在。


这个事件,直到现在依旧像一团乱麻,暴力执法的存在,徇私舞弊,凌驾于法律之上,有权我最大的嚣张从未止息,我们渴望真相,但首先我们希望像这样黑帮流氓式的执法人员离执法部门远一点,让我们的国家,让我们的社会,还有那么一点点正义可以去相信,可以去期待!


对缤诺丝案件的认识,各方人士必须跳出利益问题来看待,该案的实质,就是国务院所倡导的“万众创新”环境下,企业经营模式创新和传统旧思维的偏见所发生的冲突。如果不能真正理解缤诺丝公司基于现代人际沟通模式的高效化而推行的创新营销,不愿对新业态新模式实施包容审慎监管,而是只要看到有介绍人获得钱财,就武断地认为是传销犯罪,那么,就会想当然地将其归于罪恶的怪圈,这样的新旧思维的矛盾,不只是权芳芳一个人的悲哀,更是全中国无数商界人士的魔咒。


觉主松爷 发表于  2017-08-04 13:41:56 18字 ( 0/36)

中国就是有这些败类才一直发展不起来的

近日,在泉山区法院的庭审过程中,田文昌等辩护律师,针对泉山区检察院的指控,一一反驳了起诉意见的错误。认为缤诺丝有被冤枉和不公平对待之嫌,被强扣传销的帽子。

 

比如说,检方指控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成本低廉,律师们认为这种说法没有证据,并且是带着偏见。“要说低成本和高售价,泉山检察院应该去找那些大牌奢侈品的麻烦。”律师不无讽刺地说,恰恰相反,现有证据能够证明缤诺丝的产品不仅质量好,而且在同类化妆品行业中,价格和利润率都处于合理范围。

 

辩方特别指出,和传销活动存在本质区别的是,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销售是真实销售,而不是靠拉人头收费,并且这些产品销售主要针对美容机构,对所销售产品的质量及其所附加的服务和终端消费者的亲身使用、体验要求更高,不容存在“以销售为名”的传销式欺骗。


该案也引起了多位全中国顶尖法律专家的注意,著名刑法学家、清华大学教授张明楷、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顾永忠等人均认为,在正常的批发零售业中,也有所谓的层级关系,而且层层加利,但是这仍然属于正常销售模式。只有满足主观、客观、主体、客体等全部构成要件才能认定为传销犯罪。

 

前述专家认为,在本案中,缤诺丝的销售和权芳芳等人的行为并没有侵犯公民财产的所有权,没有任何被害人,没有经销商和消费者因为受骗而报案,连投诉或民事起诉都没有,这种运营模式不像传统传销犯罪那样存在“杀熟现象”(即在亲朋好友中传销),没有造成大量家庭矛盾和社会矛盾,没有利用传销推销假冒伪劣商品,也就没有造成经济秩序和社会管理秩序的混乱。公司提供的产品是现实、可用且供不应求的,不存在通过虚拟商品欺骗消费者以及经销商的状况。

 

几位专家还指出,缤诺丝公司拥有实实在在并且经过检验合格的产品,并进行批发销售以赚取利润,没有实施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秩序的传销活动,其销售行为及其产品没有任何社会危害性。所以,不能认定权芳芳等人的行为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针对缤诺丝公司遭遇这种重大法律困扰,专家们呼吁,在当前强调司法公正、让人民群众在每个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大背景下,司法机关须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不能片面追求定罪率等指标,“宁可错放、不能错判”,谨慎处理缤诺丝案件。

 

虽然法律界人士和顶尖法律专家都对该案提出了明确的不同意见,但对于徐州泉山区而言,这个案子的判决结果,却实实在在地影响着当地的经济利益。毫无疑问,如果该案判决有罪,那么警方所冻结、扣押的一亿多元就将成为泉山区财政的纯收入,如果一旦判无罪,则不仅要全部退回这些款项,那些打入办案警察个人账户的扣押款也要吐出来,泉山区有关机关可能还面临巨额国家赔偿。


本案的辩护人之一、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印波律师告诉“杰人观察”,就目前已经进行的庭审而言,审判长对庭审的节奏、平衡性都还把握得很好,体现了程序上的公平,而担任审判长的那位陈思田副院长,曾经勇敢而坚决地判过多起无罪案。不过也有人担心,缤诺丝案件毕竟已将当地政府和巨额经济利益绑定在一起,就算法官内心有判断,想要判无罪,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这件事情的困惑没有得到解答的时候,缤诺丝美容管理公司已经陷入了绝境之中,经销商各种猜测消息的涌动,公司资金被冻结无力支付产品生产商,内部各种混乱,一个公司的惨剧是数个家庭的绝望,直到现在,快要一年的时间里,没有有力的证据佐证,也不参考缤诺丝呈交的各种材料,我们不能确定缤诺丝和权芳芳是否清白,但我们知道相关部门未经调查,直接定性的执法路径根本就在法律条框之外,究竟是谁给了你们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权利?你们又是否能承担这样一个冤案带来的后果?


未经调查的控词不能作为证据去推论,是每一个执法部门应该懂得的道理,在这样一个有着较强社会影响力的案件中,为什么执法部门就这样随意草率,是出于一些目的想要掩盖哪些事实,还是只是因为缤诺丝的快速发展影响到了哪些公司的发展?还是徐州市政府财政经费的需要?


这些猜测就像执法部门提供的证据一样,只是我们自己的推导,假若执法部门不想受到这样的质疑,为什么直到现在都不做任何说明,是你们根本不在乎大众的舆论还是你们根本不在乎事实的真相,也从不在乎是否有冤案错案的存在。


这个事件,直到现在依旧像一团乱麻,暴力执法的存在,徇私舞弊,凌驾于法律之上,有权我最大的嚣张从未止息,我们渴望真相,但首先我们希望像这样黑帮流氓式的执法人员离执法部门远一点,让我们的国家,让我们的社会,还有那么一点点正义可以去相信,可以去期待!


对缤诺丝案件的认识,各方人士必须跳出利益问题来看待,该案的实质,就是国务院所倡导的“万众创新”环境下,企业经营模式创新和传统旧思维的偏见所发生的冲突。如果不能真正理解缤诺丝公司基于现代人际沟通模式的高效化而推行的创新营销,不愿对新业态新模式实施包容审慎监管,而是只要看到有介绍人获得钱财,就武断地认为是传销犯罪,那么,就会想当然地将其归于罪恶的怪圈,这样的新旧思维的矛盾,不只是权芳芳一个人的悲哀,更是全中国无数商界人士的魔咒。


没出息记 发表于  2017-08-04 13:42:15 21字 ( 0/36)

公平正义得不到伸张,这就是是最大的腐败!

近日,在泉山区法院的庭审过程中,田文昌等辩护律师,针对泉山区检察院的指控,一一反驳了起诉意见的错误。认为缤诺丝有被冤枉和不公平对待之嫌,被强扣传销的帽子。

 

比如说,检方指控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成本低廉,律师们认为这种说法没有证据,并且是带着偏见。“要说低成本和高售价,泉山检察院应该去找那些大牌奢侈品的麻烦。”律师不无讽刺地说,恰恰相反,现有证据能够证明缤诺丝的产品不仅质量好,而且在同类化妆品行业中,价格和利润率都处于合理范围。

 

辩方特别指出,和传销活动存在本质区别的是,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销售是真实销售,而不是靠拉人头收费,并且这些产品销售主要针对美容机构,对所销售产品的质量及其所附加的服务和终端消费者的亲身使用、体验要求更高,不容存在“以销售为名”的传销式欺骗。


该案也引起了多位全中国顶尖法律专家的注意,著名刑法学家、清华大学教授张明楷、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顾永忠等人均认为,在正常的批发零售业中,也有所谓的层级关系,而且层层加利,但是这仍然属于正常销售模式。只有满足主观、客观、主体、客体等全部构成要件才能认定为传销犯罪。

 

前述专家认为,在本案中,缤诺丝的销售和权芳芳等人的行为并没有侵犯公民财产的所有权,没有任何被害人,没有经销商和消费者因为受骗而报案,连投诉或民事起诉都没有,这种运营模式不像传统传销犯罪那样存在“杀熟现象”(即在亲朋好友中传销),没有造成大量家庭矛盾和社会矛盾,没有利用传销推销假冒伪劣商品,也就没有造成经济秩序和社会管理秩序的混乱。公司提供的产品是现实、可用且供不应求的,不存在通过虚拟商品欺骗消费者以及经销商的状况。

 

几位专家还指出,缤诺丝公司拥有实实在在并且经过检验合格的产品,并进行批发销售以赚取利润,没有实施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秩序的传销活动,其销售行为及其产品没有任何社会危害性。所以,不能认定权芳芳等人的行为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针对缤诺丝公司遭遇这种重大法律困扰,专家们呼吁,在当前强调司法公正、让人民群众在每个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大背景下,司法机关须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不能片面追求定罪率等指标,“宁可错放、不能错判”,谨慎处理缤诺丝案件。

 

虽然法律界人士和顶尖法律专家都对该案提出了明确的不同意见,但对于徐州泉山区而言,这个案子的判决结果,却实实在在地影响着当地的经济利益。毫无疑问,如果该案判决有罪,那么警方所冻结、扣押的一亿多元就将成为泉山区财政的纯收入,如果一旦判无罪,则不仅要全部退回这些款项,那些打入办案警察个人账户的扣押款也要吐出来,泉山区有关机关可能还面临巨额国家赔偿。


本案的辩护人之一、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印波律师告诉“杰人观察”,就目前已经进行的庭审而言,审判长对庭审的节奏、平衡性都还把握得很好,体现了程序上的公平,而担任审判长的那位陈思田副院长,曾经勇敢而坚决地判过多起无罪案。不过也有人担心,缤诺丝案件毕竟已将当地政府和巨额经济利益绑定在一起,就算法官内心有判断,想要判无罪,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这件事情的困惑没有得到解答的时候,缤诺丝美容管理公司已经陷入了绝境之中,经销商各种猜测消息的涌动,公司资金被冻结无力支付产品生产商,内部各种混乱,一个公司的惨剧是数个家庭的绝望,直到现在,快要一年的时间里,没有有力的证据佐证,也不参考缤诺丝呈交的各种材料,我们不能确定缤诺丝和权芳芳是否清白,但我们知道相关部门未经调查,直接定性的执法路径根本就在法律条框之外,究竟是谁给了你们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权利?你们又是否能承担这样一个冤案带来的后果?


未经调查的控词不能作为证据去推论,是每一个执法部门应该懂得的道理,在这样一个有着较强社会影响力的案件中,为什么执法部门就这样随意草率,是出于一些目的想要掩盖哪些事实,还是只是因为缤诺丝的快速发展影响到了哪些公司的发展?还是徐州市政府财政经费的需要?


这些猜测就像执法部门提供的证据一样,只是我们自己的推导,假若执法部门不想受到这样的质疑,为什么直到现在都不做任何说明,是你们根本不在乎大众的舆论还是你们根本不在乎事实的真相,也从不在乎是否有冤案错案的存在。


这个事件,直到现在依旧像一团乱麻,暴力执法的存在,徇私舞弊,凌驾于法律之上,有权我最大的嚣张从未止息,我们渴望真相,但首先我们希望像这样黑帮流氓式的执法人员离执法部门远一点,让我们的国家,让我们的社会,还有那么一点点正义可以去相信,可以去期待!


