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沙丁鱼0731 发表于  2019-01-08 14:58:22 8165字 ( 8/4305)

关于长沙市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界定的投诉

我是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同升街道同升社区上楠木冲组(今称道伏安组)的村民,一直都是该村的农业户口,一直都在享受着村上的权益及履行着义务。2004年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取雨花区的教师事业编制,但是我的户口一直都未动,仍然在同升村。2007年我结婚后于2008年生育一女儿,因老公是单位户口,我女儿的户口就自然跟着我成为了同升村的一名村民农业户口。

2018年12月10日,同升社区筹建委员会对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及股权配置情况进行了公示,我这才发现我和女儿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被村委否决。经与村委对接,村委依据长沙市雨花区农业林业水利局文件《雨农林水发[2017]3号》文关于印发《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的通知中第四条成员资格丧失的第(六)条规定“被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和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群团组织、民主团体正式招、录、聘用,已纳入公务员序列或事业单位编制的”而确定。对此,我义愤填膺难平,有如下几点看法:

1、本人查遍《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等相关法律,均未发现如上条款。雨花区农业林业水利局文件《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能否作为法律文件否定个人权益?法律优先权在哪?

2、众所周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与土地权益息息相关,在城乡户籍一元化的今天,雨花区怎能通过一份这样的文件就妄图彻底否决个人在其他法律法规上规定的其他权益,人为制造社会隔阂,习大大倡导的法治中国意义在哪?更奇葩的是同升街道下发的《同升街道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中指出下属金井、桃阳、白田、联盟几个已经征拆到位的村按原来认定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方案执行,而未发生征拆的新兴、同升、洪塘三个村组按新的指导意见界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也就是说原来像我们这种情况已经认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可以继续享受权益,而对于未享受征拆带来的土地收益的我们采取“一刀切”,这样是否公平?这样的文件是否过于随性?这到底是法制还是人治?

3、一个普通事业单位人员、国企职工、老师,如同社会上打工族一样每月缴纳三险一金(以往的国家工作人员是不用缴纳这些的,我也未享受过福利分房),和路边人没什么不一样。难道通过自己努力找个稳定工作还得一定放弃农村土地权益,如这样还不如肄业在家?在房价高企的今天,凭我个人现在的收入即使不吃不喝也得30年才能购置房产。

4、难道现在的政府不提倡年青人努力更好地发展自己,要努力守住自己的农业户口、身份和家里的一亩三分地?试问现在城郊边上有几个年轻人愿意拿着3千多一个月工资的事业编而放弃自己祖业的继承权及土地收益权益?如果在北京、上海、广东等地区,还会有几个当地人选择去为国家服务?

5、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及相关法律、法规,否定农村子女土地经营继承权益,与时代脱节。倘若我非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在我母亲百年之后我如何继承祖业,如我无力凭自身积累购置房产又无权对祖屋进行修缮,到时我们母女岂不无安身之所?

关于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认定诉求事项,本人曾于12月17日在市长信箱投诉,12月25日收到回复,经办单位枉顾国家法律法规要求和事实依据,仅依据农林部门的指导性依据刻意置办,对于经办单位的法律水准本人非常疑惑。遂此于12月27日再次在市长信箱投诉,经办单位于2019年1月4日回复的内容与第一次回复一字不差,如此工作态度令人咂舌。

于是,1月8日上午,本人到雨花区农林局与农经科负责人当面交流,据该领导意思:上述法律法规文件中确实无《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的通知中第四条成员资格丧失的第(六)条规定,但这事情属于村民自治范畴,村民爱咋咋地;至于北京、上海等地方是怎么处理,那是人家的事,我们不管。你就算在省长、市长信箱写一百封信,也就这样处理,不服就去法院诉讼,法律怎么判就怎么算。对此我认为,为什么要在指导性意见加上法律法规都没有的条文,这不是给村民自治在处理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时设置前提条件吗?这个时候跟我讲村民自治,社区讲依据农林局指导性依据确定,上下互踢皮球,这不是让我们老百姓兜圈子吗?几个百姓能经得起这么多精力和时间消耗?

解决问题实在无望,维权诉讼无门,于此发帖。

我的诉求:

1、请相关主管部门研究《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的合理合法性,请雨花区农林局进行释疑。

2、我和我的女儿要认定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这是我们的合法权益,请不要侵犯!

lwzhaolu 发表于  2019-03-15 16:29:40 105字 ( 0/34)

我也是雨花区东山街道侯照社区的居民,之前还因为此文件行政诉讼农业林业水利局,此文件确实属于行政干预村民自治,雨花区农业林业水利局一面回复此文件仅仅是指导性意见,

我是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同升街道同升社区上楠木冲组(今称道伏安组)的村民,一直都是该村的农业户口,一直都在享受着村上的权益及履行着义务。2004年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取雨花区的教师事业编制,但是我的户口一直都未动,仍然在同升村。2007年我结婚后于2008年生育一女儿,因老公是单位户口,我女儿的户口就自然跟着我成为了同升村的一名村民农业户口。

2018年12月10日,同升社区筹建委员会对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及股权配置情况进行了公示,我这才发现我和女儿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被村委否决。经与村委对接,村委依据长沙市雨花区农业林业水利局文件《雨农林水发[2017]3号》文关于印发《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的通知中第四条成员资格丧失的第(六)条规定“被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和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群团组织、民主团体正式招、录、聘用,已纳入公务员序列或事业单位编制的”而确定。对此,我义愤填膺难平,有如下几点看法:

1、本人查遍《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等相关法律,均未发现如上条款。雨花区农业林业水利局文件《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能否作为法律文件否定个人权益?法律优先权在哪?

