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兰~~灵 发表于  2018-09-08 10:05:14 26191字 ( 15/4569)

告诉违法执法交警

行政起诉状

原告:蒋文韬,男,2006825日生,住成都市温江区永盛镇尚合村2组。

蒋波(原告监护人,父亲),男,19811019日生,住原告相同住址。

身份证号510123198110192311。电话13980810614

邓小娟(原告监护人,母亲),女,1985225日生,住原告相同住址。

身份证号510902198502258860。电话18782200952

被告: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法定代表人(大队长)梅春海;地址成都市温江区战备渠南路66号;电话:028-8272238882728446

诉讼请求:

1、判定被告20171122日作出的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简易程序)》(简称《认定书》,下同)第5101158201711970号行政违法。判令被告依法撤销该认定书,重新正确认定所涉道路交通事故责任。

2、判令被告对因“蒋文韬负次要责任错误认定,必定给原告造成伤残索赔减少5万元、原告方多处求助律师专家研判咨询酬金等费用3万元等合计损失金额8万元,象征性赔偿1元人民币。

3、判令被告执法不公给原告方造成极大困扰、精神与心理伤害精神抚慰金1000元人民币。

4、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事实及理由:

201710281555分,原告在父母工作的“成都特娇龙鞋业有限公司”大门外生产生活社区街道,骑车进厂回家路上。行至本厂家门口右侧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处,被王伟涉嫌危险驾驶罪、超速追尾受伤,拖行大约5米至厂门院坝外2米处。原告被送医伤势如图“骨肉分离、‘病危通知’、评残‘双十级’”,伤情极重。被告对如此伤势极重、过时26天、王伟涉嫌五项违法、三大肇事行为的法律关系错综复杂道路交通事故,违法滥用交警现场开一张罚单几分钟搞定的“简易程序办案定责。《认定书》故意违法不告知法定必须告知的复议诉讼时限。令原告丧去正常复议诉讼时机,只能按最高法“释〔20008号第四十一条……未告知……起诉期限……最长不得超过2年”法条起诉。具体事实与理由如下。


(一)《认定书》书面就有13项违法嫌疑

从《认定书》一看便知:第一,标题标榜“简易程序,无异公开宣誓违法。被告明知上述法律关系纷繁复杂的人身伤害事故,绝对不符按简易程序法定必备条件办案定责,而故意违犯。违反《公安部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简称《公安部规定》,下同)“第二十三条……简易程序处理……伤势轻微……一致同意……”。第二,被告把已签好的实际定责违法日期,涂改伪造为罗辑认为合法、难以准确辩认的日期。违反古今中外所有法律严禁法律文书涂改造假大忌。第三.《认定书》故意不按法律规定告知法定必须告知的复核诉讼期限。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五条 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应当……告知申请复核诉讼……期限”。第四,《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车祸伤人地点在原告父母工作工厂门口,原告骑车进厂回家,通过厂门外右侧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处,被王伟驾车追尾受伤、拖行约5米至厂门院坝外2米处的“交通环境基本情况”真相。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认定书应当载明……交通环境等基本情况”。第五,《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肇事车驶经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以危险驾驶罪嫌疑超速追尾碰伤原告的事故经过真相。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事故发生经过”。第六,《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事故法定必备证据及事故形成原因分析核心内容。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事故证据及事故形成原因分析”。第七,《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事故追尾主动引发方过错及责任。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四)当事人导致道路交通事故的过错及责任……”。第八,《认定书》对《公安部规定》强调记载的五大关键内容无一个字记载。同时违反背叛《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五大法定关键要害内容的法律规定。第九,《认定书》指认“王伟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简称《道安法》,下同)第二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危险驾驶罪嫌疑法条,并未据此做法定测试、检验与记载结论渎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简称《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一百零五条机动车驾驶人有饮酒、醉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嫌疑的,应当接受测试、检验”。第十,《认定书》对王伟上述危险驾驶罪嫌疑指认,未依法立案侦察与记载渎职。违反《公安部规定》“……发现当事人涉嫌交通肇事、危险驾驶犯罪的,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诉法》《公安机关办理刑案程序规定》立案侦查”。第十一,《认定书》“拉郎配”,以无法辨识的签字名字者为第一签名人,在法律上把“简易程序”一人独自办案终身负责的法定责任,由罗辑转嫁给了第一签名者。违反《公安部规定》第二十三条授权——“适用简易程序的,可以由一名交通警察处理”。第十二,上述纷繁复杂法律关系人身伤害事故《认定书》,被被告实际办成了一份与交警现场处置占道、逆行违法几分钟搞定的时间地点、所违法条、定责结果要素作派完全相同的现场罚单,接花移木暗度陈仓,敷衍荒谬登峰造极,结果难免冤假错黑。第十三,《认定书》对事故责任指认“蒋文韬的行为违反了《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完全错误,因为被告对所引《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的理解完全错误,正确理解应当是只有与事故发生有必然性因果关系的违法才有事故责任、与事故发生无必然因果关系的受害者任何违法甚至犯罪不概不具有、不承担事故责任。原告单纯年龄违法绝对不是被追尾被伤害事故的必然性因果关系,不应被错误指认为事故责任。被告事实违反了被告自己所引用的《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

(二)骑车“年龄违法”依法不担被人所伤责任

《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驾驶自行车……必须年满12周岁”法条,实质是用法律对少儿骑车安全施加预防保障举措大爱之法。压根不是准备用来制裁未满12周岁违法骑车惩戒之法。压根不是为机动车主动肇事追尾伤人预设顶罪抵责暗算机关。本法条对违者执法的要义非常明确:违者主动给他人或本人造成损害的事故,不能以年少为由依少卖少免责。必须由监护人代位承担与成人骑车主动肇事完全相同的事故责任。反之,对违者执法绝对不能以少年未满12周岁骑车违法为由,依少欺少,让被无辜受伤的未满12岁违法骑车少年,冤枉为肇事者致害人顶罪抵责。当然,违反本法不是不负责任、不受处罚,而是必须只能按《道安法》第八十九条非机动车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关于道路通行规定的,处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的法定标准,依法负责处罚。被王伟追尾伤害的原告违法骑车,应负责任只能是与监护人共同承担教育与受教育责任,应受的处罚只能是法律规定的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行政处罚。被告要蔣文韬负次要责任,实质是把少年骑车安保大爱法条,歪曲蜕变为专门对少年骑车违法的歧视惩戒工具,歪曲蜕变为专门为主动肇事追尾者顶罪抵责帮凶恶法。违反《道安法》第七十六条(二)、第八十九条。

(三)罗辑办案定责不择手段

一是罗辑故意把办案期限日期、法定程序、要素内容、事故证据捣乱成一锅粥,乱中施计,让原告方蒙冤“被卖了还为他数钱”。二是王伟对原告妈说有保险赔偿愿负全责,罗辑说绝对不可能、未满12岁骑车严重违法”。罗辑主导与王伟演双簧,欺诈迫使原告妈按二八开签责任协议书,罗辑还吓唬不签就按五五开定责。三是罗辑不惜编造栽赃自己的他处理某事故,碰倒四人因司机没钱掏一万元脱手,欺骗恐吓原告妈不得不签完全违背自己意志的责任二八开、医疗费垫付五五开二份协议书,罗辑还亲笔补充修改了协议书。四是罗辑把欺诈恐吓所得协议书作为原告方自愿负责的赃证,俨然是钓鱼执法,办案定责。五是罗辑讨好司机车主方,昧良心说扣车是受害方要求不是他要扣,实际已放车还假惺惺征求受害方意见放车。原告妈在2018814日向被告大队长说扣车放车经过,被大队长猛批 你无权扣车放车,扣车放车只有警察有权,方知当初罗辑扣车放车所演戏码完全是罗辑一手操纵欺骗原告方的假象骗局。六是罗辑纵容自然人顶包冒充车主,对肇事车行驶证与保单上法定车主成都上鼎金潮物流有限公司从不过问提及,帮其逃避责任至今未露面。七是罗辑办案掌握的全部关键要害证据对原告方完全保密,曾欺骗原告妈妈说现在别管证据,等处理完后有需要或打官司可随时来找我查询复制,我什么都会给你。之后原告方真的申请查询复制时,罗辑完全变卦,剥夺原告方知情权。

综上所述,被告一份涉嫌13项故意违法、处心积虑庄严《认定书》,办成了一份与交警几分钟所开现场罚单一模一样简单的违法行政变相罚单。敷衍盖世,荒谬绝伦。令人震惊,令人悲泣。《认定书》程序违法、内容违法、全面违法,显而易见。给原告索赔维权极大困扰与巨大精神心理伤害。还法律公正,还罗辑良知,还原告公道,迫在眉睫。根据《行政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原告为依法维护合法权益,依法提起诉讼。恳请法院支持原告诉讼请求。

此致

郫都区人民法院

具状人:蒋文韬   父亲 蒋波    母亲邓小娟

 

  201893

韬韬妈 发表于  2018-09-08 15:20:54 19字 ( 0/185)

交警队伍真有必要从严治警,清理门户。

行政起诉状

原告:蒋文韬,男,2006825日生,住成都市温江区永盛镇尚合村2组。

蒋波(原告监护人,父亲),男,19811019日生,住原告相同住址。

身份证号510123198110192311。电话13980810614

邓小娟(原告监护人,母亲),女,1985225日生,住原告相同住址。

身份证号510902198502258860。电话18782200952

被告: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法定代表人(大队长)梅春海;地址成都市温江区战备渠南路66号;电话:028-8272238882728446

诉讼请求:

1、判定被告20171122日作出的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简易程序)》(简称《认定书》,下同)第5101158201711970号行政违法。判令被告依法撤销该认定书,重新正确认定所涉道路交通事故责任。

2、判令被告对因“蒋文韬负次要责任错误认定,必定给原告造成伤残索赔减少5万元、原告方多处求助律师专家研判咨询酬金等费用3万元等合计损失金额8万元,象征性赔偿1元人民币。

3、判令被告执法不公给原告方造成极大困扰、精神与心理伤害精神抚慰金1000元人民币。

4、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事实及理由:

201710281555分,原告在父母工作的“成都特娇龙鞋业有限公司”大门外生产生活社区街道,骑车进厂回家路上。行至本厂家门口右侧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处,被王伟涉嫌危险驾驶罪、超速追尾受伤,拖行大约5米至厂门院坝外2米处。原告被送医伤势如图“骨肉分离、‘病危通知’、评残‘双十级’”,伤情极重。被告对如此伤势极重、过时26天、王伟涉嫌五项违法、三大肇事行为的法律关系错综复杂道路交通事故,违法滥用交警现场开一张罚单几分钟搞定的“简易程序办案定责。《认定书》故意违法不告知法定必须告知的复议诉讼时限。令原告丧去正常复议诉讼时机,只能按最高法“释〔20008号第四十一条……未告知……起诉期限……最长不得超过2年”法条起诉。具体事实与理由如下。


(一)《认定书》书面就有13项违法嫌疑

从《认定书》一看便知:第一,标题标榜“简易程序,无异公开宣誓违法。被告明知上述法律关系纷繁复杂的人身伤害事故,绝对不符按简易程序法定必备条件办案定责,而故意违犯。违反《公安部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简称《公安部规定》,下同)“第二十三条……简易程序处理……伤势轻微……一致同意……”。第二,被告把已签好的实际定责违法日期,涂改伪造为罗辑认为合法、难以准确辩认的日期。违反古今中外所有法律严禁法律文书涂改造假大忌。第三.《认定书》故意不按法律规定告知法定必须告知的复核诉讼期限。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五条 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应当……告知申请复核诉讼……期限”。第四,《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车祸伤人地点在原告父母工作工厂门口,原告骑车进厂回家,通过厂门外右侧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处,被王伟驾车追尾受伤、拖行约5米至厂门院坝外2米处的“交通环境基本情况”真相。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认定书应当载明……交通环境等基本情况”。第五,《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肇事车驶经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以危险驾驶罪嫌疑超速追尾碰伤原告的事故经过真相。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事故发生经过”。第六,《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事故法定必备证据及事故形成原因分析核心内容。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事故证据及事故形成原因分析”。第七,《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事故追尾主动引发方过错及责任。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四)当事人导致道路交通事故的过错及责任……”。第八,《认定书》对《公安部规定》强调记载的五大关键内容无一个字记载。同时违反背叛《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五大法定关键要害内容的法律规定。第九,《认定书》指认“王伟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简称《道安法》,下同)第二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危险驾驶罪嫌疑法条,并未据此做法定测试、检验与记载结论渎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简称《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一百零五条机动车驾驶人有饮酒、醉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嫌疑的,应当接受测试、检验”。第十,《认定书》对王伟上述危险驾驶罪嫌疑指认,未依法立案侦察与记载渎职。违反《公安部规定》“……发现当事人涉嫌交通肇事、危险驾驶犯罪的,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诉法》《公安机关办理刑案程序规定》立案侦查”。第十一,《认定书》“拉郎配”,以无法辨识的签字名字者为第一签名人,在法律上把“简易程序”一人独自办案终身负责的法定责任,由罗辑转嫁给了第一签名者。违反《公安部规定》第二十三条授权——“适用简易程序的,可以由一名交通警察处理”。第十二,上述纷繁复杂法律关系人身伤害事故《认定书》,被被告实际办成了一份与交警现场处置占道、逆行违法几分钟搞定的时间地点、所违法条、定责结果要素作派完全相同的现场罚单,接花移木暗度陈仓,敷衍荒谬登峰造极,结果难免冤假错黑。第十三,《认定书》对事故责任指认“蒋文韬的行为违反了《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完全错误,因为被告对所引《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的理解完全错误,正确理解应当是只有与事故发生有必然性因果关系的违法才有事故责任、与事故发生无必然因果关系的受害者任何违法甚至犯罪不概不具有、不承担事故责任。原告单纯年龄违法绝对不是被追尾被伤害事故的必然性因果关系,不应被错误指认为事故责任。被告事实违反了被告自己所引用的《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

(二)骑车“年龄违法”依法不担被人所伤责任

《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驾驶自行车……必须年满12周岁”法条,实质是用法律对少儿骑车安全施加预防保障举措大爱之法。压根不是准备用来制裁未满12周岁违法骑车惩戒之法。压根不是为机动车主动肇事追尾伤人预设顶罪抵责暗算机关。本法条对违者执法的要义非常明确:违者主动给他人或本人造成损害的事故,不能以年少为由依少卖少免责。必须由监护人代位承担与成人骑车主动肇事完全相同的事故责任。反之,对违者执法绝对不能以少年未满12周岁骑车违法为由,依少欺少,让被无辜受伤的未满12岁违法骑车少年,冤枉为肇事者致害人顶罪抵责。当然,违反本法不是不负责任、不受处罚,而是必须只能按《道安法》第八十九条非机动车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关于道路通行规定的,处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的法定标准,依法负责处罚。被王伟追尾伤害的原告违法骑车,应负责任只能是与监护人共同承担教育与受教育责任,应受的处罚只能是法律规定的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行政处罚。被告要蔣文韬负次要责任,实质是把少年骑车安保大爱法条,歪曲蜕变为专门对少年骑车违法的歧视惩戒工具,歪曲蜕变为专门为主动肇事追尾者顶罪抵责帮凶恶法。违反《道安法》第七十六条(二)、第八十九条。

(三)罗辑办案定责不择手段

一是罗辑故意把办案期限日期、法定程序、要素内容、事故证据捣乱成一锅粥,乱中施计,让原告方蒙冤“被卖了还为他数钱”。二是王伟对原告妈说有保险赔偿愿负全责,罗辑说绝对不可能、未满12岁骑车严重违法”。罗辑主导与王伟演双簧,欺诈迫使原告妈按二八开签责任协议书,罗辑还吓唬不签就按五五开定责。三是罗辑不惜编造栽赃自己的他处理某事故,碰倒四人因司机没钱掏一万元脱手,欺骗恐吓原告妈不得不签完全违背自己意志的责任二八开、医疗费垫付五五开二份协议书,罗辑还亲笔补充修改了协议书。四是罗辑把欺诈恐吓所得协议书作为原告方自愿负责的赃证,俨然是钓鱼执法,办案定责。五是罗辑讨好司机车主方,昧良心说扣车是受害方要求不是他要扣,实际已放车还假惺惺征求受害方意见放车。原告妈在2018814日向被告大队长说扣车放车经过,被大队长猛批 你无权扣车放车,扣车放车只有警察有权,方知当初罗辑扣车放车所演戏码完全是罗辑一手操纵欺骗原告方的假象骗局。六是罗辑纵容自然人顶包冒充车主,对肇事车行驶证与保单上法定车主成都上鼎金潮物流有限公司从不过问提及,帮其逃避责任至今未露面。七是罗辑办案掌握的全部关键要害证据对原告方完全保密,曾欺骗原告妈妈说现在别管证据,等处理完后有需要或打官司可随时来找我查询复制,我什么都会给你。之后原告方真的申请查询复制时,罗辑完全变卦,剥夺原告方知情权。

综上所述,被告一份涉嫌13项故意违法、处心积虑庄严《认定书》,办成了一份与交警几分钟所开现场罚单一模一样简单的违法行政变相罚单。敷衍盖世,荒谬绝伦。令人震惊,令人悲泣。《认定书》程序违法、内容违法、全面违法,显而易见。给原告索赔维权极大困扰与巨大精神心理伤害。还法律公正,还罗辑良知,还原告公道,迫在眉睫。根据《行政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原告为依法维护合法权益,依法提起诉讼。恳请法院支持原告诉讼请求。

此致

郫都区人民法院

具状人:蒋文韬   父亲 蒋波    母亲邓小娟

 

  201893

欢二姐 发表于  2018-09-08 14:50:06 41字 ( 0/266)

