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没有学历的学者 发表于  2018-10-10 07:46:37 21290字 ( 5/2222)

如果连法律和法院都不讲理……(原创首发)

如果连法律和法院都不讲理……

2017719日,张胜红向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确认被告平谷区人民政府(2017)第21号《答复告知书》违法,判令其公开原告申请公开的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改制的政府信息。

2017330日,原告向被告递交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请求被告公开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改制的政府信息。2017419日,被告平谷区(2017)第21号《答复告知书》称,“您申请的信息我机关未制作、未保存。”拒绝公开。

北京市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京平金管发(201413号称,“经2014423日区长办公会和59日区委常委会研究决定(区长办公会和区委常委会的决定,不可能不制作文书),金海湖景区采取合作经营方式,由新成立的‘北京山水金海湖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负责金海湖景区的开发、建设和运营。北京市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以下简称服务中心)职能发生变化。”服务中心据此通知并实际对原告等13名职工停岗九个月多,之后又调离原工作岗位,并降低了工资待遇。上述事实证明,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改制是经区政府决定和批准的。原告申请被告公开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改制的政府信息,被告有职责和义务予以公开,被告以该政府信息“未制作、未保存”,“建议您向北京市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咨询”的托词,拒绝公开是违法的。

申请人据此提起行政诉讼,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于二0一七年七月十九日受理。并于2017年九月六日公开审理,但在十月中旬,平谷区人民政府信息公开办公室主任、平谷区人民政府法制办主任、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主任、副主任等多人多次劝原告撤诉,答应解决因改制对原告合法权益的损害,在被告工作人员的欺骗下,原告申请撤诉。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2017)京04行初770号行政裁定书裁定:“准许原告张胜红撤回起诉。”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二条规定,“人民法院对行政案件宣告判决或者裁定前,原告申请撤诉的,或者被告改变其所作的行政行为,原告同意并申请撤诉的,是否准许,由人民法院裁定。”由本条规定可知,原告申请撤诉的,法院也不是随意准许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撤诉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二条规定,“被告改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原告申请撤诉,符合下列条件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准许:
  ()申请撤诉是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
  ()被告改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不超越或者放弃职权,不损害公共利益和他人合法权益;
  ()被告已经改变或者决定改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并书面告知人民法院;

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本条规定的“符合下列条件的”,是要符合下列的三项条件(而不是其中的一项),人民法院才应当裁定准许撤诉。而该裁定书准许张胜红撤回起诉显然不符合三项条件。
     第四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视为被告改变其所作的具体行政行为
  ()根据原告的请求依法履行法定职责;
  ()采取相应的补救、补偿等措施;

本案被告没有改变其所作的具体行政行为。
  第五条被告改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原告申请撤诉,有履行内容且履行完毕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准许撤诉;……

被告没有改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履行内容,没有履行任何改变,只有欺骗。

由以上法律规定,证明准许撤回起诉是违法的裁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准予撤诉的裁定确有错误,原告申请再审的,人民法院应当通过审判监督程序撤销原准予撤诉的裁定,重新对案件进行审理。”    

本案经过多次周折进入再审程序,岂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2018)京行申369号没有对张胜红申请再审的事实与理由进行审查和评判。明明张胜红是在政府干部的欺骗下申请撤诉的,却毫无根据的称,“经审查,张胜红的撤诉申请,系其真实意思表示,且符合国家法律规定,亦未侵犯国家,集体和他人合法权益,原审法院准予撤诉并无不当。”裁定:

    驳回张胜红的再审申请。

张胜红申请再审的理由是原审裁定准许撤诉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二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撤诉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第四条、第五条的规定,该裁定书却诡辩的称张胜红的撤诉申请“符合国家法律规定,亦未侵犯国家,集体和他人合法权益”。再审审理的应是原审法院的裁定而不是原审原告的撤诉行为,该裁定的审判人员是真的糊涂还是故意的自欺欺人呢?

杨恒均教授在他的《人,要有五识》的论文中称,“一个普通人并不需要搞清登月火箭的燃料构成与DNA的结构图这样的知识,但他得知道基本的善恶与美丑这些常识。”把上当受骗的事说成是其真实意思表示的人,是不知道基本的善恶与美丑呢?还是故意颠倒是非?