2、众所周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与土地权益息息相关,在城乡户籍一元化的今天,雨花区怎能通过一份这样的文件就妄图彻底否决个人在其他法律法规上规定的其他权益,人为制造社会隔阂,习大大倡导的法治中国意义在哪?更奇葩的是同升街道下发的《同升街道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中指出下属金井、桃阳、白田、联盟几个已经征拆到位的村按原来认定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方案执行,而未发生征拆的新兴、同升、洪塘三个村组按新的指导意见界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也就是说原来像我们这种情况已经认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可以继续享受权益,而对于未享受征拆带来的土地收益的我们采取“一刀切”,这样是否公平?这样的文件是否过于随性?这到底是法制还是人治?

3、一个普通事业单位人员、国企职工、老师,如同社会上打工族一样每月缴纳三险一金(以往的国家工作人员是不用缴纳这些的,我也未享受过福利分房),和路边人没什么不一样。难道通过自己努力找个稳定工作还得一定放弃农村土地权益,如这样还不如肄业在家?在房价高企的今天,凭我个人现在的收入即使不吃不喝也得30年才能购置房产。

4、难道现在的政府不提倡年青人努力更好地发展自己,要努力守住自己的农业户口、身份和家里的一亩三分地?试问现在城郊边上有几个年轻人愿意拿着3千多一个月工资的事业编而放弃自己祖业的继承权及土地收益权益?如果在北京、上海、广东等地区,还会有几个当地人选择去为国家服务?

5、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及相关法律、法规,否定农村子女土地经营继承权益,与时代脱节。倘若我非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在我母亲百年之后我如何继承祖业,如我无力凭自身积累购置房产又无权对祖屋进行修缮,到时我们母女岂不无安身之所?

关于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认定诉求事项,本人曾于12月17日在市长信箱投诉,12月25日收到回复,经办单位枉顾国家法律法规要求和事实依据,仅依据农林部门的指导性依据刻意置办,对于经办单位的法律水准本人非常疑惑。遂此于12月27日再次在市长信箱投诉,经办单位于2019年1月4日回复的内容与第一次回复一字不差,如此工作态度令人咂舌。

于是,1月8日上午,本人到雨花区农林局与农经科负责人当面交流,据该领导意思:上述法律法规文件中确实无《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的通知中第四条成员资格丧失的第(六)条规定,但这事情属于村民自治范畴,村民爱咋咋地;至于北京、上海等地方是怎么处理,那是人家的事,我们不管。你就算在省长、市长信箱写一百封信,也就这样处理,不服就去法院诉讼,法律怎么判就怎么算。对此我认为,为什么要在指导性意见加上法律法规都没有的条文,这不是给村民自治在处理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时设置前提条件吗?这个时候跟我讲村民自治,社区讲依据农林局指导性依据确定,上下互踢皮球,这不是让我们老百姓兜圈子吗?几个百姓能经得起这么多精力和时间消耗?

解决问题实在无望,维权诉讼无门,于此发帖。

我的诉求:

1、请相关主管部门研究《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的合理合法性,请雨花区农林局进行释疑。

2、我和我的女儿要认定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这是我们的合法权益,请不要侵犯!

沙丁鱼0731 发表于  2019-04-17 09:26:29 15字 ( 0/8)

你的事情有结果么,怎么处理的?

我是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同升街道同升社区上楠木冲组(今称道伏安组)的村民,一直都是该村的农业户口,一直都在享受着村上的权益及履行着义务。2004年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取雨花区的教师事业编制,但是我的户口一直都未动,仍然在同升村。2007年我结婚后于2008年生育一女儿,因老公是单位户口,我女儿的户口就自然跟着我成为了同升村的一名村民农业户口。

2018年12月10日,同升社区筹建委员会对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及股权配置情况进行了公示,我这才发现我和女儿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被村委否决。经与村委对接,村委依据长沙市雨花区农业林业水利局文件《雨农林水发[2017]3号》文关于印发《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的通知中第四条成员资格丧失的第(六)条规定“被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和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群团组织、民主团体正式招、录、聘用,已纳入公务员序列或事业单位编制的”而确定。对此,我义愤填膺难平,有如下几点看法:

1、本人查遍《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等相关法律,均未发现如上条款。雨花区农业林业水利局文件《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能否作为法律文件否定个人权益?法律优先权在哪?

