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正义海 发表于  2019-11-18 11:04:49 1962字 ( 0/2462)

拆迁款被“张冠李戴”甘泉住建局:为何如此胆大?(原创首发)

         近日,据甘泉县刘晓兰女士求助报料,因甘泉县老粮食局后山属于自己的三孔窑洞被棚户区拆迁办于2017年时列入拆迁规划并拆迁,拆迁过程中即没有通知她本人,也没有给出赔偿,反而说只认字据不认房产证,导致她合法财产被他人侵吞。                                       

         于是,笔者来到甘泉县走访和了解,发现刘女土所诉的三孔窑洞是其丈夫张建军(已故)生前在公安局上班时,因单位解决本单位职工住房困难,经组织决定在1988年的时候,在粮食局后山给张建军夫妻建下了三孔窑洞,并于2003年3月21日登记办下了房产证和土地使用证。             
          据刘女士讲;在2017年时,拆迁办应该在电视台上和相关区域张贴公告等作为广泛宣传,因特殊情况的必须联络相关合法受益人进行核对,以防发生经济纠纷或被债权问题。但不知拆迁办是玩忽职守还是有意隐瞒事实真相,没有经过她本人知道就把三孔窑洞的赔偿款给了张建军胞弟(张立平、段海军)二人,说是张建军生前已经把三孔窑洞卖给了两兄弟,并出示了由宋世斌执笔的字据。
          刘女士为了自己的合法权益找到了原拆迁办负责人现在的住建局副局长刘旭东一问究竟,谁知刘旭东的一翻话让她如晴天霹雳,刘旭东告诉刘女士说;张建军生前已经把三孔窑洞卖给了张立平和段海军,我们有卖房字据,你可以去找他们要钱去,我们这次拆迁只认买卖协议,不认房产证,我们也调查了,有左邻右舍证明。再说;家有千口,主事一人,依民俗张建军有全权做主的权利,你这个女人不懂法,你去找个懂法的人问问,要不你去告我们单位也行,看你能怎么样?
         据刘女士所讲;她为了自己合法权益也曾信访了两次,但两次信访都被住建局不重事实,虚假回复。笔者为了弄清事实真像,来到甘泉县按信访回复的,先找到所谓的字据执笔人(宋世斌)了解。宋世斌告诉笔者,当年张建军病危时确实是请他写过字据,但不是卖房协议,而且当时张建军是出于半昏迷状态,字据是在病房中写的,其中有张建军某胞弟在场,因时间太久,记不清具体是谁了,信访回复的字据不是他当初写的内容,也无法确定这个字据的真实性。也没有找到家有千口主事一人的法律相关条款。
           刘女士还告诉笔者,她本人在2018年至2019年间也多次去过相关单位和纪检委了解真像和证据,最终都是无果而终,能得到的就是纪检委管不了,住建局已经把赔偿款付给张立平和段海军二人了,要钱你去要,与我们没有关系。我们也只认字据不认房产证,当初没有找你核实,棚户区改造办是有过错,大不了对他们工作不认真,给一个党内警告,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再不行你就去找县长去。而且现任棚户区改造办负责人张泽斌说;我经常在老二老三家;即(张立平和段海军)家里打麻将,他弟兄二人都说买下了三孔窑洞,应该错不了,你不行的话你去告我们单位去,你一个单身女人势单力薄的我说你还是别闹了,闹下去对你没有一点好处。
           笔者也经过详细的了解所谓的左邻右舍,这才发现,因时间的变迁,这些左邻右舍早已不在这个地方居住了。而且他们并不知道三孔窑洞买卖的事,何来的证明?按刘女士信访回复不难看出于2017年名叫高军的谈话笔录就有护短偏向的行为,为什么只有张立平、张菊莲的谈话记录呢?并且张菊莲还是张立平和段海军的母亲,因为他们是不当得利者,左邻右舍的证据又在哪里?为什么宋世斌执笔都不知道具体字据的真实性?是不是当初这笔赔偿款存在了不可告人的秘密或和拆迁办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呢?
          为什么合法权益人的财产被无端变户,相关单位能否拿出公平公正的态度来处理此事?媒体也将持续关注。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