 张胜红是有十三年军龄的转业志愿兵。根据《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关于志愿兵、义务兵退出现役到地方工作后工资待遇问题的通知》(国办发〔198717号)规定,“应当按照不低于现岗位同工种、同工龄大多数工人的标准工资(国家机关、事业单位为基础工资、岗位工资之和)的原则确定。”根据《中国人民解放军志愿兵退出现役安置暂行办法》第五条,“安置在区、县以上集体所有制企业、事业单位的,保留全民所有制职工的身分。”被告对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的改制,将张胜红的事业编制工资待遇改成了低于北京市最低工资,由此,张胜红才提起行政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公开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改制的信息 ,是为了维护自己被侵犯的实体权益。如此政府欺骗他撤诉,法院违法的准许撤诉,申请再审被驳回,就是申请人民检察院监督,不还是要人民法院再审吗?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知名学者邱本在《法学应该是一门最讲理的学问》一文中说:在一个法治社会,法律是一个社会是非、真假、善恶、美丑的最后评判标准,自应是最讲理的事情和地方,如果连法律和法院都不讲理,那么这个社会就是一个是非颠倒、真假不辨、善恶不清、美丑不分的社会,这种社会无正义可言,也无可救药。”

期望该案最终要以法律为评判标准。

(刘治成,2018年10月8日,北京)

老海2017 发表于  2018-10-11 09:59:46 136字 ( 0/163)

人大立下的法律法条,都是社会道德规范的正确合理反应,但这些法律法条一进到法院,都被人为地公然违反或歪曲腌割,成为法官、法院牟取暴利不讲理的工具,且有恃无恐,形成

如果连法律和法院都不讲理……

2017719日,张胜红向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确认被告平谷区人民政府(2017)第21号《答复告知书》违法,判令其公开原告申请公开的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改制的政府信息。

2017330日,原告向被告递交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请求被告公开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改制的政府信息。2017419日,被告平谷区(2017)第21号《答复告知书》称,“您申请的信息我机关未制作、未保存。”拒绝公开。

北京市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京平金管发(201413号称,“经2014423日区长办公会和59日区委常委会研究决定(区长办公会和区委常委会的决定,不可能不制作文书),金海湖景区采取合作经营方式,由新成立的‘北京山水金海湖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负责金海湖景区的开发、建设和运营。北京市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以下简称服务中心)职能发生变化。”服务中心据此通知并实际对原告等13名职工停岗九个月多,之后又调离原工作岗位,并降低了工资待遇。上述事实证明,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改制是经区政府决定和批准的。原告申请被告公开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改制的政府信息,被告有职责和义务予以公开,被告以该政府信息“未制作、未保存”,“建议您向北京市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咨询”的托词,拒绝公开是违法的。

申请人据此提起行政诉讼,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于二0一七年七月十九日受理。并于2017年九月六日公开审理,但在十月中旬,平谷区人民政府信息公开办公室主任、平谷区人民政府法制办主任、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主任、副主任等多人多次劝原告撤诉,答应解决因改制对原告合法权益的损害,在被告工作人员的欺骗下,原告申请撤诉。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2017)京04行初770号行政裁定书裁定:“准许原告张胜红撤回起诉。”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二条规定,“人民法院对行政案件宣告判决或者裁定前,原告申请撤诉的,或者被告改变其所作的行政行为,原告同意并申请撤诉的,是否准许,由人民法院裁定。”由本条规定可知,原告申请撤诉的,法院也不是随意准许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撤诉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二条规定,“被告改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原告申请撤诉,符合下列条件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准许:
  ()申请撤诉是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
  ()被告改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不超越或者放弃职权,不损害公共利益和他人合法权益;
  ()被告已经改变或者决定改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并书面告知人民法院;

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本条规定的“符合下列条件的”,是要符合下列的三项条件(而不是其中的一项),人民法院才应当裁定准许撤诉。而该裁定书准许张胜红撤回起诉显然不符合三项条件。
     第四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视为被告改变其所作的具体行政行为
  ()根据原告的请求依法履行法定职责;
  ()采取相应的补救、补偿等措施;

本案被告没有改变其所作的具体行政行为。
  第五条被告改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原告申请撤诉,有履行内容且履行完毕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准许撤诉;……