对缤诺丝案件的认识,各方人士必须跳出利益问题来看待,该案的实质,就是国务院所倡导的“万众创新”环境下,企业经营模式创新和传统旧思维的偏见所发生的冲突。如果不能真正理解缤诺丝公司基于现代人际沟通模式的高效化而推行的创新营销,不愿对新业态新模式实施包容审慎监管,而是只要看到有介绍人获得钱财,就武断地认为是传销犯罪,那么,就会想当然地将其归于罪恶的怪圈,这样的新旧思维的矛盾,不只是权芳芳一个人的悲哀,更是全中国无数商界人士的魔咒。


琴伤疗 发表于  2017-08-04 13:42:36 25字 ( 0/32)

这样违法乱纪的事理应得到 执政者的高度关注和重视

近日,在泉山区法院的庭审过程中,田文昌等辩护律师,针对泉山区检察院的指控,一一反驳了起诉意见的错误。认为缤诺丝有被冤枉和不公平对待之嫌,被强扣传销的帽子。

 

比如说,检方指控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成本低廉,律师们认为这种说法没有证据,并且是带着偏见。“要说低成本和高售价,泉山检察院应该去找那些大牌奢侈品的麻烦。”律师不无讽刺地说,恰恰相反,现有证据能够证明缤诺丝的产品不仅质量好,而且在同类化妆品行业中,价格和利润率都处于合理范围。

 

辩方特别指出,和传销活动存在本质区别的是,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销售是真实销售,而不是靠拉人头收费,并且这些产品销售主要针对美容机构,对所销售产品的质量及其所附加的服务和终端消费者的亲身使用、体验要求更高,不容存在“以销售为名”的传销式欺骗。


该案也引起了多位全中国顶尖法律专家的注意,著名刑法学家、清华大学教授张明楷、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顾永忠等人均认为,在正常的批发零售业中,也有所谓的层级关系,而且层层加利,但是这仍然属于正常销售模式。只有满足主观、客观、主体、客体等全部构成要件才能认定为传销犯罪。

 

前述专家认为,在本案中,缤诺丝的销售和权芳芳等人的行为并没有侵犯公民财产的所有权,没有任何被害人,没有经销商和消费者因为受骗而报案,连投诉或民事起诉都没有,这种运营模式不像传统传销犯罪那样存在“杀熟现象”(即在亲朋好友中传销),没有造成大量家庭矛盾和社会矛盾,没有利用传销推销假冒伪劣商品,也就没有造成经济秩序和社会管理秩序的混乱。公司提供的产品是现实、可用且供不应求的,不存在通过虚拟商品欺骗消费者以及经销商的状况。

 

几位专家还指出,缤诺丝公司拥有实实在在并且经过检验合格的产品,并进行批发销售以赚取利润,没有实施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秩序的传销活动,其销售行为及其产品没有任何社会危害性。所以,不能认定权芳芳等人的行为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针对缤诺丝公司遭遇这种重大法律困扰,专家们呼吁,在当前强调司法公正、让人民群众在每个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大背景下,司法机关须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不能片面追求定罪率等指标,“宁可错放、不能错判”,谨慎处理缤诺丝案件。

 

虽然法律界人士和顶尖法律专家都对该案提出了明确的不同意见,但对于徐州泉山区而言,这个案子的判决结果,却实实在在地影响着当地的经济利益。毫无疑问,如果该案判决有罪,那么警方所冻结、扣押的一亿多元就将成为泉山区财政的纯收入,如果一旦判无罪,则不仅要全部退回这些款项,那些打入办案警察个人账户的扣押款也要吐出来,泉山区有关机关可能还面临巨额国家赔偿。


本案的辩护人之一、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印波律师告诉“杰人观察”,就目前已经进行的庭审而言,审判长对庭审的节奏、平衡性都还把握得很好,体现了程序上的公平,而担任审判长的那位陈思田副院长,曾经勇敢而坚决地判过多起无罪案。不过也有人担心,缤诺丝案件毕竟已将当地政府和巨额经济利益绑定在一起,就算法官内心有判断,想要判无罪,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这件事情的困惑没有得到解答的时候,缤诺丝美容管理公司已经陷入了绝境之中,经销商各种猜测消息的涌动,公司资金被冻结无力支付产品生产商,内部各种混乱,一个公司的惨剧是数个家庭的绝望,直到现在,快要一年的时间里,没有有力的证据佐证,也不参考缤诺丝呈交的各种材料,我们不能确定缤诺丝和权芳芳是否清白,但我们知道相关部门未经调查,直接定性的执法路径根本就在法律条框之外,究竟是谁给了你们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权利?你们又是否能承担这样一个冤案带来的后果?


未经调查的控词不能作为证据去推论,是每一个执法部门应该懂得的道理,在这样一个有着较强社会影响力的案件中,为什么执法部门就这样随意草率,是出于一些目的想要掩盖哪些事实,还是只是因为缤诺丝的快速发展影响到了哪些公司的发展?还是徐州市政府财政经费的需要?


这些猜测就像执法部门提供的证据一样,只是我们自己的推导,假若执法部门不想受到这样的质疑,为什么直到现在都不做任何说明,是你们根本不在乎大众的舆论还是你们根本不在乎事实的真相,也从不在乎是否有冤案错案的存在。


这个事件,直到现在依旧像一团乱麻,暴力执法的存在,徇私舞弊,凌驾于法律之上,有权我最大的嚣张从未止息,我们渴望真相,但首先我们希望像这样黑帮流氓式的执法人员离执法部门远一点,让我们的国家,让我们的社会,还有那么一点点正义可以去相信,可以去期待!


对缤诺丝案件的认识,各方人士必须跳出利益问题来看待,该案的实质,就是国务院所倡导的“万众创新”环境下,企业经营模式创新和传统旧思维的偏见所发生的冲突。如果不能真正理解缤诺丝公司基于现代人际沟通模式的高效化而推行的创新营销,不愿对新业态新模式实施包容审慎监管,而是只要看到有介绍人获得钱财,就武断地认为是传销犯罪,那么,就会想当然地将其归于罪恶的怪圈,这样的新旧思维的矛盾,不只是权芳芳一个人的悲哀,更是全中国无数商界人士的魔咒。


花花溪水 发表于  2017-08-04 13:42:52 11字 ( 0/29)

一切权利都应该还给人民

近日,在泉山区法院的庭审过程中,田文昌等辩护律师,针对泉山区检察院的指控,一一反驳了起诉意见的错误。认为缤诺丝有被冤枉和不公平对待之嫌,被强扣传销的帽子。

 

比如说,检方指控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成本低廉,律师们认为这种说法没有证据,并且是带着偏见。“要说低成本和高售价,泉山检察院应该去找那些大牌奢侈品的麻烦。”律师不无讽刺地说,恰恰相反,现有证据能够证明缤诺丝的产品不仅质量好,而且在同类化妆品行业中,价格和利润率都处于合理范围。

 

辩方特别指出,和传销活动存在本质区别的是,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销售是真实销售,而不是靠拉人头收费,并且这些产品销售主要针对美容机构,对所销售产品的质量及其所附加的服务和终端消费者的亲身使用、体验要求更高,不容存在“以销售为名”的传销式欺骗。


该案也引起了多位全中国顶尖法律专家的注意,著名刑法学家、清华大学教授张明楷、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顾永忠等人均认为,在正常的批发零售业中,也有所谓的层级关系,而且层层加利,但是这仍然属于正常销售模式。只有满足主观、客观、主体、客体等全部构成要件才能认定为传销犯罪。

 

前述专家认为,在本案中,缤诺丝的销售和权芳芳等人的行为并没有侵犯公民财产的所有权,没有任何被害人,没有经销商和消费者因为受骗而报案,连投诉或民事起诉都没有,这种运营模式不像传统传销犯罪那样存在“杀熟现象”(即在亲朋好友中传销),没有造成大量家庭矛盾和社会矛盾,没有利用传销推销假冒伪劣商品,也就没有造成经济秩序和社会管理秩序的混乱。公司提供的产品是现实、可用且供不应求的,不存在通过虚拟商品欺骗消费者以及经销商的状况。

 

几位专家还指出,缤诺丝公司拥有实实在在并且经过检验合格的产品,并进行批发销售以赚取利润,没有实施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秩序的传销活动,其销售行为及其产品没有任何社会危害性。所以,不能认定权芳芳等人的行为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针对缤诺丝公司遭遇这种重大法律困扰,专家们呼吁,在当前强调司法公正、让人民群众在每个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大背景下,司法机关须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不能片面追求定罪率等指标,“宁可错放、不能错判”,谨慎处理缤诺丝案件。

 

虽然法律界人士和顶尖法律专家都对该案提出了明确的不同意见,但对于徐州泉山区而言,这个案子的判决结果,却实实在在地影响着当地的经济利益。毫无疑问,如果该案判决有罪,那么警方所冻结、扣押的一亿多元就将成为泉山区财政的纯收入,如果一旦判无罪,则不仅要全部退回这些款项,那些打入办案警察个人账户的扣押款也要吐出来,泉山区有关机关可能还面临巨额国家赔偿。


本案的辩护人之一、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印波律师告诉“杰人观察”,就目前已经进行的庭审而言,审判长对庭审的节奏、平衡性都还把握得很好,体现了程序上的公平,而担任审判长的那位陈思田副院长,曾经勇敢而坚决地判过多起无罪案。不过也有人担心,缤诺丝案件毕竟已将当地政府和巨额经济利益绑定在一起,就算法官内心有判断,想要判无罪,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这件事情的困惑没有得到解答的时候,缤诺丝美容管理公司已经陷入了绝境之中,经销商各种猜测消息的涌动,公司资金被冻结无力支付产品生产商,内部各种混乱,一个公司的惨剧是数个家庭的绝望,直到现在,快要一年的时间里,没有有力的证据佐证,也不参考缤诺丝呈交的各种材料,我们不能确定缤诺丝和权芳芳是否清白,但我们知道相关部门未经调查,直接定性的执法路径根本就在法律条框之外,究竟是谁给了你们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权利?你们又是否能承担这样一个冤案带来的后果?


未经调查的控词不能作为证据去推论,是每一个执法部门应该懂得的道理,在这样一个有着较强社会影响力的案件中,为什么执法部门就这样随意草率,是出于一些目的想要掩盖哪些事实,还是只是因为缤诺丝的快速发展影响到了哪些公司的发展?还是徐州市政府财政经费的需要?


这些猜测就像执法部门提供的证据一样,只是我们自己的推导,假若执法部门不想受到这样的质疑,为什么直到现在都不做任何说明,是你们根本不在乎大众的舆论还是你们根本不在乎事实的真相,也从不在乎是否有冤案错案的存在。


这个事件,直到现在依旧像一团乱麻,暴力执法的存在,徇私舞弊,凌驾于法律之上,有权我最大的嚣张从未止息,我们渴望真相,但首先我们希望像这样黑帮流氓式的执法人员离执法部门远一点,让我们的国家,让我们的社会,还有那么一点点正义可以去相信,可以去期待!


对缤诺丝案件的认识,各方人士必须跳出利益问题来看待,该案的实质,就是国务院所倡导的“万众创新”环境下,企业经营模式创新和传统旧思维的偏见所发生的冲突。如果不能真正理解缤诺丝公司基于现代人际沟通模式的高效化而推行的创新营销,不愿对新业态新模式实施包容审慎监管,而是只要看到有介绍人获得钱财,就武断地认为是传销犯罪,那么,就会想当然地将其归于罪恶的怪圈,这样的新旧思维的矛盾,不只是权芳芳一个人的悲哀,更是全中国无数商界人士的魔咒。


听哥哥的话 发表于  2017-08-04 13:43:14 25字 ( 0/23)

对于事情的真实与否 也因该查实清楚给大家一个交代

近日,在泉山区法院的庭审过程中,田文昌等辩护律师,针对泉山区检察院的指控,一一反驳了起诉意见的错误。认为缤诺丝有被冤枉和不公平对待之嫌,被强扣传销的帽子。

 

比如说,检方指控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成本低廉,律师们认为这种说法没有证据,并且是带着偏见。“要说低成本和高售价,泉山检察院应该去找那些大牌奢侈品的麻烦。”律师不无讽刺地说,恰恰相反,现有证据能够证明缤诺丝的产品不仅质量好,而且在同类化妆品行业中,价格和利润率都处于合理范围。

 

辩方特别指出,和传销活动存在本质区别的是,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销售是真实销售,而不是靠拉人头收费,并且这些产品销售主要针对美容机构,对所销售产品的质量及其所附加的服务和终端消费者的亲身使用、体验要求更高,不容存在“以销售为名”的传销式欺骗。


该案也引起了多位全中国顶尖法律专家的注意,著名刑法学家、清华大学教授张明楷、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顾永忠等人均认为,在正常的批发零售业中,也有所谓的层级关系,而且层层加利,但是这仍然属于正常销售模式。只有满足主观、客观、主体、客体等全部构成要件才能认定为传销犯罪。

 

前述专家认为,在本案中,缤诺丝的销售和权芳芳等人的行为并没有侵犯公民财产的所有权,没有任何被害人,没有经销商和消费者因为受骗而报案,连投诉或民事起诉都没有,这种运营模式不像传统传销犯罪那样存在“杀熟现象”(即在亲朋好友中传销),没有造成大量家庭矛盾和社会矛盾,没有利用传销推销假冒伪劣商品,也就没有造成经济秩序和社会管理秩序的混乱。公司提供的产品是现实、可用且供不应求的,不存在通过虚拟商品欺骗消费者以及经销商的状况。

 

几位专家还指出,缤诺丝公司拥有实实在在并且经过检验合格的产品,并进行批发销售以赚取利润,没有实施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秩序的传销活动,其销售行为及其产品没有任何社会危害性。所以,不能认定权芳芳等人的行为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针对缤诺丝公司遭遇这种重大法律困扰,专家们呼吁,在当前强调司法公正、让人民群众在每个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大背景下,司法机关须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不能片面追求定罪率等指标,“宁可错放、不能错判”,谨慎处理缤诺丝案件。

 

虽然法律界人士和顶尖法律专家都对该案提出了明确的不同意见,但对于徐州泉山区而言,这个案子的判决结果,却实实在在地影响着当地的经济利益。毫无疑问,如果该案判决有罪,那么警方所冻结、扣押的一亿多元就将成为泉山区财政的纯收入,如果一旦判无罪,则不仅要全部退回这些款项,那些打入办案警察个人账户的扣押款也要吐出来,泉山区有关机关可能还面临巨额国家赔偿。


本案的辩护人之一、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印波律师告诉“杰人观察”,就目前已经进行的庭审而言,审判长对庭审的节奏、平衡性都还把握得很好,体现了程序上的公平,而担任审判长的那位陈思田副院长,曾经勇敢而坚决地判过多起无罪案。不过也有人担心,缤诺丝案件毕竟已将当地政府和巨额经济利益绑定在一起,就算法官内心有判断,想要判无罪,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这件事情的困惑没有得到解答的时候,缤诺丝美容管理公司已经陷入了绝境之中,经销商各种猜测消息的涌动,公司资金被冻结无力支付产品生产商,内部各种混乱,一个公司的惨剧是数个家庭的绝望,直到现在,快要一年的时间里,没有有力的证据佐证,也不参考缤诺丝呈交的各种材料,我们不能确定缤诺丝和权芳芳是否清白,但我们知道相关部门未经调查,直接定性的执法路径根本就在法律条框之外,究竟是谁给了你们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权利?你们又是否能承担这样一个冤案带来的后果?


