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挑zan不ke能 发表于  2019-02-10 09:24:19 6244字 ( 0/1782)

中共达州市委书记包惠同志、中共宣汉县委书记唐挺教同志;见信好!

中共达州市委书记包惠同志、中共宣汉县委书记唐挺教同志;见信好!

我户口是在你们的管辖内,宣汉县樊哙镇古风村上访18年无果的失地农民杨锡云,在此辞旧 迎新的时刻,特向您们问好!

 从2015年到现在向您们寄来多封信。原本以为会让日理万机的您们重视。没想到您们市委县委和纪委在这五年多,对无实力的农民推诿不作为、当保护伞、把无实力农民投诉举报信当儿戏,踢球功夫一流。从此我家过着寸土立足、无房居住、无家可归的日子,还被人追随、拦截、恐吓的日子。

   我杨锡云向你们请求投诉举报无数次、我对你们举报多次宣汉县林业局和纪检组(吴明前),樊哙镇林业站站长(饶健新),滥用手中职权,严重违纪违法,破坏、杨锡云家20.9亩承包田地使用权、被规划为停耕还林、骗取国家林业补助款长达16年之久。

   从2000年至今包含杨家的生态林,青山煤矿,国家对农村房屋等等的补贴和补偿全部被霸占贪完吃尽。

   向你们投诉举报多次樊哙镇镇长宋丽华,信访办主任程元典,王绍山,从2015-2018年之间,掩耳盗铃的乱作为,用政府文件,伪造了一大堆的红头文件假事实,进行弄虚作假欺骗,长期得不到合理合法的处理。

   政府行为给杨锡云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和巨大的经济损失经济灾难。县委书记还要保护多少年?市委书记还要踢多少年皮球?

宣汉县村民杨锡云为何被政府折磨成中国最悲催的农民

事实如下;我全家在1999年12月外出打工,家中无人时,在1999年12月至2000年2月之间,财产全部被古凤村八社李有田、李有信、七社组长黄远俊入户盗窃一空。房屋被村民小组组长黄远俊组织村民拆毁全部自建住房的房顶和屋门。 在2000年的几个月里,杨锡云全家不知情的情况下樊哙镇党委书记成远强与政策法律不顾,滥用手中职权,霸占瓜分杨家全部承包田地20.9亩,瓜分给了全生产队95口人人平0.22亩。

    在2001年至02年之间,宣汉县林业局和樊哙镇林业站领导,又把杨家20.9亩承包田地全部改性,规划为停耕还林。从2000年至今,杨家全部承包土地的林业补偿款被霸占贪污吃尽、包含生态林,青山煤矿,国家对农村房屋等等的补贴和补偿全部被贪污吃尽。

   杨锡云从2000年7月值到2015年数百次找、镇、县政府要求解决,从来没有一位领导来管个此事。从1999年12月至2000年5月,杨锡云财产全部被盗窃、房屋全部被拆毁、承包土地全部被镇政府瓜分、造成杨家寸土立足,无家可归。

  在2000年6月19日,杨锡云又买到樊哙镇,地名水莲营,一所住房居住。父亲在2000年9月29日活活被镇、村、组,急,气死。

  杨锡云从2000年7月到2003年之间,长期去找樊哙镇和派出所领导投诉反应,要求给我个说法预处理,政府派出所没有一位领导来管过此事。杨锡云在2003年只好又外出务工,间断回家请求樊哙镇党委政府处理杨锡云家的房屋被拆,财产盗窃,承包土地被霸占瓜分的事实,镇政府和县政府从2000年到2015年没有一位领导作为,还无理辩论。说我杨锡云土地是我自己不要了的。

  值到2015年省中央第三巡视组来到达州,杨锡云去反应,后来才有了樊哙镇政府和古凤村村民委员会2015年4月12日的调解意见,调解人员反而贪污骗取杨家2100元停耕还林栽树工资,各种补助款不要我提,我杨锡云当时就不同意这样的调解,杨锡云和母亲陈元梦在调解意见上也注明不同意。镇,县,人民政府领导非要我杨锡云执行2015年4月12日的调解意见。镇、县政府领导,不查清事实就进行调解,对于一方的过错不管不问所进行的调解一定是不公平不正义的。

