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buweiyangnu2014 发表于  2019-02-08 16:21:43 53869字 ( 1/1689)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有关少部分农村妇女面对家暴忍气吞声孤立无援的故事.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有关少部分农村妇女面对家暴忍气吞声孤立无援的故事,我反复询问征得作者同意,才替其发表,作者是我初中高中同学,非常优秀的同学,妇女是他的母亲,思琪是他的侄女,家暴者是他的恶魔父亲。内容完全真实,没有一点虚假,里面地址,姓名都是真的,是采用小学生的水平写的,但我认为文章超越了小学文化。作者,我的老同学,是按照思琪的描述写的,故事悲伤,愤怒,感人,欲流泪,因为帮不上忙,所以采取这个办法看能否帮上忙。

这不是小说,是现实生活中真实存在的内容。这是一封控诉书,是求援信,请求老师、村委、民警,请求市长、市委书记还有妇联来帮助我们。

因为母亲离家出走多年未归并且已经改嫁,父亲因病去世花费巨大家中贫困,政府和社会各界比较关心我们家。每次洛溪小学校长和东荆村委书记带领市政府机构的工作人员以及爱心企业代表来到我们家慰问,大家合影的时候,看着那个人装出的一副和善嘴脸,想着大家走后那个人会怎样对待我和奶奶,我都会在心底默念着:把他抓走吧,把他抓走吧,把他抓走后,我和奶奶就安全了,这个家就温馨了。

不想就这样下去了,我该做点什么。

不想每一天被辱骂,每一天被威胁,每一天在被辱骂被威胁中提心吊胆。我几乎可以肯定只要我敢表现出一点点反抗、一点点不满,那个人就会将我弄死。

我时常悲伤地想,我和奶奶之所以还能够屈辱地活着,像个木头一样屈辱地活着,是因为没有任何反抗,是因为没有任何言语,之所以没有任何反抗没有任何言语,是因为没有任何帮助,是因为没有任何强大的力量来帮助我们,虽然叔叔一直在努力,但他尚未成功,还不够强大。

而那个人,那个我称他为“爷爷”的人,一直在肆无忌惮地威胁奶奶和我,就如他一直在肆无忌惮地威胁小时候和长大了的我的父亲和我的叔叔一样
时常怀疑课本中所学,和现实的差距是那么大,警察叔叔,正义的力量我不知道在哪里,但一个坏人就在我和奶奶的身边,一个坏人就让生活充满了悲伤,充满了悲伤的未知。

“在我们的世界里,只有一个恶魔,只有一个仇人,对此人的痛恨之深,超过了其他恨的总和。”——这是叔叔未来文学作品的开篇。

叔叔说他要写一部作品来刻画这个人,但我看已经来不及了,如果我和奶奶被害,凶手就是那个被称作“爷爷”的人。

如果说奶奶从来都是明媚阳光,那么这个所谓的“爷爷”从来都是厚重乌云,是凌冽寒风,是笼罩全家的白色恐怖。

“在已经出版的世界文学作品中,可能从未存在着这样一个人吧,我们的使命就是要把这个人刻画出来。”叔叔曾经对我说。

当我和奶奶无缘无故被这个人锁在深夜农村砖瓦房子大门外,锁在夏夜满是蚊虫叮咬的井边,在那不可名状的无边愤怒和无助里,我感受到了二十多年前叔叔所感受到的,那时,叔叔差不多也是我这么大。

这个所谓的“爷爷”,这个恶魔一直在伤害这个家,首先伤害的是奶奶,然后是爸爸和叔叔,再然后是我。

如果说有一种恨是最彻底的,那就是对这个人的恨,思琪的世界、爸爸的世界、叔叔的世界、奶奶的世界只有一个恶魔,就是这个所谓的“爷爷”,这个人在他罪恶的一生中,在他浑浑噩噩的一生中,只做了一件事,一件蠢事,一件不可理喻的事——恐吓诽谤伤害家人。

没人知道他的真面目,除了我们,除了我们这几个他本应好好保护的家人。

他对外是那么友好,装出一副老实憨厚的面孔,对家人却是残忍异常。

一个奸险小人,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了怎么算计谋害家人身上,这就是他人生的最大乐趣。
我根本不想提他,不想提他妖魔化的一切,一想到他,便心中刺痛。但不去叙述,便无人知晓他几十年的家庭暴力,无人知晓他对家人造成的伤害,尤其是对奶奶造成的伤害。一想到一个坏人天天做那么多坏事却没有受到任何惩罚,一想到他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偷笑,别人却以为他是个好人,我就告诉自己,我要振作起来,我要替奶奶替父亲替叔叔惩罚这个坏人,这是一个小作品,在叔叔的大作品出来之前的小作品,作品由小学生思琪完成。