未经调查的控词不能作为证据去推论,是每一个执法部门应该懂得的道理,在这样一个有着较强社会影响力的案件中,为什么执法部门就这样随意草率,是出于一些目的想要掩盖哪些事实,还是只是因为缤诺丝的快速发展影响到了哪些公司的发展?还是徐州市政府财政经费的需要?


这些猜测就像执法部门提供的证据一样,只是我们自己的推导,假若执法部门不想受到这样的质疑,为什么直到现在都不做任何说明,是你们根本不在乎大众的舆论还是你们根本不在乎事实的真相,也从不在乎是否有冤案错案的存在。


这个事件,直到现在依旧像一团乱麻,暴力执法的存在,徇私舞弊,凌驾于法律之上,有权我最大的嚣张从未止息,我们渴望真相,但首先我们希望像这样黑帮流氓式的执法人员离执法部门远一点,让我们的国家,让我们的社会,还有那么一点点正义可以去相信,可以去期待!


对缤诺丝案件的认识,各方人士必须跳出利益问题来看待,该案的实质,就是国务院所倡导的“万众创新”环境下,企业经营模式创新和传统旧思维的偏见所发生的冲突。如果不能真正理解缤诺丝公司基于现代人际沟通模式的高效化而推行的创新营销,不愿对新业态新模式实施包容审慎监管,而是只要看到有介绍人获得钱财,就武断地认为是传销犯罪,那么,就会想当然地将其归于罪恶的怪圈,这样的新旧思维的矛盾,不只是权芳芳一个人的悲哀,更是全中国无数商界人士的魔咒。


雪域Vs完美无 发表于  2017-08-04 13:43:33 20字 ( 0/44)

是吧 还有这样的事情啊 好好的整治下吧

近日,在泉山区法院的庭审过程中,田文昌等辩护律师,针对泉山区检察院的指控,一一反驳了起诉意见的错误。认为缤诺丝有被冤枉和不公平对待之嫌,被强扣传销的帽子。

 

比如说,检方指控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成本低廉,律师们认为这种说法没有证据,并且是带着偏见。“要说低成本和高售价,泉山检察院应该去找那些大牌奢侈品的麻烦。”律师不无讽刺地说,恰恰相反,现有证据能够证明缤诺丝的产品不仅质量好,而且在同类化妆品行业中,价格和利润率都处于合理范围。

 

辩方特别指出,和传销活动存在本质区别的是,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销售是真实销售,而不是靠拉人头收费,并且这些产品销售主要针对美容机构,对所销售产品的质量及其所附加的服务和终端消费者的亲身使用、体验要求更高,不容存在“以销售为名”的传销式欺骗。


该案也引起了多位全中国顶尖法律专家的注意,著名刑法学家、清华大学教授张明楷、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顾永忠等人均认为,在正常的批发零售业中,也有所谓的层级关系,而且层层加利,但是这仍然属于正常销售模式。只有满足主观、客观、主体、客体等全部构成要件才能认定为传销犯罪。

 

前述专家认为,在本案中,缤诺丝的销售和权芳芳等人的行为并没有侵犯公民财产的所有权,没有任何被害人,没有经销商和消费者因为受骗而报案,连投诉或民事起诉都没有,这种运营模式不像传统传销犯罪那样存在“杀熟现象”(即在亲朋好友中传销),没有造成大量家庭矛盾和社会矛盾,没有利用传销推销假冒伪劣商品,也就没有造成经济秩序和社会管理秩序的混乱。公司提供的产品是现实、可用且供不应求的,不存在通过虚拟商品欺骗消费者以及经销商的状况。

 

几位专家还指出,缤诺丝公司拥有实实在在并且经过检验合格的产品,并进行批发销售以赚取利润,没有实施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秩序的传销活动,其销售行为及其产品没有任何社会危害性。所以,不能认定权芳芳等人的行为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针对缤诺丝公司遭遇这种重大法律困扰,专家们呼吁,在当前强调司法公正、让人民群众在每个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大背景下,司法机关须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不能片面追求定罪率等指标,“宁可错放、不能错判”,谨慎处理缤诺丝案件。

 

虽然法律界人士和顶尖法律专家都对该案提出了明确的不同意见,但对于徐州泉山区而言,这个案子的判决结果,却实实在在地影响着当地的经济利益。毫无疑问,如果该案判决有罪,那么警方所冻结、扣押的一亿多元就将成为泉山区财政的纯收入,如果一旦判无罪,则不仅要全部退回这些款项,那些打入办案警察个人账户的扣押款也要吐出来,泉山区有关机关可能还面临巨额国家赔偿。


本案的辩护人之一、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印波律师告诉“杰人观察”,就目前已经进行的庭审而言,审判长对庭审的节奏、平衡性都还把握得很好,体现了程序上的公平,而担任审判长的那位陈思田副院长,曾经勇敢而坚决地判过多起无罪案。不过也有人担心,缤诺丝案件毕竟已将当地政府和巨额经济利益绑定在一起,就算法官内心有判断,想要判无罪,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这件事情的困惑没有得到解答的时候,缤诺丝美容管理公司已经陷入了绝境之中,经销商各种猜测消息的涌动,公司资金被冻结无力支付产品生产商,内部各种混乱,一个公司的惨剧是数个家庭的绝望,直到现在,快要一年的时间里,没有有力的证据佐证,也不参考缤诺丝呈交的各种材料,我们不能确定缤诺丝和权芳芳是否清白,但我们知道相关部门未经调查,直接定性的执法路径根本就在法律条框之外,究竟是谁给了你们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权利?你们又是否能承担这样一个冤案带来的后果?


未经调查的控词不能作为证据去推论,是每一个执法部门应该懂得的道理,在这样一个有着较强社会影响力的案件中,为什么执法部门就这样随意草率,是出于一些目的想要掩盖哪些事实,还是只是因为缤诺丝的快速发展影响到了哪些公司的发展?还是徐州市政府财政经费的需要?


这些猜测就像执法部门提供的证据一样,只是我们自己的推导,假若执法部门不想受到这样的质疑,为什么直到现在都不做任何说明,是你们根本不在乎大众的舆论还是你们根本不在乎事实的真相,也从不在乎是否有冤案错案的存在。


这个事件,直到现在依旧像一团乱麻,暴力执法的存在,徇私舞弊,凌驾于法律之上,有权我最大的嚣张从未止息,我们渴望真相,但首先我们希望像这样黑帮流氓式的执法人员离执法部门远一点,让我们的国家,让我们的社会,还有那么一点点正义可以去相信,可以去期待!


对缤诺丝案件的认识,各方人士必须跳出利益问题来看待,该案的实质,就是国务院所倡导的“万众创新”环境下,企业经营模式创新和传统旧思维的偏见所发生的冲突。如果不能真正理解缤诺丝公司基于现代人际沟通模式的高效化而推行的创新营销,不愿对新业态新模式实施包容审慎监管,而是只要看到有介绍人获得钱财,就武断地认为是传销犯罪,那么,就会想当然地将其归于罪恶的怪圈,这样的新旧思维的矛盾,不只是权芳芳一个人的悲哀,更是全中国无数商界人士的魔咒。


後悔輩子 发表于  2017-08-04 13:44:13 14字 ( 0/29)

不要发昧心财,不要做害人的事

近日,在泉山区法院的庭审过程中,田文昌等辩护律师,针对泉山区检察院的指控,一一反驳了起诉意见的错误。认为缤诺丝有被冤枉和不公平对待之嫌,被强扣传销的帽子。

 

比如说,检方指控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成本低廉,律师们认为这种说法没有证据,并且是带着偏见。“要说低成本和高售价,泉山检察院应该去找那些大牌奢侈品的麻烦。”律师不无讽刺地说,恰恰相反,现有证据能够证明缤诺丝的产品不仅质量好,而且在同类化妆品行业中,价格和利润率都处于合理范围。

 

辩方特别指出,和传销活动存在本质区别的是,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销售是真实销售,而不是靠拉人头收费,并且这些产品销售主要针对美容机构,对所销售产品的质量及其所附加的服务和终端消费者的亲身使用、体验要求更高,不容存在“以销售为名”的传销式欺骗。


该案也引起了多位全中国顶尖法律专家的注意,著名刑法学家、清华大学教授张明楷、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顾永忠等人均认为,在正常的批发零售业中,也有所谓的层级关系,而且层层加利,但是这仍然属于正常销售模式。只有满足主观、客观、主体、客体等全部构成要件才能认定为传销犯罪。

 

前述专家认为,在本案中,缤诺丝的销售和权芳芳等人的行为并没有侵犯公民财产的所有权,没有任何被害人,没有经销商和消费者因为受骗而报案,连投诉或民事起诉都没有,这种运营模式不像传统传销犯罪那样存在“杀熟现象”(即在亲朋好友中传销),没有造成大量家庭矛盾和社会矛盾,没有利用传销推销假冒伪劣商品,也就没有造成经济秩序和社会管理秩序的混乱。公司提供的产品是现实、可用且供不应求的,不存在通过虚拟商品欺骗消费者以及经销商的状况。

 

几位专家还指出,缤诺丝公司拥有实实在在并且经过检验合格的产品,并进行批发销售以赚取利润,没有实施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秩序的传销活动,其销售行为及其产品没有任何社会危害性。所以,不能认定权芳芳等人的行为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针对缤诺丝公司遭遇这种重大法律困扰,专家们呼吁,在当前强调司法公正、让人民群众在每个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大背景下,司法机关须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不能片面追求定罪率等指标,“宁可错放、不能错判”,谨慎处理缤诺丝案件。

 

虽然法律界人士和顶尖法律专家都对该案提出了明确的不同意见,但对于徐州泉山区而言,这个案子的判决结果,却实实在在地影响着当地的经济利益。毫无疑问,如果该案判决有罪,那么警方所冻结、扣押的一亿多元就将成为泉山区财政的纯收入,如果一旦判无罪,则不仅要全部退回这些款项,那些打入办案警察个人账户的扣押款也要吐出来,泉山区有关机关可能还面临巨额国家赔偿。


本案的辩护人之一、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印波律师告诉“杰人观察”,就目前已经进行的庭审而言,审判长对庭审的节奏、平衡性都还把握得很好,体现了程序上的公平,而担任审判长的那位陈思田副院长,曾经勇敢而坚决地判过多起无罪案。不过也有人担心,缤诺丝案件毕竟已将当地政府和巨额经济利益绑定在一起,就算法官内心有判断,想要判无罪,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这件事情的困惑没有得到解答的时候,缤诺丝美容管理公司已经陷入了绝境之中,经销商各种猜测消息的涌动,公司资金被冻结无力支付产品生产商,内部各种混乱,一个公司的惨剧是数个家庭的绝望,直到现在,快要一年的时间里,没有有力的证据佐证,也不参考缤诺丝呈交的各种材料,我们不能确定缤诺丝和权芳芳是否清白,但我们知道相关部门未经调查,直接定性的执法路径根本就在法律条框之外,究竟是谁给了你们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权利?你们又是否能承担这样一个冤案带来的后果?


未经调查的控词不能作为证据去推论,是每一个执法部门应该懂得的道理,在这样一个有着较强社会影响力的案件中,为什么执法部门就这样随意草率,是出于一些目的想要掩盖哪些事实,还是只是因为缤诺丝的快速发展影响到了哪些公司的发展?还是徐州市政府财政经费的需要?


这些猜测就像执法部门提供的证据一样,只是我们自己的推导,假若执法部门不想受到这样的质疑,为什么直到现在都不做任何说明,是你们根本不在乎大众的舆论还是你们根本不在乎事实的真相,也从不在乎是否有冤案错案的存在。


这个事件,直到现在依旧像一团乱麻,暴力执法的存在,徇私舞弊,凌驾于法律之上,有权我最大的嚣张从未止息,我们渴望真相,但首先我们希望像这样黑帮流氓式的执法人员离执法部门远一点,让我们的国家,让我们的社会,还有那么一点点正义可以去相信,可以去期待!


对缤诺丝案件的认识,各方人士必须跳出利益问题来看待,该案的实质,就是国务院所倡导的“万众创新”环境下,企业经营模式创新和传统旧思维的偏见所发生的冲突。如果不能真正理解缤诺丝公司基于现代人际沟通模式的高效化而推行的创新营销,不愿对新业态新模式实施包容审慎监管,而是只要看到有介绍人获得钱财,就武断地认为是传销犯罪,那么,就会想当然地将其归于罪恶的怪圈,这样的新旧思维的矛盾,不只是权芳芳一个人的悲哀,更是全中国无数商界人士的魔咒。


兮丶溫柔 发表于  2017-08-04 13:46:49 24字 ( 0/40)

我们要坚定决心,有腐必反、有贪必肃,绝不姑息!!

