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小鸟123mnb 发表于  2018-05-17 07:20:55 2616字 ( 1/1641)

黑龙江宝清县黑心法官白春生对瘫痪当事人的加害

    我叫李✘琴,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宝清县人,于2014年11月10日因急性脑梗塞入院宝清县人民医院神经内科,当日上午医院便做完相关检查,可是主治医生孙永良却在次日下午告知需用药物巴曲酶,更是以欺骗的手段故意谎称医院内没有巴曲酶(事实是医院有库存巴曲酶),让患者家属去院外宝康药店去购买,院外的药店根本不出售巴曲酶。丧心病狂的黑心医生孙永良就这样在他经治的四天内,不仅未给予急需的降纤(巴曲酶)治疗,还存在大量不合理用药、漏诊漏治等多项诊疗过错,4天后被其治瘫,完全不能自理至今。由此引发与医院的医疗纠纷,诉至法院。
    2015年11月,我诉宝清县人民医院至宝清县法院,又遇到比黑心医生孙永良权利更大心更黑的蛇蝎法官白春生。我是(2016)黑0523民初202号案的原告,诉讼阶段承办法官白春生(民庭庭长)绞尽脑汁,机关算尽,在“医疗过错司法鉴定”上大作文章,以达到其驳回我诉请的目的,有预谋又欺诈,请看下我被白春生折磨的经历吧:
  一. 1.案件由立案庭转到民庭后,我便找白春生向其提交医疗过错司法鉴定申请书,可是,白春生却说“开完庭再说”。
      2.原定于2016年2月25日第一次开庭,可却无故改为4月8日:庭审现场,白春生便引诱我以病历造假为辞,欺骗当庭逼写“不申请司法鉴定”的书面材料。庭后,便去问他为何这样作(逼写不申请鉴定的材料),他说是院长于夫鑫让他作的。
       3.庭下我又多次提交司法鉴定申请书,可是他仍然称:病历造假了,不能鉴定了。以此为由继续引诱欺骗,拒绝接收我提交的司法鉴定申请书。
      4.无奈之下,我于2016年5月13日在双鸭山给白春生邮信,可白春生却说未收到,隐匿证据,信内容:(1)医疗过错司法鉴定申请书一份(因当面提交白春生拒收)。(2).延期审理申请书一份。(白春生电话欺骗我不让写日期)。(3).诊断书一张。
      5.因白春生不承认收到信件,无奈只好继续提交司法鉴定申请书,多次提交,拒收多次,都已“病历造假,不能鉴定”为由而拒收,幸好费劲周折苦苦哀求,白春生终于伸出黑手收下这份申请书,可是,他仍然不同意鉴定。我便向他提交“法院不予受理司法鉴定申请的书面回复意见书”,可白春生拒绝回复。
      6.2016年9月7日,最后一次庭审现场,白春生仍不放弃他的阴谋,猛抓最后一颗害人稻草,欺骗手法又出花招,当庭宣布:中院说了,病历造假不能鉴定了。随后逼问“能不能鉴定了”的口供,险些上当。
      7.白春生时而微笑,时而狰狞,一会对我女儿称“你妈就是我妈”,阴谋百变,陷阱圈套一个接一个。
      8.2016年9月14日去给白春生送材料,他说已判,驳回了,并说已邮走4、5天了,为何我未收到?(同在宝清县内)我女儿便让白春生判后答疑,可他却做贼一样跑到楼上不下来。无论怎样的呼唤,白春生像蒸发一样不下楼,他儿子(法院保安)在为其父保驾,并动手打我女儿。场面混乱,最后宝清法院副院长刘希刚下来,不问青红皂白,强行以扰乱法院秩序为由将我两个女儿送拘留所,白春生的儿子像逮罪犯一样粗暴把我女儿手背拧到后面按倒在沙发上戴手铐,眼睛被其打红,这就是白氏父子的猖狂,刘希刚滥用职权,权大于法的真实写照。
      9.宝清法院副院长刘希刚将我女儿拘留后,在拘留所承诺:由他和纪检书记姜军共同阅卷后再采取挽回的途径,商求我女儿从拘留所回家。之后刘希刚接下白春生手里的枉法接力棒,继续欺骗忽悠,把案件推向黑龙江省双鸭山市中级法院。 
  二. 1.上诉后,2016年12月14日,在双鸭山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庭审现场发现:1).卷宗中材料的页码序号和我手中材料的页码序号不一致现象(经我方亲手填写,法院,医院和我三方手中材料页码序号是一致的),可是却与被上诉人医院手中材料的页码序号一致,这足以说明法官白春生与医院律师谢丹荔暗箱操作,篡改,偷换证据,致使庭审过程查证受阻,困难。
     2..中院承办法官岳明同样又接过宝清法院白春生手中枉法接力棒,继续不予司法鉴定,庭后两天急判,又驳回我诉请。
 三.  1.2016年12月29日在最高人民法院网投诉宝清县法院法官白春生的严重违法违纪,致使我案黑白颠倒,成为错案。可白春生至今无人问责,我已向宝清县检察院,政法委,人大等机关投诉。宝清县法院副院长刘希刚称:你哪都去告了,把我们怎样了?并以双鸭山市中级法院的枉法错误判决书来掩盖宝清县法院白春生的枉法判决,言称:中院也驳回了,就证明宝清驳回是正确的。

