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纵横中文 发表于  2019-11-22 15:27:02 1922字 ( 0/2454)

河南武陟县结伙殴打未成年人逍遥法外,权大还是法大

焦作武陟县的牛女士做梦也没想到,只因为自己丈夫和人的一起经济纠纷,让自己的这个家经历了太多的意想不到。更是让自己的15岁的儿子也牵扯其中,更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对方竟然带领社会闲散人员跟踪、尾随、恐吓,甚至偷偷进入儿子的学校对一个15岁的未成年人进行殴打、辱骂,造成儿子马某欣鉴定为创伤后应激反应障碍,对孩子的心理造成巨大伤害,直至今日仍处于精神高度紧张状态,留下了很难愈合的心理创伤。牛女士更是告诉记者一个惊人的内幕,打人者千小新竟然还是党员干部——武陟县档案局副局长,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千小新副局长打完人后居然啥事没有,过了没几天就被取保候审,之后被武陟县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不予以起诉?这件事到底是千小新副局长手眼通天还是武陟县检察院官官相卫呢?
带着许多疑问,记者见到了牛女士。牛女士向记者展示了儿子马某欣被打时的学校的监控视频,河南平原法医精神病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马某欣在河南精神病医院的《住院证》,武陟县公安局出具的《鉴定意见通知书》,住院缴费清单,住院手环等。随后牛女士向我们讲述了儿子马某欣被武陟县档案局副局长千小新带领社会闲散人员孟小祥殴打的过程。
2018年8月16日12时许,千小新副局长带领闲散人员孟小祥,以牛女士欠孟小祥钱为由,二人结伴来到武陟县河朔一中5号宿舍楼3楼5331室,找到牛女士在该校上学的儿子马某欣(15岁),在宿舍将门从里边锁住,之后在宿舍千小新副局长和孟小祥对马某欣进行了长时间的辱骂、恐吓和殴打。随后牛女士带儿子马某欣住进了河南精神病医院进行治疗。在之后的日子里,马某欣经常出现幻觉,多疑,半夜惊醒等症状,精神萎靡,少言寡语,后经过武陟县公安局委托河南平原精神病司法鉴定为创伤后应激反应障碍,且孩子在此期间一直想着自己被打的事儿,学习也学不进去,和之前的活泼,开朗,判若两人,至今心理创伤仍未痊愈。据牛女士讲,千小新副局长及孟小祥不止一次的尾随、跟踪、拦截自己的儿子马某欣。为了获得马某欣具体在哪个学校上学,千小新带领孟小祥专门跑到牛女士的老家打听儿子在哪个学校上学,得到信息后就开始对儿子进行跟踪,直到潜入儿子学校对孩子进行殴打。千小新副局长和同伙孟小祥为了达到对马某欣进行恐吓、震慑,还多次潜入到牛女士家门口,对牛女士家装的摄像头进行多次破坏并盗走摄像设备。
在武陟县公安局对本案进行调查期间,牛女士及家人不断受到千小新、孟小祥托人捎话的恐吓、威胁,并四处扬言,在武陟没有人能动得了他,在整个武陟县他想怎么样他就怎么样!就在牛女士认为元凶即将被绳之以法,为自己儿子伸张正义之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千小新及孟小祥于2018年9月26日被刑拘,但是到了2018年10月12日被武陟县公安局取保候审,之后又被武陟县检察院涉嫌寻衅滋事罪于2019年3月5日取保候审,2019年8月12日以证据不足为由对千小新、孟小祥不予以起诉。太让人震惊了!闻所未闻!一个党的领导干部,档案局副局长,带领社会闲散人员恐吓、跟踪,进而殴打未成年在校学生,造成学生留下精神疾病,这件事对孩子的心灵造成的创伤是一辈子都无法磨灭的,骂了人,打了人,造成这么大的后果,居然可以不予以起诉,居然不用负法律责任,居然可以堂而皇之的回去继续干他的副局长,这是党的干部吗?而武陟县检察院居然可以冠冕堂皇的不予以追究,放走首恶。这里边到底有什么内幕?不免让人想起官官相卫吧?其实本案的焦点就在于千小新副局长和孟小祥有没有涉嫌寻衅滋事罪,就此,记者电话咨询了律师,就什么是寻衅滋事罪律师给出了如下回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以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二)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综合本案千小新及孟小祥的所作所为符合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二款的构成要件,应当以寻衅滋事罪追究犯罪嫌疑人千小新、孟小祥的刑事责任。但是武陟县检察院对于千小新、孟小祥的违法犯罪事实不予以起诉,牛女士又向焦作市检察院提起申诉,至今都没有哪个部门出来回复。对于武陟县检察院的做法,牛女士表示非常失望,但同时也相信法律是公正的,任何一个人不论你权势多大,总会得到法律对他的审判,武陟县不是某一个人的武陟,即使是党的干部身为副局长也不能只手遮天,总有一天她相信法律会给自己儿子一个公道,也相信武陟县委县政府也不会坐视不管,总有一天会将党员中的害群之马清出干部队伍,还一个15岁的未成年人一个法律的公正!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