近日,在泉山区法院的庭审过程中,田文昌等辩护律师,针对泉山区检察院的指控,一一反驳了起诉意见的错误。认为缤诺丝有被冤枉和不公平对待之嫌,被强扣传销的帽子。

 

比如说,检方指控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成本低廉,律师们认为这种说法没有证据,并且是带着偏见。“要说低成本和高售价,泉山检察院应该去找那些大牌奢侈品的麻烦。”律师不无讽刺地说,恰恰相反,现有证据能够证明缤诺丝的产品不仅质量好,而且在同类化妆品行业中,价格和利润率都处于合理范围。

 

辩方特别指出,和传销活动存在本质区别的是,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销售是真实销售,而不是靠拉人头收费,并且这些产品销售主要针对美容机构,对所销售产品的质量及其所附加的服务和终端消费者的亲身使用、体验要求更高,不容存在“以销售为名”的传销式欺骗。


该案也引起了多位全中国顶尖法律专家的注意,著名刑法学家、清华大学教授张明楷、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顾永忠等人均认为,在正常的批发零售业中,也有所谓的层级关系,而且层层加利,但是这仍然属于正常销售模式。只有满足主观、客观、主体、客体等全部构成要件才能认定为传销犯罪。

 

前述专家认为,在本案中,缤诺丝的销售和权芳芳等人的行为并没有侵犯公民财产的所有权,没有任何被害人,没有经销商和消费者因为受骗而报案,连投诉或民事起诉都没有,这种运营模式不像传统传销犯罪那样存在“杀熟现象”(即在亲朋好友中传销),没有造成大量家庭矛盾和社会矛盾,没有利用传销推销假冒伪劣商品,也就没有造成经济秩序和社会管理秩序的混乱。公司提供的产品是现实、可用且供不应求的,不存在通过虚拟商品欺骗消费者以及经销商的状况。

 

几位专家还指出,缤诺丝公司拥有实实在在并且经过检验合格的产品,并进行批发销售以赚取利润,没有实施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秩序的传销活动,其销售行为及其产品没有任何社会危害性。所以,不能认定权芳芳等人的行为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针对缤诺丝公司遭遇这种重大法律困扰,专家们呼吁,在当前强调司法公正、让人民群众在每个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大背景下,司法机关须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不能片面追求定罪率等指标,“宁可错放、不能错判”,谨慎处理缤诺丝案件。

 

虽然法律界人士和顶尖法律专家都对该案提出了明确的不同意见,但对于徐州泉山区而言,这个案子的判决结果,却实实在在地影响着当地的经济利益。毫无疑问,如果该案判决有罪,那么警方所冻结、扣押的一亿多元就将成为泉山区财政的纯收入,如果一旦判无罪,则不仅要全部退回这些款项,那些打入办案警察个人账户的扣押款也要吐出来,泉山区有关机关可能还面临巨额国家赔偿。


本案的辩护人之一、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印波律师告诉“杰人观察”,就目前已经进行的庭审而言,审判长对庭审的节奏、平衡性都还把握得很好,体现了程序上的公平,而担任审判长的那位陈思田副院长,曾经勇敢而坚决地判过多起无罪案。不过也有人担心,缤诺丝案件毕竟已将当地政府和巨额经济利益绑定在一起,就算法官内心有判断,想要判无罪,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这件事情的困惑没有得到解答的时候,缤诺丝美容管理公司已经陷入了绝境之中,经销商各种猜测消息的涌动,公司资金被冻结无力支付产品生产商,内部各种混乱,一个公司的惨剧是数个家庭的绝望,直到现在,快要一年的时间里,没有有力的证据佐证,也不参考缤诺丝呈交的各种材料,我们不能确定缤诺丝和权芳芳是否清白,但我们知道相关部门未经调查,直接定性的执法路径根本就在法律条框之外,究竟是谁给了你们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权利?你们又是否能承担这样一个冤案带来的后果?


未经调查的控词不能作为证据去推论,是每一个执法部门应该懂得的道理,在这样一个有着较强社会影响力的案件中,为什么执法部门就这样随意草率,是出于一些目的想要掩盖哪些事实,还是只是因为缤诺丝的快速发展影响到了哪些公司的发展?还是徐州市政府财政经费的需要?


这些猜测就像执法部门提供的证据一样,只是我们自己的推导,假若执法部门不想受到这样的质疑,为什么直到现在都不做任何说明,是你们根本不在乎大众的舆论还是你们根本不在乎事实的真相,也从不在乎是否有冤案错案的存在。


这个事件,直到现在依旧像一团乱麻,暴力执法的存在,徇私舞弊,凌驾于法律之上,有权我最大的嚣张从未止息,我们渴望真相,但首先我们希望像这样黑帮流氓式的执法人员离执法部门远一点,让我们的国家,让我们的社会,还有那么一点点正义可以去相信,可以去期待!


对缤诺丝案件的认识,各方人士必须跳出利益问题来看待,该案的实质,就是国务院所倡导的“万众创新”环境下,企业经营模式创新和传统旧思维的偏见所发生的冲突。如果不能真正理解缤诺丝公司基于现代人际沟通模式的高效化而推行的创新营销,不愿对新业态新模式实施包容审慎监管,而是只要看到有介绍人获得钱财,就武断地认为是传销犯罪,那么,就会想当然地将其归于罪恶的怪圈,这样的新旧思维的矛盾,不只是权芳芳一个人的悲哀,更是全中国无数商界人士的魔咒。


姐姐妹妹men 发表于  2017-08-04 13:47:25 13字 ( 0/34)

不要想堂而皇之的逃脱法律哈

近日,在泉山区法院的庭审过程中,田文昌等辩护律师,针对泉山区检察院的指控,一一反驳了起诉意见的错误。认为缤诺丝有被冤枉和不公平对待之嫌,被强扣传销的帽子。

 

比如说,检方指控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成本低廉,律师们认为这种说法没有证据,并且是带着偏见。“要说低成本和高售价,泉山检察院应该去找那些大牌奢侈品的麻烦。”律师不无讽刺地说,恰恰相反,现有证据能够证明缤诺丝的产品不仅质量好,而且在同类化妆品行业中,价格和利润率都处于合理范围。

 

辩方特别指出,和传销活动存在本质区别的是,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销售是真实销售,而不是靠拉人头收费,并且这些产品销售主要针对美容机构,对所销售产品的质量及其所附加的服务和终端消费者的亲身使用、体验要求更高,不容存在“以销售为名”的传销式欺骗。


该案也引起了多位全中国顶尖法律专家的注意,著名刑法学家、清华大学教授张明楷、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顾永忠等人均认为,在正常的批发零售业中,也有所谓的层级关系,而且层层加利,但是这仍然属于正常销售模式。只有满足主观、客观、主体、客体等全部构成要件才能认定为传销犯罪。

 

前述专家认为,在本案中,缤诺丝的销售和权芳芳等人的行为并没有侵犯公民财产的所有权,没有任何被害人,没有经销商和消费者因为受骗而报案,连投诉或民事起诉都没有,这种运营模式不像传统传销犯罪那样存在“杀熟现象”(即在亲朋好友中传销),没有造成大量家庭矛盾和社会矛盾,没有利用传销推销假冒伪劣商品,也就没有造成经济秩序和社会管理秩序的混乱。公司提供的产品是现实、可用且供不应求的,不存在通过虚拟商品欺骗消费者以及经销商的状况。

 

几位专家还指出,缤诺丝公司拥有实实在在并且经过检验合格的产品,并进行批发销售以赚取利润,没有实施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秩序的传销活动,其销售行为及其产品没有任何社会危害性。所以,不能认定权芳芳等人的行为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针对缤诺丝公司遭遇这种重大法律困扰,专家们呼吁,在当前强调司法公正、让人民群众在每个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大背景下,司法机关须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不能片面追求定罪率等指标,“宁可错放、不能错判”,谨慎处理缤诺丝案件。

 

虽然法律界人士和顶尖法律专家都对该案提出了明确的不同意见,但对于徐州泉山区而言,这个案子的判决结果,却实实在在地影响着当地的经济利益。毫无疑问,如果该案判决有罪,那么警方所冻结、扣押的一亿多元就将成为泉山区财政的纯收入,如果一旦判无罪,则不仅要全部退回这些款项,那些打入办案警察个人账户的扣押款也要吐出来,泉山区有关机关可能还面临巨额国家赔偿。


本案的辩护人之一、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印波律师告诉“杰人观察”,就目前已经进行的庭审而言,审判长对庭审的节奏、平衡性都还把握得很好,体现了程序上的公平,而担任审判长的那位陈思田副院长,曾经勇敢而坚决地判过多起无罪案。不过也有人担心,缤诺丝案件毕竟已将当地政府和巨额经济利益绑定在一起,就算法官内心有判断,想要判无罪,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这件事情的困惑没有得到解答的时候,缤诺丝美容管理公司已经陷入了绝境之中,经销商各种猜测消息的涌动,公司资金被冻结无力支付产品生产商,内部各种混乱,一个公司的惨剧是数个家庭的绝望,直到现在,快要一年的时间里,没有有力的证据佐证,也不参考缤诺丝呈交的各种材料,我们不能确定缤诺丝和权芳芳是否清白,但我们知道相关部门未经调查,直接定性的执法路径根本就在法律条框之外,究竟是谁给了你们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权利?你们又是否能承担这样一个冤案带来的后果?


未经调查的控词不能作为证据去推论,是每一个执法部门应该懂得的道理,在这样一个有着较强社会影响力的案件中,为什么执法部门就这样随意草率,是出于一些目的想要掩盖哪些事实,还是只是因为缤诺丝的快速发展影响到了哪些公司的发展?还是徐州市政府财政经费的需要?


这些猜测就像执法部门提供的证据一样,只是我们自己的推导,假若执法部门不想受到这样的质疑,为什么直到现在都不做任何说明,是你们根本不在乎大众的舆论还是你们根本不在乎事实的真相,也从不在乎是否有冤案错案的存在。


这个事件,直到现在依旧像一团乱麻,暴力执法的存在,徇私舞弊,凌驾于法律之上,有权我最大的嚣张从未止息,我们渴望真相,但首先我们希望像这样黑帮流氓式的执法人员离执法部门远一点,让我们的国家,让我们的社会,还有那么一点点正义可以去相信,可以去期待!


对缤诺丝案件的认识,各方人士必须跳出利益问题来看待,该案的实质,就是国务院所倡导的“万众创新”环境下,企业经营模式创新和传统旧思维的偏见所发生的冲突。如果不能真正理解缤诺丝公司基于现代人际沟通模式的高效化而推行的创新营销,不愿对新业态新模式实施包容审慎监管,而是只要看到有介绍人获得钱财,就武断地认为是传销犯罪,那么,就会想当然地将其归于罪恶的怪圈,这样的新旧思维的矛盾,不只是权芳芳一个人的悲哀,更是全中国无数商界人士的魔咒。


SOSO1q 发表于  2017-08-04 13:47:59 20字 ( 0/31)

人民群众的眼睛最亮,人民群众的心最有数。

近日,在泉山区法院的庭审过程中,田文昌等辩护律师,针对泉山区检察院的指控,一一反驳了起诉意见的错误。认为缤诺丝有被冤枉和不公平对待之嫌,被强扣传销的帽子。

 

比如说,检方指控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成本低廉,律师们认为这种说法没有证据,并且是带着偏见。“要说低成本和高售价,泉山检察院应该去找那些大牌奢侈品的麻烦。”律师不无讽刺地说,恰恰相反,现有证据能够证明缤诺丝的产品不仅质量好,而且在同类化妆品行业中,价格和利润率都处于合理范围。

 

辩方特别指出,和传销活动存在本质区别的是,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销售是真实销售,而不是靠拉人头收费,并且这些产品销售主要针对美容机构,对所销售产品的质量及其所附加的服务和终端消费者的亲身使用、体验要求更高,不容存在“以销售为名”的传销式欺骗。


该案也引起了多位全中国顶尖法律专家的注意,著名刑法学家、清华大学教授张明楷、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顾永忠等人均认为,在正常的批发零售业中,也有所谓的层级关系,而且层层加利,但是这仍然属于正常销售模式。只有满足主观、客观、主体、客体等全部构成要件才能认定为传销犯罪。

 

前述专家认为,在本案中,缤诺丝的销售和权芳芳等人的行为并没有侵犯公民财产的所有权,没有任何被害人,没有经销商和消费者因为受骗而报案,连投诉或民事起诉都没有,这种运营模式不像传统传销犯罪那样存在“杀熟现象”(即在亲朋好友中传销),没有造成大量家庭矛盾和社会矛盾,没有利用传销推销假冒伪劣商品,也就没有造成经济秩序和社会管理秩序的混乱。公司提供的产品是现实、可用且供不应求的,不存在通过虚拟商品欺骗消费者以及经销商的状况。

 

几位专家还指出,缤诺丝公司拥有实实在在并且经过检验合格的产品,并进行批发销售以赚取利润,没有实施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秩序的传销活动,其销售行为及其产品没有任何社会危害性。所以,不能认定权芳芳等人的行为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针对缤诺丝公司遭遇这种重大法律困扰,专家们呼吁,在当前强调司法公正、让人民群众在每个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大背景下,司法机关须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不能片面追求定罪率等指标,“宁可错放、不能错判”,谨慎处理缤诺丝案件。

 

虽然法律界人士和顶尖法律专家都对该案提出了明确的不同意见,但对于徐州泉山区而言,这个案子的判决结果,却实实在在地影响着当地的经济利益。毫无疑问,如果该案判决有罪,那么警方所冻结、扣押的一亿多元就将成为泉山区财政的纯收入,如果一旦判无罪,则不仅要全部退回这些款项,那些打入办案警察个人账户的扣押款也要吐出来,泉山区有关机关可能还面临巨额国家赔偿。


本案的辩护人之一、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印波律师告诉“杰人观察”,就目前已经进行的庭审而言,审判长对庭审的节奏、平衡性都还把握得很好,体现了程序上的公平,而担任审判长的那位陈思田副院长,曾经勇敢而坚决地判过多起无罪案。不过也有人担心,缤诺丝案件毕竟已将当地政府和巨额经济利益绑定在一起,就算法官内心有判断,想要判无罪,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这件事情的困惑没有得到解答的时候,缤诺丝美容管理公司已经陷入了绝境之中,经销商各种猜测消息的涌动,公司资金被冻结无力支付产品生产商,内部各种混乱,一个公司的惨剧是数个家庭的绝望,直到现在,快要一年的时间里,没有有力的证据佐证,也不参考缤诺丝呈交的各种材料,我们不能确定缤诺丝和权芳芳是否清白,但我们知道相关部门未经调查,直接定性的执法路径根本就在法律条框之外,究竟是谁给了你们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权利?你们又是否能承担这样一个冤案带来的后果?