 四.  宝清县法院法官白春生垄断司法大权,强行不予鉴定导致冤假错案出现,双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接过宝清县法官手中的枉法接力棒,继续不予鉴定,继续驳回。视当事人的权益为儿戏,法官的权大于法,你奈我何?谁在一路跟踪陷害?宝清县法院已于2017年元月下旬启动调解,但至今未果。
       国家的阳光政策辐射祖国的每一片角落,为何到了法院,这个能讨回公平正义的司法机关,却让当事人无奈的哭泣、呼唤,包青天你在哪里?从事发至今四年了,瘫痪卧床的我还要承受错案维权的诉累苦,身心疲惫,生活举步维艰,到底哪里能讨回公道?请正义现身,感谢一直以来的关注,谢谢

小鸟123mnb 发表于  2018-05-17 14:40:35 0字 ( 0/322)

黑龙江宝清法院和双鸭山市中级法院连环性过错,坑害当事人不心跳

黑龙江宝清法院和双鸭山市中级法院连环性过错,坑害当事人不心跳     我叫李✘琴,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宝清县人,于2014年11月10日因急性脑梗塞入院宝清县人民医院神经内科,当日上午医院便做完相关检查,可是主治医生孙永良却在次日下午告知需用药物巴曲酶,更是以欺骗的手段故意谎称医院内没有巴曲酶(事实是医院有库存巴曲酶),让患者家属去院外宝康药店去购买,院外的药店根本不出售巴曲酶。丧心病狂的黑心医生孙永良就这样在他经治的四天内,不仅未给予急需的降纤(巴曲酶)治疗,还存在大量不合理用药、漏诊漏治等多项诊疗过错,4天后被其治瘫,完全不能自理至今。由此引发与医院的医疗纠纷,诉至法院。
    2015年11月,我诉宝清县人民医院至宝清县法院,又遇到比黑心医生孙永良权利更大心更黑的蛇蝎法官白春生。我是(2016)黑0523民初202号案的原告,诉讼阶段承办法官白春生(民庭庭长)绞尽脑汁,机关算尽,在“医疗过错司法鉴定”上大作文章,以达到其驳回我诉请的目的,有预谋又欺诈,请看下我被白春生折磨的经历吧:
  一. 1.案件由立案庭转到民庭后,我便找白春生向其提交医疗过错司法鉴定申请书,可是,白春生却说“开完庭再说”。
      2.原定于2016年2月25日第一次开庭,可却无故改为4月8日:庭审现场,白春生便引诱我以病历造假为辞,欺骗当庭逼写“不申请司法鉴定”的书面材料。庭后,便去问他为何这样作(逼写不申请鉴定的材料),他说是院长于夫鑫让他作的。
       3.庭下我又多次提交司法鉴定申请书,可是他仍然称:病历造假了,不能鉴定了。以此为由继续引诱欺骗,拒绝接收我提交的司法鉴定申请书。
      4.无奈之下,我于2016年5月13日在双鸭山给白春生邮信,可白春生却说未收到,隐匿证据,信内容:(1)医疗过错司法鉴定申请书一份(因当面提交白春生拒收)。(2).延期审理申请书一份。(白春生电话欺骗我不让写日期)。(3).诊断书一张。
      5.因白春生不承认收到信件,无奈只好继续提交司法鉴定申请书,多次提交,拒收多次,都已“病历造假,不能鉴定”为由而拒收,幸好费劲周折苦苦哀求,白春生终于伸出黑手收下这份申请书,可是,他仍然不同意鉴定。我便向他提交“法院不予受理司法鉴定申请的书面回复意见书”,可白春生拒绝回复。
