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实名陆大春 发表于  2019-01-09 08:25:02 41629字 ( 3/1431)

(原创首发)必须认真切实正视极端困难和沉冤积怨等问题 对政治社会的极端危害性



必须认真切实正视极端困难








和沉冤积怨等问题  对政治








社会的极端危害性






为了有效防止各种恶性极端血案悲剧的一再反复重演,必须认真切实正视极端困难和沉冤积怨等问题对政治社会的极端危害性。

2006年至2018年以来不完全统计,因极端困难和沉冤难雪积怨难化解等问题,而先后引发影响强烈的报复社会性的焚烧公交车炸法院袭警等群死群伤的恶性极端血案悲剧38起,造成伤亡753人,其中死亡238人。这些重大悲剧的连续不断发生,不仅严重威胁着广大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造成群众心理恐慌,破坏社会的和谐稳定,更是严重破坏了党和政府在基层的执政基石,也是各级党和政府领导人严重失察失职了。但是,事后从未见过如何追责问责的报道。

最为惨烈的共有5起,其中,以2006116日钱文昭携炸药到法院一次炸死炸伤27人,由于事发春节前夕敏感时段,所以倍受关注,影响巨大。2013年6月7日陈水总焚烧公交车一次伤亡82人,由于伤亡人数多,所以最为突出和最为典型。

其实,每一起恶性极端血案悲剧,都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因为这每一个走极端的人,都是经历了维权或求助从希望到失望再到绝望的长久过程。据人的求生欲望,在面临陷入生死悠关的境况时,但凡是党和政府及社会能有人给予他们一点生的希望,他们都不会去走极端结束自己的生命。为此,党中央需要有更多的反思,众多走极端的人作为社会底层的弱势群体,必须给予他们表达诉求,挽回损失的合法渠道,和必须给予他们应有的优惠和扶持,对他们的问题和困难应当给予解决,而不是事后如何认真总结经验教训

这其中任何一起恶性极端血案悲剧的发生,都给社会造成了特坏影响,但是根据目前新官普遍不理旧事,和村、乡镇、县三级官员普遍都是好人主义,谁都不愿意得罪强势者,去为弱势者主持公道,以及各种官民对立”的“敌我矛盾”和社会的各种尖锐矛盾,都是越积越深,无人去化解,特别是恃强凌弱,更是无官敢问了。从这些事实来看,却是无人能从这些恶性极端血案悲剧中吸取教训,不考虑如何着重预防“法外施暴的自力救济”的持续发生,这是很危险的。

小事拖大”是众多恶性极端血案悲剧一再反复重演的主要原因,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或者“我就给你一个做法,这是近十多年以来众多恶性极端血案悲剧的明显信号。这种解决问题的方式固然不对,而党政司法如果能认真切实给予底层百姓表达诉求,挽回损失的合法渠道,能认真切实善待社会底层极端困难人员,关注社会弱势群体,缩小贫富差距,给他们以温暖和希望,他们都不会去走极端结束自己的生命了。只有实现公平正义最大化,让老百姓有表达诉求,挽回损失的合法渠道,确保每一个人最基本的生存权,让老百姓活得有盼头、有滋味,党政司法才是称职的。否则,如果让他们依法维权,却被依法保得债台高筑、妻离子散家败人亡断子绝孙,如果让他们苟延残喘,度日如年,生不如死,这一定是党政司法失职犯罪了。在这种状况下,即使装上再多的监控、布置再多的警力、进行再严格的安检,都避免不了各种恶性极端血案悲剧的一再反复重演。

我认为必须以严惩与党中央精神相反的一切地方行为,预防一切恶性极端血案悲剧的发生的政治社会效果,远远大于集中精力和财力把“官民对立”的“敌我矛盾”和社会的各种尖锐矛盾叠加积压在基层的政治社会效果。发生众多恶性极端血案悲剧的原因虽然各有不同,但是共性相同。比如穷困潦倒,有理打不起官司,打不赢官司,没有合法渠道,表达诉求,挽回损失等等。

为了有效防止各种恶性极端血案悲剧的一再反复重演。为此,含泪建议如下:

一、为了彻底改变各地方集中精力和财力,强把一切“官民对立”的“敌我矛盾”和社会的各种尖锐矛盾叠加积压在基层,除了强制稳控不允许到上级去上访之外,就是无人理睬的极端错误作法,和有重特大诉求和极端困难的人,即使从地方严防死守的间隙里逃出赴京上访,回来不但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而且还适得其反的极端错误作法。为此,必须变群众上访为“党中央下访”,通过明察暗访,解决一批法学教授政法干部媒体和社会公众普遍关注的突岀问题,震慑一批党政司法中的不法官员;

二、为了切实畅通信访渠道。为此,党中央必须要求各地方县委县政府,对每一信访和赴京上访案件,向党中央作出解决与否的回复,党中央据收到地方各县委县政府的每一回复后,再向信访人和赴京上访人逐一求证回复属实与否,对于凡是回复不实的,必须要有追责问责的规定;

三、为了确保每一个人最基本的生存权,必须彻底改变一些因病因灾成为极端困难户,申请一个低保,需要耗时一两三年,还不一定办得下来的现实问题。为此,必须应把下岗职工被征地拆迁农民,和城市城镇无职无业无收入无住房的困难群体的生存状况,纳入“党中央下访”了解的范围,同时还必须把门诊和私人诊所及药店费用较高,穷尽一切救济手段不能解决费用的各种慢性病纳入医保报销范围;

四、为了彻底改变明显“冤假错案”层层坚持不改判决的现实问题。为此,法检两院,必须取消信访二字,直接按程序,程序到了哪一级,哪一级就必须有人负责按时结案。如遇特殊情况或特殊原因,确实需要延期的,必须要有最长不得超过多久的限制性规定,不得无限期的延长下去。以此免去当事人长期无止境的往返奔波;

五、最高法检两院,必须把每一起案件都办成指导性案例,传出依宪依法治国办案的信号。否则,连最高两院都不能起到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最后一道防线的实际作用,就是直接侵入党和政府机关健康机体内的病毒,如果党中央掉以轻心任其泛滥成灾,就是直接葬送党的政权,司法公正直接关系到党的先进性能否保持、关系到党能否赢得人民群众的拥护、关系到党的执政地位能否巩固;

六、党中央必须强化对司法的全面领导,对司法不公正的裁判,绝对不能袖手旁观,更不能让司法独立办案变成独立王国,肆无忌惮地暴力违法执法贪赃枉法,司法要有人监督和领导才能清正廉洁秉公执法,司法绝对不能脱离党的监督和领导。为此,建议党中央和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必须对最高两院实行直接监督和直接领导,绝不能让最高两院自我管理,自己查自己,发现贪赃枉法的法官和检察官必须严惩不贷,让人民群众申诉到最高两院的每一个案件,都能依宪依法实现公平正义。以此促使地方各级两院不能不敢徇私枉法贪赃枉法。

只有平时实现公平正义最大化,把民生工作做得更好,把民愤民怨降至最低,才能有效避免“法外施暴的自力救济”的持续发生。

希望党和政府领导人,能从历次发生群死群伤的恶性血案悲剧的原因中,看到极端困难和沉冤积怨等问题,对政治社会的极端危害性。

 建议妥否,仅供参考。




 

                  建议人:陆大春

                                                  15390292672

                                                  201919

 

 

 

 

惜阳如金 发表于  2019-01-09 16:59:42 4字 ( 0/156)

忧国忧民



必须认真切实正视极端困难








和沉冤积怨等问题  对政治








社会的极端危害性






为了有效防止各种恶性极端血案悲剧的一再反复重演,必须认真切实正视极端困难和沉冤积怨等问题对政治社会的极端危害性。

2006年至2018年以来不完全统计,因极端困难和沉冤难雪积怨难化解等问题,而先后引发影响强烈的报复社会性的焚烧公交车炸法院袭警等群死群伤的恶性极端血案悲剧38起,造成伤亡753人,其中死亡238人。这些重大悲剧的连续不断发生,不仅严重威胁着广大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造成群众心理恐慌,破坏社会的和谐稳定,更是严重破坏了党和政府在基层的执政基石,也是各级党和政府领导人严重失察失职了。但是,事后从未见过如何追责问责的报道。

最为惨烈的共有5起,其中,以2006116日钱文昭携炸药到法院一次炸死炸伤27人,由于事发春节前夕敏感时段,所以倍受关注,影响巨大。2013年6月7日陈水总焚烧公交车一次伤亡82人,由于伤亡人数多,所以最为突出和最为典型。

