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星辰大海1988 发表于  2018-11-07 15:49:40 1258字 ( 3/2085)

今天收到家乡发来的联名信,惊诧于赣州地方强拆事件,和百姓如此之对立

今天上午收到老家乡亲发来的联名信和电话,我这个人民社区的资深潜水员不得不浮出水面,惊诧于当今时代居然还有如此不合理强拆,不平之事必有不平之人,如实转发求真,也请网友一起来评理改进。


家乡在江西赣州市西郊的三江乡,三面临江一面临山,红军老区,建国后一直是一个安静祥和的乡村,划入赣州经济开发区后,2018年经开区启动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拆除空心房"运动,百姓迅即从平静生活陷入炼狱。


前几年地方要求拆除长期无人居住的危房,当地百姓非常拥戴,基层干部支持+自己动手,很快完成了拆除和修缮;但这次不一样,扩大化的拆迁,把所有的传统住宅纳入空心房范围(地方传统住宅类似徽式建筑,夯实土墙或砖墙,白石灰粉刷,白墙青瓦),而这些住宅的居民,绝大部分是老人,或留守妇女儿童;也有大量老人到广东上海等帮忙带孙子孙女,过年回老家访亲探友,热闹两周。


听到乡亲反馈地方强拆的不合理现象:

1,以空心房之名,少数情况会口头或书面说"先拆迁,后面会按照地方政策补偿",大多不与百姓讨论协商补偿

2,拆迁规模盛大:一次性近200人进村,其后伴随挖掘机工程车;最后还有公安局车辆、医院120车辆,甚至火葬场车辆

3,拆迁手段极度暴力:先封锁拆迁村庄主要出入口,任何车辆人口不得出入;不管里面有没有家具或财产,有人的住宅,先架出居民;没人在家的住宅,直接拆除,猪狗鸡鸭满天飞

4,拆迁态度极其恶劣:有老人拿出手机拍摄,立即被多名壮汉摁在地上,险被打晕,手机被砸碎;领头的拆迁队员声称"打伤马上有120,打死马上送火葬场,烧完灰你们都找不到。。。"


如此种种,令人发指。。。用家乡老人的话说,黑社会式的专业;可笑警车停靠旁边的墙上,正楷大字写着"除恶务净,除黑务净",这是在打谁的脸?


2017年在一江之隔的南康十八塘乡,六十二岁老人明经国阻挡挖掘机进入祖屋时,以锄头反击乡干部致死案才发生一年(2018年被当地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非正当防卫,判处死刑),可能"吸取南康十八塘乡教训",在一江之隔的三江乡,拆迁如此系统和专业,对付的却大多是老人和留守妇女,地方政府和百姓的对立怎么会走到这种地步?


我不知道这类以空心房之名强拆的目的在哪里,一说是江西省各地市有土地转让的交易,例如南昌要多开发房地产,涉及土地红线了,影响全省达标,可以从九江赣州等地"购买"交换指标;二说经济开发区要挂牌出售土地搞房地产开发,对目标乡村先尽量低成本拆除一批房子,经济效益最大化;但是我不知道如此大规模的拆迁队,雇佣这么多人,为什么不把这笔钱补给百姓?


强国离不开百姓子女,国泰需民安。希望地方能正视问题,解决问题。


下面转家乡发来的联名信原文

星辰大海1988 发表于  2018-11-08 10:38:13 416字 ( 0/246)

但在没有事先通知就暴力强拆我们的祖屋、殴打我们的村民,这是我们全体村民都不能容忍的!请问,拆迁队有什么法律依据在事先没有沟通的情况下就拆掉我们的房子?于情,这是

今天上午收到老家乡亲发来的联名信和电话,我这个人民社区的资深潜水员不得不浮出水面,惊诧于当今时代居然还有如此不合理强拆,不平之事必有不平之人,如实转发求真,也请网友一起来评理改进。


家乡在江西赣州市西郊的三江乡,三面临江一面临山,红军老区,建国后一直是一个安静祥和的乡村,划入赣州经济开发区后,2018年经开区启动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拆除空心房"运动,百姓迅即从平静生活陷入炼狱。


前几年地方要求拆除长期无人居住的危房,当地百姓非常拥戴,基层干部支持+自己动手,很快完成了拆除和修缮;但这次不一样,扩大化的拆迁,把所有的传统住宅纳入空心房范围(地方传统住宅类似徽式建筑,夯实土墙或砖墙,白石灰粉刷,白墙青瓦),而这些住宅的居民,绝大部分是老人,或留守妇女儿童;也有大量老人到广东上海等帮忙带孙子孙女,过年回老家访亲探友,热闹两周。


