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天网护卫士 发表于  2018-10-11 15:12:52 3912字 ( 3/1798)

安徽省铜陵市义安区天门镇高联村葛贻舟毁林案:为何至今不能依法查处? (原创首发)

安徽铜陵义安区天门镇高联村葛贻舟毁林案:为何至今不能依法查处?

 

  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安徽省铜陵市义安区天门镇高联村因林地纠纷引发村干部腐败窝案,于2018年5月2日,村民们向义安区纪委举报,纪委收到举报材料后,转交天门镇纪委调查,近3个月的调查,于2018年7月26日上午,天门镇纪委张书记将案件调查情况向村民们做了反馈,也就是准备结案了,因为,反馈的信息上说明已经办结了。

  张书记把这个反馈信息给我们看了,让我们签字,当时我们质问,这就是调查处理结果了?张书记没有正面回答,说案件已经办结了。我们当场指出,既然我们举报基本属实,那为什么没有处理结果,是对相关人员党纪处分,还是刑事处分?你们纪委就是这样办案的?这分明是在保护违法乱纪的相关人员,分明就是忽悠我们村民百姓啊!我们没有在他那个反馈信息的材料上签字。

  天门镇纪委调查反馈的情况,也就是义安区纪委的意思,用文字来忽悠我们,他们不敢把真相反馈给我们,因为,一旦公布了案件真相,相关人员就要受到法律的制裁,不敢公布真相,就是在保护,纪委想充当他们的保护伞,用尽办法,玩文字游戏,企图用文字来欺负我们。

  质疑:

  一、你们举报葛贻舟毁林问题,经调查,葛贻舟毁林没有采伐证,情况属实。

  既然我们举报葛贻舟毁林是事实,那么,葛贻舟毁林26亩,应该要负什么法律责任?为何纪委不做处理?是罚款?是拘留?还是追究刑事责任?总得有个处理结论吧?不能不了了之吧?

  二、葛贻舟巧立名目,非法套取骗取国家项目资金问题,当时是申报了三个农业项目。

  根据天门镇对我们的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上说明,葛贻舟种植丹皮,共享受了三种项目资金补贴,共计361820元,意见书还特别提示,其中森林增长和绿化提升工程(巩固退耕还林成果专项造林)补助资金126220元,油用牡丹项目财政补贴198600元,林下木本中药材项目补助资金37000元等。试问,葛贻舟种植的丹皮地,本来就是我们村民组的林地,为了搞农业项目,可以毁林,再去发展林业经济?或者其它农业经济?这种毁林在先,种植丹皮在后,明显就是巧立名目,非法骗取套取国家项目资金的违法行为,根据国家林业局相关信息规定,不得在林下发展各种农业经济项目,更何况还是毁林再种植丹皮项目了,而且,目前为止,这片林地因毁林种植的丹皮看不到一棵丹皮,都是杂草丛生,明显是在骗取国家项目资金行为,应该受到相应的法律制裁。另外,还有一个矛盾的地方,就是天门镇林业站工作人员在2000年曾经承办过这块林地间伐工作,林业站应该有资料,而在2014年林业站相关人员又承办验收过葛贻舟毁林种植丹皮项目,两者之间似乎不通,这应该是违规项目验收。

  三、2014年,葛贻舟毁林时,由护林队长吴老电话向村委会支部书记陈永刚、主任乔光辉汇报葛贻舟毁林情况,当时,书记主任都到了现场,他们没有及时阻止葛贻舟毁林,也没有向上级政府部门汇报和报案,存在过错。

  问题的关键是,书记和主任应该是懂得法律的,在明知葛贻舟毁林行为是犯罪行为,他们并没有加以阻止,也没有及时向上级政府部门汇报和报案,任其毁林行为继续发展下去,他们明知故犯,应该罪加一等,他们的做法,已经严重违纪;还有,就是葛贻舟毁林这件事,即使两年内没有被发现就不受处分了,那么,他是党员,也是老村干部,故意毁林就是严重违纪,应该受到党纪处分,根据党纪处分条例,严重违纪就要开除党籍或者留党查看处分了;更何况,当时有人向村委会书记主任举报了,书记主任都到了现场,为何不阻止其毁林行为,明显是在包庇,应该也是严重违纪。义安区林业局答复说两年内没有被发现不做出处分的决定过于草率,目无法纪,藐视党纪国法,企图用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