2、众所周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与土地权益息息相关,在城乡户籍一元化的今天,雨花区怎能通过一份这样的文件就妄图彻底否决个人在其他法律法规上规定的其他权益,人为制造社会隔阂,习大大倡导的法治中国意义在哪?更奇葩的是同升街道下发的《同升街道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中指出下属金井、桃阳、白田、联盟几个已经征拆到位的村按原来认定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方案执行,而未发生征拆的新兴、同升、洪塘三个村组按新的指导意见界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也就是说原来像我们这种情况已经认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可以继续享受权益,而对于未享受征拆带来的土地收益的我们采取“一刀切”,这样是否公平?这样的文件是否过于随性?这到底是法制还是人治?

3、一个普通事业单位人员、国企职工、老师,如同社会上打工族一样每月缴纳三险一金(以往的国家工作人员是不用缴纳这些的,我也未享受过福利分房),和路边人没什么不一样。难道通过自己努力找个稳定工作还得一定放弃农村土地权益,如这样还不如肄业在家?在房价高企的今天,凭我个人现在的收入即使不吃不喝也得30年才能购置房产。

4、难道现在的政府不提倡年青人努力更好地发展自己,要努力守住自己的农业户口、身份和家里的一亩三分地?试问现在城郊边上有几个年轻人愿意拿着3千多一个月工资的事业编而放弃自己祖业的继承权及土地收益权益?如果在北京、上海、广东等地区,还会有几个当地人选择去为国家服务?

5、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及相关法律、法规,否定农村子女土地经营继承权益,与时代脱节。倘若我非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在我母亲百年之后我如何继承祖业,如我无力凭自身积累购置房产又无权对祖屋进行修缮,到时我们母女岂不无安身之所?

关于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认定诉求事项,本人曾于12月17日在市长信箱投诉,12月25日收到回复,经办单位枉顾国家法律法规要求和事实依据,仅依据农林部门的指导性依据刻意置办,对于经办单位的法律水准本人非常疑惑。遂此于12月27日再次在市长信箱投诉,经办单位于2019年1月4日回复的内容与第一次回复一字不差,如此工作态度令人咂舌。

于是,1月8日上午,本人到雨花区农林局与农经科负责人当面交流,据该领导意思:上述法律法规文件中确实无《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的通知中第四条成员资格丧失的第(六)条规定,但这事情属于村民自治范畴,村民爱咋咋地;至于北京、上海等地方是怎么处理,那是人家的事,我们不管。你就算在省长、市长信箱写一百封信,也就这样处理,不服就去法院诉讼,法律怎么判就怎么算。对此我认为,为什么要在指导性意见加上法律法规都没有的条文,这不是给村民自治在处理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时设置前提条件吗?这个时候跟我讲村民自治,社区讲依据农林局指导性依据确定,上下互踢皮球,这不是让我们老百姓兜圈子吗?几个百姓能经得起这么多精力和时间消耗?

解决问题实在无望,维权诉讼无门,于此发帖。

我的诉求:

1、请相关主管部门研究《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的合理合法性,请雨花区农林局进行释疑。

2、我和我的女儿要认定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这是我们的合法权益,请不要侵犯!

沙丁鱼0731 发表于  2019-01-09 10:36:41 55392字 ( 0/418)

同升街道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

我是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同升街道同升社区上楠木冲组(今称道伏安组)的村民,一直都是该村的农业户口,一直都在享受着村上的权益及履行着义务。2004年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取雨花区的教师事业编制,但是我的户口一直都未动,仍然在同升村。2007年我结婚后于2008年生育一女儿,因老公是单位户口,我女儿的户口就自然跟着我成为了同升村的一名村民农业户口。

2018年12月10日,同升社区筹建委员会对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及股权配置情况进行了公示,我这才发现我和女儿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被村委否决。经与村委对接,村委依据长沙市雨花区农业林业水利局文件《雨农林水发[2017]3号》文关于印发《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的通知中第四条成员资格丧失的第(六)条规定“被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和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群团组织、民主团体正式招、录、聘用,已纳入公务员序列或事业单位编制的”而确定。对此,我义愤填膺难平,有如下几点看法:

1、本人查遍《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等相关法律,均未发现如上条款。雨花区农业林业水利局文件《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能否作为法律文件否定个人权益?法律优先权在哪?

2、众所周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与土地权益息息相关,在城乡户籍一元化的今天,雨花区怎能通过一份这样的文件就妄图彻底否决个人在其他法律法规上规定的其他权益,人为制造社会隔阂,习大大倡导的法治中国意义在哪?更奇葩的是同升街道下发的《同升街道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中指出下属金井、桃阳、白田、联盟几个已经征拆到位的村按原来认定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方案执行,而未发生征拆的新兴、同升、洪塘三个村组按新的指导意见界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也就是说原来像我们这种情况已经认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可以继续享受权益,而对于未享受征拆带来的土地收益的我们采取“一刀切”,这样是否公平?这样的文件是否过于随性?这到底是法制还是人治?

