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法治论坛
Jan 发表于  2017-06-22 10:40:38 21字 ( 0/52)

这样的现象很多吗?不值得大家关注和讨论吗?

2016年6月14日,贵州省黔东南警方以李常辉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为由,在北京、杭州等地同时抓捕了国宏新能源实体企业董事长马少华等35名高管和投资人,对7个公司的8个账户的近3亿资金予以冻结。 这个国宏新能源实体企业到底是何方神圣? 国宏:即北京东方财星国际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实体企业。2014年在马少华董事长领导下,在天津滨海新区和杭州富阳开发区创建了两个镍碳电容电池生产基地,又并购了天津(泓锋泰)和四川乐山两家汽车厂,分别更名为天津国宏、四川国宏汽车有限公司。之后又在新疆并购重组了杰丰果业冷链物流实业公司,以及湖北随州迈垦国宏汽车产业园等合作公司。 2015年度国宏汽车有限公司生产的新能源物流车的销量全国排名第五;2016年第一季度国宏物流货车全国产量第一(959台);2016年度,天津国宏汽车有限公司还获得国家和地方新能源补贴款1.4亿元。 这是一个曾被国内中央和地方28家媒体多次报导过的新能源科技产业,这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众筹实践活动,这是一例产融结合分享经济的创新典范!如今怎么就民怨沸腾,哀鸿遍野呢? 原来,从2016年6月14日到2017年6月14日这一年中,各类申诉皆无果,导致案件超期羁押,企业资金链断裂,工厂被迫停产,工人讨薪不断流离失散,因债务纠纷四川乐山国宏汽车有限公司股权被迫挂网拍卖,实体企业濒临倒闭。三万国宏众筹投资人叫天不灵叫地不应,被迫走上维权自救之路。 企业资金链为何出现断裂? 2016年6月14日,贵州省黔东南州公安局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为由,在北京、杭州两地同时对马少华及其经营团队共35人进行抓捕并刑事拘留,并同时对7个公司的8个账户予以冻结,上述账户中有用于生产经营的资金近3亿元,后贵州省黔东南州凯里市人民检察院以相同罪名对马少华等15人予以批捕起诉,凯里市人民法院以无权管辖此案为由不予受理。截止笔者发稿日,国宏案件仍滞留在凯里市人民检察院起诉阶段。导致案件超过法定诉讼时限,涉案人超期羁押。 案件疑点重重,皆不符合国家法律规定 一.单纯的经营型传销不应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国务院《禁止传销条例》第7条明确了三种情况属于《条例》禁止的传销行为,其中第3款是:“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可见行政违规的经营型传销与刑事犯罪的诈骗型传销有着本质区别。这一点刑法第221条之一、两高一部《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都做了明确规定,同时刑事审判参考第717号、第842号又进一步予以释明。因此,认定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仅关注销售结构的层级性、人传人、以及依据业绩取佣金等是不够的。 二.单纯的经营型团队计酬式传销活动,不作为犯罪处理。 刑法第224条之一明确规定,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必须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这一点,2013年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也从另一个角度作了进一步明确。即“以销告商品为目的、以销售业绩为计酬依据的单纯的团队计酬式传销活动不作为犯罪处理”。 三.企业用于生产经营的账户应予及时解冻,更不应耽误企业经营。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43条的规定,对冻结的存款经查明确实与案件无关的,应当在三日以内解除冻结。公司被冻结的账户中均非马少华的个人财产,马少华只是在这些公司入股并任职,公司的很多股东也并非涉案人员,侦查机关完全可以通过冻结股权的方式确保侦查顺利进行。 专家说法:解冻资金符合国家法律规定 专家们认为在刑事诉讼中冻结账户的前提是公安机关掌握了相应证据,即有证据能证明账户内的资亲系犯罪所得,而不应草率冻结后才去调查取证.本案中公安机关长时间冻结企业用于生产经营的账户既不符合法律、司法解释的规定,也不符合相关中央司法文件的要求。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中的第7条第2款规定:“以贪污、受贿、侵占、挪用等违法犯罪所得的货币出资后取得股权的,对违法犯罪行为予以追究、处罚时,应当架取拍卖或者变卖的方式处置其股权”对于明确为犯罪所得的货币取得的股权,尚且要求以拍卖、变卖方式予以处置,以避免给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造成露响。 2015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进一步规范刑事诉讼涉案财物处置工作的意见,第2条明确规定“查封、扣冻结涉案财物,应当严格依照法定条件和程序进行。凡查封、扣押、冻结的财物,都应当及时进行审查:经查明确实与案件无关的,应当在三日内予解除、退还,并通知有关当事人。查封、扣押、冻结涉案财物,应当减少对涉案单位正常办公、生产、经营等活动的影响”。 《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依法保障和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的意见》第9条提出:慎重选择办案时机和方式,慎重使用搜查、扣押、冻结、拘留、逮捕等措施;不轻易查封企业账册,不轻易扣押企业财物。确需查封扣押冻结的,预留必要的流动资金和往来账户减少对正常生产经营活动的影响:对于涉案非公有制企业正在投入生产运营或者正在用于科技创新、产品研发的设备_资金和技术资料等,原则上不予查封、扣押、冻结,确需提取犯罪证据的。可以采取拍照、复制等方式提取。 《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依法保障和促进科技创新的意见》第9条进一步明确规定“对于科研用于科技创新、产品研发的设备、资金和技术资料,不予以查封、扣押、冻结:确实需要查封、扣押、冻结的。应当为其预留必要的流动资金、往来账户和关键设备资科,防止因办案造成科研项目中断、停滞,或者因处置不当造成科研成果流失”。 马少华是否被诬陷;3亿元的资金又为何会被违规冻结;国宏新能源实体企业是否能起死回生。