  四、你们举报葛贻舟已经向天门镇退款问题,据调查,目前,天门镇政府没有收到葛贻舟的任何款项。

  就这个问题,葛贻舟有没有退款,或者是,葛贻舟要不要退款,退什么款,可以把“一品矿业”占用土地赔偿的账目拿出来核实,葛贻舟个人究竟在“一品矿业”领了多少土地赔偿款?口上村民组各农户在“一品矿业”各领了多少赔偿款?各农户家有多少被占用的土地,账目公开核实,葛贻舟是冒领,还是他自己应该得的,把葛贻舟家被占用的土地和其他农户比较一下,看看有多少区别?如果确实是葛贻舟自己家的地,我们无话可说,如果不是他的地,他冒领了别人巨款,应该要严惩其非法冒领占有资金罪。

  另外,据义安区林业局的说词,现在我们诉求的26亩林地被葛贻舟毁林,要求义安区林业局裁定权属人是我们村民组的,但是,义安区林业局不久的说法是,被葛贻舟毁林后种植丹皮的林地是村委会的,那么,请问,葛贻舟在“一品矿业”被占用的土地面积是哪里来的?为什么之前不说是村委会集体的?葛贻舟为什么可以在“一品矿业”领到巨额资金?葛贻舟毁林多少亩,被毁林的林木去向问题,可以调查口上村民葛贻海等人,义安区林业局许林也证实,调查过口上村民葛贻海,当时毁林过程中,葛贻海在现场挖出被土掩埋的林木共计两车子,然后拉走卖掉了。

  还有就是这个26亩权属问题,既然是我村民组过去开荒的,那么,根据安徽省林权制度改革实施方案的基本要求,那就是坚持尊重历史,明晰产权,尊重农民意愿,因地制宜,分类指导的根本要求,为何义安区林业局给我们的处理答复要违背安徽省林权制度改革实施方案呢?

  整个案件,事实真相很清楚,证据确凿,请求上级政府职能部门依法严肃查处。

 

 

天网护卫士 发表于  2018-10-12 17:19:56 36字 ( 0/177)

书记主任都到了现场,为何不阻止其毁林行为,明显是在包庇,应该也是严重违纪

安徽铜陵义安区天门镇高联村葛贻舟毁林案:为何至今不能依法查处?

 

  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安徽省铜陵市义安区天门镇高联村因林地纠纷引发村干部腐败窝案,于2018年5月2日,村民们向义安区纪委举报,纪委收到举报材料后,转交天门镇纪委调查,近3个月的调查,于2018年7月26日上午,天门镇纪委张书记将案件调查情况向村民们做了反馈,也就是准备结案了,因为,反馈的信息上说明已经办结了。

  张书记把这个反馈信息给我们看了,让我们签字,当时我们质问,这就是调查处理结果了?张书记没有正面回答,说案件已经办结了。我们当场指出,既然我们举报基本属实,那为什么没有处理结果,是对相关人员党纪处分,还是刑事处分?你们纪委就是这样办案的?这分明是在保护违法乱纪的相关人员,分明就是忽悠我们村民百姓啊!我们没有在他那个反馈信息的材料上签字。

  天门镇纪委调查反馈的情况,也就是义安区纪委的意思,用文字来忽悠我们,他们不敢把真相反馈给我们,因为,一旦公布了案件真相,相关人员就要受到法律的制裁,不敢公布真相,就是在保护,纪委想充当他们的保护伞,用尽办法,玩文字游戏,企图用文字来欺负我们。

  质疑:

  一、你们举报葛贻舟毁林问题,经调查,葛贻舟毁林没有采伐证,情况属实。

  既然我们举报葛贻舟毁林是事实,那么,葛贻舟毁林26亩,应该要负什么法律责任?为何纪委不做处理?是罚款?是拘留?还是追究刑事责任?总得有个处理结论吧?不能不了了之吧?