听到乡亲反馈地方强拆的不合理现象:

1,以空心房之名,少数情况会口头或书面说"先拆迁,后面会按照地方政策补偿",大多不与百姓讨论协商补偿

2,拆迁规模盛大:一次性近200人进村,其后伴随挖掘机工程车;最后还有公安局车辆、医院120车辆,甚至火葬场车辆

3,拆迁手段极度暴力:先封锁拆迁村庄主要出入口,任何车辆人口不得出入;不管里面有没有家具或财产,有人的住宅,先架出居民;没人在家的住宅,直接拆除,猪狗鸡鸭满天飞

4,拆迁态度极其恶劣:有老人拿出手机拍摄,立即被多名壮汉摁在地上,险被打晕,手机被砸碎;领头的拆迁队员声称"打伤马上有120,打死马上送火葬场,烧完灰你们都找不到。。。"


如此种种,令人发指。。。用家乡老人的话说,黑社会式的专业;可笑警车停靠旁边的墙上,正楷大字写着"除恶务净,除黑务净",这是在打谁的脸?


2017年在一江之隔的南康十八塘乡,六十二岁老人明经国阻挡挖掘机进入祖屋时,以锄头反击乡干部致死案才发生一年(2018年被当地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非正当防卫,判处死刑),可能"吸取南康十八塘乡教训",在一江之隔的三江乡,拆迁如此系统和专业,对付的却大多是老人和留守妇女,地方政府和百姓的对立怎么会走到这种地步?


我不知道这类以空心房之名强拆的目的在哪里,一说是江西省各地市有土地转让的交易,例如南昌要多开发房地产,涉及土地红线了,影响全省达标,可以从九江赣州等地"购买"交换指标;二说经济开发区要挂牌出售土地搞房地产开发,对目标乡村先尽量低成本拆除一批房子,经济效益最大化;但是我不知道如此大规模的拆迁队,雇佣这么多人,为什么不把这笔钱补给百姓?


强国离不开百姓子女,国泰需民安。希望地方能正视问题,解决问题。


下面转家乡发来的联名信原文

星辰大海1988 发表于  2018-11-08 10:37:58 333字 ( 0/227)

更严重的是83岁先烈遗孀村民陈华英被架在住宅外,眼睁睁看到祖屋被强拆全过程,气到心脏病发作,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照顾陈老的儿子儿媳也是年过半百老人,忧愤攻心之下

今天上午收到老家乡亲发来的联名信和电话,我这个人民社区的资深潜水员不得不浮出水面,惊诧于当今时代居然还有如此不合理强拆,不平之事必有不平之人,如实转发求真,也请网友一起来评理改进。


家乡在江西赣州市西郊的三江乡,三面临江一面临山,红军老区,建国后一直是一个安静祥和的乡村,划入赣州经济开发区后,2018年经开区启动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拆除空心房"运动,百姓迅即从平静生活陷入炼狱。


前几年地方要求拆除长期无人居住的危房,当地百姓非常拥戴,基层干部支持+自己动手,很快完成了拆除和修缮;但这次不一样,扩大化的拆迁,把所有的传统住宅纳入空心房范围(地方传统住宅类似徽式建筑,夯实土墙或砖墙,白石灰粉刷,白墙青瓦),而这些住宅的居民,绝大部分是老人,或留守妇女儿童;也有大量老人到广东上海等帮忙带孙子孙女,过年回老家访亲探友,热闹两周。


听到乡亲反馈地方强拆的不合理现象:

1,以空心房之名,少数情况会口头或书面说"先拆迁,后面会按照地方政策补偿",大多不与百姓讨论协商补偿

2,拆迁规模盛大:一次性近200人进村,其后伴随挖掘机工程车;最后还有公安局车辆、医院120车辆,甚至火葬场车辆

3,拆迁手段极度暴力:先封锁拆迁村庄主要出入口,任何车辆人口不得出入;不管里面有没有家具或财产,有人的住宅,先架出居民;没人在家的住宅,直接拆除,猪狗鸡鸭满天飞

4,拆迁态度极其恶劣:有老人拿出手机拍摄,立即被多名壮汉摁在地上,险被打晕,手机被砸碎;领头的拆迁队员声称"打伤马上有120,打死马上送火葬场,烧完灰你们都找不到。。。"


如此种种,令人发指。。。用家乡老人的话说,黑社会式的专业;可笑警车停靠旁边的墙上,正楷大字写着"除恶务净,除黑务净",这是在打谁的脸?