未经调查的控词不能作为证据去推论,是每一个执法部门应该懂得的道理,在这样一个有着较强社会影响力的案件中,为什么执法部门就这样随意草率,是出于一些目的想要掩盖哪些事实,还是只是因为缤诺丝的快速发展影响到了哪些公司的发展?还是徐州市政府财政经费的需要?


这些猜测就像执法部门提供的证据一样,只是我们自己的推导,假若执法部门不想受到这样的质疑,为什么直到现在都不做任何说明,是你们根本不在乎大众的舆论还是你们根本不在乎事实的真相,也从不在乎是否有冤案错案的存在。


这个事件,直到现在依旧像一团乱麻,暴力执法的存在,徇私舞弊,凌驾于法律之上,有权我最大的嚣张从未止息,我们渴望真相,但首先我们希望像这样黑帮流氓式的执法人员离执法部门远一点,让我们的国家,让我们的社会,还有那么一点点正义可以去相信,可以去期待!


对缤诺丝案件的认识,各方人士必须跳出利益问题来看待,该案的实质,就是国务院所倡导的“万众创新”环境下,企业经营模式创新和传统旧思维的偏见所发生的冲突。如果不能真正理解缤诺丝公司基于现代人际沟通模式的高效化而推行的创新营销,不愿对新业态新模式实施包容审慎监管,而是只要看到有介绍人获得钱财,就武断地认为是传销犯罪,那么,就会想当然地将其归于罪恶的怪圈,这样的新旧思维的矛盾,不只是权芳芳一个人的悲哀,更是全中国无数商界人士的魔咒。


异世界雪di 发表于  2017-08-04 13:48:17 14字 ( 0/26)

城管局局长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近日,在泉山区法院的庭审过程中,田文昌等辩护律师,针对泉山区检察院的指控,一一反驳了起诉意见的错误。认为缤诺丝有被冤枉和不公平对待之嫌,被强扣传销的帽子。

 

比如说,检方指控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成本低廉,律师们认为这种说法没有证据,并且是带着偏见。“要说低成本和高售价,泉山检察院应该去找那些大牌奢侈品的麻烦。”律师不无讽刺地说,恰恰相反,现有证据能够证明缤诺丝的产品不仅质量好,而且在同类化妆品行业中,价格和利润率都处于合理范围。

 

辩方特别指出,和传销活动存在本质区别的是,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销售是真实销售,而不是靠拉人头收费,并且这些产品销售主要针对美容机构,对所销售产品的质量及其所附加的服务和终端消费者的亲身使用、体验要求更高,不容存在“以销售为名”的传销式欺骗。


该案也引起了多位全中国顶尖法律专家的注意,著名刑法学家、清华大学教授张明楷、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顾永忠等人均认为,在正常的批发零售业中,也有所谓的层级关系,而且层层加利,但是这仍然属于正常销售模式。只有满足主观、客观、主体、客体等全部构成要件才能认定为传销犯罪。

 

前述专家认为,在本案中,缤诺丝的销售和权芳芳等人的行为并没有侵犯公民财产的所有权,没有任何被害人,没有经销商和消费者因为受骗而报案,连投诉或民事起诉都没有,这种运营模式不像传统传销犯罪那样存在“杀熟现象”(即在亲朋好友中传销),没有造成大量家庭矛盾和社会矛盾,没有利用传销推销假冒伪劣商品,也就没有造成经济秩序和社会管理秩序的混乱。公司提供的产品是现实、可用且供不应求的,不存在通过虚拟商品欺骗消费者以及经销商的状况。

 

几位专家还指出,缤诺丝公司拥有实实在在并且经过检验合格的产品,并进行批发销售以赚取利润,没有实施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秩序的传销活动,其销售行为及其产品没有任何社会危害性。所以,不能认定权芳芳等人的行为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针对缤诺丝公司遭遇这种重大法律困扰,专家们呼吁,在当前强调司法公正、让人民群众在每个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大背景下,司法机关须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不能片面追求定罪率等指标,“宁可错放、不能错判”,谨慎处理缤诺丝案件。

 

虽然法律界人士和顶尖法律专家都对该案提出了明确的不同意见,但对于徐州泉山区而言,这个案子的判决结果,却实实在在地影响着当地的经济利益。毫无疑问,如果该案判决有罪,那么警方所冻结、扣押的一亿多元就将成为泉山区财政的纯收入,如果一旦判无罪,则不仅要全部退回这些款项,那些打入办案警察个人账户的扣押款也要吐出来,泉山区有关机关可能还面临巨额国家赔偿。


本案的辩护人之一、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印波律师告诉“杰人观察”,就目前已经进行的庭审而言,审判长对庭审的节奏、平衡性都还把握得很好,体现了程序上的公平,而担任审判长的那位陈思田副院长,曾经勇敢而坚决地判过多起无罪案。不过也有人担心,缤诺丝案件毕竟已将当地政府和巨额经济利益绑定在一起,就算法官内心有判断,想要判无罪,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这件事情的困惑没有得到解答的时候,缤诺丝美容管理公司已经陷入了绝境之中,经销商各种猜测消息的涌动,公司资金被冻结无力支付产品生产商,内部各种混乱,一个公司的惨剧是数个家庭的绝望,直到现在,快要一年的时间里,没有有力的证据佐证,也不参考缤诺丝呈交的各种材料,我们不能确定缤诺丝和权芳芳是否清白,但我们知道相关部门未经调查,直接定性的执法路径根本就在法律条框之外,究竟是谁给了你们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权利?你们又是否能承担这样一个冤案带来的后果?


未经调查的控词不能作为证据去推论,是每一个执法部门应该懂得的道理,在这样一个有着较强社会影响力的案件中,为什么执法部门就这样随意草率,是出于一些目的想要掩盖哪些事实,还是只是因为缤诺丝的快速发展影响到了哪些公司的发展?还是徐州市政府财政经费的需要?


这些猜测就像执法部门提供的证据一样,只是我们自己的推导,假若执法部门不想受到这样的质疑,为什么直到现在都不做任何说明,是你们根本不在乎大众的舆论还是你们根本不在乎事实的真相,也从不在乎是否有冤案错案的存在。


这个事件,直到现在依旧像一团乱麻,暴力执法的存在,徇私舞弊,凌驾于法律之上,有权我最大的嚣张从未止息,我们渴望真相,但首先我们希望像这样黑帮流氓式的执法人员离执法部门远一点,让我们的国家,让我们的社会,还有那么一点点正义可以去相信,可以去期待!


对缤诺丝案件的认识,各方人士必须跳出利益问题来看待,该案的实质,就是国务院所倡导的“万众创新”环境下,企业经营模式创新和传统旧思维的偏见所发生的冲突。如果不能真正理解缤诺丝公司基于现代人际沟通模式的高效化而推行的创新营销,不愿对新业态新模式实施包容审慎监管,而是只要看到有介绍人获得钱财,就武断地认为是传销犯罪,那么,就会想当然地将其归于罪恶的怪圈,这样的新旧思维的矛盾,不只是权芳芳一个人的悲哀,更是全中国无数商界人士的魔咒。


爱人与海 发表于  2017-08-04 13:48:43 18字 ( 0/31)

我们拭目以待吧,会看到公正的结局的

近日,在泉山区法院的庭审过程中,田文昌等辩护律师,针对泉山区检察院的指控,一一反驳了起诉意见的错误。认为缤诺丝有被冤枉和不公平对待之嫌,被强扣传销的帽子。

 

比如说,检方指控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成本低廉,律师们认为这种说法没有证据,并且是带着偏见。“要说低成本和高售价,泉山检察院应该去找那些大牌奢侈品的麻烦。”律师不无讽刺地说,恰恰相反,现有证据能够证明缤诺丝的产品不仅质量好,而且在同类化妆品行业中,价格和利润率都处于合理范围。

 

辩方特别指出,和传销活动存在本质区别的是,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销售是真实销售,而不是靠拉人头收费,并且这些产品销售主要针对美容机构,对所销售产品的质量及其所附加的服务和终端消费者的亲身使用、体验要求更高,不容存在“以销售为名”的传销式欺骗。


该案也引起了多位全中国顶尖法律专家的注意,著名刑法学家、清华大学教授张明楷、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顾永忠等人均认为,在正常的批发零售业中,也有所谓的层级关系,而且层层加利,但是这仍然属于正常销售模式。只有满足主观、客观、主体、客体等全部构成要件才能认定为传销犯罪。

 

前述专家认为,在本案中,缤诺丝的销售和权芳芳等人的行为并没有侵犯公民财产的所有权,没有任何被害人,没有经销商和消费者因为受骗而报案,连投诉或民事起诉都没有,这种运营模式不像传统传销犯罪那样存在“杀熟现象”(即在亲朋好友中传销),没有造成大量家庭矛盾和社会矛盾,没有利用传销推销假冒伪劣商品,也就没有造成经济秩序和社会管理秩序的混乱。公司提供的产品是现实、可用且供不应求的,不存在通过虚拟商品欺骗消费者以及经销商的状况。

 

几位专家还指出,缤诺丝公司拥有实实在在并且经过检验合格的产品,并进行批发销售以赚取利润,没有实施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秩序的传销活动,其销售行为及其产品没有任何社会危害性。所以,不能认定权芳芳等人的行为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针对缤诺丝公司遭遇这种重大法律困扰,专家们呼吁,在当前强调司法公正、让人民群众在每个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大背景下,司法机关须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不能片面追求定罪率等指标,“宁可错放、不能错判”,谨慎处理缤诺丝案件。

 

虽然法律界人士和顶尖法律专家都对该案提出了明确的不同意见,但对于徐州泉山区而言,这个案子的判决结果,却实实在在地影响着当地的经济利益。毫无疑问,如果该案判决有罪,那么警方所冻结、扣押的一亿多元就将成为泉山区财政的纯收入,如果一旦判无罪,则不仅要全部退回这些款项,那些打入办案警察个人账户的扣押款也要吐出来,泉山区有关机关可能还面临巨额国家赔偿。


本案的辩护人之一、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印波律师告诉“杰人观察”,就目前已经进行的庭审而言,审判长对庭审的节奏、平衡性都还把握得很好,体现了程序上的公平,而担任审判长的那位陈思田副院长,曾经勇敢而坚决地判过多起无罪案。不过也有人担心,缤诺丝案件毕竟已将当地政府和巨额经济利益绑定在一起,就算法官内心有判断,想要判无罪,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这件事情的困惑没有得到解答的时候,缤诺丝美容管理公司已经陷入了绝境之中,经销商各种猜测消息的涌动,公司资金被冻结无力支付产品生产商,内部各种混乱,一个公司的惨剧是数个家庭的绝望,直到现在,快要一年的时间里,没有有力的证据佐证,也不参考缤诺丝呈交的各种材料,我们不能确定缤诺丝和权芳芳是否清白,但我们知道相关部门未经调查,直接定性的执法路径根本就在法律条框之外,究竟是谁给了你们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权利?你们又是否能承担这样一个冤案带来的后果?


未经调查的控词不能作为证据去推论,是每一个执法部门应该懂得的道理,在这样一个有着较强社会影响力的案件中,为什么执法部门就这样随意草率,是出于一些目的想要掩盖哪些事实,还是只是因为缤诺丝的快速发展影响到了哪些公司的发展?还是徐州市政府财政经费的需要?


