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河边草12345 发表于  2018-05-16 17:56:26 29684字 ( 0/1867)

河南桐柏程湾 20万元扶贫款飞向哪里了?(原创首发)

河南桐柏程湾   20万元扶贫款飞向哪里了?

          扶贫项目   山鼠敢来啃

河南省桐柏县程湾镇,是国家级贫困县一个偏远小镇。苏扒村是镇里最偏远的小镇。这里山高皇帝远,这些天,小山沟老百姓纷纷到镇政府纪委,问20万元扶贫款的去向。

2016年春,苏扒村对口扶贫的南阳市某单位,捐助了部分资金。此外,县政府专项下拨扶贫资金。这个村共115户贫困户。按照县里规定,每个扶贫户享受扶持项目资金5000元。扶贫资金到村里后,村里把扶贫资金安排成种植发展石榴苗。据业内人士估算,购进的石榴苗,每棵进价大致在8元左右,但给贫困户每棵按16元计价。每户发给240棵,应该花去3840元。按运费每棵1元,实际上每棵成本只有9元,购买这批石榴苗,经办者应该赚取1932万元。5000元扶贫资金,花去3840元,剩下1160元,115户贫困户还有1334万元,不知去向了。当地群众多次找村委会,但没有说法。镇政府也不解释。扶贫专用的石榴苗,却在村支书的责任田里,盗了好多扶贫石榴树,种植了好多。

2017年来,南阳市某扶贫单位给程湾镇苏扒村扶贫送物送钱。但送到村委后,村里不登记造册。其中,仅2016年中秋节,把扶贫单位送的贫困捐助物资,村支书私藏食用油15壶,大米80斤袋16袋。时隔不久,扶贫单位春节送的扶贫物资,村支书再次私藏大米8015袋,面粉8016袋,被子20床。扶贫物资大多数给了自己的亲朋好友。2016年,从镇政府拉回扶贫花生种子,除一部分给扶贫户之外,30%给村支书、村文书的亲朋好友。有1340斤的花生种,村支书一个人拿回家私占。

 

          民主评议     明目张胆改 

2017年,村委会在确定贫困户时,有村委会成员、村民小组组长、群众代表参加。看起来很正规。但评议结果不当场统计,更不公开。等评议结束,群众走后,村支部、村委会的主要领导,另外造了一套空白表,自己填了,篡改了村民委员会和小组组长公推的结果,把自己的家人和亲朋好友确定为贫困户。当时,有其他村委会成员,他们对村支书、村文书篡改民主评议结果,强烈反对,并向上级投诉,但村支书、村文书道行通天,私下篡改的结果成真了。

经篡改的结果,村支书的弟弟,舅家表哥,多个表舅;村文书的父亲、岳父、亲姑、姑家表弟、近门舅、妻侄六舅倌等10多家亲戚朋友篡改为贫困户。事实上,确定为贫困户的亲戚家里都有存款,有别墅有房。而老弱病残、家庭贫寒、没有劳动力的农民,在集体评议时确定的贫困户,却被扣掉了。苏扒村石黄扒组60多岁的农民石永祥,向村支书申请办理农村低保,村支书索要2000元,才办理。石永祥近日已经向上级投诉此事。还有一些村民在投诉类似的事情。

           账务混乱      干部只认”    

为了搞好扶贫,上级拨款修护护路。村里安排了护路工。但稀奇古怪的是,村民们看不到护路工,但护路工的工资却被领走了。是谁能有这么大的道行呢?原来,是土皇帝村支书,村支书的妻子在郑州市城市居住,几年来,都在郑州市城市生活,几乎没有住在乡下,更没有护过一天路。但村支书以妻子的名义,每年领走护路款。几年来,护路款2万元进入村支书的腰包。村支书炫耀,这个村,就是我说了算

在贫困户的政策落实上,更是胆大妄为。贫困户在2018年实际交农村医疗保障金180元,按照政策,贫困户应减免30元。实收150元。但苏扒村贫困户实际交180元农村医疗保障金后,只有村干部亲属朋友贫困户退了30元。其他农户都不退。

村级不允许有招待费。村支书、村文书把扶贫款用在大吃大喝上,在岳沟食堂、石头庄食堂、程湾梁某食堂、程湾陈某代销点、平氏齐某批发部、平氏西桥头饭店、李某饭店、平氏府前饭店,赵某宾馆私客公待,虚开发票。把扶贫类款项变成招待费。

 

桐柏县程湾镇苏扒村村民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