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wgz1969 发表于  2018-11-08 23:15:02 537523字 ( 2/6388)

如果“公证”失去了公正,那么只会给人民添堵,给社会添乱!(原创首发)

如果“公证”失去了公正,那么只会给人民添堵,


给社会添乱!

我叫汪国智,是黑龙江省尚志市忠智农林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今天向社会各界求教一件发生在我身上令人费解的事情,我感觉很简单明了,可是就是解决不了,我还要为此去打三个官司,真是天上掉下来的“麻烦,事情是这样的:

95年我前夫刘世忠与长寿乡政府签订了意向性的《租赁协议》,协议规定在三年内按照水利部门的设计要求完成石缝山水库的建设保障农田灌溉,经水利部门验收合格后取得整个乡办林场及五荒地的租赁权。为了履行该协议,19961129日我和刘世忠用水库的土地使用权验资入股成立了尚志市忠智农林有限公司,在规定的期限之内完成了水库的建设,取得了乡办林场和五荒地的租赁权。也就是说是我公司具体履行了《租赁协议》,水库是我公司的注册资产, 20067月我和刘世忠离婚,离婚后刘世忠私自将水库对外发包,我将他起诉至法院,经过两审法院判决,确认水库是公司的注册资产,判决刘世忠侵权,公司胜诉,法院强制执行将水库的经营权交给我公司。

刘世忠和他再婚的妻子不甘心于2012年春到尚志市公证处公证一份《转让合同》,将水库转让给他的妻子陈也,公证处没找我进行任何调查就给他们办理了公证书,我知道这件事情以后,我向公证处主任王雪翠出示了两审法院的判决书和执行裁定,告知她刘世忠隐瞒了实情,公证的水库是尚志市忠智农林有限公司的财产,已经两审法院判决,强制执行交给我公司,请求公证处依法撤销错误公证,王雪翠当时表示立即撤销,我以为这件事情就此完事了。

可是没想到,2014年末我得知水库的公证书不但没有撤销,公证处又给刘世忠和陈也办理了两份涉及到我公司财产的公证。

尚志市公证处一共给刘世忠夫妇办理了三份公证书:2012年春公证的是水库的转让合同;2012年末公证的是《森林林木和林地资源资产流转合同书》,公证事项是“签名”;2014年末公证的是《夫妻约定书》,公证的事项是“签名”。让人震怒之余,实在让人费解,“明知故犯,知错不改,还一而再再而三的犯!”。由于这三份错误的公证,陈也一直霸占我公司财产违法牟利,并将有争议的4800亩林地转到她的名下,给我公司造成巨大的损失。

我去公证处找王雪翠理论,她说后两份公证的事项只是“签名”,他们没有公证里面的具体内容。根据《公证法》和《公证程序规则》,公正内容的真实性、合法性、充分性,是必须审查的,而且公证员必须向公证事项的利害关系人了解情况。 (后附两份签名的公证书的照片)

两份公证“签名”的公证书的分析:

1、《森林林木和林地资源资产流转合同书》的公证书:后面只附一个2007213日刘世忠与长寿乡政府签订的《林地承包合同书》,上面的内容里,没有体现出刘世忠需要缴纳的承包费,原来这份承包合同是长寿乡政府与山关村委会对外发包林地时发生权属纠纷,为了解决权属争议,进行林地兑换,这份,《林地承包合同》就是其中的一部分内容,与1995年刘世忠与长寿乡政府签订的原始协议有关,也因此与我公司有关,刘世忠夫妇隐瞒了这些事实,而公证处对明显的“零承包费”的“不公平交易”视而不见,为了回避审查责任,所以只公证了“签名”。通过这份《森林林木和林地资源资产流转合同书》公证书,陈也“顺利”的通过了林业局的审查,将涉及我公司巨大争议的4800亩林权证办到了“陈也”名下,这期间我毫不知情。

