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发嘎哈嘎uuop 发表于  2018-09-08 13:13:00 33387字 ( 0/1928)

阳光无法到达的地方——云南省镇康县(原创首发)

时光进入2018年,十八大胜利召开快六年了,全国上下形成了反腐倡廉的压倒性态势,但是在边疆小县云南省临沧市镇康县,依然阴云密布,一把巨大的“黑伞”挡住了阳光。

当地最大的涉黑涉恶团伙——以李文刚为首的安然集团,在政府某些领导的庇护下,纠集暴徒持械非法强占他人土地、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用虚假房产证和无法实现的经营权诈骗他人数千万元,直接导致数百个家庭流离失所。他们还勾结国家机关工作人员骗取政府补贴和在农村信用社当领导的亲戚串通诈骗贷款。然而就这么一个无恶不作,大奸大恶之徒却处处政府领导和部门的照顾。

临沧市常务副市长杨文章不但多次为其站台,更是协助他成功诈骗外来投资者925万元;产权登记中心的范绍卫(已经被抓,希望纪检的领导好好深挖一下,能一下完成全年指标)为其大开方便之门,办理虚假产权登记证书进行诈骗;公安局经侦大队长,亲自上阵,为其担保借款,并对控告者进行打压,致使多次报案无人受理,至今未立案侦查。边防派出所最离谱,完全与李文刚团伙沆瀣一气,对他们的违法行为视而不见群众反映强烈了就轻描淡写的处理一下,于是故意损害财物的批评教育、持刀寻衅滋事的罚款200元处理。面对要债者却穷凶极恶,完全没有人民警察该有的形象。歪曲事实,指鹿为马将有视频证明殴打他人的匪徒定义为围观群众……。

这些蛀虫在利益的驱使下形成了一张看不见的网,为李文刚的违法犯罪行为保驾护航。正因为这些保护伞我们受害者的屡次投诉和报案才石沉大海、正因为这些保护伞我们受害者到各部门调取资料时才处处受阻、正因为是这些保护伞我们受害者在不得已情况下信访维权却被黑恶势力围殴!李文刚违法犯罪集团的罪行“伐苍山之木,书罪不穷,决洱海之波,流恶难尽”在此仅仅公布一小部分线索供正义的网友评价和侦查机关调查,更欢迎镇康本地的受害群众与我们联系,我们一起替天行道!

一、非法集资。

李文刚等人2011年就注册了镇康县安然小额贷款公司,开始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镇康县许多公务员和领导干部都投资卷入安然公司,最终形成共进退的利益团体。安然集团资金链破裂后,许多投资者找公司讨要欠款都被暴力威胁压制住了,到公安机关报案也被“黑手”掩盖。因为受害的都是当地人居多,考虑到居家老小都在当地生活,迫于李文刚等人的淫威和政府的打压,此事没有大面积暴露。但请调查组深入调查,控制犯罪团伙后,张榜收集线索,相信结果必令人震惊。



二、诈骗瑞丽民森公司三千万。

李文刚等人安然小额贷款公司非法集资,一部分用于举新债还旧债支付投资者利息,一部分钱都投入了其开发的地产和酒店项目中。当地小县城城,人少钱寡,非法集资的项目很快就把当地的闲钱卷走。于是乎,他们就把眼光瞄向了周边县市,孟定、凤庆等等。当结识了瑞丽民森投资公司后,他们利用瑞丽民森投资公司“人傻、钱多”的特性,逐步用车辆、虚假房产、无法实现经营权的安然大酒店(镇康恒安酒店有限公司)等抵押物,从瑞丽民森公司诈骗走本金和利息超过三千万元人民币。

