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教育论坛
鄢福荣 发表于  2017-03-19 10:46:35 97字 ( 0/0)

纠错:由底向上数第6行之被“主流数学界誉为“扫在僧”吗?”,应改为被“主流数学界誉为“扫地僧”吗?”,请读者谅解。——不过,打错了一个字尚可纠正,但是,

世界近代数学四道名题的创新直观性证明讲义之“后生奇质数”谱变换解读(一)

                                          周明祥

 

本节标题:序言

 

虽然素数问题的研究源于欧洲,有几百年的历史,但那时的大师们,与现时的许多业余数学爱好者相比(或者也
可以说与现在一般的中学数学教师相比),水平就是低下的。在正整数的区划分类上,当时的数论定义就是很不完善的,
特别是对于素数、合数、倍数三者之间更细微的关系和分类,更是知之甚少;在这样肤浅的数论基础上就想去深入研
究奇质数分布,走入歧途就是不奇怪的。凭外表觉得用自然对数替代π(x)很近似 (就像歪中药师把晒干了的牛心花与
夷花看成近似一样) ,在那时被认为是天才的发现,也是有情可说的,然而现在来评说之,它们就无一点点数学科学的
影子了。如果不看到这一重要的历史遗留下来的落后状况,现在的数学人却还要去把那些理论当经典,就只能被认为是
智附愚绅与谀附愚绅了。其实,到现在为止,军事失利后的的“优秀民族”的数学后代,对进行性地交替产生各类奇合
数与后生奇质数(注意,此前的基础数论,没有这一数学概念,本讲义稍后将给出相关的明确定义)的内在根据是什
么,至今仍是他们和当今主流界的盲点。与此相对应,迷信泊来品的那些研究素数问题的中国的正统娇子们(当然也忽
悠了少数业余爱好者),在数列级数的构造上只知道等比、等差,却还想飞上树稍;他们厚古薄今而不是鉴古创新,
盲目祟拜过时了的1718世纪泊来品,到现在仍把希望寄托在改进筛法和素数定理的坭潭里;他们滚过去滚过来,十
分满足于得到了这样那样的公式的写法改进(特别热心于公式系数的取值之类的改进),认为那就是拯救了解析数论,
有了很伟大的贡献。但客观上总是事与愿违,正一步步地助长了把简单命题导引入复杂的迷宫而不能自拔。

事实上,欧洲数论史上,从高斯到黎曼,都只是在以筛法素数定理为基础,用外在级数表述结果,妄图去切合素数

内在分布的规律。他们实际是围绕“素数个数无穷大之阶与lix十分接近,即π(x)Lixx/logx”“lix当为π(x)的最佳

渐近式”(见《数论导引》1979年版第88),作拉郎配“连乘积”洋八股模式解读。所以,虽然这一作(学)派由“强

势利益集团”传布到全世界后,表面上成了今天的主流学派——解析数论学派,但对于任何素数疑难问题的实际解决,

都只是一厢情愿,然而却还把那个不伦不类的黎曼猜想,时不时地故意神秘化拿来麻醉广大的数学人,最可笑的是到现

在仍把无内在根底的陈景润的类比类推“1+2成就”,视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数论高峰,整天价高高挂起在那地心学

的城门上,似乎还要筛法解析数论独领风骚五百年!任何人不得质疑!看不到已经问世的日心学谱法数论,从内在基础

上解答了诸多“质数疑难问题”,定论了筛法解析数先天不足,才是真学问。

有关质数(也就是过去数学人所谓之素数)的疑难问题,中国人曾经家喻户晓的,莫过于上世纪70年代末,从当

时媒体人的政治文学报道文章中似是而非的知道,中国有个叫陈景润的,因为研究歌德巴赫偶数猜想,走在了世界数论

界的前头,被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但是,随着21世纪到来,中华民族整体文化水平不断提高,中国数学人后来在迈

向数学强国的道路上,才认识了问题的真相:歌德巴赫偶数猜想,同质数分布猜想和孪生质数分布猜想一样,只能算是

初等数论中讨论质数分布现象的入门知识;只是由于过去主流数学界,长期被落后的解析数论统治着,一直沿袭着素数

定理、黎曼猜想之类迷茫臆测性学识,去隔口袋买猫,所以成了不难也难!

如果我们尊重历史,则应认知歌德巴赫偶数猜想,是近代数学史上,费马大定理问世之后又产生的一个设一求二分

名题。它不是求证iPjP=2N(公理)成立否,而是求证2N=iPjP(定理)成立否?同费马大定理被魔化类似,20世纪

初,在希尔伯特指鹿为马的强势导引下,把奇合数分布的剩余定律,偷梁换柱为对质数分布作定理研究(他还极其荒唐

地说,歌德巴赫猜想的证明必须依赖于黎曼猜想的证明),才导致它被筛法解析数论那套臆测性数学理论,拿捏成了“现

有数学工具”无法证明的著名世界数论难题。20世纪初,数学人对等比等差级数的认识已臻成熟,但对递缩数列的认

识尚很浅薄,故使用的方法只能停滞于筛法圆法、三角和等落后的层面上,不可能解决实际问题。

那么,解析数论无内在根据先天不足的伪根表现在那里呢?一句话,就是从基础定义起,有严重的缺失。它只有等

比等差数列和级数之外在对比所产生的类推概念,而无现代递缩数列内在构造的起码知识;相应地,对奇数怎样定义分

类?各类定义之奇数又以何种方式交织着向无穷大延传发展,怎样计算它们在各种谱排列变换中的分布?皆属空白。所

以作者主张,用谱法取代筛法,用对1联分等式取代素数定理。只有这样,有关质数(也就是过去之素数)分布的疑难,

才可能迎刃而解。事实上,周明祥谱法数论从2004年在中国潜科学网杂志问世,就在中国学术界引起了高度重视,其

标志性的振动(而不是震动),就是20116月上半月【科学中国人】杂志摘要性地发表了《世界近代数学三大难题

成立的简短证明》,接着,周明祥便在620被授予了2010年度科学中国人称号,紧接着,8月下半月【科学中国人】

杂志在其“年度人物系列报道”栏目,正式向全球宣布《周明祥:大道从简 攻克“世界近代数学三大难题”》。

但是,与数论大踏步前进很不相适应的是,所谓世界主流数学界和中国的主流权威们,不敢正视周明祥谱法数论问

世的现实,还想让解析数论起死回生,他们竟然忘记自己曾经向外界宣布过的解析数论无法证明质数分布难题的定论,

像当年推出怀尔斯用椭圆曲线理论简接证明费马大定理成立那样,从2014年起,又强势地推出了一个美藉华人数学家

张益唐,说他用解析数论解决了素数分布领域的孪生素数猜想,被认为可能超过数学家陈景润的 “1+2” 证明。他发

表了一篇论文,数月间几乎拿遍了数学领域的所有荣誉。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上述前后矛盾的说法和事件中,真让有些局外人觉得奇哉怪哉,难判真假!不