依法治警应重视解决执法随意性大的问题、执法形象不佳的问题、执法程序意识不强等问题。

行政起诉状

原告:蒋文韬,男,2006825日生,住成都市温江区永盛镇尚合村2组。

蒋波(原告监护人,父亲),男,19811019日生,住原告相同住址。

身份证号510123198110192311。电话13980810614

邓小娟(原告监护人,母亲),女,1985225日生,住原告相同住址。

身份证号510902198502258860。电话18782200952

被告: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法定代表人(大队长)梅春海;地址成都市温江区战备渠南路66号;电话:028-8272238882728446

诉讼请求:

1、判定被告20171122日作出的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简易程序)》(简称《认定书》,下同)第5101158201711970号行政违法。判令被告依法撤销该认定书,重新正确认定所涉道路交通事故责任。

2、判令被告对因“蒋文韬负次要责任错误认定,必定给原告造成伤残索赔减少5万元、原告方多处求助律师专家研判咨询酬金等费用3万元等合计损失金额8万元,象征性赔偿1元人民币。

3、判令被告执法不公给原告方造成极大困扰、精神与心理伤害精神抚慰金1000元人民币。

4、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事实及理由:

201710281555分,原告在父母工作的“成都特娇龙鞋业有限公司”大门外生产生活社区街道,骑车进厂回家路上。行至本厂家门口右侧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处,被王伟涉嫌危险驾驶罪、超速追尾受伤,拖行大约5米至厂门院坝外2米处。原告被送医伤势如图“骨肉分离、‘病危通知’、评残‘双十级’”,伤情极重。被告对如此伤势极重、过时26天、王伟涉嫌五项违法、三大肇事行为的法律关系错综复杂道路交通事故,违法滥用交警现场开一张罚单几分钟搞定的“简易程序办案定责。《认定书》故意违法不告知法定必须告知的复议诉讼时限。令原告丧去正常复议诉讼时机,只能按最高法“释〔20008号第四十一条……未告知……起诉期限……最长不得超过2年”法条起诉。具体事实与理由如下。


(一)《认定书》书面就有13项违法嫌疑

从《认定书》一看便知:第一,标题标榜“简易程序,无异公开宣誓违法。被告明知上述法律关系纷繁复杂的人身伤害事故,绝对不符按简易程序法定必备条件办案定责,而故意违犯。违反《公安部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简称《公安部规定》,下同)“第二十三条……简易程序处理……伤势轻微……一致同意……”。第二,被告把已签好的实际定责违法日期,涂改伪造为罗辑认为合法、难以准确辩认的日期。违反古今中外所有法律严禁法律文书涂改造假大忌。第三.《认定书》故意不按法律规定告知法定必须告知的复核诉讼期限。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五条 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应当……告知申请复核诉讼……期限”。第四,《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车祸伤人地点在原告父母工作工厂门口,原告骑车进厂回家,通过厂门外右侧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处,被王伟驾车追尾受伤、拖行约5米至厂门院坝外2米处的“交通环境基本情况”真相。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认定书应当载明……交通环境等基本情况”。第五,《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肇事车驶经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以危险驾驶罪嫌疑超速追尾碰伤原告的事故经过真相。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事故发生经过”。第六,《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事故法定必备证据及事故形成原因分析核心内容。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事故证据及事故形成原因分析”。第七,《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事故追尾主动引发方过错及责任。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四)当事人导致道路交通事故的过错及责任……”。第八,《认定书》对《公安部规定》强调记载的五大关键内容无一个字记载。同时违反背叛《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五大法定关键要害内容的法律规定。第九,《认定书》指认“王伟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简称《道安法》,下同)第二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危险驾驶罪嫌疑法条,并未据此做法定测试、检验与记载结论渎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简称《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一百零五条机动车驾驶人有饮酒、醉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嫌疑的,应当接受测试、检验”。第十,《认定书》对王伟上述危险驾驶罪嫌疑指认,未依法立案侦察与记载渎职。违反《公安部规定》“……发现当事人涉嫌交通肇事、危险驾驶犯罪的,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诉法》《公安机关办理刑案程序规定》立案侦查”。第十一,《认定书》“拉郎配”,以无法辨识的签字名字者为第一签名人,在法律上把“简易程序”一人独自办案终身负责的法定责任,由罗辑转嫁给了第一签名者。违反《公安部规定》第二十三条授权——“适用简易程序的,可以由一名交通警察处理”。第十二,上述纷繁复杂法律关系人身伤害事故《认定书》,被被告实际办成了一份与交警现场处置占道、逆行违法几分钟搞定的时间地点、所违法条、定责结果要素作派完全相同的现场罚单,接花移木暗度陈仓,敷衍荒谬登峰造极,结果难免冤假错黑。第十三,《认定书》对事故责任指认“蒋文韬的行为违反了《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完全错误,因为被告对所引《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的理解完全错误,正确理解应当是只有与事故发生有必然性因果关系的违法才有事故责任、与事故发生无必然因果关系的受害者任何违法甚至犯罪不概不具有、不承担事故责任。原告单纯年龄违法绝对不是被追尾被伤害事故的必然性因果关系,不应被错误指认为事故责任。被告事实违反了被告自己所引用的《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

(二)骑车“年龄违法”依法不担被人所伤责任

《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驾驶自行车……必须年满12周岁”法条,实质是用法律对少儿骑车安全施加预防保障举措大爱之法。压根不是准备用来制裁未满12周岁违法骑车惩戒之法。压根不是为机动车主动肇事追尾伤人预设顶罪抵责暗算机关。本法条对违者执法的要义非常明确:违者主动给他人或本人造成损害的事故,不能以年少为由依少卖少免责。必须由监护人代位承担与成人骑车主动肇事完全相同的事故责任。反之,对违者执法绝对不能以少年未满12周岁骑车违法为由,依少欺少,让被无辜受伤的未满12岁违法骑车少年,冤枉为肇事者致害人顶罪抵责。当然,违反本法不是不负责任、不受处罚,而是必须只能按《道安法》第八十九条非机动车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关于道路通行规定的,处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的法定标准,依法负责处罚。被王伟追尾伤害的原告违法骑车,应负责任只能是与监护人共同承担教育与受教育责任,应受的处罚只能是法律规定的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行政处罚。被告要蔣文韬负次要责任,实质是把少年骑车安保大爱法条,歪曲蜕变为专门对少年骑车违法的歧视惩戒工具,歪曲蜕变为专门为主动肇事追尾者顶罪抵责帮凶恶法。违反《道安法》第七十六条(二)、第八十九条。

(三)罗辑办案定责不择手段

一是罗辑故意把办案期限日期、法定程序、要素内容、事故证据捣乱成一锅粥,乱中施计,让原告方蒙冤“被卖了还为他数钱”。二是王伟对原告妈说有保险赔偿愿负全责,罗辑说绝对不可能、未满12岁骑车严重违法”。罗辑主导与王伟演双簧,欺诈迫使原告妈按二八开签责任协议书,罗辑还吓唬不签就按五五开定责。三是罗辑不惜编造栽赃自己的他处理某事故,碰倒四人因司机没钱掏一万元脱手,欺骗恐吓原告妈不得不签完全违背自己意志的责任二八开、医疗费垫付五五开二份协议书,罗辑还亲笔补充修改了协议书。四是罗辑把欺诈恐吓所得协议书作为原告方自愿负责的赃证,俨然是钓鱼执法,办案定责。五是罗辑讨好司机车主方,昧良心说扣车是受害方要求不是他要扣,实际已放车还假惺惺征求受害方意见放车。原告妈在2018814日向被告大队长说扣车放车经过,被大队长猛批 你无权扣车放车,扣车放车只有警察有权,方知当初罗辑扣车放车所演戏码完全是罗辑一手操纵欺骗原告方的假象骗局。六是罗辑纵容自然人顶包冒充车主,对肇事车行驶证与保单上法定车主成都上鼎金潮物流有限公司从不过问提及,帮其逃避责任至今未露面。七是罗辑办案掌握的全部关键要害证据对原告方完全保密,曾欺骗原告妈妈说现在别管证据,等处理完后有需要或打官司可随时来找我查询复制,我什么都会给你。之后原告方真的申请查询复制时,罗辑完全变卦,剥夺原告方知情权。

综上所述,被告一份涉嫌13项故意违法、处心积虑庄严《认定书》,办成了一份与交警几分钟所开现场罚单一模一样简单的违法行政变相罚单。敷衍盖世,荒谬绝伦。令人震惊,令人悲泣。《认定书》程序违法、内容违法、全面违法,显而易见。给原告索赔维权极大困扰与巨大精神心理伤害。还法律公正,还罗辑良知,还原告公道,迫在眉睫。根据《行政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原告为依法维护合法权益,依法提起诉讼。恳请法院支持原告诉讼请求。

此致

郫都区人民法院

具状人:蒋文韬   父亲 蒋波    母亲邓小娟

 

  201893

欢二姐 发表于  2018-09-08 14:48:53 67字 ( 0/227)

交警通过系列执法专题教育和培训活动,整体执法能力和为民服务水平还是得到了进一步增强,主流是好的,执法不公知法犯法害群之马是极个别少数。

行政起诉状

原告:蒋文韬,男,2006825日生,住成都市温江区永盛镇尚合村2组。

蒋波(原告监护人,父亲),男,19811019日生,住原告相同住址。

身份证号510123198110192311。电话13980810614

邓小娟(原告监护人,母亲),女,1985225日生,住原告相同住址。

身份证号510902198502258860。电话18782200952

被告: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法定代表人(大队长)梅春海;地址成都市温江区战备渠南路66号;电话:028-8272238882728446

诉讼请求:

1、判定被告20171122日作出的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简易程序)》(简称《认定书》,下同)第5101158201711970号行政违法。判令被告依法撤销该认定书,重新正确认定所涉道路交通事故责任。

2、判令被告对因“蒋文韬负次要责任错误认定,必定给原告造成伤残索赔减少5万元、原告方多处求助律师专家研判咨询酬金等费用3万元等合计损失金额8万元,象征性赔偿1元人民币。

3、判令被告执法不公给原告方造成极大困扰、精神与心理伤害精神抚慰金1000元人民币。

4、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事实及理由:

201710281555分,原告在父母工作的“成都特娇龙鞋业有限公司”大门外生产生活社区街道,骑车进厂回家路上。行至本厂家门口右侧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处,被王伟涉嫌危险驾驶罪、超速追尾受伤,拖行大约5米至厂门院坝外2米处。原告被送医伤势如图“骨肉分离、‘病危通知’、评残‘双十级’”,伤情极重。被告对如此伤势极重、过时26天、王伟涉嫌五项违法、三大肇事行为的法律关系错综复杂道路交通事故,违法滥用交警现场开一张罚单几分钟搞定的“简易程序办案定责。《认定书》故意违法不告知法定必须告知的复议诉讼时限。令原告丧去正常复议诉讼时机,只能按最高法“释〔20008号第四十一条……未告知……起诉期限……最长不得超过2年”法条起诉。具体事实与理由如下。


(一)《认定书》书面就有13项违法嫌疑

从《认定书》一看便知:第一,标题标榜“简易程序,无异公开宣誓违法。被告明知上述法律关系纷繁复杂的人身伤害事故,绝对不符按简易程序法定必备条件办案定责,而故意违犯。违反《公安部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简称《公安部规定》,下同)“第二十三条……简易程序处理……伤势轻微……一致同意……”。第二,被告把已签好的实际定责违法日期,涂改伪造为罗辑认为合法、难以准确辩认的日期。违反古今中外所有法律严禁法律文书涂改造假大忌。第三.《认定书》故意不按法律规定告知法定必须告知的复核诉讼期限。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五条 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应当……告知申请复核诉讼……期限”。第四,《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车祸伤人地点在原告父母工作工厂门口,原告骑车进厂回家,通过厂门外右侧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处,被王伟驾车追尾受伤、拖行约5米至厂门院坝外2米处的“交通环境基本情况”真相。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认定书应当载明……交通环境等基本情况”。第五,《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肇事车驶经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以危险驾驶罪嫌疑超速追尾碰伤原告的事故经过真相。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事故发生经过”。第六,《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事故法定必备证据及事故形成原因分析核心内容。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事故证据及事故形成原因分析”。第七,《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事故追尾主动引发方过错及责任。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四)当事人导致道路交通事故的过错及责任……”。第八,《认定书》对《公安部规定》强调记载的五大关键内容无一个字记载。同时违反背叛《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五大法定关键要害内容的法律规定。第九,《认定书》指认“王伟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简称《道安法》,下同)第二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危险驾驶罪嫌疑法条,并未据此做法定测试、检验与记载结论渎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简称《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一百零五条机动车驾驶人有饮酒、醉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嫌疑的,应当接受测试、检验”。第十,《认定书》对王伟上述危险驾驶罪嫌疑指认,未依法立案侦察与记载渎职。违反《公安部规定》“……发现当事人涉嫌交通肇事、危险驾驶犯罪的,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诉法》《公安机关办理刑案程序规定》立案侦查”。第十一,《认定书》“拉郎配”,以无法辨识的签字名字者为第一签名人,在法律上把“简易程序”一人独自办案终身负责的法定责任,由罗辑转嫁给了第一签名者。违反《公安部规定》第二十三条授权——“适用简易程序的,可以由一名交通警察处理”。第十二,上述纷繁复杂法律关系人身伤害事故《认定书》,被被告实际办成了一份与交警现场处置占道、逆行违法几分钟搞定的时间地点、所违法条、定责结果要素作派完全相同的现场罚单,接花移木暗度陈仓,敷衍荒谬登峰造极,结果难免冤假错黑。第十三,《认定书》对事故责任指认“蒋文韬的行为违反了《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完全错误,因为被告对所引《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的理解完全错误,正确理解应当是只有与事故发生有必然性因果关系的违法才有事故责任、与事故发生无必然因果关系的受害者任何违法甚至犯罪不概不具有、不承担事故责任。原告单纯年龄违法绝对不是被追尾被伤害事故的必然性因果关系,不应被错误指认为事故责任。被告事实违反了被告自己所引用的《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

(二)骑车“年龄违法”依法不担被人所伤责任

《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驾驶自行车……必须年满12周岁”法条,实质是用法律对少儿骑车安全施加预防保障举措大爱之法。压根不是准备用来制裁未满12周岁违法骑车惩戒之法。压根不是为机动车主动肇事追尾伤人预设顶罪抵责暗算机关。本法条对违者执法的要义非常明确:违者主动给他人或本人造成损害的事故,不能以年少为由依少卖少免责。必须由监护人代位承担与成人骑车主动肇事完全相同的事故责任。反之,对违者执法绝对不能以少年未满12周岁骑车违法为由,依少欺少,让被无辜受伤的未满12岁违法骑车少年,冤枉为肇事者致害人顶罪抵责。当然,违反本法不是不负责任、不受处罚,而是必须只能按《道安法》第八十九条非机动车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关于道路通行规定的,处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的法定标准,依法负责处罚。被王伟追尾伤害的原告违法骑车,应负责任只能是与监护人共同承担教育与受教育责任,应受的处罚只能是法律规定的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行政处罚。被告要蔣文韬负次要责任,实质是把少年骑车安保大爱法条,歪曲蜕变为专门对少年骑车违法的歧视惩戒工具,歪曲蜕变为专门为主动肇事追尾者顶罪抵责帮凶恶法。违反《道安法》第七十六条(二)、第八十九条。

(三)罗辑办案定责不择手段

一是罗辑故意把办案期限日期、法定程序、要素内容、事故证据捣乱成一锅粥,乱中施计,让原告方蒙冤“被卖了还为他数钱”。二是王伟对原告妈说有保险赔偿愿负全责,罗辑说绝对不可能、未满12岁骑车严重违法”。罗辑主导与王伟演双簧,欺诈迫使原告妈按二八开签责任协议书,罗辑还吓唬不签就按五五开定责。三是罗辑不惜编造栽赃自己的他处理某事故,碰倒四人因司机没钱掏一万元脱手,欺骗恐吓原告妈不得不签完全违背自己意志的责任二八开、医疗费垫付五五开二份协议书,罗辑还亲笔补充修改了协议书。四是罗辑把欺诈恐吓所得协议书作为原告方自愿负责的赃证,俨然是钓鱼执法,办案定责。五是罗辑讨好司机车主方,昧良心说扣车是受害方要求不是他要扣,实际已放车还假惺惺征求受害方意见放车。原告妈在2018814日向被告大队长说扣车放车经过,被大队长猛批 你无权扣车放车,扣车放车只有警察有权,方知当初罗辑扣车放车所演戏码完全是罗辑一手操纵欺骗原告方的假象骗局。六是罗辑纵容自然人顶包冒充车主,对肇事车行驶证与保单上法定车主成都上鼎金潮物流有限公司从不过问提及,帮其逃避责任至今未露面。七是罗辑办案掌握的全部关键要害证据对原告方完全保密,曾欺骗原告妈妈说现在别管证据,等处理完后有需要或打官司可随时来找我查询复制,我什么都会给你。之后原告方真的申请查询复制时,罗辑完全变卦,剥夺原告方知情权。

综上所述,被告一份涉嫌13项故意违法、处心积虑庄严《认定书》,办成了一份与交警几分钟所开现场罚单一模一样简单的违法行政变相罚单。敷衍盖世,荒谬绝伦。令人震惊,令人悲泣。《认定书》程序违法、内容违法、全面违法,显而易见。给原告索赔维权极大困扰与巨大精神心理伤害。还法律公正,还罗辑良知,还原告公道,迫在眉睫。根据《行政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原告为依法维护合法权益,依法提起诉讼。恳请法院支持原告诉讼请求。

此致

郫都区人民法院

具状人:蒋文韬   父亲 蒋波    母亲邓小娟

 

  201893

欢二姐 发表于  2018-09-08 14:48:06 75字 ( 0/291)