3、一个普通事业单位人员、国企职工、老师,如同社会上打工族一样每月缴纳三险一金(以往的国家工作人员是不用缴纳这些的,我也未享受过福利分房),和路边人没什么不一样。难道通过自己努力找个稳定工作还得一定放弃农村土地权益,如这样还不如肄业在家?在房价高企的今天,凭我个人现在的收入即使不吃不喝也得30年才能购置房产。

4、难道现在的政府不提倡年青人努力更好地发展自己,要努力守住自己的农业户口、身份和家里的一亩三分地?试问现在城郊边上有几个年轻人愿意拿着3千多一个月工资的事业编而放弃自己祖业的继承权及土地收益权益?如果在北京、上海、广东等地区,还会有几个当地人选择去为国家服务?

5、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及相关法律、法规,否定农村子女土地经营继承权益,与时代脱节。倘若我非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在我母亲百年之后我如何继承祖业,如我无力凭自身积累购置房产又无权对祖屋进行修缮,到时我们母女岂不无安身之所?

关于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认定诉求事项,本人曾于12月17日在市长信箱投诉,12月25日收到回复,经办单位枉顾国家法律法规要求和事实依据,仅依据农林部门的指导性依据刻意置办,对于经办单位的法律水准本人非常疑惑。遂此于12月27日再次在市长信箱投诉,经办单位于2019年1月4日回复的内容与第一次回复一字不差,如此工作态度令人咂舌。

于是,1月8日上午,本人到雨花区农林局与农经科负责人当面交流,据该领导意思:上述法律法规文件中确实无《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的通知中第四条成员资格丧失的第(六)条规定,但这事情属于村民自治范畴,村民爱咋咋地;至于北京、上海等地方是怎么处理,那是人家的事,我们不管。你就算在省长、市长信箱写一百封信,也就这样处理,不服就去法院诉讼,法律怎么判就怎么算。对此我认为,为什么要在指导性意见加上法律法规都没有的条文,这不是给村民自治在处理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时设置前提条件吗?这个时候跟我讲村民自治,社区讲依据农林局指导性依据确定,上下互踢皮球,这不是让我们老百姓兜圈子吗?几个百姓能经得起这么多精力和时间消耗?

解决问题实在无望,维权诉讼无门,于此发帖。

我的诉求:

1、请相关主管部门研究《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的合理合法性,请雨花区农林局进行释疑。

2、我和我的女儿要认定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这是我们的合法权益,请不要侵犯!

沙丁鱼0731 发表于  2019-01-09 10:24:02 78386字 ( 0/848)

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

我是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同升街道同升社区上楠木冲组(今称道伏安组)的村民,一直都是该村的农业户口,一直都在享受着村上的权益及履行着义务。2004年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取雨花区的教师事业编制,但是我的户口一直都未动,仍然在同升村。2007年我结婚后于2008年生育一女儿,因老公是单位户口,我女儿的户口就自然跟着我成为了同升村的一名村民农业户口。

2018年12月10日,同升社区筹建委员会对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及股权配置情况进行了公示,我这才发现我和女儿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被村委否决。经与村委对接,村委依据长沙市雨花区农业林业水利局文件《雨农林水发[2017]3号》文关于印发《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的通知中第四条成员资格丧失的第(六)条规定“被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和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群团组织、民主团体正式招、录、聘用,已纳入公务员序列或事业单位编制的”而确定。对此,我义愤填膺难平,有如下几点看法:

1、本人查遍《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等相关法律,均未发现如上条款。雨花区农业林业水利局文件《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能否作为法律文件否定个人权益?法律优先权在哪?

2、众所周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与土地权益息息相关,在城乡户籍一元化的今天,雨花区怎能通过一份这样的文件就妄图彻底否决个人在其他法律法规上规定的其他权益,人为制造社会隔阂,习大大倡导的法治中国意义在哪?更奇葩的是同升街道下发的《同升街道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中指出下属金井、桃阳、白田、联盟几个已经征拆到位的村按原来认定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方案执行,而未发生征拆的新兴、同升、洪塘三个村组按新的指导意见界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也就是说原来像我们这种情况已经认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可以继续享受权益,而对于未享受征拆带来的土地收益的我们采取“一刀切”,这样是否公平?这样的文件是否过于随性?这到底是法制还是人治?

3、一个普通事业单位人员、国企职工、老师,如同社会上打工族一样每月缴纳三险一金(以往的国家工作人员是不用缴纳这些的,我也未享受过福利分房),和路边人没什么不一样。难道通过自己努力找个稳定工作还得一定放弃农村土地权益,如这样还不如肄业在家?在房价高企的今天,凭我个人现在的收入即使不吃不喝也得30年才能购置房产。

4、难道现在的政府不提倡年青人努力更好地发展自己,要努力守住自己的农业户口、身份和家里的一亩三分地?试问现在城郊边上有几个年轻人愿意拿着3千多一个月工资的事业编而放弃自己祖业的继承权及土地收益权益?如果在北京、上海、广东等地区,还会有几个当地人选择去为国家服务?

