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徐鲜梅 发表于  2018-11-06 07:23:41 5437字 ( 0/1470)

泣书|党啊,您快来救救农民!

泣书|党啊,您快来救救农民!这份《泣书》自广东省茂名市茂南区公馆镇艾屋等村 二千三百余名村民代表、村长,第七经济合作社社长、法定代表人陈水兴。作为最高学术殿堂三农学者,报告朴实善良农户老实巴交农民困难与诉求,义不容辞,责无旁贷。《泣书》事实属实,恳请贵网媒给予帮助及刊发,感谢!中国社会科学院 徐鲜梅博士 

泣书|党啊,您快来救救农民!

我叫陈水兴,广东省茂名市茂南区公馆镇艾屋村 村长,第七经济合作社社长、法定代表人。 一九八一年,茂名市公馆公社(一九八三年后为茂南区公馆镇政府)以非正当手段强占我们几个村庄的七百三十亩山林土地,连同我们村民多年种植的大量林木,伙同既得利益者并暗箱承包给阮炳家(又名阮东秀,时任公馆镇镇长陈鸿耀亲妹夫)私营。 

二00九年八月十八日,我和村民为了阻止阮炳家在这块林地上乱砍滥伐、违规建筑(施工),林慧娟和我等多名村民,遭到阮炳家的殴打,我头部被他砍伤,当即血浸衣衫。阮炳家有恃无恐,嚣张至极,并口出狂言:“我大舅佬是镇长,我就牛逼,你奈何我个毛!” 

我被村民们送往茂名市中医院救治,当天下午,阮炳家纠集二百多名社会闲杂人员、黑恶势力分子,肆无忌惮开来挖掘机(两台)、推土机(一台),毁坏了村民种植在这块林地的大批林木。阮炳家肇事行凶当日晚上至次日(八月十九日),他分别两次纠集一百多名黑恶势力人员穷凶极恶追到茂名市中医院并跋扈扬言“要杀了你”,我被迫秘密转至佛山市南海区人民医院,才躲过一场杀身之祸。 

同年九月二日,我向茂名市公安局报案,并向茂名市人民政府、茂名市林业局、茂南区人民政府、茂南区公安分局、茂南区林业局报告案情,却不被受理,九年过去了,至今也没有一个部门给予受理。 

二0一四年八月二十七日,阮炳家砍伐村民所栽林木达三亩多。村民报案后,时任公馆镇党委书记蔡流德、镇长苏潮兴不但未阻止阮炳家乱砍滥伐行为,相反助纣为虐变本加厉助长事态恶化——书记镇长亲自带领公馆镇政府全体干部、公馆派出所干警向村民进行疯狂施暴,闯入林地,大打出手,动用挖掘机碾压毁坏村民林木达十亩多,村民被迫四处避难。 

二0一四年十月三日至五日,阮炳家率人到这块林地砍伐林木,村民发现后前来阻止,阮炳家刀砍村民易丽珍,招来三十多名黑恶人员运着砍伐木材扬长而去。 

二0一三年前夕,明知原大山果场土地已被列入《茂名市茂南区2013年度第八批次城镇建设用地规划》,时任公馆镇党委书记蔡流德、镇长苏潮兴却蓄意把已知省道三七二线扩改工程项目需征用土地(原大山果场林地)转包给陈桂莲(原公馆镇镇长陈鸿耀亲妹)、阮传宝、易均彪,并蛊惑授意承包人抢栽抢种贵重木材黄花梨、名贵风景树,坐等捞取国家征地“高额”补偿费。 

今年(二0一八年)三月,阮炳家带人将村民十二亩树苗全部毁坏,艾屋第六经济合作社社长阮日增带领全体村民前来阻止,阮炳家凶神恶煞地威胁说:“你们敢阻拦我就用铁锤打死你,我砍了陈水兴又怎么样,你们够胆来试试看。” 

粤西地区人多地少,人均只有几分地,我们村更是如此,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全村二千三百多人,人均不足五分地,仅够维持生计,灾年便捉襟见肘。可是,雪上加霜,“官员”们大笔一挥就无偿划走七百多亩土地和林木,致使村民生活迅速走向贫困,导致全村农业发展陷入困境。 

在大革命和新民主义革命时期,我们粤西农民跟随共产党出生入死,流血牺牲,为的就是实现劳苦大众耕者有其田的梦想,建立一个工农当家作主的人民政权。推翻了国民党反动统治,革命成功了,共产党颁分给我们这块林地的土地证,这是农民翻身得解放的胜利成果和重要标志,千年的铁树开了花,我们农民是何等的欢欣喜悦。从此,我们一心一意地跟党走,出力流汗地为国家做贡献。谁知,时间才过了六十多年,不知从哪里来了这样一批“官员”,他们巧立名目,利诱恐吓,帮助资本市场化公为私,骗取剥夺农民土地,大搞“私进民退”,为此不惜动用专政手段,替腐败分子、黑恶势力保驾张目!请问这竟是谁家的天下? 

三十八年来,我们不断地抗争、维权,直至提起法律诉讼、行政复议,非但得不到解决,反而受到了威胁、打压甚至镇压。原公馆镇镇长陈鸿耀等主要领导公开保护“黑恶势力”,本应受到党纪、法律的惩罚。然而,茂名市及公馆镇的几任官员参与其中并形成利益共同体以及谋划逐利,就连检察、公安等执法机构的相关人员也牵扯其中并任由行凶者长期逍遥法外,致使茂名的腐败分子、黑恶势力猖獗,百姓期待予追责处分。 

人恶人怕天不怕,人善人欺天不欺。茂名官场腐败窝案被揭开,我们村民无不欢欣鼓舞、奔走相告,但其后新的市政府对茂名塌方式腐败持有暧昧之心,仍然把揭发腐败分子、提出诉求的农民当作“维稳”对象,动辄斥之为“闹事”,使用警察保安,“老子茂名第一”的霸道仍然起着保护腐败黑恶势力的作用,“自己做错不算数,百姓不服打屁股”。 

农民种地天经地义,没有土地,农民干什么去?农民还是农民吗?从这些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大老爷的手中,我们还能要回属于自己的土地吗?我们还有生命和财产的保障吗?我们还能做一个有地可种、名符其实的农民吗? 我恳求中央有关部门下来调查处理,解决问题,彻底肃清茂名官场腐败窝案的流毒,还我们农民安居乐业的生活,建设风清气正的社会主义新茂名。 

广东省茂名市茂南区公馆镇艾屋村二千三百余名村民泣书 

二0一八年十一月六日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