过今天的数学人,已经有了1995年至2010年那次与世界主流数学界上层权势人物用空高长为幌子,造假愚弄局外人作

斗争的经经了!20059月,中国的几个中科院院士,把怀尔斯邀请到北大来行骗,曾惹怒当时的“三等公民”周明祥,

立即写了一篇网文,题名数论大丑闻与数论大笑话——评说希尔伯特、怀尔斯的智商低于费马》,发布于当时的中

国数学吧,正面向怀尔斯行骗打出了第一掌,虽然这个吧立即被关闭,但还是未能够避免后来被俄罗斯数学家佩雷尔曼

重击一掌,使得这一骗局终于定格在2010331日被局外人也认知可以这样说,当前的炒作,比怀尔斯在2005

为止年的十年间获得了十个以上的世界数学大奖项还热闹!但是,时至今日,怀尔斯也还是没能写出一个一线式的表达

式,去与费马方程直接挂上钩!这些教训提醒现代数学人:数学证明,最核心的就是拿出一个证明公式来,让读者也能

去重复实践或验证。事实上,周明祥证明“1+1”命题成立,与证明孪生素数猜想用的是同一个公式,可以让当代多

数的高三级学生或更多的数学爱好者来重复实践或验证。既然现在有位美藉华人数学家张益唐(他实际是毕业于北京大

学数学系后的一个出国者),又被宣扬用解析数论证明孪生素数猜想成立,那么,当代数学人就必然有质疑:他不是被

主流数学界誉为“扫在僧”吗?为什么就不能同步用他所持的证明公式,拓展一下去证明“1+1”命题成立呢?否则,

其作假之真相,必将不攻自破!

既然经过了十多年时间的检验,周氏谱法数论,是用同一个公式加上相异条件的不同解读,就对孪生素数分布与

1+1”分布间的脉络关系作出了直观的异同表述,那么,就同样一定能简单地回答前述质疑——换言之,张益唐的作

假证明,比怀尔斯的作假证明被揭穿,将来得更加快速。请读者拭目以待,信号弹已打响:作者把原来的证明写成讲义,

向更多的读者普及,现在正式宣布,上网开讲啦!

 

鄢福荣 发表于  2017-03-20 16:43:01 157字 ( 0/0)

“长期被落后的解析数论统治着,一直沿袭着素数定理、黎曼猜想之类迷茫臆测性学识,去隔口袋买猫,所以成了不难也难!”——50的时间考验,由陈景润到张益唐先后所作

世界近代数学四道名题的创新直观性证明讲义之“后生奇质数”谱变换解读(一)

                                          周明祥

 

本节标题:序言

 

虽然素数问题的研究源于欧洲,有几百年的历史,但那时的大师们,与现时的许多业余数学爱好者相比(或者也
可以说与现在一般的中学数学教师相比),水平就是低下的。在正整数的区划分类上,当时的数论定义就是很不完善的,
特别是对于素数、合数、倍数三者之间更细微的关系和分类,更是知之甚少;在这样肤浅的数论基础上就想去深入研
究奇质数分布,走入歧途就是不奇怪的。凭外表觉得用自然对数替代π(x)很近似 (就像歪中药师把晒干了的牛心花与
夷花看成近似一样) ,在那时被认为是天才的发现,也是有情可说的,然而现在来评说之,它们就无一点点数学科学的
影子了。如果不看到这一重要的历史遗留下来的落后状况,现在的数学人却还要去把那些理论当经典,就只能被认为是
智附愚绅与谀附愚绅了。其实,到现在为止,军事失利后的的“优秀民族”的数学后代,对进行性地交替产生各类奇合
数与后生奇质数(注意,此前的基础数论,没有这一数学概念,本讲义稍后将给出相关的明确定义)的内在根据是什
么,至今仍是他们和当今主流界的盲点。与此相对应,迷信泊来品的那些研究素数问题的中国的正统娇子们(当然也忽
悠了少数业余爱好者),在数列级数的构造上只知道等比、等差,却还想飞上树稍;他们厚古薄今而不是鉴古创新,
盲目祟拜过时了的1718世纪泊来品,到现在仍把希望寄托在改进筛法和素数定理的坭潭里;他们滚过去滚过来,十
分满足于得到了这样那样的公式的写法改进(特别热心于公式系数的取值之类的改进),认为那就是拯救了解析数论,
有了很伟大的贡献。但客观上总是事与愿违,正一步步地助长了把简单命题导引入复杂的迷宫而不能自拔。

事实上,欧洲数论史上,从高斯到黎曼,都只是在以筛法素数定理为基础,用外在级数表述结果,妄图去切合素数

内在分布的规律。他们实际是围绕“素数个数无穷大之阶与lix十分接近,即π(x)Lixx/logx”“lix当为π(x)的最佳

渐近式”(见《数论导引》1979年版第88),作拉郎配“连乘积”洋八股模式解读。所以,虽然这一作(学)派由“强

势利益集团”传布到全世界后,表面上成了今天的主流学派——解析数论学派,但对于任何素数疑难问题的实际解决,

都只是一厢情愿,然而却还把那个不伦不类的黎曼猜想,时不时地故意神秘化拿来麻醉广大的数学人,最可笑的是到现

在仍把无内在根底的陈景润的类比类推“1+2成就”,视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数论高峰,整天价高高挂起在那地心学

的城门上,似乎还要筛法解析数论独领风骚五百年!任何人不得质疑!看不到已经问世的日心学谱法数论,从内在基础

上解答了诸多“质数疑难问题”,定论了筛法解析数先天不足,才是真学问。

有关质数(也就是过去数学人所谓之素数)的疑难问题,中国人曾经家喻户晓的,莫过于上世纪70年代末,从当

时媒体人的政治文学报道文章中似是而非的知道,中国有个叫陈景润的,因为研究歌德巴赫偶数猜想,走在了世界数论

界的前头,被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但是,随着21世纪到来,中华民族整体文化水平不断提高,中国数学人后来在迈

向数学强国的道路上,才认识了问题的真相:歌德巴赫偶数猜想,同质数分布猜想和孪生质数分布猜想一样,只能算是

初等数论中讨论质数分布现象的入门知识;只是由于过去主流数学界,长期被落后的解析数论统治着,一直沿袭着素数

定理、黎曼猜想之类迷茫臆测性学识,去隔口袋买猫,所以成了不难也难!