瑞丽民森公司无奈起诉到法院,在审理阶段,李文刚等人上下活动、安排,又诱骗瑞丽民森与其达成调解协议,用安然大酒店(镇康恒安酒店有限公司)副楼的房产置换债务。然而,安然大酒店(镇康恒安酒店有限公司)的副楼包括所在地块,当时早就已经抵押给中国工商银行临沧支行了。但是,由于李文刚等人与国土部门领导勾结(此人姓范因职务犯罪已经被镇康检察院逮捕),瑞丽民森公司的人员多次到国土部门查询房产信息时,都反馈:“酒店副楼,还没办证,也没有被抵押。”最终,瑞丽民森投资公司被设下层层圈套,近三千万现金换来了N套无法实现所有权、被银行质押的房产。

此事,看似是普通的借款纠纷,实则是李文刚等人,以非法占用为目的(其当时官司缠身根本无力也无心赔偿款项)勾结政府某些腐败分子,利用多本虚假房产证卖给瑞丽民森投资公司,进行诈骗,共计金额两千余万元。事情败露后,又隐瞒事实真相,采取虚假诉讼方式,将被质押的房产以物抵债给瑞丽民森投资公司,致使民森公司两本带利损失超过三千万元。然而这么骇人听闻的特大诈骗案,却在镇康公安局无法立案。由此可见,黑恶势力的猖獗和保护伞的厉害!(部分证据如下截图:)



(由于篇幅有限,其他关于欠款的截图不一一展示了)

 

 

 

三、诈骗深圳投资者一千万。

李文刚犯罪团伙欲壑难填,诈骗完瑞丽民森投资公司后,他们又将目光投到了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但他们深知沿海的商人不像边疆的人傻好骗,于是他们精心策划,不惜请出临沧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杨文章同志协助进行诈骗。罗蓉、邹坚等人心怀一颗赤子之心,一心想投资祖国边疆,为一带一路建设做贡献。看到当地的主要领导都亲自背书,投资充满了前景,不料这却是万劫不复的开始。20172月份,镇康县就在有关市领导的授意下,云南安然实业集团子公司——镇康边贸有限责任公司名下最具投资价值的项目:南伞边民互市园区,悄悄转移到了安然实业集团另一家子公司——南伞边民互市服务有限公司。而我们的市领导在20177月,接见深圳投资者时还大力的推荐这样一家骗子公司和已经被转移的项目。于是,在精彩的双簧表演下,深圳投资者陆续转账900余万元,最终却买到了一个空壳公司。敬爱到文章常务副市长,您是分管招商引资的,又是镇康的县委书记提拔起来的,可千万别说您不知道项目被转走啊?现场的招商局陈副局长应该也是人证。这样,李文刚犯罪团伙,再次采用虚构事实和隐瞒真相的卑劣手段诈骗得手。



四、暴力强占经营场所。

201796日,深圳投资者在资金过户并且完成公司工商登记后,安然集团完全不交接公司业务。并且隐瞒了镇康边贸有限责任公司名下的土地和商铺地产。在政府内部好心人悄悄点拨下,深圳投资者不断要求和投诉,才在县政府拿到,镇康县国土部门镇国土规字【201333号文件,该文件显示:云南安然集团镇康边贸有限责任公司以挂牌报价方式取得南伞口岸边民互市贸易区建设项目用地。但是当到了项目用地现场,却发现,已经有云南安然实业集团的人,正在大兴土木。而此地块,有省发改委的批复和镇康县政府的文件都显示属于深圳投资全资持有云南安然集团镇康边贸有限责任公司所有。但李文刚犯罪团伙,就是这么明目张胆的强占了深圳投资者的土地。

而在国土部门查询到的,镇康县南伞口岸镇(国用)20130047号土地使用权证,土地使用权面积为7813.73平方米,同时根据针对镇康县南伞口岸镇(国用)20130047号土地使用权价值评估的土地估价报告内指出的评估宗地位置示意图所示,该示意图与现已开发的9.3亩南伞边民互市试用点一致。