2017年在一江之隔的南康十八塘乡,六十二岁老人明经国阻挡挖掘机进入祖屋时,以锄头反击乡干部致死案才发生一年(2018年被当地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非正当防卫,判处死刑),可能"吸取南康十八塘乡教训",在一江之隔的三江乡,拆迁如此系统和专业,对付的却大多是老人和留守妇女,地方政府和百姓的对立怎么会走到这种地步?


我不知道这类以空心房之名强拆的目的在哪里,一说是江西省各地市有土地转让的交易,例如南昌要多开发房地产,涉及土地红线了,影响全省达标,可以从九江赣州等地"购买"交换指标;二说经济开发区要挂牌出售土地搞房地产开发,对目标乡村先尽量低成本拆除一批房子,经济效益最大化;但是我不知道如此大规模的拆迁队,雇佣这么多人,为什么不把这笔钱补给百姓?


强国离不开百姓子女,国泰需民安。希望地方能正视问题,解决问题。


下面转家乡发来的联名信原文

星辰大海1988 发表于  2018-11-08 10:36:53 466字 ( 0/504)

我们是在赣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三江乡饶家陂村的村民,现在反映我们村房屋被强拆,村民被暴力殴打的问题。请求上级主管部门彻查此事,还给村民们一个公平正义,还社会一个公

今天上午收到老家乡亲发来的联名信和电话,我这个人民社区的资深潜水员不得不浮出水面,惊诧于当今时代居然还有如此不合理强拆,不平之事必有不平之人,如实转发求真,也请网友一起来评理改进。


家乡在江西赣州市西郊的三江乡,三面临江一面临山,红军老区,建国后一直是一个安静祥和的乡村,划入赣州经济开发区后,2018年经开区启动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拆除空心房"运动,百姓迅即从平静生活陷入炼狱。


前几年地方要求拆除长期无人居住的危房,当地百姓非常拥戴,基层干部支持+自己动手,很快完成了拆除和修缮;但这次不一样,扩大化的拆迁,把所有的传统住宅纳入空心房范围(地方传统住宅类似徽式建筑,夯实土墙或砖墙,白石灰粉刷,白墙青瓦),而这些住宅的居民,绝大部分是老人,或留守妇女儿童;也有大量老人到广东上海等帮忙带孙子孙女,过年回老家访亲探友,热闹两周。


听到乡亲反馈地方强拆的不合理现象:

1,以空心房之名,少数情况会口头或书面说"先拆迁,后面会按照地方政策补偿",大多不与百姓讨论协商补偿

2,拆迁规模盛大:一次性近200人进村,其后伴随挖掘机工程车;最后还有公安局车辆、医院120车辆,甚至火葬场车辆

3,拆迁手段极度暴力:先封锁拆迁村庄主要出入口,任何车辆人口不得出入;不管里面有没有家具或财产,有人的住宅,先架出居民;没人在家的住宅,直接拆除,猪狗鸡鸭满天飞

4,拆迁态度极其恶劣:有老人拿出手机拍摄,立即被多名壮汉摁在地上,险被打晕,手机被砸碎;领头的拆迁队员声称"打伤马上有120,打死马上送火葬场,烧完灰你们都找不到。。。"


如此种种,令人发指。。。用家乡老人的话说,黑社会式的专业;可笑警车停靠旁边的墙上,正楷大字写着"除恶务净,除黑务净",这是在打谁的脸?


2017年在一江之隔的南康十八塘乡,六十二岁老人明经国阻挡挖掘机进入祖屋时,以锄头反击乡干部致死案才发生一年(2018年被当地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非正当防卫,判处死刑),可能"吸取南康十八塘乡教训",在一江之隔的三江乡,拆迁如此系统和专业,对付的却大多是老人和留守妇女,地方政府和百姓的对立怎么会走到这种地步?


我不知道这类以空心房之名强拆的目的在哪里,一说是江西省各地市有土地转让的交易,例如南昌要多开发房地产,涉及土地红线了,影响全省达标,可以从九江赣州等地"购买"交换指标;二说经济开发区要挂牌出售土地搞房地产开发,对目标乡村先尽量低成本拆除一批房子,经济效益最大化;但是我不知道如此大规模的拆迁队,雇佣这么多人,为什么不把这笔钱补给百姓?


强国离不开百姓子女,国泰需民安。希望地方能正视问题,解决问题。


下面转家乡发来的联名信原文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