5、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及相关法律、法规,否定农村子女土地经营继承权益,与时代脱节。倘若我非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在我母亲百年之后我如何继承祖业,如我无力凭自身积累购置房产又无权对祖屋进行修缮,到时我们母女岂不无安身之所?

关于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认定诉求事项,本人曾于12月17日在市长信箱投诉,12月25日收到回复,经办单位枉顾国家法律法规要求和事实依据,仅依据农林部门的指导性依据刻意置办,对于经办单位的法律水准本人非常疑惑。遂此于12月27日再次在市长信箱投诉,经办单位于2019年1月4日回复的内容与第一次回复一字不差,如此工作态度令人咂舌。

于是,1月8日上午,本人到雨花区农林局与农经科负责人当面交流,据该领导意思:上述法律法规文件中确实无《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的通知中第四条成员资格丧失的第(六)条规定,但这事情属于村民自治范畴,村民爱咋咋地;至于北京、上海等地方是怎么处理,那是人家的事,我们不管。你就算在省长、市长信箱写一百封信,也就这样处理,不服就去法院诉讼,法律怎么判就怎么算。对此我认为,为什么要在指导性意见加上法律法规都没有的条文,这不是给村民自治在处理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时设置前提条件吗?这个时候跟我讲村民自治,社区讲依据农林局指导性依据确定,上下互踢皮球,这不是让我们老百姓兜圈子吗?几个百姓能经得起这么多精力和时间消耗?

解决问题实在无望,维权诉讼无门,于此发帖。

我的诉求:

1、请相关主管部门研究《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的合理合法性,请雨花区农林局进行释疑。

2、我和我的女儿要认定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这是我们的合法权益,请不要侵犯!

天使小虾 发表于  2019-01-09 10:08:50 0字 ( 0/224)

坚持维护保障自身的合法合规权益,习主席提出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的中国梦,人民自身的合法权益必须得到捍卫,人民幸福的中国梦才能早日实现

坚持维护保障自身的合法合规权益,习主席提出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的中国梦,人民自身的合法权益必须得到捍卫,人民幸福的中国梦才能早日实现

我是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同升街道同升社区上楠木冲组(今称道伏安组)的村民,一直都是该村的农业户口,一直都在享受着村上的权益及履行着义务。2004年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取雨花区的教师事业编制,但是我的户口一直都未动,仍然在同升村。2007年我结婚后于2008年生育一女儿,因老公是单位户口,我女儿的户口就自然跟着我成为了同升村的一名村民农业户口。

2018年12月10日,同升社区筹建委员会对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及股权配置情况进行了公示,我这才发现我和女儿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被村委否决。经与村委对接,村委依据长沙市雨花区农业林业水利局文件《雨农林水发[2017]3号》文关于印发《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的通知中第四条成员资格丧失的第(六)条规定“被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和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群团组织、民主团体正式招、录、聘用,已纳入公务员序列或事业单位编制的”而确定。对此,我义愤填膺难平,有如下几点看法:

1、本人查遍《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等相关法律,均未发现如上条款。雨花区农业林业水利局文件《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能否作为法律文件否定个人权益?法律优先权在哪?

2、众所周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与土地权益息息相关,在城乡户籍一元化的今天,雨花区怎能通过一份这样的文件就妄图彻底否决个人在其他法律法规上规定的其他权益,人为制造社会隔阂,习大大倡导的法治中国意义在哪?更奇葩的是同升街道下发的《同升街道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中指出下属金井、桃阳、白田、联盟几个已经征拆到位的村按原来认定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方案执行,而未发生征拆的新兴、同升、洪塘三个村组按新的指导意见界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也就是说原来像我们这种情况已经认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可以继续享受权益,而对于未享受征拆带来的土地收益的我们采取“一刀切”,这样是否公平?这样的文件是否过于随性?这到底是法制还是人治?

3、一个普通事业单位人员、国企职工、老师,如同社会上打工族一样每月缴纳三险一金(以往的国家工作人员是不用缴纳这些的,我也未享受过福利分房),和路边人没什么不一样。难道通过自己努力找个稳定工作还得一定放弃农村土地权益,如这样还不如肄业在家?在房价高企的今天,凭我个人现在的收入即使不吃不喝也得30年才能购置房产。

4、难道现在的政府不提倡年青人努力更好地发展自己,要努力守住自己的农业户口、身份和家里的一亩三分地?试问现在城郊边上有几个年轻人愿意拿着3千多一个月工资的事业编而放弃自己祖业的继承权及土地收益权益?如果在北京、上海、广东等地区,还会有几个当地人选择去为国家服务?

5、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及相关法律、法规,否定农村子女土地经营继承权益,与时代脱节。倘若我非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在我母亲百年之后我如何继承祖业,如我无力凭自身积累购置房产又无权对祖屋进行修缮,到时我们母女岂不无安身之所?

