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张凤耀 发表于  2018-05-15 09:35:09 6344字 ( 2/1963)

(原创首发)医疗秩序中的腐败政治—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医疗秩序中的腐败政治—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应查查省公医办的资金账户

张凤耀

421日,本人因急性心肌梗死入住广东省第二中医院。本人享受公费医疗待遇,按广东省公医有关规定,住院医疗费中 ,除自费医药、材料费,凡列入公医项目的费用,个人承担5%,其余部分公费医疗办公室负责55%,所在单位分摊45%。入院时,医院出具一张医疗费分摊申请表,要本人签名同意支付应由个人承担的费用,也要单位盖章认同支付应当分摊的45%。单位盖章前,先由单位医生审查签名,再由总务处长审查签名,然后还要经两位更高一级领导审查签名。出院结账时,医院不仅要我支付应由个人承担的费用,还要再代付应由单位分摊的部分(说是出院后回单位去报销),分别开出个人的和单位的两张发票。到单位报销时,同样要经4人审查签名,而且还说只能报45%的一半,实际是26000多元,只报销11000多元,不足一半,这一来,个人承担的远远多于5%,比单位分摊的还多。这之前,本人于去年11月和今年4月初,因肝癌做消融治疗两次在中大一附院住院,每次入院时也要交费用审请表,出院结账时,只要交由个人承担的费用,无需交应由单位分摊的45%,自然也不存在回单位报销的问题。这与第二中医院的做法有较大不同。

南方日报曾报导,省公医办该拨付给医疗机构的费用(财政资金)没有及时拨付,长期拖欠,拖欠金额以亿元计,拖欠时间以年计。另外,应分摊医疗费用的单位,公医办不是等费用发生时向他们收取,而是要各单位预缴预存,如本人所在单位 ,据说就预缴给公医办400万元。这样,公医办积存着大量资金。不过,这使医疗机构和应分摊医疗费用的单位怨声载道,纷纷说自己是弱势(小鱼),公医办是强势(大鱼)。本人还觉得,公医办、某些医疗机构及分摊医疗费用的某些单位,都具有较大随意性,只不过“随意”仅为他们自身利益;而患病者,却只有被“随意”。

像公医办这样大量积存着财政资金和公共资金的部门,十八大前,他们一般都把这类资金挪用于短期投资(放贷、理财等),投资收益进入单位小金库;十八大后稍有变化。不管是否挪用搞短期投资,有一点至今未变,那就是所有金融机构,对大额存款的单位或个人给予奖励(不是存款利息),存款金额越大、存储时间越长,奖励越多。如果存款是公款,“奖励”不进入存款单位账户,而进入经办部门某些人的私人腰包。金融机构用此办法揽存公款,实际是行商业贿赂争得存款;公款经办人所得“奖励”,自然属非法所得。所以,很有必要查查公医办的资金账户,以免继续发生“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患病者)”这类扰乱医疗秩序的腐败政治。(2018515)

张凤耀 发表于  2018-06-08 22:04:31 23字 ( 0/1)

必须管理政府部门办事随意性。随意性常导致腐败。

医疗秩序中的腐败政治—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应查查省公医办的资金账户

张凤耀

421日,本人因急性心肌梗死入住广东省第二中医院。本人享受公费医疗待遇,按广东省公医有关规定,住院医疗费中 ,除自费医药、材料费,凡列入公医项目的费用,个人承担5%,其余部分公费医疗办公室负责55%,所在单位分摊45%。入院时,医院出具一张医疗费分摊申请表,要本人签名同意支付应由个人承担的费用,也要单位盖章认同支付应当分摊的45%。单位盖章前,先由单位医生审查签名,再由总务处长审查签名,然后还要经两位更高一级领导审查签名。出院结账时,医院不仅要我支付应由个人承担的费用,还要再代付应由单位分摊的部分(说是出院后回单位去报销),分别开出个人的和单位的两张发票。到单位报销时,同样要经4人审查签名,而且还说只能报45%的一半,实际是26000多元,只报销11000多元,不足一半,这一来,个人承担的远远多于5%,比单位分摊的还多。这之前,本人于去年11月和今年4月初,因肝癌做消融治疗两次在中大一附院住院,每次入院时也要交费用审请表,出院结账时,只要交由个人承担的费用,无需交应由单位分摊的45%,自然也不存在回单位报销的问题。这与第二中医院的做法有较大不同。

