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老实人谢立民 发表于  2018-12-07 16:10:01 1386字 ( 3/3169)

强拆暴拆使我们无家可归


   司法局退休老干部维权投诉

   我叫谢立民,男,现年65岁,中共党员,河南省宝丰县司法局正科级退休干部,针对地方政府权大于法,强拆暴拆我家房屋再次投诉和求助。

   我家住河南省宝丰县周庄镇辛庄村,2004年我们用全部积蓄盖起了砖混结构的庭院一所,有宅基地使用证。2017年3月周庄镇把我们村确定为棚户区改造项目(按照国务院有关规定不属于棚户区),实际是商业开发,该项目公开说占地180亩,其中20多亩属永久性基本农田,其余是村民宅基地,村民们自始至终没有见到他们的合法手续。当时镇村干部没有召开村民会议,只是走村串户鼓动着加盖房子,一时全村加盖房子成风。我家完全按照国务院590号令(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和县政府通告办事,原有住房没有增盖一砖一瓦。截至目前全村的房子都拆完了,政府也没有真正做到先补偿后拆迁,村民们都在外租房子居住,有的在责任田里搭棚居住。

   一年多来,我家因别处无房产,只好在现有宅院居住,镇村干部也没有到家正式谈房屋征收的相关事宜,反而采取断水、断电、断道路等方法迫使我家搬迁。特别是今年11月2日、11月9日、10日夜间我家电线被剪断三次,采取了“下三滥”卑鄙的方法逼迫搬迁,使我家无法正常生活。众多媒体对此事于2018年11月20日先后进行了曝光。媒体曝光后,周庄镇的党委书记马蒙大为恼火,打电话给我说:“你家房子的事不能再拖了,确实不能再拖了,你都把我弄到网上去了”。第二天镇人大主席宋玮到我家征求意见,妻子提出政府应该按照国务院590号令办事,宋玮坚持按照宝丰县2016年的征收标准(每平方米550元),就宝丰县当前市场房价每平方米四千元到六千元之间,因此没有谈拢。11月27日镇党委书记又一次打电话说:“今天都27号了,三天时间必须把你家房子拿下来!”11月28日宋玮到家不是补偿事宜,而是恐吓威胁,给我家“扣帽子”“定罪名”,说是我家干扰了西商集团的施工。同时,他们带着周庄镇公安派出所的民警,民警没出示工作证件就进我家内室找人带人。

   2018年11月30日下午,周庄镇人民政府给我家送达了“周庄镇辛庄村棚户区改造项目房屋征收拆除通知”,限期五天予以自行拆除。面对这份“拆除通知书”我十分不解,只有县级政府申请县级法院才能强制拆除,镇政府有这种权利吗?

   特别不能容忍的是2018年12月5日下午两点多,辛庄村的党支部书记于永辉给我妻子打电话说:“你家找到房子了没有?搬了没有?”妻子说:“没地方搬家找不到房子,也无钱自费租房”。下午三点多,于永辉又给我妻子打电话催促说:“上边催的老紧,要不我找几个人先把你家的东西拉到村室,就放在村室”。妻子说:“没办法,你们说了算!”下午四点多,妻子冒雪回到家一看,哪里还有“家”?变成了一片废墟。

   我们的家在何方?寒冬时节雪飘扬,我们居无定所,四处流浪,还不知道那里是我们生存的地方!


 河南省宝丰县司法局退休干部 谢立民

2018年12月6日

龙王爷10 发表于  2018-12-08 13:22:52 4字 ( 0/149)

仔细调查


   司法局退休老干部维权投诉

   我叫谢立民,男,现年65岁,中共党员,河南省宝丰县司法局正科级退休干部,针对地方政府权大于法,强拆暴拆我家房屋再次投诉和求助。

   我家住河南省宝丰县周庄镇辛庄村,2004年我们用全部积蓄盖起了砖混结构的庭院一所,有宅基地使用证。2017年3月周庄镇把我们村确定为棚户区改造项目(按照国务院有关规定不属于棚户区),实际是商业开发,该项目公开说占地180亩,其中20多亩属永久性基本农田,其余是村民宅基地,村民们自始至终没有见到他们的合法手续。当时镇村干部没有召开村民会议,只是走村串户鼓动着加盖房子,一时全村加盖房子成风。我家完全按照国务院590号令(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和县政府通告办事,原有住房没有增盖一砖一瓦。截至目前全村的房子都拆完了,政府也没有真正做到先补偿后拆迁,村民们都在外租房子居住,有的在责任田里搭棚居住。