作品叙述的完全是真实的故事。

    迫不及待地,坏人出场了。

    他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早晨,他扭动着丑陋的身躯,睁开了罪恶的眼睛,咚咚地无所顾忌地一点技巧也不讲究地往木桶中间而不是沿着桶壁撒尿,弄得整个房间骚气冲天,然后他到堂屋去了。我不知道他是否在堂屋坐了一会儿,应该是吧,大概在想今天要怎么把这个家搞得鸡飞狗跳,人心惶惶,怎么让他的白色恐怖笼罩丰城市湖塘乡前荆村22号,怎么把快乐通通驱除,让悲伤降临,这件事这件荒唐事从他阴谋得逞从高安搬到丰城起,从这个房子在坟地盖起(整个前荆村都是盖在一座坟山上),他已经做了20多年,哦不,快30年了,今天还是老样子,老剧情,他总是乐此不疲,一点也不厌倦。

他拿起了扫帚,就像拿起了拥有魔法的道具,口中念念有词。他所念的,不是学童晨读的纯真,也非宗教人士或诵经或祷告的虔诚,而是不堪入耳的诽谤、咒骂。他是我见过的最恶毒最淫秽最变态的人,该是怎样的阴险黑暗心理作祟,才能让他这样肆意妄为,恶语中伤家人无底限。如果他敢这样侮辱诽谤别家的人,一顿毒打恐怕早就从天而降分分钟教他做人了,他也就不敢继续后面几十年的拙劣表演。
可惜从来都没有强大的正义力量出现,推翻暴政,教坏人做人,有的只是零星的反抗。反抗者中有:我的已经因病去世的父亲、我的奶奶、我的老外婆、我的叔叔,叔叔是最坚定的反抗者,从叔叔记事起,从恶魔残害奶奶开始,无论年幼时期,求学时期还是在外奋斗时期,叔叔都是最坚定的恶魔反抗者,叔叔的使命就是获得成功,揭露恶魔。

奶奶在厨房做早饭,没有任何言语,没有愤怒没有反抗没有悲伤,好像这家庭暴力这荒谬场景就是这度日如年的缓慢流逝的悲凉时光的一部分。

很久很久以前,因为没有任何外界的帮助,她反抗不了这个恶魔,然后就完全屈服了,完全被这个男人控制,任由这个恶魔随意恐吓诽谤伤害她。

恶魔一边扫地一边声音越来越大,无理取闹之人如果无人阻止,他会越来越义正辞严,情绪激昂,看来只有雷神之锤才能将他打回原形,才能让人知道他的谎言欺世,才能让人知道他的拙劣表演。

可惜前荆村没有雷神之锤,甚至连一个指责他的人都没有,他,熊凖和,就是这个独门独院的没有欢声笑语没有温暖的破败之家的纣王,村委派出所市长书记人民法院都管不了他,这个世上最愚蠢的人,用一辈子的时间做着蠢事。
他要成为这个家的王,成为说一不二恣意妄为的纣王,他的惯用手段就是通过捏造不存在的淫秽之事来诽谤侮辱家庭成员,如果家庭成员斥责他,他就暴打反抗的家庭成员。奶奶是被打得最多的,听叔叔说好多年前刚来到前荆村时,恶魔就经常找茬骑在奶奶身上打奶奶,夏天时,找茬用砖头狂砸奶奶的腰和手,农忙时,找茬用竹棍打奶奶的眼睛,那一次奶奶的眼睛差点被打瞎,至于被他随意拿着铁锹一类的凶器威胁,被他关在门外或是关在家里的某个角落更是家常便饭。

奶奶实在太没有心机了,她永远都弄不明白她面对的根本不是什么丈夫,而是要置她于死地的恶魔。恶魔残害她,她认为这是家庭的不幸,婚姻的失败,羞于向外启齿,从来都不向村委或是乡政府或是派出所控诉,所以她被恶魔吃定了。

这个恶魔一步步丑化她的名声,残害她的身体,摧毁她的意志。

奶奶,可怜的奶奶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失去了生而为人的最为宝贵的反抗精神;而周围的一大帮人,也都无一例外地被这个人骗了,从一开始一直被骗到现在。

