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实事求是678 发表于  2019-02-08 13:27:14 5859字 ( 2/2336)

次紧急求救于中央领导(原创首发)

再次紧急求救于中央领导

尊敬的中央领导:我叫于中方,男,农民,19586月生,手机号:18844981899。住                           址安徽省界首市新马集镇于楼行政村于桥村。

    我只有再次向您们求救,为向您们痛诉的事实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十多年来,我为了依法维权,受尽了地方政府官员们非法疯狂地报复陷害:曾无数次非法狂妄地对我抓捕,拘留,拘禁,劳教,看守着,进行着惨无人道的迫害,暗害,投毒,诬陷,诽谤等等,害得我全家老少死去活来,滔天损害。

    界首市委、市政府不作为乱作为给我全家造成了惨痛的损害,十多年来我无数次到界首市信访局,阜阳市信访局,安徽省信访局,国家信访局投诉,并向他们寄了无数封投诉信,和在网上无数次的投诉,至今没得到任何答复意见,他们还在弄虚作假、假报瞒报,给我全家造成滔天灾难。

    我投诉界首市法院徇私枉法撤销我的《木林所有权证》;投诉界首市农经委徇私枉法撤销我的《耕地承包合同书》;投诉阜阳市劳教委、安徽省劳教委徇私枉法“劳教”我;投诉界首市公安局徇私枉法多次非法狂妄地抓捕、“劳教”、拘留、拘禁我,并多次迫害、陷害、暗害、诬陷我的事项,多年来多级法院都在徇私枉法,歪曲捏造事实,弄虚作假,违反法定程序,有的徇私枉法裁判,有的至今没给任何结果,给我全家造成滔天灾难。

    我为了逃脱地方政府官员的报复陷害,多年来我凄逃到北京等地。尽管我在北京依法正常投诉,没有任何过错、没有任何违法行为下,地方官员随便找个借口,买通北京公安,就能把我强行押回家关押住进行非法疯狂的迫害,陷害,暗害,每次都把我害得快死时才放过。现在他们看我被害得大病缠身不关押我了,使人死死看守着我,我身体稍有好转就向我投毒,曾多次把我害得死去活来,再以给我看病为名把我看守在医院里进行迫害、暗害、投毒等,每次都把我害得快死时才放过我。每年的全国两会、大会、庆典等等,都是我难过的鬼门关。

    2017年信访责任落实年里,地方政府不但没给我解决问题,更加非法疯狂地镇压、迫害我。近期我们村民们举报村主任于彬依仗权势欺压、勒索村民,于彬怀疑有我,更对我下毒手了:我因没住房住在我爸家里,我得时刻严防有人向我投毒等暗害,我爸的两头母猪还是被人投毒药死了。我全家老少也受到于彬的疯狂威胁、恐吓,我和全家老少的生命、财产安全已受到严重威胁。父母为我也遭受巨大损害,痛苦万分,大病缠身;今年春节我没在家,孩子被讨债人逼得死去活来,少俩口闹得要离婚;至今我被他们害得严重肾衰竭、尿毒症、血压特高、冠心病等体弱多病、死去活来,外债磊磊。地方官员曾几次以到医院给我看病为名,对我暗中投毒,把我害得死去活来,病情更重。我只有逃出他们的魔爪,现在又无钱治病,我向地方政府官员求助被拒绝,他们以我到信访窗口登记了为由,治我死地而后快。                                                            

   至今,他们仍然重金雇人千方百计在我北京住处向我投毒,防不胜防;和在夜间向我室内放毒气两次,使我几次出现严重中毒现象,病情再次加重。我在这苦难的深渊里也只有向您们再次求救了,请求中央领导给予我全家老少依法应有的安全保障。

谨此              敬上

                                                求救人  :  于中方

                                                0一八年十月八日。

新源68 发表于  2019-02-21 08:01:30 8字 ( 0/5)

利用职权损害百姓

再次紧急求救于中央领导

尊敬的中央领导:我叫于中方,男,农民,19586月生,手机号:18844981899。住                           址安徽省界首市新马集镇于楼行政村于桥村。

    我只有再次向您们求救,为向您们痛诉的事实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十多年来,我为了依法维权,受尽了地方政府官员们非法疯狂地报复陷害:曾无数次非法狂妄地对我抓捕,拘留,拘禁,劳教,看守着,进行着惨无人道的迫害,暗害,投毒,诬陷,诽谤等等,害得我全家老少死去活来,滔天损害。

    界首市委、市政府不作为乱作为给我全家造成了惨痛的损害,十多年来我无数次到界首市信访局,阜阳市信访局,安徽省信访局,国家信访局投诉,并向他们寄了无数封投诉信,和在网上无数次的投诉,至今没得到任何答复意见,他们还在弄虚作假、假报瞒报,给我全家造成滔天灾难。

    我投诉界首市法院徇私枉法撤销我的《木林所有权证》;投诉界首市农经委徇私枉法撤销我的《耕地承包合同书》;投诉阜阳市劳教委、安徽省劳教委徇私枉法“劳教”我;投诉界首市公安局徇私枉法多次非法狂妄地抓捕、“劳教”、拘留、拘禁我,并多次迫害、陷害、暗害、诬陷我的事项,多年来多级法院都在徇私枉法,歪曲捏造事实,弄虚作假,违反法定程序,有的徇私枉法裁判,有的至今没给任何结果,给我全家造成滔天灾难。