交警执法出现个别不文明、不规范直至执法不公知法犯法的问题,往往会成为社会各界“口诛笔伐”的焦点,影响到公安机关乃至党和政府的整体形象,应特别高度重视。

行政起诉状

原告:蒋文韬,男,2006825日生,住成都市温江区永盛镇尚合村2组。

蒋波(原告监护人,父亲),男,19811019日生,住原告相同住址。

身份证号510123198110192311。电话13980810614

邓小娟(原告监护人,母亲),女,1985225日生,住原告相同住址。

身份证号510902198502258860。电话18782200952

被告: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法定代表人(大队长)梅春海;地址成都市温江区战备渠南路66号;电话:028-8272238882728446

诉讼请求:

1、判定被告20171122日作出的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简易程序)》(简称《认定书》,下同)第5101158201711970号行政违法。判令被告依法撤销该认定书,重新正确认定所涉道路交通事故责任。

2、判令被告对因“蒋文韬负次要责任错误认定,必定给原告造成伤残索赔减少5万元、原告方多处求助律师专家研判咨询酬金等费用3万元等合计损失金额8万元,象征性赔偿1元人民币。

3、判令被告执法不公给原告方造成极大困扰、精神与心理伤害精神抚慰金1000元人民币。

4、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事实及理由:

201710281555分,原告在父母工作的“成都特娇龙鞋业有限公司”大门外生产生活社区街道,骑车进厂回家路上。行至本厂家门口右侧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处,被王伟涉嫌危险驾驶罪、超速追尾受伤,拖行大约5米至厂门院坝外2米处。原告被送医伤势如图“骨肉分离、‘病危通知’、评残‘双十级’”,伤情极重。被告对如此伤势极重、过时26天、王伟涉嫌五项违法、三大肇事行为的法律关系错综复杂道路交通事故,违法滥用交警现场开一张罚单几分钟搞定的“简易程序办案定责。《认定书》故意违法不告知法定必须告知的复议诉讼时限。令原告丧去正常复议诉讼时机,只能按最高法“释〔20008号第四十一条……未告知……起诉期限……最长不得超过2年”法条起诉。具体事实与理由如下。


(一)《认定书》书面就有13项违法嫌疑

从《认定书》一看便知:第一,标题标榜“简易程序,无异公开宣誓违法。被告明知上述法律关系纷繁复杂的人身伤害事故,绝对不符按简易程序法定必备条件办案定责,而故意违犯。违反《公安部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简称《公安部规定》,下同)“第二十三条……简易程序处理……伤势轻微……一致同意……”。第二,被告把已签好的实际定责违法日期,涂改伪造为罗辑认为合法、难以准确辩认的日期。违反古今中外所有法律严禁法律文书涂改造假大忌。第三.《认定书》故意不按法律规定告知法定必须告知的复核诉讼期限。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五条 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应当……告知申请复核诉讼……期限”。第四,《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车祸伤人地点在原告父母工作工厂门口,原告骑车进厂回家,通过厂门外右侧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处,被王伟驾车追尾受伤、拖行约5米至厂门院坝外2米处的“交通环境基本情况”真相。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认定书应当载明……交通环境等基本情况”。第五,《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肇事车驶经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以危险驾驶罪嫌疑超速追尾碰伤原告的事故经过真相。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事故发生经过”。第六,《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事故法定必备证据及事故形成原因分析核心内容。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事故证据及事故形成原因分析”。第七,《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事故追尾主动引发方过错及责任。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四)当事人导致道路交通事故的过错及责任……”。第八,《认定书》对《公安部规定》强调记载的五大关键内容无一个字记载。同时违反背叛《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五大法定关键要害内容的法律规定。第九,《认定书》指认“王伟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简称《道安法》,下同)第二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危险驾驶罪嫌疑法条,并未据此做法定测试、检验与记载结论渎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简称《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一百零五条机动车驾驶人有饮酒、醉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嫌疑的,应当接受测试、检验”。第十,《认定书》对王伟上述危险驾驶罪嫌疑指认,未依法立案侦察与记载渎职。违反《公安部规定》“……发现当事人涉嫌交通肇事、危险驾驶犯罪的,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诉法》《公安机关办理刑案程序规定》立案侦查”。第十一,《认定书》“拉郎配”,以无法辨识的签字名字者为第一签名人,在法律上把“简易程序”一人独自办案终身负责的法定责任,由罗辑转嫁给了第一签名者。违反《公安部规定》第二十三条授权——“适用简易程序的,可以由一名交通警察处理”。第十二,上述纷繁复杂法律关系人身伤害事故《认定书》,被被告实际办成了一份与交警现场处置占道、逆行违法几分钟搞定的时间地点、所违法条、定责结果要素作派完全相同的现场罚单,接花移木暗度陈仓,敷衍荒谬登峰造极,结果难免冤假错黑。第十三,《认定书》对事故责任指认“蒋文韬的行为违反了《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完全错误,因为被告对所引《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的理解完全错误,正确理解应当是只有与事故发生有必然性因果关系的违法才有事故责任、与事故发生无必然因果关系的受害者任何违法甚至犯罪不概不具有、不承担事故责任。原告单纯年龄违法绝对不是被追尾被伤害事故的必然性因果关系,不应被错误指认为事故责任。被告事实违反了被告自己所引用的《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

(二)骑车“年龄违法”依法不担被人所伤责任

《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驾驶自行车……必须年满12周岁”法条,实质是用法律对少儿骑车安全施加预防保障举措大爱之法。压根不是准备用来制裁未满12周岁违法骑车惩戒之法。压根不是为机动车主动肇事追尾伤人预设顶罪抵责暗算机关。本法条对违者执法的要义非常明确:违者主动给他人或本人造成损害的事故,不能以年少为由依少卖少免责。必须由监护人代位承担与成人骑车主动肇事完全相同的事故责任。反之,对违者执法绝对不能以少年未满12周岁骑车违法为由,依少欺少,让被无辜受伤的未满12岁违法骑车少年,冤枉为肇事者致害人顶罪抵责。当然,违反本法不是不负责任、不受处罚,而是必须只能按《道安法》第八十九条非机动车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关于道路通行规定的,处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的法定标准,依法负责处罚。被王伟追尾伤害的原告违法骑车,应负责任只能是与监护人共同承担教育与受教育责任,应受的处罚只能是法律规定的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行政处罚。被告要蔣文韬负次要责任,实质是把少年骑车安保大爱法条,歪曲蜕变为专门对少年骑车违法的歧视惩戒工具,歪曲蜕变为专门为主动肇事追尾者顶罪抵责帮凶恶法。违反《道安法》第七十六条(二)、第八十九条。

(三)罗辑办案定责不择手段

一是罗辑故意把办案期限日期、法定程序、要素内容、事故证据捣乱成一锅粥,乱中施计,让原告方蒙冤“被卖了还为他数钱”。二是王伟对原告妈说有保险赔偿愿负全责,罗辑说绝对不可能、未满12岁骑车严重违法”。罗辑主导与王伟演双簧,欺诈迫使原告妈按二八开签责任协议书,罗辑还吓唬不签就按五五开定责。三是罗辑不惜编造栽赃自己的他处理某事故,碰倒四人因司机没钱掏一万元脱手,欺骗恐吓原告妈不得不签完全违背自己意志的责任二八开、医疗费垫付五五开二份协议书,罗辑还亲笔补充修改了协议书。四是罗辑把欺诈恐吓所得协议书作为原告方自愿负责的赃证,俨然是钓鱼执法,办案定责。五是罗辑讨好司机车主方,昧良心说扣车是受害方要求不是他要扣,实际已放车还假惺惺征求受害方意见放车。原告妈在2018814日向被告大队长说扣车放车经过,被大队长猛批 你无权扣车放车,扣车放车只有警察有权,方知当初罗辑扣车放车所演戏码完全是罗辑一手操纵欺骗原告方的假象骗局。六是罗辑纵容自然人顶包冒充车主,对肇事车行驶证与保单上法定车主成都上鼎金潮物流有限公司从不过问提及,帮其逃避责任至今未露面。七是罗辑办案掌握的全部关键要害证据对原告方完全保密,曾欺骗原告妈妈说现在别管证据,等处理完后有需要或打官司可随时来找我查询复制,我什么都会给你。之后原告方真的申请查询复制时,罗辑完全变卦,剥夺原告方知情权。

综上所述,被告一份涉嫌13项故意违法、处心积虑庄严《认定书》,办成了一份与交警几分钟所开现场罚单一模一样简单的违法行政变相罚单。敷衍盖世,荒谬绝伦。令人震惊,令人悲泣。《认定书》程序违法、内容违法、全面违法,显而易见。给原告索赔维权极大困扰与巨大精神心理伤害。还法律公正,还罗辑良知,还原告公道,迫在眉睫。根据《行政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原告为依法维护合法权益,依法提起诉讼。恳请法院支持原告诉讼请求。

此致

郫都区人民法院

具状人:蒋文韬   父亲 蒋波    母亲邓小娟

 

  201893

兰~~灵 发表于  2018-09-08 14:44:39 12字 ( 0/224)

姐姐11说得真好,谢谢。

行政起诉状

原告:蒋文韬,男,2006825日生,住成都市温江区永盛镇尚合村2组。

蒋波(原告监护人,父亲),男,19811019日生,住原告相同住址。

身份证号510123198110192311。电话13980810614

邓小娟(原告监护人,母亲),女,1985225日生,住原告相同住址。

身份证号510902198502258860。电话18782200952

被告: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法定代表人(大队长)梅春海;地址成都市温江区战备渠南路66号;电话:028-8272238882728446

诉讼请求:

1、判定被告20171122日作出的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简易程序)》(简称《认定书》,下同)第5101158201711970号行政违法。判令被告依法撤销该认定书,重新正确认定所涉道路交通事故责任。

2、判令被告对因“蒋文韬负次要责任错误认定,必定给原告造成伤残索赔减少5万元、原告方多处求助律师专家研判咨询酬金等费用3万元等合计损失金额8万元,象征性赔偿1元人民币。

3、判令被告执法不公给原告方造成极大困扰、精神与心理伤害精神抚慰金1000元人民币。

4、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事实及理由:

201710281555分,原告在父母工作的“成都特娇龙鞋业有限公司”大门外生产生活社区街道,骑车进厂回家路上。行至本厂家门口右侧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处,被王伟涉嫌危险驾驶罪、超速追尾受伤,拖行大约5米至厂门院坝外2米处。原告被送医伤势如图“骨肉分离、‘病危通知’、评残‘双十级’”,伤情极重。被告对如此伤势极重、过时26天、王伟涉嫌五项违法、三大肇事行为的法律关系错综复杂道路交通事故,违法滥用交警现场开一张罚单几分钟搞定的“简易程序办案定责。《认定书》故意违法不告知法定必须告知的复议诉讼时限。令原告丧去正常复议诉讼时机,只能按最高法“释〔20008号第四十一条……未告知……起诉期限……最长不得超过2年”法条起诉。具体事实与理由如下。


(一)《认定书》书面就有13项违法嫌疑

从《认定书》一看便知:第一,标题标榜“简易程序,无异公开宣誓违法。被告明知上述法律关系纷繁复杂的人身伤害事故,绝对不符按简易程序法定必备条件办案定责,而故意违犯。违反《公安部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简称《公安部规定》,下同)“第二十三条……简易程序处理……伤势轻微……一致同意……”。第二,被告把已签好的实际定责违法日期,涂改伪造为罗辑认为合法、难以准确辩认的日期。违反古今中外所有法律严禁法律文书涂改造假大忌。第三.《认定书》故意不按法律规定告知法定必须告知的复核诉讼期限。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五条 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应当……告知申请复核诉讼……期限”。第四,《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车祸伤人地点在原告父母工作工厂门口,原告骑车进厂回家,通过厂门外右侧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处,被王伟驾车追尾受伤、拖行约5米至厂门院坝外2米处的“交通环境基本情况”真相。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认定书应当载明……交通环境等基本情况”。第五,《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肇事车驶经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以危险驾驶罪嫌疑超速追尾碰伤原告的事故经过真相。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事故发生经过”。第六,《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事故法定必备证据及事故形成原因分析核心内容。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事故证据及事故形成原因分析”。第七,《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事故追尾主动引发方过错及责任。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四)当事人导致道路交通事故的过错及责任……”。第八,《认定书》对《公安部规定》强调记载的五大关键内容无一个字记载。同时违反背叛《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五大法定关键要害内容的法律规定。第九,《认定书》指认“王伟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简称《道安法》,下同)第二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危险驾驶罪嫌疑法条,并未据此做法定测试、检验与记载结论渎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简称《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一百零五条机动车驾驶人有饮酒、醉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嫌疑的,应当接受测试、检验”。第十,《认定书》对王伟上述危险驾驶罪嫌疑指认,未依法立案侦察与记载渎职。违反《公安部规定》“……发现当事人涉嫌交通肇事、危险驾驶犯罪的,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诉法》《公安机关办理刑案程序规定》立案侦查”。第十一,《认定书》“拉郎配”,以无法辨识的签字名字者为第一签名人,在法律上把“简易程序”一人独自办案终身负责的法定责任,由罗辑转嫁给了第一签名者。违反《公安部规定》第二十三条授权——“适用简易程序的,可以由一名交通警察处理”。第十二,上述纷繁复杂法律关系人身伤害事故《认定书》,被被告实际办成了一份与交警现场处置占道、逆行违法几分钟搞定的时间地点、所违法条、定责结果要素作派完全相同的现场罚单,接花移木暗度陈仓,敷衍荒谬登峰造极,结果难免冤假错黑。第十三,《认定书》对事故责任指认“蒋文韬的行为违反了《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完全错误,因为被告对所引《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的理解完全错误,正确理解应当是只有与事故发生有必然性因果关系的违法才有事故责任、与事故发生无必然因果关系的受害者任何违法甚至犯罪不概不具有、不承担事故责任。原告单纯年龄违法绝对不是被追尾被伤害事故的必然性因果关系,不应被错误指认为事故责任。被告事实违反了被告自己所引用的《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

(二)骑车“年龄违法”依法不担被人所伤责任

《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驾驶自行车……必须年满12周岁”法条,实质是用法律对少儿骑车安全施加预防保障举措大爱之法。压根不是准备用来制裁未满12周岁违法骑车惩戒之法。压根不是为机动车主动肇事追尾伤人预设顶罪抵责暗算机关。本法条对违者执法的要义非常明确:违者主动给他人或本人造成损害的事故,不能以年少为由依少卖少免责。必须由监护人代位承担与成人骑车主动肇事完全相同的事故责任。反之,对违者执法绝对不能以少年未满12周岁骑车违法为由,依少欺少,让被无辜受伤的未满12岁违法骑车少年,冤枉为肇事者致害人顶罪抵责。当然,违反本法不是不负责任、不受处罚,而是必须只能按《道安法》第八十九条非机动车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关于道路通行规定的,处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的法定标准,依法负责处罚。被王伟追尾伤害的原告违法骑车,应负责任只能是与监护人共同承担教育与受教育责任,应受的处罚只能是法律规定的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行政处罚。被告要蔣文韬负次要责任,实质是把少年骑车安保大爱法条,歪曲蜕变为专门对少年骑车违法的歧视惩戒工具,歪曲蜕变为专门为主动肇事追尾者顶罪抵责帮凶恶法。违反《道安法》第七十六条(二)、第八十九条。

(三)罗辑办案定责不择手段

一是罗辑故意把办案期限日期、法定程序、要素内容、事故证据捣乱成一锅粥,乱中施计,让原告方蒙冤“被卖了还为他数钱”。二是王伟对原告妈说有保险赔偿愿负全责,罗辑说绝对不可能、未满12岁骑车严重违法”。罗辑主导与王伟演双簧,欺诈迫使原告妈按二八开签责任协议书,罗辑还吓唬不签就按五五开定责。三是罗辑不惜编造栽赃自己的他处理某事故,碰倒四人因司机没钱掏一万元脱手,欺骗恐吓原告妈不得不签完全违背自己意志的责任二八开、医疗费垫付五五开二份协议书,罗辑还亲笔补充修改了协议书。四是罗辑把欺诈恐吓所得协议书作为原告方自愿负责的赃证,俨然是钓鱼执法,办案定责。五是罗辑讨好司机车主方,昧良心说扣车是受害方要求不是他要扣,实际已放车还假惺惺征求受害方意见放车。原告妈在2018814日向被告大队长说扣车放车经过,被大队长猛批 你无权扣车放车,扣车放车只有警察有权,方知当初罗辑扣车放车所演戏码完全是罗辑一手操纵欺骗原告方的假象骗局。六是罗辑纵容自然人顶包冒充车主,对肇事车行驶证与保单上法定车主成都上鼎金潮物流有限公司从不过问提及,帮其逃避责任至今未露面。七是罗辑办案掌握的全部关键要害证据对原告方完全保密,曾欺骗原告妈妈说现在别管证据,等处理完后有需要或打官司可随时来找我查询复制,我什么都会给你。之后原告方真的申请查询复制时,罗辑完全变卦,剥夺原告方知情权。

综上所述,被告一份涉嫌13项故意违法、处心积虑庄严《认定书》,办成了一份与交警几分钟所开现场罚单一模一样简单的违法行政变相罚单。敷衍盖世,荒谬绝伦。令人震惊,令人悲泣。《认定书》程序违法、内容违法、全面违法,显而易见。给原告索赔维权极大困扰与巨大精神心理伤害。还法律公正,还罗辑良知,还原告公道,迫在眉睫。根据《行政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原告为依法维护合法权益,依法提起诉讼。恳请法院支持原告诉讼请求。

此致

郫都区人民法院

具状人:蒋文韬   父亲 蒋波    母亲邓小娟

 

  201893

姐姐11 发表于  2018-09-08 10:26:51 51字 ( 0/212)

