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xiangshe 发表于  2020-07-31 09:52:04 8661字 ( 2/2046)

荆州金凤 水厂胜公园(原创首发)

荆州金凤 水厂胜公园

肖炎方

    

早就听说金凤水厂风景优美,有同仁带全班同学步行到水厂春游,回来后赞叹不绝。

终于有机会一睹芳颜——现代人文信息传播研究所和长江大学联合组办,并由<<荆州晩报教育周刊>>刘勇操办的尹道新文化精神研讨会在金凤水厂举行,也邀我前往。

我正崇拜着,尹道新叶脉画堪称世界一绝,已经小巷深深,门楼高耸。楼上雕龙画凤,飞檐翘角,我疑心站在文物古迹或博物馆门前。

进门,则进了花的世界,绿的长廊。爬山虎绿叶流油,肥肥壮壮,挤挤堆堆,已看不到它所攀爬的山体骨架,只知是绿意盎然的墙,绿野仙踪的廊,长长的,曲径通幽,不见尽头。顶上有段高大的葡萄架,巨蟒一般裂着皮的紫藤蜿蜒其上;小绿果果已经吊下串串,就像美女吊着的耳坠。粗壮的香樟枝叶婀娜,笔挺的广玉兰穿插其间,林荫遮天蔽日。

小小土丘显山显水,竹木依丘而生,流水绕丘而行。鸟儿喳喳地唱着歌,窜来窜去,和你嬉戏而乐。鱼儿痴痴地吻着倒影,翕忽往来,伴你悠悠而行。高张的牌坊爬着绿,成排的墙壁堆着绿,除高耸的楼房和小块的水泥地外,无处不绿。北京部委赶来与会的贵客也连连称赞:“这里起步早,已经很有点原始味了。

高深精彩而又紧凑简短的研讨会结束后,我们往深处走,到荆雅堂门前的台阶上合影。拐过一个弯,一座廓大的宫殿威慑在眼前,衬上远处隐约可见的凤檐龙脊,都跟先前所见的一样,全都古香古色——别拜别拜,这是会议室。

再拐小弯,火红的石榴花烧红了你的眼。眨眨眼,赤兔马前蹄高奋,后蹄站起,向你扑来。你尚未回过神来,关云长已怒脸回望,青龙偃月刀往斜里一刺,不知是暂了颜良还是诛了文丑。看得呆了,才知驻足之小桥,两边都刻着三国经典,我想此桥莫非也有过张飞大喝三声水倒流”?——别慌别慌,这里是泵站。

一位漂亮且颇有文气的姑娘引着我们,穿过林荫,走进展厅,就走进了水厂的窗口。书画、摄影和根雕,琳琅满目,巧夺天工。一步三回头,只觉件件是珍品。逛到二楼中部,一只老鹰也许是洞察秋毫,也许要蓄势待发,歇脚在枯老的树桩上,怀抱着驰骋千里的翅膀,回眸而望浩瀚长空——作者题名曰静观天宇。因势造形,形神兼优,忧及天人,这便是水厂人高雅的素质,这便是水厂人宽广的胸怀!

接着,整个大厅的荣誉印证了水厂著名于全省全国的文化味。楼下,屈原老先生背靠山水,面对大片橘园,正吟诵着淑离不淫,梗其有理兮……我心随之净化,走进盆景园,心头又是一震。逢大年过大节,职工们将盆景搬回家几天,平日放在厂里荟萃,荟得这般大气,聚得这般繁茂。品种多,长势旺,造型奇,甚至赛过专供游览的公园。不必说无数小白花点缀着堆绿叠翠的六月雪,也不必说挺拔高耸的仙人掌,单是那棵杉林小趣,才过两尺已修剪造型到五个层次。在天津全国工会盆景大赛中获了一等奖,有人出十五万人民币想搬走; 但水厂人爱艺,爱企业文化味,搬回荆州,摆在了我们面前。

水厂美轮美奂,美不胜收,我们继续游。据说是到了生产车间,可并未听到马达轰鸣,也未看到穿梭往来的繁忙人群,倒像是入了无人之境。我们信步游逛,比在公园里感觉还要好。过天桥,登水塔,眺望九龙渊,和屈原塑像遥遥相望。屈原来不及款待我们,他正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泓扬水文化,说荆州市郢都水厂南湖水厂东区水厂,比他身边的水厂更有现代味。

夕阳已作今日最后一吻,吻红了西天,也吻红了水厂园林。一阵晚风吹来,树叶沙沙作响,响着现代味,文化味,原始味,还有些难以名状的味……

xiangshe 发表于  2020-07-31 16:07:58 40字 ( 0/59)