2、《夫妻约定书》公证书中:第一项,刘世忠的婚前所有房产都被约定给了其妻陈也,可是仅我所知,刘世忠的这些房产因多起债务纠纷已经被法院查封,刘世忠夫妇只约定了权利没有约定偿还的债务,这涉嫌违法转移财产,公证员没有进行任何调查。第二项和第三项都和我公司财产有关,更不用说没有调查了,她是明知故犯。

我多次去找王雪翠主任撤销无果,无奈我向尚志市公证处正式递交复查申请,尚志市公证处于2014115日分别给我了三份复查意见,三份公证书都不予撤销,我向哈尔滨市公证处投诉,20153月哈尔滨市公证协会分别给出《公证复查争议投诉处理意见书》,含糊其辞为下属部门开脱,尽管这样,还是给出撤销或者部分撤销的建议。尽管我对《公证复查争议投诉处理意见书》不服,但是,至少建议另外两份公证书应该撤销。我拿着《投诉处理意见书》去找尚志市公证处,尚志市公证处于2015525日给我出具了《公证复查决定书》,坚决不撤销。

根据《公证法》的规定,只要是对公证的事项有异议、当事人虚构、隐瞒事实,提供的证明材料不充分的……都不予办理。

这背后是什么样的力量才能与之抗衡?是怎样的利益驱使? “上法院告我去,输了我认赔!”这是王主任和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今年的10月初我无意中听了广播电台版的《党风政风热线》节目,对于节目主持人一针见血地为老百姓发声,替老百姓实实在在地解决问题,我由衷的感到欣慰!这个节目利用媒体巨大的监督力量真正的起到“整顿工作作风、改善营商环境”的作用,深受百姓的信任和拥戴,终于有老百姓讲理的地方了,我为此充满了信心!知道关于司法厅的节目马上就要上线了,我立即拨打了电视台的热线电话反映情况,受到记者的关注。1019日记者随我去了尚志市公证处和市场监督管理局进行调查了解和暗访。20181026日黑龙江省《党风政风热线》节目进行现场直播。(关注公众号“黑龙江党风政风热线可以看到1026日司法厅节目的现场直播视频)

节目现场哈尔滨市司法局的副局长邵晓春回答主持人的提问,他认为尚志市公证处主任的答复是错误的,他不认可,感到非常气愤很痛心,向我表示对不起,承诺一定亲自督办,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他承认法院的生效判决,并说明公证签名只是用于证明书,不适用于合同的公证。(后附照片)

两位厅长也慷慨激昂的发表了精彩而诚恳的发言,铮铮誓言,听了让人热血沸腾,对于依法治国、法治社会充满了希望。我也对我的三个错误公证的撤销充满了信心。(后附厅长发言照片)

节目引起社会的强烈反响,竟然有人当街拦住我询问结果,老百姓比我还关心,他们希望社会风气真正的能改变,领导敢于直面问题而解决问题。节目过后,我一直等待相关人员找我调查核实,可是,没有人找我,也没有得到省司法厅的反馈,115日我却在微信公众号上看到了反馈意见:

三份公证书一个都没撤,恰恰就像王雪翠暗访中上说的那样,让我去法院诉讼,对于王雪翠主任渎职行为仅仅是公开谴责”?!真是让人惊掉下巴!哈尔滨市公证管理工作处主任科员孙百春的意见是:二审法院的判决水库应该归还我公司经营管理,但我公司是否获得承包经营权应当进行资产清算。

两审法院的生效判决依然不能认定水库的权属?!法院判决不是尚志市公证处一个主任看不懂,整个司法厅都看不懂!哪门子法律规定撤销公证必须要公司清算?我想问问孙主任“你的法律知识是体育老师交出来的吗?!”既然认为公司没有清算,水库的权属存在争议,为何在争议没有结果之前就给做出《转让合同》公证呢?为何在争议没有结果之前不先撤销呢?这不是“本末倒置”吗?咱能讲点道理吗?!再说了资产清算,清算的是啥?是资产还是承包经营权吗?不应该是承包经营权依附的资产吗? 对公证内容有争议,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那么要上级公证管理处、公证协会干什么?既然不管事儿就都取缔了呗!