这些猜测就像执法部门提供的证据一样,只是我们自己的推导,假若执法部门不想受到这样的质疑,为什么直到现在都不做任何说明,是你们根本不在乎大众的舆论还是你们根本不在乎事实的真相,也从不在乎是否有冤案错案的存在。


这个事件,直到现在依旧像一团乱麻,暴力执法的存在,徇私舞弊,凌驾于法律之上,有权我最大的嚣张从未止息,我们渴望真相,但首先我们希望像这样黑帮流氓式的执法人员离执法部门远一点,让我们的国家,让我们的社会,还有那么一点点正义可以去相信,可以去期待!


对缤诺丝案件的认识,各方人士必须跳出利益问题来看待,该案的实质,就是国务院所倡导的“万众创新”环境下,企业经营模式创新和传统旧思维的偏见所发生的冲突。如果不能真正理解缤诺丝公司基于现代人际沟通模式的高效化而推行的创新营销,不愿对新业态新模式实施包容审慎监管,而是只要看到有介绍人获得钱财,就武断地认为是传销犯罪,那么,就会想当然地将其归于罪恶的怪圈,这样的新旧思维的矛盾,不只是权芳芳一个人的悲哀,更是全中国无数商界人士的魔咒。


七彩棒额 发表于  2017-08-04 13:48:58 14字 ( 0/24)

这嚣张跋扈的嘴脸真的令人痛恨

近日,在泉山区法院的庭审过程中,田文昌等辩护律师,针对泉山区检察院的指控,一一反驳了起诉意见的错误。认为缤诺丝有被冤枉和不公平对待之嫌,被强扣传销的帽子。

 

比如说,检方指控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成本低廉,律师们认为这种说法没有证据,并且是带着偏见。“要说低成本和高售价,泉山检察院应该去找那些大牌奢侈品的麻烦。”律师不无讽刺地说,恰恰相反,现有证据能够证明缤诺丝的产品不仅质量好,而且在同类化妆品行业中,价格和利润率都处于合理范围。

 

辩方特别指出,和传销活动存在本质区别的是,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销售是真实销售,而不是靠拉人头收费,并且这些产品销售主要针对美容机构,对所销售产品的质量及其所附加的服务和终端消费者的亲身使用、体验要求更高,不容存在“以销售为名”的传销式欺骗。


该案也引起了多位全中国顶尖法律专家的注意,著名刑法学家、清华大学教授张明楷、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顾永忠等人均认为,在正常的批发零售业中,也有所谓的层级关系,而且层层加利,但是这仍然属于正常销售模式。只有满足主观、客观、主体、客体等全部构成要件才能认定为传销犯罪。

 

前述专家认为,在本案中,缤诺丝的销售和权芳芳等人的行为并没有侵犯公民财产的所有权,没有任何被害人,没有经销商和消费者因为受骗而报案,连投诉或民事起诉都没有,这种运营模式不像传统传销犯罪那样存在“杀熟现象”(即在亲朋好友中传销),没有造成大量家庭矛盾和社会矛盾,没有利用传销推销假冒伪劣商品,也就没有造成经济秩序和社会管理秩序的混乱。公司提供的产品是现实、可用且供不应求的,不存在通过虚拟商品欺骗消费者以及经销商的状况。

 

几位专家还指出,缤诺丝公司拥有实实在在并且经过检验合格的产品,并进行批发销售以赚取利润,没有实施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秩序的传销活动,其销售行为及其产品没有任何社会危害性。所以,不能认定权芳芳等人的行为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针对缤诺丝公司遭遇这种重大法律困扰,专家们呼吁,在当前强调司法公正、让人民群众在每个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大背景下,司法机关须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不能片面追求定罪率等指标,“宁可错放、不能错判”,谨慎处理缤诺丝案件。

 

虽然法律界人士和顶尖法律专家都对该案提出了明确的不同意见,但对于徐州泉山区而言,这个案子的判决结果,却实实在在地影响着当地的经济利益。毫无疑问,如果该案判决有罪,那么警方所冻结、扣押的一亿多元就将成为泉山区财政的纯收入,如果一旦判无罪,则不仅要全部退回这些款项,那些打入办案警察个人账户的扣押款也要吐出来,泉山区有关机关可能还面临巨额国家赔偿。


本案的辩护人之一、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印波律师告诉“杰人观察”,就目前已经进行的庭审而言,审判长对庭审的节奏、平衡性都还把握得很好,体现了程序上的公平,而担任审判长的那位陈思田副院长,曾经勇敢而坚决地判过多起无罪案。不过也有人担心,缤诺丝案件毕竟已将当地政府和巨额经济利益绑定在一起,就算法官内心有判断,想要判无罪,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这件事情的困惑没有得到解答的时候,缤诺丝美容管理公司已经陷入了绝境之中,经销商各种猜测消息的涌动,公司资金被冻结无力支付产品生产商,内部各种混乱,一个公司的惨剧是数个家庭的绝望,直到现在,快要一年的时间里,没有有力的证据佐证,也不参考缤诺丝呈交的各种材料,我们不能确定缤诺丝和权芳芳是否清白,但我们知道相关部门未经调查,直接定性的执法路径根本就在法律条框之外,究竟是谁给了你们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权利?你们又是否能承担这样一个冤案带来的后果?


未经调查的控词不能作为证据去推论,是每一个执法部门应该懂得的道理,在这样一个有着较强社会影响力的案件中,为什么执法部门就这样随意草率,是出于一些目的想要掩盖哪些事实,还是只是因为缤诺丝的快速发展影响到了哪些公司的发展?还是徐州市政府财政经费的需要?


这些猜测就像执法部门提供的证据一样,只是我们自己的推导,假若执法部门不想受到这样的质疑,为什么直到现在都不做任何说明,是你们根本不在乎大众的舆论还是你们根本不在乎事实的真相,也从不在乎是否有冤案错案的存在。


这个事件,直到现在依旧像一团乱麻,暴力执法的存在,徇私舞弊,凌驾于法律之上,有权我最大的嚣张从未止息,我们渴望真相,但首先我们希望像这样黑帮流氓式的执法人员离执法部门远一点,让我们的国家,让我们的社会,还有那么一点点正义可以去相信,可以去期待!


对缤诺丝案件的认识,各方人士必须跳出利益问题来看待,该案的实质,就是国务院所倡导的“万众创新”环境下,企业经营模式创新和传统旧思维的偏见所发生的冲突。如果不能真正理解缤诺丝公司基于现代人际沟通模式的高效化而推行的创新营销,不愿对新业态新模式实施包容审慎监管,而是只要看到有介绍人获得钱财,就武断地认为是传销犯罪,那么,就会想当然地将其归于罪恶的怪圈,这样的新旧思维的矛盾,不只是权芳芳一个人的悲哀,更是全中国无数商界人士的魔咒。


绕绕特灿烂夺爱 发表于  2017-08-04 13:49:00 17字 ( 0/43)

良知在利益面前总是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近日,在泉山区法院的庭审过程中,田文昌等辩护律师,针对泉山区检察院的指控,一一反驳了起诉意见的错误。认为缤诺丝有被冤枉和不公平对待之嫌,被强扣传销的帽子。

 

比如说,检方指控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成本低廉,律师们认为这种说法没有证据,并且是带着偏见。“要说低成本和高售价,泉山检察院应该去找那些大牌奢侈品的麻烦。”律师不无讽刺地说,恰恰相反,现有证据能够证明缤诺丝的产品不仅质量好,而且在同类化妆品行业中,价格和利润率都处于合理范围。

 

辩方特别指出,和传销活动存在本质区别的是,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销售是真实销售,而不是靠拉人头收费,并且这些产品销售主要针对美容机构,对所销售产品的质量及其所附加的服务和终端消费者的亲身使用、体验要求更高,不容存在“以销售为名”的传销式欺骗。


该案也引起了多位全中国顶尖法律专家的注意,著名刑法学家、清华大学教授张明楷、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顾永忠等人均认为,在正常的批发零售业中,也有所谓的层级关系,而且层层加利,但是这仍然属于正常销售模式。只有满足主观、客观、主体、客体等全部构成要件才能认定为传销犯罪。

 

前述专家认为,在本案中,缤诺丝的销售和权芳芳等人的行为并没有侵犯公民财产的所有权,没有任何被害人,没有经销商和消费者因为受骗而报案,连投诉或民事起诉都没有,这种运营模式不像传统传销犯罪那样存在“杀熟现象”(即在亲朋好友中传销),没有造成大量家庭矛盾和社会矛盾,没有利用传销推销假冒伪劣商品,也就没有造成经济秩序和社会管理秩序的混乱。公司提供的产品是现实、可用且供不应求的,不存在通过虚拟商品欺骗消费者以及经销商的状况。

 

几位专家还指出,缤诺丝公司拥有实实在在并且经过检验合格的产品,并进行批发销售以赚取利润,没有实施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秩序的传销活动,其销售行为及其产品没有任何社会危害性。所以,不能认定权芳芳等人的行为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针对缤诺丝公司遭遇这种重大法律困扰,专家们呼吁,在当前强调司法公正、让人民群众在每个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大背景下,司法机关须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不能片面追求定罪率等指标,“宁可错放、不能错判”,谨慎处理缤诺丝案件。

 

虽然法律界人士和顶尖法律专家都对该案提出了明确的不同意见,但对于徐州泉山区而言,这个案子的判决结果,却实实在在地影响着当地的经济利益。毫无疑问,如果该案判决有罪,那么警方所冻结、扣押的一亿多元就将成为泉山区财政的纯收入,如果一旦判无罪,则不仅要全部退回这些款项,那些打入办案警察个人账户的扣押款也要吐出来,泉山区有关机关可能还面临巨额国家赔偿。


本案的辩护人之一、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印波律师告诉“杰人观察”,就目前已经进行的庭审而言,审判长对庭审的节奏、平衡性都还把握得很好,体现了程序上的公平,而担任审判长的那位陈思田副院长,曾经勇敢而坚决地判过多起无罪案。不过也有人担心,缤诺丝案件毕竟已将当地政府和巨额经济利益绑定在一起,就算法官内心有判断,想要判无罪,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这件事情的困惑没有得到解答的时候,缤诺丝美容管理公司已经陷入了绝境之中,经销商各种猜测消息的涌动,公司资金被冻结无力支付产品生产商,内部各种混乱,一个公司的惨剧是数个家庭的绝望,直到现在,快要一年的时间里,没有有力的证据佐证,也不参考缤诺丝呈交的各种材料,我们不能确定缤诺丝和权芳芳是否清白,但我们知道相关部门未经调查,直接定性的执法路径根本就在法律条框之外,究竟是谁给了你们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权利?你们又是否能承担这样一个冤案带来的后果?


未经调查的控词不能作为证据去推论,是每一个执法部门应该懂得的道理,在这样一个有着较强社会影响力的案件中,为什么执法部门就这样随意草率,是出于一些目的想要掩盖哪些事实,还是只是因为缤诺丝的快速发展影响到了哪些公司的发展?还是徐州市政府财政经费的需要?


这些猜测就像执法部门提供的证据一样,只是我们自己的推导,假若执法部门不想受到这样的质疑,为什么直到现在都不做任何说明,是你们根本不在乎大众的舆论还是你们根本不在乎事实的真相,也从不在乎是否有冤案错案的存在。


这个事件,直到现在依旧像一团乱麻,暴力执法的存在,徇私舞弊,凌驾于法律之上,有权我最大的嚣张从未止息,我们渴望真相,但首先我们希望像这样黑帮流氓式的执法人员离执法部门远一点,让我们的国家,让我们的社会,还有那么一点点正义可以去相信,可以去期待!