   一年多来,我家因别处无房产,只好在现有宅院居住,镇村干部也没有到家正式谈房屋征收的相关事宜,反而采取断水、断电、断道路等方法迫使我家搬迁。特别是今年11月2日、11月9日、10日夜间我家电线被剪断三次,采取了“下三滥”卑鄙的方法逼迫搬迁,使我家无法正常生活。众多媒体对此事于2018年11月20日先后进行了曝光。媒体曝光后,周庄镇的党委书记马蒙大为恼火,打电话给我说:“你家房子的事不能再拖了,确实不能再拖了,你都把我弄到网上去了”。第二天镇人大主席宋玮到我家征求意见,妻子提出政府应该按照国务院590号令办事,宋玮坚持按照宝丰县2016年的征收标准(每平方米550元),就宝丰县当前市场房价每平方米四千元到六千元之间,因此没有谈拢。11月27日镇党委书记又一次打电话说:“今天都27号了,三天时间必须把你家房子拿下来!”11月28日宋玮到家不是补偿事宜,而是恐吓威胁,给我家“扣帽子”“定罪名”,说是我家干扰了西商集团的施工。同时,他们带着周庄镇公安派出所的民警,民警没出示工作证件就进我家内室找人带人。

   2018年11月30日下午,周庄镇人民政府给我家送达了“周庄镇辛庄村棚户区改造项目房屋征收拆除通知”,限期五天予以自行拆除。面对这份“拆除通知书”我十分不解,只有县级政府申请县级法院才能强制拆除,镇政府有这种权利吗?

   特别不能容忍的是2018年12月5日下午两点多,辛庄村的党支部书记于永辉给我妻子打电话说:“你家找到房子了没有?搬了没有?”妻子说:“没地方搬家找不到房子,也无钱自费租房”。下午三点多,于永辉又给我妻子打电话催促说:“上边催的老紧,要不我找几个人先把你家的东西拉到村室,就放在村室”。妻子说:“没办法,你们说了算!”下午四点多,妻子冒雪回到家一看,哪里还有“家”?变成了一片废墟。

   我们的家在何方?寒冬时节雪飘扬,我们居无定所,四处流浪,还不知道那里是我们生存的地方!


 河南省宝丰县司法局退休干部 谢立民

2018年12月6日

2440924677 发表于  2018-12-08 09:59:15 4字 ( 0/151)

强拆违法


   司法局退休老干部维权投诉

   我叫谢立民,男,现年65岁,中共党员,河南省宝丰县司法局正科级退休干部,针对地方政府权大于法,强拆暴拆我家房屋再次投诉和求助。

   我家住河南省宝丰县周庄镇辛庄村,2004年我们用全部积蓄盖起了砖混结构的庭院一所,有宅基地使用证。2017年3月周庄镇把我们村确定为棚户区改造项目(按照国务院有关规定不属于棚户区),实际是商业开发,该项目公开说占地180亩,其中20多亩属永久性基本农田,其余是村民宅基地,村民们自始至终没有见到他们的合法手续。当时镇村干部没有召开村民会议,只是走村串户鼓动着加盖房子,一时全村加盖房子成风。我家完全按照国务院590号令(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和县政府通告办事,原有住房没有增盖一砖一瓦。截至目前全村的房子都拆完了,政府也没有真正做到先补偿后拆迁,村民们都在外租房子居住,有的在责任田里搭棚居住。

   一年多来,我家因别处无房产,只好在现有宅院居住,镇村干部也没有到家正式谈房屋征收的相关事宜,反而采取断水、断电、断道路等方法迫使我家搬迁。特别是今年11月2日、11月9日、10日夜间我家电线被剪断三次,采取了“下三滥”卑鄙的方法逼迫搬迁,使我家无法正常生活。众多媒体对此事于2018年11月20日先后进行了曝光。媒体曝光后,周庄镇的党委书记马蒙大为恼火,打电话给我说:“你家房子的事不能再拖了,确实不能再拖了,你都把我弄到网上去了”。第二天镇人大主席宋玮到我家征求意见,妻子提出政府应该按照国务院590号令办事,宋玮坚持按照宝丰县2016年的征收标准(每平方米550元),就宝丰县当前市场房价每平方米四千元到六千元之间,因此没有谈拢。11月27日镇党委书记又一次打电话说:“今天都27号了,三天时间必须把你家房子拿下来!”11月28日宋玮到家不是补偿事宜,而是恐吓威胁,给我家“扣帽子”“定罪名”,说是我家干扰了西商集团的施工。同时,他们带着周庄镇公安派出所的民警,民警没出示工作证件就进我家内室找人带人。

   2018年11月30日下午,周庄镇人民政府给我家送达了“周庄镇辛庄村棚户区改造项目房屋征收拆除通知”,限期五天予以自行拆除。面对这份“拆除通知书”我十分不解,只有县级政府申请县级法院才能强制拆除,镇政府有这种权利吗?