极个别交警知法犯法、违法枉法,只为一个私字,是极个别交警的特定腐败问题。对交警执法也应理直气壮反腐败。

行政起诉状

原告:蒋文韬,男,2006825日生,住成都市温江区永盛镇尚合村2组。

蒋波(原告监护人,父亲),男,19811019日生,住原告相同住址。

身份证号510123198110192311。电话13980810614

邓小娟(原告监护人,母亲),女,1985225日生,住原告相同住址。

身份证号510902198502258860。电话18782200952

被告: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法定代表人(大队长)梅春海;地址成都市温江区战备渠南路66号;电话:028-8272238882728446

诉讼请求:

1、判定被告20171122日作出的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简易程序)》(简称《认定书》,下同)第5101158201711970号行政违法。判令被告依法撤销该认定书,重新正确认定所涉道路交通事故责任。

2、判令被告对因“蒋文韬负次要责任错误认定,必定给原告造成伤残索赔减少5万元、原告方多处求助律师专家研判咨询酬金等费用3万元等合计损失金额8万元,象征性赔偿1元人民币。

3、判令被告执法不公给原告方造成极大困扰、精神与心理伤害精神抚慰金1000元人民币。

4、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事实及理由:

201710281555分,原告在父母工作的“成都特娇龙鞋业有限公司”大门外生产生活社区街道,骑车进厂回家路上。行至本厂家门口右侧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处,被王伟涉嫌危险驾驶罪、超速追尾受伤,拖行大约5米至厂门院坝外2米处。原告被送医伤势如图“骨肉分离、‘病危通知’、评残‘双十级’”,伤情极重。被告对如此伤势极重、过时26天、王伟涉嫌五项违法、三大肇事行为的法律关系错综复杂道路交通事故,违法滥用交警现场开一张罚单几分钟搞定的“简易程序办案定责。《认定书》故意违法不告知法定必须告知的复议诉讼时限。令原告丧去正常复议诉讼时机,只能按最高法“释〔20008号第四十一条……未告知……起诉期限……最长不得超过2年”法条起诉。具体事实与理由如下。


(一)《认定书》书面就有13项违法嫌疑

从《认定书》一看便知:第一,标题标榜“简易程序,无异公开宣誓违法。被告明知上述法律关系纷繁复杂的人身伤害事故,绝对不符按简易程序法定必备条件办案定责,而故意违犯。违反《公安部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简称《公安部规定》,下同)“第二十三条……简易程序处理……伤势轻微……一致同意……”。第二,被告把已签好的实际定责违法日期,涂改伪造为罗辑认为合法、难以准确辩认的日期。违反古今中外所有法律严禁法律文书涂改造假大忌。第三.《认定书》故意不按法律规定告知法定必须告知的复核诉讼期限。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五条 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应当……告知申请复核诉讼……期限”。第四,《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车祸伤人地点在原告父母工作工厂门口,原告骑车进厂回家,通过厂门外右侧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处,被王伟驾车追尾受伤、拖行约5米至厂门院坝外2米处的“交通环境基本情况”真相。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认定书应当载明……交通环境等基本情况”。第五,《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肇事车驶经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以危险驾驶罪嫌疑超速追尾碰伤原告的事故经过真相。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事故发生经过”。第六,《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事故法定必备证据及事故形成原因分析核心内容。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事故证据及事故形成原因分析”。第七,《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事故追尾主动引发方过错及责任。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四)当事人导致道路交通事故的过错及责任……”。第八,《认定书》对《公安部规定》强调记载的五大关键内容无一个字记载。同时违反背叛《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五大法定关键要害内容的法律规定。第九,《认定书》指认“王伟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简称《道安法》,下同)第二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危险驾驶罪嫌疑法条,并未据此做法定测试、检验与记载结论渎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简称《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一百零五条机动车驾驶人有饮酒、醉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嫌疑的,应当接受测试、检验”。第十,《认定书》对王伟上述危险驾驶罪嫌疑指认,未依法立案侦察与记载渎职。违反《公安部规定》“……发现当事人涉嫌交通肇事、危险驾驶犯罪的,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诉法》《公安机关办理刑案程序规定》立案侦查”。第十一,《认定书》“拉郎配”,以无法辨识的签字名字者为第一签名人,在法律上把“简易程序”一人独自办案终身负责的法定责任,由罗辑转嫁给了第一签名者。违反《公安部规定》第二十三条授权——“适用简易程序的,可以由一名交通警察处理”。第十二,上述纷繁复杂法律关系人身伤害事故《认定书》,被被告实际办成了一份与交警现场处置占道、逆行违法几分钟搞定的时间地点、所违法条、定责结果要素作派完全相同的现场罚单,接花移木暗度陈仓,敷衍荒谬登峰造极,结果难免冤假错黑。第十三,《认定书》对事故责任指认“蒋文韬的行为违反了《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完全错误,因为被告对所引《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的理解完全错误,正确理解应当是只有与事故发生有必然性因果关系的违法才有事故责任、与事故发生无必然因果关系的受害者任何违法甚至犯罪不概不具有、不承担事故责任。原告单纯年龄违法绝对不是被追尾被伤害事故的必然性因果关系,不应被错误指认为事故责任。被告事实违反了被告自己所引用的《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

(二)骑车“年龄违法”依法不担被人所伤责任

《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驾驶自行车……必须年满12周岁”法条,实质是用法律对少儿骑车安全施加预防保障举措大爱之法。压根不是准备用来制裁未满12周岁违法骑车惩戒之法。压根不是为机动车主动肇事追尾伤人预设顶罪抵责暗算机关。本法条对违者执法的要义非常明确:违者主动给他人或本人造成损害的事故,不能以年少为由依少卖少免责。必须由监护人代位承担与成人骑车主动肇事完全相同的事故责任。反之,对违者执法绝对不能以少年未满12周岁骑车违法为由,依少欺少,让被无辜受伤的未满12岁违法骑车少年,冤枉为肇事者致害人顶罪抵责。当然,违反本法不是不负责任、不受处罚,而是必须只能按《道安法》第八十九条非机动车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关于道路通行规定的,处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的法定标准,依法负责处罚。被王伟追尾伤害的原告违法骑车,应负责任只能是与监护人共同承担教育与受教育责任,应受的处罚只能是法律规定的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行政处罚。被告要蔣文韬负次要责任,实质是把少年骑车安保大爱法条,歪曲蜕变为专门对少年骑车违法的歧视惩戒工具,歪曲蜕变为专门为主动肇事追尾者顶罪抵责帮凶恶法。违反《道安法》第七十六条(二)、第八十九条。

(三)罗辑办案定责不择手段

一是罗辑故意把办案期限日期、法定程序、要素内容、事故证据捣乱成一锅粥,乱中施计,让原告方蒙冤“被卖了还为他数钱”。二是王伟对原告妈说有保险赔偿愿负全责,罗辑说绝对不可能、未满12岁骑车严重违法”。罗辑主导与王伟演双簧,欺诈迫使原告妈按二八开签责任协议书,罗辑还吓唬不签就按五五开定责。三是罗辑不惜编造栽赃自己的他处理某事故,碰倒四人因司机没钱掏一万元脱手,欺骗恐吓原告妈不得不签完全违背自己意志的责任二八开、医疗费垫付五五开二份协议书,罗辑还亲笔补充修改了协议书。四是罗辑把欺诈恐吓所得协议书作为原告方自愿负责的赃证,俨然是钓鱼执法,办案定责。五是罗辑讨好司机车主方,昧良心说扣车是受害方要求不是他要扣,实际已放车还假惺惺征求受害方意见放车。原告妈在2018814日向被告大队长说扣车放车经过,被大队长猛批 你无权扣车放车,扣车放车只有警察有权,方知当初罗辑扣车放车所演戏码完全是罗辑一手操纵欺骗原告方的假象骗局。六是罗辑纵容自然人顶包冒充车主,对肇事车行驶证与保单上法定车主成都上鼎金潮物流有限公司从不过问提及,帮其逃避责任至今未露面。七是罗辑办案掌握的全部关键要害证据对原告方完全保密,曾欺骗原告妈妈说现在别管证据,等处理完后有需要或打官司可随时来找我查询复制,我什么都会给你。之后原告方真的申请查询复制时,罗辑完全变卦,剥夺原告方知情权。

综上所述,被告一份涉嫌13项故意违法、处心积虑庄严《认定书》,办成了一份与交警几分钟所开现场罚单一模一样简单的违法行政变相罚单。敷衍盖世,荒谬绝伦。令人震惊,令人悲泣。《认定书》程序违法、内容违法、全面违法,显而易见。给原告索赔维权极大困扰与巨大精神心理伤害。还法律公正,还罗辑良知,还原告公道,迫在眉睫。根据《行政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原告为依法维护合法权益,依法提起诉讼。恳请法院支持原告诉讼请求。

此致

郫都区人民法院

具状人:蒋文韬   父亲 蒋波    母亲邓小娟

 

  201893

兰~~灵 发表于  2018-09-08 14:42:34 4字 ( 0/217)

感谢支持

行政起诉状

原告:蒋文韬,男,2006825日生,住成都市温江区永盛镇尚合村2组。

蒋波(原告监护人,父亲),男,19811019日生,住原告相同住址。

身份证号510123198110192311。电话13980810614

邓小娟(原告监护人,母亲),女,1985225日生,住原告相同住址。

身份证号510902198502258860。电话18782200952

被告: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法定代表人(大队长)梅春海;地址成都市温江区战备渠南路66号;电话:028-8272238882728446

诉讼请求:

1、判定被告20171122日作出的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简易程序)》(简称《认定书》,下同)第5101158201711970号行政违法。判令被告依法撤销该认定书,重新正确认定所涉道路交通事故责任。

2、判令被告对因“蒋文韬负次要责任错误认定,必定给原告造成伤残索赔减少5万元、原告方多处求助律师专家研判咨询酬金等费用3万元等合计损失金额8万元,象征性赔偿1元人民币。

3、判令被告执法不公给原告方造成极大困扰、精神与心理伤害精神抚慰金1000元人民币。

4、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事实及理由:

201710281555分,原告在父母工作的“成都特娇龙鞋业有限公司”大门外生产生活社区街道,骑车进厂回家路上。行至本厂家门口右侧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处,被王伟涉嫌危险驾驶罪、超速追尾受伤,拖行大约5米至厂门院坝外2米处。原告被送医伤势如图“骨肉分离、‘病危通知’、评残‘双十级’”,伤情极重。被告对如此伤势极重、过时26天、王伟涉嫌五项违法、三大肇事行为的法律关系错综复杂道路交通事故,违法滥用交警现场开一张罚单几分钟搞定的“简易程序办案定责。《认定书》故意违法不告知法定必须告知的复议诉讼时限。令原告丧去正常复议诉讼时机,只能按最高法“释〔20008号第四十一条……未告知……起诉期限……最长不得超过2年”法条起诉。具体事实与理由如下。


(一)《认定书》书面就有13项违法嫌疑

从《认定书》一看便知:第一,标题标榜“简易程序,无异公开宣誓违法。被告明知上述法律关系纷繁复杂的人身伤害事故,绝对不符按简易程序法定必备条件办案定责,而故意违犯。违反《公安部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简称《公安部规定》,下同)“第二十三条……简易程序处理……伤势轻微……一致同意……”。第二,被告把已签好的实际定责违法日期,涂改伪造为罗辑认为合法、难以准确辩认的日期。违反古今中外所有法律严禁法律文书涂改造假大忌。第三.《认定书》故意不按法律规定告知法定必须告知的复核诉讼期限。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五条 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应当……告知申请复核诉讼……期限”。第四,《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车祸伤人地点在原告父母工作工厂门口,原告骑车进厂回家,通过厂门外右侧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处,被王伟驾车追尾受伤、拖行约5米至厂门院坝外2米处的“交通环境基本情况”真相。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认定书应当载明……交通环境等基本情况”。第五,《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肇事车驶经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以危险驾驶罪嫌疑超速追尾碰伤原告的事故经过真相。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事故发生经过”。第六,《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事故法定必备证据及事故形成原因分析核心内容。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事故证据及事故形成原因分析”。第七,《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事故追尾主动引发方过错及责任。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四)当事人导致道路交通事故的过错及责任……”。第八,《认定书》对《公安部规定》强调记载的五大关键内容无一个字记载。同时违反背叛《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五大法定关键要害内容的法律规定。第九,《认定书》指认“王伟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简称《道安法》,下同)第二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危险驾驶罪嫌疑法条,并未据此做法定测试、检验与记载结论渎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简称《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一百零五条机动车驾驶人有饮酒、醉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嫌疑的,应当接受测试、检验”。第十,《认定书》对王伟上述危险驾驶罪嫌疑指认,未依法立案侦察与记载渎职。违反《公安部规定》“……发现当事人涉嫌交通肇事、危险驾驶犯罪的,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诉法》《公安机关办理刑案程序规定》立案侦查”。第十一,《认定书》“拉郎配”,以无法辨识的签字名字者为第一签名人,在法律上把“简易程序”一人独自办案终身负责的法定责任,由罗辑转嫁给了第一签名者。违反《公安部规定》第二十三条授权——“适用简易程序的,可以由一名交通警察处理”。第十二,上述纷繁复杂法律关系人身伤害事故《认定书》,被被告实际办成了一份与交警现场处置占道、逆行违法几分钟搞定的时间地点、所违法条、定责结果要素作派完全相同的现场罚单,接花移木暗度陈仓,敷衍荒谬登峰造极,结果难免冤假错黑。第十三,《认定书》对事故责任指认“蒋文韬的行为违反了《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完全错误,因为被告对所引《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的理解完全错误,正确理解应当是只有与事故发生有必然性因果关系的违法才有事故责任、与事故发生无必然因果关系的受害者任何违法甚至犯罪不概不具有、不承担事故责任。原告单纯年龄违法绝对不是被追尾被伤害事故的必然性因果关系,不应被错误指认为事故责任。被告事实违反了被告自己所引用的《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

(二)骑车“年龄违法”依法不担被人所伤责任

《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驾驶自行车……必须年满12周岁”法条,实质是用法律对少儿骑车安全施加预防保障举措大爱之法。压根不是准备用来制裁未满12周岁违法骑车惩戒之法。压根不是为机动车主动肇事追尾伤人预设顶罪抵责暗算机关。本法条对违者执法的要义非常明确:违者主动给他人或本人造成损害的事故,不能以年少为由依少卖少免责。必须由监护人代位承担与成人骑车主动肇事完全相同的事故责任。反之,对违者执法绝对不能以少年未满12周岁骑车违法为由,依少欺少,让被无辜受伤的未满12岁违法骑车少年,冤枉为肇事者致害人顶罪抵责。当然,违反本法不是不负责任、不受处罚,而是必须只能按《道安法》第八十九条非机动车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关于道路通行规定的,处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的法定标准,依法负责处罚。被王伟追尾伤害的原告违法骑车,应负责任只能是与监护人共同承担教育与受教育责任,应受的处罚只能是法律规定的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行政处罚。被告要蔣文韬负次要责任,实质是把少年骑车安保大爱法条,歪曲蜕变为专门对少年骑车违法的歧视惩戒工具,歪曲蜕变为专门为主动肇事追尾者顶罪抵责帮凶恶法。违反《道安法》第七十六条(二)、第八十九条。

(三)罗辑办案定责不择手段

一是罗辑故意把办案期限日期、法定程序、要素内容、事故证据捣乱成一锅粥,乱中施计,让原告方蒙冤“被卖了还为他数钱”。二是王伟对原告妈说有保险赔偿愿负全责,罗辑说绝对不可能、未满12岁骑车严重违法”。罗辑主导与王伟演双簧,欺诈迫使原告妈按二八开签责任协议书,罗辑还吓唬不签就按五五开定责。三是罗辑不惜编造栽赃自己的他处理某事故,碰倒四人因司机没钱掏一万元脱手,欺骗恐吓原告妈不得不签完全违背自己意志的责任二八开、医疗费垫付五五开二份协议书,罗辑还亲笔补充修改了协议书。四是罗辑把欺诈恐吓所得协议书作为原告方自愿负责的赃证,俨然是钓鱼执法,办案定责。五是罗辑讨好司机车主方,昧良心说扣车是受害方要求不是他要扣,实际已放车还假惺惺征求受害方意见放车。原告妈在2018814日向被告大队长说扣车放车经过,被大队长猛批 你无权扣车放车,扣车放车只有警察有权,方知当初罗辑扣车放车所演戏码完全是罗辑一手操纵欺骗原告方的假象骗局。六是罗辑纵容自然人顶包冒充车主,对肇事车行驶证与保单上法定车主成都上鼎金潮物流有限公司从不过问提及,帮其逃避责任至今未露面。七是罗辑办案掌握的全部关键要害证据对原告方完全保密,曾欺骗原告妈妈说现在别管证据,等处理完后有需要或打官司可随时来找我查询复制,我什么都会给你。之后原告方真的申请查询复制时,罗辑完全变卦,剥夺原告方知情权。

综上所述,被告一份涉嫌13项故意违法、处心积虑庄严《认定书》,办成了一份与交警几分钟所开现场罚单一模一样简单的违法行政变相罚单。敷衍盖世,荒谬绝伦。令人震惊,令人悲泣。《认定书》程序违法、内容违法、全面违法,显而易见。给原告索赔维权极大困扰与巨大精神心理伤害。还法律公正,还罗辑良知,还原告公道,迫在眉睫。根据《行政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原告为依法维护合法权益,依法提起诉讼。恳请法院支持原告诉讼请求。

此致

郫都区人民法院

具状人:蒋文韬   父亲 蒋波    母亲邓小娟

 

  201893

姐姐11 发表于  2018-09-08 10:26:17 23字 ( 0/242)

