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雨后长空 发表于  2019-11-19 20:33:58 4862字 ( 1/2264)

射洪,像雾像雨又像风

           60年代,我出生于射洪县最偏远贫穷的山村——潼射北寨村。这儿没有公路,只有几根羊肠小道,把我们的理想连接到群山外面。
            那时,每个村都有小学,初中。天空很蓝,晚上群星璀璨。我们 就在附近的小学读书,听着雷锋、黄继光、董存瑞的故事,学习精神一刻也不懈怠。寒冬腊月,光着脚丫踩在泥泞的路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也没感到有什么困难。最少,我们心中还不知道什么是困难。天气太冷,就多参加体育运动,向“牛鬼蛇神”学习武术,以增加身体热能,抗拒风寒。读书之余,根本就没什么娱乐,就经常下河洗澡,滚铁环,玩弹弓。甚至发明简易火药枪,自己制造炸药,火药,带几个顽皮同学上山打鸟。当然,这些都躲不过老师的眼睛,学校黑板报经常成为我的检讨专栏。检讨写多了,文笔也就流畅了,字也工整得体,受到语文老师很多表扬,成为学校双面典型。
          18岁,我已经成长为满腔热血的青年,武术根基在附近也小有名气,经常打抱不平。写作方面在潼射邮电所赵光喜老前辈的引导下,先后在报刊杂志发表了几十篇豆腐干文章,也成了当地的酸腐“文人”。当兵报国,是我的最大理想,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自私,想以当兵为机会,跳出这个偏僻的穷山沟,找一个能够施展抱负的地方。然而,这一理想在村书记的坚决反对下而夭折。虽然政审通过,部队领导很喜欢这个“文武双全”的苗子,作了多次家访,也没能抵抗住地方村书记对贫困家庭的刁难。
          报国无路,跳出农门很难,就只有不停学习,用知识武装自己,以期跳出农门。19岁,硬是凭少年时代练出的铁脚板,走了80里山路,到了射洪。射洪的繁华令人窒息,车水马龙,是我们那北寨村根本见不到的。这次,我也算见到了世面。在射洪转了几天,到过县委、县政府,想进去看看,两只脚却打抖,根本没那勇气。我们村书记都可决定一个人的生死,政府大院哪是人能随便进的?后来,我去了柳树镇,参观了沱牌厂,又去了金华山,拜谒陈子昂。带着一些失落,跟着几个弹花匠离开了射洪。
          漂泊江湖,身不由己,年迈的老母亲成为最大牵挂。有年春节回家,身无分文,只带回几大堆书,因弹棉花挣那点钱,早就买书用了,哪还有什么结余?母亲见我那难堪相,端着我的脸左看右看,笑了,她说:“我儿子长大了,你现在很有钱,只是别人把钱装进了裤包里,你却把钱变成知识装进了肚子里,我希望你将来用自己的知识,改变这个地方的面貌”。
          没文化的母亲能说出这样高深的语言,简直令我不敢相信。但年幼时鼓励我读书,约束我行为的往事历历在目。母爱的伟大,怎敢忘怀?
          又一年,听说射洪要修铁路,就是今天的成达铁路。每个射洪人都必须出钱,由于家庭贫穷,挣点钱被我买了书,根本就拿不出钱来,村上干部趁我不在家,把老母亲准备做棺材的木头给抬走了。我很气愤,要找村书记讲理,被母亲拦住,她说:“修铁路是好事,铁路修好了,你们回家和外出就方便了。没有棺材我就不死,我还想看看家乡的变化,我还想坐次火车。”
          但是,这条铁路收了射洪人的钱,最终没从射洪经过,却在射洪绕了个弯,从遂宁到达州。我的母亲,没有等到在射洪坐火车的时间,于2007年带着坐火车的期望,离开了人间。
          母亲不在,家就不在。安葬好母亲后,怀揣亲人和家乡朋友的期望,远走他乡。这一走,我也发誓再不回来。
          在湖南,我寻得了人生第一份工作,在某报社当实习记者,两年后,受聘于某电视台,成为自由策划人。生活条件稍微改变,家乡还挣扎在贫困线的亲人朋友,时刻在脑海中闪现。他们现在好吗?家乡面貌有没有改变?
         又爱又恨的家乡,虽然我发誓不回,但当摆脱贫穷后,又牵肠挂肚起来。
          该回家看看母亲了,在她老人家坟前放几十万元钱,让她可以安息。我一定告诉她,她的儿子能够挣钱了,而且不是用体力,用的是知识,没有给她丢脸。我还得看看当年的儿时玩伴,他们成家没有?生活怎么样?村小读书的同学们,应该都成家立业了,他们现在好吗?
