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正义迟到 发表于  2018-08-07 11:38:02 35931字 ( 2/1414)

东阳律师事务所(等同聂树斌案)江苏徐州一纪委书记入狱喊冤11年,刑满释放后徐州法院更改定罪证据

东阳律师事务所(等同聂树斌案)江苏徐州一纪委书记入狱喊冤11年,刑满释放后徐州法院更改定罪证据

http://bbs1.people.com.cn/post/71/1/2/168209613.html

 

东阳律师事务所李正义、张扬  撰稿

在澎湃新闻等媒体以《贪污罪判决生效7年后,徐州法院更改定罪证据,官方回应:不便透露》为题,报道了江苏徐州一纪委书记董超,被当地法院依据建设银行现金支票存根领钱贪污判刑10年刑满释放后,法院更改定罪证据

大白新闻在报道中首先质疑,“在诉讼过程中,原被告提供的所有证据必须经过法庭举证质证,才有可能产生法律效力,进而被法官采信。反之,任何未经举证质证的证据都不可能被法官采信。”这是我国法律诉讼中的基本原则,也是世界通行的法理。然而,江苏省徐州市的一起刑事判决,却在被告人刑满释放后,原审法院以裁定形式修改了以上刑事判决书的一份核心证据。裁定过程中,该案未重新进入审判程序,原被告也未就以上证据的更改进行过质证。
   民主与法制时报做了题为《落马纪委书记的起伏人生》整版报道。董超是职工的功臣,因讨要被法院强扣500名破产企业职工的安置费受报复;本报记者还采访了丰县建设银行王前锋副行长,他让会计核实后明确告诉记者建设银行没有判决书上定罪的这张现金支票。

 

一二审判决书[(2007)丰刑初字第206号、(2007)徐刑二终字第83号)第三页采纳了两份中国建设银行现金支票存根作为定罪凭证:一张号码为12126972、出票日期为2005年3月12日、金额为43505.9元;另一张号码为01689927、出票日期为2006年1月13日、金额为30000元。众所周知:“现金支票存根”是企业单位会计做账用的,不能拿到银行去领钱,拿到银行领钱贪污的应该是“现金支票”。本律师事务所查阅了卷宗所有资料均没查到“现金支票”这四个字,而一二审判决书第三页仅以“建行的现金支票存根”作为定罪的依据,这就是离奇判决的核心?
  本律师事务所李正义、张扬律师查阅了两审法院卷宗,从庭审笔录可知:一二审法院三次开庭既没拿定罪的证据“建设银行现金支票存根”当庭举证质证、也无任何证人出庭作证、就连判决书上显示的同案也没出庭对质。庭审笔录显示:被告人董超多次向审判长申请,拿定罪的证据“现金支票”当庭举证、让证人出庭作证、让捏造的同案出庭对质,这些合法的要求,两级法院审判长均被拒绝?违背刑事诉讼法一百九十条规定:“公诉人应当向法庭出示物证让当事人辨认,”否则不能作为有效证据。因此,一二审法院判决是违法判决,应依法撤销原判决。

 

2013年5月14日董超已刑满释放;

 

2014年9月2日董超刑满释放1年后,一审丰县法院再下裁定,更改原一、二审法院定罪依据,“中国建设银行现金支票存根”更改为“中国银行现金支票存根”。涉嫌程序违法;此外,法院直接采纳的现金支票存根作为定罪证据,现金支票存根不能拿到银行去领钱。

 

 

 

(上图)2013年5月14日刑满释放证书。

 

 

(上图)董超刑满释放后,法院更改定罪证据

 

本律师事务所多方取证,法院更改之后的“中国银行现金支票存根”取款人也不是董超。

 

 

 

 

 

(上图)2015年12月9日北京中伦文德律师事务许海峰律师找到会计胡侠从会计凭证里取得原始书证

会计原始凭证记载现金支票已交刘局,徐州新典电器有限公司破产组会计胡侠从会计档案中复印原始凭证,并出具证明与原件相符。

 

习近平总书记说,要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并对此表达了深刻见解:“许多案件不需要多少法律知识,本案事实清楚,简单明了凭良知就能够明断是非”。最高法院周强院长说,对冤假错案,发现一起,纠正一起...

在依法治国的今天,江苏徐州两审法院不顾事实,仅依据虚构的“建行现金支票存根”强行加罪于董超

此案,多家新闻媒体曝光后,徐州市中院装聋作哑,仍不作任何回应?

请求最高人民法院依据铁的事实,改判董超无罪。还法律尊严!还百姓公平正义!

请求全国各大新闻媒体继续跟踪报道!推进依法治国尽快落到实处!