对交警执法监督的重点是应当是维护群众合法权益。

行政起诉状

原告:蒋文韬,男,2006825日生,住成都市温江区永盛镇尚合村2组。

蒋波(原告监护人,父亲),男,19811019日生,住原告相同住址。

身份证号510123198110192311。电话13980810614

邓小娟(原告监护人,母亲),女,1985225日生,住原告相同住址。

身份证号510902198502258860。电话18782200952

被告: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法定代表人(大队长)梅春海;地址成都市温江区战备渠南路66号;电话:028-8272238882728446

诉讼请求:

1、判定被告20171122日作出的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简易程序)》(简称《认定书》,下同)第5101158201711970号行政违法。判令被告依法撤销该认定书,重新正确认定所涉道路交通事故责任。

2、判令被告对因“蒋文韬负次要责任错误认定,必定给原告造成伤残索赔减少5万元、原告方多处求助律师专家研判咨询酬金等费用3万元等合计损失金额8万元,象征性赔偿1元人民币。

3、判令被告执法不公给原告方造成极大困扰、精神与心理伤害精神抚慰金1000元人民币。

4、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事实及理由:

201710281555分,原告在父母工作的“成都特娇龙鞋业有限公司”大门外生产生活社区街道,骑车进厂回家路上。行至本厂家门口右侧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处,被王伟涉嫌危险驾驶罪、超速追尾受伤,拖行大约5米至厂门院坝外2米处。原告被送医伤势如图“骨肉分离、‘病危通知’、评残‘双十级’”,伤情极重。被告对如此伤势极重、过时26天、王伟涉嫌五项违法、三大肇事行为的法律关系错综复杂道路交通事故,违法滥用交警现场开一张罚单几分钟搞定的“简易程序办案定责。《认定书》故意违法不告知法定必须告知的复议诉讼时限。令原告丧去正常复议诉讼时机,只能按最高法“释〔20008号第四十一条……未告知……起诉期限……最长不得超过2年”法条起诉。具体事实与理由如下。


(一)《认定书》书面就有13项违法嫌疑

从《认定书》一看便知:第一,标题标榜“简易程序,无异公开宣誓违法。被告明知上述法律关系纷繁复杂的人身伤害事故,绝对不符按简易程序法定必备条件办案定责,而故意违犯。违反《公安部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简称《公安部规定》,下同)“第二十三条……简易程序处理……伤势轻微……一致同意……”。第二,被告把已签好的实际定责违法日期,涂改伪造为罗辑认为合法、难以准确辩认的日期。违反古今中外所有法律严禁法律文书涂改造假大忌。第三.《认定书》故意不按法律规定告知法定必须告知的复核诉讼期限。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五条 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应当……告知申请复核诉讼……期限”。第四,《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车祸伤人地点在原告父母工作工厂门口,原告骑车进厂回家,通过厂门外右侧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处,被王伟驾车追尾受伤、拖行约5米至厂门院坝外2米处的“交通环境基本情况”真相。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认定书应当载明……交通环境等基本情况”。第五,《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肇事车驶经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以危险驾驶罪嫌疑超速追尾碰伤原告的事故经过真相。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事故发生经过”。第六,《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事故法定必备证据及事故形成原因分析核心内容。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事故证据及事故形成原因分析”。第七,《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事故追尾主动引发方过错及责任。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四)当事人导致道路交通事故的过错及责任……”。第八,《认定书》对《公安部规定》强调记载的五大关键内容无一个字记载。同时违反背叛《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五大法定关键要害内容的法律规定。第九,《认定书》指认“王伟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简称《道安法》,下同)第二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危险驾驶罪嫌疑法条,并未据此做法定测试、检验与记载结论渎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简称《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一百零五条机动车驾驶人有饮酒、醉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嫌疑的,应当接受测试、检验”。第十,《认定书》对王伟上述危险驾驶罪嫌疑指认,未依法立案侦察与记载渎职。违反《公安部规定》“……发现当事人涉嫌交通肇事、危险驾驶犯罪的,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诉法》《公安机关办理刑案程序规定》立案侦查”。第十一,《认定书》“拉郎配”,以无法辨识的签字名字者为第一签名人,在法律上把“简易程序”一人独自办案终身负责的法定责任,由罗辑转嫁给了第一签名者。违反《公安部规定》第二十三条授权——“适用简易程序的,可以由一名交通警察处理”。第十二,上述纷繁复杂法律关系人身伤害事故《认定书》,被被告实际办成了一份与交警现场处置占道、逆行违法几分钟搞定的时间地点、所违法条、定责结果要素作派完全相同的现场罚单,接花移木暗度陈仓,敷衍荒谬登峰造极,结果难免冤假错黑。第十三,《认定书》对事故责任指认“蒋文韬的行为违反了《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完全错误,因为被告对所引《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的理解完全错误,正确理解应当是只有与事故发生有必然性因果关系的违法才有事故责任、与事故发生无必然因果关系的受害者任何违法甚至犯罪不概不具有、不承担事故责任。原告单纯年龄违法绝对不是被追尾被伤害事故的必然性因果关系,不应被错误指认为事故责任。被告事实违反了被告自己所引用的《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

(二)骑车“年龄违法”依法不担被人所伤责任

《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驾驶自行车……必须年满12周岁”法条,实质是用法律对少儿骑车安全施加预防保障举措大爱之法。压根不是准备用来制裁未满12周岁违法骑车惩戒之法。压根不是为机动车主动肇事追尾伤人预设顶罪抵责暗算机关。本法条对违者执法的要义非常明确:违者主动给他人或本人造成损害的事故,不能以年少为由依少卖少免责。必须由监护人代位承担与成人骑车主动肇事完全相同的事故责任。反之,对违者执法绝对不能以少年未满12周岁骑车违法为由,依少欺少,让被无辜受伤的未满12岁违法骑车少年,冤枉为肇事者致害人顶罪抵责。当然,违反本法不是不负责任、不受处罚,而是必须只能按《道安法》第八十九条非机动车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关于道路通行规定的,处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的法定标准,依法负责处罚。被王伟追尾伤害的原告违法骑车,应负责任只能是与监护人共同承担教育与受教育责任,应受的处罚只能是法律规定的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行政处罚。被告要蔣文韬负次要责任,实质是把少年骑车安保大爱法条,歪曲蜕变为专门对少年骑车违法的歧视惩戒工具,歪曲蜕变为专门为主动肇事追尾者顶罪抵责帮凶恶法。违反《道安法》第七十六条(二)、第八十九条。

(三)罗辑办案定责不择手段

一是罗辑故意把办案期限日期、法定程序、要素内容、事故证据捣乱成一锅粥,乱中施计,让原告方蒙冤“被卖了还为他数钱”。二是王伟对原告妈说有保险赔偿愿负全责,罗辑说绝对不可能、未满12岁骑车严重违法”。罗辑主导与王伟演双簧,欺诈迫使原告妈按二八开签责任协议书,罗辑还吓唬不签就按五五开定责。三是罗辑不惜编造栽赃自己的他处理某事故,碰倒四人因司机没钱掏一万元脱手,欺骗恐吓原告妈不得不签完全违背自己意志的责任二八开、医疗费垫付五五开二份协议书,罗辑还亲笔补充修改了协议书。四是罗辑把欺诈恐吓所得协议书作为原告方自愿负责的赃证,俨然是钓鱼执法,办案定责。五是罗辑讨好司机车主方,昧良心说扣车是受害方要求不是他要扣,实际已放车还假惺惺征求受害方意见放车。原告妈在2018814日向被告大队长说扣车放车经过,被大队长猛批 你无权扣车放车,扣车放车只有警察有权,方知当初罗辑扣车放车所演戏码完全是罗辑一手操纵欺骗原告方的假象骗局。六是罗辑纵容自然人顶包冒充车主,对肇事车行驶证与保单上法定车主成都上鼎金潮物流有限公司从不过问提及,帮其逃避责任至今未露面。七是罗辑办案掌握的全部关键要害证据对原告方完全保密,曾欺骗原告妈妈说现在别管证据,等处理完后有需要或打官司可随时来找我查询复制,我什么都会给你。之后原告方真的申请查询复制时,罗辑完全变卦,剥夺原告方知情权。

综上所述,被告一份涉嫌13项故意违法、处心积虑庄严《认定书》,办成了一份与交警几分钟所开现场罚单一模一样简单的违法行政变相罚单。敷衍盖世,荒谬绝伦。令人震惊,令人悲泣。《认定书》程序违法、内容违法、全面违法,显而易见。给原告索赔维权极大困扰与巨大精神心理伤害。还法律公正,还罗辑良知,还原告公道,迫在眉睫。根据《行政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原告为依法维护合法权益,依法提起诉讼。恳请法院支持原告诉讼请求。

此致

郫都区人民法院

具状人:蒋文韬   父亲 蒋波    母亲邓小娟

 

  201893

姐姐11 发表于  2018-09-08 10:25:51 32字 ( 0/244)

全民护法依法治警,依法治警匹夫有责,全民都应加强对交警执法监督。

行政起诉状

原告:蒋文韬,男,2006825日生,住成都市温江区永盛镇尚合村2组。

蒋波(原告监护人,父亲),男,19811019日生,住原告相同住址。

身份证号510123198110192311。电话13980810614

邓小娟(原告监护人,母亲),女,1985225日生,住原告相同住址。

身份证号510902198502258860。电话18782200952

被告: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法定代表人(大队长)梅春海;地址成都市温江区战备渠南路66号;电话:028-8272238882728446

诉讼请求:

1、判定被告20171122日作出的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简易程序)》(简称《认定书》,下同)第5101158201711970号行政违法。判令被告依法撤销该认定书,重新正确认定所涉道路交通事故责任。

2、判令被告对因“蒋文韬负次要责任错误认定,必定给原告造成伤残索赔减少5万元、原告方多处求助律师专家研判咨询酬金等费用3万元等合计损失金额8万元,象征性赔偿1元人民币。

3、判令被告执法不公给原告方造成极大困扰、精神与心理伤害精神抚慰金1000元人民币。

4、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事实及理由:

201710281555分,原告在父母工作的“成都特娇龙鞋业有限公司”大门外生产生活社区街道,骑车进厂回家路上。行至本厂家门口右侧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处,被王伟涉嫌危险驾驶罪、超速追尾受伤,拖行大约5米至厂门院坝外2米处。原告被送医伤势如图“骨肉分离、‘病危通知’、评残‘双十级’”,伤情极重。被告对如此伤势极重、过时26天、王伟涉嫌五项违法、三大肇事行为的法律关系错综复杂道路交通事故,违法滥用交警现场开一张罚单几分钟搞定的“简易程序办案定责。《认定书》故意违法不告知法定必须告知的复议诉讼时限。令原告丧去正常复议诉讼时机,只能按最高法“释〔20008号第四十一条……未告知……起诉期限……最长不得超过2年”法条起诉。具体事实与理由如下。


(一)《认定书》书面就有13项违法嫌疑

从《认定书》一看便知:第一,标题标榜“简易程序,无异公开宣誓违法。被告明知上述法律关系纷繁复杂的人身伤害事故,绝对不符按简易程序法定必备条件办案定责,而故意违犯。违反《公安部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简称《公安部规定》,下同)“第二十三条……简易程序处理……伤势轻微……一致同意……”。第二,被告把已签好的实际定责违法日期,涂改伪造为罗辑认为合法、难以准确辩认的日期。违反古今中外所有法律严禁法律文书涂改造假大忌。第三.《认定书》故意不按法律规定告知法定必须告知的复核诉讼期限。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五条 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应当……告知申请复核诉讼……期限”。第四,《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车祸伤人地点在原告父母工作工厂门口,原告骑车进厂回家,通过厂门外右侧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处,被王伟驾车追尾受伤、拖行约5米至厂门院坝外2米处的“交通环境基本情况”真相。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认定书应当载明……交通环境等基本情况”。第五,《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肇事车驶经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以危险驾驶罪嫌疑超速追尾碰伤原告的事故经过真相。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事故发生经过”。第六,《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事故法定必备证据及事故形成原因分析核心内容。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事故证据及事故形成原因分析”。第七,《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事故追尾主动引发方过错及责任。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四)当事人导致道路交通事故的过错及责任……”。第八,《认定书》对《公安部规定》强调记载的五大关键内容无一个字记载。同时违反背叛《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五大法定关键要害内容的法律规定。第九,《认定书》指认“王伟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简称《道安法》,下同)第二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危险驾驶罪嫌疑法条,并未据此做法定测试、检验与记载结论渎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简称《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一百零五条机动车驾驶人有饮酒、醉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嫌疑的,应当接受测试、检验”。第十,《认定书》对王伟上述危险驾驶罪嫌疑指认,未依法立案侦察与记载渎职。违反《公安部规定》“……发现当事人涉嫌交通肇事、危险驾驶犯罪的,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诉法》《公安机关办理刑案程序规定》立案侦查”。第十一,《认定书》“拉郎配”,以无法辨识的签字名字者为第一签名人,在法律上把“简易程序”一人独自办案终身负责的法定责任,由罗辑转嫁给了第一签名者。违反《公安部规定》第二十三条授权——“适用简易程序的,可以由一名交通警察处理”。第十二,上述纷繁复杂法律关系人身伤害事故《认定书》,被被告实际办成了一份与交警现场处置占道、逆行违法几分钟搞定的时间地点、所违法条、定责结果要素作派完全相同的现场罚单,接花移木暗度陈仓,敷衍荒谬登峰造极,结果难免冤假错黑。第十三,《认定书》对事故责任指认“蒋文韬的行为违反了《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完全错误,因为被告对所引《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的理解完全错误,正确理解应当是只有与事故发生有必然性因果关系的违法才有事故责任、与事故发生无必然因果关系的受害者任何违法甚至犯罪不概不具有、不承担事故责任。原告单纯年龄违法绝对不是被追尾被伤害事故的必然性因果关系,不应被错误指认为事故责任。被告事实违反了被告自己所引用的《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

(二)骑车“年龄违法”依法不担被人所伤责任

《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驾驶自行车……必须年满12周岁”法条,实质是用法律对少儿骑车安全施加预防保障举措大爱之法。压根不是准备用来制裁未满12周岁违法骑车惩戒之法。压根不是为机动车主动肇事追尾伤人预设顶罪抵责暗算机关。本法条对违者执法的要义非常明确:违者主动给他人或本人造成损害的事故,不能以年少为由依少卖少免责。必须由监护人代位承担与成人骑车主动肇事完全相同的事故责任。反之,对违者执法绝对不能以少年未满12周岁骑车违法为由,依少欺少,让被无辜受伤的未满12岁违法骑车少年,冤枉为肇事者致害人顶罪抵责。当然,违反本法不是不负责任、不受处罚,而是必须只能按《道安法》第八十九条非机动车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关于道路通行规定的,处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的法定标准,依法负责处罚。被王伟追尾伤害的原告违法骑车,应负责任只能是与监护人共同承担教育与受教育责任,应受的处罚只能是法律规定的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行政处罚。被告要蔣文韬负次要责任,实质是把少年骑车安保大爱法条,歪曲蜕变为专门对少年骑车违法的歧视惩戒工具,歪曲蜕变为专门为主动肇事追尾者顶罪抵责帮凶恶法。违反《道安法》第七十六条(二)、第八十九条。

(三)罗辑办案定责不择手段

一是罗辑故意把办案期限日期、法定程序、要素内容、事故证据捣乱成一锅粥,乱中施计,让原告方蒙冤“被卖了还为他数钱”。二是王伟对原告妈说有保险赔偿愿负全责,罗辑说绝对不可能、未满12岁骑车严重违法”。罗辑主导与王伟演双簧,欺诈迫使原告妈按二八开签责任协议书,罗辑还吓唬不签就按五五开定责。三是罗辑不惜编造栽赃自己的他处理某事故,碰倒四人因司机没钱掏一万元脱手,欺骗恐吓原告妈不得不签完全违背自己意志的责任二八开、医疗费垫付五五开二份协议书,罗辑还亲笔补充修改了协议书。四是罗辑把欺诈恐吓所得协议书作为原告方自愿负责的赃证,俨然是钓鱼执法,办案定责。五是罗辑讨好司机车主方,昧良心说扣车是受害方要求不是他要扣,实际已放车还假惺惺征求受害方意见放车。原告妈在2018814日向被告大队长说扣车放车经过,被大队长猛批 你无权扣车放车,扣车放车只有警察有权,方知当初罗辑扣车放车所演戏码完全是罗辑一手操纵欺骗原告方的假象骗局。六是罗辑纵容自然人顶包冒充车主,对肇事车行驶证与保单上法定车主成都上鼎金潮物流有限公司从不过问提及,帮其逃避责任至今未露面。七是罗辑办案掌握的全部关键要害证据对原告方完全保密,曾欺骗原告妈妈说现在别管证据,等处理完后有需要或打官司可随时来找我查询复制,我什么都会给你。之后原告方真的申请查询复制时,罗辑完全变卦,剥夺原告方知情权。

综上所述,被告一份涉嫌13项故意违法、处心积虑庄严《认定书》,办成了一份与交警几分钟所开现场罚单一模一样简单的违法行政变相罚单。敷衍盖世,荒谬绝伦。令人震惊,令人悲泣。《认定书》程序违法、内容违法、全面违法,显而易见。给原告索赔维权极大困扰与巨大精神心理伤害。还法律公正,还罗辑良知,还原告公道,迫在眉睫。根据《行政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原告为依法维护合法权益,依法提起诉讼。恳请法院支持原告诉讼请求。

此致

郫都区人民法院

具状人:蒋文韬   父亲 蒋波    母亲邓小娟

 

  201893

姐姐11 发表于  2018-09-08 10:25:26 52字 ( 0/245)

