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鹿王826 发表于  2018-07-11 20:54:51 668字 ( 4/1461)

惠民工程不能变味,必须严格监察(原创首发)

      网上认识一单身妈妈,一个人带着上高中的女儿租房过,这位母亲没什么学历和技术,在东北的县城里打工一个月工资不过两千块左右,她自己的身体也不大好这样的工作也不稳定的,这位母亲常常为了生活犯愁。我曾经问她,现在全国扶贫你家里的状况也不好,可以向政府申请扶贫补助啊?这位单亲妈妈说:她不认识人没关系,申请不上的。我又劝她申请廉租房,她说没钱没关系根本就不可能。

        国家搞廉租房搞扶贫都是为了帮助穷困百姓的惠民工程,如果在老百姓的眼里这些惠民工程要凭着金钱和人事关系才能得到,那不是变质变味了吗?惠民工程这块蛋糕是国家用来救济贫困的,如果被某些人以权谋私变成权钱交易的筹码,那在老百姓的眼中看到的只是不公,对国家政府只有失望,国家每年投入上百亿的暖心工程反而伤了那些满怀期待的穷困百姓的心。

      各级地方政府在廉租房贫困户的确定上也都实行了公开征求意见之类的步骤,但如果操作者不能公正那么这些举措也不过是形式罢了。建议国家对惠民工程严格监察,最好实行异地监察制度——用甲地的纪检监察部门去监察核实乙地的廉租房或者贫困户的资质,用乙地的纪检监察部门去核实甲地的廉租房或者贫困户的资质,这种核查绝对不能只流于纸面,应该深入实地摸排调查,对那些窃取国家惠民蛋糕的人,应该严厉惩处,而那些以国家惠民项目为腐败资本的人,更应用刑法严厉惩治。


党员永跟党走 发表于  2018-07-12 06:57:43 60字 ( 0/139)

党的权威:希望党中央严查(独立王国)大庆油田采油六厂工程技术大队领导是谁六年限制党员高继龙爱党爱国?维护党纪国法的权威!

      网上认识一单身妈妈,一个人带着上高中的女儿租房过,这位母亲没什么学历和技术,在东北的县城里打工一个月工资不过两千块左右,她自己的身体也不大好这样的工作也不稳定的,这位母亲常常为了生活犯愁。我曾经问她,现在全国扶贫你家里的状况也不好,可以向政府申请扶贫补助啊?这位单亲妈妈说:她不认识人没关系,申请不上的。我又劝她申请廉租房,她说没钱没关系根本就不可能。

        国家搞廉租房搞扶贫都是为了帮助穷困百姓的惠民工程,如果在老百姓的眼里这些惠民工程要凭着金钱和人事关系才能得到,那不是变质变味了吗?惠民工程这块蛋糕是国家用来救济贫困的,如果被某些人以权谋私变成权钱交易的筹码,那在老百姓的眼中看到的只是不公,对国家政府只有失望,国家每年投入上百亿的暖心工程反而伤了那些满怀期待的穷困百姓的心。

      各级地方政府在廉租房贫困户的确定上也都实行了公开征求意见之类的步骤,但如果操作者不能公正那么这些举措也不过是形式罢了。建议国家对惠民工程严格监察,最好实行异地监察制度——用甲地的纪检监察部门去监察核实乙地的廉租房或者贫困户的资质,用乙地的纪检监察部门去核实甲地的廉租房或者贫困户的资质,这种核查绝对不能只流于纸面,应该深入实地摸排调查,对那些窃取国家惠民蛋糕的人,应该严厉惩处,而那些以国家惠民项目为腐败资本的人,更应用刑法严厉惩治。


党员对党忠诚 发表于  2018-07-12 06:09:03 63字 ( 0/145)

“红船精神”希望党中央严查最牛的(独立王国)大庆油田采油六厂工程技术大队领导是谁六年限制党员高继龙爱党爱国?彰显党纪国法威严!

      网上认识一单身妈妈,一个人带着上高中的女儿租房过,这位母亲没什么学历和技术,在东北的县城里打工一个月工资不过两千块左右,她自己的身体也不大好这样的工作也不稳定的,这位母亲常常为了生活犯愁。我曾经问她,现在全国扶贫你家里的状况也不好,可以向政府申请扶贫补助啊?这位单亲妈妈说:她不认识人没关系,申请不上的。我又劝她申请廉租房,她说没钱没关系根本就不可能。