被告没有改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履行内容,没有履行任何改变,只有欺骗。

由以上法律规定,证明准许撤回起诉是违法的裁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准予撤诉的裁定确有错误,原告申请再审的,人民法院应当通过审判监督程序撤销原准予撤诉的裁定,重新对案件进行审理。”    

本案经过多次周折进入再审程序,岂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2018)京行申369号没有对张胜红申请再审的事实与理由进行审查和评判。明明张胜红是在政府干部的欺骗下申请撤诉的,却毫无根据的称,“经审查,张胜红的撤诉申请,系其真实意思表示,且符合国家法律规定,亦未侵犯国家,集体和他人合法权益,原审法院准予撤诉并无不当。”裁定:

    驳回张胜红的再审申请。

张胜红申请再审的理由是原审裁定准许撤诉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二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撤诉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第四条、第五条的规定,该裁定书却诡辩的称张胜红的撤诉申请“符合国家法律规定,亦未侵犯国家,集体和他人合法权益”。再审审理的应是原审法院的裁定而不是原审原告的撤诉行为,该裁定的审判人员是真的糊涂还是故意的自欺欺人呢?

杨恒均教授在他的《人,要有五识》的论文中称,“一个普通人并不需要搞清登月火箭的燃料构成与DNA的结构图这样的知识,但他得知道基本的善恶与美丑这些常识。”把上当受骗的事说成是其真实意思表示的人,是不知道基本的善恶与美丑呢?还是故意颠倒是非?

 张胜红是有十三年军龄的转业志愿兵。根据《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关于志愿兵、义务兵退出现役到地方工作后工资待遇问题的通知》(国办发〔198717号)规定,“应当按照不低于现岗位同工种、同工龄大多数工人的标准工资(国家机关、事业单位为基础工资、岗位工资之和)的原则确定。”根据《中国人民解放军志愿兵退出现役安置暂行办法》第五条,“安置在区、县以上集体所有制企业、事业单位的,保留全民所有制职工的身分。”被告对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的改制,将张胜红的事业编制工资待遇改成了低于北京市最低工资,由此,张胜红才提起行政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公开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改制的信息 ,是为了维护自己被侵犯的实体权益。如此政府欺骗他撤诉,法院违法的准许撤诉,申请再审被驳回,就是申请人民检察院监督,不还是要人民法院再审吗?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知名学者邱本在《法学应该是一门最讲理的学问》一文中说:在一个法治社会,法律是一个社会是非、真假、善恶、美丑的最后评判标准,自应是最讲理的事情和地方,如果连法律和法院都不讲理,那么这个社会就是一个是非颠倒、真假不辨、善恶不清、美丑不分的社会,这种社会无正义可言,也无可救药。”

期望该案最终要以法律为评判标准。

(刘治成,2018年10月8日,北京)

平民说说 发表于  2018-10-10 15:00:39 8字 ( 0/145)

政治与法治的关系

如果连法律和法院都不讲理……

2017719日,张胜红向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确认被告平谷区人民政府(2017)第21号《答复告知书》违法,判令其公开原告申请公开的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改制的政府信息。

2017330日,原告向被告递交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请求被告公开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改制的政府信息。2017419日,被告平谷区(2017)第21号《答复告知书》称,“您申请的信息我机关未制作、未保存。”拒绝公开。

北京市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京平金管发(201413号称,“经2014423日区长办公会和59日区委常委会研究决定(区长办公会和区委常委会的决定,不可能不制作文书),金海湖景区采取合作经营方式,由新成立的‘北京山水金海湖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负责金海湖景区的开发、建设和运营。北京市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以下简称服务中心)职能发生变化。”服务中心据此通知并实际对原告等13名职工停岗九个月多,之后又调离原工作岗位,并降低了工资待遇。上述事实证明,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改制是经区政府决定和批准的。原告申请被告公开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改制的政府信息,被告有职责和义务予以公开,被告以该政府信息“未制作、未保存”,“建议您向北京市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咨询”的托词,拒绝公开是违法的。