  二、葛贻舟巧立名目,非法套取骗取国家项目资金问题,当时是申报了三个农业项目。

  根据天门镇对我们的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上说明,葛贻舟种植丹皮,共享受了三种项目资金补贴,共计361820元,意见书还特别提示,其中森林增长和绿化提升工程(巩固退耕还林成果专项造林)补助资金126220元,油用牡丹项目财政补贴198600元,林下木本中药材项目补助资金37000元等。试问,葛贻舟种植的丹皮地,本来就是我们村民组的林地,为了搞农业项目,可以毁林,再去发展林业经济?或者其它农业经济?这种毁林在先,种植丹皮在后,明显就是巧立名目,非法骗取套取国家项目资金的违法行为,根据国家林业局相关信息规定,不得在林下发展各种农业经济项目,更何况还是毁林再种植丹皮项目了,而且,目前为止,这片林地因毁林种植的丹皮看不到一棵丹皮,都是杂草丛生,明显是在骗取国家项目资金行为,应该受到相应的法律制裁。另外,还有一个矛盾的地方,就是天门镇林业站工作人员在2000年曾经承办过这块林地间伐工作,林业站应该有资料,而在2014年林业站相关人员又承办验收过葛贻舟毁林种植丹皮项目,两者之间似乎不通,这应该是违规项目验收。

  三、2014年,葛贻舟毁林时,由护林队长吴老电话向村委会支部书记陈永刚、主任乔光辉汇报葛贻舟毁林情况,当时,书记主任都到了现场,他们没有及时阻止葛贻舟毁林,也没有向上级政府部门汇报和报案,存在过错。

  问题的关键是,书记和主任应该是懂得法律的,在明知葛贻舟毁林行为是犯罪行为,他们并没有加以阻止,也没有及时向上级政府部门汇报和报案,任其毁林行为继续发展下去,他们明知故犯,应该罪加一等,他们的做法,已经严重违纪;还有,就是葛贻舟毁林这件事,即使两年内没有被发现就不受处分了,那么,他是党员,也是老村干部,故意毁林就是严重违纪,应该受到党纪处分,根据党纪处分条例,严重违纪就要开除党籍或者留党查看处分了;更何况,当时有人向村委会书记主任举报了,书记主任都到了现场,为何不阻止其毁林行为,明显是在包庇,应该也是严重违纪。义安区林业局答复说两年内没有被发现不做出处分的决定过于草率,目无法纪,藐视党纪国法,企图用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

  四、你们举报葛贻舟已经向天门镇退款问题,据调查,目前,天门镇政府没有收到葛贻舟的任何款项。

  就这个问题,葛贻舟有没有退款,或者是,葛贻舟要不要退款,退什么款,可以把“一品矿业”占用土地赔偿的账目拿出来核实,葛贻舟个人究竟在“一品矿业”领了多少土地赔偿款?口上村民组各农户在“一品矿业”各领了多少赔偿款?各农户家有多少被占用的土地,账目公开核实,葛贻舟是冒领,还是他自己应该得的,把葛贻舟家被占用的土地和其他农户比较一下,看看有多少区别?如果确实是葛贻舟自己家的地,我们无话可说,如果不是他的地,他冒领了别人巨款,应该要严惩其非法冒领占有资金罪。

  另外,据义安区林业局的说词,现在我们诉求的26亩林地被葛贻舟毁林,要求义安区林业局裁定权属人是我们村民组的,但是,义安区林业局不久的说法是,被葛贻舟毁林后种植丹皮的林地是村委会的,那么,请问,葛贻舟在“一品矿业”被占用的土地面积是哪里来的?为什么之前不说是村委会集体的?葛贻舟为什么可以在“一品矿业”领到巨额资金?葛贻舟毁林多少亩,被毁林的林木去向问题,可以调查口上村民葛贻海等人,义安区林业局许林也证实,调查过口上村民葛贻海,当时毁林过程中,葛贻海在现场挖出被土掩埋的林木共计两车子,然后拉走卖掉了。

  还有就是这个26亩权属问题,既然是我村民组过去开荒的,那么,根据安徽省林权制度改革实施方案的基本要求,那就是坚持尊重历史,明晰产权,尊重农民意愿,因地制宜,分类指导的根本要求,为何义安区林业局给我们的处理答复要违背安徽省林权制度改革实施方案呢?