其实,每一起恶性极端血案悲剧,都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因为这每一个走极端的人,都是经历了维权或求助从希望到失望再到绝望的长久过程。据人的求生欲望,在面临陷入生死悠关的境况时,但凡是党和政府及社会能有人给予他们一点生的希望,他们都不会去走极端结束自己的生命。为此,党中央需要有更多的反思,众多走极端的人作为社会底层的弱势群体,必须给予他们表达诉求,挽回损失的合法渠道,和必须给予他们应有的优惠和扶持,对他们的问题和困难应当给予解决,而不是事后如何认真总结经验教训

这其中任何一起恶性极端血案悲剧的发生,都给社会造成了特坏影响,但是根据目前新官普遍不理旧事,和村、乡镇、县三级官员普遍都是好人主义,谁都不愿意得罪强势者,去为弱势者主持公道,以及各种官民对立”的“敌我矛盾”和社会的各种尖锐矛盾,都是越积越深,无人去化解,特别是恃强凌弱,更是无官敢问了。从这些事实来看,却是无人能从这些恶性极端血案悲剧中吸取教训,不考虑如何着重预防“法外施暴的自力救济”的持续发生,这是很危险的。

小事拖大”是众多恶性极端血案悲剧一再反复重演的主要原因,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或者“我就给你一个做法,这是近十多年以来众多恶性极端血案悲剧的明显信号。这种解决问题的方式固然不对,而党政司法如果能认真切实给予底层百姓表达诉求,挽回损失的合法渠道,能认真切实善待社会底层极端困难人员,关注社会弱势群体,缩小贫富差距,给他们以温暖和希望,他们都不会去走极端结束自己的生命了。只有实现公平正义最大化,让老百姓有表达诉求,挽回损失的合法渠道,确保每一个人最基本的生存权,让老百姓活得有盼头、有滋味,党政司法才是称职的。否则,如果让他们依法维权,却被依法保得债台高筑、妻离子散家败人亡断子绝孙,如果让他们苟延残喘,度日如年,生不如死,这一定是党政司法失职犯罪了。在这种状况下,即使装上再多的监控、布置再多的警力、进行再严格的安检,都避免不了各种恶性极端血案悲剧的一再反复重演。

我认为必须以严惩与党中央精神相反的一切地方行为,预防一切恶性极端血案悲剧的发生的政治社会效果,远远大于集中精力和财力把“官民对立”的“敌我矛盾”和社会的各种尖锐矛盾叠加积压在基层的政治社会效果。发生众多恶性极端血案悲剧的原因虽然各有不同,但是共性相同。比如穷困潦倒,有理打不起官司,打不赢官司,没有合法渠道,表达诉求,挽回损失等等。

为了有效防止各种恶性极端血案悲剧的一再反复重演。为此,含泪建议如下:

一、为了彻底改变各地方集中精力和财力,强把一切“官民对立”的“敌我矛盾”和社会的各种尖锐矛盾叠加积压在基层,除了强制稳控不允许到上级去上访之外,就是无人理睬的极端错误作法,和有重特大诉求和极端困难的人,即使从地方严防死守的间隙里逃出赴京上访,回来不但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而且还适得其反的极端错误作法。为此,必须变群众上访为“党中央下访”,通过明察暗访,解决一批法学教授政法干部媒体和社会公众普遍关注的突岀问题,震慑一批党政司法中的不法官员;

二、为了切实畅通信访渠道。为此,党中央必须要求各地方县委县政府,对每一信访和赴京上访案件,向党中央作出解决与否的回复,党中央据收到地方各县委县政府的每一回复后,再向信访人和赴京上访人逐一求证回复属实与否,对于凡是回复不实的,必须要有追责问责的规定;

三、为了确保每一个人最基本的生存权,必须彻底改变一些因病因灾成为极端困难户,申请一个低保,需要耗时一两三年,还不一定办得下来的现实问题。为此,必须应把下岗职工被征地拆迁农民,和城市城镇无职无业无收入无住房的困难群体的生存状况,纳入“党中央下访”了解的范围,同时还必须把门诊和私人诊所及药店费用较高,穷尽一切救济手段不能解决费用的各种慢性病纳入医保报销范围;