申请人据此提起行政诉讼,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于二0一七年七月十九日受理。并于2017年九月六日公开审理,但在十月中旬,平谷区人民政府信息公开办公室主任、平谷区人民政府法制办主任、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主任、副主任等多人多次劝原告撤诉,答应解决因改制对原告合法权益的损害,在被告工作人员的欺骗下,原告申请撤诉。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2017)京04行初770号行政裁定书裁定:“准许原告张胜红撤回起诉。”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二条规定,“人民法院对行政案件宣告判决或者裁定前,原告申请撤诉的,或者被告改变其所作的行政行为,原告同意并申请撤诉的,是否准许,由人民法院裁定。”由本条规定可知,原告申请撤诉的,法院也不是随意准许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撤诉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二条规定,“被告改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原告申请撤诉,符合下列条件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准许:
  ()申请撤诉是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
  ()被告改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不超越或者放弃职权,不损害公共利益和他人合法权益;
  ()被告已经改变或者决定改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并书面告知人民法院;

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本条规定的“符合下列条件的”,是要符合下列的三项条件(而不是其中的一项),人民法院才应当裁定准许撤诉。而该裁定书准许张胜红撤回起诉显然不符合三项条件。
     第四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视为被告改变其所作的具体行政行为
  ()根据原告的请求依法履行法定职责;
  ()采取相应的补救、补偿等措施;

本案被告没有改变其所作的具体行政行为。
  第五条被告改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原告申请撤诉,有履行内容且履行完毕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准许撤诉;……

被告没有改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履行内容,没有履行任何改变,只有欺骗。

由以上法律规定,证明准许撤回起诉是违法的裁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准予撤诉的裁定确有错误,原告申请再审的,人民法院应当通过审判监督程序撤销原准予撤诉的裁定,重新对案件进行审理。”    

本案经过多次周折进入再审程序,岂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2018)京行申369号没有对张胜红申请再审的事实与理由进行审查和评判。明明张胜红是在政府干部的欺骗下申请撤诉的,却毫无根据的称,“经审查,张胜红的撤诉申请,系其真实意思表示,且符合国家法律规定,亦未侵犯国家,集体和他人合法权益,原审法院准予撤诉并无不当。”裁定:

    驳回张胜红的再审申请。

张胜红申请再审的理由是原审裁定准许撤诉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二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撤诉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第四条、第五条的规定,该裁定书却诡辩的称张胜红的撤诉申请“符合国家法律规定,亦未侵犯国家,集体和他人合法权益”。再审审理的应是原审法院的裁定而不是原审原告的撤诉行为,该裁定的审判人员是真的糊涂还是故意的自欺欺人呢?

杨恒均教授在他的《人,要有五识》的论文中称,“一个普通人并不需要搞清登月火箭的燃料构成与DNA的结构图这样的知识,但他得知道基本的善恶与美丑这些常识。”把上当受骗的事说成是其真实意思表示的人,是不知道基本的善恶与美丑呢?还是故意颠倒是非?

 张胜红是有十三年军龄的转业志愿兵。根据《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关于志愿兵、义务兵退出现役到地方工作后工资待遇问题的通知》(国办发〔198717号)规定,“应当按照不低于现岗位同工种、同工龄大多数工人的标准工资(国家机关、事业单位为基础工资、岗位工资之和)的原则确定。”根据《中国人民解放军志愿兵退出现役安置暂行办法》第五条,“安置在区、县以上集体所有制企业、事业单位的,保留全民所有制职工的身分。”被告对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的改制,将张胜红的事业编制工资待遇改成了低于北京市最低工资,由此,张胜红才提起行政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公开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改制的信息 ,是为了维护自己被侵犯的实体权益。如此政府欺骗他撤诉,法院违法的准许撤诉,申请再审被驳回,就是申请人民检察院监督,不还是要人民法院再审吗?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知名学者邱本在《法学应该是一门最讲理的学问》一文中说:在一个法治社会,法律是一个社会是非、真假、善恶、美丑的最后评判标准,自应是最讲理的事情和地方,如果连法律和法院都不讲理,那么这个社会就是一个是非颠倒、真假不辨、善恶不清、美丑不分的社会,这种社会无正义可言,也无可救药。”

期望该案最终要以法律为评判标准。

(刘治成,2018年10月8日,北京)

321135 发表于  2018-10-10 09:50:32 36字 ( 0/161)

