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马鼎奇 发表于  2020-08-01 10:57:57 25457字 ( 0/4982)

谈创新型人才的选拔和培养(原创)

         谈创新型人才的选拔和培养(原创)

     马鼎奇

        大学生就业难是社会转型期间出现的一种暂时性的"阵痛",过去的毕业生都由国家统一指令性分配,国企也有足够的空间吸纳大学毕业生,然而,随着许多国营企业都改为股份制或民营企业,他们在用人方面具有完全的自主权和更高的要求。    

            近几年,党和政府千方百计多渠道安排大学生就业,同时,号召大学生到基层去,到西部去,倡导自我创业,并且从资金、政策上加大了扶持力度,使大学生就业难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但是,冷热不均,仍然有一定比例的大学生滞留社会,就业困难。大学生就业难已成了家长和子女不解的心结,似乎给人一种"人才过剩"的假象。这当中有就业理念的引导,也有专业设置的调整等问题。    

             耐人寻味的是就在许多大学生求聘无门,"待字闺中"的时候,大跌眼镜的是国内许多有实力的大中型企业向海外学子"频送秋波",以送别墅、高年薪等优厚待遇吸引他们回国加盟。那么两厢对照,国内大学毕业生的差矩到底表现在那里呢?

            由于不少用人单位目光短浅,受用人成本的牵制,加之大学生的综合素质尚有不尽如人意之处,所以人才市场招聘会虽然常常摩肩接踵,人满为患,但是真正达成聘用意向的企业,如凤毛麟角,成功率就更不理想。也不排除个别企业压根儿就不想真正地招人,仅仅是为企业扩大知名度,逢场"作秀"而已。也让大学生就业难的困局,更是雪上加霜,久拖不决。

            按道理说企业发展本身需要可持续"后劲",脱离不开大学生这类不可或缺的人才,然而毋须讳言,也有不少"高分低能"大学生只会死啃书本,除了外语与电脑操作是强项,其他专业知识不是一知半解,就是"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中国之声"报道,国家相关教育研究机构对历年各地的20名高考状元的跟踪调查结果表明,那些高分学生大学毕业数十年后,在并未取得人们期待的任何专业建树和骄人业绩。这难道还不应该从源头上引起我们的反思吗?    

             创新能力低更是一个普遍的"硬伤",这样的传闻不胫而走,许多企业老总对大学生更是退避三舍,敬而远之。大学生由计划经济时代的"香饽饽",变成弃之可惜,食之无味的"鸡肋"。 都说大学里学的大多是"花拳秀腿",好看不实用,而不能马上产生经济效益。话虽然有些片面和尖刻,但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无怪乎难以获得那些急功近利的企业老总的青睐。笔者在这里不是有意贬低大学生,也不是质疑大学文凭的含金量,无论是正规大学,还是电大、职大,能通过毕业考试都是十分不容易的,许多莘莘学子为了这张文凭不知道熬过了多少秉烛夜读的岁月,"十几年磨一剑"才取得了初步的成功,来之不易,可敬可贺。当然,个别学生能力低,素质较差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笔者曾在上海某企业担任副总工程师,多次参与应聘大学生的面试与审核,发现不少青年人眼高手低,可薪金张口就要七、八千,对于常识问题,虽属专业上的"应知应会"范畴,往往不是一脸茫然,就是答非所问,让人啼笑皆非。试问,这样的大学生哪个单位肯轻易招聘?问题的症结关键还在于我国的应试教育带来的弊端,要改变大学生就业方面的尴尬,重点放在提高学生的创新能力,综合素质和市场应变水平上,特别是创新能力的培养。这里有必要强调,大学生也应该有自知之明,即使获得了大学文凭,也不能盲目乐观,只是"万里长征走完笫一步"。因为只说明你掌握某专业知识的深度和层次,并不标志你的实际工作能力和水平。老师教授的也是让你融会贯通地掌握和运用某专业知识的学习方法。至于如何将知识优势变成智力优势,甚至"掘金"优势,还有待于以后个人的悟性、机遇、长期实践锻炼、摸索和创新潜质的发挥。

             改变目前大学专业课程的设置和市场脱节的现象势在必行,既要重视基础理论,也要注重实践能力与创新思谁的培养,发挥主观能动性,记得美国著名华裔科学家李政道博士曾问周总理:"我们为什么培养不出诺贝尔奖获得者那样的科学家?"其中的意思十分耐人寻味。总理如何回答,语蔫不详。笔者不敢妄加揣测,无独有偶,2007年,久病沉疴中的我国火箭导弹技术的奠基者著名物理学家钱学森对前来探视的温家宝总理提出同样的问题:"为什么我们培养不出杰出人才?"    

