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行踪关注 发表于  2018-06-13 21:10:53 4707字 ( 0/1816)

司法公正吗(原创首发)

民 事 上 诉 书
  上诉人(此次原告、原审是第三人及再审申请人):A 男 汉族 身份证号:150...........0611 电话: 18204872337
  地址:赤峰市红山区钢铁街东段配件公司家属楼2单元4楼中户;
  被上诉人(此次是被告、原审是被告及被申请人):赤峰市天航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 B 地址:红山区三西街路北
  被上诉人(此次是第三人、原审是原告及被申请人):C 女 汉族 生于1957年12月14日 住址: 红山区农...楼1单元163室。
  上诉请求:
  1、撤销(2005)红民初字第584号民事判决;(2006)红民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2006)赤民一终字第530号民事判决;(2007)赤民再终字第70号民事判决;(2015)赤民再字第7号民事判决;撤销(2018)内0402民初855号民事裁定书;
  2、依法确认位于红山区新华路南段紫竹园小区5号楼11厅归还上诉人所有。
  事实与理由:
  此案是一个由‘虚假诉讼’,发展到趁机伪造法律文书;导致上诉人被欺骗,掉进依权释法的枉法泥潭,致使今天还以‘重复诉讼’而被驳回起诉。
  难道法院支持‘虚假诉讼’,并允许‘伪造法律文书’,即州官可以满山放火,百姓不能屋里点灯的弱肉强食森林法则。
  (2005)赤民一终字第604号民事裁定书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一款(三)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1、撤销赤峰市红山区人民法院(2005)红民初字第584号民事判决;
  2、发回赤峰市红山区人民法院重审。
  然而,(2006)红民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2006)赤民一终字第530号民事判决;(2007)赤民再终字第70号(简称70号)民事判决;(2015)赤民再字第7号(简称7号)民事判决,在被上诉人没有新的合法证据情况下,却被以上各民事判决相继给予维持。
  各民事判决的错误共同点是:将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商品房预售抵押登记》,改成《商品房预售合同登记》;70号民事判决,不但将被上诉人提供的1、《商品房预售抵押登记》改成《商品房预售合同登记》;2、还将两级行政判决查明的事实后判决:C提供的合同虚假,合同无效,上诉人赤峰市房屋交易产权管理中心作为法定的商品房预售合同登记备案机关,在为CC办理《商品房预售合同》登记备案过程中,所形成的登记备案记载,违反法定程序和相关规定,具体登记行政行为无效。偷换概念,将行政判决的“无效”换成‘撤销’。如:本院(2007)赤行终字第12号行政判决,虽以违反法定程序等原因已将C预售合同登记行为撤销,但不能否认天航房地产开发公司确实为C之夫CC所购买的大厅进行预售登记的事实存在;3、将被上诉人在一审、重审及终审(包括本次2018年3月27日开庭)都说亲自到房产登记。改成‘因C未参与登记行为,不能将登记过程中的不可规则于购房人过错强加于C’。以“本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剥夺上诉人自2002年购买,并由天航房地产开发公司于2002年交付给上诉人善意取得居住经商并受益多年的房子。
  让人费解的是:本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审判委员会的权爷们,是不懂法,还是法盲?还是收了好处不得已而有意为之?
  在2014年4月1日红山区法院到千里之外的内蒙古自治区女子监狱开庭;2015年1月28日赤峰市中级人民法院也到千里之外的内蒙女子监狱开庭,被告即被上诉人服刑人B陈述:“凡是涉及房子与她有关的案子,都是在锦山看守所(不足50公里)开庭。关于A的房子一案,我(指B)不知道。楼房是我开发所盖,谁买谁交齐钱,我就卖给谁。A交齐钱,我给他出具所有手续,并且在2002年底我就将钥匙及房子交付给A了;我与A就是买卖关系,我与C前夫CC是两姨兄妹亲属关系,借钱是真,我如果是卖给CC,早就交给CC了,轮不到A。你们法院给判走了,老是找我有啥用。”
  (2005)红民初字第584号民事判决:被告经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此时B还没转到内蒙女子监狱,在此时开庭之前还是开庭之后,都有在锦山看守所开庭的先例。为什么此次不能在50公里之内开庭,非得消耗司法资源到千里之外自治区首府内蒙女子监狱去开庭?
  被告经合法传唤,是怎样传唤?是快递送达,还是公告公示?虽然企业是B个人公司,执照无法年检吊销,单位名存实亡,虽然B是服刑人已失去人身自由,但是人还健在。怎么能说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 7号民事判决却认为:“故原一、二审及再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一个缺少(而且还健在的周艳俊,主要主体,只有)被告能说清事实的关键程序之人,而且(2005)赤民一终字第604号裁定认为(2005)红民初字第584号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该作何解释?惧怕被告出庭说出事实真相,故意作出缺席判决;将《商品房预售抵押登记》改成《商品房预售合同登记》;将行政判决的“无效”换成“撤销”;将亲自到房产登记,变成“因张金华未参与登记行为,不能将登记过程中的不可规则于购房人过错强加于张金华”就是“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的理由?还是“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了什么?作出如此稚童都知道对错,失去司法准则的枉法判决?这就是赤峰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审判委员会,审判终身制的结果!明目张胆以权挑战司法。
  更让人民难以理解的是: 7号民事判决,用掌握的审判大权,玩弄“时光机”,从2006年10月11日作出(2006)赤民一终字第530号民事判决后,直接跨过两级行政判决;跨过2007年11月6日的70号民事判决;跃到2009年9月17日高院开庭审理;D2010年撤诉后,又用‘时光机’折返回2007年11月6日的70号民事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故对再审申请人A的请求不予支持。今天又以‘重复诉讼’驳回原告A的起诉。这就是不做实体审查的合法裁定?
