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2018依法博弈 发表于  2018-09-11 10:18:39 63726字 ( 0/1089)

求救:南昌:董家窑派出所夜班刘作明等人中断接处警(原创首发)

     求救:南昌:董家窑派出所夜班刘作明等人中断接处警

南昌市东湖区监察委员会派驻南昌市公安局东湖分局监察室:

一、报警

2018年9月10日22时50分左右,我在家里听到室外有施工机械(挖掘机)的轰鸣声,我判断要出幺蛾子,因为从来没有出现过深夜突然施工的情况,可能又要强拆了!

我赶紧、尽快吃完晚饭(大概用去二十分钟左右),来到外面查看,果然,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长巷村二组原胡名权家已经被拆除的房屋的旧址的废墟上,有挖掘机正在轰鸣,围栏已经撤开6、7米,沿途有人在放哨,见我走过去,挖掘机停止了轰鸣,人群散去,这种情况提示我:相关人员正在收工,所有的行动和策应仅仅是为了引起我的警觉并做出响应。

我害怕在这么深夜里遭到袭击和围攻,赶紧折了回来,有一辆小车跟来、调头、走了,我的脑袋里急速地思考:我该怎么办?

24时02分,我拨通了110报警,接警的是女音,我说:

我报警,请您记录一下:我叫黄剑平,草头黄,十年磨一剑的剑,平安的平,我是南昌市东湖区青山南路下沙沟路8号省一建公司宿舍楼的住户,现有挖掘机在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长巷村二组原胡名权家已经被拆除的房屋的旧址的废墟上摸黑施工,三年多以来,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集征办在未取得建设工程可研报告、立项报告、土地预审报告、工程和土地规划、年度资金使用报告、拆迁计划和拆迁方案、房屋拆迁许可证、施工报告等批文的情况下,擅自实施土地征收和房屋征收。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集征办在未取得南昌市土地储备中心、南昌市旧城改造指挥部、南昌市东湖区人民政府的委托或命令的情况下,虚构并对外宣传已取得以上三单位的委托,擅自实施土地征收和房屋征收。针对本事件,我追踪写作并发表了三十篇文章,有一千多家次媒体和网站发表了这三十篇文章,人民日报是中共中央的机关报,人民网是其官网,人民网强国社区百姓监督栏目发表了其中的九篇文章三年多以来,他们强拆了多个自然村的农房,最嚣张的是:他们强拆农房的同时,顺带强拆邻居单位的围墙、车棚等建筑物,也就是顺带强拆我们省一建公司的建筑物,破坏我家后窗,将几十车拆迁杂碎物倒进围墙内,完全掩埋了我家的后窗,以上行为,我已经查实是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集征办自备挖掘机所为,但贤士湖管理处集征办居然虚构事实,诬陷是所谓的拆迁公司江西省创顺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擅自行动,综上,我实名指控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集征办寻衅滋事和诽谤,其寻衅滋事和诽谤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26条第4项42条第2项的规定特此报警、报案,请求公安机关对组织者、参与者实施治安管理处罚。

备注:在没有严格履行征收程序和手续的情况下,在没有批文、没有委托、没有命令、欺诈多多、单价奇低、有意遗漏宅基地补偿、无专项并充足的资金、连《房屋拆迁许可证》都没取得的情况下,就算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及其长巷村与村民们签订了一份无效协议书,其拆迁行为仍然应该认定为强拆行为

很快就有自称董家窑派出所的民警以座机打来电话,我说:“请你们务必两人出警,并带好出警记录仪。”他说:“这个不需要你说。”

大概24时10分左右,又有人以其手机打来电话(应该是董家窑派出所民警王维民,但奇怪的是几个小时后,我写作本文时,我的智能手机上这两个来电信息居然被人暗中消除了。)我走到走廊出口处,正要接听,我听到操场上有人喊我的姓名,我赶紧奔过去,有一辆警车闪着警灯停在操场中央,有一个身穿民警制服和一个身穿协警制服的人站在警车旁,我问身穿民警制服并喊我姓名的人:“您认识我?”他说:“你报警时已经通报了姓名。”经再三询问,他说他叫王维明(正是我的片区民警),他问我为什么要记录他的警号,我说:“你出的警并应负责。”王维明说:“你的正当、合法信访我们不会干涉。(我即将报案及报案信的内容他应该知道了,因为早就公开发表了《强拆追踪之三十二: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报案的最新稿!》。)”