四、为了彻底改变明显“冤假错案”层层坚持不改判决的现实问题。为此,法检两院,必须取消信访二字,直接按程序,程序到了哪一级,哪一级就必须有人负责按时结案。如遇特殊情况或特殊原因,确实需要延期的,必须要有最长不得超过多久的限制性规定,不得无限期的延长下去。以此免去当事人长期无止境的往返奔波;

五、最高法检两院,必须把每一起案件都办成指导性案例,传出依宪依法治国办案的信号。否则,连最高两院都不能起到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最后一道防线的实际作用,就是直接侵入党和政府机关健康机体内的病毒,如果党中央掉以轻心任其泛滥成灾,就是直接葬送党的政权,司法公正直接关系到党的先进性能否保持、关系到党能否赢得人民群众的拥护、关系到党的执政地位能否巩固;

六、党中央必须强化对司法的全面领导,对司法不公正的裁判,绝对不能袖手旁观,更不能让司法独立办案变成独立王国,肆无忌惮地暴力违法执法贪赃枉法,司法要有人监督和领导才能清正廉洁秉公执法,司法绝对不能脱离党的监督和领导。为此,建议党中央和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必须对最高两院实行直接监督和直接领导,绝不能让最高两院自我管理,自己查自己,发现贪赃枉法的法官和检察官必须严惩不贷,让人民群众申诉到最高两院的每一个案件,都能依宪依法实现公平正义。以此促使地方各级两院不能不敢徇私枉法贪赃枉法。

只有平时实现公平正义最大化,把民生工作做得更好,把民愤民怨降至最低,才能有效避免“法外施暴的自力救济”的持续发生。

希望党和政府领导人,能从历次发生群死群伤的恶性血案悲剧的原因中,看到极端困难和沉冤积怨等问题,对政治社会的极端危害性。

 建议妥否,仅供参考。




 

                  建议人:陆大春

                                                  15390292672

                                                  201919

 

 

 

 

走正步的转业军人 发表于  2019-01-09 09:23:01 454字 ( 0/177)

赞赏! 现在司法体系:不服一审判决的。向上一级法院提出上诉。而上级法院与下级法院,本来就是上、下级关系。即:“老子”与“儿子”的关系。“儿子”判错了案。“老



必须认真切实正视极端困难








和沉冤积怨等问题  对政治








社会的极端危害性






为了有效防止各种恶性极端血案悲剧的一再反复重演,必须认真切实正视极端困难和沉冤积怨等问题对政治社会的极端危害性。

2006年至2018年以来不完全统计,因极端困难和沉冤难雪积怨难化解等问题,而先后引发影响强烈的报复社会性的焚烧公交车炸法院袭警等群死群伤的恶性极端血案悲剧38起,造成伤亡753人,其中死亡238人。这些重大悲剧的连续不断发生,不仅严重威胁着广大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造成群众心理恐慌,破坏社会的和谐稳定,更是严重破坏了党和政府在基层的执政基石,也是各级党和政府领导人严重失察失职了。但是,事后从未见过如何追责问责的报道。

最为惨烈的共有5起,其中,以2006116日钱文昭携炸药到法院一次炸死炸伤27人,由于事发春节前夕敏感时段,所以倍受关注,影响巨大。2013年6月7日陈水总焚烧公交车一次伤亡82人,由于伤亡人数多,所以最为突出和最为典型。

其实,每一起恶性极端血案悲剧,都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因为这每一个走极端的人,都是经历了维权或求助从希望到失望再到绝望的长久过程。据人的求生欲望,在面临陷入生死悠关的境况时,但凡是党和政府及社会能有人给予他们一点生的希望,他们都不会去走极端结束自己的生命。为此,党中央需要有更多的反思,众多走极端的人作为社会底层的弱势群体,必须给予他们表达诉求,挽回损失的合法渠道,和必须给予他们应有的优惠和扶持,对他们的问题和困难应当给予解决,而不是事后如何认真总结经验教训