        国家搞廉租房搞扶贫都是为了帮助穷困百姓的惠民工程,如果在老百姓的眼里这些惠民工程要凭着金钱和人事关系才能得到,那不是变质变味了吗?惠民工程这块蛋糕是国家用来救济贫困的,如果被某些人以权谋私变成权钱交易的筹码,那在老百姓的眼中看到的只是不公,对国家政府只有失望,国家每年投入上百亿的暖心工程反而伤了那些满怀期待的穷困百姓的心。

      各级地方政府在廉租房贫困户的确定上也都实行了公开征求意见之类的步骤,但如果操作者不能公正那么这些举措也不过是形式罢了。建议国家对惠民工程严格监察,最好实行异地监察制度——用甲地的纪检监察部门去监察核实乙地的廉租房或者贫困户的资质,用乙地的纪检监察部门去核实甲地的廉租房或者贫困户的资质,这种核查绝对不能只流于纸面,应该深入实地摸排调查,对那些窃取国家惠民蛋糕的人,应该严厉惩处,而那些以国家惠民项目为腐败资本的人,更应用刑法严厉惩治。


zxcvbnm0980 发表于  2018-07-11 21:53:22 46字 ( 0/117)

“强制性标准必须执行”这本不需讨论的问题,在《人民网》也讨论一年多了,还要无限期讨论下去?

      网上认识一单身妈妈,一个人带着上高中的女儿租房过,这位母亲没什么学历和技术,在东北的县城里打工一个月工资不过两千块左右,她自己的身体也不大好这样的工作也不稳定的,这位母亲常常为了生活犯愁。我曾经问她,现在全国扶贫你家里的状况也不好,可以向政府申请扶贫补助啊?这位单亲妈妈说:她不认识人没关系,申请不上的。我又劝她申请廉租房,她说没钱没关系根本就不可能。

        国家搞廉租房搞扶贫都是为了帮助穷困百姓的惠民工程,如果在老百姓的眼里这些惠民工程要凭着金钱和人事关系才能得到,那不是变质变味了吗?惠民工程这块蛋糕是国家用来救济贫困的,如果被某些人以权谋私变成权钱交易的筹码,那在老百姓的眼中看到的只是不公,对国家政府只有失望,国家每年投入上百亿的暖心工程反而伤了那些满怀期待的穷困百姓的心。

      各级地方政府在廉租房贫困户的确定上也都实行了公开征求意见之类的步骤,但如果操作者不能公正那么这些举措也不过是形式罢了。建议国家对惠民工程严格监察,最好实行异地监察制度——用甲地的纪检监察部门去监察核实乙地的廉租房或者贫困户的资质,用乙地的纪检监察部门去核实甲地的廉租房或者贫困户的资质,这种核查绝对不能只流于纸面,应该深入实地摸排调查,对那些窃取国家惠民蛋糕的人,应该严厉惩处,而那些以国家惠民项目为腐败资本的人,更应用刑法严厉惩治。


党员对党忠诚 发表于  2018-07-12 06:09:12 63字 ( 0/200)

“红船精神”希望党中央严查最牛的(独立王国)大庆油田采油六厂工程技术大队领导是谁六年限制党员高继龙爱党爱国?彰显党纪国法威严!

      网上认识一单身妈妈,一个人带着上高中的女儿租房过,这位母亲没什么学历和技术,在东北的县城里打工一个月工资不过两千块左右,她自己的身体也不大好这样的工作也不稳定的,这位母亲常常为了生活犯愁。我曾经问她,现在全国扶贫你家里的状况也不好,可以向政府申请扶贫补助啊?这位单亲妈妈说:她不认识人没关系,申请不上的。我又劝她申请廉租房,她说没钱没关系根本就不可能。

        国家搞廉租房搞扶贫都是为了帮助穷困百姓的惠民工程,如果在老百姓的眼里这些惠民工程要凭着金钱和人事关系才能得到,那不是变质变味了吗?惠民工程这块蛋糕是国家用来救济贫困的,如果被某些人以权谋私变成权钱交易的筹码,那在老百姓的眼中看到的只是不公,对国家政府只有失望,国家每年投入上百亿的暖心工程反而伤了那些满怀期待的穷困百姓的心。

      各级地方政府在廉租房贫困户的确定上也都实行了公开征求意见之类的步骤,但如果操作者不能公正那么这些举措也不过是形式罢了。建议国家对惠民工程严格监察,最好实行异地监察制度——用甲地的纪检监察部门去监察核实乙地的廉租房或者贫困户的资质,用乙地的纪检监察部门去核实甲地的廉租房或者贫困户的资质,这种核查绝对不能只流于纸面,应该深入实地摸排调查,对那些窃取国家惠民蛋糕的人,应该严厉惩处,而那些以国家惠民项目为腐败资本的人,更应用刑法严厉惩治。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