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lyn1234 发表于  2018-07-11 17:21:31 3561字 ( 1/1248)

合法承包港道养殖,投入巨资苦心经营被强制解除


临近海港,选择无污染的海产品养殖业作为生活收入的方式和脱贫致富的创业捷径,理应得到当地政府基层干部的支持与帮扶。不过,今年55岁的林亚努因为养殖蛏、虾等水产品,他不但没得到当地政府工作人员的帮扶,连稍有起色的养殖场也遭到东峤镇政府一些干部的暴力砸毁与无理驱赶。除了养殖场遭遇百万元的损失外,他还在信访事项时被镇政府的工作人员给关进了“学习班”。

家住莆田市秀屿区东峤镇霞东村的林亚努,搞了多年养殖业的他,在2011年8月8日,与其邻村的铁炉村委会协商并签订了一份《港道承包(延包)合同本》,延长该村港道的管理经营权,约定期限从2011年12月至2019年12月,每年承包费6000元。

图为林亚努承包的港道养殖现场

林亚努合法承包港道养殖,投入巨资苦心经营,聘请了20多个养殖工人,多次进行河道河床修理与整治,起早贪黑的从事养殖无污染海产品的事业。经过几年的苦心经营,养殖场渐成规模,初显经济效益。

林亚努告诉记者, 2017年6月9日,在合同期还未满的时候,在东峤镇副镇长欧金美的带领下,二三十人径直闯入养殖场,对其一顿狂砸,并强行推倒港道内的一些临时建筑物,拿走养殖用具,驱赶现场作业的养殖工人。

当时,林亚努不在养殖现场。他告诉记者,拆毁养殖场的行为,是东峤镇党委书记陈志平的授意。“没有任何通知、协商或公示,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就单方面的进行恶意驱赶,造成了我280多万元的直接损失。”

记者了解到,林亚努承包的养殖场被毁掉后,他多次找东峤镇讨要说法,均被工作人员置之不理。2017年7月2日,林亚努又向秀屿区政府反映情况也未得到回应。随后,他向莆田市政府、福建省纪委等部门反映情况均未得到处理。去年10月20日,林亚努在当地多次反映诉求未果后进京信访,回家后便被东峤镇政府将其关进了“学习班”。

在电话里,接受采访的东峤镇人大主席李国华否认了林亚努被关“学习班”的说法。

6月21日,记者在现场看到,林亚努承包的港道养殖场,位于莆田市秀屿区东峤镇铁炉村田庄溪尾五坨路的直港道。

一名村民告诉记者,林亚努因不是铁炉村的本村村民,加上养殖场每年的效益明显提高,村民陈国春等人对其眼红,就利用镇政府工作人员将其撵走。“据说把林亚努赶走后,又承包了本村的人,每年收取1万多元的承包费用。”

对此,接受记者采访的东峤镇人大主席李国华,却否认了镇政府工作人员将港道养殖场再承包给铁炉村陈国春的说法。“现在河道不再对外承包了,如果有证据证明让陈国春承包,村民可以向上级纪检部门举报。”

当日,记者以承包港道养殖场的外地人身份来到铁炉村委会了解情况。在该村委会的楼上,一名疑似村委会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有关承包港道搞养殖的事情需要找村主任了解。

在一家茶叶店,记者没有联系上铁炉村的村主任。但村主任的妻子告诉记者,“最好不要承包港道养殖了,本村村民意见会很大。”

图为签订的《港道承包(延包)合同本》

记者在林亚努提供的《承包(延包)合同本》中看到,合同约定期限原为2011年12月至2016年12月止。由于2011年村委会在港道上修桥以及挖沟作业,因此造成该养殖场停养了3年。林亚努透露,铁炉村委会经集体研究,又在他手中的合同本上手写添加了延长了3年承包期限“2019年12月止”。合同上有铁炉村原村支书陈新苍的亲笔签名,并在修改和添加处加盖了铁炉村村委会的公章。

“正是基于这样的情况,东峤镇政府竟认为该合同承包经营权已经早到期,镇党委书记陈志平才组织人砸毁了林亚努的养殖场。”另一名不愿具名的铁炉村村民这样告诉记者。

6月21日上午,记者来到东峤镇政府采访核实。面对镇政府工作人员未履行相关程序就单方解除合同约定而采取暴力直接砸毁了养殖场的问题,一名戴眼镜的男性工作人员称,如果镇政府的工作人员违法了,“他们(林亚努)可以去纪委举报”。东峤镇人大主席李国华则要求记者先去秀屿区委宣传部联系后才能接受记者采访。