关于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认定诉求事项,本人曾于12月17日在市长信箱投诉,12月25日收到回复,经办单位枉顾国家法律法规要求和事实依据,仅依据农林部门的指导性依据刻意置办,对于经办单位的法律水准本人非常疑惑。遂此于12月27日再次在市长信箱投诉,经办单位于2019年1月4日回复的内容与第一次回复一字不差,如此工作态度令人咂舌。

于是,1月8日上午,本人到雨花区农林局与农经科负责人当面交流,据该领导意思:上述法律法规文件中确实无《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的通知中第四条成员资格丧失的第(六)条规定,但这事情属于村民自治范畴,村民爱咋咋地;至于北京、上海等地方是怎么处理,那是人家的事,我们不管。你就算在省长、市长信箱写一百封信,也就这样处理,不服就去法院诉讼,法律怎么判就怎么算。对此我认为,为什么要在指导性意见加上法律法规都没有的条文,这不是给村民自治在处理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时设置前提条件吗?这个时候跟我讲村民自治,社区讲依据农林局指导性依据确定,上下互踢皮球,这不是让我们老百姓兜圈子吗?几个百姓能经得起这么多精力和时间消耗?

解决问题实在无望,维权诉讼无门,于此发帖。

我的诉求:

1、请相关主管部门研究《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的合理合法性,请雨花区农林局进行释疑。

2、我和我的女儿要认定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这是我们的合法权益,请不要侵犯!

slxwsyzl 发表于  2019-01-08 15:51:46 80字 ( 0/120)

绿剑“2018” 为何打不了兰州新区的大面积违法毁林? 兰州新区大面积违法毁林29.8亩,西岔镇官员放出话来,让我随便去告,不论告到那里,杨书记一个电话就搞定了

我是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同升街道同升社区上楠木冲组(今称道伏安组)的村民,一直都是该村的农业户口,一直都在享受着村上的权益及履行着义务。2004年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取雨花区的教师事业编制,但是我的户口一直都未动,仍然在同升村。2007年我结婚后于2008年生育一女儿,因老公是单位户口,我女儿的户口就自然跟着我成为了同升村的一名村民农业户口。

2018年12月10日,同升社区筹建委员会对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及股权配置情况进行了公示,我这才发现我和女儿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被村委否决。经与村委对接,村委依据长沙市雨花区农业林业水利局文件《雨农林水发[2017]3号》文关于印发《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的通知中第四条成员资格丧失的第(六)条规定“被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和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群团组织、民主团体正式招、录、聘用,已纳入公务员序列或事业单位编制的”而确定。对此,我义愤填膺难平,有如下几点看法:

1、本人查遍《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等相关法律,均未发现如上条款。雨花区农业林业水利局文件《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能否作为法律文件否定个人权益?法律优先权在哪?

2、众所周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与土地权益息息相关,在城乡户籍一元化的今天,雨花区怎能通过一份这样的文件就妄图彻底否决个人在其他法律法规上规定的其他权益,人为制造社会隔阂,习大大倡导的法治中国意义在哪?更奇葩的是同升街道下发的《同升街道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中指出下属金井、桃阳、白田、联盟几个已经征拆到位的村按原来认定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方案执行,而未发生征拆的新兴、同升、洪塘三个村组按新的指导意见界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也就是说原来像我们这种情况已经认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可以继续享受权益,而对于未享受征拆带来的土地收益的我们采取“一刀切”,这样是否公平?这样的文件是否过于随性?这到底是法制还是人治?

3、一个普通事业单位人员、国企职工、老师,如同社会上打工族一样每月缴纳三险一金(以往的国家工作人员是不用缴纳这些的,我也未享受过福利分房),和路边人没什么不一样。难道通过自己努力找个稳定工作还得一定放弃农村土地权益,如这样还不如肄业在家?在房价高企的今天,凭我个人现在的收入即使不吃不喝也得30年才能购置房产。

4、难道现在的政府不提倡年青人努力更好地发展自己,要努力守住自己的农业户口、身份和家里的一亩三分地?试问现在城郊边上有几个年轻人愿意拿着3千多一个月工资的事业编而放弃自己祖业的继承权及土地收益权益?如果在北京、上海、广东等地区,还会有几个当地人选择去为国家服务?

5、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及相关法律、法规,否定农村子女土地经营继承权益,与时代脱节。倘若我非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在我母亲百年之后我如何继承祖业,如我无力凭自身积累购置房产又无权对祖屋进行修缮,到时我们母女岂不无安身之所?