2018年8月8日

东阳律师事务所邮箱:1028542773@qq.com

 

正义迟到 发表于  2018-08-07 14:05:56 28字 ( 0/197)

权大于法: 法律对司法战线上扛着招牌的腐败分子没有用啊

东阳律师事务所(等同聂树斌案)江苏徐州一纪委书记入狱喊冤11年,刑满释放后徐州法院更改定罪证据

http://bbs1.people.com.cn/post/71/1/2/168209613.html

 

东阳律师事务所李正义、张扬  撰稿

在澎湃新闻等媒体以《贪污罪判决生效7年后,徐州法院更改定罪证据,官方回应:不便透露》为题,报道了江苏徐州一纪委书记董超,被当地法院依据建设银行现金支票存根领钱贪污判刑10年刑满释放后,法院更改定罪证据

大白新闻在报道中首先质疑,“在诉讼过程中,原被告提供的所有证据必须经过法庭举证质证,才有可能产生法律效力,进而被法官采信。反之,任何未经举证质证的证据都不可能被法官采信。”这是我国法律诉讼中的基本原则,也是世界通行的法理。然而,江苏省徐州市的一起刑事判决,却在被告人刑满释放后,原审法院以裁定形式修改了以上刑事判决书的一份核心证据。裁定过程中,该案未重新进入审判程序,原被告也未就以上证据的更改进行过质证。
   民主与法制时报做了题为《落马纪委书记的起伏人生》整版报道。董超是职工的功臣,因讨要被法院强扣500名破产企业职工的安置费受报复;本报记者还采访了丰县建设银行王前锋副行长,他让会计核实后明确告诉记者建设银行没有判决书上定罪的这张现金支票。

 

一二审判决书[(2007)丰刑初字第206号、(2007)徐刑二终字第83号)第三页采纳了两份中国建设银行现金支票存根作为定罪凭证:一张号码为12126972、出票日期为2005年3月12日、金额为43505.9元;另一张号码为01689927、出票日期为2006年1月13日、金额为30000元。众所周知:“现金支票存根”是企业单位会计做账用的,不能拿到银行去领钱,拿到银行领钱贪污的应该是“现金支票”。本律师事务所查阅了卷宗所有资料均没查到“现金支票”这四个字,而一二审判决书第三页仅以“建行的现金支票存根”作为定罪的依据,这就是离奇判决的核心?
  本律师事务所李正义、张扬律师查阅了两审法院卷宗,从庭审笔录可知:一二审法院三次开庭既没拿定罪的证据“建设银行现金支票存根”当庭举证质证、也无任何证人出庭作证、就连判决书上显示的同案也没出庭对质。庭审笔录显示:被告人董超多次向审判长申请,拿定罪的证据“现金支票”当庭举证、让证人出庭作证、让捏造的同案出庭对质,这些合法的要求,两级法院审判长均被拒绝?违背刑事诉讼法一百九十条规定:“公诉人应当向法庭出示物证让当事人辨认,”否则不能作为有效证据。因此,一二审法院判决是违法判决,应依法撤销原判决。

 

2013年5月14日董超已刑满释放;

 

2014年9月2日董超刑满释放1年后,一审丰县法院再下裁定,更改原一、二审法院定罪依据,“中国建设银行现金支票存根”更改为“中国银行现金支票存根”。涉嫌程序违法;此外,法院直接采纳的现金支票存根作为定罪证据,现金支票存根不能拿到银行去领钱。

 

 

 

(上图)2013年5月14日刑满释放证书。

 

 

(上图)董超刑满释放后,法院更改定罪证据

 

本律师事务所多方取证,法院更改之后的“中国银行现金支票存根”取款人也不是董超。

 

 

 

 

 

(上图)2015年12月9日北京中伦文德律师事务许海峰律师找到会计胡侠从会计凭证里取得原始书证

会计原始凭证记载现金支票已交刘局,徐州新典电器有限公司破产组会计胡侠从会计档案中复印原始凭证,并出具证明与原件相符。

 

习近平总书记说,要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并对此表达了深刻见解:“许多案件不需要多少法律知识,本案事实清楚,简单明了凭良知就能够明断是非”。最高法院周强院长说,对冤假错案,发现一起,纠正一起...

在依法治国的今天,江苏徐州两审法院不顾事实,仅依据虚构的“建行现金支票存根”强行加罪于董超

此案,多家新闻媒体曝光后,徐州市中院装聋作哑,仍不作任何回应?

请求最高人民法院依据铁的事实,改判董超无罪。还法律尊严!还百姓公平正义!

请求全国各大新闻媒体继续跟踪报道!推进依法治国尽快落到实处!