      6.2016年9月7日,最后一次庭审现场,白春生仍不放弃他的阴谋,猛抓最后一颗害人稻草,欺骗手法又出花招,当庭宣布:中院说了,病历造假不能鉴定了。随后逼问“能不能鉴定了”的口供,险些上当。
      7.白春生时而微笑,时而狰狞,一会对我女儿称“你妈就是我妈”,阴谋百变,陷阱圈套一个接一个。
      8.2016年9月14日去给白春生送材料,他说已判,驳回了,并说已邮走4、5天了,为何我未收到?(同在宝清县内)我女儿便让白春生判后答疑,可他却做贼一样跑到楼上不下来。无论怎样的呼唤,白春生像蒸发一样不下楼,他儿子(法院保安)在为其父保驾,并动手打我女儿。场面混乱,最后宝清法院副院长刘希刚下来,不问青红皂白,强行以扰乱法院秩序为由将我两个女儿送拘留所,白春生的儿子像逮罪犯一样粗暴把我女儿手背拧到后面按倒在沙发上戴手铐,眼睛被其打红,这就是白氏父子的猖狂,刘希刚滥用职权,权大于法的真实写照。
      9.宝清法院副院长刘希刚将我女儿拘留后,在拘留所承诺:由他和纪检书记姜军共同阅卷后再采取挽回的途径,商求我女儿从拘留所回家。之后刘希刚接下白春生手里的枉法接力棒,继续欺骗忽悠,把案件推向黑龙江省双鸭山市中级法院。 
  二. 1.上诉后,2016年12月14日,在双鸭山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庭审现场发现:1).卷宗中材料的页码序号和我手中材料的页码序号不一致现象(经我方亲手填写,法院,医院和我三方手中材料页码序号是一致的),可是却与被上诉人医院手中材料的页码序号一致,这足以说明法官白春生与医院律师谢丹荔暗箱操作,篡改,偷换证据,致使庭审过程查证受阻,困难。
     2..中院承办法官岳明同样又接过宝清法院白春生手中枉法接力棒,继续不予司法鉴定,庭后两天急判,又驳回我诉请。
 三.  1.2016年12月29日在最高人民法院网投诉宝清县法院法官白春生的严重违法违纪,致使我案黑白颠倒,成为错案。可白春生至今无人问责,我已向宝清县检察院,政法委,人大等机关投诉。宝清县法院副院长刘希刚称:你哪都去告了,把我们怎样了?并以双鸭山市中级法院的枉法错误判决书来掩盖宝清县法院白春生的枉法判决,言称:中院也驳回了,就证明宝清驳回是正确的。

 四.  宝清县法院法官白春生垄断司法大权,强行不予鉴定导致冤假错案出现,双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接过宝清县法官手中的枉法接力棒,继续不予鉴定,继续驳回。视当事人的权益为儿戏,法官的权大于法,你奈我何?谁在一路跟踪陷害?宝清县法院已于2017年元月下旬启动调解,但至今未果。
       国家的阳光政策辐射祖国的每一片角落,为何到了法院,这个能讨回公平正义的司法机关,却让当事人无奈的哭泣、呼唤,包青天你在哪里?从事发至今四年了,瘫痪卧床的我还要承受错案维权的诉累苦,身心疲惫,生活举步维艰,到底哪里能讨回公道?请正义现身,感谢一直以来的关注,谢谢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