然而,在暗无天日的镇康县,受害人去现场理论,却被安然集团纠集的黑社会人员强行驱赶。无奈报警,边防派出所来了问了两句就下定论:这是经济纠纷,他们不管“。到政府反映情况,政府答复是股东纠纷也不管。证据明摆着,可是政府工作人员和派出所的居然还是睁眼说瞎话,对李文刚等人包庇,掩饰。



五、持械寻衅滋事追砍维权者。

深圳投资者,为了尽量减少损失,不得已被迫到自己公司到地块上表达诉求,希望能引起政府有关部门到重视。不料,李文刚指示手下“三彪”手持砍刀(见视频)                                                                                                                                                                                                                                      带领社会闲杂人员,在现场追砍维权到深圳投资者。幸亏旁边有理智者劝阻和报警后警方到场,才避免了一场血案。然而,警方一开始只是简单的跟现场的人说不要打架,就准备离去。报警人一再要求对持械行凶的嫌疑人依法严惩,并打电话到临沧市公安局进行投诉之后,边防派出所的人才极不情愿的把嫌疑人带回调查。

最终,李文刚等人再次利用在镇康的影响力,居然让边防派出所,知法犯法对持械行凶的犯罪嫌疑人,无底线的降格处理,仅仅罚款了200元。嫌疑人在公共场所,聚众持刀追砍他人性质恶劣,本来已经违反了《刑法》293条之规定涉嫌寻衅滋事犯罪,理应追究刑事责任。而当地派出所居然胆敢徇私枉法,硬生生的变刑事案件为治安案件。最后哪怕定为治安案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也应该处以5日至10日,治安拘留。最最后,再不济所有人都看到他公共场所持刀行凶,起码也是个在公共场所非法携带管制刀具啊,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三十二条,第二款也至少是5-10日拘留。

现场有视频为证,请公安部、云南省公安厅法制部门定性,也请全国学法、懂法的网友讨论。这么明显的徇私枉法,不是因为派出所的领导和民警业务不精,恰恰是说明了李文刚犯罪团伙,手眼通天,能量巨大,连公安机关都要任其摆布。还有个别民警悄悄给报警人透露,让他们在镇康要注意个人人身安全,因为连民警得罪了他们也会被报复。



六、伪造印章虚假诉讼

深圳投资者收购完镇康边贸公司时,李文刚等人隐匿了当时镇康边贸公司当时抵押在镇康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房产,房主证号:20154218、(20154219.深圳投资者是在启信网无意中看到法院的公告才知道,拿着边贸公司的所有证件,为在镇康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复印出该公司名下的贷款资料,在镇康上演了N处精彩的电话上访才成功复印出资料。而镇康合作联社在本公司所有股东不知情的情况于2017年十一月,与一名叫李鹏华的人签了调解协议。深圳投资者于20188月末在临沧市中级人民法院复印出李鹏华先生所呈于法院的委托授权为伪造(如下图)。镇康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主动向法院申请撤回强执,理由是抵押物难变现,经营中的旺铺难变现。镇康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冒着1500多万的国有资产流失的风险与李鹏华作虚假诉讼,公然在国之根本的执法机构法院作假,视国法如无物。这中间有多大的利益能让这些人藐视国法,这临沧还受中国的管辖吗,还是人民的政府吗?



苍天在哭泣、大地在悲鸣,共和国的土地上居然还有这么一块法外之地?走在镇康的大街上你会经常看到醒目的标语:党的光辉照边疆,但这仅仅是一句口号,李文刚犯罪团伙,把南伞一个国家级口岸搞得乌烟瘴气,令所有投资者望而却步。

头顶的天乌云密布,周围的空气异常的紧张,冷风吹过令你毛骨悚然……

镇康的人民呼唤青天大老爷!

所有的受害者,希望云南省纪委、监委,猛药治疴,惩治背后的保护伞和不作为、乱作为!

期待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调查了解此事,打“伞”挖“财”还人民朗朗乾坤。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