          笔者结合本人的体验谈点个人陋见:这与我国的传统教育理念、教育制度、教育方法不无关系、家长对子女,老师对学生,从小首先要求"听话",而所谓"听话"就是按大人的意志和说教,唯命是从、循轨道矩,而不能越雷池一步。否则就视为"离经叛道" 的异端和另类。 信奉"人情练达即文章,世事洞明皆学问。"的《红楼梦》中的贾政,就是这种亦步亦趋实践这种教育模式的典型代表,他对贾宝玉的教育基本都是封建礼教的"四书五经"和上流社会待人接物为人处世的清规戒律。稍有一点叛逆个性即遭叱责或体罚,迫其不得不就范。在这种严酷的家规和"强按牛喝水"的教育模式的桎梏下,磨平了孩子的棱角和个性,钝化了创造思维的锋芒。

             现在社会大大进步了,许多方面都不可与那个时代同日而喻,但还是多少能看到一点几千年一脉相承的家庭教育的影子。在这种不注重个性和能力培养的应试教育的氛围中,学生整天死记硬背,泡在谩无边际的文山题海里。不知道扼杀了多少儿童的纯真、独立的个性、天才的种子。现在那种"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北大校长开全国高校改革之先河,让全国的中学校长直接推荐"特长生"直接上北大,初衷无非是挖掘一些有创新能力的优质生源,然而什么是理想的培养苗子却众说纷云,莫衷一是,现在是"海安锣鼓,各敲各"

            根据现在公开披露的信息,那些品学兼优的学生即使不推荐,也能考上大学,何必"脱裤子放屁" ,多此一举呢?而且,还白白地占有了有限的优质教育资源,并不一定能达到培养理想人才的目的。笔者认为要把推荐重点放在那些崭露头角的"怪才""偏才"上。他们的学习成绩也许不一定"出类拔萃",甚至有的科目还会不及格,在考试方面处于劣势,如果北大不对他们"网开一面" 拾遗补缺,那么势必淘汰出局,然而他们在计算机、电子技术以及文学方面却高人一筹,富有天赋,成果斐然,假如仍然推荐那些所谓"品学兼优" 的学生,但并无创新潜质的"平庸之辈"。这样的高考"改革"只会离社会实际需求,渐行渐远,不知道有多少未来的爱迪生、乔布斯、比尔·盖次、华罗庚与大学之梦失之交臂。试问:这样还停留在旧的巢臼上的"换汤不换药"的选才机制,于国于民有何意义?现在推荐的一些学生,已经背离了当初北大校长高校改革试验的初衷,如果任凭推崇这"失之毫厘,差之千里"甚至"南辕北辙" 的改革,那还怎么体现教育公平、社会正义?那还怎么能让其他的学生与家长心悦诚服呢?又怎能改变人们对大学毕业生的成见呢?那岂不又让大学生就业难的怪圈年复一年地存在下去。无论是"北约集团" ,还是"华约集团"美其名曰的提前招生的"高考改革" ,都是"犹抱琵琶半遮面" ,真正的目的就是抢争优质生源,让自已处于竞争优势地位。而对那些抱着一线希望的拥有"偏才""怪才"子女的家长,只能是缘木求渔,"一枕黄梁"

         希望有关方面从长计议,认真考虑创新型人才的选拔机制改革与市场需求的接轨问题,以适应我国经济增长方式转变与产品创新的需要。    

          当然,大学生年纪轻,社会阅历浅,缺泛实践经验,在目前过渡期,用人单位也不应该"鸡蛋里挑骨头"。企业的老总应"风物长宜放眼量",从维持企业的发展后劲,改变经济增长方式作眼,不能受用人成本的局限,要知道那是"黄鼠狼娶媳妇,小打小闹"不可取的短视行为。这是一个问题相辅相成的两个方面。只有双方面都达成共识和默契,切实加以改进,"你有情,我有意" "地作天合" ,大学生的就业难就会成为历史。    

             值得重视的是目前在校大学生学习态度的功利化倾向,愈发突现,导致人生态度的功利化,当学习不再是追求有意义生活的最佳方式,沦为追求短期利益的工具时,这种源于功利目的的学习,就难以造就具有高尚人格、丰富思想,创新能力与强烈社会责任感的人才。这对学生自身以及整个社会的发展都会产生付面影响。    

         作为世俗眼里的"天之骄子" ,也要认识自身的弱点,走出象牙塔,转换观念,那种计划经济时代国家统盘解决包分配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靠"一朝鲜,吃遍天""一朝中举,终身受用"的大学生的金子招牌,就可以无忧无虑,风风光光,一辈子也已成了"镜花水月",过眼云烟。要争取好的职业前途,只有靠真才实学,创新理念才能在激烈的市场人才竞争中脱颖而出、安身立命、建功立业、实现人生的价值和理想。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