如果我们尊重历史,则应认知歌德巴赫偶数猜想,是近代数学史上,费马大定理问世之后又产生的一个设一求二分

名题。它不是求证iPjP=2N(公理)成立否,而是求证2N=iPjP(定理)成立否?同费马大定理被魔化类似,20世纪

初,在希尔伯特指鹿为马的强势导引下,把奇合数分布的剩余定律,偷梁换柱为对质数分布作定理研究(他还极其荒唐

地说,歌德巴赫猜想的证明必须依赖于黎曼猜想的证明),才导致它被筛法解析数论那套臆测性数学理论,拿捏成了“现

有数学工具”无法证明的著名世界数论难题。20世纪初,数学人对等比等差级数的认识已臻成熟,但对递缩数列的认

识尚很浅薄,故使用的方法只能停滞于筛法圆法、三角和等落后的层面上,不可能解决实际问题。

那么,解析数论无内在根据先天不足的伪根表现在那里呢?一句话,就是从基础定义起,有严重的缺失。它只有等

比等差数列和级数之外在对比所产生的类推概念,而无现代递缩数列内在构造的起码知识;相应地,对奇数怎样定义分

类?各类定义之奇数又以何种方式交织着向无穷大延传发展,怎样计算它们在各种谱排列变换中的分布?皆属空白。所

以作者主张,用谱法取代筛法,用对1联分等式取代素数定理。只有这样,有关质数(也就是过去之素数)分布的疑难,

才可能迎刃而解。事实上,周明祥谱法数论从2004年在中国潜科学网杂志问世,就在中国学术界引起了高度重视,其

标志性的振动(而不是震动),就是20116月上半月【科学中国人】杂志摘要性地发表了《世界近代数学三大难题

成立的简短证明》,接着,周明祥便在620被授予了2010年度科学中国人称号,紧接着,8月下半月【科学中国人】

杂志在其“年度人物系列报道”栏目,正式向全球宣布《周明祥:大道从简 攻克“世界近代数学三大难题”》。

但是,与数论大踏步前进很不相适应的是,所谓世界主流数学界和中国的主流权威们,不敢正视周明祥谱法数论问

世的现实,还想让解析数论起死回生,他们竟然忘记自己曾经向外界宣布过的解析数论无法证明质数分布难题的定论,

像当年推出怀尔斯用椭圆曲线理论简接证明费马大定理成立那样,从2014年起,又强势地推出了一个美藉华人数学家

张益唐,说他用解析数论解决了素数分布领域的孪生素数猜想,被认为可能超过数学家陈景润的 “1+2” 证明。他发

表了一篇论文,数月间几乎拿遍了数学领域的所有荣誉。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上述前后矛盾的说法和事件中,真让有些局外人觉得奇哉怪哉,难判真假!不

过今天的数学人,已经有了1995年至2010年那次与世界主流数学界上层权势人物用空高长为幌子,造假愚弄局外人作

斗争的经经了!20059月,中国的几个中科院院士,把怀尔斯邀请到北大来行骗,曾惹怒当时的“三等公民”周明祥,

立即写了一篇网文,题名数论大丑闻与数论大笑话——评说希尔伯特、怀尔斯的智商低于费马》,发布于当时的中

国数学吧,正面向怀尔斯行骗打出了第一掌,虽然这个吧立即被关闭,但还是未能够避免后来被俄罗斯数学家佩雷尔曼

重击一掌,使得这一骗局终于定格在2010331日被局外人也认知可以这样说,当前的炒作,比怀尔斯在2005

为止年的十年间获得了十个以上的世界数学大奖项还热闹!但是,时至今日,怀尔斯也还是没能写出一个一线式的表达

式,去与费马方程直接挂上钩!这些教训提醒现代数学人:数学证明,最核心的就是拿出一个证明公式来,让读者也能

去重复实践或验证。事实上,周明祥证明“1+1”命题成立,与证明孪生素数猜想用的是同一个公式,可以让当代多

数的高三级学生或更多的数学爱好者来重复实践或验证。既然现在有位美藉华人数学家张益唐(他实际是毕业于北京大

学数学系后的一个出国者),又被宣扬用解析数论证明孪生素数猜想成立,那么,当代数学人就必然有质疑:他不是被

主流数学界誉为“扫在僧”吗?为什么就不能同步用他所持的证明公式,拓展一下去证明“1+1”命题成立呢?否则,

其作假之真相,必将不攻自破!

既然经过了十多年时间的检验,周氏谱法数论,是用同一个公式加上相异条件的不同解读,就对孪生素数分布与

1+1”分布间的脉络关系作出了直观的异同表述,那么,就同样一定能简单地回答前述质疑——换言之,张益唐的作

假证明,比怀尔斯的作假证明被揭穿,将来得更加快速。请读者拭目以待,信号弹已打响:作者把原来的证明写成讲义,

向更多的读者普及,现在正式宣布,上网开讲啦!

 

鄢福荣 发表于  2017-03-22 16:45:21 184字 ( 0/0)

“数学证明,最核心的就是拿出一个证明公式来,让读者也能去重复实践或验证”。——用这个标准去对照过去那些个被宣扬为“其它数学分支的一级教授”也看不懂的那些空高

世界近代数学四道名题的创新直观性证明讲义之“后生奇质数”谱变换解读(一)

                                          周明祥

 

本节标题:序言

 

虽然素数问题的研究源于欧洲,有几百年的历史,但那时的大师们,与现时的许多业余数学爱好者相比(或者也
可以说与现在一般的中学数学教师相比),水平就是低下的。在正整数的区划分类上,当时的数论定义就是很不完善的,
特别是对于素数、合数、倍数三者之间更细微的关系和分类,更是知之甚少;在这样肤浅的数论基础上就想去深入研
究奇质数分布,走入歧途就是不奇怪的。凭外表觉得用自然对数替代π(x)很近似 (就像歪中药师把晒干了的牛心花与
夷花看成近似一样) ,在那时被认为是天才的发现,也是有情可说的,然而现在来评说之,它们就无一点点数学科学的
影子了。如果不看到这一重要的历史遗留下来的落后状况,现在的数学人却还要去把那些理论当经典,就只能被认为是
智附愚绅与谀附愚绅了。其实,到现在为止,军事失利后的的“优秀民族”的数学后代,对进行性地交替产生各类奇合
数与后生奇质数(注意,此前的基础数论,没有这一数学概念,本讲义稍后将给出相关的明确定义)的内在根据是什
么,至今仍是他们和当今主流界的盲点。与此相对应,迷信泊来品的那些研究素数问题的中国的正统娇子们(当然也忽
悠了少数业余爱好者),在数列级数的构造上只知道等比、等差,却还想飞上树稍;他们厚古薄今而不是鉴古创新,
盲目祟拜过时了的1718世纪泊来品,到现在仍把希望寄托在改进筛法和素数定理的坭潭里;他们滚过去滚过来,十
分满足于得到了这样那样的公式的写法改进(特别热心于公式系数的取值之类的改进),认为那就是拯救了解析数论,
有了很伟大的贡献。但客观上总是事与愿违,正一步步地助长了把简单命题导引入复杂的迷宫而不能自拔。