南方日报曾报导,省公医办该拨付给医疗机构的费用(财政资金)没有及时拨付,长期拖欠,拖欠金额以亿元计,拖欠时间以年计。另外,应分摊医疗费用的单位,公医办不是等费用发生时向他们收取,而是要各单位预缴预存,如本人所在单位 ,据说就预缴给公医办400万元。这样,公医办积存着大量资金。不过,这使医疗机构和应分摊医疗费用的单位怨声载道,纷纷说自己是弱势(小鱼),公医办是强势(大鱼)。本人还觉得,公医办、某些医疗机构及分摊医疗费用的某些单位,都具有较大随意性,只不过“随意”仅为他们自身利益;而患病者,却只有被“随意”。

像公医办这样大量积存着财政资金和公共资金的部门,十八大前,他们一般都把这类资金挪用于短期投资(放贷、理财等),投资收益进入单位小金库;十八大后稍有变化。不管是否挪用搞短期投资,有一点至今未变,那就是所有金融机构,对大额存款的单位或个人给予奖励(不是存款利息),存款金额越大、存储时间越长,奖励越多。如果存款是公款,“奖励”不进入存款单位账户,而进入经办部门某些人的私人腰包。金融机构用此办法揽存公款,实际是行商业贿赂争得存款;公款经办人所得“奖励”,自然属非法所得。所以,很有必要查查公医办的资金账户,以免继续发生“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患病者)”这类扰乱医疗秩序的腐败政治。(2018515)

tuanjie 发表于  2018-05-15 10:33:00 33字 ( 0/438)

制度不健全是根本,大夫无法无天,总是有理,百姓感受要服从大夫诊断。

医疗秩序中的腐败政治—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应查查省公医办的资金账户

张凤耀

421日,本人因急性心肌梗死入住广东省第二中医院。本人享受公费医疗待遇,按广东省公医有关规定,住院医疗费中 ,除自费医药、材料费,凡列入公医项目的费用,个人承担5%,其余部分公费医疗办公室负责55%,所在单位分摊45%。入院时,医院出具一张医疗费分摊申请表,要本人签名同意支付应由个人承担的费用,也要单位盖章认同支付应当分摊的45%。单位盖章前,先由单位医生审查签名,再由总务处长审查签名,然后还要经两位更高一级领导审查签名。出院结账时,医院不仅要我支付应由个人承担的费用,还要再代付应由单位分摊的部分(说是出院后回单位去报销),分别开出个人的和单位的两张发票。到单位报销时,同样要经4人审查签名,而且还说只能报45%的一半,实际是26000多元,只报销11000多元,不足一半,这一来,个人承担的远远多于5%,比单位分摊的还多。这之前,本人于去年11月和今年4月初,因肝癌做消融治疗两次在中大一附院住院,每次入院时也要交费用审请表,出院结账时,只要交由个人承担的费用,无需交应由单位分摊的45%,自然也不存在回单位报销的问题。这与第二中医院的做法有较大不同。

南方日报曾报导,省公医办该拨付给医疗机构的费用(财政资金)没有及时拨付,长期拖欠,拖欠金额以亿元计,拖欠时间以年计。另外,应分摊医疗费用的单位,公医办不是等费用发生时向他们收取,而是要各单位预缴预存,如本人所在单位 ,据说就预缴给公医办400万元。这样,公医办积存着大量资金。不过,这使医疗机构和应分摊医疗费用的单位怨声载道,纷纷说自己是弱势(小鱼),公医办是强势(大鱼)。本人还觉得,公医办、某些医疗机构及分摊医疗费用的某些单位,都具有较大随意性,只不过“随意”仅为他们自身利益;而患病者,却只有被“随意”。

像公医办这样大量积存着财政资金和公共资金的部门,十八大前,他们一般都把这类资金挪用于短期投资(放贷、理财等),投资收益进入单位小金库;十八大后稍有变化。不管是否挪用搞短期投资,有一点至今未变,那就是所有金融机构,对大额存款的单位或个人给予奖励(不是存款利息),存款金额越大、存储时间越长,奖励越多。如果存款是公款,“奖励”不进入存款单位账户,而进入经办部门某些人的私人腰包。金融机构用此办法揽存公款,实际是行商业贿赂争得存款;公款经办人所得“奖励”,自然属非法所得。所以,很有必要查查公医办的资金账户,以免继续发生“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患病者)”这类扰乱医疗秩序的腐败政治。(2018515)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