116日我为了了解《复查决定书》中提到了在法院起诉的资产清算的案件,我特意到法院复印了卷宗,卷宗的全部内容是:一份刘世忠的起诉状,一份中止裁定,一份公告送达,一份给我的送达回证,一份《关于原告刘世忠起诉汪国智一般经营合同纠纷一案的审理报告》。(附法院复印的照片)

刘世忠是原告,我因病申请延期审理,我并不是得了绝症不能痊愈,这十年间我和原告打了无数次的交道,原告一直没有申请法庭恢复审理,看了《审理报告》以后我才明白原告为什么没有申请恢复审理,他早就知道合议庭做出驳回起诉的决定。原告和他的妻子隐瞒了这些事实,只提供给公证处起诉状和中止裁定。公证处不认可我公司法院生效的判决,却认可一个没有法律结果的中止裁定。对于十年原告不申请恢复审理的案件,公证员心里不存疑问吗?不应该找法院办案人调查了解案件进展情况?真可谓“信,还是不信”都由她啊!

另外刘世忠不是真正的要资产清算,他是拿这个案件当幌子,独自霸占我公司财产,他心里清楚他把我公司可移动的财产都转移走了,而且还不承认,使我不断的在公安局报案和法院起诉,目前在法院还有我公司的土地使用权被刘世忠和他妻子变更给他人的案件没有结案。公司财产不收回来,我公司无法清算。原告刘世忠已经于2016821日死亡,即使不死,本案会有结果吗?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屁股坐在椅子上听当事人讲故事,说啥信啥,不是脑子里进水的问题而是背后的司法腐败!

公证之前没有进行充分的调查,当事人隐瞒事实、公证内容有争议,这些不都是撤销公证的法定理由和依据吗?

直播现场邵局长的回答所有的观众和听众都是看得到和听得到了的!

没有程序的正义哪来公正的结果啊!

将当事人推到法院去起诉,这是体恤群众的疾苦还是“零推诿”?

为什么回避“公证签名的两份公证书不能撤销的问题?为什么不能和当事人当面反馈结果?在倾听民意中改进作风这是句口号吗?当事人不是洪水猛兽!

是不敢直面当事人,还是怕被问的哑口无言?

不难想明白尚志市公证处王雪翠主任坚决不撤销、知错不改底气是哪里来的了!

赵厅长说的:“认真的依法依规依纪来处理,错了就纠正,同时不仅要纠正问题本身,还要追责问责,并且要进行曝光,……特别是窗口单位,不能光承诺,不兑现,对那些在服务、执法、履职过程中漠视群众疾苦,伤害群众感情损害群众利益的事情,我们要坚持零容忍,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决不姑息!”

想问问赵金城厅长这个结果是 依法、规、纪”做出来的吗?您手下的人对您真是不负责任的啊!

《党风政风热线》是个神圣、具有强大公信力的的平台,是推动整顿工作作风、优化营商环境,深得人心的好节目,曝光了很多反面的典型,弘扬正气。

一个县城的公证处司法腐败危害一方,可是,上级部门带头包庇护短,把整个司法队伍就毁掉了,全省人民还有“司法公正”可言吗?节目上领导说的话表的态遇到解决具体问题上就全变味了,这个节目岂不成了喊口号,作秀吗?

特邀嘉宾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立二庭的庭长王忠林说:司法行政机关同时担负着普法、宣法和法治建设的职责可是,司法厅在全省直播的《回音壁》中的答复,是在普及违法吗?借用节目主持人的语气问一句:“这样的队伍,人民能放心吗?!

请看以下事实和证据:


1、水库的二审判决和执行裁定。

2、《森林林木和林地资源资产流转合同书》公证的是“签名”。

这份《林地承包合同书》是刘世忠将林地转让给陈也的依据,

这份合同只有权利没有义务,王主任对“不公平”视而不见。

是用95年与长寿乡政府的一部分林地兑换而来,与我公司有争议。

3、《夫妻约定书》公证的是“签名”,将我公司有争议的财产也当作刘世忠的个人财产进行约定。

 

刘世忠的婚前房产已经被法院多起债务纠纷查封,公证员不进行任何审查。

哈尔滨市公证协会建议撤销第2部分的证明。

 

 

尚志市公证处局部撤销,这样的决定是“法盲”做出来的吗?。

 

 

4、《党风政风热线》现场直播的各方发言。

 

5、让人懵圈的反馈意见,“零容忍”的做法。

6、刘世忠起诉我的“资产清算”案件的主要内容,也是公证处不撤销错误公证的理由,请列位看看是否荒唐?!