法院:不讲理、不依法、违纪违法、枉法、不作为滥用公权的个别法官应依法清除

如果连法律和法院都不讲理……

2017719日,张胜红向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确认被告平谷区人民政府(2017)第21号《答复告知书》违法,判令其公开原告申请公开的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改制的政府信息。

2017330日,原告向被告递交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请求被告公开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改制的政府信息。2017419日,被告平谷区(2017)第21号《答复告知书》称,“您申请的信息我机关未制作、未保存。”拒绝公开。

北京市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京平金管发(201413号称,“经2014423日区长办公会和59日区委常委会研究决定(区长办公会和区委常委会的决定,不可能不制作文书),金海湖景区采取合作经营方式,由新成立的‘北京山水金海湖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负责金海湖景区的开发、建设和运营。北京市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以下简称服务中心)职能发生变化。”服务中心据此通知并实际对原告等13名职工停岗九个月多,之后又调离原工作岗位,并降低了工资待遇。上述事实证明,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改制是经区政府决定和批准的。原告申请被告公开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改制的政府信息,被告有职责和义务予以公开,被告以该政府信息“未制作、未保存”,“建议您向北京市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咨询”的托词,拒绝公开是违法的。

申请人据此提起行政诉讼,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于二0一七年七月十九日受理。并于2017年九月六日公开审理,但在十月中旬,平谷区人民政府信息公开办公室主任、平谷区人民政府法制办主任、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主任、副主任等多人多次劝原告撤诉,答应解决因改制对原告合法权益的损害,在被告工作人员的欺骗下,原告申请撤诉。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2017)京04行初770号行政裁定书裁定:“准许原告张胜红撤回起诉。”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二条规定,“人民法院对行政案件宣告判决或者裁定前,原告申请撤诉的,或者被告改变其所作的行政行为,原告同意并申请撤诉的,是否准许,由人民法院裁定。”由本条规定可知,原告申请撤诉的,法院也不是随意准许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撤诉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二条规定,“被告改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原告申请撤诉,符合下列条件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准许:
  ()申请撤诉是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
  ()被告改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不超越或者放弃职权,不损害公共利益和他人合法权益;
  ()被告已经改变或者决定改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并书面告知人民法院;

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本条规定的“符合下列条件的”,是要符合下列的三项条件(而不是其中的一项),人民法院才应当裁定准许撤诉。而该裁定书准许张胜红撤回起诉显然不符合三项条件。
     第四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视为被告改变其所作的具体行政行为
  ()根据原告的请求依法履行法定职责;
  ()采取相应的补救、补偿等措施;

本案被告没有改变其所作的具体行政行为。
  第五条被告改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原告申请撤诉,有履行内容且履行完毕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准许撤诉;……

被告没有改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履行内容,没有履行任何改变,只有欺骗。

由以上法律规定,证明准许撤回起诉是违法的裁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准予撤诉的裁定确有错误,原告申请再审的,人民法院应当通过审判监督程序撤销原准予撤诉的裁定,重新对案件进行审理。”    

本案经过多次周折进入再审程序,岂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2018)京行申369号没有对张胜红申请再审的事实与理由进行审查和评判。明明张胜红是在政府干部的欺骗下申请撤诉的,却毫无根据的称,“经审查,张胜红的撤诉申请,系其真实意思表示,且符合国家法律规定,亦未侵犯国家,集体和他人合法权益,原审法院准予撤诉并无不当。”裁定:

    驳回张胜红的再审申请。

张胜红申请再审的理由是原审裁定准许撤诉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二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撤诉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第四条、第五条的规定,该裁定书却诡辩的称张胜红的撤诉申请“符合国家法律规定,亦未侵犯国家,集体和他人合法权益”。再审审理的应是原审法院的裁定而不是原审原告的撤诉行为,该裁定的审判人员是真的糊涂还是故意的自欺欺人呢?

杨恒均教授在他的《人,要有五识》的论文中称,“一个普通人并不需要搞清登月火箭的燃料构成与DNA的结构图这样的知识,但他得知道基本的善恶与美丑这些常识。”把上当受骗的事说成是其真实意思表示的人,是不知道基本的善恶与美丑呢?还是故意颠倒是非?