叔叔说他是世上唯一看懂了这个人的人,从他像我这么大的那一年开始,他就慢慢知道了这是怎样的一个人。

那年的那件事让他知道了这个人多么会演戏,多么荒谬,多么愚蠢,多么阴险。

叔叔说,那年,刚搬来前荆村不久,刚建好房子的那年的一个晚上,这个人一脸醉样地从厨房门闯进家来,一进门就用手指着奶奶“呀呀呀”地发着声音,然后又找到别人“呀呀呀”地一边指着奶奶一边比划着,当别人以怀疑的目光看着奶奶,叔叔便暗自笑了,知道恶魔在陷害奶奶,因为叔叔百分百相信奶奶,所以只有一种可能,那个人在骗人在演戏。
后来的情况也证实了叔叔当时的判断,几天之后,那个人实在装不下去,知道不可能装一辈子不说话,就又开口说话了。

还有一次,以前开乡村杂货店,钱周转不过来,没有钱批发商品,他就到松湖街上演了一出货款丢失的闹剧,然后批发店店主同情他,赊账给他,这消息传到前荆村,村民们信以为真的时候,叔叔明白这里面的真相到底是怎样。

我们可能难以猜到一个人的内心,但我们可以通过其所作所为来判断。

“疯子,神经病”奶奶经常这样说那个恶魔,在我看来,“诽谤者”“白色恐怖制造者”“变态的捣乱分子”应该更合适。

叔叔说,在以前只要是应该快快乐乐的时候,只要是喜庆的场合,只要是逢年过节,恶魔就一定会表现出恶魔的本色。

春节,每一年的春节,家里的恶魔就真的成了古代被称作“年”的需要用爆竹驱赶的恶魔。

贴对联的时候,恶魔因为不认识字,不知道正反,需要父亲或是叔叔帮忙,这时,恶魔总是各种找茬毫无道理地辱骂儿子,每一年都是这样,这是恶魔发明的游戏,每一年都要上演。

恶魔还发明了一个游戏,只要是家里熬麦芽糖,他就要用铁锹铲土往铁锅里丢,好好的一锅糖就这样被他毁了。
没有人敢忤逆他,他就是前荆村22号的暴君,恶魔要的从来都不是做一个慈爱的父亲、爷爷,从来都不是温馨的家庭,而是保证他的为所欲为,保证他的为非作歹,保证他的特权,每一个游戏都是检验他的为非作歹的特权是否依然有效的利器。

在家里,他膨胀着恶魔梦,出了前荆村22号,他就是全天下最老实巴交的善良老农,随便一个小孩,都可以随意将其侮辱暴打,更不用说大人了,他绝对不敢表现出不满,只会满脸堆笑。

在外面,他只有在2种情况下是最风光的:一是狂叫着拿着铁锹追着父亲或是叔叔满村跑,因为他整日在家里污言秽语侮辱家庭成员,编造淫秽故事,父亲和叔叔实在忍无可忍;二是他四处散播谣言,诽谤家人,处心积虑要搞臭家庭成员的名声。

家里面是恶魔,家外面是孙子,熊凖和——世上最无能的软蛋,最可悲可气可恨的人,当他做这些事,做这些缺德事,当他每天琢磨着怎么整家人,当他在阴暗险恶的内心奸笑的时候,他以为他可以瞒天过海地演戏?他以为他可以丧尽天良最终得逞?

家里面每来一个外面的人,他就要开始他的表演,就像小丑巡回演出一样。恶魔通过以前暴打建立的淫威牢牢堵住了奶奶的嘴,让奶奶不敢说话,然后在外人面前竭力诽谤侮辱家人。无数那样的时刻,看着他兴高采烈唾沫乱飞的样子,看着他诽谤自己的妻子和儿子的亢奋劲儿,看着他扫射我的威吓的眼神,哪怕像我如此幼小的人,都能愈加意识到:他不是丈夫不是父亲不是爷爷,而是真正的恶魔。
我是熊思琪,我爱奶奶爱爸爸爱叔叔爱这个美丽的世界,但童年正经历着冰霜,我的奶奶被恶魔残害了一生。今天是2019年1月10日,我和奶奶此时正站在人生的悬崖边上,我请求正义的人们,请求老师、村委、民警,请求市长、市委书记,请求妇联来帮助我们,帮我们赶走恶魔,还乡村一份宁静和希望,如果您们听到求救的声音,如果您们正赶来帮助我们,如果您们正路过那前荆村的“呼啸山庄”,请停下您们的脚步,请细听请细看,那恶魔又在残害家人了……