事实上,欧洲数论史上,从高斯到黎曼,都只是在以筛法素数定理为基础,用外在级数表述结果,妄图去切合素数

内在分布的规律。他们实际是围绕“素数个数无穷大之阶与lix十分接近,即π(x)Lixx/logx”“lix当为π(x)的最佳

渐近式”(见《数论导引》1979年版第88),作拉郎配“连乘积”洋八股模式解读。所以,虽然这一作(学)派由“强

势利益集团”传布到全世界后,表面上成了今天的主流学派——解析数论学派,但对于任何素数疑难问题的实际解决,

都只是一厢情愿,然而却还把那个不伦不类的黎曼猜想,时不时地故意神秘化拿来麻醉广大的数学人,最可笑的是到现

在仍把无内在根底的陈景润的类比类推“1+2成就”,视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数论高峰,整天价高高挂起在那地心学

的城门上,似乎还要筛法解析数论独领风骚五百年!任何人不得质疑!看不到已经问世的日心学谱法数论,从内在基础

上解答了诸多“质数疑难问题”,定论了筛法解析数先天不足,才是真学问。

有关质数(也就是过去数学人所谓之素数)的疑难问题,中国人曾经家喻户晓的,莫过于上世纪70年代末,从当

时媒体人的政治文学报道文章中似是而非的知道,中国有个叫陈景润的,因为研究歌德巴赫偶数猜想,走在了世界数论

界的前头,被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但是,随着21世纪到来,中华民族整体文化水平不断提高,中国数学人后来在迈

向数学强国的道路上,才认识了问题的真相:歌德巴赫偶数猜想,同质数分布猜想和孪生质数分布猜想一样,只能算是

初等数论中讨论质数分布现象的入门知识;只是由于过去主流数学界,长期被落后的解析数论统治着,一直沿袭着素数

定理、黎曼猜想之类迷茫臆测性学识,去隔口袋买猫,所以成了不难也难!

如果我们尊重历史,则应认知歌德巴赫偶数猜想,是近代数学史上,费马大定理问世之后又产生的一个设一求二分

名题。它不是求证iPjP=2N(公理)成立否,而是求证2N=iPjP(定理)成立否?同费马大定理被魔化类似,20世纪

初,在希尔伯特指鹿为马的强势导引下,把奇合数分布的剩余定律,偷梁换柱为对质数分布作定理研究(他还极其荒唐

地说,歌德巴赫猜想的证明必须依赖于黎曼猜想的证明),才导致它被筛法解析数论那套臆测性数学理论,拿捏成了“现

有数学工具”无法证明的著名世界数论难题。20世纪初,数学人对等比等差级数的认识已臻成熟,但对递缩数列的认

识尚很浅薄,故使用的方法只能停滞于筛法圆法、三角和等落后的层面上,不可能解决实际问题。

那么,解析数论无内在根据先天不足的伪根表现在那里呢?一句话,就是从基础定义起,有严重的缺失。它只有等

比等差数列和级数之外在对比所产生的类推概念,而无现代递缩数列内在构造的起码知识;相应地,对奇数怎样定义分

类?各类定义之奇数又以何种方式交织着向无穷大延传发展,怎样计算它们在各种谱排列变换中的分布?皆属空白。所

以作者主张,用谱法取代筛法,用对1联分等式取代素数定理。只有这样,有关质数(也就是过去之素数)分布的疑难,

才可能迎刃而解。事实上,周明祥谱法数论从2004年在中国潜科学网杂志问世,就在中国学术界引起了高度重视,其

标志性的振动(而不是震动),就是20116月上半月【科学中国人】杂志摘要性地发表了《世界近代数学三大难题

成立的简短证明》,接着,周明祥便在620被授予了2010年度科学中国人称号,紧接着,8月下半月【科学中国人】

杂志在其“年度人物系列报道”栏目,正式向全球宣布《周明祥:大道从简 攻克“世界近代数学三大难题”》。

但是,与数论大踏步前进很不相适应的是,所谓世界主流数学界和中国的主流权威们,不敢正视周明祥谱法数论问

世的现实,还想让解析数论起死回生,他们竟然忘记自己曾经向外界宣布过的解析数论无法证明质数分布难题的定论,

像当年推出怀尔斯用椭圆曲线理论简接证明费马大定理成立那样,从2014年起,又强势地推出了一个美藉华人数学家

张益唐,说他用解析数论解决了素数分布领域的孪生素数猜想,被认为可能超过数学家陈景润的 “1+2” 证明。他发

表了一篇论文,数月间几乎拿遍了数学领域的所有荣誉。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上述前后矛盾的说法和事件中,真让有些局外人觉得奇哉怪哉,难判真假!不

过今天的数学人,已经有了1995年至2010年那次与世界主流数学界上层权势人物用空高长为幌子,造假愚弄局外人作

斗争的经经了!20059月,中国的几个中科院院士,把怀尔斯邀请到北大来行骗,曾惹怒当时的“三等公民”周明祥,

立即写了一篇网文,题名数论大丑闻与数论大笑话——评说希尔伯特、怀尔斯的智商低于费马》,发布于当时的中

国数学吧,正面向怀尔斯行骗打出了第一掌,虽然这个吧立即被关闭,但还是未能够避免后来被俄罗斯数学家佩雷尔曼

重击一掌,使得这一骗局终于定格在2010331日被局外人也认知可以这样说,当前的炒作,比怀尔斯在2005

为止年的十年间获得了十个以上的世界数学大奖项还热闹!但是,时至今日,怀尔斯也还是没能写出一个一线式的表达

式,去与费马方程直接挂上钩!这些教训提醒现代数学人:数学证明,最核心的就是拿出一个证明公式来,让读者也能

去重复实践或验证。事实上,周明祥证明“1+1”命题成立,与证明孪生素数猜想用的是同一个公式,可以让当代多

数的高三级学生或更多的数学爱好者来重复实践或验证。既然现在有位美藉华人数学家张益唐(他实际是毕业于北京大

学数学系后的一个出国者),又被宣扬用解析数论证明孪生素数猜想成立,那么,当代数学人就必然有质疑:他不是被

主流数学界誉为“扫在僧”吗?为什么就不能同步用他所持的证明公式,拓展一下去证明“1+1”命题成立呢?否则,

其作假之真相,必将不攻自破!

既然经过了十多年时间的检验,周氏谱法数论,是用同一个公式加上相异条件的不同解读,就对孪生素数分布与

1+1”分布间的脉络关系作出了直观的异同表述,那么,就同样一定能简单地回答前述质疑——换言之,张益唐的作

假证明,比怀尔斯的作假证明被揭穿,将来得更加快速。请读者拭目以待,信号弹已打响:作者把原来的证明写成讲义,

向更多的读者普及,现在正式宣布,上网开讲啦!