水厂赛园林,一般人可能确实不知道。这是全民生活品味高美雅的缩影-----肖炎方

荆州金凤 水厂胜公园

肖炎方

    

早就听说金凤水厂风景优美,有同仁带全班同学步行到水厂春游,回来后赞叹不绝。

终于有机会一睹芳颜——现代人文信息传播研究所和长江大学联合组办,并由<<荆州晩报教育周刊>>刘勇操办的尹道新文化精神研讨会在金凤水厂举行,也邀我前往。

我正崇拜着,尹道新叶脉画堪称世界一绝,已经小巷深深,门楼高耸。楼上雕龙画凤,飞檐翘角,我疑心站在文物古迹或博物馆门前。

进门,则进了花的世界,绿的长廊。爬山虎绿叶流油,肥肥壮壮,挤挤堆堆,已看不到它所攀爬的山体骨架,只知是绿意盎然的墙,绿野仙踪的廊,长长的,曲径通幽,不见尽头。顶上有段高大的葡萄架,巨蟒一般裂着皮的紫藤蜿蜒其上;小绿果果已经吊下串串,就像美女吊着的耳坠。粗壮的香樟枝叶婀娜,笔挺的广玉兰穿插其间,林荫遮天蔽日。

小小土丘显山显水,竹木依丘而生,流水绕丘而行。鸟儿喳喳地唱着歌,窜来窜去,和你嬉戏而乐。鱼儿痴痴地吻着倒影,翕忽往来,伴你悠悠而行。高张的牌坊爬着绿,成排的墙壁堆着绿,除高耸的楼房和小块的水泥地外,无处不绿。北京部委赶来与会的贵客也连连称赞:“这里起步早,已经很有点原始味了。

高深精彩而又紧凑简短的研讨会结束后,我们往深处走,到荆雅堂门前的台阶上合影。拐过一个弯,一座廓大的宫殿威慑在眼前,衬上远处隐约可见的凤檐龙脊,都跟先前所见的一样,全都古香古色——别拜别拜,这是会议室。

再拐小弯,火红的石榴花烧红了你的眼。眨眨眼,赤兔马前蹄高奋,后蹄站起,向你扑来。你尚未回过神来,关云长已怒脸回望,青龙偃月刀往斜里一刺,不知是暂了颜良还是诛了文丑。看得呆了,才知驻足之小桥,两边都刻着三国经典,我想此桥莫非也有过张飞大喝三声水倒流”?——别慌别慌,这里是泵站。

一位漂亮且颇有文气的姑娘引着我们,穿过林荫,走进展厅,就走进了水厂的窗口。书画、摄影和根雕,琳琅满目,巧夺天工。一步三回头,只觉件件是珍品。逛到二楼中部,一只老鹰也许是洞察秋毫,也许要蓄势待发,歇脚在枯老的树桩上,怀抱着驰骋千里的翅膀,回眸而望浩瀚长空——作者题名曰静观天宇。因势造形,形神兼优,忧及天人,这便是水厂人高雅的素质,这便是水厂人宽广的胸怀!

接着,整个大厅的荣誉印证了水厂著名于全省全国的文化味。楼下,屈原老先生背靠山水,面对大片橘园,正吟诵着淑离不淫,梗其有理兮……我心随之净化,走进盆景园,心头又是一震。逢大年过大节,职工们将盆景搬回家几天,平日放在厂里荟萃,荟得这般大气,聚得这般繁茂。品种多,长势旺,造型奇,甚至赛过专供游览的公园。不必说无数小白花点缀着堆绿叠翠的六月雪,也不必说挺拔高耸的仙人掌,单是那棵杉林小趣,才过两尺已修剪造型到五个层次。在天津全国工会盆景大赛中获了一等奖,有人出十五万人民币想搬走; 但水厂人爱艺,爱企业文化味,搬回荆州,摆在了我们面前。

水厂美轮美奂,美不胜收,我们继续游。据说是到了生产车间,可并未听到马达轰鸣,也未看到穿梭往来的繁忙人群,倒像是入了无人之境。我们信步游逛,比在公园里感觉还要好。过天桥,登水塔,眺望九龙渊,和屈原塑像遥遥相望。屈原来不及款待我们,他正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泓扬水文化,说荆州市郢都水厂南湖水厂东区水厂,比他身边的水厂更有现代味。

夕阳已作今日最后一吻,吻红了西天,也吻红了水厂园林。一阵晚风吹来,树叶沙沙作响,响着现代味,文化味,原始味,还有些难以名状的味……

xiangshe 发表于  2020-07-31 16:07:18 39字 ( 0/65)

诗人作家孙斌:从老师的笔下,读到了荆州的水滋味,文滋味,美滋味,人滋味!