这其中任何一起恶性极端血案悲剧的发生,都给社会造成了特坏影响,但是根据目前新官普遍不理旧事,和村、乡镇、县三级官员普遍都是好人主义,谁都不愿意得罪强势者,去为弱势者主持公道,以及各种官民对立”的“敌我矛盾”和社会的各种尖锐矛盾,都是越积越深,无人去化解,特别是恃强凌弱,更是无官敢问了。从这些事实来看,却是无人能从这些恶性极端血案悲剧中吸取教训,不考虑如何着重预防“法外施暴的自力救济”的持续发生,这是很危险的。

小事拖大”是众多恶性极端血案悲剧一再反复重演的主要原因,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或者“我就给你一个做法,这是近十多年以来众多恶性极端血案悲剧的明显信号。这种解决问题的方式固然不对,而党政司法如果能认真切实给予底层百姓表达诉求,挽回损失的合法渠道,能认真切实善待社会底层极端困难人员,关注社会弱势群体,缩小贫富差距,给他们以温暖和希望,他们都不会去走极端结束自己的生命了。只有实现公平正义最大化,让老百姓有表达诉求,挽回损失的合法渠道,确保每一个人最基本的生存权,让老百姓活得有盼头、有滋味,党政司法才是称职的。否则,如果让他们依法维权,却被依法保得债台高筑、妻离子散家败人亡断子绝孙,如果让他们苟延残喘,度日如年,生不如死,这一定是党政司法失职犯罪了。在这种状况下,即使装上再多的监控、布置再多的警力、进行再严格的安检,都避免不了各种恶性极端血案悲剧的一再反复重演。

我认为必须以严惩与党中央精神相反的一切地方行为,预防一切恶性极端血案悲剧的发生的政治社会效果,远远大于集中精力和财力把“官民对立”的“敌我矛盾”和社会的各种尖锐矛盾叠加积压在基层的政治社会效果。发生众多恶性极端血案悲剧的原因虽然各有不同,但是共性相同。比如穷困潦倒,有理打不起官司,打不赢官司,没有合法渠道,表达诉求,挽回损失等等。

为了有效防止各种恶性极端血案悲剧的一再反复重演。为此,含泪建议如下:

一、为了彻底改变各地方集中精力和财力,强把一切“官民对立”的“敌我矛盾”和社会的各种尖锐矛盾叠加积压在基层,除了强制稳控不允许到上级去上访之外,就是无人理睬的极端错误作法,和有重特大诉求和极端困难的人,即使从地方严防死守的间隙里逃出赴京上访,回来不但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而且还适得其反的极端错误作法。为此,必须变群众上访为“党中央下访”,通过明察暗访,解决一批法学教授政法干部媒体和社会公众普遍关注的突岀问题,震慑一批党政司法中的不法官员;

二、为了切实畅通信访渠道。为此,党中央必须要求各地方县委县政府,对每一信访和赴京上访案件,向党中央作出解决与否的回复,党中央据收到地方各县委县政府的每一回复后,再向信访人和赴京上访人逐一求证回复属实与否,对于凡是回复不实的,必须要有追责问责的规定;

三、为了确保每一个人最基本的生存权,必须彻底改变一些因病因灾成为极端困难户,申请一个低保,需要耗时一两三年,还不一定办得下来的现实问题。为此,必须应把下岗职工被征地拆迁农民,和城市城镇无职无业无收入无住房的困难群体的生存状况,纳入“党中央下访”了解的范围,同时还必须把门诊和私人诊所及药店费用较高,穷尽一切救济手段不能解决费用的各种慢性病纳入医保报销范围;

四、为了彻底改变明显“冤假错案”层层坚持不改判决的现实问题。为此,法检两院,必须取消信访二字,直接按程序,程序到了哪一级,哪一级就必须有人负责按时结案。如遇特殊情况或特殊原因,确实需要延期的,必须要有最长不得超过多久的限制性规定,不得无限期的延长下去。以此免去当事人长期无止境的往返奔波;

五、最高法检两院,必须把每一起案件都办成指导性案例,传出依宪依法治国办案的信号。否则,连最高两院都不能起到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最后一道防线的实际作用,就是直接侵入党和政府机关健康机体内的病毒,如果党中央掉以轻心任其泛滥成灾,就是直接葬送党的政权,司法公正直接关系到党的先进性能否保持、关系到党能否赢得人民群众的拥护、关系到党的执政地位能否巩固;