对缤诺丝案件的认识,各方人士必须跳出利益问题来看待,该案的实质,就是国务院所倡导的“万众创新”环境下,企业经营模式创新和传统旧思维的偏见所发生的冲突。如果不能真正理解缤诺丝公司基于现代人际沟通模式的高效化而推行的创新营销,不愿对新业态新模式实施包容审慎监管,而是只要看到有介绍人获得钱财,就武断地认为是传销犯罪,那么,就会想当然地将其归于罪恶的怪圈,这样的新旧思维的矛盾,不只是权芳芳一个人的悲哀,更是全中国无数商界人士的魔咒。


林宗标迪 发表于  2017-08-04 13:49:15 14字 ( 0/35)

期盼得到妥善的解决。顶起哈

近日,在泉山区法院的庭审过程中,田文昌等辩护律师,针对泉山区检察院的指控,一一反驳了起诉意见的错误。认为缤诺丝有被冤枉和不公平对待之嫌,被强扣传销的帽子。

 

比如说,检方指控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成本低廉,律师们认为这种说法没有证据,并且是带着偏见。“要说低成本和高售价,泉山检察院应该去找那些大牌奢侈品的麻烦。”律师不无讽刺地说,恰恰相反,现有证据能够证明缤诺丝的产品不仅质量好,而且在同类化妆品行业中,价格和利润率都处于合理范围。

 

辩方特别指出,和传销活动存在本质区别的是,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销售是真实销售,而不是靠拉人头收费,并且这些产品销售主要针对美容机构,对所销售产品的质量及其所附加的服务和终端消费者的亲身使用、体验要求更高,不容存在“以销售为名”的传销式欺骗。


该案也引起了多位全中国顶尖法律专家的注意,著名刑法学家、清华大学教授张明楷、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顾永忠等人均认为,在正常的批发零售业中,也有所谓的层级关系,而且层层加利,但是这仍然属于正常销售模式。只有满足主观、客观、主体、客体等全部构成要件才能认定为传销犯罪。

 

前述专家认为,在本案中,缤诺丝的销售和权芳芳等人的行为并没有侵犯公民财产的所有权,没有任何被害人,没有经销商和消费者因为受骗而报案,连投诉或民事起诉都没有,这种运营模式不像传统传销犯罪那样存在“杀熟现象”(即在亲朋好友中传销),没有造成大量家庭矛盾和社会矛盾,没有利用传销推销假冒伪劣商品,也就没有造成经济秩序和社会管理秩序的混乱。公司提供的产品是现实、可用且供不应求的,不存在通过虚拟商品欺骗消费者以及经销商的状况。

 

几位专家还指出,缤诺丝公司拥有实实在在并且经过检验合格的产品,并进行批发销售以赚取利润,没有实施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秩序的传销活动,其销售行为及其产品没有任何社会危害性。所以,不能认定权芳芳等人的行为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针对缤诺丝公司遭遇这种重大法律困扰,专家们呼吁,在当前强调司法公正、让人民群众在每个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大背景下,司法机关须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不能片面追求定罪率等指标,“宁可错放、不能错判”,谨慎处理缤诺丝案件。

 

虽然法律界人士和顶尖法律专家都对该案提出了明确的不同意见,但对于徐州泉山区而言,这个案子的判决结果,却实实在在地影响着当地的经济利益。毫无疑问,如果该案判决有罪,那么警方所冻结、扣押的一亿多元就将成为泉山区财政的纯收入,如果一旦判无罪,则不仅要全部退回这些款项,那些打入办案警察个人账户的扣押款也要吐出来,泉山区有关机关可能还面临巨额国家赔偿。


本案的辩护人之一、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印波律师告诉“杰人观察”,就目前已经进行的庭审而言,审判长对庭审的节奏、平衡性都还把握得很好,体现了程序上的公平,而担任审判长的那位陈思田副院长,曾经勇敢而坚决地判过多起无罪案。不过也有人担心,缤诺丝案件毕竟已将当地政府和巨额经济利益绑定在一起,就算法官内心有判断,想要判无罪,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这件事情的困惑没有得到解答的时候,缤诺丝美容管理公司已经陷入了绝境之中,经销商各种猜测消息的涌动,公司资金被冻结无力支付产品生产商,内部各种混乱,一个公司的惨剧是数个家庭的绝望,直到现在,快要一年的时间里,没有有力的证据佐证,也不参考缤诺丝呈交的各种材料,我们不能确定缤诺丝和权芳芳是否清白,但我们知道相关部门未经调查,直接定性的执法路径根本就在法律条框之外,究竟是谁给了你们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权利?你们又是否能承担这样一个冤案带来的后果?


未经调查的控词不能作为证据去推论,是每一个执法部门应该懂得的道理,在这样一个有着较强社会影响力的案件中,为什么执法部门就这样随意草率,是出于一些目的想要掩盖哪些事实,还是只是因为缤诺丝的快速发展影响到了哪些公司的发展?还是徐州市政府财政经费的需要?


这些猜测就像执法部门提供的证据一样,只是我们自己的推导,假若执法部门不想受到这样的质疑,为什么直到现在都不做任何说明,是你们根本不在乎大众的舆论还是你们根本不在乎事实的真相,也从不在乎是否有冤案错案的存在。


这个事件,直到现在依旧像一团乱麻,暴力执法的存在,徇私舞弊,凌驾于法律之上,有权我最大的嚣张从未止息,我们渴望真相,但首先我们希望像这样黑帮流氓式的执法人员离执法部门远一点,让我们的国家,让我们的社会,还有那么一点点正义可以去相信,可以去期待!


对缤诺丝案件的认识,各方人士必须跳出利益问题来看待,该案的实质,就是国务院所倡导的“万众创新”环境下,企业经营模式创新和传统旧思维的偏见所发生的冲突。如果不能真正理解缤诺丝公司基于现代人际沟通模式的高效化而推行的创新营销,不愿对新业态新模式实施包容审慎监管,而是只要看到有介绍人获得钱财,就武断地认为是传销犯罪,那么,就会想当然地将其归于罪恶的怪圈,这样的新旧思维的矛盾,不只是权芳芳一个人的悲哀,更是全中国无数商界人士的魔咒。


森林爱 发表于  2017-08-04 13:49:31 23字 ( 0/38)

令人愤慨,坚决抵制这种行为的发生,不能无作为。

近日,在泉山区法院的庭审过程中,田文昌等辩护律师,针对泉山区检察院的指控,一一反驳了起诉意见的错误。认为缤诺丝有被冤枉和不公平对待之嫌,被强扣传销的帽子。

 

比如说,检方指控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成本低廉,律师们认为这种说法没有证据,并且是带着偏见。“要说低成本和高售价,泉山检察院应该去找那些大牌奢侈品的麻烦。”律师不无讽刺地说,恰恰相反,现有证据能够证明缤诺丝的产品不仅质量好,而且在同类化妆品行业中,价格和利润率都处于合理范围。

 

辩方特别指出,和传销活动存在本质区别的是,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销售是真实销售,而不是靠拉人头收费,并且这些产品销售主要针对美容机构,对所销售产品的质量及其所附加的服务和终端消费者的亲身使用、体验要求更高,不容存在“以销售为名”的传销式欺骗。


该案也引起了多位全中国顶尖法律专家的注意,著名刑法学家、清华大学教授张明楷、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顾永忠等人均认为,在正常的批发零售业中,也有所谓的层级关系,而且层层加利,但是这仍然属于正常销售模式。只有满足主观、客观、主体、客体等全部构成要件才能认定为传销犯罪。

 

前述专家认为,在本案中,缤诺丝的销售和权芳芳等人的行为并没有侵犯公民财产的所有权,没有任何被害人,没有经销商和消费者因为受骗而报案,连投诉或民事起诉都没有,这种运营模式不像传统传销犯罪那样存在“杀熟现象”(即在亲朋好友中传销),没有造成大量家庭矛盾和社会矛盾,没有利用传销推销假冒伪劣商品,也就没有造成经济秩序和社会管理秩序的混乱。公司提供的产品是现实、可用且供不应求的,不存在通过虚拟商品欺骗消费者以及经销商的状况。

 

几位专家还指出,缤诺丝公司拥有实实在在并且经过检验合格的产品,并进行批发销售以赚取利润,没有实施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秩序的传销活动,其销售行为及其产品没有任何社会危害性。所以,不能认定权芳芳等人的行为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针对缤诺丝公司遭遇这种重大法律困扰,专家们呼吁,在当前强调司法公正、让人民群众在每个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大背景下,司法机关须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不能片面追求定罪率等指标,“宁可错放、不能错判”,谨慎处理缤诺丝案件。

 

虽然法律界人士和顶尖法律专家都对该案提出了明确的不同意见,但对于徐州泉山区而言,这个案子的判决结果,却实实在在地影响着当地的经济利益。毫无疑问,如果该案判决有罪,那么警方所冻结、扣押的一亿多元就将成为泉山区财政的纯收入,如果一旦判无罪,则不仅要全部退回这些款项,那些打入办案警察个人账户的扣押款也要吐出来,泉山区有关机关可能还面临巨额国家赔偿。


本案的辩护人之一、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印波律师告诉“杰人观察”,就目前已经进行的庭审而言,审判长对庭审的节奏、平衡性都还把握得很好,体现了程序上的公平,而担任审判长的那位陈思田副院长,曾经勇敢而坚决地判过多起无罪案。不过也有人担心,缤诺丝案件毕竟已将当地政府和巨额经济利益绑定在一起,就算法官内心有判断,想要判无罪,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这件事情的困惑没有得到解答的时候,缤诺丝美容管理公司已经陷入了绝境之中,经销商各种猜测消息的涌动,公司资金被冻结无力支付产品生产商,内部各种混乱,一个公司的惨剧是数个家庭的绝望,直到现在,快要一年的时间里,没有有力的证据佐证,也不参考缤诺丝呈交的各种材料,我们不能确定缤诺丝和权芳芳是否清白,但我们知道相关部门未经调查,直接定性的执法路径根本就在法律条框之外,究竟是谁给了你们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权利?你们又是否能承担这样一个冤案带来的后果?


未经调查的控词不能作为证据去推论,是每一个执法部门应该懂得的道理,在这样一个有着较强社会影响力的案件中,为什么执法部门就这样随意草率,是出于一些目的想要掩盖哪些事实,还是只是因为缤诺丝的快速发展影响到了哪些公司的发展?还是徐州市政府财政经费的需要?


这些猜测就像执法部门提供的证据一样,只是我们自己的推导,假若执法部门不想受到这样的质疑,为什么直到现在都不做任何说明,是你们根本不在乎大众的舆论还是你们根本不在乎事实的真相,也从不在乎是否有冤案错案的存在。


这个事件,直到现在依旧像一团乱麻,暴力执法的存在,徇私舞弊,凌驾于法律之上,有权我最大的嚣张从未止息,我们渴望真相,但首先我们希望像这样黑帮流氓式的执法人员离执法部门远一点,让我们的国家,让我们的社会,还有那么一点点正义可以去相信,可以去期待!


对缤诺丝案件的认识,各方人士必须跳出利益问题来看待,该案的实质,就是国务院所倡导的“万众创新”环境下,企业经营模式创新和传统旧思维的偏见所发生的冲突。如果不能真正理解缤诺丝公司基于现代人际沟通模式的高效化而推行的创新营销,不愿对新业态新模式实施包容审慎监管,而是只要看到有介绍人获得钱财,就武断地认为是传销犯罪,那么,就会想当然地将其归于罪恶的怪圈,这样的新旧思维的矛盾,不只是权芳芳一个人的悲哀,更是全中国无数商界人士的魔咒。


流星雨后 发表于  2017-08-04 13:49:36 25字 ( 0/29)

希望有关部门能够排除种种干扰,把案件查个水落石出

近日,在泉山区法院的庭审过程中,田文昌等辩护律师,针对泉山区检察院的指控,一一反驳了起诉意见的错误。认为缤诺丝有被冤枉和不公平对待之嫌,被强扣传销的帽子。

 

比如说,检方指控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成本低廉,律师们认为这种说法没有证据,并且是带着偏见。“要说低成本和高售价,泉山检察院应该去找那些大牌奢侈品的麻烦。”律师不无讽刺地说,恰恰相反,现有证据能够证明缤诺丝的产品不仅质量好,而且在同类化妆品行业中,价格和利润率都处于合理范围。

 

辩方特别指出,和传销活动存在本质区别的是,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销售是真实销售,而不是靠拉人头收费,并且这些产品销售主要针对美容机构,对所销售产品的质量及其所附加的服务和终端消费者的亲身使用、体验要求更高,不容存在“以销售为名”的传销式欺骗。


该案也引起了多位全中国顶尖法律专家的注意,著名刑法学家、清华大学教授张明楷、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顾永忠等人均认为,在正常的批发零售业中,也有所谓的层级关系,而且层层加利,但是这仍然属于正常销售模式。只有满足主观、客观、主体、客体等全部构成要件才能认定为传销犯罪。

 

前述专家认为,在本案中,缤诺丝的销售和权芳芳等人的行为并没有侵犯公民财产的所有权,没有任何被害人,没有经销商和消费者因为受骗而报案,连投诉或民事起诉都没有,这种运营模式不像传统传销犯罪那样存在“杀熟现象”(即在亲朋好友中传销),没有造成大量家庭矛盾和社会矛盾,没有利用传销推销假冒伪劣商品,也就没有造成经济秩序和社会管理秩序的混乱。公司提供的产品是现实、可用且供不应求的,不存在通过虚拟商品欺骗消费者以及经销商的状况。

 

几位专家还指出,缤诺丝公司拥有实实在在并且经过检验合格的产品,并进行批发销售以赚取利润,没有实施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秩序的传销活动,其销售行为及其产品没有任何社会危害性。所以,不能认定权芳芳等人的行为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针对缤诺丝公司遭遇这种重大法律困扰,专家们呼吁,在当前强调司法公正、让人民群众在每个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大背景下,司法机关须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不能片面追求定罪率等指标,“宁可错放、不能错判”,谨慎处理缤诺丝案件。

 

虽然法律界人士和顶尖法律专家都对该案提出了明确的不同意见,但对于徐州泉山区而言,这个案子的判决结果,却实实在在地影响着当地的经济利益。毫无疑问,如果该案判决有罪,那么警方所冻结、扣押的一亿多元就将成为泉山区财政的纯收入,如果一旦判无罪,则不仅要全部退回这些款项,那些打入办案警察个人账户的扣押款也要吐出来,泉山区有关机关可能还面临巨额国家赔偿。


本案的辩护人之一、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印波律师告诉“杰人观察”,就目前已经进行的庭审而言,审判长对庭审的节奏、平衡性都还把握得很好,体现了程序上的公平,而担任审判长的那位陈思田副院长,曾经勇敢而坚决地判过多起无罪案。不过也有人担心,缤诺丝案件毕竟已将当地政府和巨额经济利益绑定在一起,就算法官内心有判断,想要判无罪,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这件事情的困惑没有得到解答的时候,缤诺丝美容管理公司已经陷入了绝境之中,经销商各种猜测消息的涌动,公司资金被冻结无力支付产品生产商,内部各种混乱,一个公司的惨剧是数个家庭的绝望,直到现在,快要一年的时间里,没有有力的证据佐证,也不参考缤诺丝呈交的各种材料,我们不能确定缤诺丝和权芳芳是否清白,但我们知道相关部门未经调查,直接定性的执法路径根本就在法律条框之外,究竟是谁给了你们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权利?你们又是否能承担这样一个冤案带来的后果?


