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BreezeChina 发表于  2019-02-09 14:32:38 4447字 ( 0/1211)

高龄重伤者的眼泪 骨科大主任的欢笑 该如何处理?(原创首发)

  大年初三至今,三次在华声论坛发贴,均未通过审核,原因是违规。但我不知道到底违什么规!本人估计是审核者担心此文内容掺假。鉴于此,为解除审核者的疑惑,本人可对天发誓,此文绝无虚言。事实上,就在上星期,本人的一位同事就说我太正直了。另外,从兴华群吧(百度贴吧)内本人(未通过审核一文内的链接指向的同一发贴者)发表的一些贴文中,审核者也应该可以看出,本人的观念及为人。正文如下:
  本文所涉及的问题是,2017年1月,时任某某市人民医院住院部伤骨科主任驱逐重病患者出院之事。
  2017年1月,在接近过年时发生了车祸,事后交警认定对方全责。
  因对方是为其公司(当时有人说,该企业的资产实力排名在该市位于前10)送财务资料而发生的车祸,当时该公司曾有几位人到过车祸现场,用厂车将我80多岁的母亲送到医院。进医院后,本人曾听到对方打电话找关系(无证据),当时还以为她们希望找技术好的医生为我母亲进行治疗。但从随后母亲被拒绝住院的情况看,这种想法是幼稚的。
  在母亲拍片后:急诊科医生说,有三处骨折,二处非常明显(已错位),另一处模糊,结合疼痛的程度,应为骨折。认为必须住院处理,并联系了住院部。但来自于伤骨科住院部的医生却表示,骨科主任看过我母亲受伤的片子,因年纪太大了,无法进行手术,在医院无特别的治疗,只需回家躺着就行了。在我强烈坚持要求住院的情况下,才被允许住院!由此可见,该院住院部伤骨科主任,在我母亲入院之时,就曾有意拒绝我母亲入院。(后来该科室实际所做的事实表明,其实对于是80多岁的高龄严重受伤者,是应该入院检查观察的。这种拒绝入院的做法显然是不对的。)
  车祸前,母亲每天早上可慢走半小时以上,最长1.5小时,且还承担做家务。但车祸后住院时,她病情危重,我每夜都陪在母亲身边,自己及护工,需要双人抬托,才能放置便盘!白天,我有时不在病床边时,护工说,她也请其他护工一起协作,完成母亲的大小便护理工作!
  因入院时曾听医生说过“只需躺”,即不需要其它治疗,结合2015年母亲(体检)抽血后,曾出现过不良反应——手指发麻且最高血压从129升到210。为避免再次出现不必要的伤害,住院后,本人曾要求不要抽血。后经主管医生耐心解释后,已抽血化验。
  经抽血化验发现贫血非常严重,医院发过病危通知书。虽然输血后情况得到缓解,但输血后骨科主任仍表示,我母亲贫血非常严重,另有心脏早博等问题,以本科室无力治疗为由,要我母亲出院,甚至在本人同意签生死协议(若母亲死亡,则医院无责的协议)的条件下,仍不同意她继续住院至春节节假日后各科室医护人员充足方便就诊之时再出院,“他的意思是要我们次日一定要出去(有录音证据)”,给我的选项只有出院或转院(此处呈显,他有驱逐我母亲出院的意图)
  经一夜考虑,本人觉得,科室被如此医德的科主任把持,若与主任对立,坚持不出院,则母亲可能会被使用不需采用的药物或措施。这对于正处于极度虚弱之中的患者,更容易发生生命危险;应当接受该主任的指令,离开这个科室。本人清楚,精神因素对高龄者的身体健康影响较大。若在即将过年之际选择转院,那将给母亲以其身体极度危险的暗示,将给予母亲严重的精神打击,不利于病情好转。于是,于大年29上午,本人决定选择出院回家。就这样,只住了四天院的高龄重伤患者乘救护车出院了。出院时,我母亲哭了。她哭着说“我现在连身体转折也无法进行,就要我出院了!”当时,母亲的护工及31、33床病友都表示同情,而该主任却笑了!(注意,该主任知道我们选择出院回家,而并非转院。医者应当明白,对于一个处于病危之中的患者,回家意味着她将失去更好的医护条件,生命更加危险。在人民的医院,竟然有医生乐意置其病人于更危险的境地!)