 张胜红是有十三年军龄的转业志愿兵。根据《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关于志愿兵、义务兵退出现役到地方工作后工资待遇问题的通知》(国办发〔198717号)规定,“应当按照不低于现岗位同工种、同工龄大多数工人的标准工资(国家机关、事业单位为基础工资、岗位工资之和)的原则确定。”根据《中国人民解放军志愿兵退出现役安置暂行办法》第五条,“安置在区、县以上集体所有制企业、事业单位的,保留全民所有制职工的身分。”被告对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的改制,将张胜红的事业编制工资待遇改成了低于北京市最低工资,由此,张胜红才提起行政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公开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改制的信息 ,是为了维护自己被侵犯的实体权益。如此政府欺骗他撤诉,法院违法的准许撤诉,申请再审被驳回,就是申请人民检察院监督,不还是要人民法院再审吗?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知名学者邱本在《法学应该是一门最讲理的学问》一文中说:在一个法治社会,法律是一个社会是非、真假、善恶、美丑的最后评判标准,自应是最讲理的事情和地方,如果连法律和法院都不讲理,那么这个社会就是一个是非颠倒、真假不辨、善恶不清、美丑不分的社会,这种社会无正义可言,也无可救药。”

期望该案最终要以法律为评判标准。

(刘治成,2018年10月8日,北京)

slxwsyzl 发表于  2018-10-10 09:37:40 52字 ( 0/97)

兰州新区大面积违法毁林29.8亩,西岔镇官员放出话来,让我随便去告,不论告到那里,杨书记一个电话就搞定了

如果连法律和法院都不讲理……

2017719日,张胜红向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确认被告平谷区人民政府(2017)第21号《答复告知书》违法,判令其公开原告申请公开的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改制的政府信息。

2017330日,原告向被告递交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请求被告公开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改制的政府信息。2017419日,被告平谷区(2017)第21号《答复告知书》称,“您申请的信息我机关未制作、未保存。”拒绝公开。

北京市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京平金管发(201413号称,“经2014423日区长办公会和59日区委常委会研究决定(区长办公会和区委常委会的决定,不可能不制作文书),金海湖景区采取合作经营方式,由新成立的‘北京山水金海湖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负责金海湖景区的开发、建设和运营。北京市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以下简称服务中心)职能发生变化。”服务中心据此通知并实际对原告等13名职工停岗九个月多,之后又调离原工作岗位,并降低了工资待遇。上述事实证明,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改制是经区政府决定和批准的。原告申请被告公开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改制的政府信息,被告有职责和义务予以公开,被告以该政府信息“未制作、未保存”,“建议您向北京市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咨询”的托词,拒绝公开是违法的。

申请人据此提起行政诉讼,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于二0一七年七月十九日受理。并于2017年九月六日公开审理,但在十月中旬,平谷区人民政府信息公开办公室主任、平谷区人民政府法制办主任、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主任、副主任等多人多次劝原告撤诉,答应解决因改制对原告合法权益的损害,在被告工作人员的欺骗下,原告申请撤诉。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2017)京04行初770号行政裁定书裁定:“准许原告张胜红撤回起诉。”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二条规定,“人民法院对行政案件宣告判决或者裁定前,原告申请撤诉的,或者被告改变其所作的行政行为,原告同意并申请撤诉的,是否准许,由人民法院裁定。”由本条规定可知,原告申请撤诉的,法院也不是随意准许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撤诉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二条规定,“被告改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原告申请撤诉,符合下列条件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准许:
  ()申请撤诉是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
  ()被告改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不超越或者放弃职权,不损害公共利益和他人合法权益;
  ()被告已经改变或者决定改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并书面告知人民法院;

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本条规定的“符合下列条件的”,是要符合下列的三项条件(而不是其中的一项),人民法院才应当裁定准许撤诉。而该裁定书准许张胜红撤回起诉显然不符合三项条件。
     第四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视为被告改变其所作的具体行政行为
  ()根据原告的请求依法履行法定职责;
  ()采取相应的补救、补偿等措施;

本案被告没有改变其所作的具体行政行为。
  第五条被告改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原告申请撤诉,有履行内容且履行完毕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准许撤诉;……

被告没有改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履行内容,没有履行任何改变,只有欺骗。

由以上法律规定,证明准许撤回起诉是违法的裁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准予撤诉的裁定确有错误,原告申请再审的,人民法院应当通过审判监督程序撤销原准予撤诉的裁定,重新对案件进行审理。”    