   特别不能容忍的是2018年12月5日下午两点多,辛庄村的党支部书记于永辉给我妻子打电话说:“你家找到房子了没有?搬了没有?”妻子说:“没地方搬家找不到房子,也无钱自费租房”。下午三点多,于永辉又给我妻子打电话催促说:“上边催的老紧,要不我找几个人先把你家的东西拉到村室,就放在村室”。妻子说:“没办法,你们说了算!”下午四点多,妻子冒雪回到家一看,哪里还有“家”?变成了一片废墟。

   我们的家在何方?寒冬时节雪飘扬,我们居无定所,四处流浪,还不知道那里是我们生存的地方!


 河南省宝丰县司法局退休干部 谢立民

2018年12月6日

ar010 发表于  2018-12-08 07:40:21 35字 ( 0/135)

建议对小区内的违法违规收费专项打击,凡乱收费的地方都有黑恶势力和保护伞


   司法局退休老干部维权投诉

   我叫谢立民,男,现年65岁,中共党员,河南省宝丰县司法局正科级退休干部,针对地方政府权大于法,强拆暴拆我家房屋再次投诉和求助。

   我家住河南省宝丰县周庄镇辛庄村,2004年我们用全部积蓄盖起了砖混结构的庭院一所,有宅基地使用证。2017年3月周庄镇把我们村确定为棚户区改造项目(按照国务院有关规定不属于棚户区),实际是商业开发,该项目公开说占地180亩,其中20多亩属永久性基本农田,其余是村民宅基地,村民们自始至终没有见到他们的合法手续。当时镇村干部没有召开村民会议,只是走村串户鼓动着加盖房子,一时全村加盖房子成风。我家完全按照国务院590号令(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和县政府通告办事,原有住房没有增盖一砖一瓦。截至目前全村的房子都拆完了,政府也没有真正做到先补偿后拆迁,村民们都在外租房子居住,有的在责任田里搭棚居住。

   一年多来,我家因别处无房产,只好在现有宅院居住,镇村干部也没有到家正式谈房屋征收的相关事宜,反而采取断水、断电、断道路等方法迫使我家搬迁。特别是今年11月2日、11月9日、10日夜间我家电线被剪断三次,采取了“下三滥”卑鄙的方法逼迫搬迁,使我家无法正常生活。众多媒体对此事于2018年11月20日先后进行了曝光。媒体曝光后,周庄镇的党委书记马蒙大为恼火,打电话给我说:“你家房子的事不能再拖了,确实不能再拖了,你都把我弄到网上去了”。第二天镇人大主席宋玮到我家征求意见,妻子提出政府应该按照国务院590号令办事,宋玮坚持按照宝丰县2016年的征收标准(每平方米550元),就宝丰县当前市场房价每平方米四千元到六千元之间,因此没有谈拢。11月27日镇党委书记又一次打电话说:“今天都27号了,三天时间必须把你家房子拿下来!”11月28日宋玮到家不是补偿事宜,而是恐吓威胁,给我家“扣帽子”“定罪名”,说是我家干扰了西商集团的施工。同时,他们带着周庄镇公安派出所的民警,民警没出示工作证件就进我家内室找人带人。

   2018年11月30日下午,周庄镇人民政府给我家送达了“周庄镇辛庄村棚户区改造项目房屋征收拆除通知”,限期五天予以自行拆除。面对这份“拆除通知书”我十分不解,只有县级政府申请县级法院才能强制拆除,镇政府有这种权利吗?

   特别不能容忍的是2018年12月5日下午两点多,辛庄村的党支部书记于永辉给我妻子打电话说:“你家找到房子了没有?搬了没有?”妻子说:“没地方搬家找不到房子,也无钱自费租房”。下午三点多,于永辉又给我妻子打电话催促说:“上边催的老紧,要不我找几个人先把你家的东西拉到村室,就放在村室”。妻子说:“没办法,你们说了算!”下午四点多,妻子冒雪回到家一看,哪里还有“家”?变成了一片废墟。

   我们的家在何方?寒冬时节雪飘扬,我们居无定所,四处流浪,还不知道那里是我们生存的地方!


 河南省宝丰县司法局退休干部 谢立民

2018年12月6日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