铁人传人 发表于  2019-02-08 19:28:36 29字 ( 0/179)

欢迎监督,如实举报!铁人传人高继龙感谢人民网让人民说真话!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有关少部分农村妇女面对家暴忍气吞声孤立无援的故事,我反复询问征得作者同意,才替其发表,作者是我初中高中同学,非常优秀的同学,妇女是他的母亲,思琪是他的侄女,家暴者是他的恶魔父亲。内容完全真实,没有一点虚假,里面地址,姓名都是真的,是采用小学生的水平写的,但我认为文章超越了小学文化。作者,我的老同学,是按照思琪的描述写的,故事悲伤,愤怒,感人,欲流泪,因为帮不上忙,所以采取这个办法看能否帮上忙。

这不是小说,是现实生活中真实存在的内容。这是一封控诉书,是求援信,请求老师、村委、民警,请求市长、市委书记还有妇联来帮助我们。

因为母亲离家出走多年未归并且已经改嫁,父亲因病去世花费巨大家中贫困,政府和社会各界比较关心我们家。每次洛溪小学校长和东荆村委书记带领市政府机构的工作人员以及爱心企业代表来到我们家慰问,大家合影的时候,看着那个人装出的一副和善嘴脸,想着大家走后那个人会怎样对待我和奶奶,我都会在心底默念着:把他抓走吧,把他抓走吧,把他抓走后,我和奶奶就安全了,这个家就温馨了。

不想就这样下去了,我该做点什么。

不想每一天被辱骂,每一天被威胁,每一天在被辱骂被威胁中提心吊胆。我几乎可以肯定只要我敢表现出一点点反抗、一点点不满,那个人就会将我弄死。

我时常悲伤地想,我和奶奶之所以还能够屈辱地活着,像个木头一样屈辱地活着,是因为没有任何反抗,是因为没有任何言语,之所以没有任何反抗没有任何言语,是因为没有任何帮助,是因为没有任何强大的力量来帮助我们,虽然叔叔一直在努力,但他尚未成功,还不够强大。

而那个人,那个我称他为“爷爷”的人,一直在肆无忌惮地威胁奶奶和我,就如他一直在肆无忌惮地威胁小时候和长大了的我的父亲和我的叔叔一样
时常怀疑课本中所学,和现实的差距是那么大,警察叔叔,正义的力量我不知道在哪里,但一个坏人就在我和奶奶的身边,一个坏人就让生活充满了悲伤,充满了悲伤的未知。

“在我们的世界里,只有一个恶魔,只有一个仇人,对此人的痛恨之深,超过了其他恨的总和。”——这是叔叔未来文学作品的开篇。

叔叔说他要写一部作品来刻画这个人,但我看已经来不及了,如果我和奶奶被害,凶手就是那个被称作“爷爷”的人。

如果说奶奶从来都是明媚阳光,那么这个所谓的“爷爷”从来都是厚重乌云,是凌冽寒风,是笼罩全家的白色恐怖。

“在已经出版的世界文学作品中,可能从未存在着这样一个人吧,我们的使命就是要把这个人刻画出来。”叔叔曾经对我说。

当我和奶奶无缘无故被这个人锁在深夜农村砖瓦房子大门外,锁在夏夜满是蚊虫叮咬的井边,在那不可名状的无边愤怒和无助里,我感受到了二十多年前叔叔所感受到的,那时,叔叔差不多也是我这么大。

这个所谓的“爷爷”,这个恶魔一直在伤害这个家,首先伤害的是奶奶,然后是爸爸和叔叔,再然后是我。

如果说有一种恨是最彻底的,那就是对这个人的恨,思琪的世界、爸爸的世界、叔叔的世界、奶奶的世界只有一个恶魔,就是这个所谓的“爷爷”,这个人在他罪恶的一生中,在他浑浑噩噩的一生中,只做了一件事,一件蠢事,一件不可理喻的事——恐吓诽谤伤害家人。

没人知道他的真面目,除了我们,除了我们这几个他本应好好保护的家人。

他对外是那么友好,装出一副老实憨厚的面孔,对家人却是残忍异常。

一个奸险小人,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了怎么算计谋害家人身上,这就是他人生的最大乐趣。
我根本不想提他,不想提他妖魔化的一切,一想到他,便心中刺痛。但不去叙述,便无人知晓他几十年的家庭暴力,无人知晓他对家人造成的伤害,尤其是对奶奶造成的伤害。一想到一个坏人天天做那么多坏事却没有受到任何惩罚,一想到他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偷笑,别人却以为他是个好人,我就告诉自己,我要振作起来,我要替奶奶替父亲替叔叔惩罚这个坏人,这是一个小作品,在叔叔的大作品出来之前的小作品,作品由小学生思琪完成。