本案经过多次周折进入再审程序,岂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2018)京行申369号没有对张胜红申请再审的事实与理由进行审查和评判。明明张胜红是在政府干部的欺骗下申请撤诉的,却毫无根据的称,“经审查,张胜红的撤诉申请,系其真实意思表示,且符合国家法律规定,亦未侵犯国家,集体和他人合法权益,原审法院准予撤诉并无不当。”裁定:

    驳回张胜红的再审申请。

张胜红申请再审的理由是原审裁定准许撤诉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二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撤诉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第四条、第五条的规定,该裁定书却诡辩的称张胜红的撤诉申请“符合国家法律规定,亦未侵犯国家,集体和他人合法权益”。再审审理的应是原审法院的裁定而不是原审原告的撤诉行为,该裁定的审判人员是真的糊涂还是故意的自欺欺人呢?

杨恒均教授在他的《人,要有五识》的论文中称,“一个普通人并不需要搞清登月火箭的燃料构成与DNA的结构图这样的知识,但他得知道基本的善恶与美丑这些常识。”把上当受骗的事说成是其真实意思表示的人,是不知道基本的善恶与美丑呢?还是故意颠倒是非?

 张胜红是有十三年军龄的转业志愿兵。根据《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关于志愿兵、义务兵退出现役到地方工作后工资待遇问题的通知》(国办发〔198717号)规定,“应当按照不低于现岗位同工种、同工龄大多数工人的标准工资(国家机关、事业单位为基础工资、岗位工资之和)的原则确定。”根据《中国人民解放军志愿兵退出现役安置暂行办法》第五条,“安置在区、县以上集体所有制企业、事业单位的,保留全民所有制职工的身分。”被告对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的改制,将张胜红的事业编制工资待遇改成了低于北京市最低工资,由此,张胜红才提起行政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公开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改制的信息 ,是为了维护自己被侵犯的实体权益。如此政府欺骗他撤诉,法院违法的准许撤诉,申请再审被驳回,就是申请人民检察院监督,不还是要人民法院再审吗?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知名学者邱本在《法学应该是一门最讲理的学问》一文中说:在一个法治社会,法律是一个社会是非、真假、善恶、美丑的最后评判标准,自应是最讲理的事情和地方,如果连法律和法院都不讲理,那么这个社会就是一个是非颠倒、真假不辨、善恶不清、美丑不分的社会,这种社会无正义可言,也无可救药。”

期望该案最终要以法律为评判标准。

(刘治成,2018年10月8日,北京)

slxwsyzl 发表于  2018-10-10 09:13:03 126字 ( 0/121)

2017年8月7日我费尽30年心血种植的29.8亩林地林木。被兰州新区违法毁林侵占,我多次向甘肃省林业厅举报投诉一年多,甘肃省森林公安局以林业刑事案件立案,但是

如果连法律和法院都不讲理……

2017719日,张胜红向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确认被告平谷区人民政府(2017)第21号《答复告知书》违法,判令其公开原告申请公开的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改制的政府信息。

2017330日,原告向被告递交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请求被告公开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改制的政府信息。2017419日,被告平谷区(2017)第21号《答复告知书》称,“您申请的信息我机关未制作、未保存。”拒绝公开。

北京市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京平金管发(201413号称,“经2014423日区长办公会和59日区委常委会研究决定(区长办公会和区委常委会的决定,不可能不制作文书),金海湖景区采取合作经营方式,由新成立的‘北京山水金海湖旅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负责金海湖景区的开发、建设和运营。北京市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以下简称服务中心)职能发生变化。”服务中心据此通知并实际对原告等13名职工停岗九个月多,之后又调离原工作岗位,并降低了工资待遇。上述事实证明,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改制是经区政府决定和批准的。原告申请被告公开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改制的政府信息,被告有职责和义务予以公开,被告以该政府信息“未制作、未保存”,“建议您向北京市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咨询”的托词,拒绝公开是违法的。