 

鄢福荣 发表于  2017-03-24 16:46:15 450字 ( 0/0)

其实,歌德巴赫偶数猜想1+1成立的验证式,是可用通俗语言进行三重意义解读的:1, 偶数大于4,其含1+1质数对,从起码有一对起,随着偶数2N“势”和值的增大

世界近代数学四道名题的创新直观性证明讲义之“后生奇质数”谱变换解读(一)

                                          周明祥

 

本节标题:序言

 

虽然素数问题的研究源于欧洲,有几百年的历史,但那时的大师们,与现时的许多业余数学爱好者相比(或者也
可以说与现在一般的中学数学教师相比),水平就是低下的。在正整数的区划分类上,当时的数论定义就是很不完善的,
特别是对于素数、合数、倍数三者之间更细微的关系和分类,更是知之甚少;在这样肤浅的数论基础上就想去深入研
究奇质数分布,走入歧途就是不奇怪的。凭外表觉得用自然对数替代π(x)很近似 (就像歪中药师把晒干了的牛心花与
夷花看成近似一样) ,在那时被认为是天才的发现,也是有情可说的,然而现在来评说之,它们就无一点点数学科学的
影子了。如果不看到这一重要的历史遗留下来的落后状况,现在的数学人却还要去把那些理论当经典,就只能被认为是
智附愚绅与谀附愚绅了。其实,到现在为止,军事失利后的的“优秀民族”的数学后代,对进行性地交替产生各类奇合
数与后生奇质数(注意,此前的基础数论,没有这一数学概念,本讲义稍后将给出相关的明确定义)的内在根据是什
么,至今仍是他们和当今主流界的盲点。与此相对应,迷信泊来品的那些研究素数问题的中国的正统娇子们(当然也忽
悠了少数业余爱好者),在数列级数的构造上只知道等比、等差,却还想飞上树稍;他们厚古薄今而不是鉴古创新,
盲目祟拜过时了的1718世纪泊来品,到现在仍把希望寄托在改进筛法和素数定理的坭潭里;他们滚过去滚过来,十
分满足于得到了这样那样的公式的写法改进(特别热心于公式系数的取值之类的改进),认为那就是拯救了解析数论,
有了很伟大的贡献。但客观上总是事与愿违,正一步步地助长了把简单命题导引入复杂的迷宫而不能自拔。

事实上,欧洲数论史上,从高斯到黎曼,都只是在以筛法素数定理为基础,用外在级数表述结果,妄图去切合素数

内在分布的规律。他们实际是围绕“素数个数无穷大之阶与lix十分接近,即π(x)Lixx/logx”“lix当为π(x)的最佳

渐近式”(见《数论导引》1979年版第88),作拉郎配“连乘积”洋八股模式解读。所以,虽然这一作(学)派由“强

势利益集团”传布到全世界后,表面上成了今天的主流学派——解析数论学派,但对于任何素数疑难问题的实际解决,

都只是一厢情愿,然而却还把那个不伦不类的黎曼猜想,时不时地故意神秘化拿来麻醉广大的数学人,最可笑的是到现

在仍把无内在根底的陈景润的类比类推“1+2成就”,视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数论高峰,整天价高高挂起在那地心学

的城门上,似乎还要筛法解析数论独领风骚五百年!任何人不得质疑!看不到已经问世的日心学谱法数论,从内在基础

上解答了诸多“质数疑难问题”,定论了筛法解析数先天不足,才是真学问。

有关质数(也就是过去数学人所谓之素数)的疑难问题,中国人曾经家喻户晓的,莫过于上世纪70年代末,从当

时媒体人的政治文学报道文章中似是而非的知道,中国有个叫陈景润的,因为研究歌德巴赫偶数猜想,走在了世界数论

界的前头,被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但是,随着21世纪到来,中华民族整体文化水平不断提高,中国数学人后来在迈

向数学强国的道路上,才认识了问题的真相:歌德巴赫偶数猜想,同质数分布猜想和孪生质数分布猜想一样,只能算是

初等数论中讨论质数分布现象的入门知识;只是由于过去主流数学界,长期被落后的解析数论统治着,一直沿袭着素数

定理、黎曼猜想之类迷茫臆测性学识,去隔口袋买猫,所以成了不难也难!

如果我们尊重历史,则应认知歌德巴赫偶数猜想,是近代数学史上,费马大定理问世之后又产生的一个设一求二分

名题。它不是求证iPjP=2N(公理)成立否,而是求证2N=iPjP(定理)成立否?同费马大定理被魔化类似,20世纪

初,在希尔伯特指鹿为马的强势导引下,把奇合数分布的剩余定律,偷梁换柱为对质数分布作定理研究(他还极其荒唐

地说,歌德巴赫猜想的证明必须依赖于黎曼猜想的证明),才导致它被筛法解析数论那套臆测性数学理论,拿捏成了“现

有数学工具”无法证明的著名世界数论难题。20世纪初,数学人对等比等差级数的认识已臻成熟,但对递缩数列的认

识尚很浅薄,故使用的方法只能停滞于筛法圆法、三角和等落后的层面上,不可能解决实际问题。

那么,解析数论无内在根据先天不足的伪根表现在那里呢?一句话,就是从基础定义起,有严重的缺失。它只有等

比等差数列和级数之外在对比所产生的类推概念,而无现代递缩数列内在构造的起码知识;相应地,对奇数怎样定义分

类?各类定义之奇数又以何种方式交织着向无穷大延传发展,怎样计算它们在各种谱排列变换中的分布?皆属空白。所

以作者主张,用谱法取代筛法,用对1联分等式取代素数定理。只有这样,有关质数(也就是过去之素数)分布的疑难,

才可能迎刃而解。事实上,周明祥谱法数论从2004年在中国潜科学网杂志问世,就在中国学术界引起了高度重视,其

标志性的振动(而不是震动),就是20116月上半月【科学中国人】杂志摘要性地发表了《世界近代数学三大难题

成立的简短证明》,接着,周明祥便在620被授予了2010年度科学中国人称号,紧接着,8月下半月【科学中国人】

杂志在其“年度人物系列报道”栏目,正式向全球宣布《周明祥:大道从简 攻克“世界近代数学三大难题”》。

但是,与数论大踏步前进很不相适应的是,所谓世界主流数学界和中国的主流权威们,不敢正视周明祥谱法数论问

世的现实,还想让解析数论起死回生,他们竟然忘记自己曾经向外界宣布过的解析数论无法证明质数分布难题的定论,

像当年推出怀尔斯用椭圆曲线理论简接证明费马大定理成立那样,从2014年起,又强势地推出了一个美藉华人数学家

张益唐,说他用解析数论解决了素数分布领域的孪生素数猜想,被认为可能超过数学家陈景润的 “1+2” 证明。他发

表了一篇论文,数月间几乎拿遍了数学领域的所有荣誉。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上述前后矛盾的说法和事件中,真让有些局外人觉得奇哉怪哉,难判真假!不

