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DREAM66 发表于  2018-11-08 09:59:22 47297字 ( 0/1345)

剥夺全家房产16年,至今还未解决! 还我一个家,我全家要回家。(原创首发)

禁制人身自由、辱骂关押、停电停水,河水挑了13

暴力殴打36个巴掌、剥夺全家房产,至今还未解决!

还我一个家,我全家要回家,何年何月能回家。

16年来详细事情案件的经过

各位网友你们好,我是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区皋埠镇东龙山村居民蒋松珍。我代表我全家在此反映现实生活中的16年来的无家可归,别人猪都有猪棚,我家连猪都比不上,现在已经睡在马路上了,我家盼了16年的想回家,想归还我们自己的家,可是到现在却沦落到睡在马路边,我全家承受了这么多年,是谁造成的?是当初人民政府和越城区造成的,现在却无动于衷一再推脱。

2002年我家的事情完全是镇政府纵容包庇陈新昌而不作为造成的,我全家多年左盼右等,终于等到陈新昌受到法律制裁,以为重见阳光可以跟别村的村民一样的生活,可是到现在我家16生活所承受的痛苦,哪里像是人过的日子,我家没有别的求,只想要回原本属于我家的一切法定职权内的合法房屋和财产但皋埠镇政府到现在还听陈新昌遗留的村委成员,如果镇政府清政廉洁有良知和道德公平公正来解决不会拖到现在睡马路假的说成对,无理说成有理,一边压制我不能去上级上访,一边又说会给我解决的,他们根本没有党心的立场,没有组织的原则,毫无信用可言,我全家等了那么多年,今年20182-3月份曾承诺过给我解决切身利益,后来说到10月份,可是到现在一而再再而三编造谎言拖到现在11月份了还是没有任何解决方案,还能相信镇政府吗?他们根本没有职责所在,原本镇村都是村民身边,最可以接见和信任的干部也是村民心目中的父母官,这些事情原本就是当初镇政府造成的,现在应该是他们职责范围内的但是却都推给村委和陈新昌个人,连正义和邪恶都不肯分清,根本不可能按正常程序处理解决,如今全家该何何从,16年租房的日子,到现在明知情况属实,还是不肯归还我家被陈新昌剥夺一切,难道16年的租房和承受还少吗,始终不肯解决承担责任,陈年旧案尽量阻拦,用各种没有法律依据来刁难,强词夺理,把责任推陈新昌个人的行为,推的一干二净,当年镇政府如果按法律程序处理问题,用公平公正按市政府的政策不偏向陈新昌的一面,我家就不会落到连个家都没有,由于前后镇政府的纵容当保护伞用人不当,纵容陈新昌横行霸道,乱作为,欺压村民,镇政府应该负全责任,何况我全家流离失所16年即将1716年来我全家心有多痛,每年别人家庭都可以回家过年,但我们没有家,何年何月我全家可以回到属于自己的家。

我家16年所承受的一切经过如下:

一、事情发生在200211月晚上6点,东龙山村陈新昌书记利用拆旧建新农村的名义,不按照市政府法律法规的政策落实,而使用不合法强拆暴力的手段行动实施强拆腾空,后在2003年切断电源和合法安装自来水,生活生存受到严重影响,逼得我家16年流离失所,到处租到现在。

    二、在2003年到2007年下半年有龙山村书记陈新昌为头雇主,雇佣黑社会160左右,剃平顶头发和村委会成员陈铁表、陈新海、金小茹、长达四年之牢牢守住我租屋门口,陈欢喜公交车上跟踪等不管到哪里,都跟着我,完全禁制剥夺我的自由。

    三、2005227日下午315分陈新昌书记,串供原东湖派出所当靠山,开着0058的警车警官闯入我的家中,不问黑白,直接把我抓走,同原村委副书记陈昌、陈铁表、陈新海,并用恶势力手段绑架,侮辱、虐待、殴打行为推上警车,在关押时间,不给我吃、睡、坐、冻,到第二天350分,无理由放出派出所,明知道没有违法犯罪,李指导员说一句无罪,但还要非法拘禁超过24小时但是还编造不到24小时。

    四、200531日晚上授陈新昌指使,在晚上6点,有金小茹前来探查我租房的门口我蒋松珍否在家,晚上6点半去报告陈新昌,有村委副书记陈仁昌,村长任国民老婆罗国娣,任国民姐姐任国美,任国民说门都不会让我开,从晚上6点半用石块,扔到租房底楼到2楼,窗门玻璃全部打碎,直接砸到我女儿做作业的桌子上和床上,后晚上9点由严警官警车接出,我们送到别的地方,我和我女儿在外面路上一整夜没睡那时候我女儿还很小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跟我说,妈妈这个世界不属于我家,我们还是一起跳河吧。

五、34日早上,陈新昌又利用职权来违造事实陷害我,说我蒋松珍在上访说金小茹贪污村财务30万资金,完全是无中生有,全是陈新昌利用金小茹借用此事来拳打脚踢以及36个耳光。所以在200534日上午815分左右,原东湖派出所出面当保护伞,有警官带队,开着浙D0058警车和村委会成员、妇女主任金小茹,村长任国民、老婆罗国娣共计20个人左右,全部闯入我家中,我们连一点防卫都没有,有罗国娣手困绑着我,还拳打脚踢,金小茹连续扇我耳光36个,到上午九点严警官说差不多,如果打下去,要出命案,走吧,金小茹还用口头警告骂不会给我们全家生存,后来我们全家到处流离失所,连租房长达7个月没有回去,我女儿当时只有九岁,她根本经受不起这样的日子,经常哭,还和我说我们去死吧,还把我们租房的地方切断水和电,那大半年的时间,我的心灵和脑海里都是这帮人和金小茹的影子,在马路上或街上走时,看见别人以为是金小茹又来打了,使我精神遭受严重的打击,还被别人嘲笑,在四近三方一点尊严也没有,精神上、心灵上、人身上完全受到侵害,这种日子要敖到什么时候,至今没有解决(挑了13年河水维持生活,禁制人身自由、辱骂关押、停电、停水、暴力殴打3天和36个耳光,侵害剥夺我家全部房产至今还未解决)。

如今,我全家何去何从,心灵上阴影永生难忘难道镇政府要我们继续过16年以前的那种日子吗?我全家现在只迫切希望得到政策公平、公正的马上给我们解决,还我们一个家!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