Jan 发表于  2017-06-22 10:46:58 333字 ( 0/114)

贵州警方提供给央视的国宏案视频内容主要失实之处:1、隐匿众筹资金70%进入实体企业这一事实;2、隐匿国宏用70%资金建起来的六大企业的真实情况;3、

2016年6月14日,贵州省黔东南警方以李常辉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为由,在北京、杭州等地同时抓捕了国宏新能源实体企业董事长马少华等35名高管和投资人,对7个公司的8个账户的近3亿资金予以冻结。 这个国宏新能源实体企业到底是何方神圣? 国宏:即北京东方财星国际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实体企业。2014年在马少华董事长领导下,在天津滨海新区和杭州富阳开发区创建了两个镍碳电容电池生产基地,又并购了天津(泓锋泰)和四川乐山两家汽车厂,分别更名为天津国宏、四川国宏汽车有限公司。之后又在新疆并购重组了杰丰果业冷链物流实业公司,以及湖北随州迈垦国宏汽车产业园等合作公司。 2015年度国宏汽车有限公司生产的新能源物流车的销量全国排名第五;2016年第一季度国宏物流货车全国产量第一(959台);2016年度,天津国宏汽车有限公司还获得国家和地方新能源补贴款1.4亿元。 这是一个曾被国内中央和地方28家媒体多次报导过的新能源科技产业,这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众筹实践活动,这是一例产融结合分享经济的创新典范!如今怎么就民怨沸腾,哀鸿遍野呢? 原来,从2016年6月14日到2017年6月14日这一年中,各类申诉皆无果,导致案件超期羁押,企业资金链断裂,工厂被迫停产,工人讨薪不断流离失散,因债务纠纷四川乐山国宏汽车有限公司股权被迫挂网拍卖,实体企业濒临倒闭。三万国宏众筹投资人叫天不灵叫地不应,被迫走上维权自救之路。 企业资金链为何出现断裂? 2016年6月14日,贵州省黔东南州公安局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为由,在北京、杭州两地同时对马少华及其经营团队共35人进行抓捕并刑事拘留,并同时对7个公司的8个账户予以冻结,上述账户中有用于生产经营的资金近3亿元,后贵州省黔东南州凯里市人民检察院以相同罪名对马少华等15人予以批捕起诉,凯里市人民法院以无权管辖此案为由不予受理。截止笔者发稿日,国宏案件仍滞留在凯里市人民检察院起诉阶段。导致案件超过法定诉讼时限,涉案人超期羁押。 案件疑点重重,皆不符合国家法律规定 一.单纯的经营型传销不应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国务院《禁止传销条例》第7条明确了三种情况属于《条例》禁止的传销行为,其中第3款是:“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可见行政违规的经营型传销与刑事犯罪的诈骗型传销有着本质区别。这一点刑法第221条之一、两高一部《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都做了明确规定,同时刑事审判参考第717号、第842号又进一步予以释明。因此,认定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仅关注销售结构的层级性、人传人、以及依据业绩取佣金等是不够的。 二.单纯的经营型团队计酬式传销活动,不作为犯罪处理。 