基层交警有“三最”,即社会接触面最广、社会管理任务最重、行政执法量最大,非常重要,特别需要加强依法治警。

行政起诉状

原告:蒋文韬,男,2006825日生,住成都市温江区永盛镇尚合村2组。

蒋波(原告监护人,父亲),男,19811019日生,住原告相同住址。

身份证号510123198110192311。电话13980810614

邓小娟(原告监护人,母亲),女,1985225日生,住原告相同住址。

身份证号510902198502258860。电话18782200952

被告: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法定代表人(大队长)梅春海;地址成都市温江区战备渠南路66号;电话:028-8272238882728446

诉讼请求:

1、判定被告20171122日作出的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简易程序)》(简称《认定书》,下同)第5101158201711970号行政违法。判令被告依法撤销该认定书,重新正确认定所涉道路交通事故责任。

2、判令被告对因“蒋文韬负次要责任错误认定,必定给原告造成伤残索赔减少5万元、原告方多处求助律师专家研判咨询酬金等费用3万元等合计损失金额8万元,象征性赔偿1元人民币。

3、判令被告执法不公给原告方造成极大困扰、精神与心理伤害精神抚慰金1000元人民币。

4、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事实及理由:

201710281555分,原告在父母工作的“成都特娇龙鞋业有限公司”大门外生产生活社区街道,骑车进厂回家路上。行至本厂家门口右侧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处,被王伟涉嫌危险驾驶罪、超速追尾受伤,拖行大约5米至厂门院坝外2米处。原告被送医伤势如图“骨肉分离、‘病危通知’、评残‘双十级’”,伤情极重。被告对如此伤势极重、过时26天、王伟涉嫌五项违法、三大肇事行为的法律关系错综复杂道路交通事故,违法滥用交警现场开一张罚单几分钟搞定的“简易程序办案定责。《认定书》故意违法不告知法定必须告知的复议诉讼时限。令原告丧去正常复议诉讼时机,只能按最高法“释〔20008号第四十一条……未告知……起诉期限……最长不得超过2年”法条起诉。具体事实与理由如下。


(一)《认定书》书面就有13项违法嫌疑

从《认定书》一看便知:第一,标题标榜“简易程序,无异公开宣誓违法。被告明知上述法律关系纷繁复杂的人身伤害事故,绝对不符按简易程序法定必备条件办案定责,而故意违犯。违反《公安部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简称《公安部规定》,下同)“第二十三条……简易程序处理……伤势轻微……一致同意……”。第二,被告把已签好的实际定责违法日期,涂改伪造为罗辑认为合法、难以准确辩认的日期。违反古今中外所有法律严禁法律文书涂改造假大忌。第三.《认定书》故意不按法律规定告知法定必须告知的复核诉讼期限。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五条 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应当……告知申请复核诉讼……期限”。第四,《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车祸伤人地点在原告父母工作工厂门口,原告骑车进厂回家,通过厂门外右侧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处,被王伟驾车追尾受伤、拖行约5米至厂门院坝外2米处的“交通环境基本情况”真相。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认定书应当载明……交通环境等基本情况”。第五,《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肇事车驶经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以危险驾驶罪嫌疑超速追尾碰伤原告的事故经过真相。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事故发生经过”。第六,《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事故法定必备证据及事故形成原因分析核心内容。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事故证据及事故形成原因分析”。第七,《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事故追尾主动引发方过错及责任。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四)当事人导致道路交通事故的过错及责任……”。第八,《认定书》对《公安部规定》强调记载的五大关键内容无一个字记载。同时违反背叛《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五大法定关键要害内容的法律规定。第九,《认定书》指认“王伟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简称《道安法》,下同)第二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危险驾驶罪嫌疑法条,并未据此做法定测试、检验与记载结论渎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简称《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一百零五条机动车驾驶人有饮酒、醉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嫌疑的,应当接受测试、检验”。第十,《认定书》对王伟上述危险驾驶罪嫌疑指认,未依法立案侦察与记载渎职。违反《公安部规定》“……发现当事人涉嫌交通肇事、危险驾驶犯罪的,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诉法》《公安机关办理刑案程序规定》立案侦查”。第十一,《认定书》“拉郎配”,以无法辨识的签字名字者为第一签名人,在法律上把“简易程序”一人独自办案终身负责的法定责任,由罗辑转嫁给了第一签名者。违反《公安部规定》第二十三条授权——“适用简易程序的,可以由一名交通警察处理”。第十二,上述纷繁复杂法律关系人身伤害事故《认定书》,被被告实际办成了一份与交警现场处置占道、逆行违法几分钟搞定的时间地点、所违法条、定责结果要素作派完全相同的现场罚单,接花移木暗度陈仓,敷衍荒谬登峰造极,结果难免冤假错黑。第十三,《认定书》对事故责任指认“蒋文韬的行为违反了《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完全错误,因为被告对所引《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的理解完全错误,正确理解应当是只有与事故发生有必然性因果关系的违法才有事故责任、与事故发生无必然因果关系的受害者任何违法甚至犯罪不概不具有、不承担事故责任。原告单纯年龄违法绝对不是被追尾被伤害事故的必然性因果关系,不应被错误指认为事故责任。被告事实违反了被告自己所引用的《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

(二)骑车“年龄违法”依法不担被人所伤责任

《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驾驶自行车……必须年满12周岁”法条,实质是用法律对少儿骑车安全施加预防保障举措大爱之法。压根不是准备用来制裁未满12周岁违法骑车惩戒之法。压根不是为机动车主动肇事追尾伤人预设顶罪抵责暗算机关。本法条对违者执法的要义非常明确:违者主动给他人或本人造成损害的事故,不能以年少为由依少卖少免责。必须由监护人代位承担与成人骑车主动肇事完全相同的事故责任。反之,对违者执法绝对不能以少年未满12周岁骑车违法为由,依少欺少,让被无辜受伤的未满12岁违法骑车少年,冤枉为肇事者致害人顶罪抵责。当然,违反本法不是不负责任、不受处罚,而是必须只能按《道安法》第八十九条非机动车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关于道路通行规定的,处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的法定标准,依法负责处罚。被王伟追尾伤害的原告违法骑车,应负责任只能是与监护人共同承担教育与受教育责任,应受的处罚只能是法律规定的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行政处罚。被告要蔣文韬负次要责任,实质是把少年骑车安保大爱法条,歪曲蜕变为专门对少年骑车违法的歧视惩戒工具,歪曲蜕变为专门为主动肇事追尾者顶罪抵责帮凶恶法。违反《道安法》第七十六条(二)、第八十九条。

(三)罗辑办案定责不择手段

一是罗辑故意把办案期限日期、法定程序、要素内容、事故证据捣乱成一锅粥,乱中施计,让原告方蒙冤“被卖了还为他数钱”。二是王伟对原告妈说有保险赔偿愿负全责,罗辑说绝对不可能、未满12岁骑车严重违法”。罗辑主导与王伟演双簧,欺诈迫使原告妈按二八开签责任协议书,罗辑还吓唬不签就按五五开定责。三是罗辑不惜编造栽赃自己的他处理某事故,碰倒四人因司机没钱掏一万元脱手,欺骗恐吓原告妈不得不签完全违背自己意志的责任二八开、医疗费垫付五五开二份协议书,罗辑还亲笔补充修改了协议书。四是罗辑把欺诈恐吓所得协议书作为原告方自愿负责的赃证,俨然是钓鱼执法,办案定责。五是罗辑讨好司机车主方,昧良心说扣车是受害方要求不是他要扣,实际已放车还假惺惺征求受害方意见放车。原告妈在2018814日向被告大队长说扣车放车经过,被大队长猛批 你无权扣车放车,扣车放车只有警察有权,方知当初罗辑扣车放车所演戏码完全是罗辑一手操纵欺骗原告方的假象骗局。六是罗辑纵容自然人顶包冒充车主,对肇事车行驶证与保单上法定车主成都上鼎金潮物流有限公司从不过问提及,帮其逃避责任至今未露面。七是罗辑办案掌握的全部关键要害证据对原告方完全保密,曾欺骗原告妈妈说现在别管证据,等处理完后有需要或打官司可随时来找我查询复制,我什么都会给你。之后原告方真的申请查询复制时,罗辑完全变卦,剥夺原告方知情权。

综上所述,被告一份涉嫌13项故意违法、处心积虑庄严《认定书》,办成了一份与交警几分钟所开现场罚单一模一样简单的违法行政变相罚单。敷衍盖世,荒谬绝伦。令人震惊,令人悲泣。《认定书》程序违法、内容违法、全面违法,显而易见。给原告索赔维权极大困扰与巨大精神心理伤害。还法律公正,还罗辑良知,还原告公道,迫在眉睫。根据《行政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原告为依法维护合法权益,依法提起诉讼。恳请法院支持原告诉讼请求。

此致

郫都区人民法院

具状人:蒋文韬   父亲 蒋波    母亲邓小娟

 

  201893

麻婶 发表于  2018-09-08 10:23:40 31字 ( 0/225)

温江交警当属成都,成都交警整体形象非常好,应特别重视个案治理。

行政起诉状

原告:蒋文韬,男,2006825日生,住成都市温江区永盛镇尚合村2组。

蒋波(原告监护人,父亲),男,19811019日生,住原告相同住址。

身份证号510123198110192311。电话13980810614

邓小娟(原告监护人,母亲),女,1985225日生,住原告相同住址。

身份证号510902198502258860。电话18782200952

被告: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法定代表人(大队长)梅春海;地址成都市温江区战备渠南路66号;电话:028-8272238882728446

诉讼请求:

1、判定被告20171122日作出的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简易程序)》(简称《认定书》,下同)第5101158201711970号行政违法。判令被告依法撤销该认定书,重新正确认定所涉道路交通事故责任。

2、判令被告对因“蒋文韬负次要责任错误认定,必定给原告造成伤残索赔减少5万元、原告方多处求助律师专家研判咨询酬金等费用3万元等合计损失金额8万元,象征性赔偿1元人民币。

3、判令被告执法不公给原告方造成极大困扰、精神与心理伤害精神抚慰金1000元人民币。

4、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事实及理由:

201710281555分,原告在父母工作的“成都特娇龙鞋业有限公司”大门外生产生活社区街道,骑车进厂回家路上。行至本厂家门口右侧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处,被王伟涉嫌危险驾驶罪、超速追尾受伤,拖行大约5米至厂门院坝外2米处。原告被送医伤势如图“骨肉分离、‘病危通知’、评残‘双十级’”,伤情极重。被告对如此伤势极重、过时26天、王伟涉嫌五项违法、三大肇事行为的法律关系错综复杂道路交通事故,违法滥用交警现场开一张罚单几分钟搞定的“简易程序办案定责。《认定书》故意违法不告知法定必须告知的复议诉讼时限。令原告丧去正常复议诉讼时机,只能按最高法“释〔20008号第四十一条……未告知……起诉期限……最长不得超过2年”法条起诉。具体事实与理由如下。


(一)《认定书》书面就有13项违法嫌疑

从《认定书》一看便知:第一,标题标榜“简易程序,无异公开宣誓违法。被告明知上述法律关系纷繁复杂的人身伤害事故,绝对不符按简易程序法定必备条件办案定责,而故意违犯。违反《公安部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简称《公安部规定》,下同)“第二十三条……简易程序处理……伤势轻微……一致同意……”。第二,被告把已签好的实际定责违法日期,涂改伪造为罗辑认为合法、难以准确辩认的日期。违反古今中外所有法律严禁法律文书涂改造假大忌。第三.《认定书》故意不按法律规定告知法定必须告知的复核诉讼期限。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五条 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应当……告知申请复核诉讼……期限”。第四,《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车祸伤人地点在原告父母工作工厂门口,原告骑车进厂回家,通过厂门外右侧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处,被王伟驾车追尾受伤、拖行约5米至厂门院坝外2米处的“交通环境基本情况”真相。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认定书应当载明……交通环境等基本情况”。第五,《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肇事车驶经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以危险驾驶罪嫌疑超速追尾碰伤原告的事故经过真相。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事故发生经过”。第六,《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事故法定必备证据及事故形成原因分析核心内容。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事故证据及事故形成原因分析”。第七,《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事故追尾主动引发方过错及责任。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四)当事人导致道路交通事故的过错及责任……”。第八,《认定书》对《公安部规定》强调记载的五大关键内容无一个字记载。同时违反背叛《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五大法定关键要害内容的法律规定。第九,《认定书》指认“王伟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简称《道安法》,下同)第二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危险驾驶罪嫌疑法条,并未据此做法定测试、检验与记载结论渎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简称《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一百零五条机动车驾驶人有饮酒、醉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嫌疑的,应当接受测试、检验”。第十,《认定书》对王伟上述危险驾驶罪嫌疑指认,未依法立案侦察与记载渎职。违反《公安部规定》“……发现当事人涉嫌交通肇事、危险驾驶犯罪的,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诉法》《公安机关办理刑案程序规定》立案侦查”。第十一,《认定书》“拉郎配”,以无法辨识的签字名字者为第一签名人,在法律上把“简易程序”一人独自办案终身负责的法定责任,由罗辑转嫁给了第一签名者。违反《公安部规定》第二十三条授权——“适用简易程序的,可以由一名交通警察处理”。第十二,上述纷繁复杂法律关系人身伤害事故《认定书》,被被告实际办成了一份与交警现场处置占道、逆行违法几分钟搞定的时间地点、所违法条、定责结果要素作派完全相同的现场罚单,接花移木暗度陈仓,敷衍荒谬登峰造极,结果难免冤假错黑。第十三,《认定书》对事故责任指认“蒋文韬的行为违反了《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完全错误,因为被告对所引《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的理解完全错误,正确理解应当是只有与事故发生有必然性因果关系的违法才有事故责任、与事故发生无必然因果关系的受害者任何违法甚至犯罪不概不具有、不承担事故责任。原告单纯年龄违法绝对不是被追尾被伤害事故的必然性因果关系,不应被错误指认为事故责任。被告事实违反了被告自己所引用的《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

(二)骑车“年龄违法”依法不担被人所伤责任

《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驾驶自行车……必须年满12周岁”法条,实质是用法律对少儿骑车安全施加预防保障举措大爱之法。压根不是准备用来制裁未满12周岁违法骑车惩戒之法。压根不是为机动车主动肇事追尾伤人预设顶罪抵责暗算机关。本法条对违者执法的要义非常明确:违者主动给他人或本人造成损害的事故,不能以年少为由依少卖少免责。必须由监护人代位承担与成人骑车主动肇事完全相同的事故责任。反之,对违者执法绝对不能以少年未满12周岁骑车违法为由,依少欺少,让被无辜受伤的未满12岁违法骑车少年,冤枉为肇事者致害人顶罪抵责。当然,违反本法不是不负责任、不受处罚,而是必须只能按《道安法》第八十九条非机动车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关于道路通行规定的,处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的法定标准,依法负责处罚。被王伟追尾伤害的原告违法骑车,应负责任只能是与监护人共同承担教育与受教育责任,应受的处罚只能是法律规定的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行政处罚。被告要蔣文韬负次要责任,实质是把少年骑车安保大爱法条,歪曲蜕变为专门对少年骑车违法的歧视惩戒工具,歪曲蜕变为专门为主动肇事追尾者顶罪抵责帮凶恶法。违反《道安法》第七十六条(二)、第八十九条。

(三)罗辑办案定责不择手段

一是罗辑故意把办案期限日期、法定程序、要素内容、事故证据捣乱成一锅粥,乱中施计,让原告方蒙冤“被卖了还为他数钱”。二是王伟对原告妈说有保险赔偿愿负全责,罗辑说绝对不可能、未满12岁骑车严重违法”。罗辑主导与王伟演双簧,欺诈迫使原告妈按二八开签责任协议书,罗辑还吓唬不签就按五五开定责。三是罗辑不惜编造栽赃自己的他处理某事故,碰倒四人因司机没钱掏一万元脱手,欺骗恐吓原告妈不得不签完全违背自己意志的责任二八开、医疗费垫付五五开二份协议书,罗辑还亲笔补充修改了协议书。四是罗辑把欺诈恐吓所得协议书作为原告方自愿负责的赃证,俨然是钓鱼执法,办案定责。五是罗辑讨好司机车主方,昧良心说扣车是受害方要求不是他要扣,实际已放车还假惺惺征求受害方意见放车。原告妈在2018814日向被告大队长说扣车放车经过,被大队长猛批 你无权扣车放车,扣车放车只有警察有权,方知当初罗辑扣车放车所演戏码完全是罗辑一手操纵欺骗原告方的假象骗局。六是罗辑纵容自然人顶包冒充车主,对肇事车行驶证与保单上法定车主成都上鼎金潮物流有限公司从不过问提及,帮其逃避责任至今未露面。七是罗辑办案掌握的全部关键要害证据对原告方完全保密,曾欺骗原告妈妈说现在别管证据,等处理完后有需要或打官司可随时来找我查询复制,我什么都会给你。之后原告方真的申请查询复制时,罗辑完全变卦,剥夺原告方知情权。

综上所述,被告一份涉嫌13项故意违法、处心积虑庄严《认定书》,办成了一份与交警几分钟所开现场罚单一模一样简单的违法行政变相罚单。敷衍盖世,荒谬绝伦。令人震惊,令人悲泣。《认定书》程序违法、内容违法、全面违法,显而易见。给原告索赔维权极大困扰与巨大精神心理伤害。还法律公正,还罗辑良知,还原告公道,迫在眉睫。根据《行政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原告为依法维护合法权益,依法提起诉讼。恳请法院支持原告诉讼请求。

此致

郫都区人民法院

具状人:蒋文韬   父亲 蒋波    母亲邓小娟

 

  201893

麻婶 发表于  2018-09-08 10:23:04 75字 ( 0/145)