  整个案件,事实真相很清楚,证据确凿,请求上级政府职能部门依法严肃查处。

 

 

天网护卫士 发表于  2018-10-12 13:46:55 49字 ( 0/278)

安徽省铜陵市义安区纪委收到举报材料已经有6个月了,为何至今不能查处?请纪委给我们村民百姓一个说法!

安徽铜陵义安区天门镇高联村葛贻舟毁林案:为何至今不能依法查处?

 

  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安徽省铜陵市义安区天门镇高联村因林地纠纷引发村干部腐败窝案,于2018年5月2日,村民们向义安区纪委举报,纪委收到举报材料后,转交天门镇纪委调查,近3个月的调查,于2018年7月26日上午,天门镇纪委张书记将案件调查情况向村民们做了反馈,也就是准备结案了,因为,反馈的信息上说明已经办结了。

  张书记把这个反馈信息给我们看了,让我们签字,当时我们质问,这就是调查处理结果了?张书记没有正面回答,说案件已经办结了。我们当场指出,既然我们举报基本属实,那为什么没有处理结果,是对相关人员党纪处分,还是刑事处分?你们纪委就是这样办案的?这分明是在保护违法乱纪的相关人员,分明就是忽悠我们村民百姓啊!我们没有在他那个反馈信息的材料上签字。

  天门镇纪委调查反馈的情况,也就是义安区纪委的意思,用文字来忽悠我们,他们不敢把真相反馈给我们,因为,一旦公布了案件真相,相关人员就要受到法律的制裁,不敢公布真相,就是在保护,纪委想充当他们的保护伞,用尽办法,玩文字游戏,企图用文字来欺负我们。

  质疑:

  一、你们举报葛贻舟毁林问题,经调查,葛贻舟毁林没有采伐证,情况属实。

  既然我们举报葛贻舟毁林是事实,那么,葛贻舟毁林26亩,应该要负什么法律责任?为何纪委不做处理?是罚款?是拘留?还是追究刑事责任?总得有个处理结论吧?不能不了了之吧?

  二、葛贻舟巧立名目,非法套取骗取国家项目资金问题,当时是申报了三个农业项目。

  根据天门镇对我们的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上说明,葛贻舟种植丹皮,共享受了三种项目资金补贴,共计361820元,意见书还特别提示,其中森林增长和绿化提升工程(巩固退耕还林成果专项造林)补助资金126220元,油用牡丹项目财政补贴198600元,林下木本中药材项目补助资金37000元等。试问,葛贻舟种植的丹皮地,本来就是我们村民组的林地,为了搞农业项目,可以毁林,再去发展林业经济?或者其它农业经济?这种毁林在先,种植丹皮在后,明显就是巧立名目,非法骗取套取国家项目资金的违法行为,根据国家林业局相关信息规定,不得在林下发展各种农业经济项目,更何况还是毁林再种植丹皮项目了,而且,目前为止,这片林地因毁林种植的丹皮看不到一棵丹皮,都是杂草丛生,明显是在骗取国家项目资金行为,应该受到相应的法律制裁。另外,还有一个矛盾的地方,就是天门镇林业站工作人员在2000年曾经承办过这块林地间伐工作,林业站应该有资料,而在2014年林业站相关人员又承办验收过葛贻舟毁林种植丹皮项目,两者之间似乎不通,这应该是违规项目验收。

  三、2014年,葛贻舟毁林时,由护林队长吴老电话向村委会支部书记陈永刚、主任乔光辉汇报葛贻舟毁林情况,当时,书记主任都到了现场,他们没有及时阻止葛贻舟毁林,也没有向上级政府部门汇报和报案,存在过错。

  问题的关键是,书记和主任应该是懂得法律的,在明知葛贻舟毁林行为是犯罪行为,他们并没有加以阻止,也没有及时向上级政府部门汇报和报案,任其毁林行为继续发展下去,他们明知故犯,应该罪加一等,他们的做法,已经严重违纪;还有,就是葛贻舟毁林这件事,即使两年内没有被发现就不受处分了,那么,他是党员,也是老村干部,故意毁林就是严重违纪,应该受到党纪处分,根据党纪处分条例,严重违纪就要开除党籍或者留党查看处分了;更何况,当时有人向村委会书记主任举报了,书记主任都到了现场,为何不阻止其毁林行为,明显是在包庇,应该也是严重违纪。义安区林业局答复说两年内没有被发现不做出处分的决定过于草率,目无法纪,藐视党纪国法,企图用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