        乡愁,油然而生,一切的不愉快,烟消云散。
        说走就走!向领导请了个假,买了张机票,直飞成都。射洪没有铁路,只有长途汽车。一路颠簸,到达射洪。我虽然是射洪人,但家乡偏远,没有客车,19岁时才到过射洪,想想都给射洪人丢脸。不,准确的说,应该是射洪县丢了射洪人民的脸。
        阔别二十余年,射洪确实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车站新修了,街道变宽了,比以前更加辉煌,还是没有火车站。
        我招了辆的士,也不知道去哪里,随口说了句:去县政府。
        因为,县政府那地方,是射洪县最繁华的地段,以前不敢进,今天可得去看看。再者,到处都有的士宰客现象, 我没有确切去的地方,司机会把我当外地人敲诈。
        司机是个中年人,很健谈,礼貌的跟我聊天,当得知我几十年才回射洪这一趟,也很感慨。他表示,只收5元钱,要开车在城区转一圈让我看射洪的变化,包括河东开发区。希望我能回家乡创业,为家乡建设添砖加瓦。一圈转了下来,用了一个多小时,我很感激,要给两百元车费,被拒绝了,他只收了5元钱。
        这事,后来我跟县政府办公室杨秀森同志讲过,可惜没有记住司机姓名和车牌号码,无法登报表扬。这次,射洪县的市民素质,给我留下深刻映像。也促进了我几年内多次返回家乡,并建立公司在绵阳的行动。
        2016年,为了联合更多在外成功人士返乡创业,共同建设美丽新射洪,改变潼射面貌,和几个热爱家乡的朋友一道,与潼射镇人民政府策划实施全国闻名的2017年“潼射春节联欢会”,让射洪精神得到广泛传扬。
       近两年,家乡面貌发生了根本变化,通往北寨村及其它乡村的路变宽了,偏僻而贫困的山区家家户户都通了天然气和自来水,回家乡的人们可以开着自己的汽车在村道任意穿梭,虽然公路还存在一些瑕疵,但毕竟这一届政府领导还在积极努力,为脱贫攻坚夜以继日的操劳着。
       据悉,射洪金华至潼射的狭窄公路,在县委、政府及射洪县交通局的大力支持下,已扩宽1,5米,目前路基已全面完工,还需财政资金拨付才能铺上水泥路面,让这条产业脱贫路给潼射人民带来新的希望。
        时过境迁,射洪已撤县建市。11月18日的“射洪市成立大会”,鼓舞着每个射洪人。1464年历史的射洪,终于可以堂堂正正站立于天地之间,拥有过境铁路及高速公路,为国家强盛贡献一切力量。
        射洪市成立,每个射洪人都热血沸腾,那高亢激昂的《市民倡议书》,不会是赞歌,她将时刻提醒我们的政府人员:牢记使命,抓住机遇,鼓足干劲,用科技力量打造出璀璨辉煌的新射洪。
        射洪市成立了,作为射洪市民,我们应该万分高兴。但是,射洪像雾像雨又像风,让人心里存在无数酸楚。河东工业园那些大批僵尸企业,还在依赖关系网占据着资源及土地,使真正的企业难以进入射洪。
        以我为例,作为射洪人,我有20项新材料国家发明专利,射洪各界朋友以多种理由建议回射洪发展,但在沟通中,被个别职能部门人员搪塞回来。理由是:你那些发明专利是噱头,怎么可能嘛,我见多了。我想陈述,根本就没机会。他会装出专家的样子,提些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如:你的成品材料含水量多少?我讲没有。他会说:农民晒干的玉米含水量是百分之六,任何物质都有水分,你的材料没有水分是怎么生产出来的?我的个天老爷,我真想问他:身体是你自己的,你知道自己有多少水分?但别人有高等学历证书,我是自学的,于情于理都打不出他那样的诳语。
        于是,我在今年8月30日,在人民网强国社区及四川在线地方领导留言板给书记市长建言,提出10余条建议,遂宁市12345市长热线,射洪县12345信访热线多次专程致电感谢对射洪发展的关心,表示讨论后一定公开回复,至今,也没见回复于哪里。我不能臆断,一直告诉自己,领导们很忙,撤县建市很重要,他们没时间回复,有时间了,肯定会回复的。
        射洪,我们爱您!也希望您能热爱您的人民。昔日的顽皮孩子都不顽皮了,您现在由县变市,要树立起您的形象,求真务实,坚决打击不正之风,官僚主义及不作为乱作为的人,严肃法纪。以科学发展观,建设美丽射洪,不要辜负祖国和百万人民的期望。
        记住:我的母亲还没看见过火车,射洪偏远乡村的老人们,也还没看见过火车,他们为修射洪铁路交过钱,盼了几十年,连火车的叫声都没听过。