 

   还有很多的证据,不一一提供了。

 

wgz1969 发表于  2018-11-10 07:54:50 18字 ( 0/221)

两位厅长在节目上说:”感到脸红、出汗

如果“公证”失去了公正,那么只会给人民添堵,


给社会添乱!

我叫汪国智,是黑龙江省尚志市忠智农林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今天向社会各界求教一件发生在我身上令人费解的事情,我感觉很简单明了,可是就是解决不了,我还要为此去打三个官司,真是天上掉下来的“麻烦,事情是这样的:

95年我前夫刘世忠与长寿乡政府签订了意向性的《租赁协议》,协议规定在三年内按照水利部门的设计要求完成石缝山水库的建设保障农田灌溉,经水利部门验收合格后取得整个乡办林场及五荒地的租赁权。为了履行该协议,19961129日我和刘世忠用水库的土地使用权验资入股成立了尚志市忠智农林有限公司,在规定的期限之内完成了水库的建设,取得了乡办林场和五荒地的租赁权。也就是说是我公司具体履行了《租赁协议》,水库是我公司的注册资产, 20067月我和刘世忠离婚,离婚后刘世忠私自将水库对外发包,我将他起诉至法院,经过两审法院判决,确认水库是公司的注册资产,判决刘世忠侵权,公司胜诉,法院强制执行将水库的经营权交给我公司。

刘世忠和他再婚的妻子不甘心于2012年春到尚志市公证处公证一份《转让合同》,将水库转让给他的妻子陈也,公证处没找我进行任何调查就给他们办理了公证书,我知道这件事情以后,我向公证处主任王雪翠出示了两审法院的判决书和执行裁定,告知她刘世忠隐瞒了实情,公证的水库是尚志市忠智农林有限公司的财产,已经两审法院判决,强制执行交给我公司,请求公证处依法撤销错误公证,王雪翠当时表示立即撤销,我以为这件事情就此完事了。

可是没想到,2014年末我得知水库的公证书不但没有撤销,公证处又给刘世忠和陈也办理了两份涉及到我公司财产的公证。

尚志市公证处一共给刘世忠夫妇办理了三份公证书:2012年春公证的是水库的转让合同;2012年末公证的是《森林林木和林地资源资产流转合同书》,公证事项是“签名”;2014年末公证的是《夫妻约定书》,公证的事项是“签名”。让人震怒之余,实在让人费解,“明知故犯,知错不改,还一而再再而三的犯!”。由于这三份错误的公证,陈也一直霸占我公司财产违法牟利,并将有争议的4800亩林地转到她的名下,给我公司造成巨大的损失。

我去公证处找王雪翠理论,她说后两份公证的事项只是“签名”,他们没有公证里面的具体内容。根据《公证法》和《公证程序规则》,公正内容的真实性、合法性、充分性,是必须审查的,而且公证员必须向公证事项的利害关系人了解情况。 (后附两份签名的公证书的照片)

两份公证“签名”的公证书的分析:

1、《森林林木和林地资源资产流转合同书》的公证书:后面只附一个2007213日刘世忠与长寿乡政府签订的《林地承包合同书》,上面的内容里,没有体现出刘世忠需要缴纳的承包费,原来这份承包合同是长寿乡政府与山关村委会对外发包林地时发生权属纠纷,为了解决权属争议,进行林地兑换,这份,《林地承包合同》就是其中的一部分内容,与1995年刘世忠与长寿乡政府签订的原始协议有关,也因此与我公司有关,刘世忠夫妇隐瞒了这些事实,而公证处对明显的“零承包费”的“不公平交易”视而不见,为了回避审查责任,所以只公证了“签名”。通过这份《森林林木和林地资源资产流转合同书》公证书,陈也“顺利”的通过了林业局的审查,将涉及我公司巨大争议的4800亩林权证办到了“陈也”名下,这期间我毫不知情。