过今天的数学人,已经有了1995年至2010年那次与世界主流数学界上层权势人物用空高长为幌子,造假愚弄局外人作

斗争的经经了!20059月,中国的几个中科院院士,把怀尔斯邀请到北大来行骗,曾惹怒当时的“三等公民”周明祥,

立即写了一篇网文,题名数论大丑闻与数论大笑话——评说希尔伯特、怀尔斯的智商低于费马》,发布于当时的中

国数学吧,正面向怀尔斯行骗打出了第一掌,虽然这个吧立即被关闭,但还是未能够避免后来被俄罗斯数学家佩雷尔曼

重击一掌,使得这一骗局终于定格在2010331日被局外人也认知可以这样说,当前的炒作,比怀尔斯在2005

为止年的十年间获得了十个以上的世界数学大奖项还热闹!但是,时至今日,怀尔斯也还是没能写出一个一线式的表达

式,去与费马方程直接挂上钩!这些教训提醒现代数学人:数学证明,最核心的就是拿出一个证明公式来,让读者也能

去重复实践或验证。事实上,周明祥证明“1+1”命题成立,与证明孪生素数猜想用的是同一个公式,可以让当代多

数的高三级学生或更多的数学爱好者来重复实践或验证。既然现在有位美藉华人数学家张益唐(他实际是毕业于北京大

学数学系后的一个出国者),又被宣扬用解析数论证明孪生素数猜想成立,那么,当代数学人就必然有质疑:他不是被

主流数学界誉为“扫在僧”吗?为什么就不能同步用他所持的证明公式,拓展一下去证明“1+1”命题成立呢?否则,

其作假之真相,必将不攻自破!

既然经过了十多年时间的检验,周氏谱法数论,是用同一个公式加上相异条件的不同解读,就对孪生素数分布与

1+1”分布间的脉络关系作出了直观的异同表述,那么,就同样一定能简单地回答前述质疑——换言之,张益唐的作

假证明,比怀尔斯的作假证明被揭穿,将来得更加快速。请读者拭目以待,信号弹已打响:作者把原来的证明写成讲义,

向更多的读者普及,现在正式宣布,上网开讲啦!

 

鄢福荣 发表于  2017-03-27 07:33:24 370字 ( 0/0)

谱法证明歌德巴赫偶数猜想1+1成立的理论公式_2N>4,怛含有1+1后生质数对的比分模式是 k 1∨2 = ∏ (1- ———)_(1)。 1vP∈

世界近代数学四道名题的创新直观性证明讲义之“后生奇质数”谱变换解读(一)

                                          周明祥

 

本节标题:序言

 

虽然素数问题的研究源于欧洲,有几百年的历史,但那时的大师们,与现时的许多业余数学爱好者相比(或者也
可以说与现在一般的中学数学教师相比),水平就是低下的。在正整数的区划分类上,当时的数论定义就是很不完善的,
特别是对于素数、合数、倍数三者之间更细微的关系和分类,更是知之甚少;在这样肤浅的数论基础上就想去深入研
究奇质数分布,走入歧途就是不奇怪的。凭外表觉得用自然对数替代π(x)很近似 (就像歪中药师把晒干了的牛心花与
夷花看成近似一样) ,在那时被认为是天才的发现,也是有情可说的,然而现在来评说之,它们就无一点点数学科学的
影子了。如果不看到这一重要的历史遗留下来的落后状况,现在的数学人却还要去把那些理论当经典,就只能被认为是
智附愚绅与谀附愚绅了。其实,到现在为止,军事失利后的的“优秀民族”的数学后代,对进行性地交替产生各类奇合
数与后生奇质数(注意,此前的基础数论,没有这一数学概念,本讲义稍后将给出相关的明确定义)的内在根据是什
么,至今仍是他们和当今主流界的盲点。与此相对应,迷信泊来品的那些研究素数问题的中国的正统娇子们(当然也忽
悠了少数业余爱好者),在数列级数的构造上只知道等比、等差,却还想飞上树稍;他们厚古薄今而不是鉴古创新,
盲目祟拜过时了的1718世纪泊来品,到现在仍把希望寄托在改进筛法和素数定理的坭潭里;他们滚过去滚过来,十
分满足于得到了这样那样的公式的写法改进(特别热心于公式系数的取值之类的改进),认为那就是拯救了解析数论,
有了很伟大的贡献。但客观上总是事与愿违,正一步步地助长了把简单命题导引入复杂的迷宫而不能自拔。

事实上,欧洲数论史上,从高斯到黎曼,都只是在以筛法素数定理为基础,用外在级数表述结果,妄图去切合素数

内在分布的规律。他们实际是围绕“素数个数无穷大之阶与lix十分接近,即π(x)Lixx/logx”“lix当为π(x)的最佳

渐近式”(见《数论导引》1979年版第88),作拉郎配“连乘积”洋八股模式解读。所以,虽然这一作(学)派由“强

势利益集团”传布到全世界后,表面上成了今天的主流学派——解析数论学派,但对于任何素数疑难问题的实际解决,

都只是一厢情愿,然而却还把那个不伦不类的黎曼猜想,时不时地故意神秘化拿来麻醉广大的数学人,最可笑的是到现

在仍把无内在根底的陈景润的类比类推“1+2成就”,视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数论高峰,整天价高高挂起在那地心学

的城门上,似乎还要筛法解析数论独领风骚五百年!任何人不得质疑!看不到已经问世的日心学谱法数论,从内在基础

上解答了诸多“质数疑难问题”,定论了筛法解析数先天不足,才是真学问。

有关质数(也就是过去数学人所谓之素数)的疑难问题,中国人曾经家喻户晓的,莫过于上世纪70年代末,从当

时媒体人的政治文学报道文章中似是而非的知道,中国有个叫陈景润的,因为研究歌德巴赫偶数猜想,走在了世界数论

界的前头,被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但是,随着21世纪到来,中华民族整体文化水平不断提高,中国数学人后来在迈

向数学强国的道路上,才认识了问题的真相:歌德巴赫偶数猜想,同质数分布猜想和孪生质数分布猜想一样,只能算是

初等数论中讨论质数分布现象的入门知识;只是由于过去主流数学界,长期被落后的解析数论统治着,一直沿袭着素数

定理、黎曼猜想之类迷茫臆测性学识,去隔口袋买猫,所以成了不难也难!