刑法第224条之一明确规定,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必须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这一点,2013年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也从另一个角度作了进一步明确。即“以销告商品为目的、以销售业绩为计酬依据的单纯的团队计酬式传销活动不作为犯罪处理”。 三.企业用于生产经营的账户应予及时解冻,更不应耽误企业经营。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43条的规定,对冻结的存款经查明确实与案件无关的,应当在三日以内解除冻结。公司被冻结的账户中均非马少华的个人财产,马少华只是在这些公司入股并任职,公司的很多股东也并非涉案人员,侦查机关完全可以通过冻结股权的方式确保侦查顺利进行。 专家说法:解冻资金符合国家法律规定 专家们认为在刑事诉讼中冻结账户的前提是公安机关掌握了相应证据,即有证据能证明账户内的资亲系犯罪所得,而不应草率冻结后才去调查取证.本案中公安机关长时间冻结企业用于生产经营的账户既不符合法律、司法解释的规定,也不符合相关中央司法文件的要求。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中的第7条第2款规定:“以贪污、受贿、侵占、挪用等违法犯罪所得的货币出资后取得股权的,对违法犯罪行为予以追究、处罚时,应当架取拍卖或者变卖的方式处置其股权”对于明确为犯罪所得的货币取得的股权,尚且要求以拍卖、变卖方式予以处置,以避免给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造成露响。 2015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进一步规范刑事诉讼涉案财物处置工作的意见,第2条明确规定“查封、扣冻结涉案财物,应当严格依照法定条件和程序进行。凡查封、扣押、冻结的财物,都应当及时进行审查:经查明确实与案件无关的,应当在三日内予解除、退还,并通知有关当事人。查封、扣押、冻结涉案财物,应当减少对涉案单位正常办公、生产、经营等活动的影响”。 《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依法保障和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的意见》第9条提出:慎重选择办案时机和方式,慎重使用搜查、扣押、冻结、拘留、逮捕等措施;不轻易查封企业账册,不轻易扣押企业财物。确需查封扣押冻结的,预留必要的流动资金和往来账户减少对正常生产经营活动的影响:对于涉案非公有制企业正在投入生产运营或者正在用于科技创新、产品研发的设备_资金和技术资料等,原则上不予查封、扣押、冻结,确需提取犯罪证据的。可以采取拍照、复制等方式提取。 《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依法保障和促进科技创新的意见》第9条进一步明确规定“对于科研用于科技创新、产品研发的设备、资金和技术资料,不予以查封、扣押、冻结:确实需要查封、扣押、冻结的。应当为其预留必要的流动资金、往来账户和关键设备资科,防止因办案造成科研项目中断、停滞,或者因处置不当造成科研成果流失”。 马少华是否被诬陷;3亿元的资金又为何会被违规冻结;国宏新能源实体企业是否能起死回生。

Jan 发表于  2017-06-28 09:55:54 21字 ( 0/0)

对乱执法现象,国家就没有很好的解决之道吗?