作品叙述的完全是真实的故事。

    迫不及待地,坏人出场了。

    他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早晨,他扭动着丑陋的身躯,睁开了罪恶的眼睛,咚咚地无所顾忌地一点技巧也不讲究地往木桶中间而不是沿着桶壁撒尿,弄得整个房间骚气冲天,然后他到堂屋去了。我不知道他是否在堂屋坐了一会儿,应该是吧,大概在想今天要怎么把这个家搞得鸡飞狗跳,人心惶惶,怎么让他的白色恐怖笼罩丰城市湖塘乡前荆村22号,怎么把快乐通通驱除,让悲伤降临,这件事这件荒唐事从他阴谋得逞从高安搬到丰城起,从这个房子在坟地盖起(整个前荆村都是盖在一座坟山上),他已经做了20多年,哦不,快30年了,今天还是老样子,老剧情,他总是乐此不疲,一点也不厌倦。

他拿起了扫帚,就像拿起了拥有魔法的道具,口中念念有词。他所念的,不是学童晨读的纯真,也非宗教人士或诵经或祷告的虔诚,而是不堪入耳的诽谤、咒骂。他是我见过的最恶毒最淫秽最变态的人,该是怎样的阴险黑暗心理作祟,才能让他这样肆意妄为,恶语中伤家人无底限。如果他敢这样侮辱诽谤别家的人,一顿毒打恐怕早就从天而降分分钟教他做人了,他也就不敢继续后面几十年的拙劣表演。
可惜从来都没有强大的正义力量出现,推翻暴政,教坏人做人,有的只是零星的反抗。反抗者中有:我的已经因病去世的父亲、我的奶奶、我的老外婆、我的叔叔,叔叔是最坚定的反抗者,从叔叔记事起,从恶魔残害奶奶开始,无论年幼时期,求学时期还是在外奋斗时期,叔叔都是最坚定的恶魔反抗者,叔叔的使命就是获得成功,揭露恶魔。

奶奶在厨房做早饭,没有任何言语,没有愤怒没有反抗没有悲伤,好像这家庭暴力这荒谬场景就是这度日如年的缓慢流逝的悲凉时光的一部分。

很久很久以前,因为没有任何外界的帮助,她反抗不了这个恶魔,然后就完全屈服了,完全被这个男人控制,任由这个恶魔随意恐吓诽谤伤害她。

恶魔一边扫地一边声音越来越大,无理取闹之人如果无人阻止,他会越来越义正辞严,情绪激昂,看来只有雷神之锤才能将他打回原形,才能让人知道他的谎言欺世,才能让人知道他的拙劣表演。

可惜前荆村没有雷神之锤,甚至连一个指责他的人都没有,他,熊凖和,就是这个独门独院的没有欢声笑语没有温暖的破败之家的纣王,村委派出所市长书记人民法院都管不了他,这个世上最愚蠢的人,用一辈子的时间做着蠢事。
他要成为这个家的王,成为说一不二恣意妄为的纣王,他的惯用手段就是通过捏造不存在的淫秽之事来诽谤侮辱家庭成员,如果家庭成员斥责他,他就暴打反抗的家庭成员。奶奶是被打得最多的,听叔叔说好多年前刚来到前荆村时,恶魔就经常找茬骑在奶奶身上打奶奶,夏天时,找茬用砖头狂砸奶奶的腰和手,农忙时,找茬用竹棍打奶奶的眼睛,那一次奶奶的眼睛差点被打瞎,至于被他随意拿着铁锹一类的凶器威胁,被他关在门外或是关在家里的某个角落更是家常便饭。

奶奶实在太没有心机了,她永远都弄不明白她面对的根本不是什么丈夫,而是要置她于死地的恶魔。恶魔残害她,她认为这是家庭的不幸,婚姻的失败,羞于向外启齿,从来都不向村委或是乡政府或是派出所控诉,所以她被恶魔吃定了。

这个恶魔一步步丑化她的名声,残害她的身体,摧毁她的意志。

奶奶,可怜的奶奶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失去了生而为人的最为宝贵的反抗精神;而周围的一大帮人,也都无一例外地被这个人骗了,从一开始一直被骗到现在。