如果我们尊重历史,则应认知歌德巴赫偶数猜想,是近代数学史上,费马大定理问世之后又产生的一个设一求二分

名题。它不是求证iPjP=2N(公理)成立否,而是求证2N=iPjP(定理)成立否?同费马大定理被魔化类似,20世纪

初,在希尔伯特指鹿为马的强势导引下,把奇合数分布的剩余定律,偷梁换柱为对质数分布作定理研究(他还极其荒唐

地说,歌德巴赫猜想的证明必须依赖于黎曼猜想的证明),才导致它被筛法解析数论那套臆测性数学理论,拿捏成了“现

有数学工具”无法证明的著名世界数论难题。20世纪初,数学人对等比等差级数的认识已臻成熟,但对递缩数列的认

识尚很浅薄,故使用的方法只能停滞于筛法圆法、三角和等落后的层面上,不可能解决实际问题。

那么,解析数论无内在根据先天不足的伪根表现在那里呢?一句话,就是从基础定义起,有严重的缺失。它只有等

比等差数列和级数之外在对比所产生的类推概念,而无现代递缩数列内在构造的起码知识;相应地,对奇数怎样定义分

类?各类定义之奇数又以何种方式交织着向无穷大延传发展,怎样计算它们在各种谱排列变换中的分布?皆属空白。所

以作者主张,用谱法取代筛法,用对1联分等式取代素数定理。只有这样,有关质数(也就是过去之素数)分布的疑难,

才可能迎刃而解。事实上,周明祥谱法数论从2004年在中国潜科学网杂志问世,就在中国学术界引起了高度重视,其

标志性的振动(而不是震动),就是20116月上半月【科学中国人】杂志摘要性地发表了《世界近代数学三大难题

成立的简短证明》,接着,周明祥便在620被授予了2010年度科学中国人称号,紧接着,8月下半月【科学中国人】

杂志在其“年度人物系列报道”栏目,正式向全球宣布《周明祥:大道从简 攻克“世界近代数学三大难题”》。

但是,与数论大踏步前进很不相适应的是,所谓世界主流数学界和中国的主流权威们,不敢正视周明祥谱法数论问

世的现实,还想让解析数论起死回生,他们竟然忘记自己曾经向外界宣布过的解析数论无法证明质数分布难题的定论,

像当年推出怀尔斯用椭圆曲线理论简接证明费马大定理成立那样,从2014年起,又强势地推出了一个美藉华人数学家

张益唐,说他用解析数论解决了素数分布领域的孪生素数猜想,被认为可能超过数学家陈景润的 “1+2” 证明。他发

表了一篇论文,数月间几乎拿遍了数学领域的所有荣誉。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上述前后矛盾的说法和事件中,真让有些局外人觉得奇哉怪哉,难判真假!不

过今天的数学人,已经有了1995年至2010年那次与世界主流数学界上层权势人物用空高长为幌子,造假愚弄局外人作

斗争的经经了!20059月,中国的几个中科院院士,把怀尔斯邀请到北大来行骗,曾惹怒当时的“三等公民”周明祥,

立即写了一篇网文,题名数论大丑闻与数论大笑话——评说希尔伯特、怀尔斯的智商低于费马》,发布于当时的中

国数学吧,正面向怀尔斯行骗打出了第一掌,虽然这个吧立即被关闭,但还是未能够避免后来被俄罗斯数学家佩雷尔曼

重击一掌,使得这一骗局终于定格在2010331日被局外人也认知可以这样说,当前的炒作,比怀尔斯在2005

为止年的十年间获得了十个以上的世界数学大奖项还热闹!但是,时至今日,怀尔斯也还是没能写出一个一线式的表达

式,去与费马方程直接挂上钩!这些教训提醒现代数学人:数学证明,最核心的就是拿出一个证明公式来,让读者也能

去重复实践或验证。事实上,周明祥证明“1+1”命题成立,与证明孪生素数猜想用的是同一个公式,可以让当代多

数的高三级学生或更多的数学爱好者来重复实践或验证。既然现在有位美藉华人数学家张益唐(他实际是毕业于北京大

学数学系后的一个出国者),又被宣扬用解析数论证明孪生素数猜想成立,那么,当代数学人就必然有质疑:他不是被

主流数学界誉为“扫在僧”吗?为什么就不能同步用他所持的证明公式,拓展一下去证明“1+1”命题成立呢?否则,

其作假之真相,必将不攻自破!

既然经过了十多年时间的检验,周氏谱法数论,是用同一个公式加上相异条件的不同解读,就对孪生素数分布与

1+1”分布间的脉络关系作出了直观的异同表述,那么,就同样一定能简单地回答前述质疑——换言之,张益唐的作

假证明,比怀尔斯的作假证明被揭穿,将来得更加快速。请读者拭目以待,信号弹已打响:作者把原来的证明写成讲义,

向更多的读者普及,现在正式宣布,上网开讲啦!

 

鄢福荣 发表于  2017-03-27 14:03:54 370字 ( 0/0)

5楼写法不适应软件,显示不理想,现重写重发——谱法证明歌德巴赫偶数猜想1+1成立的理论公式_2N>4,恒含有1+1后生质数对的比分模式是```k````

世界近代数学四道名题的创新直观性证明讲义之“后生奇质数”谱变换解读(一)

                                          周明祥

 

本节标题:序言

 

虽然素数问题的研究源于欧洲,有几百年的历史,但那时的大师们,与现时的许多业余数学爱好者相比(或者也
可以说与现在一般的中学数学教师相比),水平就是低下的。在正整数的区划分类上,当时的数论定义就是很不完善的,
特别是对于素数、合数、倍数三者之间更细微的关系和分类,更是知之甚少;在这样肤浅的数论基础上就想去深入研
究奇质数分布,走入歧途就是不奇怪的。凭外表觉得用自然对数替代π(x)很近似 (就像歪中药师把晒干了的牛心花与
夷花看成近似一样) ,在那时被认为是天才的发现,也是有情可说的,然而现在来评说之,它们就无一点点数学科学的
影子了。如果不看到这一重要的历史遗留下来的落后状况,现在的数学人却还要去把那些理论当经典,就只能被认为是
智附愚绅与谀附愚绅了。其实,到现在为止,军事失利后的的“优秀民族”的数学后代,对进行性地交替产生各类奇合
数与后生奇质数(注意,此前的基础数论,没有这一数学概念,本讲义稍后将给出相关的明确定义)的内在根据是什
么,至今仍是他们和当今主流界的盲点。与此相对应,迷信泊来品的那些研究素数问题的中国的正统娇子们(当然也忽
悠了少数业余爱好者),在数列级数的构造上只知道等比、等差,却还想飞上树稍;他们厚古薄今而不是鉴古创新,
盲目祟拜过时了的1718世纪泊来品,到现在仍把希望寄托在改进筛法和素数定理的坭潭里;他们滚过去滚过来,十
分满足于得到了这样那样的公式的写法改进(特别热心于公式系数的取值之类的改进),认为那就是拯救了解析数论,
有了很伟大的贡献。但客观上总是事与愿违,正一步步地助长了把简单命题导引入复杂的迷宫而不能自拔。