2016年6月14日,贵州省黔东南警方以李常辉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为由,在北京、杭州等地同时抓捕了国宏新能源实体企业董事长马少华等35名高管和投资人,对7个公司的8个账户的近3亿资金予以冻结。 这个国宏新能源实体企业到底是何方神圣? 国宏:即北京东方财星国际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实体企业。2014年在马少华董事长领导下,在天津滨海新区和杭州富阳开发区创建了两个镍碳电容电池生产基地,又并购了天津(泓锋泰)和四川乐山两家汽车厂,分别更名为天津国宏、四川国宏汽车有限公司。之后又在新疆并购重组了杰丰果业冷链物流实业公司,以及湖北随州迈垦国宏汽车产业园等合作公司。 2015年度国宏汽车有限公司生产的新能源物流车的销量全国排名第五;2016年第一季度国宏物流货车全国产量第一(959台);2016年度,天津国宏汽车有限公司还获得国家和地方新能源补贴款1.4亿元。 这是一个曾被国内中央和地方28家媒体多次报导过的新能源科技产业,这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众筹实践活动,这是一例产融结合分享经济的创新典范!如今怎么就民怨沸腾,哀鸿遍野呢? 原来,从2016年6月14日到2017年6月14日这一年中,各类申诉皆无果,导致案件超期羁押,企业资金链断裂,工厂被迫停产,工人讨薪不断流离失散,因债务纠纷四川乐山国宏汽车有限公司股权被迫挂网拍卖,实体企业濒临倒闭。三万国宏众筹投资人叫天不灵叫地不应,被迫走上维权自救之路。 企业资金链为何出现断裂? 2016年6月14日,贵州省黔东南州公安局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为由,在北京、杭州两地同时对马少华及其经营团队共35人进行抓捕并刑事拘留,并同时对7个公司的8个账户予以冻结,上述账户中有用于生产经营的资金近3亿元,后贵州省黔东南州凯里市人民检察院以相同罪名对马少华等15人予以批捕起诉,凯里市人民法院以无权管辖此案为由不予受理。截止笔者发稿日,国宏案件仍滞留在凯里市人民检察院起诉阶段。导致案件超过法定诉讼时限,涉案人超期羁押。 案件疑点重重,皆不符合国家法律规定 一.单纯的经营型传销不应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国务院《禁止传销条例》第7条明确了三种情况属于《条例》禁止的传销行为,其中第3款是:“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可见行政违规的经营型传销与刑事犯罪的诈骗型传销有着本质区别。这一点刑法第221条之一、两高一部《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都做了明确规定,同时刑事审判参考第717号、第842号又进一步予以释明。因此,认定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仅关注销售结构的层级性、人传人、以及依据业绩取佣金等是不够的。 二.单纯的经营型团队计酬式传销活动,不作为犯罪处理。 刑法第224条之一明确规定,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必须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这一点,2013年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也从另一个角度作了进一步明确。即“以销告商品为目的、以销售业绩为计酬依据的单纯的团队计酬式传销活动不作为犯罪处理”。 三.企业用于生产经营的账户应予及时解冻,更不应耽误企业经营。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43条的规定,对冻结的存款经查明确实与案件无关的,应当在三日以内解除冻结。公司被冻结的账户中均非马少华的个人财产,马少华只是在这些公司入股并任职,公司的很多股东也并非涉案人员,侦查机关完全可以通过冻结股权的方式确保侦查顺利进行。 专家说法:解冻资金符合国家法律规定 专家们认为在刑事诉讼中冻结账户的前提是公安机关掌握了相应证据,即有证据能证明账户内的资亲系犯罪所得,而不应草率冻结后才去调查取证.本案中公安机关长时间冻结企业用于生产经营的账户既不符合法律、司法解释的规定,也不符合相关中央司法文件的要求。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中的第7条第2款规定:“以贪污、受贿、侵占、挪用等违法犯罪所得的货币出资后取得股权的,对违法犯罪行为予以追究、处罚时,应当架取拍卖或者变卖的方式处置其股权”对于明确为犯罪所得的货币取得的股权,尚且要求以拍卖、变卖方式予以处置,以避免给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造成露响。 2015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进一步规范刑事诉讼涉案财物处置工作的意见,第2条明确规定“查封、扣冻结涉案财物,应当严格依照法定条件和程序进行。凡查封、扣押、冻结的财物,都应当及时进行审查:经查明确实与案件无关的,应当在三日内予解除、退还,并通知有关当事人。查封、扣押、冻结涉案财物,应当减少对涉案单位正常办公、生产、经营等活动的影响”。 《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依法保障和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的意见》第9条提出:慎重选择办案时机和方式,慎重使用搜查、扣押、冻结、拘留、逮捕等措施;不轻易查封企业账册,不轻易扣押企业财物。确需查封扣押冻结的,预留必要的流动资金和往来账户减少对正常生产经营活动的影响:对于涉案非公有制企业正在投入生产运营或者正在用于科技创新、产品研发的设备_资金和技术资料等,原则上不予查封、扣押、冻结,确需提取犯罪证据的。可以采取拍照、复制等方式提取。 《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依法保障和促进科技创新的意见》第9条进一步明确规定“对于科研用于科技创新、产品研发的设备、资金和技术资料,不予以查封、扣押、冻结:确实需要查封、扣押、冻结的。应当为其预留必要的流动资金、往来账户和关键设备资科,防止因办案造成科研项目中断、停滞,或者因处置不当造成科研成果流失”。 马少华是否被诬陷;3亿元的资金又为何会被违规冻结;国宏新能源实体企业是否能起死回生。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