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都市瞭望台 发表于  2018-07-10 13:03:34 1905字 ( 1/2101)

河南禹州:眼看从“老赖”手中追回一笔钱,结果又飞了

      2017年对王彩凡的心情可以用坐过山车来形容。因为好不容易就要从“老赖”手中要回一笔钱,眼看快要到手结果又飞了。



     刘雷、李小培夫妇创业在禹州市经营了“禹大饲料有限公司”和“福星养殖场”两家企业,2012年因资金周转不灵求助亲戚王彩凡。做为长辈王彩凡决定支持一下晚辈的事业,于是自2012年至2015年分别多次借给刘雷、李小培夫妇共计现金人民币560万元,这些钱大部分也是王彩凡从别人手里借的。

     刘雷、李小培夫妇用“禹大饲料有限公司”和“福星养殖场”两家企业全部资产做抵押,承诺2015年5月19日连本带息归还王彩凡。结果到期刘雷、李小培夫妇始终不履行承诺,王彩凡多次追要无果,逼于无奈王彩凡将刘雷、李小培夫妇起诉到法院。2016年1月19日禹州市人民法院作出(2016)豫1081民初字第97号民事调解书:被告刘雷、李小培夫妇于2016年1月20日前一次性偿还王彩凡借款本金560万元及利息,被告禹州市禹大饲料有限公司、禹州市福星养殖场承担连带清偿责任。2016年7月12日,法院给禹州市褚河财政所下发协助执行书。冻结扣留禹州市禹大饲料有限公司和福星养殖场补偿款和其他收入。经过法院裁定执行王彩凡满心期待的等待着借款收回,然而到期后依然没有收到一分钱。王彩凡及法院多次催要无果。

      2017年郑万高铁修建,刘雷、李小培夫妇名下禹州市福星养殖场被拆迁,并进行了赔偿450余万元,王彩凡得知这一情况后立刻联系法院要求执行。然而这笔款还在禹州市财政局褚河财政所,还没有划到刘雷、李小培夫妇账上的时候,突然被长葛市法院查封并划走了。原来刘雷、李小培夫妇经营的禹州市禹大饲料有限公司还欠了另一执行人(以下简称甲方)490余万元。2016年1月5日甲方起诉到禹州市法院,禹州法院只是查封了禹州市禹大饲料有限公司价值500万元的财产。并于2016年7月21,法院给褚河财政所下发协助执行通知书,这次要求协助执行的内容上才有了禹州市福星养殖场。甲方在禹州市法院申请查封后,2016年7月在长葛市法院申请异地执行,最后2017年10月出现了长葛市法院冻结禹州市财政局褚河财政所账户,划走了4565748.40元的事件。


      对此王彩凡十分气愤,本来是自己应该获得的款项怎么就让长葛法院划走了呢?按照执行时间有限原则王彩凡的执行时间(2016年7月12日)足足比甲方(2016年7月21日)早了九天。再者甲方查封保全的是禹大饲料有限公司,这笔赔款是福星养殖场的拆迁款怎么就划走了呢?为此王彩凡将此案上诉至许昌市中级法院,此案目前正在审理中。


      该案件非常典型,这种情况也很罕见。小编将持续关注案件的最终审理结果,广大读者也可以就此案件展开讨论,丰富自己的法律知识,今后更好地维护自身权益。

党员永跟党走 发表于  2018-07-12 06:59:10 60字 ( 0/184)

党的权威:希望党中央严查(独立王国)大庆油田采油六厂工程技术大队领导是谁六年限制党员高继龙爱党爱国?维护党纪国法的权威!

      2017年对王彩凡的心情可以用坐过山车来形容。因为好不容易就要从“老赖”手中要回一笔钱,眼看快要到手结果又飞了。



     刘雷、李小培夫妇创业在禹州市经营了“禹大饲料有限公司”和“福星养殖场”两家企业,2012年因资金周转不灵求助亲戚王彩凡。做为长辈王彩凡决定支持一下晚辈的事业,于是自2012年至2015年分别多次借给刘雷、李小培夫妇共计现金人民币560万元,这些钱大部分也是王彩凡从别人手里借的。

     刘雷、李小培夫妇用“禹大饲料有限公司”和“福星养殖场”两家企业全部资产做抵押,承诺2015年5月19日连本带息归还王彩凡。结果到期刘雷、李小培夫妇始终不履行承诺,王彩凡多次追要无果,逼于无奈王彩凡将刘雷、李小培夫妇起诉到法院。2016年1月19日禹州市人民法院作出(2016)豫1081民初字第97号民事调解书:被告刘雷、李小培夫妇于2016年1月20日前一次性偿还王彩凡借款本金560万元及利息,被告禹州市禹大饲料有限公司、禹州市福星养殖场承担连带清偿责任。2016年7月12日,法院给禹州市褚河财政所下发协助执行书。冻结扣留禹州市禹大饲料有限公司和福星养殖场补偿款和其他收入。经过法院裁定执行王彩凡满心期待的等待着借款收回,然而到期后依然没有收到一分钱。王彩凡及法院多次催要无果。

      2017年郑万高铁修建,刘雷、李小培夫妇名下禹州市福星养殖场被拆迁,并进行了赔偿450余万元,王彩凡得知这一情况后立刻联系法院要求执行。然而这笔款还在禹州市财政局褚河财政所,还没有划到刘雷、李小培夫妇账上的时候,突然被长葛市法院查封并划走了。原来刘雷、李小培夫妇经营的禹州市禹大饲料有限公司还欠了另一执行人(以下简称甲方)490余万元。2016年1月5日甲方起诉到禹州市法院,禹州法院只是查封了禹州市禹大饲料有限公司价值500万元的财产。并于2016年7月21,法院给褚河财政所下发协助执行通知书,这次要求协助执行的内容上才有了禹州市福星养殖场。甲方在禹州市法院申请查封后,2016年7月在长葛市法院申请异地执行,最后2017年10月出现了长葛市法院冻结禹州市财政局褚河财政所账户,划走了4565748.40元的事件。


      对此王彩凡十分气愤,本来是自己应该获得的款项怎么就让长葛法院划走了呢?按照执行时间有限原则王彩凡的执行时间(2016年7月12日)足足比甲方(2016年7月21日)早了九天。再者甲方查封保全的是禹大饲料有限公司,这笔赔款是福星养殖场的拆迁款怎么就划走了呢?为此王彩凡将此案上诉至许昌市中级法院,此案目前正在审理中。


      该案件非常典型,这种情况也很罕见。小编将持续关注案件的最终审理结果,广大读者也可以就此案件展开讨论,丰富自己的法律知识,今后更好地维护自身权益。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