2018年8月8日

东阳律师事务所邮箱:1028542773@qq.com

 

正义迟到 发表于  2018-08-07 14:05:45 32字 ( 0/201)

一个工作日就可以到银行查实没有这张支票,给举报人答复,就可结案。

东阳律师事务所(等同聂树斌案)江苏徐州一纪委书记入狱喊冤11年,刑满释放后徐州法院更改定罪证据

http://bbs1.people.com.cn/post/71/1/2/168209613.html

 

东阳律师事务所李正义、张扬  撰稿

在澎湃新闻等媒体以《贪污罪判决生效7年后,徐州法院更改定罪证据,官方回应:不便透露》为题,报道了江苏徐州一纪委书记董超,被当地法院依据建设银行现金支票存根领钱贪污判刑10年刑满释放后,法院更改定罪证据

大白新闻在报道中首先质疑,“在诉讼过程中,原被告提供的所有证据必须经过法庭举证质证,才有可能产生法律效力,进而被法官采信。反之,任何未经举证质证的证据都不可能被法官采信。”这是我国法律诉讼中的基本原则,也是世界通行的法理。然而,江苏省徐州市的一起刑事判决,却在被告人刑满释放后,原审法院以裁定形式修改了以上刑事判决书的一份核心证据。裁定过程中,该案未重新进入审判程序,原被告也未就以上证据的更改进行过质证。
   民主与法制时报做了题为《落马纪委书记的起伏人生》整版报道。董超是职工的功臣,因讨要被法院强扣500名破产企业职工的安置费受报复;本报记者还采访了丰县建设银行王前锋副行长,他让会计核实后明确告诉记者建设银行没有判决书上定罪的这张现金支票。

 

一二审判决书[(2007)丰刑初字第206号、(2007)徐刑二终字第83号)第三页采纳了两份中国建设银行现金支票存根作为定罪凭证:一张号码为12126972、出票日期为2005年3月12日、金额为43505.9元;另一张号码为01689927、出票日期为2006年1月13日、金额为30000元。众所周知:“现金支票存根”是企业单位会计做账用的,不能拿到银行去领钱,拿到银行领钱贪污的应该是“现金支票”。本律师事务所查阅了卷宗所有资料均没查到“现金支票”这四个字,而一二审判决书第三页仅以“建行的现金支票存根”作为定罪的依据,这就是离奇判决的核心?
  本律师事务所李正义、张扬律师查阅了两审法院卷宗,从庭审笔录可知:一二审法院三次开庭既没拿定罪的证据“建设银行现金支票存根”当庭举证质证、也无任何证人出庭作证、就连判决书上显示的同案也没出庭对质。庭审笔录显示:被告人董超多次向审判长申请,拿定罪的证据“现金支票”当庭举证、让证人出庭作证、让捏造的同案出庭对质,这些合法的要求,两级法院审判长均被拒绝?违背刑事诉讼法一百九十条规定:“公诉人应当向法庭出示物证让当事人辨认,”否则不能作为有效证据。因此,一二审法院判决是违法判决,应依法撤销原判决。

 

2013年5月14日董超已刑满释放;

 

2014年9月2日董超刑满释放1年后,一审丰县法院再下裁定,更改原一、二审法院定罪依据,“中国建设银行现金支票存根”更改为“中国银行现金支票存根”。涉嫌程序违法;此外,法院直接采纳的现金支票存根作为定罪证据,现金支票存根不能拿到银行去领钱。

 

 

 

(上图)2013年5月14日刑满释放证书。

 

 

(上图)董超刑满释放后,法院更改定罪证据

 

本律师事务所多方取证,法院更改之后的“中国银行现金支票存根”取款人也不是董超。

 

 

 

 

 

(上图)2015年12月9日北京中伦文德律师事务许海峰律师找到会计胡侠从会计凭证里取得原始书证

会计原始凭证记载现金支票已交刘局,徐州新典电器有限公司破产组会计胡侠从会计档案中复印原始凭证,并出具证明与原件相符。

 

习近平总书记说,要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并对此表达了深刻见解:“许多案件不需要多少法律知识,本案事实清楚,简单明了凭良知就能够明断是非”。最高法院周强院长说,对冤假错案,发现一起,纠正一起...

在依法治国的今天,江苏徐州两审法院不顾事实,仅依据虚构的“建行现金支票存根”强行加罪于董超

此案,多家新闻媒体曝光后,徐州市中院装聋作哑,仍不作任何回应?

请求最高人民法院依据铁的事实,改判董超无罪。还法律尊严!还百姓公平正义!

请求全国各大新闻媒体继续跟踪报道!推进依法治国尽快落到实处!

2018年8月8日

东阳律师事务所邮箱:1028542773@qq.com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