叔叔说他是世上唯一看懂了这个人的人,从他像我这么大的那一年开始,他就慢慢知道了这是怎样的一个人。

那年的那件事让他知道了这个人多么会演戏,多么荒谬,多么愚蠢,多么阴险。

叔叔说,那年,刚搬来前荆村不久,刚建好房子的那年的一个晚上,这个人一脸醉样地从厨房门闯进家来,一进门就用手指着奶奶“呀呀呀”地发着声音,然后又找到别人“呀呀呀”地一边指着奶奶一边比划着,当别人以怀疑的目光看着奶奶,叔叔便暗自笑了,知道恶魔在陷害奶奶,因为叔叔百分百相信奶奶,所以只有一种可能,那个人在骗人在演戏。
后来的情况也证实了叔叔当时的判断,几天之后,那个人实在装不下去,知道不可能装一辈子不说话,就又开口说话了。

还有一次,以前开乡村杂货店,钱周转不过来,没有钱批发商品,他就到松湖街上演了一出货款丢失的闹剧,然后批发店店主同情他,赊账给他,这消息传到前荆村,村民们信以为真的时候,叔叔明白这里面的真相到底是怎样。

我们可能难以猜到一个人的内心,但我们可以通过其所作所为来判断。

“疯子,神经病”奶奶经常这样说那个恶魔,在我看来,“诽谤者”“白色恐怖制造者”“变态的捣乱分子”应该更合适。

叔叔说,在以前只要是应该快快乐乐的时候,只要是喜庆的场合,只要是逢年过节,恶魔就一定会表现出恶魔的本色。

春节,每一年的春节,家里的恶魔就真的成了古代被称作“年”的需要用爆竹驱赶的恶魔。

贴对联的时候,恶魔因为不认识字,不知道正反,需要父亲或是叔叔帮忙,这时,恶魔总是各种找茬毫无道理地辱骂儿子,每一年都是这样,这是恶魔发明的游戏,每一年都要上演。

恶魔还发明了一个游戏,只要是家里熬麦芽糖,他就要用铁锹铲土往铁锅里丢,好好的一锅糖就这样被他毁了。
没有人敢忤逆他,他就是前荆村22号的暴君,恶魔要的从来都不是做一个慈爱的父亲、爷爷,从来都不是温馨的家庭,而是保证他的为所欲为,保证他的为非作歹,保证他的特权,每一个游戏都是检验他的为非作歹的特权是否依然有效的利器。

在家里,他膨胀着恶魔梦,出了前荆村22号,他就是全天下最老实巴交的善良老农,随便一个小孩,都可以随意将其侮辱暴打,更不用说大人了,他绝对不敢表现出不满,只会满脸堆笑。

在外面,他只有在2种情况下是最风光的:一是狂叫着拿着铁锹追着父亲或是叔叔满村跑,因为他整日在家里污言秽语侮辱家庭成员,编造淫秽故事,父亲和叔叔实在忍无可忍;二是他四处散播谣言,诽谤家人,处心积虑要搞臭家庭成员的名声。

家里面是恶魔,家外面是孙子,熊凖和——世上最无能的软蛋,最可悲可气可恨的人,当他做这些事,做这些缺德事,当他每天琢磨着怎么整家人,当他在阴暗险恶的内心奸笑的时候,他以为他可以瞒天过海地演戏?他以为他可以丧尽天良最终得逞?

家里面每来一个外面的人,他就要开始他的表演,就像小丑巡回演出一样。恶魔通过以前暴打建立的淫威牢牢堵住了奶奶的嘴,让奶奶不敢说话,然后在外人面前竭力诽谤侮辱家人。无数那样的时刻,看着他兴高采烈唾沫乱飞的样子,看着他诽谤自己的妻子和儿子的亢奋劲儿,看着他扫射我的威吓的眼神,哪怕像我如此幼小的人,都能愈加意识到:他不是丈夫不是父亲不是爷爷,而是真正的恶魔。
我是熊思琪,我爱奶奶爱爸爸爱叔叔爱这个美丽的世界,但童年正经历着冰霜,我的奶奶被恶魔残害了一生。今天是2019年1月10日,我和奶奶此时正站在人生的悬崖边上,我请求正义的人们,请求老师、村委、民警,请求市长、市委书记,请求妇联来帮助我们,帮我们赶走恶魔,还乡村一份宁静和希望,如果您们听到求救的声音,如果您们正赶来帮助我们,如果您们正路过那前荆村的“呼啸山庄”,请停下您们的脚步,请细听请细看,那恶魔又在残害家人了……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