2、《夫妻约定书》公证书中:第一项,刘世忠的婚前所有房产都被约定给了其妻陈也,可是仅我所知,刘世忠的这些房产因多起债务纠纷已经被法院查封,刘世忠夫妇只约定了权利没有约定偿还的债务,这涉嫌违法转移财产,公证员没有进行任何调查。第二项和第三项都和我公司财产有关,更不用说没有调查了,她是明知故犯。

我多次去找王雪翠主任撤销无果,无奈我向尚志市公证处正式递交复查申请,尚志市公证处于2014115日分别给我了三份复查意见,三份公证书都不予撤销,我向哈尔滨市公证处投诉,20153月哈尔滨市公证协会分别给出《公证复查争议投诉处理意见书》,含糊其辞为下属部门开脱,尽管这样,还是给出撤销或者部分撤销的建议。尽管我对《公证复查争议投诉处理意见书》不服,但是,至少建议另外两份公证书应该撤销。我拿着《投诉处理意见书》去找尚志市公证处,尚志市公证处于2015525日给我出具了《公证复查决定书》,坚决不撤销。

根据《公证法》的规定,只要是对公证的事项有异议、当事人虚构、隐瞒事实,提供的证明材料不充分的……都不予办理。

这背后是什么样的力量才能与之抗衡?是怎样的利益驱使? “上法院告我去,输了我认赔!”这是王主任和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今年的10月初我无意中听了广播电台版的《党风政风热线》节目,对于节目主持人一针见血地为老百姓发声,替老百姓实实在在地解决问题,我由衷的感到欣慰!这个节目利用媒体巨大的监督力量真正的起到“整顿工作作风、改善营商环境”的作用,深受百姓的信任和拥戴,终于有老百姓讲理的地方了,我为此充满了信心!知道关于司法厅的节目马上就要上线了,我立即拨打了电视台的热线电话反映情况,受到记者的关注。1019日记者随我去了尚志市公证处和市场监督管理局进行调查了解和暗访。20181026日黑龙江省《党风政风热线》节目进行现场直播。(关注公众号“黑龙江党风政风热线可以看到1026日司法厅节目的现场直播视频)

节目现场哈尔滨市司法局的副局长邵晓春回答主持人的提问,他认为尚志市公证处主任的答复是错误的,他不认可,感到非常气愤很痛心,向我表示对不起,承诺一定亲自督办,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他承认法院的生效判决,并说明公证签名只是用于证明书,不适用于合同的公证。(后附照片)

两位厅长也慷慨激昂的发表了精彩而诚恳的发言,铮铮誓言,听了让人热血沸腾,对于依法治国、法治社会充满了希望。我也对我的三个错误公证的撤销充满了信心。(后附厅长发言照片)

节目引起社会的强烈反响,竟然有人当街拦住我询问结果,老百姓比我还关心,他们希望社会风气真正的能改变,领导敢于直面问题而解决问题。节目过后,我一直等待相关人员找我调查核实,可是,没有人找我,也没有得到省司法厅的反馈,115日我却在微信公众号上看到了反馈意见:

三份公证书一个都没撤,恰恰就像王雪翠暗访中上说的那样,让我去法院诉讼,对于王雪翠主任渎职行为仅仅是公开谴责”?!真是让人惊掉下巴!哈尔滨市公证管理工作处主任科员孙百春的意见是:二审法院的判决水库应该归还我公司经营管理,但我公司是否获得承包经营权应当进行资产清算。

两审法院的生效判决依然不能认定水库的权属?!法院判决不是尚志市公证处一个主任看不懂,整个司法厅都看不懂!哪门子法律规定撤销公证必须要公司清算?我想问问孙主任“你的法律知识是体育老师交出来的吗?!”既然认为公司没有清算,水库的权属存在争议,为何在争议没有结果之前就给做出《转让合同》公证呢?为何在争议没有结果之前不先撤销呢?这不是“本末倒置”吗?咱能讲点道理吗?!再说了资产清算,清算的是啥?是资产还是承包经营权吗?不应该是承包经营权依附的资产吗? 对公证内容有争议,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那么要上级公证管理处、公证协会干什么?既然不管事儿就都取缔了呗!

