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鲁舟 发表于  2018-10-11 23:26:11 22056字 ( 0/950)

浙江文成:两次起诉离婚均遭到法院驳回 ——原被告都已经同意离婚,为何法院还驳回起诉?

浙江文成:两次起诉离婚均遭到法院驳回

——原被告都已经同意离婚,为何法院还驳回起诉?
浙江文成:两次起诉离婚均遭到法院驳回

[点击查看原图]

摆在笔者面前的是浙江省文成县人民法院的两份判决书,案由是离婚纠纷,原被告都是同一个人,甚至连双方的委托代理人都没有任何变化。

第一份判决书:

20171113日,原告孙同信委托律师向文成县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与翁仁合离婚,婚生子女每人抚养一个。

2017124日,文成县人民法院作出(2017)浙0328民初2681号民事判决书,“原告主张夫妻感情破裂,因未提供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不予采信”,驳回了原告孙同信的诉讼请求,审判员白莉莉。

2018625日,原告孙同信再次向文成县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与翁仁合离婚,婚生子女每人抚养一个。

被告在答辩中称,若原告要离婚,夫妻共同债务应当由双方共同偿还。

2018712日,文成县人民法院作出(2018)浙0328民初1736号民事判决书,认定“原告主张夫妻感情破裂,因未提供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不予采信。本院于2017124日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请后,双方分居生活未满一年”,再次驳回了原告孙同信的诉讼请求,审判员仍然是白莉莉。

笔者认为,如果第一次驳回起诉有情可原的话,第二次驳回起诉,审判员就是在故意祸害原被告双方的当事人。

首先,判决离婚的依据应该是双方感情破裂。

如果感情没有破裂,原告是绝对不会在一年之内连续两次起诉离婚的,而且不要任何财产。

其次,第二次诉讼中,原告已经有证据证明感情破裂。

文成县人民法院作出(2017)浙0328民初2681号民事判决书就是最好的证据,这位白莉莉法官怎么能够睁着眼胡说?

再次,第二次诉讼中,被告已经同意离婚。

被告在第二次诉讼答辩中称,若原告要离婚,夫妻共同债务应当由双方共同偿还。看来,被告不是不同意离婚,而是希望原告能够承担被告欠下的债务。

其实,被告的答辩已经说明了自己同意离婚,至于债务问题,被告应该举证,被告没有举证,应当先行判决离婚,被告再另案主张债务,法院不应简单地驳回起诉。

第四,被告提出债务的问题已经证明了被告不务正业。

作为一个男人,一个三十八九岁的男人,一个有两个女儿的男人,居然自己在外面欠下了债务,干什么用了?这样的男人没有能力挣钱,反而欠债,实在是女方的不幸,和这样的男人生活是人生的一大悲哀。

第五,文成县法院没有法官了吗?

我们看到,两次审理离婚案件的审判员都是白莉莉法官,我们不知道,文成县法院只有白莉莉这么一个法官吗?尽管白莉莉审理这起案件从程序上来说并不违法,但是,笔者认为,白莉莉已经不适合审理此案,因为这个白莉莉,只向原告要证明感情破裂的证据,不向被告要证明感情存在的证据,也不向被告要欠债的证据,显然,白莉莉根本没有站在公正的立场上来审案子,更谈不上保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了。

白莉莉,你和你的丈夫打架的时候,是否还提前邀请外人观战?以便将来离婚的时候好提供证据。

据了解,目前此案孙同信已经提起了上诉,最终将会怎样判决,本网将拭目以待。

2018912日星期三
浙江文成:两次起诉离婚均遭到法院驳回

[点击查看原图]

备注:本文形成之后,专程电子邮件或信函邮寄方式,送达文成县人民法院,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等进行调查征求意见。截止到发稿时止,编者和当事人均没有收到任何形式的回复,特将此文在此发表。

20181011日星期四
浙江文成:两次起诉离婚均遭到法院驳回

[点击查看原图]
浙江文成:两次起诉离婚均遭到法院驳回
[点击查看原图]
浙江文成:两次起诉离婚均遭到法院驳回
[点击查看原图]
附件:上 诉 状

上诉人:孙同信,女,1984919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文成县南田镇驮湖村外驮湖。联系电话:15855876155

被上诉人:翁任合,男,197974日出生,汉族,住浙江省文成县南田镇驮湖村外驮湖。身份证号码:33032819790704111X。联系电话:15157788342/13676528345

  上诉人因孙同信诉翁任合离婚纠纷一案,不服文成县人民法院于2018712日作出的(2018)浙0328民初第1736号判决,现提出上诉。

  上诉请求:

  1、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2018)浙0328民初第1736号民事判决;

  2、改判准予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离婚并支持上诉人一审其他的诉讼请求。

  事实与理由:

  上诉人诉被上诉人离婚一案已经文成县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该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依法应予撤销,事实及理由如下:

  一、原判认定事实不清,理由如下:

  1、原判“婚后双方共同生活多年且生育两女,期间无其他实质性矛盾”认定事实不清。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婚后,常为琐事争吵,被上诉人对上诉人的家人态度冷淡,期间已出现实质性矛盾,特别是被上诉人动手殴打上诉人后,导致上诉人离开被上诉人处回到安徽老家,从20177月至今,双方一直处于分居状态。

2、我国民事诉讼法第124条第7项规定:“判决不准离婚和调解和好的离婚案件,判决、调解维持收养关系的案件,没有新情况、新理由,原告在六个月内又起诉的,不予受理”。法律之所以规定六个月的离婚起诉缓冲期,是希望离婚双方能在该段时间内出现和好的迹象。原审法院在2017124日作出不准原、被告离婚后,双方分居两地,被上诉人从未寻找过上诉人,要求挽回这段婚姻,期间,双方各自过各自的生活,夫妻关系没有任何改善,上诉人已是第二次向法院起诉离婚,足以说明上诉人离婚的意愿坚决,原、被告的夫妻感情已经彻底破裂。   

二、原判适用法律不当,理由如下:

  1、原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适用法律不当。201710月,上诉人向文成县法院诉请离婚,由于上诉人先提出了离婚,双方矛盾加剧,20186月上诉人再次向法院起诉离婚,虽然人民法院也进行了积极调解,但是夫妻已确无和好可能,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之规定,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

  2、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理由如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三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况之一,调解无效,应准与离婚:(二)事实家庭暴力或者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被上诉人婚后对上诉人的家人态度冷淡,经常殴打上诉人,对于这些恶习,上诉人早已无法容忍。且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于2017年上半年至今一直分居,夫妻感情确已破裂,夫妻关系处于名存实亡的状态。另外,2018712日下午16时左右,上诉人第二次向文成县法院起诉离婚,法庭审理完毕后,被上诉人及其家属、朋友数十人在原审法庭门口等候,劝说上诉人及上诉人姐姐,因上诉人当日已购动车票,本想搭乘委托律师的车辆离开,但上诉人与上诉人姐姐与被上诉人家属发生争吵,当时现场有原审主审法官、书记员及现场民警、辅警对被上诉人及其家属予以劝诫疏导,但最终上诉人仍未能离开当事地点,后被民警送至南田派出所,致使上诉人当晚留宿南田派出所,已购动车票作废,上诉人已无法忍受这种痛苦的婚姻,双方已不能共同生活。  

综上所述,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依法撤销一审判决,重新开庭审理,判决准予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离婚。

  此致

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孙同信

2018727
浙江文成:两次起诉离婚均遭到法院驳回

[点击查看原图]
浙江文成:两次起诉离婚均遭到法院驳回
[点击查看原图]
浙江文成:两次起诉离婚均遭到法院驳回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