  四、你们举报葛贻舟已经向天门镇退款问题,据调查,目前,天门镇政府没有收到葛贻舟的任何款项。

  就这个问题,葛贻舟有没有退款,或者是,葛贻舟要不要退款,退什么款,可以把“一品矿业”占用土地赔偿的账目拿出来核实,葛贻舟个人究竟在“一品矿业”领了多少土地赔偿款?口上村民组各农户在“一品矿业”各领了多少赔偿款?各农户家有多少被占用的土地,账目公开核实,葛贻舟是冒领,还是他自己应该得的,把葛贻舟家被占用的土地和其他农户比较一下,看看有多少区别?如果确实是葛贻舟自己家的地,我们无话可说,如果不是他的地,他冒领了别人巨款,应该要严惩其非法冒领占有资金罪。

  另外,据义安区林业局的说词,现在我们诉求的26亩林地被葛贻舟毁林,要求义安区林业局裁定权属人是我们村民组的,但是,义安区林业局不久的说法是,被葛贻舟毁林后种植丹皮的林地是村委会的,那么,请问,葛贻舟在“一品矿业”被占用的土地面积是哪里来的?为什么之前不说是村委会集体的?葛贻舟为什么可以在“一品矿业”领到巨额资金?葛贻舟毁林多少亩,被毁林的林木去向问题,可以调查口上村民葛贻海等人,义安区林业局许林也证实,调查过口上村民葛贻海,当时毁林过程中,葛贻海在现场挖出被土掩埋的林木共计两车子,然后拉走卖掉了。

  还有就是这个26亩权属问题,既然是我村民组过去开荒的,那么,根据安徽省林权制度改革实施方案的基本要求,那就是坚持尊重历史,明晰产权,尊重农民意愿,因地制宜,分类指导的根本要求,为何义安区林业局给我们的处理答复要违背安徽省林权制度改革实施方案呢?

  整个案件,事实真相很清楚,证据确凿,请求上级政府职能部门依法严肃查处。

 

 

天网护卫士 发表于  2018-10-12 05:33:52 13字 ( 0/195)

请义安区纪委给我们一个说法

安徽铜陵义安区天门镇高联村葛贻舟毁林案:为何至今不能依法查处?

 

  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安徽省铜陵市义安区天门镇高联村因林地纠纷引发村干部腐败窝案,于2018年5月2日,村民们向义安区纪委举报,纪委收到举报材料后,转交天门镇纪委调查,近3个月的调查,于2018年7月26日上午,天门镇纪委张书记将案件调查情况向村民们做了反馈,也就是准备结案了,因为,反馈的信息上说明已经办结了。

  张书记把这个反馈信息给我们看了,让我们签字,当时我们质问,这就是调查处理结果了?张书记没有正面回答,说案件已经办结了。我们当场指出,既然我们举报基本属实,那为什么没有处理结果,是对相关人员党纪处分,还是刑事处分?你们纪委就是这样办案的?这分明是在保护违法乱纪的相关人员,分明就是忽悠我们村民百姓啊!我们没有在他那个反馈信息的材料上签字。

  天门镇纪委调查反馈的情况,也就是义安区纪委的意思,用文字来忽悠我们,他们不敢把真相反馈给我们,因为,一旦公布了案件真相,相关人员就要受到法律的制裁,不敢公布真相,就是在保护,纪委想充当他们的保护伞,用尽办法,玩文字游戏,企图用文字来欺负我们。

  质疑:

  一、你们举报葛贻舟毁林问题,经调查,葛贻舟毁林没有采伐证,情况属实。

  既然我们举报葛贻舟毁林是事实,那么,葛贻舟毁林26亩,应该要负什么法律责任?为何纪委不做处理?是罚款?是拘留?还是追究刑事责任?总得有个处理结论吧?不能不了了之吧?

