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李树身 发表于  2019-02-12 15:47:50 8660字 ( 0/987)

随笔:天壤之别的医疗保障社会福利(原创首发)

《光明日报-微信公众号》10日发表的《医院来了一对母女,一番话后拿出5万元现金,医生们都愣住了》一文,笔者读罢为其连连点赞;并认为该文作者采用笔者特喜欢的“春秋笔法”,即对其事其人的表象采用赞美情调描述,而实则却在反讽其描述的表象是何等的自欺欺人。“佩服!”笔者为之叫好。

该文称,2月3日上午10点左右,一对母女来到通大附院血液内科二病区徐瑞容的办公室,说要资助几位白血病患者,徐瑞容立即起身接待这对穿着朴素的母女俩。当他给母女俩介绍了病区几位家境状况不好、特别是几位年轻的白血病患者后,母女俩当即决定资助其中的5位,每人1万元。

原文图片

“当时我很意外,因为平时也经常有好心人到我们血液科病区捐款资助白血病患者,但像她们这样一次捐助5万元的很少见。”徐瑞容说,他第一反应就是留下母女俩的联系方式,然而几次都被婉言谢绝,母女俩只是说捐献爱心,不图回报。在徐瑞容的带领下,母女俩分别到捐助的5位白血病患者窗前看了看,留下善款就匆匆离去。

该文称,徐医生朋友圈里纷纷点赞。提起当时发生的一幕,43岁的卫成(化名)流泪了:“当时我很意外,我不认识她们,因为我住在层流病房,母女俩就把一万块钱交给了徐主任,等我家人过来再转交。”

卫成于2018年下半年被查出患有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经过几个疗程的化疗,给家庭带来了巨大的经济负担:“对于我来说,总能遇到好心人,这里的医生护士一直在鼓励我与病魔抗争,如果老天给我康复的机会,我也一定会像这对好心的母女一样做好事,回报社会。”

该文称,22岁的刘菲(化名)患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当这对母女来到她所住的层流仓时,刘菲拉开窗帘见到这对母女,“我在感谢她们的同时一直追问她们的联系方式,可是她俩只是微笑地婉拒。我只能拼命地记住她们的面容,有朝一日当面感谢。”

这对母女另外捐助的分别是17岁的恶性淋巴瘤患者、71岁的急性髓细胞白血病患者、70岁的淋巴瘤患者。母女俩在病区仅仅停留了几分钟,就匆匆离去。通大附院血液内科主任刘红教授在她的朋友圈发了这段话:“在这个寒冷的冬季,总有那么多暖心的花絮让人感动,祝好人一生平安。”

【述评】

首先肯定,不管那“穿着朴素的母女俩”是富豪者或是工薪者,都同样堪称“兼济天下”者。但尽管这样的大慈善者正在越来越多地不断涌现出来,表现其佛家救苦救难的教化之心。可是与此同时,因一场大重病而倾家荡产的家庭也在与日俱增。所以,来自民间善人的捐助义举也便显得杯水车薪,根本无法让社会实现公平、和谐与安定。

虽说改革开放40年来,许多中国人在邓公与当年习近平的带头下走出国门,特别是去到了“五毛”和“极左”们天天怒怼的“美帝”国土上,亲见了美国人享爱的福利待遇,无不称羡;之后随着国力的日益强大,一部分朝野人士、显贵平民,只要他们有条件,便会倾其力将自己与家人公开或暗中移民到美利坚去。这非是谣言蛊惑,而是众所周知的不争事实!

笔者的儿女亲家,约在20年前还是中国的国家公务员;男亲家是某市的市委政研室笔杆子,女亲家是市府侨办科员。当他们的18岁女儿考上了美国哈佛大学享受免费教育时,被多年洗脑的他们,深恐女儿在水深火热的美帝社会遭受虐待甚至不测,便先后毅然办理停薪留职手续赴美国纽约伴读。

期间,举目无亲,贫困至极。为了生存,女亲家自学简单英语,终于求职到由政府管理下的一份家政工作;之后,男亲家在街头卖他的亲笔字画。虽收入不多,可还得月月纳税,只好租住政府修建的简陋狭窄平民房栖身。

后来,他们的女儿嫁给了有自己大公司、大别墅的富豪美籍犹太人。从此,两老人不再外出工作了但照常继续纳税。所以,现在他俩早已月月领取美国的可观养老金;同时,中国的养老金也照领,只不过每年要回中国一次,到原单位让其验明正身“你是不是你”。

两老人和女儿女婿同住一处(原租政府的廉价平房未退),责任是料理家务和管教一个接着一个降世的三个孙儿孙女,也很辛苦,但很平安——平安是福。

不幸的事还是降临这个富裕家庭,一个才几岁的孙儿患上了白血病。应当说,这个富有的家庭支付在中国人眼中的这种巨额医药费,是绝对无足轻重的。可是,历经长达三年的持续治疗之后,孙儿的白血病已痊愈并上小学了。可这富裕之家,却未付分文医药费。

另一不幸的事是约在四年前,已届满古稀之岁的女亲家,患上了乳腺癌。去当地医院住院做手术,到痊愈时仅仅花费了1.6美元挂号费。

所以,笔者要赞《光明日报-微信公众号》10日发表的《医院来了一对母女,一番话后拿出5万元现金,医生们都愣住了》一文,作者采用记实的“春秋笔法”,婉言娓娓道出了中美医疗福利的天壤之别。那么,我们还有何“厉害”话,可以继续大声地广而告之呢?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