交警执法出现个别不文明、不规范直至执法不公知法犯法的问题,往往会成为社会各界“口诛笔伐”的焦点,影响到公安机关乃至党和政府的整体形象,应特别高度重视。

行政起诉状

原告:蒋文韬,男,2006825日生,住成都市温江区永盛镇尚合村2组。

蒋波(原告监护人,父亲),男,19811019日生,住原告相同住址。

身份证号510123198110192311。电话13980810614

邓小娟(原告监护人,母亲),女,1985225日生,住原告相同住址。

身份证号510902198502258860。电话18782200952

被告: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法定代表人(大队长)梅春海;地址成都市温江区战备渠南路66号;电话:028-8272238882728446

诉讼请求:

1、判定被告20171122日作出的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简易程序)》(简称《认定书》,下同)第5101158201711970号行政违法。判令被告依法撤销该认定书,重新正确认定所涉道路交通事故责任。

2、判令被告对因“蒋文韬负次要责任错误认定,必定给原告造成伤残索赔减少5万元、原告方多处求助律师专家研判咨询酬金等费用3万元等合计损失金额8万元,象征性赔偿1元人民币。

3、判令被告执法不公给原告方造成极大困扰、精神与心理伤害精神抚慰金1000元人民币。

4、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事实及理由:

201710281555分,原告在父母工作的“成都特娇龙鞋业有限公司”大门外生产生活社区街道,骑车进厂回家路上。行至本厂家门口右侧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处,被王伟涉嫌危险驾驶罪、超速追尾受伤,拖行大约5米至厂门院坝外2米处。原告被送医伤势如图“骨肉分离、‘病危通知’、评残‘双十级’”,伤情极重。被告对如此伤势极重、过时26天、王伟涉嫌五项违法、三大肇事行为的法律关系错综复杂道路交通事故,违法滥用交警现场开一张罚单几分钟搞定的“简易程序办案定责。《认定书》故意违法不告知法定必须告知的复议诉讼时限。令原告丧去正常复议诉讼时机,只能按最高法“释〔20008号第四十一条……未告知……起诉期限……最长不得超过2年”法条起诉。具体事实与理由如下。


(一)《认定书》书面就有13项违法嫌疑

从《认定书》一看便知:第一,标题标榜“简易程序,无异公开宣誓违法。被告明知上述法律关系纷繁复杂的人身伤害事故,绝对不符按简易程序法定必备条件办案定责,而故意违犯。违反《公安部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简称《公安部规定》,下同)“第二十三条……简易程序处理……伤势轻微……一致同意……”。第二,被告把已签好的实际定责违法日期,涂改伪造为罗辑认为合法、难以准确辩认的日期。违反古今中外所有法律严禁法律文书涂改造假大忌。第三.《认定书》故意不按法律规定告知法定必须告知的复核诉讼期限。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五条 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应当……告知申请复核诉讼……期限”。第四,《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车祸伤人地点在原告父母工作工厂门口,原告骑车进厂回家,通过厂门外右侧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处,被王伟驾车追尾受伤、拖行约5米至厂门院坝外2米处的“交通环境基本情况”真相。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认定书应当载明……交通环境等基本情况”。第五,《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肇事车驶经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以危险驾驶罪嫌疑超速追尾碰伤原告的事故经过真相。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事故发生经过”。第六,《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事故法定必备证据及事故形成原因分析核心内容。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事故证据及事故形成原因分析”。第七,《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事故追尾主动引发方过错及责任。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四)当事人导致道路交通事故的过错及责任……”。第八,《认定书》对《公安部规定》强调记载的五大关键内容无一个字记载。同时违反背叛《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五大法定关键要害内容的法律规定。第九,《认定书》指认“王伟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简称《道安法》,下同)第二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危险驾驶罪嫌疑法条,并未据此做法定测试、检验与记载结论渎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简称《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一百零五条机动车驾驶人有饮酒、醉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嫌疑的,应当接受测试、检验”。第十,《认定书》对王伟上述危险驾驶罪嫌疑指认,未依法立案侦察与记载渎职。违反《公安部规定》“……发现当事人涉嫌交通肇事、危险驾驶犯罪的,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诉法》《公安机关办理刑案程序规定》立案侦查”。第十一,《认定书》“拉郎配”,以无法辨识的签字名字者为第一签名人,在法律上把“简易程序”一人独自办案终身负责的法定责任,由罗辑转嫁给了第一签名者。违反《公安部规定》第二十三条授权——“适用简易程序的,可以由一名交通警察处理”。第十二,上述纷繁复杂法律关系人身伤害事故《认定书》,被被告实际办成了一份与交警现场处置占道、逆行违法几分钟搞定的时间地点、所违法条、定责结果要素作派完全相同的现场罚单,接花移木暗度陈仓,敷衍荒谬登峰造极,结果难免冤假错黑。第十三,《认定书》对事故责任指认“蒋文韬的行为违反了《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完全错误,因为被告对所引《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的理解完全错误,正确理解应当是只有与事故发生有必然性因果关系的违法才有事故责任、与事故发生无必然因果关系的受害者任何违法甚至犯罪不概不具有、不承担事故责任。原告单纯年龄违法绝对不是被追尾被伤害事故的必然性因果关系,不应被错误指认为事故责任。被告事实违反了被告自己所引用的《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

(二)骑车“年龄违法”依法不担被人所伤责任

《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驾驶自行车……必须年满12周岁”法条,实质是用法律对少儿骑车安全施加预防保障举措大爱之法。压根不是准备用来制裁未满12周岁违法骑车惩戒之法。压根不是为机动车主动肇事追尾伤人预设顶罪抵责暗算机关。本法条对违者执法的要义非常明确:违者主动给他人或本人造成损害的事故,不能以年少为由依少卖少免责。必须由监护人代位承担与成人骑车主动肇事完全相同的事故责任。反之,对违者执法绝对不能以少年未满12周岁骑车违法为由,依少欺少,让被无辜受伤的未满12岁违法骑车少年,冤枉为肇事者致害人顶罪抵责。当然,违反本法不是不负责任、不受处罚,而是必须只能按《道安法》第八十九条非机动车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关于道路通行规定的,处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的法定标准,依法负责处罚。被王伟追尾伤害的原告违法骑车,应负责任只能是与监护人共同承担教育与受教育责任,应受的处罚只能是法律规定的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行政处罚。被告要蔣文韬负次要责任,实质是把少年骑车安保大爱法条,歪曲蜕变为专门对少年骑车违法的歧视惩戒工具,歪曲蜕变为专门为主动肇事追尾者顶罪抵责帮凶恶法。违反《道安法》第七十六条(二)、第八十九条。

(三)罗辑办案定责不择手段

一是罗辑故意把办案期限日期、法定程序、要素内容、事故证据捣乱成一锅粥,乱中施计,让原告方蒙冤“被卖了还为他数钱”。二是王伟对原告妈说有保险赔偿愿负全责,罗辑说绝对不可能、未满12岁骑车严重违法”。罗辑主导与王伟演双簧,欺诈迫使原告妈按二八开签责任协议书,罗辑还吓唬不签就按五五开定责。三是罗辑不惜编造栽赃自己的他处理某事故,碰倒四人因司机没钱掏一万元脱手,欺骗恐吓原告妈不得不签完全违背自己意志的责任二八开、医疗费垫付五五开二份协议书,罗辑还亲笔补充修改了协议书。四是罗辑把欺诈恐吓所得协议书作为原告方自愿负责的赃证,俨然是钓鱼执法,办案定责。五是罗辑讨好司机车主方,昧良心说扣车是受害方要求不是他要扣,实际已放车还假惺惺征求受害方意见放车。原告妈在2018814日向被告大队长说扣车放车经过,被大队长猛批 你无权扣车放车,扣车放车只有警察有权,方知当初罗辑扣车放车所演戏码完全是罗辑一手操纵欺骗原告方的假象骗局。六是罗辑纵容自然人顶包冒充车主,对肇事车行驶证与保单上法定车主成都上鼎金潮物流有限公司从不过问提及,帮其逃避责任至今未露面。七是罗辑办案掌握的全部关键要害证据对原告方完全保密,曾欺骗原告妈妈说现在别管证据,等处理完后有需要或打官司可随时来找我查询复制,我什么都会给你。之后原告方真的申请查询复制时,罗辑完全变卦,剥夺原告方知情权。

综上所述,被告一份涉嫌13项故意违法、处心积虑庄严《认定书》,办成了一份与交警几分钟所开现场罚单一模一样简单的违法行政变相罚单。敷衍盖世,荒谬绝伦。令人震惊,令人悲泣。《认定书》程序违法、内容违法、全面违法,显而易见。给原告索赔维权极大困扰与巨大精神心理伤害。还法律公正,还罗辑良知,还原告公道,迫在眉睫。根据《行政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原告为依法维护合法权益,依法提起诉讼。恳请法院支持原告诉讼请求。

此致

郫都区人民法院

具状人:蒋文韬   父亲 蒋波    母亲邓小娟

 

  201893

麻婶 发表于  2018-09-08 10:22:39 68字 ( 0/106)

交警通过系列执法专题教育和培训活动,整体执法能力和为民服务水平还是得到了进一步增强,主流是好的,执法不公知法犯法害群之马是极个别少数。

行政起诉状

原告:蒋文韬,男,2006825日生,住成都市温江区永盛镇尚合村2组。

蒋波(原告监护人,父亲),男,19811019日生,住原告相同住址。

身份证号510123198110192311。电话13980810614

邓小娟(原告监护人,母亲),女,1985225日生,住原告相同住址。

身份证号510902198502258860。电话18782200952

被告: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法定代表人(大队长)梅春海;地址成都市温江区战备渠南路66号;电话:028-8272238882728446

诉讼请求:

1、判定被告20171122日作出的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简易程序)》(简称《认定书》,下同)第5101158201711970号行政违法。判令被告依法撤销该认定书,重新正确认定所涉道路交通事故责任。

2、判令被告对因“蒋文韬负次要责任错误认定,必定给原告造成伤残索赔减少5万元、原告方多处求助律师专家研判咨询酬金等费用3万元等合计损失金额8万元,象征性赔偿1元人民币。

3、判令被告执法不公给原告方造成极大困扰、精神与心理伤害精神抚慰金1000元人民币。

4、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事实及理由:

201710281555分,原告在父母工作的“成都特娇龙鞋业有限公司”大门外生产生活社区街道,骑车进厂回家路上。行至本厂家门口右侧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处,被王伟涉嫌危险驾驶罪、超速追尾受伤,拖行大约5米至厂门院坝外2米处。原告被送医伤势如图“骨肉分离、‘病危通知’、评残‘双十级’”,伤情极重。被告对如此伤势极重、过时26天、王伟涉嫌五项违法、三大肇事行为的法律关系错综复杂道路交通事故,违法滥用交警现场开一张罚单几分钟搞定的“简易程序办案定责。《认定书》故意违法不告知法定必须告知的复议诉讼时限。令原告丧去正常复议诉讼时机,只能按最高法“释〔20008号第四十一条……未告知……起诉期限……最长不得超过2年”法条起诉。具体事实与理由如下。


(一)《认定书》书面就有13项违法嫌疑

从《认定书》一看便知:第一,标题标榜“简易程序,无异公开宣誓违法。被告明知上述法律关系纷繁复杂的人身伤害事故,绝对不符按简易程序法定必备条件办案定责,而故意违犯。违反《公安部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简称《公安部规定》,下同)“第二十三条……简易程序处理……伤势轻微……一致同意……”。第二,被告把已签好的实际定责违法日期,涂改伪造为罗辑认为合法、难以准确辩认的日期。违反古今中外所有法律严禁法律文书涂改造假大忌。第三.《认定书》故意不按法律规定告知法定必须告知的复核诉讼期限。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五条 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应当……告知申请复核诉讼……期限”。第四,《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车祸伤人地点在原告父母工作工厂门口,原告骑车进厂回家,通过厂门外右侧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处,被王伟驾车追尾受伤、拖行约5米至厂门院坝外2米处的“交通环境基本情况”真相。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认定书应当载明……交通环境等基本情况”。第五,《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肇事车驶经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以危险驾驶罪嫌疑超速追尾碰伤原告的事故经过真相。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事故发生经过”。第六,《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事故法定必备证据及事故形成原因分析核心内容。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事故证据及事故形成原因分析”。第七,《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事故追尾主动引发方过错及责任。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四)当事人导致道路交通事故的过错及责任……”。第八,《认定书》对《公安部规定》强调记载的五大关键内容无一个字记载。同时违反背叛《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五大法定关键要害内容的法律规定。第九,《认定书》指认“王伟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简称《道安法》,下同)第二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危险驾驶罪嫌疑法条,并未据此做法定测试、检验与记载结论渎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简称《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一百零五条机动车驾驶人有饮酒、醉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嫌疑的,应当接受测试、检验”。第十,《认定书》对王伟上述危险驾驶罪嫌疑指认,未依法立案侦察与记载渎职。违反《公安部规定》“……发现当事人涉嫌交通肇事、危险驾驶犯罪的,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诉法》《公安机关办理刑案程序规定》立案侦查”。第十一,《认定书》“拉郎配”,以无法辨识的签字名字者为第一签名人,在法律上把“简易程序”一人独自办案终身负责的法定责任,由罗辑转嫁给了第一签名者。违反《公安部规定》第二十三条授权——“适用简易程序的,可以由一名交通警察处理”。第十二,上述纷繁复杂法律关系人身伤害事故《认定书》,被被告实际办成了一份与交警现场处置占道、逆行违法几分钟搞定的时间地点、所违法条、定责结果要素作派完全相同的现场罚单,接花移木暗度陈仓,敷衍荒谬登峰造极,结果难免冤假错黑。第十三,《认定书》对事故责任指认“蒋文韬的行为违反了《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完全错误,因为被告对所引《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的理解完全错误,正确理解应当是只有与事故发生有必然性因果关系的违法才有事故责任、与事故发生无必然因果关系的受害者任何违法甚至犯罪不概不具有、不承担事故责任。原告单纯年龄违法绝对不是被追尾被伤害事故的必然性因果关系,不应被错误指认为事故责任。被告事实违反了被告自己所引用的《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

(二)骑车“年龄违法”依法不担被人所伤责任

《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驾驶自行车……必须年满12周岁”法条,实质是用法律对少儿骑车安全施加预防保障举措大爱之法。压根不是准备用来制裁未满12周岁违法骑车惩戒之法。压根不是为机动车主动肇事追尾伤人预设顶罪抵责暗算机关。本法条对违者执法的要义非常明确:违者主动给他人或本人造成损害的事故,不能以年少为由依少卖少免责。必须由监护人代位承担与成人骑车主动肇事完全相同的事故责任。反之,对违者执法绝对不能以少年未满12周岁骑车违法为由,依少欺少,让被无辜受伤的未满12岁违法骑车少年,冤枉为肇事者致害人顶罪抵责。当然,违反本法不是不负责任、不受处罚,而是必须只能按《道安法》第八十九条非机动车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关于道路通行规定的,处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的法定标准,依法负责处罚。被王伟追尾伤害的原告违法骑车,应负责任只能是与监护人共同承担教育与受教育责任,应受的处罚只能是法律规定的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行政处罚。被告要蔣文韬负次要责任,实质是把少年骑车安保大爱法条,歪曲蜕变为专门对少年骑车违法的歧视惩戒工具,歪曲蜕变为专门为主动肇事追尾者顶罪抵责帮凶恶法。违反《道安法》第七十六条(二)、第八十九条。

(三)罗辑办案定责不择手段

一是罗辑故意把办案期限日期、法定程序、要素内容、事故证据捣乱成一锅粥,乱中施计,让原告方蒙冤“被卖了还为他数钱”。二是王伟对原告妈说有保险赔偿愿负全责,罗辑说绝对不可能、未满12岁骑车严重违法”。罗辑主导与王伟演双簧,欺诈迫使原告妈按二八开签责任协议书,罗辑还吓唬不签就按五五开定责。三是罗辑不惜编造栽赃自己的他处理某事故,碰倒四人因司机没钱掏一万元脱手,欺骗恐吓原告妈不得不签完全违背自己意志的责任二八开、医疗费垫付五五开二份协议书,罗辑还亲笔补充修改了协议书。四是罗辑把欺诈恐吓所得协议书作为原告方自愿负责的赃证,俨然是钓鱼执法,办案定责。五是罗辑讨好司机车主方,昧良心说扣车是受害方要求不是他要扣,实际已放车还假惺惺征求受害方意见放车。原告妈在2018814日向被告大队长说扣车放车经过,被大队长猛批 你无权扣车放车,扣车放车只有警察有权,方知当初罗辑扣车放车所演戏码完全是罗辑一手操纵欺骗原告方的假象骗局。六是罗辑纵容自然人顶包冒充车主,对肇事车行驶证与保单上法定车主成都上鼎金潮物流有限公司从不过问提及,帮其逃避责任至今未露面。七是罗辑办案掌握的全部关键要害证据对原告方完全保密,曾欺骗原告妈妈说现在别管证据,等处理完后有需要或打官司可随时来找我查询复制,我什么都会给你。之后原告方真的申请查询复制时,罗辑完全变卦,剥夺原告方知情权。

综上所述,被告一份涉嫌13项故意违法、处心积虑庄严《认定书》,办成了一份与交警几分钟所开现场罚单一模一样简单的违法行政变相罚单。敷衍盖世,荒谬绝伦。令人震惊,令人悲泣。《认定书》程序违法、内容违法、全面违法,显而易见。给原告索赔维权极大困扰与巨大精神心理伤害。还法律公正,还罗辑良知,还原告公道,迫在眉睫。根据《行政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原告为依法维护合法权益,依法提起诉讼。恳请法院支持原告诉讼请求。

此致

郫都区人民法院

具状人:蒋文韬   父亲 蒋波    母亲邓小娟

 

  201893

麻婶 发表于  2018-09-08 10:22:13 41字 ( 0/118)