116日我为了了解《复查决定书》中提到了在法院起诉的资产清算的案件,我特意到法院复印了卷宗,卷宗的全部内容是:一份刘世忠的起诉状,一份中止裁定,一份公告送达,一份给我的送达回证,一份《关于原告刘世忠起诉汪国智一般经营合同纠纷一案的审理报告》。(附法院复印的照片)

刘世忠是原告,我因病申请延期审理,我并不是得了绝症不能痊愈,这十年间我和原告打了无数次的交道,原告一直没有申请法庭恢复审理,看了《审理报告》以后我才明白原告为什么没有申请恢复审理,他早就知道合议庭做出驳回起诉的决定。原告和他的妻子隐瞒了这些事实,只提供给公证处起诉状和中止裁定。公证处不认可我公司法院生效的判决,却认可一个没有法律结果的中止裁定。对于十年原告不申请恢复审理的案件,公证员心里不存疑问吗?不应该找法院办案人调查了解案件进展情况?真可谓“信,还是不信”都由她啊!

另外刘世忠不是真正的要资产清算,他是拿这个案件当幌子,独自霸占我公司财产,他心里清楚他把我公司可移动的财产都转移走了,而且还不承认,使我不断的在公安局报案和法院起诉,目前在法院还有我公司的土地使用权被刘世忠和他妻子变更给他人的案件没有结案。公司财产不收回来,我公司无法清算。原告刘世忠已经于2016821日死亡,即使不死,本案会有结果吗?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屁股坐在椅子上听当事人讲故事,说啥信啥,不是脑子里进水的问题而是背后的司法腐败!

公证之前没有进行充分的调查,当事人隐瞒事实、公证内容有争议,这些不都是撤销公证的法定理由和依据吗?

直播现场邵局长的回答所有的观众和听众都是看得到和听得到了的!

没有程序的正义哪来公正的结果啊!

将当事人推到法院去起诉,这是体恤群众的疾苦还是“零推诿”?

为什么回避“公证签名的两份公证书不能撤销的问题?为什么不能和当事人当面反馈结果?在倾听民意中改进作风这是句口号吗?当事人不是洪水猛兽!

是不敢直面当事人,还是怕被问的哑口无言?

不难想明白尚志市公证处王雪翠主任坚决不撤销、知错不改底气是哪里来的了!

赵厅长说的:“认真的依法依规依纪来处理,错了就纠正,同时不仅要纠正问题本身,还要追责问责,并且要进行曝光,……特别是窗口单位,不能光承诺,不兑现,对那些在服务、执法、履职过程中漠视群众疾苦,伤害群众感情损害群众利益的事情,我们要坚持零容忍,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决不姑息!”

想问问赵金城厅长这个结果是 依法、规、纪”做出来的吗?您手下的人对您真是不负责任的啊!

《党风政风热线》是个神圣、具有强大公信力的的平台,是推动整顿工作作风、优化营商环境,深得人心的好节目,曝光了很多反面的典型,弘扬正气。

一个县城的公证处司法腐败危害一方,可是,上级部门带头包庇护短,把整个司法队伍就毁掉了,全省人民还有“司法公正”可言吗?节目上领导说的话表的态遇到解决具体问题上就全变味了,这个节目岂不成了喊口号,作秀吗?

特邀嘉宾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立二庭的庭长王忠林说:司法行政机关同时担负着普法、宣法和法治建设的职责可是,司法厅在全省直播的《回音壁》中的答复,是在普及违法吗?借用节目主持人的语气问一句:“这样的队伍,人民能放心吗?!

请看以下事实和证据:


1、水库的二审判决和执行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