关于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认定诉求事项,本人曾于12月17日在市长信箱投诉,12月25日收到回复,经办单位枉顾国家法律法规要求和事实依据,仅依据农林部门的指导性依据刻意置办,对于经办单位的法律水准本人非常疑惑。遂此于12月27日再次在市长信箱投诉,经办单位于2019年1月4日回复的内容与第一次回复一字不差,如此工作态度令人咂舌。

于是,1月8日上午,本人到雨花区农林局与农经科负责人当面交流,据该领导意思:上述法律法规文件中确实无《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的通知中第四条成员资格丧失的第(六)条规定,但这事情属于村民自治范畴,村民爱咋咋地;至于北京、上海等地方是怎么处理,那是人家的事,我们不管。你就算在省长、市长信箱写一百封信,也就这样处理,不服就去法院诉讼,法律怎么判就怎么算。对此我认为,为什么要在指导性意见加上法律法规都没有的条文,这不是给村民自治在处理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时设置前提条件吗?这个时候跟我讲村民自治,社区讲依据农林局指导性依据确定,上下互踢皮球,这不是让我们老百姓兜圈子吗?几个百姓能经得起这么多精力和时间消耗?

解决问题实在无望,维权诉讼无门,于此发帖。

我的诉求:

1、请相关主管部门研究《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的合理合法性,请雨花区农林局进行释疑。

2、我和我的女儿要认定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这是我们的合法权益,请不要侵犯!

slxwsyzl 发表于  2019-01-08 15:51:02 48字 ( 0/144)

举报投诉已两年 甘肃省林业和草原局对兰州新区的大面积违法毁林“下不了手” 谁来守护这片绿水青山?

我是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同升街道同升社区上楠木冲组(今称道伏安组)的村民,一直都是该村的农业户口,一直都在享受着村上的权益及履行着义务。2004年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取雨花区的教师事业编制,但是我的户口一直都未动,仍然在同升村。2007年我结婚后于2008年生育一女儿,因老公是单位户口,我女儿的户口就自然跟着我成为了同升村的一名村民农业户口。

2018年12月10日,同升社区筹建委员会对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及股权配置情况进行了公示,我这才发现我和女儿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被村委否决。经与村委对接,村委依据长沙市雨花区农业林业水利局文件《雨农林水发[2017]3号》文关于印发《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的通知中第四条成员资格丧失的第(六)条规定“被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和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群团组织、民主团体正式招、录、聘用,已纳入公务员序列或事业单位编制的”而确定。对此,我义愤填膺难平,有如下几点看法:

1、本人查遍《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等相关法律,均未发现如上条款。雨花区农业林业水利局文件《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能否作为法律文件否定个人权益?法律优先权在哪?

2、众所周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与土地权益息息相关,在城乡户籍一元化的今天,雨花区怎能通过一份这样的文件就妄图彻底否决个人在其他法律法规上规定的其他权益,人为制造社会隔阂,习大大倡导的法治中国意义在哪?更奇葩的是同升街道下发的《同升街道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中指出下属金井、桃阳、白田、联盟几个已经征拆到位的村按原来认定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方案执行,而未发生征拆的新兴、同升、洪塘三个村组按新的指导意见界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也就是说原来像我们这种情况已经认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可以继续享受权益,而对于未享受征拆带来的土地收益的我们采取“一刀切”,这样是否公平?这样的文件是否过于随性?这到底是法制还是人治?

3、一个普通事业单位人员、国企职工、老师,如同社会上打工族一样每月缴纳三险一金(以往的国家工作人员是不用缴纳这些的,我也未享受过福利分房),和路边人没什么不一样。难道通过自己努力找个稳定工作还得一定放弃农村土地权益,如这样还不如肄业在家?在房价高企的今天,凭我个人现在的收入即使不吃不喝也得30年才能购置房产。

4、难道现在的政府不提倡年青人努力更好地发展自己,要努力守住自己的农业户口、身份和家里的一亩三分地?试问现在城郊边上有几个年轻人愿意拿着3千多一个月工资的事业编而放弃自己祖业的继承权及土地收益权益?如果在北京、上海、广东等地区,还会有几个当地人选择去为国家服务?

5、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及相关法律、法规,否定农村子女土地经营继承权益,与时代脱节。倘若我非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在我母亲百年之后我如何继承祖业,如我无力凭自身积累购置房产又无权对祖屋进行修缮,到时我们母女岂不无安身之所?

关于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认定诉求事项,本人曾于12月17日在市长信箱投诉,12月25日收到回复,经办单位枉顾国家法律法规要求和事实依据,仅依据农林部门的指导性依据刻意置办,对于经办单位的法律水准本人非常疑惑。遂此于12月27日再次在市长信箱投诉,经办单位于2019年1月4日回复的内容与第一次回复一字不差,如此工作态度令人咂舌。

于是,1月8日上午,本人到雨花区农林局与农经科负责人当面交流,据该领导意思:上述法律法规文件中确实无《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的通知中第四条成员资格丧失的第(六)条规定,但这事情属于村民自治范畴,村民爱咋咋地;至于北京、上海等地方是怎么处理,那是人家的事,我们不管。你就算在省长、市长信箱写一百封信,也就这样处理,不服就去法院诉讼,法律怎么判就怎么算。对此我认为,为什么要在指导性意见加上法律法规都没有的条文,这不是给村民自治在处理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时设置前提条件吗?这个时候跟我讲村民自治,社区讲依据农林局指导性依据确定,上下互踢皮球,这不是让我们老百姓兜圈子吗?几个百姓能经得起这么多精力和时间消耗?