依法治警应重视解决执法随意性大的问题、执法形象不佳的问题、执法程序意识不强等问题。

行政起诉状

原告:蒋文韬,男,2006825日生,住成都市温江区永盛镇尚合村2组。

蒋波(原告监护人,父亲),男,19811019日生,住原告相同住址。

身份证号510123198110192311。电话13980810614

邓小娟(原告监护人,母亲),女,1985225日生,住原告相同住址。

身份证号510902198502258860。电话18782200952

被告: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法定代表人(大队长)梅春海;地址成都市温江区战备渠南路66号;电话:028-8272238882728446

诉讼请求:

1、判定被告20171122日作出的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简易程序)》(简称《认定书》,下同)第5101158201711970号行政违法。判令被告依法撤销该认定书,重新正确认定所涉道路交通事故责任。

2、判令被告对因“蒋文韬负次要责任错误认定,必定给原告造成伤残索赔减少5万元、原告方多处求助律师专家研判咨询酬金等费用3万元等合计损失金额8万元,象征性赔偿1元人民币。

3、判令被告执法不公给原告方造成极大困扰、精神与心理伤害精神抚慰金1000元人民币。

4、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事实及理由:

201710281555分,原告在父母工作的“成都特娇龙鞋业有限公司”大门外生产生活社区街道,骑车进厂回家路上。行至本厂家门口右侧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处,被王伟涉嫌危险驾驶罪、超速追尾受伤,拖行大约5米至厂门院坝外2米处。原告被送医伤势如图“骨肉分离、‘病危通知’、评残‘双十级’”,伤情极重。被告对如此伤势极重、过时26天、王伟涉嫌五项违法、三大肇事行为的法律关系错综复杂道路交通事故,违法滥用交警现场开一张罚单几分钟搞定的“简易程序办案定责。《认定书》故意违法不告知法定必须告知的复议诉讼时限。令原告丧去正常复议诉讼时机,只能按最高法“释〔20008号第四十一条……未告知……起诉期限……最长不得超过2年”法条起诉。具体事实与理由如下。


(一)《认定书》书面就有13项违法嫌疑

从《认定书》一看便知:第一,标题标榜“简易程序,无异公开宣誓违法。被告明知上述法律关系纷繁复杂的人身伤害事故,绝对不符按简易程序法定必备条件办案定责,而故意违犯。违反《公安部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简称《公安部规定》,下同)“第二十三条……简易程序处理……伤势轻微……一致同意……”。第二,被告把已签好的实际定责违法日期,涂改伪造为罗辑认为合法、难以准确辩认的日期。违反古今中外所有法律严禁法律文书涂改造假大忌。第三.《认定书》故意不按法律规定告知法定必须告知的复核诉讼期限。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五条 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应当……告知申请复核诉讼……期限”。第四,《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车祸伤人地点在原告父母工作工厂门口,原告骑车进厂回家,通过厂门外右侧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处,被王伟驾车追尾受伤、拖行约5米至厂门院坝外2米处的“交通环境基本情况”真相。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认定书应当载明……交通环境等基本情况”。第五,《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肇事车驶经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以危险驾驶罪嫌疑超速追尾碰伤原告的事故经过真相。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事故发生经过”。第六,《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事故法定必备证据及事故形成原因分析核心内容。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事故证据及事故形成原因分析”。第七,《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事故追尾主动引发方过错及责任。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四)当事人导致道路交通事故的过错及责任……”。第八,《认定书》对《公安部规定》强调记载的五大关键内容无一个字记载。同时违反背叛《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五大法定关键要害内容的法律规定。第九,《认定书》指认“王伟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简称《道安法》,下同)第二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危险驾驶罪嫌疑法条,并未据此做法定测试、检验与记载结论渎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简称《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一百零五条机动车驾驶人有饮酒、醉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嫌疑的,应当接受测试、检验”。第十,《认定书》对王伟上述危险驾驶罪嫌疑指认,未依法立案侦察与记载渎职。违反《公安部规定》“……发现当事人涉嫌交通肇事、危险驾驶犯罪的,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诉法》《公安机关办理刑案程序规定》立案侦查”。第十一,《认定书》“拉郎配”,以无法辨识的签字名字者为第一签名人,在法律上把“简易程序”一人独自办案终身负责的法定责任,由罗辑转嫁给了第一签名者。违反《公安部规定》第二十三条授权——“适用简易程序的,可以由一名交通警察处理”。第十二,上述纷繁复杂法律关系人身伤害事故《认定书》,被被告实际办成了一份与交警现场处置占道、逆行违法几分钟搞定的时间地点、所违法条、定责结果要素作派完全相同的现场罚单,接花移木暗度陈仓,敷衍荒谬登峰造极,结果难免冤假错黑。第十三,《认定书》对事故责任指认“蒋文韬的行为违反了《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完全错误,因为被告对所引《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的理解完全错误,正确理解应当是只有与事故发生有必然性因果关系的违法才有事故责任、与事故发生无必然因果关系的受害者任何违法甚至犯罪不概不具有、不承担事故责任。原告单纯年龄违法绝对不是被追尾被伤害事故的必然性因果关系,不应被错误指认为事故责任。被告事实违反了被告自己所引用的《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

(二)骑车“年龄违法”依法不担被人所伤责任

《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驾驶自行车……必须年满12周岁”法条,实质是用法律对少儿骑车安全施加预防保障举措大爱之法。压根不是准备用来制裁未满12周岁违法骑车惩戒之法。压根不是为机动车主动肇事追尾伤人预设顶罪抵责暗算机关。本法条对违者执法的要义非常明确:违者主动给他人或本人造成损害的事故,不能以年少为由依少卖少免责。必须由监护人代位承担与成人骑车主动肇事完全相同的事故责任。反之,对违者执法绝对不能以少年未满12周岁骑车违法为由,依少欺少,让被无辜受伤的未满12岁违法骑车少年,冤枉为肇事者致害人顶罪抵责。当然,违反本法不是不负责任、不受处罚,而是必须只能按《道安法》第八十九条非机动车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关于道路通行规定的,处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的法定标准,依法负责处罚。被王伟追尾伤害的原告违法骑车,应负责任只能是与监护人共同承担教育与受教育责任,应受的处罚只能是法律规定的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行政处罚。被告要蔣文韬负次要责任,实质是把少年骑车安保大爱法条,歪曲蜕变为专门对少年骑车违法的歧视惩戒工具,歪曲蜕变为专门为主动肇事追尾者顶罪抵责帮凶恶法。违反《道安法》第七十六条(二)、第八十九条。

(三)罗辑办案定责不择手段

一是罗辑故意把办案期限日期、法定程序、要素内容、事故证据捣乱成一锅粥,乱中施计,让原告方蒙冤“被卖了还为他数钱”。二是王伟对原告妈说有保险赔偿愿负全责,罗辑说绝对不可能、未满12岁骑车严重违法”。罗辑主导与王伟演双簧,欺诈迫使原告妈按二八开签责任协议书,罗辑还吓唬不签就按五五开定责。三是罗辑不惜编造栽赃自己的他处理某事故,碰倒四人因司机没钱掏一万元脱手,欺骗恐吓原告妈不得不签完全违背自己意志的责任二八开、医疗费垫付五五开二份协议书,罗辑还亲笔补充修改了协议书。四是罗辑把欺诈恐吓所得协议书作为原告方自愿负责的赃证,俨然是钓鱼执法,办案定责。五是罗辑讨好司机车主方,昧良心说扣车是受害方要求不是他要扣,实际已放车还假惺惺征求受害方意见放车。原告妈在2018814日向被告大队长说扣车放车经过,被大队长猛批 你无权扣车放车,扣车放车只有警察有权,方知当初罗辑扣车放车所演戏码完全是罗辑一手操纵欺骗原告方的假象骗局。六是罗辑纵容自然人顶包冒充车主,对肇事车行驶证与保单上法定车主成都上鼎金潮物流有限公司从不过问提及,帮其逃避责任至今未露面。七是罗辑办案掌握的全部关键要害证据对原告方完全保密,曾欺骗原告妈妈说现在别管证据,等处理完后有需要或打官司可随时来找我查询复制,我什么都会给你。之后原告方真的申请查询复制时,罗辑完全变卦,剥夺原告方知情权。

综上所述,被告一份涉嫌13项故意违法、处心积虑庄严《认定书》,办成了一份与交警几分钟所开现场罚单一模一样简单的违法行政变相罚单。敷衍盖世,荒谬绝伦。令人震惊,令人悲泣。《认定书》程序违法、内容违法、全面违法,显而易见。给原告索赔维权极大困扰与巨大精神心理伤害。还法律公正,还罗辑良知,还原告公道,迫在眉睫。根据《行政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原告为依法维护合法权益,依法提起诉讼。恳请法院支持原告诉讼请求。

此致

郫都区人民法院

具状人:蒋文韬   父亲 蒋波    母亲邓小娟

 

  201893

麻婶 发表于  2018-09-08 10:21:08 20字 ( 0/194)

这帖不错,对执法不公的交警很有警示意义。

行政起诉状

原告:蒋文韬,男,2006825日生,住成都市温江区永盛镇尚合村2组。

蒋波(原告监护人,父亲),男,19811019日生,住原告相同住址。

身份证号510123198110192311。电话13980810614

邓小娟(原告监护人,母亲),女,1985225日生,住原告相同住址。

身份证号510902198502258860。电话18782200952

被告: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法定代表人(大队长)梅春海;地址成都市温江区战备渠南路66号;电话:028-8272238882728446

诉讼请求:

1、判定被告20171122日作出的成都市公安局温江区分局交通警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简易程序)》(简称《认定书》,下同)第5101158201711970号行政违法。判令被告依法撤销该认定书,重新正确认定所涉道路交通事故责任。

2、判令被告对因“蒋文韬负次要责任错误认定,必定给原告造成伤残索赔减少5万元、原告方多处求助律师专家研判咨询酬金等费用3万元等合计损失金额8万元,象征性赔偿1元人民币。

3、判令被告执法不公给原告方造成极大困扰、精神与心理伤害精神抚慰金1000元人民币。

4、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事实及理由:

201710281555分,原告在父母工作的“成都特娇龙鞋业有限公司”大门外生产生活社区街道,骑车进厂回家路上。行至本厂家门口右侧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处,被王伟涉嫌危险驾驶罪、超速追尾受伤,拖行大约5米至厂门院坝外2米处。原告被送医伤势如图“骨肉分离、‘病危通知’、评残‘双十级’”,伤情极重。被告对如此伤势极重、过时26天、王伟涉嫌五项违法、三大肇事行为的法律关系错综复杂道路交通事故,违法滥用交警现场开一张罚单几分钟搞定的“简易程序办案定责。《认定书》故意违法不告知法定必须告知的复议诉讼时限。令原告丧去正常复议诉讼时机,只能按最高法“释〔20008号第四十一条……未告知……起诉期限……最长不得超过2年”法条起诉。具体事实与理由如下。


(一)《认定书》书面就有13项违法嫌疑

从《认定书》一看便知:第一,标题标榜“简易程序,无异公开宣誓违法。被告明知上述法律关系纷繁复杂的人身伤害事故,绝对不符按简易程序法定必备条件办案定责,而故意违犯。违反《公安部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简称《公安部规定》,下同)“第二十三条……简易程序处理……伤势轻微……一致同意……”。第二,被告把已签好的实际定责违法日期,涂改伪造为罗辑认为合法、难以准确辩认的日期。违反古今中外所有法律严禁法律文书涂改造假大忌。第三.《认定书》故意不按法律规定告知法定必须告知的复核诉讼期限。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五条 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应当……告知申请复核诉讼……期限”。第四,《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车祸伤人地点在原告父母工作工厂门口,原告骑车进厂回家,通过厂门外右侧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处,被王伟驾车追尾受伤、拖行约5米至厂门院坝外2米处的“交通环境基本情况”真相。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认定书应当载明……交通环境等基本情况”。第五,《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肇事车驶经十字路口人行斑马线与道路减速带,以危险驾驶罪嫌疑超速追尾碰伤原告的事故经过真相。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事故发生经过”。第六,《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事故法定必备证据及事故形成原因分析核心内容。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事故证据及事故形成原因分析”。第七,《认定书》故意隐瞒法定必写、事故追尾主动引发方过错及责任。违反《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四)当事人导致道路交通事故的过错及责任……”。第八,《认定书》对《公安部规定》强调记载的五大关键内容无一个字记载。同时违反背叛《公安部规定》“第六十四条认定书应当载明五大法定关键要害内容的法律规定。第九,《认定书》指认“王伟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简称《道安法》,下同)第二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危险驾驶罪嫌疑法条,并未据此做法定测试、检验与记载结论渎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简称《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一百零五条机动车驾驶人有饮酒、醉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嫌疑的,应当接受测试、检验”。第十,《认定书》对王伟上述危险驾驶罪嫌疑指认,未依法立案侦察与记载渎职。违反《公安部规定》“……发现当事人涉嫌交通肇事、危险驾驶犯罪的,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诉法》《公安机关办理刑案程序规定》立案侦查”。第十一,《认定书》“拉郎配”,以无法辨识的签字名字者为第一签名人,在法律上把“简易程序”一人独自办案终身负责的法定责任,由罗辑转嫁给了第一签名者。违反《公安部规定》第二十三条授权——“适用简易程序的,可以由一名交通警察处理”。第十二,上述纷繁复杂法律关系人身伤害事故《认定书》,被被告实际办成了一份与交警现场处置占道、逆行违法几分钟搞定的时间地点、所违法条、定责结果要素作派完全相同的现场罚单,接花移木暗度陈仓,敷衍荒谬登峰造极,结果难免冤假错黑。第十三,《认定书》对事故责任指认“蒋文韬的行为违反了《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一项完全错误,因为被告对所引《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的理解完全错误,正确理解应当是只有与事故发生有必然性因果关系的违法才有事故责任、与事故发生无必然因果关系的受害者任何违法甚至犯罪不概不具有、不承担事故责任。原告单纯年龄违法绝对不是被追尾被伤害事故的必然性因果关系,不应被错误指认为事故责任。被告事实违反了被告自己所引用的《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

(二)骑车“年龄违法”依法不担被人所伤责任

《道安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驾驶自行车……必须年满12周岁”法条,实质是用法律对少儿骑车安全施加预防保障举措大爱之法。压根不是准备用来制裁未满12周岁违法骑车惩戒之法。压根不是为机动车主动肇事追尾伤人预设顶罪抵责暗算机关。本法条对违者执法的要义非常明确:违者主动给他人或本人造成损害的事故,不能以年少为由依少卖少免责。必须由监护人代位承担与成人骑车主动肇事完全相同的事故责任。反之,对违者执法绝对不能以少年未满12周岁骑车违法为由,依少欺少,让被无辜受伤的未满12岁违法骑车少年,冤枉为肇事者致害人顶罪抵责。当然,违反本法不是不负责任、不受处罚,而是必须只能按《道安法》第八十九条非机动车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关于道路通行规定的,处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的法定标准,依法负责处罚。被王伟追尾伤害的原告违法骑车,应负责任只能是与监护人共同承担教育与受教育责任,应受的处罚只能是法律规定的警告或者5元以上50元以下罚款行政处罚。被告要蔣文韬负次要责任,实质是把少年骑车安保大爱法条,歪曲蜕变为专门对少年骑车违法的歧视惩戒工具,歪曲蜕变为专门为主动肇事追尾者顶罪抵责帮凶恶法。违反《道安法》第七十六条(二)、第八十九条。

(三)罗辑办案定责不择手段

一是罗辑故意把办案期限日期、法定程序、要素内容、事故证据捣乱成一锅粥,乱中施计,让原告方蒙冤“被卖了还为他数钱”。二是王伟对原告妈说有保险赔偿愿负全责,罗辑说绝对不可能、未满12岁骑车严重违法”。罗辑主导与王伟演双簧,欺诈迫使原告妈按二八开签责任协议书,罗辑还吓唬不签就按五五开定责。三是罗辑不惜编造栽赃自己的他处理某事故,碰倒四人因司机没钱掏一万元脱手,欺骗恐吓原告妈不得不签完全违背自己意志的责任二八开、医疗费垫付五五开二份协议书,罗辑还亲笔补充修改了协议书。四是罗辑把欺诈恐吓所得协议书作为原告方自愿负责的赃证,俨然是钓鱼执法,办案定责。五是罗辑讨好司机车主方,昧良心说扣车是受害方要求不是他要扣,实际已放车还假惺惺征求受害方意见放车。原告妈在2018814日向被告大队长说扣车放车经过,被大队长猛批 你无权扣车放车,扣车放车只有警察有权,方知当初罗辑扣车放车所演戏码完全是罗辑一手操纵欺骗原告方的假象骗局。六是罗辑纵容自然人顶包冒充车主,对肇事车行驶证与保单上法定车主成都上鼎金潮物流有限公司从不过问提及,帮其逃避责任至今未露面。七是罗辑办案掌握的全部关键要害证据对原告方完全保密,曾欺骗原告妈妈说现在别管证据,等处理完后有需要或打官司可随时来找我查询复制,我什么都会给你。之后原告方真的申请查询复制时,罗辑完全变卦,剥夺原告方知情权。

综上所述,被告一份涉嫌13项故意违法、处心积虑庄严《认定书》,办成了一份与交警几分钟所开现场罚单一模一样简单的违法行政变相罚单。敷衍盖世,荒谬绝伦。令人震惊,令人悲泣。《认定书》程序违法、内容违法、全面违法,显而易见。给原告索赔维权极大困扰与巨大精神心理伤害。还法律公正,还罗辑良知,还原告公道,迫在眉睫。根据《行政诉讼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原告为依法维护合法权益,依法提起诉讼。恳请法院支持原告诉讼请求。

此致

郫都区人民法院

具状人:蒋文韬   父亲 蒋波    母亲邓小娟

 

  201893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