    我为了逃脱地方政府官员的报复陷害,多年来我凄逃到北京等地。尽管我在北京依法正常投诉,没有任何过错、没有任何违法行为下,地方官员随便找个借口,买通北京公安,就能把我强行押回家关押住进行非法疯狂的迫害,陷害,暗害,每次都把我害得快死时才放过。现在他们看我被害得大病缠身不关押我了,使人死死看守着我,我身体稍有好转就向我投毒,曾多次把我害得死去活来,再以给我看病为名把我看守在医院里进行迫害、暗害、投毒等,每次都把我害得快死时才放过我。每年的全国两会、大会、庆典等等,都是我难过的鬼门关。

    2017年信访责任落实年里,地方政府不但没给我解决问题,更加非法疯狂地镇压、迫害我。近期我们村民们举报村主任于彬依仗权势欺压、勒索村民,于彬怀疑有我,更对我下毒手了:我因没住房住在我爸家里,我得时刻严防有人向我投毒等暗害,我爸的两头母猪还是被人投毒药死了。我全家老少也受到于彬的疯狂威胁、恐吓,我和全家老少的生命、财产安全已受到严重威胁。父母为我也遭受巨大损害,痛苦万分,大病缠身;今年春节我没在家,孩子被讨债人逼得死去活来,少俩口闹得要离婚;至今我被他们害得严重肾衰竭、尿毒症、血压特高、冠心病等体弱多病、死去活来,外债磊磊。地方官员曾几次以到医院给我看病为名,对我暗中投毒,把我害得死去活来,病情更重。我只有逃出他们的魔爪,现在又无钱治病,我向地方政府官员求助被拒绝,他们以我到信访窗口登记了为由,治我死地而后快。                                                            

   至今,他们仍然重金雇人千方百计在我北京住处向我投毒,防不胜防;和在夜间向我室内放毒气两次,使我几次出现严重中毒现象,病情再次加重。我在这苦难的深渊里也只有向您们再次求救了,请求中央领导给予我全家老少依法应有的安全保障。

谨此              敬上

                                                求救人  :  于中方

                                                0一八年十月八日。

花甲老汉123 发表于  2019-02-09 20:23:08 20字 ( 0/160)

地方政府违规复核李世东拆迁补偿信访事项。

再次紧急求救于中央领导

尊敬的中央领导:我叫于中方,男,农民,19586月生,手机号:18844981899。住                           址安徽省界首市新马集镇于楼行政村于桥村。

    我只有再次向您们求救,为向您们痛诉的事实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十多年来,我为了依法维权,受尽了地方政府官员们非法疯狂地报复陷害:曾无数次非法狂妄地对我抓捕,拘留,拘禁,劳教,看守着,进行着惨无人道的迫害,暗害,投毒,诬陷,诽谤等等,害得我全家老少死去活来,滔天损害。

    界首市委、市政府不作为乱作为给我全家造成了惨痛的损害,十多年来我无数次到界首市信访局,阜阳市信访局,安徽省信访局,国家信访局投诉,并向他们寄了无数封投诉信,和在网上无数次的投诉,至今没得到任何答复意见,他们还在弄虚作假、假报瞒报,给我全家造成滔天灾难。

    我投诉界首市法院徇私枉法撤销我的《木林所有权证》;投诉界首市农经委徇私枉法撤销我的《耕地承包合同书》;投诉阜阳市劳教委、安徽省劳教委徇私枉法“劳教”我;投诉界首市公安局徇私枉法多次非法狂妄地抓捕、“劳教”、拘留、拘禁我,并多次迫害、陷害、暗害、诬陷我的事项,多年来多级法院都在徇私枉法,歪曲捏造事实,弄虚作假,违反法定程序,有的徇私枉法裁判,有的至今没给任何结果,给我全家造成滔天灾难。

    我为了逃脱地方政府官员的报复陷害,多年来我凄逃到北京等地。尽管我在北京依法正常投诉,没有任何过错、没有任何违法行为下,地方官员随便找个借口,买通北京公安,就能把我强行押回家关押住进行非法疯狂的迫害,陷害,暗害,每次都把我害得快死时才放过。现在他们看我被害得大病缠身不关押我了,使人死死看守着我,我身体稍有好转就向我投毒,曾多次把我害得死去活来,再以给我看病为名把我看守在医院里进行迫害、暗害、投毒等,每次都把我害得快死时才放过我。每年的全国两会、大会、庆典等等,都是我难过的鬼门关。

    2017年信访责任落实年里,地方政府不但没给我解决问题,更加非法疯狂地镇压、迫害我。近期我们村民们举报村主任于彬依仗权势欺压、勒索村民,于彬怀疑有我,更对我下毒手了:我因没住房住在我爸家里,我得时刻严防有人向我投毒等暗害,我爸的两头母猪还是被人投毒药死了。我全家老少也受到于彬的疯狂威胁、恐吓,我和全家老少的生命、财产安全已受到严重威胁。父母为我也遭受巨大损害,痛苦万分,大病缠身;今年春节我没在家,孩子被讨债人逼得死去活来,少俩口闹得要离婚;至今我被他们害得严重肾衰竭、尿毒症、血压特高、冠心病等体弱多病、死去活来,外债磊磊。地方官员曾几次以到医院给我看病为名,对我暗中投毒,把我害得死去活来,病情更重。我只有逃出他们的魔爪,现在又无钱治病,我向地方政府官员求助被拒绝,他们以我到信访窗口登记了为由,治我死地而后快。                                                            

   至今,他们仍然重金雇人千方百计在我北京住处向我投毒,防不胜防;和在夜间向我室内放毒气两次,使我几次出现严重中毒现象,病情再次加重。我在这苦难的深渊里也只有向您们再次求救了,请求中央领导给予我全家老少依法应有的安全保障。

谨此              敬上

                                                求救人  :  于中方

                                                0一八年十月八日。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