未经调查的控词不能作为证据去推论,是每一个执法部门应该懂得的道理,在这样一个有着较强社会影响力的案件中,为什么执法部门就这样随意草率,是出于一些目的想要掩盖哪些事实,还是只是因为缤诺丝的快速发展影响到了哪些公司的发展?还是徐州市政府财政经费的需要?


这些猜测就像执法部门提供的证据一样,只是我们自己的推导,假若执法部门不想受到这样的质疑,为什么直到现在都不做任何说明,是你们根本不在乎大众的舆论还是你们根本不在乎事实的真相,也从不在乎是否有冤案错案的存在。


这个事件,直到现在依旧像一团乱麻,暴力执法的存在,徇私舞弊,凌驾于法律之上,有权我最大的嚣张从未止息,我们渴望真相,但首先我们希望像这样黑帮流氓式的执法人员离执法部门远一点,让我们的国家,让我们的社会,还有那么一点点正义可以去相信,可以去期待!


对缤诺丝案件的认识,各方人士必须跳出利益问题来看待,该案的实质,就是国务院所倡导的“万众创新”环境下,企业经营模式创新和传统旧思维的偏见所发生的冲突。如果不能真正理解缤诺丝公司基于现代人际沟通模式的高效化而推行的创新营销,不愿对新业态新模式实施包容审慎监管,而是只要看到有介绍人获得钱财,就武断地认为是传销犯罪,那么,就会想当然地将其归于罪恶的怪圈,这样的新旧思维的矛盾,不只是权芳芳一个人的悲哀,更是全中国无数商界人士的魔咒。


情愿不自由a 发表于  2017-08-04 13:49:59 22字 ( 0/31)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灰色,不靠谱的事情太多了。

近日,在泉山区法院的庭审过程中,田文昌等辩护律师,针对泉山区检察院的指控,一一反驳了起诉意见的错误。认为缤诺丝有被冤枉和不公平对待之嫌,被强扣传销的帽子。

 

比如说,检方指控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成本低廉,律师们认为这种说法没有证据,并且是带着偏见。“要说低成本和高售价,泉山检察院应该去找那些大牌奢侈品的麻烦。”律师不无讽刺地说,恰恰相反,现有证据能够证明缤诺丝的产品不仅质量好,而且在同类化妆品行业中,价格和利润率都处于合理范围。

 

辩方特别指出,和传销活动存在本质区别的是,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销售是真实销售,而不是靠拉人头收费,并且这些产品销售主要针对美容机构,对所销售产品的质量及其所附加的服务和终端消费者的亲身使用、体验要求更高,不容存在“以销售为名”的传销式欺骗。


该案也引起了多位全中国顶尖法律专家的注意,著名刑法学家、清华大学教授张明楷、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顾永忠等人均认为,在正常的批发零售业中,也有所谓的层级关系,而且层层加利,但是这仍然属于正常销售模式。只有满足主观、客观、主体、客体等全部构成要件才能认定为传销犯罪。

 

前述专家认为,在本案中,缤诺丝的销售和权芳芳等人的行为并没有侵犯公民财产的所有权,没有任何被害人,没有经销商和消费者因为受骗而报案,连投诉或民事起诉都没有,这种运营模式不像传统传销犯罪那样存在“杀熟现象”(即在亲朋好友中传销),没有造成大量家庭矛盾和社会矛盾,没有利用传销推销假冒伪劣商品,也就没有造成经济秩序和社会管理秩序的混乱。公司提供的产品是现实、可用且供不应求的,不存在通过虚拟商品欺骗消费者以及经销商的状况。

 

几位专家还指出,缤诺丝公司拥有实实在在并且经过检验合格的产品,并进行批发销售以赚取利润,没有实施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秩序的传销活动,其销售行为及其产品没有任何社会危害性。所以,不能认定权芳芳等人的行为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针对缤诺丝公司遭遇这种重大法律困扰,专家们呼吁,在当前强调司法公正、让人民群众在每个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大背景下,司法机关须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不能片面追求定罪率等指标,“宁可错放、不能错判”,谨慎处理缤诺丝案件。

 

虽然法律界人士和顶尖法律专家都对该案提出了明确的不同意见,但对于徐州泉山区而言,这个案子的判决结果,却实实在在地影响着当地的经济利益。毫无疑问,如果该案判决有罪,那么警方所冻结、扣押的一亿多元就将成为泉山区财政的纯收入,如果一旦判无罪,则不仅要全部退回这些款项,那些打入办案警察个人账户的扣押款也要吐出来,泉山区有关机关可能还面临巨额国家赔偿。


本案的辩护人之一、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印波律师告诉“杰人观察”,就目前已经进行的庭审而言,审判长对庭审的节奏、平衡性都还把握得很好,体现了程序上的公平,而担任审判长的那位陈思田副院长,曾经勇敢而坚决地判过多起无罪案。不过也有人担心,缤诺丝案件毕竟已将当地政府和巨额经济利益绑定在一起,就算法官内心有判断,想要判无罪,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这件事情的困惑没有得到解答的时候,缤诺丝美容管理公司已经陷入了绝境之中,经销商各种猜测消息的涌动,公司资金被冻结无力支付产品生产商,内部各种混乱,一个公司的惨剧是数个家庭的绝望,直到现在,快要一年的时间里,没有有力的证据佐证,也不参考缤诺丝呈交的各种材料,我们不能确定缤诺丝和权芳芳是否清白,但我们知道相关部门未经调查,直接定性的执法路径根本就在法律条框之外,究竟是谁给了你们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权利?你们又是否能承担这样一个冤案带来的后果?


未经调查的控词不能作为证据去推论,是每一个执法部门应该懂得的道理,在这样一个有着较强社会影响力的案件中,为什么执法部门就这样随意草率,是出于一些目的想要掩盖哪些事实,还是只是因为缤诺丝的快速发展影响到了哪些公司的发展?还是徐州市政府财政经费的需要?


这些猜测就像执法部门提供的证据一样,只是我们自己的推导,假若执法部门不想受到这样的质疑,为什么直到现在都不做任何说明,是你们根本不在乎大众的舆论还是你们根本不在乎事实的真相,也从不在乎是否有冤案错案的存在。


这个事件,直到现在依旧像一团乱麻,暴力执法的存在,徇私舞弊,凌驾于法律之上,有权我最大的嚣张从未止息,我们渴望真相,但首先我们希望像这样黑帮流氓式的执法人员离执法部门远一点,让我们的国家,让我们的社会,还有那么一点点正义可以去相信,可以去期待!


对缤诺丝案件的认识,各方人士必须跳出利益问题来看待,该案的实质,就是国务院所倡导的“万众创新”环境下,企业经营模式创新和传统旧思维的偏见所发生的冲突。如果不能真正理解缤诺丝公司基于现代人际沟通模式的高效化而推行的创新营销,不愿对新业态新模式实施包容审慎监管,而是只要看到有介绍人获得钱财,就武断地认为是传销犯罪,那么,就会想当然地将其归于罪恶的怪圈,这样的新旧思维的矛盾,不只是权芳芳一个人的悲哀,更是全中国无数商界人士的魔咒。


太多就算 发表于  2017-08-04 13:50:16 19字 ( 0/31)

百姓的悲哀啊 建议找记者曝光 一举成名

近日,在泉山区法院的庭审过程中,田文昌等辩护律师,针对泉山区检察院的指控,一一反驳了起诉意见的错误。认为缤诺丝有被冤枉和不公平对待之嫌,被强扣传销的帽子。

 

比如说,检方指控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成本低廉,律师们认为这种说法没有证据,并且是带着偏见。“要说低成本和高售价,泉山检察院应该去找那些大牌奢侈品的麻烦。”律师不无讽刺地说,恰恰相反,现有证据能够证明缤诺丝的产品不仅质量好,而且在同类化妆品行业中,价格和利润率都处于合理范围。

 

辩方特别指出,和传销活动存在本质区别的是,缤诺丝系列化妆品的销售是真实销售,而不是靠拉人头收费,并且这些产品销售主要针对美容机构,对所销售产品的质量及其所附加的服务和终端消费者的亲身使用、体验要求更高,不容存在“以销售为名”的传销式欺骗。


该案也引起了多位全中国顶尖法律专家的注意,著名刑法学家、清华大学教授张明楷、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顾永忠等人均认为,在正常的批发零售业中,也有所谓的层级关系,而且层层加利,但是这仍然属于正常销售模式。只有满足主观、客观、主体、客体等全部构成要件才能认定为传销犯罪。

 

前述专家认为,在本案中,缤诺丝的销售和权芳芳等人的行为并没有侵犯公民财产的所有权,没有任何被害人,没有经销商和消费者因为受骗而报案,连投诉或民事起诉都没有,这种运营模式不像传统传销犯罪那样存在“杀熟现象”(即在亲朋好友中传销),没有造成大量家庭矛盾和社会矛盾,没有利用传销推销假冒伪劣商品,也就没有造成经济秩序和社会管理秩序的混乱。公司提供的产品是现实、可用且供不应求的,不存在通过虚拟商品欺骗消费者以及经销商的状况。

 

几位专家还指出,缤诺丝公司拥有实实在在并且经过检验合格的产品,并进行批发销售以赚取利润,没有实施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秩序的传销活动,其销售行为及其产品没有任何社会危害性。所以,不能认定权芳芳等人的行为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针对缤诺丝公司遭遇这种重大法律困扰,专家们呼吁,在当前强调司法公正、让人民群众在每个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大背景下,司法机关须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不能片面追求定罪率等指标,“宁可错放、不能错判”,谨慎处理缤诺丝案件。

 

虽然法律界人士和顶尖法律专家都对该案提出了明确的不同意见,但对于徐州泉山区而言,这个案子的判决结果,却实实在在地影响着当地的经济利益。毫无疑问,如果该案判决有罪,那么警方所冻结、扣押的一亿多元就将成为泉山区财政的纯收入,如果一旦判无罪,则不仅要全部退回这些款项,那些打入办案警察个人账户的扣押款也要吐出来,泉山区有关机关可能还面临巨额国家赔偿。


本案的辩护人之一、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印波律师告诉“杰人观察”,就目前已经进行的庭审而言,审判长对庭审的节奏、平衡性都还把握得很好,体现了程序上的公平,而担任审判长的那位陈思田副院长,曾经勇敢而坚决地判过多起无罪案。不过也有人担心,缤诺丝案件毕竟已将当地政府和巨额经济利益绑定在一起,就算法官内心有判断,想要判无罪,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在这件事情的困惑没有得到解答的时候,缤诺丝美容管理公司已经陷入了绝境之中,经销商各种猜测消息的涌动,公司资金被冻结无力支付产品生产商,内部各种混乱,一个公司的惨剧是数个家庭的绝望,直到现在,快要一年的时间里,没有有力的证据佐证,也不参考缤诺丝呈交的各种材料,我们不能确定缤诺丝和权芳芳是否清白,但我们知道相关部门未经调查,直接定性的执法路径根本就在法律条框之外,究竟是谁给了你们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权利?你们又是否能承担这样一个冤案带来的后果?


未经调查的控词不能作为证据去推论,是每一个执法部门应该懂得的道理,在这样一个有着较强社会影响力的案件中,为什么执法部门就这样随意草率,是出于一些目的想要掩盖哪些事实,还是只是因为缤诺丝的快速发展影响到了哪些公司的发展?还是徐州市政府财政经费的需要?


这些猜测就像执法部门提供的证据一样,只是我们自己的推导,假若执法部门不想受到这样的质疑,为什么直到现在都不做任何说明,是你们根本不在乎大众的舆论还是你们根本不在乎事实的真相,也从不在乎是否有冤案错案的存在。


这个事件,直到现在依旧像一团乱麻,暴力执法的存在,徇私舞弊,凌驾于法律之上,有权我最大的嚣张从未止息,我们渴望真相,但首先我们希望像这样黑帮流氓式的执法人员离执法部门远一点,让我们的国家,让我们的社会,还有那么一点点正义可以去相信,可以去期待!


对缤诺丝案件的认识,各方人士必须跳出利益问题来看待,该案的实质,就是国务院所倡导的“万众创新”环境下,企业经营模式创新和传统旧思维的偏见所发生的冲突。如果不能真正理解缤诺丝公司基于现代人际沟通模式的高效化而推行的创新营销,不愿对新业态新模式实施包容审慎监管,而是只要看到有介绍人获得钱财,就武断地认为是传销犯罪,那么,就会想当然地将其归于罪恶的怪圈,这样的新旧思维的矛盾,不只是权芳芳一个人的悲哀,更是全中国无数商界人士的魔咒。


1 2 3 4 5 页号:1/10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