  请看7号民事判决书第二页:‘C诉赤峰天航房地产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天航公司)及第三人D,A商品房预售合同纠纷一案,赤峰市红山区人民法院于2005年7月1日作出(2005)红民初字第584号民事判决。第三人D不服提起上诉。本院于2005年10月24日作出(2005)赤民一终字第604号民事裁定,撤销赤峰市红山区人民法院(2005)红民初字第584号民事判决发回赤峰市红山区人民法院重审。赤峰市红山区人民法院于2006年6月30日作出(2006)红民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D不服,再次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06年10月11日作出(2006)赤民一终字第530号民事判决。D不服,(2009年)向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2009年9月17日)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后,(2010年2月1日)D撤回再审申请,又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于2007年11月6日作出70号民事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此程序是怎样提起?根据什么提起?是根据(2014)赤民申字第240号民事裁定书。本院认为,A的再审申请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再审此案。7号民事判决根本就不提再审申请人请求撤销70号民事判决的诉求,2017年8月8日以“笔误”不改变案件性质而搪塞,使上诉人无法进入程序。
  怎样实现当事人纠纷一次性解决?
  审判监督程序解释曾规定,“人民法院应当在具体的再审请求范围内或在抗诉支持当事人请求的范围内审理再审案件”。司法解释对此作了调整,抗诉案件不再限于检察机关支持的范围,而且还要求对对方当事人提出的再审请求也一并审理和裁判。
  “这一调整实质是强调再审应覆盖当事人在再审期间的全部争议。”再审程序的主要职能是依法纠错,再审是最后的审判程序,需要对诉争的矛盾纠纷作最终、实质性的解决,才更可能实现“再审不再”,避免无限再审,因此覆盖全部争议,对被申请人提出的有关诉求一并审理和裁判,以免“按下葫芦浮起瓢”。
  因此,司法解释明确,再审发回重审案件原则上仍应当围绕当事人原诉讼请求进行审理。当事人申请变更、增加诉讼请求和提出反诉的,只有在4种特殊情况下才予准许,即原审未合法传唤而缺席判决,影响当事人行使诉讼权利;追加新的诉讼当事人;诉讼标的物灭失或发生变化致原诉讼请求无法实现;当事人申请增加的诉讼请求和提出的反诉,无法通过另诉解决的其他情形。
  历次民事判决违背,抗拒“司法解释”故意浪费、消耗司法资源,为了一己私利,本来不存在的‘一房多卖’、或由被告出庭能说得清楚的案子,却靠人民交给的‘司法公信力’,制造出“一房多卖”,久拖14年的冤假错案;造成上诉人持有“合法有效”的(2014)红民初字第183号民事判决书,只有其名,却被70号民事判决、7号民事判决剥夺其所有权;将上诉人善意取得居住,经商并受益多年的标的物给剥夺,造成上诉人有其名,无其权、无其物,无法进入程序。
  为了实现‘还原历史真相,既要有其名,更要有权和物’,找到进入程序的突破口,启动确权之诉。既然出现‘一房多卖’ 就应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第八次全国法院民商事务审判工作会议纪要(民事部分):第四点关于房地产纠纷案件的审理中第(二)条关于一房数卖的合同履行问题,即第23点的规定:审理一房数卖纠纷案件时,如果数份合同均有效且买受人要求履行合同的,一般应按照已经办理房屋所有权变更登记、合法占有房屋以及买卖合同成立先后顺序确定权利保护顺位。但恶意办理登记的买受人,其权利不能优先于已经合法占有该房屋的买受人。对买卖合同的成立时间,应综合主管机关备案时间、合同载明的签订时间以及其他证据确定。
  在以前的民事判决中,先是以被上诉人的(商品房预售合同)上有房产印章,而且在房产进行登记,对抗第三人,以不否认登记的事实存在; 7号民事判决又以被上诉人的合同签署时间在先。2014年及2015年两级法院在内蒙女子监狱开庭时被上诉人陈述:此合同是2004年进监狱后所签,以签了此合同,以前欠款就不要了,无奈所签,他们将时间往前写了;这也与行政判决调查房产盖章人在被上诉人提供的《商品房预售抵押登记备案表》上,为澄清自己记载并陈述真正盖章登记时间是2004年5月27日,以前从没登记过,是领导让写2002年7 月24日。因为单位成立时间是2002年9月29日;此印章启用时间是2002年11月14日,故注明真实登记盖章时间是2004年5月27日。
  咱们即不相信被上诉人的陈述,也不相信房产盖章人的陈述。请由有资质的司法权利鉴定机构鉴定,被上诉人的《商品房预售合同》,究竟是2001年所签,还是2004年所签;购房人的签字笔迹与购房人生前遗留笔迹是否相符,就会拨云见日,还原历史真相。故启动确权之诉,确认位于红山区新华路南段紫竹园小区5号楼11厅归还真正购买人上诉人所有。
  综上所述,怎能将此次的确认之诉与“重复诉讼”相提并论,不做实体审查,而草率“驳回原告A的起诉”呢。
  故提起上诉,不会将此案推入巡回法庭审理吧?
  此致
  赤峰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A
  2018年 5 月 14 日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