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不欺少年郞 发表于  2019-01-10 12:50:26 849字 ( 2/1232)

莫欺少年郞,我的父亲共和国普通的空军飞行员

我的父亲曾经是一名空军飞行员,在祖国最困难的时期
曾经冒着生命危险为祖国试飞过各种战斗机,飞行时间累积长达几千小时
因为解放初期,我国的经济实力和科学技术都比较弱,国防又要超越试发展,特别是空军 所以当时的飞机就是一块铁皮加发动机
装备十分简陋 为了获得新机型的各种飞行参数基本靠飞行员的舍命精神和高度爱国态度来完成所以时常有父亲的战友在各种新机型的飞行测试中不幸以身殉国
父亲以高超的技术和远离死神的好运气,每天为我们伟大祖国测试着各种新式战机,他每天兢兢业业打着十二分的精神来完成祖国交给他得任务
应为他知道,开着这种简陋的战机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差错他都将再也见不到他那美丽善良的妻子和年幼的儿子,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雷在神州大地上炸响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政策纲领也被写进了党章 父亲光荣的退伍了,他响应了党中央的号召积极的投入到祖国的经济建设上来
默默地工作着,随着时间的流逝,父亲的两鬓现出了白发,脸上爬满了皱纹,他已经不是那个只有二三十岁,英姿飒爽驾驶着雄伟的战机傲翔在天空的解放军战士 
而是一个步履蹒跚的老者,每天在包公湖畔,沐浴着春风,偶尔面对突然从头顶呼啸而过的客机,自豪的对着他那些老伙计们说,想当年我可是开过战斗机的呀!
随着岁月的侵袭,父亲病了,病得很突然没有一点征兆父亲带着对这个美好世界无限的眷恋,带着对儿女尊尊教导的眼神,离开了这个他为之奉献一生的祖国
父亲走了 他离开了同他 同酬于墨的妻子,离开了还想一辈子仰仗和依靠他的儿子。我平凡而伟大的父亲张浦亭,一个曾经共和国普普通通的空军飞行员

森林卫士ysd 发表于  2019-01-10 16:26:39 109字 ( 0/98)

兰州新区破坏绿水青山,大面积违法毁林。向甘肃省林业和草原局举报投诉已两年,形式主义走过场 官僚主义不作为。盼!中央督办 依法处理兰州新区的大面积违法毁林。给老百

我的父亲曾经是一名空军飞行员,在祖国最困难的时期
曾经冒着生命危险为祖国试飞过各种战斗机,飞行时间累积长达几千小时
因为解放初期,我国的经济实力和科学技术都比较弱,国防又要超越试发展,特别是空军 所以当时的飞机就是一块铁皮加发动机
装备十分简陋 为了获得新机型的各种飞行参数基本靠飞行员的舍命精神和高度爱国态度来完成所以时常有父亲的战友在各种新机型的飞行测试中不幸以身殉国
父亲以高超的技术和远离死神的好运气,每天为我们伟大祖国测试着各种新式战机,他每天兢兢业业打着十二分的精神来完成祖国交给他得任务
应为他知道,开着这种简陋的战机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差错他都将再也见不到他那美丽善良的妻子和年幼的儿子,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雷在神州大地上炸响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政策纲领也被写进了党章 父亲光荣的退伍了,他响应了党中央的号召积极的投入到祖国的经济建设上来
默默地工作着,随着时间的流逝,父亲的两鬓现出了白发,脸上爬满了皱纹,他已经不是那个只有二三十岁,英姿飒爽驾驶着雄伟的战机傲翔在天空的解放军战士 
而是一个步履蹒跚的老者,每天在包公湖畔,沐浴着春风,偶尔面对突然从头顶呼啸而过的客机,自豪的对着他那些老伙计们说,想当年我可是开过战斗机的呀!
随着岁月的侵袭,父亲病了,病得很突然没有一点征兆父亲带着对这个美好世界无限的眷恋,带着对儿女尊尊教导的眼神,离开了这个他为之奉献一生的祖国
父亲走了 他离开了同他 同酬于墨的妻子,离开了还想一辈子仰仗和依靠他的儿子。我平凡而伟大的父亲张浦亭,一个曾经共和国普普通通的空军飞行员

森林卫士ysd 发表于  2019-01-10 14:36:42 109字 ( 0/111)

兰州新区破坏绿水青山,大面积违法毁林。向甘肃省林业和草原局举报投诉已两年,形式主义走过场 官僚主义不作为。盼!中央督办 依法处理兰州新区的大面积违法毁林。给老百

我的父亲曾经是一名空军飞行员,在祖国最困难的时期
曾经冒着生命危险为祖国试飞过各种战斗机,飞行时间累积长达几千小时
因为解放初期,我国的经济实力和科学技术都比较弱,国防又要超越试发展,特别是空军 所以当时的飞机就是一块铁皮加发动机
装备十分简陋 为了获得新机型的各种飞行参数基本靠飞行员的舍命精神和高度爱国态度来完成所以时常有父亲的战友在各种新机型的飞行测试中不幸以身殉国
父亲以高超的技术和远离死神的好运气,每天为我们伟大祖国测试着各种新式战机,他每天兢兢业业打着十二分的精神来完成祖国交给他得任务
应为他知道,开着这种简陋的战机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差错他都将再也见不到他那美丽善良的妻子和年幼的儿子,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雷在神州大地上炸响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政策纲领也被写进了党章 父亲光荣的退伍了,他响应了党中央的号召积极的投入到祖国的经济建设上来
默默地工作着,随着时间的流逝,父亲的两鬓现出了白发,脸上爬满了皱纹,他已经不是那个只有二三十岁,英姿飒爽驾驶着雄伟的战机傲翔在天空的解放军战士 
而是一个步履蹒跚的老者,每天在包公湖畔,沐浴着春风,偶尔面对突然从头顶呼啸而过的客机,自豪的对着他那些老伙计们说,想当年我可是开过战斗机的呀!
随着岁月的侵袭,父亲病了,病得很突然没有一点征兆父亲带着对这个美好世界无限的眷恋,带着对儿女尊尊教导的眼神,离开了这个他为之奉献一生的祖国
父亲走了 他离开了同他 同酬于墨的妻子,离开了还想一辈子仰仗和依靠他的儿子。我平凡而伟大的父亲张浦亭,一个曾经共和国普普通通的空军飞行员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