雨后长空 发表于  2019-11-19 21:19:09 152字 ( 0/105)

接正文: 求真务实,坚决打击不正之风,官僚主义及不作为乱作为的人,严肃法纪。以科学发展观,建设美丽射洪,不要辜负祖国和百万人民的期望。 记住:我的母

           60年代,我出生于射洪县最偏远贫穷的山村——潼射北寨村。这儿没有公路,只有几根羊肠小道,把我们的理想连接到群山外面。
            那时,每个村都有小学,初中。天空很蓝,晚上群星璀璨。我们 就在附近的小学读书,听着雷锋、黄继光、董存瑞的故事,学习精神一刻也不懈怠。寒冬腊月,光着脚丫踩在泥泞的路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也没感到有什么困难。最少,我们心中还不知道什么是困难。天气太冷,就多参加体育运动,向“牛鬼蛇神”学习武术,以增加身体热能,抗拒风寒。读书之余,根本就没什么娱乐,就经常下河洗澡,滚铁环,玩弹弓。甚至发明简易火药枪,自己制造炸药,火药,带几个顽皮同学上山打鸟。当然,这些都躲不过老师的眼睛,学校黑板报经常成为我的检讨专栏。检讨写多了,文笔也就流畅了,字也工整得体,受到语文老师很多表扬,成为学校双面典型。
          18岁,我已经成长为满腔热血的青年,武术根基在附近也小有名气,经常打抱不平。写作方面在潼射邮电所赵光喜老前辈的引导下,先后在报刊杂志发表了几十篇豆腐干文章,也成了当地的酸腐“文人”。当兵报国,是我的最大理想,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自私,想以当兵为机会,跳出这个偏僻的穷山沟,找一个能够施展抱负的地方。然而,这一理想在村书记的坚决反对下而夭折。虽然政审通过,部队领导很喜欢这个“文武双全”的苗子,作了多次家访,也没能抵抗住地方村书记对贫困家庭的刁难。
          报国无路,跳出农门很难,就只有不停学习,用知识武装自己,以期跳出农门。19岁,硬是凭少年时代练出的铁脚板,走了80里山路,到了射洪。射洪的繁华令人窒息,车水马龙,是我们那北寨村根本见不到的。这次,我也算见到了世面。在射洪转了几天,到过县委、县政府,想进去看看,两只脚却打抖,根本没那勇气。我们村书记都可决定一个人的生死,政府大院哪是人能随便进的?后来,我去了柳树镇,参观了沱牌厂,又去了金华山,拜谒陈子昂。带着一些失落,跟着几个弹花匠离开了射洪。
          漂泊江湖,身不由己,年迈的老母亲成为最大牵挂。有年春节回家,身无分文,只带回几大堆书,因弹棉花挣那点钱,早就买书用了,哪还有什么结余?母亲见我那难堪相,端着我的脸左看右看,笑了,她说:“我儿子长大了,你现在很有钱,只是别人把钱装进了裤包里,你却把钱变成知识装进了肚子里,我希望你将来用自己的知识,改变这个地方的面貌”。
          没文化的母亲能说出这样高深的语言,简直令我不敢相信。但年幼时鼓励我读书,约束我行为的往事历历在目。母爱的伟大,怎敢忘怀?
          又一年,听说射洪要修铁路,就是今天的成达铁路。每个射洪人都必须出钱,由于家庭贫穷,挣点钱被我买了书,根本就拿不出钱来,村上干部趁我不在家,把老母亲准备做棺材的木头给抬走了。我很气愤,要找村书记讲理,被母亲拦住,她说:“修铁路是好事,铁路修好了,你们回家和外出就方便了。没有棺材我就不死,我还想看看家乡的变化,我还想坐次火车。”
          但是,这条铁路收了射洪人的钱,最终没从射洪经过,却在射洪绕了个弯,从遂宁到达州。我的母亲,没有等到在射洪坐火车的时间,于2007年带着坐火车的期望,离开了人间。
          母亲不在,家就不在。安葬好母亲后,怀揣亲人和家乡朋友的期望,远走他乡。这一走,我也发誓再不回来。
          在湖南,我寻得了人生第一份工作,在某报社当实习记者,两年后,受聘于某电视台,成为自由策划人。生活条件稍微改变,家乡还挣扎在贫困线的亲人朋友,时刻在脑海中闪现。他们现在好吗?家乡面貌有没有改变?
         又爱又恨的家乡,虽然我发誓不回,但当摆脱贫穷后,又牵肠挂肚起来。
          该回家看看母亲了,在她老人家坟前放几十万元钱,让她可以安息。我一定告诉她,她的儿子能够挣钱了,而且不是用体力,用的是知识,没有给她丢脸。我还得看看当年的儿时玩伴,他们成家没有?生活怎么样?村小读书的同学们,应该都成家立业了,他们现在好吗?