荆州金凤 水厂胜公园

肖炎方

    

早就听说金凤水厂风景优美,有同仁带全班同学步行到水厂春游,回来后赞叹不绝。

终于有机会一睹芳颜——现代人文信息传播研究所和长江大学联合组办,并由<<荆州晩报教育周刊>>刘勇操办的尹道新文化精神研讨会在金凤水厂举行,也邀我前往。

我正崇拜着,尹道新叶脉画堪称世界一绝,已经小巷深深,门楼高耸。楼上雕龙画凤,飞檐翘角,我疑心站在文物古迹或博物馆门前。

进门,则进了花的世界,绿的长廊。爬山虎绿叶流油,肥肥壮壮,挤挤堆堆,已看不到它所攀爬的山体骨架,只知是绿意盎然的墙,绿野仙踪的廊,长长的,曲径通幽,不见尽头。顶上有段高大的葡萄架,巨蟒一般裂着皮的紫藤蜿蜒其上;小绿果果已经吊下串串,就像美女吊着的耳坠。粗壮的香樟枝叶婀娜,笔挺的广玉兰穿插其间,林荫遮天蔽日。

小小土丘显山显水,竹木依丘而生,流水绕丘而行。鸟儿喳喳地唱着歌,窜来窜去,和你嬉戏而乐。鱼儿痴痴地吻着倒影,翕忽往来,伴你悠悠而行。高张的牌坊爬着绿,成排的墙壁堆着绿,除高耸的楼房和小块的水泥地外,无处不绿。北京部委赶来与会的贵客也连连称赞:“这里起步早,已经很有点原始味了。

高深精彩而又紧凑简短的研讨会结束后,我们往深处走,到荆雅堂门前的台阶上合影。拐过一个弯,一座廓大的宫殿威慑在眼前,衬上远处隐约可见的凤檐龙脊,都跟先前所见的一样,全都古香古色——别拜别拜,这是会议室。

再拐小弯,火红的石榴花烧红了你的眼。眨眨眼,赤兔马前蹄高奋,后蹄站起,向你扑来。你尚未回过神来,关云长已怒脸回望,青龙偃月刀往斜里一刺,不知是暂了颜良还是诛了文丑。看得呆了,才知驻足之小桥,两边都刻着三国经典,我想此桥莫非也有过张飞大喝三声水倒流”?——别慌别慌,这里是泵站。

一位漂亮且颇有文气的姑娘引着我们,穿过林荫,走进展厅,就走进了水厂的窗口。书画、摄影和根雕,琳琅满目,巧夺天工。一步三回头,只觉件件是珍品。逛到二楼中部,一只老鹰也许是洞察秋毫,也许要蓄势待发,歇脚在枯老的树桩上,怀抱着驰骋千里的翅膀,回眸而望浩瀚长空——作者题名曰静观天宇。因势造形,形神兼优,忧及天人,这便是水厂人高雅的素质,这便是水厂人宽广的胸怀!

接着,整个大厅的荣誉印证了水厂著名于全省全国的文化味。楼下,屈原老先生背靠山水,面对大片橘园,正吟诵着淑离不淫,梗其有理兮……我心随之净化,走进盆景园,心头又是一震。逢大年过大节,职工们将盆景搬回家几天,平日放在厂里荟萃,荟得这般大气,聚得这般繁茂。品种多,长势旺,造型奇,甚至赛过专供游览的公园。不必说无数小白花点缀着堆绿叠翠的六月雪,也不必说挺拔高耸的仙人掌,单是那棵杉林小趣,才过两尺已修剪造型到五个层次。在天津全国工会盆景大赛中获了一等奖,有人出十五万人民币想搬走; 但水厂人爱艺,爱企业文化味,搬回荆州,摆在了我们面前。

水厂美轮美奂,美不胜收,我们继续游。据说是到了生产车间,可并未听到马达轰鸣,也未看到穿梭往来的繁忙人群,倒像是入了无人之境。我们信步游逛,比在公园里感觉还要好。过天桥,登水塔,眺望九龙渊,和屈原塑像遥遥相望。屈原来不及款待我们,他正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泓扬水文化,说荆州市郢都水厂南湖水厂东区水厂,比他身边的水厂更有现代味。

夕阳已作今日最后一吻,吻红了西天,也吻红了水厂园林。一阵晚风吹来,树叶沙沙作响,响着现代味,文化味,原始味,还有些难以名状的味……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