六、党中央必须强化对司法的全面领导,对司法不公正的裁判,绝对不能袖手旁观,更不能让司法独立办案变成独立王国,肆无忌惮地暴力违法执法贪赃枉法,司法要有人监督和领导才能清正廉洁秉公执法,司法绝对不能脱离党的监督和领导。为此,建议党中央和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必须对最高两院实行直接监督和直接领导,绝不能让最高两院自我管理,自己查自己,发现贪赃枉法的法官和检察官必须严惩不贷,让人民群众申诉到最高两院的每一个案件,都能依宪依法实现公平正义。以此促使地方各级两院不能不敢徇私枉法贪赃枉法。

只有平时实现公平正义最大化,把民生工作做得更好,把民愤民怨降至最低,才能有效避免“法外施暴的自力救济”的持续发生。

希望党和政府领导人,能从历次发生群死群伤的恶性血案悲剧的原因中,看到极端困难和沉冤积怨等问题,对政治社会的极端危害性。

 建议妥否,仅供参考。




 

                  建议人:陆大春

                                                  15390292672

                                                  201919

 

 

 

 

党员对党忠诚 发表于  2019-01-09 16:59:32 64字 ( 0/112)

纪委要做“铁纪委”纪委的举报公开邮箱畅通要管用:期待解决大庆油田采油六厂工程技术大队党员高继龙爱党爱国冤案?让党员早日为党工作!



必须认真切实正视极端困难








和沉冤积怨等问题  对政治








社会的极端危害性






为了有效防止各种恶性极端血案悲剧的一再反复重演,必须认真切实正视极端困难和沉冤积怨等问题对政治社会的极端危害性。

2006年至2018年以来不完全统计,因极端困难和沉冤难雪积怨难化解等问题,而先后引发影响强烈的报复社会性的焚烧公交车炸法院袭警等群死群伤的恶性极端血案悲剧38起,造成伤亡753人,其中死亡238人。这些重大悲剧的连续不断发生,不仅严重威胁着广大民众的生命财产安全,造成群众心理恐慌,破坏社会的和谐稳定,更是严重破坏了党和政府在基层的执政基石,也是各级党和政府领导人严重失察失职了。但是,事后从未见过如何追责问责的报道。

最为惨烈的共有5起,其中,以2006116日钱文昭携炸药到法院一次炸死炸伤27人,由于事发春节前夕敏感时段,所以倍受关注,影响巨大。2013年6月7日陈水总焚烧公交车一次伤亡82人,由于伤亡人数多,所以最为突出和最为典型。

其实,每一起恶性极端血案悲剧,都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因为这每一个走极端的人,都是经历了维权或求助从希望到失望再到绝望的长久过程。据人的求生欲望,在面临陷入生死悠关的境况时,但凡是党和政府及社会能有人给予他们一点生的希望,他们都不会去走极端结束自己的生命。为此,党中央需要有更多的反思,众多走极端的人作为社会底层的弱势群体,必须给予他们表达诉求,挽回损失的合法渠道,和必须给予他们应有的优惠和扶持,对他们的问题和困难应当给予解决,而不是事后如何认真总结经验教训

这其中任何一起恶性极端血案悲剧的发生,都给社会造成了特坏影响,但是根据目前新官普遍不理旧事,和村、乡镇、县三级官员普遍都是好人主义,谁都不愿意得罪强势者,去为弱势者主持公道,以及各种官民对立”的“敌我矛盾”和社会的各种尖锐矛盾,都是越积越深,无人去化解,特别是恃强凌弱,更是无官敢问了。从这些事实来看,却是无人能从这些恶性极端血案悲剧中吸取教训,不考虑如何着重预防“法外施暴的自力救济”的持续发生,这是很危险的。

小事拖大”是众多恶性极端血案悲剧一再反复重演的主要原因,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或者“我就给你一个做法,这是近十多年以来众多恶性极端血案悲剧的明显信号。这种解决问题的方式固然不对,而党政司法如果能认真切实给予底层百姓表达诉求,挽回损失的合法渠道,能认真切实善待社会底层极端困难人员,关注社会弱势群体,缩小贫富差距,给他们以温暖和希望,他们都不会去走极端结束自己的生命了。只有实现公平正义最大化,让老百姓有表达诉求,挽回损失的合法渠道,确保每一个人最基本的生存权,让老百姓活得有盼头、有滋味,党政司法才是称职的。否则,如果让他们依法维权,却被依法保得债台高筑、妻离子散家败人亡断子绝孙,如果让他们苟延残喘,度日如年,生不如死,这一定是党政司法失职犯罪了。在这种状况下,即使装上再多的监控、布置再多的警力、进行再严格的安检,都避免不了各种恶性极端血案悲剧的一再反复重演。