记者从秀屿区委宣传部回来后,李国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带人去林亚努的养殖场的镇政府工作人员是欧金美副镇长,“镇书记陈志平没有去现场”

李国华认为,林亚努与铁炉村委会签订的港道承包合同已经到期,由于整治河道污染问题,才需要把林亚努的养殖场拆除和清理。他称,东峤镇政府保留的承包合同文本显示,在2016年12月就已到期,没有林亚努手中所说的“延长至2019年12月止”的记录。

李国华拿出来一份解除合同约定的复印件给记者查看。记者看到,解除港道承包合同文本上盖有莆田市秀屿区东峤镇铁炉村委会的公章,落款时间为2016年12月25日。据了解,原村支书陈新某在2014年因涉嫌违法违纪被处分。

对此,记者提出疑问,既然林亚努签订的承包合同和镇政府出示的解除承包合同文本上均以铁炉村委会的公章为准,那么,多份承包合同文本上均未有涉及镇政府的文字说明或印章,而解除承包合同文本又没有送达给承包人林亚努,镇政府工作人员到底以什么理由去单方面解除林亚努的承包合同,以及明目张胆地去砸毁林亚努的养殖场?还有,拆除养殖场前,镇政府工作人员有没有及时与林亚努协商解决或提前通知?

对于这些问题,李国华在接受采访时不置可否。

林亚努告诉记者,如果镇政府工作人员在带人砸毁养殖场的前20天打过电话通知过他,他愿意就此把养殖场造成的280多万元损失让自己买单,“这个可以去电信部门打出详单,如果有,我绝对保证不再去找镇政府讨说法”。

当天,记者提出需要采访东峤镇党委书记陈志平了解情况,李国华则回应称,陈志平已经请假出外几天了,“联系不上他”。

对此,记者多次致电东峤镇党委书记陈志平了解情况,其未肯接听电话,给其发短信也未予回复。截至记者发稿,对于林亚努的承包养殖场被镇政府工作人员无故砸毁后未得到有效解决的问题,记者多次试图联系莆田市秀屿区委书记郑加清及区长蔡晃联系采访事宜,但其均未接听电话,发信息也未予回复。

zxcvbnm0980 发表于  2018-07-11 21:56:49 46字 ( 0/194)

“强制性标准必须执行”这本不需讨论的问题,在《人民网》也讨论一年多了,还要无限期讨论下去?


临近海港,选择无污染的海产品养殖业作为生活收入的方式和脱贫致富的创业捷径,理应得到当地政府基层干部的支持与帮扶。不过,今年55岁的林亚努因为养殖蛏、虾等水产品,他不但没得到当地政府工作人员的帮扶,连稍有起色的养殖场也遭到东峤镇政府一些干部的暴力砸毁与无理驱赶。除了养殖场遭遇百万元的损失外,他还在信访事项时被镇政府的工作人员给关进了“学习班”。

家住莆田市秀屿区东峤镇霞东村的林亚努,搞了多年养殖业的他,在2011年8月8日,与其邻村的铁炉村委会协商并签订了一份《港道承包(延包)合同本》,延长该村港道的管理经营权,约定期限从2011年12月至2019年12月,每年承包费6000元。

图为林亚努承包的港道养殖现场

林亚努合法承包港道养殖,投入巨资苦心经营,聘请了20多个养殖工人,多次进行河道河床修理与整治,起早贪黑的从事养殖无污染海产品的事业。经过几年的苦心经营,养殖场渐成规模,初显经济效益。

林亚努告诉记者, 2017年6月9日,在合同期还未满的时候,在东峤镇副镇长欧金美的带领下,二三十人径直闯入养殖场,对其一顿狂砸,并强行推倒港道内的一些临时建筑物,拿走养殖用具,驱赶现场作业的养殖工人。

当时,林亚努不在养殖现场。他告诉记者,拆毁养殖场的行为,是东峤镇党委书记陈志平的授意。“没有任何通知、协商或公示,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就单方面的进行恶意驱赶,造成了我280多万元的直接损失。”

记者了解到,林亚努承包的养殖场被毁掉后,他多次找东峤镇讨要说法,均被工作人员置之不理。2017年7月2日,林亚努又向秀屿区政府反映情况也未得到回应。随后,他向莆田市政府、福建省纪委等部门反映情况均未得到处理。去年10月20日,林亚努在当地多次反映诉求未果后进京信访,回家后便被东峤镇政府将其关进了“学习班”。