事实上,欧洲数论史上,从高斯到黎曼,都只是在以筛法素数定理为基础,用外在级数表述结果,妄图去切合素数

内在分布的规律。他们实际是围绕“素数个数无穷大之阶与lix十分接近,即π(x)Lixx/logx”“lix当为π(x)的最佳

渐近式”(见《数论导引》1979年版第88),作拉郎配“连乘积”洋八股模式解读。所以,虽然这一作(学)派由“强

势利益集团”传布到全世界后,表面上成了今天的主流学派——解析数论学派,但对于任何素数疑难问题的实际解决,

都只是一厢情愿,然而却还把那个不伦不类的黎曼猜想,时不时地故意神秘化拿来麻醉广大的数学人,最可笑的是到现

在仍把无内在根底的陈景润的类比类推“1+2成就”,视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数论高峰,整天价高高挂起在那地心学

的城门上,似乎还要筛法解析数论独领风骚五百年!任何人不得质疑!看不到已经问世的日心学谱法数论,从内在基础

上解答了诸多“质数疑难问题”,定论了筛法解析数先天不足,才是真学问。

有关质数(也就是过去数学人所谓之素数)的疑难问题,中国人曾经家喻户晓的,莫过于上世纪70年代末,从当

时媒体人的政治文学报道文章中似是而非的知道,中国有个叫陈景润的,因为研究歌德巴赫偶数猜想,走在了世界数论

界的前头,被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但是,随着21世纪到来,中华民族整体文化水平不断提高,中国数学人后来在迈

向数学强国的道路上,才认识了问题的真相:歌德巴赫偶数猜想,同质数分布猜想和孪生质数分布猜想一样,只能算是

初等数论中讨论质数分布现象的入门知识;只是由于过去主流数学界,长期被落后的解析数论统治着,一直沿袭着素数

定理、黎曼猜想之类迷茫臆测性学识,去隔口袋买猫,所以成了不难也难!

如果我们尊重历史,则应认知歌德巴赫偶数猜想,是近代数学史上,费马大定理问世之后又产生的一个设一求二分

名题。它不是求证iPjP=2N(公理)成立否,而是求证2N=iPjP(定理)成立否?同费马大定理被魔化类似,20世纪

初,在希尔伯特指鹿为马的强势导引下,把奇合数分布的剩余定律,偷梁换柱为对质数分布作定理研究(他还极其荒唐

地说,歌德巴赫猜想的证明必须依赖于黎曼猜想的证明),才导致它被筛法解析数论那套臆测性数学理论,拿捏成了“现

有数学工具”无法证明的著名世界数论难题。20世纪初,数学人对等比等差级数的认识已臻成熟,但对递缩数列的认

识尚很浅薄,故使用的方法只能停滞于筛法圆法、三角和等落后的层面上,不可能解决实际问题。

那么,解析数论无内在根据先天不足的伪根表现在那里呢?一句话,就是从基础定义起,有严重的缺失。它只有等

比等差数列和级数之外在对比所产生的类推概念,而无现代递缩数列内在构造的起码知识;相应地,对奇数怎样定义分

类?各类定义之奇数又以何种方式交织着向无穷大延传发展,怎样计算它们在各种谱排列变换中的分布?皆属空白。所

以作者主张,用谱法取代筛法,用对1联分等式取代素数定理。只有这样,有关质数(也就是过去之素数)分布的疑难,

才可能迎刃而解。事实上,周明祥谱法数论从2004年在中国潜科学网杂志问世,就在中国学术界引起了高度重视,其

标志性的振动(而不是震动),就是20116月上半月【科学中国人】杂志摘要性地发表了《世界近代数学三大难题

成立的简短证明》,接着,周明祥便在620被授予了2010年度科学中国人称号,紧接着,8月下半月【科学中国人】

杂志在其“年度人物系列报道”栏目,正式向全球宣布《周明祥:大道从简 攻克“世界近代数学三大难题”》。

但是,与数论大踏步前进很不相适应的是,所谓世界主流数学界和中国的主流权威们,不敢正视周明祥谱法数论问

世的现实,还想让解析数论起死回生,他们竟然忘记自己曾经向外界宣布过的解析数论无法证明质数分布难题的定论,

像当年推出怀尔斯用椭圆曲线理论简接证明费马大定理成立那样,从2014年起,又强势地推出了一个美藉华人数学家

张益唐,说他用解析数论解决了素数分布领域的孪生素数猜想,被认为可能超过数学家陈景润的 “1+2” 证明。他发

表了一篇论文,数月间几乎拿遍了数学领域的所有荣誉。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上述前后矛盾的说法和事件中,真让有些局外人觉得奇哉怪哉,难判真假!不

过今天的数学人,已经有了1995年至2010年那次与世界主流数学界上层权势人物用空高长为幌子,造假愚弄局外人作

斗争的经经了!20059月,中国的几个中科院院士,把怀尔斯邀请到北大来行骗,曾惹怒当时的“三等公民”周明祥,

立即写了一篇网文,题名数论大丑闻与数论大笑话——评说希尔伯特、怀尔斯的智商低于费马》,发布于当时的中

国数学吧,正面向怀尔斯行骗打出了第一掌,虽然这个吧立即被关闭,但还是未能够避免后来被俄罗斯数学家佩雷尔曼

重击一掌,使得这一骗局终于定格在2010331日被局外人也认知可以这样说,当前的炒作,比怀尔斯在2005

为止年的十年间获得了十个以上的世界数学大奖项还热闹!但是,时至今日,怀尔斯也还是没能写出一个一线式的表达

式,去与费马方程直接挂上钩!这些教训提醒现代数学人:数学证明,最核心的就是拿出一个证明公式来,让读者也能

去重复实践或验证。事实上,周明祥证明“1+1”命题成立,与证明孪生素数猜想用的是同一个公式,可以让当代多

数的高三级学生或更多的数学爱好者来重复实践或验证。既然现在有位美藉华人数学家张益唐(他实际是毕业于北京大

学数学系后的一个出国者),又被宣扬用解析数论证明孪生素数猜想成立,那么,当代数学人就必然有质疑:他不是被

主流数学界誉为“扫在僧”吗?为什么就不能同步用他所持的证明公式,拓展一下去证明“1+1”命题成立呢?否则,

其作假之真相,必将不攻自破!

既然经过了十多年时间的检验,周氏谱法数论,是用同一个公式加上相异条件的不同解读,就对孪生素数分布与

1+1”分布间的脉络关系作出了直观的异同表述,那么,就同样一定能简单地回答前述质疑——换言之,张益唐的作

假证明,比怀尔斯的作假证明被揭穿,将来得更加快速。请读者拭目以待,信号弹已打响:作者把原来的证明写成讲义,

向更多的读者普及,现在正式宣布,上网开讲啦!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