  二、葛贻舟巧立名目,非法套取骗取国家项目资金问题,当时是申报了三个农业项目。

  根据天门镇对我们的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上说明,葛贻舟种植丹皮,共享受了三种项目资金补贴,共计361820元,意见书还特别提示,其中森林增长和绿化提升工程(巩固退耕还林成果专项造林)补助资金126220元,油用牡丹项目财政补贴198600元,林下木本中药材项目补助资金37000元等。试问,葛贻舟种植的丹皮地,本来就是我们村民组的林地,为了搞农业项目,可以毁林,再去发展林业经济?或者其它农业经济?这种毁林在先,种植丹皮在后,明显就是巧立名目,非法骗取套取国家项目资金的违法行为,根据国家林业局相关信息规定,不得在林下发展各种农业经济项目,更何况还是毁林再种植丹皮项目了,而且,目前为止,这片林地因毁林种植的丹皮看不到一棵丹皮,都是杂草丛生,明显是在骗取国家项目资金行为,应该受到相应的法律制裁。另外,还有一个矛盾的地方,就是天门镇林业站工作人员在2000年曾经承办过这块林地间伐工作,林业站应该有资料,而在2014年林业站相关人员又承办验收过葛贻舟毁林种植丹皮项目,两者之间似乎不通,这应该是违规项目验收。

  三、2014年,葛贻舟毁林时,由护林队长吴老电话向村委会支部书记陈永刚、主任乔光辉汇报葛贻舟毁林情况,当时,书记主任都到了现场,他们没有及时阻止葛贻舟毁林,也没有向上级政府部门汇报和报案,存在过错。

  问题的关键是,书记和主任应该是懂得法律的,在明知葛贻舟毁林行为是犯罪行为,他们并没有加以阻止,也没有及时向上级政府部门汇报和报案,任其毁林行为继续发展下去,他们明知故犯,应该罪加一等,他们的做法,已经严重违纪;还有,就是葛贻舟毁林这件事,即使两年内没有被发现就不受处分了,那么,他是党员,也是老村干部,故意毁林就是严重违纪,应该受到党纪处分,根据党纪处分条例,严重违纪就要开除党籍或者留党查看处分了;更何况,当时有人向村委会书记主任举报了,书记主任都到了现场,为何不阻止其毁林行为,明显是在包庇,应该也是严重违纪。义安区林业局答复说两年内没有被发现不做出处分的决定过于草率,目无法纪,藐视党纪国法,企图用权力凌驾于法律之上。

  四、你们举报葛贻舟已经向天门镇退款问题,据调查,目前,天门镇政府没有收到葛贻舟的任何款项。

  就这个问题,葛贻舟有没有退款,或者是,葛贻舟要不要退款,退什么款,可以把“一品矿业”占用土地赔偿的账目拿出来核实,葛贻舟个人究竟在“一品矿业”领了多少土地赔偿款?口上村民组各农户在“一品矿业”各领了多少赔偿款?各农户家有多少被占用的土地,账目公开核实,葛贻舟是冒领,还是他自己应该得的,把葛贻舟家被占用的土地和其他农户比较一下,看看有多少区别?如果确实是葛贻舟自己家的地,我们无话可说,如果不是他的地,他冒领了别人巨款,应该要严惩其非法冒领占有资金罪。

  另外,据义安区林业局的说词,现在我们诉求的26亩林地被葛贻舟毁林,要求义安区林业局裁定权属人是我们村民组的,但是,义安区林业局不久的说法是,被葛贻舟毁林后种植丹皮的林地是村委会的,那么,请问,葛贻舟在“一品矿业”被占用的土地面积是哪里来的?为什么之前不说是村委会集体的?葛贻舟为什么可以在“一品矿业”领到巨额资金?葛贻舟毁林多少亩,被毁林的林木去向问题,可以调查口上村民葛贻海等人,义安区林业局许林也证实,调查过口上村民葛贻海,当时毁林过程中,葛贻海在现场挖出被土掩埋的林木共计两车子,然后拉走卖掉了。

  还有就是这个26亩权属问题,既然是我村民组过去开荒的,那么,根据安徽省林权制度改革实施方案的基本要求,那就是坚持尊重历史,明晰产权,尊重农民意愿,因地制宜,分类指导的根本要求,为何义安区林业局给我们的处理答复要违背安徽省林权制度改革实施方案呢?

  整个案件,事实真相很清楚,证据确凿,请求上级政府职能部门依法严肃查处。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