在电话里,接受采访的东峤镇人大主席李国华否认了林亚努被关“学习班”的说法。

6月21日,记者在现场看到,林亚努承包的港道养殖场,位于莆田市秀屿区东峤镇铁炉村田庄溪尾五坨路的直港道。

一名村民告诉记者,林亚努因不是铁炉村的本村村民,加上养殖场每年的效益明显提高,村民陈国春等人对其眼红,就利用镇政府工作人员将其撵走。“据说把林亚努赶走后,又承包了本村的人,每年收取1万多元的承包费用。”

对此,接受记者采访的东峤镇人大主席李国华,却否认了镇政府工作人员将港道养殖场再承包给铁炉村陈国春的说法。“现在河道不再对外承包了,如果有证据证明让陈国春承包,村民可以向上级纪检部门举报。”

当日,记者以承包港道养殖场的外地人身份来到铁炉村委会了解情况。在该村委会的楼上,一名疑似村委会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有关承包港道搞养殖的事情需要找村主任了解。

在一家茶叶店,记者没有联系上铁炉村的村主任。但村主任的妻子告诉记者,“最好不要承包港道养殖了,本村村民意见会很大。”

图为签订的《港道承包(延包)合同本》

记者在林亚努提供的《承包(延包)合同本》中看到,合同约定期限原为2011年12月至2016年12月止。由于2011年村委会在港道上修桥以及挖沟作业,因此造成该养殖场停养了3年。林亚努透露,铁炉村委会经集体研究,又在他手中的合同本上手写添加了延长了3年承包期限“2019年12月止”。合同上有铁炉村原村支书陈新苍的亲笔签名,并在修改和添加处加盖了铁炉村村委会的公章。

“正是基于这样的情况,东峤镇政府竟认为该合同承包经营权已经早到期,镇党委书记陈志平才组织人砸毁了林亚努的养殖场。”另一名不愿具名的铁炉村村民这样告诉记者。

6月21日上午,记者来到东峤镇政府采访核实。面对镇政府工作人员未履行相关程序就单方解除合同约定而采取暴力直接砸毁了养殖场的问题,一名戴眼镜的男性工作人员称,如果镇政府的工作人员违法了,“他们(林亚努)可以去纪委举报”。东峤镇人大主席李国华则要求记者先去秀屿区委宣传部联系后才能接受记者采访。

记者从秀屿区委宣传部回来后,李国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带人去林亚努的养殖场的镇政府工作人员是欧金美副镇长,“镇书记陈志平没有去现场”

李国华认为,林亚努与铁炉村委会签订的港道承包合同已经到期,由于整治河道污染问题,才需要把林亚努的养殖场拆除和清理。他称,东峤镇政府保留的承包合同文本显示,在2016年12月就已到期,没有林亚努手中所说的“延长至2019年12月止”的记录。

李国华拿出来一份解除合同约定的复印件给记者查看。记者看到,解除港道承包合同文本上盖有莆田市秀屿区东峤镇铁炉村委会的公章,落款时间为2016年12月25日。据了解,原村支书陈新某在2014年因涉嫌违法违纪被处分。

对此,记者提出疑问,既然林亚努签订的承包合同和镇政府出示的解除承包合同文本上均以铁炉村委会的公章为准,那么,多份承包合同文本上均未有涉及镇政府的文字说明或印章,而解除承包合同文本又没有送达给承包人林亚努,镇政府工作人员到底以什么理由去单方面解除林亚努的承包合同,以及明目张胆地去砸毁林亚努的养殖场?还有,拆除养殖场前,镇政府工作人员有没有及时与林亚努协商解决或提前通知?

对于这些问题,李国华在接受采访时不置可否。

林亚努告诉记者,如果镇政府工作人员在带人砸毁养殖场的前20天打过电话通知过他,他愿意就此把养殖场造成的280多万元损失让自己买单,“这个可以去电信部门打出详单,如果有,我绝对保证不再去找镇政府讨说法”。

当天,记者提出需要采访东峤镇党委书记陈志平了解情况,李国华则回应称,陈志平已经请假出外几天了,“联系不上他”。

对此,记者多次致电东峤镇党委书记陈志平了解情况,其未肯接听电话,给其发短信也未予回复。截至记者发稿,对于林亚努的承包养殖场被镇政府工作人员无故砸毁后未得到有效解决的问题,记者多次试图联系莆田市秀屿区委书记郑加清及区长蔡晃联系采访事宜,但其均未接听电话,发信息也未予回复。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