       从2015年到2018年3月樊哙镇政府和宣汉县政府给杨锡云   红头文件弄虚作假,伪造了无数次假事实文件制造假案。

   宣府信复字〔2015〕2号弄虚作假完全制造了假案。

樊哙镇2015年到2018年弄虚作假,伪造的假案有樊府信答涵(2015)1号。樊府发﹝2016﹞130号等。樊府﹝2017﹞63号、2017年6月5日和2017年12月6日等等。樊府﹝2018﹞17号、﹝2018﹞21号、﹝2018﹞23号等等全是政府行为伪造的假案。

   2018年5月之后樊哙镇人民政府继续多次制造假案文件的回复不敢给我,樊哙镇10月用彩信的方式发给了我两份造假文件,樊府发(2018)108号和(2018)117号,发在手机上根本看不清。关于樊府发108号回复道我家房子无人居住管理,久而久之,附近部分居民将其我家房屋内物品全部拿回,并在杨锡云家房梁房顶上捡物品回家做柴。

 政府的回复政府自己不觉得奇怪吗?。我全家人从1999年12月外出,在2000年的2月之间受到人为灾难。政府怎么称上了我家久而久之无人居住,将我房屋内物品全部拿回,在我家房梁房顶上捡物品回家做柴。

   樊府发108回复道我父亲去世,又外出务工。我父亲在2000年9月29日去世,父亲去世后我一直在樊哙镇水莲营一所住房居住,直到2003年才外出务工,可是有证人证实的。

   关于我反应田地被霸占的问题,樊府发领导的答复,可以说是一点不懂道理。

   我家五口人的承包土地事实是政府霸占瓜分。被樊府发回复辩论成党委政府决定将我家五口人土地拿出来分给全社人民代耕。樊府发回复道,因我常年不在家,村上无法与我取得联系。

  杨锡云全家人在1999年12月外出,在2000年7月回家,半年左右时间受到人祸的灾难,政府?您、怎么称上了我是常年不在家。

   樊府回复古风村修建村道公路于1999年10月11日(冬月)动工,于2000年5月1日通车、完全是在编造事实瞎乱回复。

   古凤村修建村道公路动工时间于2000年12月(冬天)动工,在2001年5月4日通的车。古凤村修建村道公路的时后已经把我家房屋、财产、土地全部霸占没收瓜分半年多的时间了,修建村道公路时我杨锡云还去观看过,没有任何人来找过我修路。您樊府发真会编制假的事实。

                   一次遭遇还没解决,二次又来

          2012年杨锡云在外务工,再次遭到钟友才三家恶霸,而凶恶残暴、横行霸道,钟友才在2012年9月1日,请来蒲信明的挖机,又摧毁了杨锡云在樊哙镇购买的房屋。钟友才催毁房屋时,杨锡云在辽宁省辽石化务工,从熟人给杨锡云打电话得知,钟友才挖掉了我家房屋。杨锡云在2012年9月1日接到消息后,从辽宁省辽石化工厂赶回樊哙镇。到镇政府反应,到派出所报案,镇政府派出所没有一位领导受理来管。

   杨锡云在2012年9月21日再次写材料到县公安局报案,县公安局2012年9月24日受理,给了杨锡云受理告知书,县公安局转回樊哙镇派出所,镇派出所反而骂道杨锡云跨大步,县公安局的告知书上提到,情节特别复杂的90日之内给答复,杨锡云多次去要县公安局的回复,县公安局值到现在也没得一个字答复。

   杨锡云维权的道路不堪回首

     因,以上此事,杨锡云在这十八年的遭遇,十八年的维权,上访投诉举报十八年的泪呀。从2000年7月至今,杨锡云跑过了樊哙镇千次以上。跑过宣汉县委、县纪委、县政府、县公安局也高达上千次。跑达州市政府上百次,跑四川省数十次,北京数十次。

宣汉县委书记唐挺教、有心保护,有心包庇腐败,市委书记包惠踢球功夫一流。

杨锡云万次上访投诉举报也是枉然。政府不作为,群众只能干瞪眼。

杨锡云十八年的遭遇完全是、镇、县政府违法行为。以上事实清楚,证据实足,始终得不到处理。

中国最悲催的农民在哪里?在四川宣汉县。

宣汉县最悲催的农民是谁?就是宣汉县樊哙镇古风村村民杨锡云。杨锡云成为中国最悲催的农民,大部分原因是政府违法行为造成的,为何在精准扶贫的今天,杨锡云一家难以享受到基层政府的阳光雨露?


                                                                                                     杨锡云;电话18682831218

                                                                                                    身份证;513022197401058215
                                                                                                                                              2018年2月2日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