我认为必须以严惩与党中央精神相反的一切地方行为,预防一切恶性极端血案悲剧的发生的政治社会效果,远远大于集中精力和财力把“官民对立”的“敌我矛盾”和社会的各种尖锐矛盾叠加积压在基层的政治社会效果。发生众多恶性极端血案悲剧的原因虽然各有不同,但是共性相同。比如穷困潦倒,有理打不起官司,打不赢官司,没有合法渠道,表达诉求,挽回损失等等。

为了有效防止各种恶性极端血案悲剧的一再反复重演。为此,含泪建议如下:

一、为了彻底改变各地方集中精力和财力,强把一切“官民对立”的“敌我矛盾”和社会的各种尖锐矛盾叠加积压在基层,除了强制稳控不允许到上级去上访之外,就是无人理睬的极端错误作法,和有重特大诉求和极端困难的人,即使从地方严防死守的间隙里逃出赴京上访,回来不但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而且还适得其反的极端错误作法。为此,必须变群众上访为“党中央下访”,通过明察暗访,解决一批法学教授政法干部媒体和社会公众普遍关注的突岀问题,震慑一批党政司法中的不法官员;

二、为了切实畅通信访渠道。为此,党中央必须要求各地方县委县政府,对每一信访和赴京上访案件,向党中央作出解决与否的回复,党中央据收到地方各县委县政府的每一回复后,再向信访人和赴京上访人逐一求证回复属实与否,对于凡是回复不实的,必须要有追责问责的规定;

三、为了确保每一个人最基本的生存权,必须彻底改变一些因病因灾成为极端困难户,申请一个低保,需要耗时一两三年,还不一定办得下来的现实问题。为此,必须应把下岗职工被征地拆迁农民,和城市城镇无职无业无收入无住房的困难群体的生存状况,纳入“党中央下访”了解的范围,同时还必须把门诊和私人诊所及药店费用较高,穷尽一切救济手段不能解决费用的各种慢性病纳入医保报销范围;

四、为了彻底改变明显“冤假错案”层层坚持不改判决的现实问题。为此,法检两院,必须取消信访二字,直接按程序,程序到了哪一级,哪一级就必须有人负责按时结案。如遇特殊情况或特殊原因,确实需要延期的,必须要有最长不得超过多久的限制性规定,不得无限期的延长下去。以此免去当事人长期无止境的往返奔波;

五、最高法检两院,必须把每一起案件都办成指导性案例,传出依宪依法治国办案的信号。否则,连最高两院都不能起到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最后一道防线的实际作用,就是直接侵入党和政府机关健康机体内的病毒,如果党中央掉以轻心任其泛滥成灾,就是直接葬送党的政权,司法公正直接关系到党的先进性能否保持、关系到党能否赢得人民群众的拥护、关系到党的执政地位能否巩固;

六、党中央必须强化对司法的全面领导,对司法不公正的裁判,绝对不能袖手旁观,更不能让司法独立办案变成独立王国,肆无忌惮地暴力违法执法贪赃枉法,司法要有人监督和领导才能清正廉洁秉公执法,司法绝对不能脱离党的监督和领导。为此,建议党中央和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必须对最高两院实行直接监督和直接领导,绝不能让最高两院自我管理,自己查自己,发现贪赃枉法的法官和检察官必须严惩不贷,让人民群众申诉到最高两院的每一个案件,都能依宪依法实现公平正义。以此促使地方各级两院不能不敢徇私枉法贪赃枉法。

只有平时实现公平正义最大化,把民生工作做得更好,把民愤民怨降至最低,才能有效避免“法外施暴的自力救济”的持续发生。

希望党和政府领导人,能从历次发生群死群伤的恶性血案悲剧的原因中,看到极端困难和沉冤积怨等问题,对政治社会的极端危害性。

 建议妥否,仅供参考。




 

                  建议人:陆大春

                                                  15390292672

                                                  201919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