申请人据此提起行政诉讼,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于二0一七年七月十九日受理。并于2017年九月六日公开审理,但在十月中旬,平谷区人民政府信息公开办公室主任、平谷区人民政府法制办主任、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主任、副主任等多人多次劝原告撤诉,答应解决因改制对原告合法权益的损害,在被告工作人员的欺骗下,原告申请撤诉。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2017)京04行初770号行政裁定书裁定:“准许原告张胜红撤回起诉。”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二条规定,“人民法院对行政案件宣告判决或者裁定前,原告申请撤诉的,或者被告改变其所作的行政行为,原告同意并申请撤诉的,是否准许,由人民法院裁定。”由本条规定可知,原告申请撤诉的,法院也不是随意准许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撤诉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二条规定,“被告改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原告申请撤诉,符合下列条件的,人民法院应当裁定准许:
  ()申请撤诉是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
  ()被告改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不超越或者放弃职权,不损害公共利益和他人合法权益;
  ()被告已经改变或者决定改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并书面告知人民法院;

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本条规定的“符合下列条件的”,是要符合下列的三项条件(而不是其中的一项),人民法院才应当裁定准许撤诉。而该裁定书准许张胜红撤回起诉显然不符合三项条件。
     第四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视为被告改变其所作的具体行政行为
  ()根据原告的请求依法履行法定职责;
  ()采取相应的补救、补偿等措施;

本案被告没有改变其所作的具体行政行为。
  第五条被告改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原告申请撤诉,有履行内容且履行完毕的,人民法院可以裁定准许撤诉;……

被告没有改变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履行内容,没有履行任何改变,只有欺骗。

由以上法律规定,证明准许撤回起诉是违法的裁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准予撤诉的裁定确有错误,原告申请再审的,人民法院应当通过审判监督程序撤销原准予撤诉的裁定,重新对案件进行审理。”    

本案经过多次周折进入再审程序,岂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2018)京行申369号没有对张胜红申请再审的事实与理由进行审查和评判。明明张胜红是在政府干部的欺骗下申请撤诉的,却毫无根据的称,“经审查,张胜红的撤诉申请,系其真实意思表示,且符合国家法律规定,亦未侵犯国家,集体和他人合法权益,原审法院准予撤诉并无不当。”裁定:

    驳回张胜红的再审申请。

张胜红申请再审的理由是原审裁定准许撤诉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二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撤诉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第四条、第五条的规定,该裁定书却诡辩的称张胜红的撤诉申请“符合国家法律规定,亦未侵犯国家,集体和他人合法权益”。再审审理的应是原审法院的裁定而不是原审原告的撤诉行为,该裁定的审判人员是真的糊涂还是故意的自欺欺人呢?

杨恒均教授在他的《人,要有五识》的论文中称,“一个普通人并不需要搞清登月火箭的燃料构成与DNA的结构图这样的知识,但他得知道基本的善恶与美丑这些常识。”把上当受骗的事说成是其真实意思表示的人,是不知道基本的善恶与美丑呢?还是故意颠倒是非?

 张胜红是有十三年军龄的转业志愿兵。根据《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关于志愿兵、义务兵退出现役到地方工作后工资待遇问题的通知》(国办发〔198717号)规定,“应当按照不低于现岗位同工种、同工龄大多数工人的标准工资(国家机关、事业单位为基础工资、岗位工资之和)的原则确定。”根据《中国人民解放军志愿兵退出现役安置暂行办法》第五条,“安置在区、县以上集体所有制企业、事业单位的,保留全民所有制职工的身分。”被告对平谷区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的改制,将张胜红的事业编制工资待遇改成了低于北京市最低工资,由此,张胜红才提起行政诉讼,请求判令被告公开金海湖风景名胜区旅游开发服务中心改制的信息 ,是为了维护自己被侵犯的实体权益。如此政府欺骗他撤诉,法院违法的准许撤诉,申请再审被驳回,就是申请人民检察院监督,不还是要人民法院再审吗?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知名学者邱本在《法学应该是一门最讲理的学问》一文中说:在一个法治社会,法律是一个社会是非、真假、善恶、美丑的最后评判标准,自应是最讲理的事情和地方,如果连法律和法院都不讲理,那么这个社会就是一个是非颠倒、真假不辨、善恶不清、美丑不分的社会,这种社会无正义可言,也无可救药。”

期望该案最终要以法律为评判标准。

(刘治成,2018年10月8日,北京)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