  出院后,我母亲近2个月只能直躺,无法转侧,无法翻身,咳嗽时下身很痛,需强忍而难咳。为缓解身上疼痛,疼痛处有时需按摸,有时需拍打或用云南白药、红花油等,有时候,身体一侧需用东西垫一下,双下肢无法自由活动。因在家缺少在骨科住院部那种适于护理骨折的专业床具,床垫无法摇抬,床周围缺少抓手,相较于在医院,在家疼痛额外增加了,有时,自感全身骨头犹如散了架那般痛。而且还缺少医生专业的看护,难以处理骨折后可能长期卧床而出现的综合症,车祸后在医院时就开始出现的心房颤、潮热等症状。
  出院前,护工曾告诉我,出院或转院去非骨伤科治疗所产生的大部分医药费,是需要我们自理的,交通事故责任方是无需承担的(如果这是真的,那驱逐我母亲出院,显然可减少车祸责任方的赔偿金)。后来有资深的医生告诉我,当骨伤患者出现其它病症时,是可以请其它科室参与汇诊的,是不必转院转科室的,其他科室是难以处理严重骨拆,连大小便都无法自理的患者的(注:其他医生提供的医学知识表明:一定要我母亲出院的决定,是错误的)。
  他驱逐重病中的患者出院,让母亲承受了更大的生命风险(身体曾极虚弱,潮热,若发生危险,在家所需抢救时间更长)及额外的痛苦。对此,于2019年元月初,我母亲向XX市卫生局反映,要求对涉事人进行调查处理!
  元月中旬,XX市卫生局、XX市人民医院对此及时进行了调查。现尚未处理。不过已有领导表示,只需要对其教育却可。对此,本人及母亲都觉得不公正,但因此事与本人有直接伤害的关系,担心本人自己的观点也欠公正,不想乱说。为了我们拥有更好的医疗环境,为了类似的事件不再发生在其他人身上,恭请大家都来发表一下,对该骨科主任的客观公正的处理意见!
  关于对该主任如何处理,这几天,本人想到以下以几选项:
  1、仅仅言语教育一下。即,他如此伤害病人,剥夺普通小民住院治病的权利,给病人造成额外的痛苦,他实际上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
  2、如果是党员或党内干部,那就仅给予他党内处分,不作其它处理。这似乎党员们做坏事后,可以用“党”字挡一下,就可以过关了?
  3、主任的职位该不该撤?古人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拥有这种无视他人痛苦的德性的人,是不是会因受到较轻的处罚,就会改变其德性?如果不会改变,那是不是该免去其主任的职位,以免他再次危害他人呢?
  4、大主任的职位是不是可降职?也许,他是技术骨干,有一定的水平,且该医院缺少顶替他的人才,无人可取代他的职位。如果是那样的话,将其降职为副主任,仍然行管理该科室的职权(即他仍然可以行使此类驱逐权),是不是有意义?
  5、如果对其降职为副主任且仍然担负该科室的管理权,是不是还该责令其对造成更多痛苦且承受了更大的生命风险者付出适当赔偿?这种赔偿的支出,是不是会令其不敢再任意妄为地伤害其他百姓?
  6、如果母亲在被他驱逐后的数天内失去了生命,那么,他有没有够到涉嫌犯罪?(事情发生刚刚超两年,应当已过法律上的追责期吧?)
  网友们可参考以上六条,给出自己认为最公正的处理意见,包括除以上六条之外的公正处理意见。
  这是真实的事情。然而本文却没提及具体的医院名,也没有提及该主任的姓名,只是陈述了事实。本人认为,不指姓道名,更容易在此取得客观公正的评论。不然的话,若该主任及其相关者知道此事,完全可能雇人在网上乱评一通,甚至可能完全颠倒事非(也许有人会说,涉事者不知道,而本人知道此事,本人可以找自己的同学、同事、朋友,以及兴华群内的百位网友等来写处理意见。是的!但是,本人绝不会这样做。如果我这样做,那么,在百度贴吧,凯迪社区,早就会收集到足够的处理意见,而不必在此发贴了,对不对?!从兴华群吧本人发的一些贴子,大家也可以判断出,本人会不会这样做。)。并且,不指姓道名仅陈述事实,也足以让网友们按本文所述的事件,给出对该骨科主任客观公正处理的意见。在大家发表公正意见后,本人会将其反馈到该卫生局,让他们看看只是对该主任言语教育一下的处理决定,与网上客观公正的声音有没有差距?(如果对方质疑这些网上评论的公正性,那我会告诉他们,他们可以向写评论的网友核对,甚至可让所有提供处理意见者发誓:是否本人的同学或评论前就认识的朋友?注:帮我评论者,我视为网友,但极可能不认识)在此请允许本人先向各位大侠、各位朋友敬礼!如果有公安或网管想调查,那么,本人可以提供更多信息。
  (另:母亲出院时,医护人员表示,将向持1000元入院押金收据的车祸责任方催交医药费。但事实是,这5千多元医药费对方一直没有交。不知道是对方不愿交,还是该主任授意对方不要交?)(注,虽然对方包括有钱的公司,但除了在车祸当天支付过医药费外,拒绝垫付所有医药费。)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