应他的要求,我当即出示身份证原件给他,他在昏暗的光线下抄写了我的身份信息,我拿出一张我的最新电费缴费收据的复印件(上面加盖有“国网江西省电力有限公司南昌市分公司发票专用章”),指给他看,并声音洪亮地说:“上面有我的姓名、客户号,我的地址为:‘江西省南昌市东湖区青山南路下沙沟路8号1栋1楼107号113号。’”他接过去,又看了看,还给了我。

我又简述了一遍案情,我带领他们去挖掘机停放的现场,应我的请求,协警跟随我用其肩上的出警记录仪对挖掘机及其周围进行了拍摄,我说:“那是挖掉的围墙的缺口,那里有被挖掉的两间现浇水泥房,那里有被埋掉的车棚,那里有几十车拆迁碎块堆进了围墙内,堆得有两层楼高,完全掩埋了我家的后窗。”协警说:“拍了,都拍了。”

正当我应王维明的要求坐进警车准备去派出所时,有三个人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其中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高个男人于2018年3月16日应该在围栏内(拆迁现场、当时拆迁和压碎工作于前一日已经完成,挖掘机还在现场没撤走,他们好像在维修挖掘机,当时围栏内也是有三个男人,年龄都不大。三比一,我担心吵起来进而打起来,我要吃亏,所以没有理会他们。

    高个男人说:“我们是应邀来施工的。”我请他们一同去派出所协助调查,王维明和高个男人都没理会、回应我的话。我请王维明派人看住挖掘机,别让它跑了,王维明未做任何回应。

之后,我、王维明、协警乘车来到董家窑派出所,我问所里现在的值班领导是谁?王维明说:“刘作明。”我奔到公示栏前,果然看到了刘作明的相片、姓名、警号(011894)、职务(副所长)、电话(13517084478)。王维明说:“你总是不相信人,我能骗你吗?”来到值班窗口,我说:“我请求值班领导过来接待。”王维明说:“我不能请,你可以请,公示栏那里有电话,你去给他打电话。”于是,我来到公示栏,看住刘作明的手机号码拨了过去,他马上来到了值班窗口,听取我的案情简介后,接过《强拆追踪之三十二: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报案的最新稿!》,走进值班窗口对面的寝室阅读。

备注:《强拆追踪之三十二: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报案的最新稿!》实际就是报案信,打印,15页,装订的附件(书证)有:

 

附件1《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办理黄剑平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3页,复印件。

附件2落款时间为2018年03月26日、落款公章为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处的《受理告知书》,1页,复印件。

附件3所谓“拆迁公司”江西省创顺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副本)》的复印件,上面载明其法定代表人为王登贵,1页,复印件。

附件4所谓“拆迁公司”江西省创顺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税务登记证(副本)》的复印件,上面载明其法定代表人为王登贵,1页,复印件。

附件5所谓“拆迁公司”江西省创顺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的《组织机构代码证(副本)》的复印件,上面载明其法定代表人为王登贵,1页,复印件。

附件6用手机拍摄的、存于手机中的、现场的一些照片,报案时可逐一出示给公安人员看。(备注:提交报案材料时本项纸质照片实际未提供。)

大概十几分钟后,那个出警的协警(年龄比较大、应该有五十多岁)从对面的寝室里走出来,说:“他上楼去了,你的报案信他需要认真研读。”我听后很发慌,因为我一直盯着寝室门口,除非该寝室另有出口,他作为值班领导溜出去而不打招呼,恰恰说明他想推诿。我赶紧绕到走廊上,发现王维明正站在走廊上,我问:“刘作明副所长还在寝室内阅读我的报案信吗?”王维明说:“他到他的办公室去了,三楼,你去找他。”我问:“在哪间办公室?”王维明说:“在最里面那间办公室。”我说:“他说了让我去找他吗?”王维明说:“没有,是我说请你去找他。”

我来到三楼,见有一间办公室里亮着灯,便敲门并喊:“刘作明副所长。”隔壁一间办公室的门开了,刘作明副所长说:“你去找王维明,你不是正在填写报案笔录吗?”我说:“不是,我是在记录。”刘作明副所长说:“你去找他,我已经交待他了。”我说:“报案信在谁手上我就找谁。(备注:报案信我只打印了一份,没有报案信,我担心自己表述不清、不全。)”刘作明副所长说:“报案信我已经给他了。”我说:“真的吗?”刘作明副所长深深地点了点头。

于是,我又下到值班室,对依旧站在走廊上的王维明说:“刘作明副所长说已经交待你了,并且将报案信给了你。”王维明说:“报案信没给我。”王维明走进值班室,我赶紧绕到值班室窗口,王维明在值班室窗口的柜台上拿起一本《报案笔录》,放到我面前,意思是请我自己填写,在他转身欲走时,我冲着他的背影问:“报案信,他真的没给你吗?”王维明幅度很大地摇了摇头。