        乡愁,油然而生,一切的不愉快,烟消云散。
        说走就走!向领导请了个假,买了张机票,直飞成都。射洪没有铁路,只有长途汽车。一路颠簸,到达射洪。我虽然是射洪人,但家乡偏远,没有客车,19岁时才到过射洪,想想都给射洪人丢脸。不,准确的说,应该是射洪县丢了射洪人民的脸。
        阔别二十余年,射洪确实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车站新修了,街道变宽了,比以前更加辉煌,还是没有火车站。
        我招了辆的士,也不知道去哪里,随口说了句:去县政府。
        因为,县政府那地方,是射洪县最繁华的地段,以前不敢进,今天可得去看看。再者,到处都有的士宰客现象, 我没有确切去的地方,司机会把我当外地人敲诈。
        司机是个中年人,很健谈,礼貌的跟我聊天,当得知我几十年才回射洪这一趟,也很感慨。他表示,只收5元钱,要开车在城区转一圈让我看射洪的变化,包括河东开发区。希望我能回家乡创业,为家乡建设添砖加瓦。一圈转了下来,用了一个多小时,我很感激,要给两百元车费,被拒绝了,他只收了5元钱。
        这事,后来我跟县政府办公室杨秀森同志讲过,可惜没有记住司机姓名和车牌号码,无法登报表扬。这次,射洪县的市民素质,给我留下深刻映像。也促进了我几年内多次返回家乡,并建立公司在绵阳的行动。
        2016年,为了联合更多在外成功人士返乡创业,共同建设美丽新射洪,改变潼射面貌,和几个热爱家乡的朋友一道,与潼射镇人民政府策划实施全国闻名的2017年“潼射春节联欢会”,让射洪精神得到广泛传扬。
       近两年,家乡面貌发生了根本变化,通往北寨村及其它乡村的路变宽了,偏僻而贫困的山区家家户户都通了天然气和自来水,回家乡的人们可以开着自己的汽车在村道任意穿梭,虽然公路还存在一些瑕疵,但毕竟这一届政府领导还在积极努力,为脱贫攻坚夜以继日的操劳着。
       据悉,射洪金华至潼射的狭窄公路,在县委、政府及射洪县交通局的大力支持下,已扩宽1,5米,目前路基已全面完工,还需财政资金拨付才能铺上水泥路面,让这条产业脱贫路给潼射人民带来新的希望。
        时过境迁,射洪已撤县建市。11月18日的“射洪市成立大会”,鼓舞着每个射洪人。1464年历史的射洪,终于可以堂堂正正站立于天地之间,拥有过境铁路及高速公路,为国家强盛贡献一切力量。
        射洪市成立,每个射洪人都热血沸腾,那高亢激昂的《市民倡议书》,不会是赞歌,她将时刻提醒我们的政府人员:牢记使命,抓住机遇,鼓足干劲,用科技力量打造出璀璨辉煌的新射洪。
        射洪市成立了,作为射洪市民,我们应该万分高兴。但是,射洪像雾像雨又像风,让人心里存在无数酸楚。河东工业园那些大批僵尸企业,还在依赖关系网占据着资源及土地,使真正的企业难以进入射洪。
        以我为例,作为射洪人,我有20项新材料国家发明专利,射洪各界朋友以多种理由建议回射洪发展,但在沟通中,被个别职能部门人员搪塞回来。理由是:你那些发明专利是噱头,怎么可能嘛,我见多了。我想陈述,根本就没机会。他会装出专家的样子,提些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如:你的成品材料含水量多少?我讲没有。他会说:农民晒干的玉米含水量是百分之六,任何物质都有水分,你的材料没有水分是怎么生产出来的?我的个天老爷,我真想问他:身体是你自己的,你知道自己有多少水分?但别人有高等学历证书,我是自学的,于情于理都打不出他那样的诳语。
        于是,我在今年8月30日,在人民网强国社区及四川在线地方领导留言板给书记市长建言,提出10余条建议,遂宁市12345市长热线,射洪县12345信访热线多次专程致电感谢对射洪发展的关心,表示讨论后一定公开回复,至今,也没见回复于哪里。我不能臆断,一直告诉自己,领导们很忙,撤县建市很重要,他们没时间回复,有时间了,肯定会回复的。
        射洪,我们爱您!也希望您能热爱您的人民。昔日的顽皮孩子都不顽皮了,您现在由县变市,要树立起您的形象,求真务实,坚决打击不正之风,官僚主义及不作为乱作为的人,严肃法纪。以科学发展观,建设美丽射洪,不要辜负祖国和百万人民的期望。
        记住:我的母亲还没看见过火车,射洪偏远乡村的老人们,也还没看见过火车,他们为修射洪铁路交过钱,盼了几十年,连火车的叫声都没听过。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