解决问题实在无望,维权诉讼无门,于此发帖。

我的诉求:

1、请相关主管部门研究《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的合理合法性,请雨花区农林局进行释疑。

2、我和我的女儿要认定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这是我们的合法权益,请不要侵犯!

还我保命钱 发表于  2019-01-08 19:50:30 73字 ( 0/130)

我全民所有制入厂登记表被人更改为新职工入厂登记表丶鞍山市社保局,信访处帮助屈波给我出伪证,老百姓难上加难,让你欠费你就欠费,"有证据不如有权力,"

我是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同升街道同升社区上楠木冲组(今称道伏安组)的村民,一直都是该村的农业户口,一直都在享受着村上的权益及履行着义务。2004年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取雨花区的教师事业编制,但是我的户口一直都未动,仍然在同升村。2007年我结婚后于2008年生育一女儿,因老公是单位户口,我女儿的户口就自然跟着我成为了同升村的一名村民农业户口。

2018年12月10日,同升社区筹建委员会对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及股权配置情况进行了公示,我这才发现我和女儿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被村委否决。经与村委对接,村委依据长沙市雨花区农业林业水利局文件《雨农林水发[2017]3号》文关于印发《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的通知中第四条成员资格丧失的第(六)条规定“被国家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和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群团组织、民主团体正式招、录、聘用,已纳入公务员序列或事业单位编制的”而确定。对此,我义愤填膺难平,有如下几点看法:

1、本人查遍《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等相关法律,均未发现如上条款。雨花区农业林业水利局文件《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能否作为法律文件否定个人权益?法律优先权在哪?

2、众所周知,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与土地权益息息相关,在城乡户籍一元化的今天,雨花区怎能通过一份这样的文件就妄图彻底否决个人在其他法律法规上规定的其他权益,人为制造社会隔阂,习大大倡导的法治中国意义在哪?更奇葩的是同升街道下发的《同升街道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中指出下属金井、桃阳、白田、联盟几个已经征拆到位的村按原来认定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方案执行,而未发生征拆的新兴、同升、洪塘三个村组按新的指导意见界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也就是说原来像我们这种情况已经认定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可以继续享受权益,而对于未享受征拆带来的土地收益的我们采取“一刀切”,这样是否公平?这样的文件是否过于随性?这到底是法制还是人治?

3、一个普通事业单位人员、国企职工、老师,如同社会上打工族一样每月缴纳三险一金(以往的国家工作人员是不用缴纳这些的,我也未享受过福利分房),和路边人没什么不一样。难道通过自己努力找个稳定工作还得一定放弃农村土地权益,如这样还不如肄业在家?在房价高企的今天,凭我个人现在的收入即使不吃不喝也得30年才能购置房产。

4、难道现在的政府不提倡年青人努力更好地发展自己,要努力守住自己的农业户口、身份和家里的一亩三分地?试问现在城郊边上有几个年轻人愿意拿着3千多一个月工资的事业编而放弃自己祖业的继承权及土地收益权益?如果在北京、上海、广东等地区,还会有几个当地人选择去为国家服务?

5、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及相关法律、法规,否定农村子女土地经营继承权益,与时代脱节。倘若我非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在我母亲百年之后我如何继承祖业,如我无力凭自身积累购置房产又无权对祖屋进行修缮,到时我们母女岂不无安身之所?

关于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认定诉求事项,本人曾于12月17日在市长信箱投诉,12月25日收到回复,经办单位枉顾国家法律法规要求和事实依据,仅依据农林部门的指导性依据刻意置办,对于经办单位的法律水准本人非常疑惑。遂此于12月27日再次在市长信箱投诉,经办单位于2019年1月4日回复的内容与第一次回复一字不差,如此工作态度令人咂舌。

于是,1月8日上午,本人到雨花区农林局与农经科负责人当面交流,据该领导意思:上述法律法规文件中确实无《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的通知中第四条成员资格丧失的第(六)条规定,但这事情属于村民自治范畴,村民爱咋咋地;至于北京、上海等地方是怎么处理,那是人家的事,我们不管。你就算在省长、市长信箱写一百封信,也就这样处理,不服就去法院诉讼,法律怎么判就怎么算。对此我认为,为什么要在指导性意见加上法律法规都没有的条文,这不是给村民自治在处理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身份时设置前提条件吗?这个时候跟我讲村民自治,社区讲依据农林局指导性依据确定,上下互踢皮球,这不是让我们老百姓兜圈子吗?几个百姓能经得起这么多精力和时间消耗?

解决问题实在无望,维权诉讼无门,于此发帖。

我的诉求:

1、请相关主管部门研究《雨花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界定指导性意见》的合理合法性,请雨花区农林局进行释疑。

2、我和我的女儿要认定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这是我们的合法权益,请不要侵犯!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