(备注:在我已经提交报案信的情况下,王维明应该制作《询问笔录》,而不是由我填写《报案笔录》,故此,他不开口,而是利用肢体语言。)

在我填写《报案笔录》的过程中,有一个身材修长、身高约1.69米、年龄约三十岁、穿一袭紧身的黑内衣的男人至少三次问我:“填完了吗?”我说:“哪有那么快。”第一次,他分明已经走到了我面前,手中拿着的应该就是我的报案信。他还问过:是以寻衅滋事为由报案吗?我说:“是,以寻衅滋事和诽谤为由报案。(报治安案,比较容易立案,报刑事案,理由和证据再充分也很难立案,而且,报刑事案不易监督,办案时间长,刑案部分由区监察委一并、附带去侦办,所以,我宁愿报治安案。)”

1时10分左右,我还在填写《报案笔录》,我瞥见王维明腋下夹了一床小被子从寝室里出来,正在往外走,我慌忙喊:“王维明,你的事还没完嘞,你就开溜啊?”王维明侧转身,朝我身后扬了扬下巴,我回头一看,有一人悄无声息地站在我左手侧,此人身穿便服,大腹便便,柿子脸,脸很大,脸皮灰黑。另有其人以变魔术般的速度将报案信摆在我面前,这人年龄在25岁左右,皮肤黝黑,头小脸大,好像戴了一副眼镜,他说:“此案现在由他办理,他姓熊。”我说:“是能字加四点水的熊吗?”他说:“是。”我说:“名字是什么?”他说:“你问他自己。”我侧过头去问:“您尊姓大名?”

他说:“熊继红。”我问:“哪个继?”他高声呵斥我:“哪个继没有必要告诉你!你报什么案?”我说:“你自己看报案信。”“熊继红”说:“不用看,你自己说。”我只好作案情简介,他又一再高声打断我,兼顾站我对面的“头小脸大”也插话帮腔,受此情绪感染,我的声音也大了起来,我说:“别那么大声音好不好?”“熊继红”说:“这不是案件,我们不受理。”我来不及说话,“熊继红”已经消失了,我冲着门外喊:“‘熊继红’,你拿工作证给我看一下!”没有任何人回应。

我看着填了一半的报案笔录,脑袋里迅速做出判断:再填下去已经毫无意义!我收拾东西,包括报案信。我来到公示栏前,居然找到了熊继红的姓名、照片等,有点像,其警号为011929,职务为警长,电话为13707093900。

王维明的相片与其本人相符,其警号为012745,职务为警长,电话为13755627105。

“头小脸大”这时来到了院门口,我指着熊继红的照片问:“熊继红,是他吗?”

“头小脸大”说:“我只负责锁院门。”此时,我完全明白了:处警人员短期内换了三人,绝对不正常,而且,王维明始终没说话,熊继红应该是被告(违法嫌疑人)的内线和说情人,熊继红还有可能是假冒的。此时是01时25分,我拨通了熊继红的手机,始终无人接听。01时27分,我拨通了王维明的手机,始终无人接听。

01时33分,有人利用遥控的方法,以我的手机拨打南昌县公安局副局长万水华的手机,我赶紧把它按掉了。然后,我拨打刘作明副所长的手机13517084478,里面传来“你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我只好爬上三楼,可是,走廊门已经关闭,进不去,只好下楼,站在楼下喊:“刘作明副所长,今天你当班,你不履职是要负责任的!”我接连喊了7、8回,“头小脸大”说:“你这么喊影响周围居民的休息!”我说:“我不喊了,你打开院门锁,我要出去了。”“头小脸大”说:“门没锁,你可以出去了。”我说:“你是丁魁吗?”“头小脸大”说:“我不是丁魁。”我说:“您尊姓大名?”“头小脸大”说:“你为什么要询问我的姓名?”我说:“这些事你在场,到时候可作证。”“头小脸大”说:“你胡说八道,我是后来才到场的。”

01时28分和01时41分,有人利用遥控的方法,以我的手机两次拨打4006695599,分别通话1分17秒和1分25秒。(09时23分,我查看不当,又拨了过去,赶紧按掉了,上面写“未接通”。)

09时30分,本文正文的初稿写作完毕。10时15分,本文检查完毕。

跪请全世界华人、华裔一起来见证以上公职人员的德行!

此致

敬礼!

                      黄剑平、

     13687919248、18879166394、hao13027241181@163.com

2018年9月11日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