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瞿邦治.blog 发表于  2018-05-13 12:58:02 17268字 ( 0/1490)

重庆:较场口拆迁个案中的是是非非

拆迁鱼目混珠  裁判以假乱真

重庆:较场口拆迁个案中的是是非非

旅法华侨  瞿 邦 治


1994年7月—2018年5月,瞿邦治深深陷入拆迁人耍赖,拆迁办抢夺的怪圈。之所以形成这个怪圈,是因为裁判穿上运动衫,代理人以假乱真,蒙骗高官,以权压法,打压瞿邦治。

一、两个拆迁委托

1. 1994年7月23日,重庆台庆房地产综合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台庆公司)委托重庆市工程建设拆迁办公室十八梯片区重点工程建设指挥部代办拆迁。拆迁虽是名正言顺的民事行为,但由于双方没有签订经房屋拆迁主管部门鉴证的委托合同,该委托不合法而产生的侵权后果自然不可避免。

2. 1995年7月5日,动迁次年,重府函[1995]82号文件委托重庆市工程建设拆迁办公室(以下简称拆迁办)办理拆迁工作;拆迁虽然得到市政府授权,但是授权限定了时间和对象,故不能认定拆迁办介入本个案为合法的行政行为。

二、两份拆迁公告

1. 1994年7月23日,公开张贴的《房屋拆迁公告》载明:由拆迁人(台庆公司)对被拆迁人(含瞿邦治)给予补偿安置。

2. 1995年8月21日,动迁次年,拆迁办张贴的《拆迁公告》载明:其办理对象为”尚未停业、搬迁的房屋产权人、使用人“,并不包含1年前带头搬迁的瞿邦治。

三、两份拆迁协议

1. 1994年7月28日,附条件的《房屋拆迁安置协议书》较拆(字)非0003号正反两面(以下简称双面协议)原件。该协议为格式合同,由台庆公司委托十八梯指挥部与瞿邦治签订。由于台庆公司不签章,瞿邦治保存房地两证原件至今。

2. 2016年12月23日,《房屋拆迁安置协议书》较拆(字)非0003号正面(以下简称单面协议)复制件。由重庆市重点工程建设拆迁办公室征收安置部与重庆市万泰重点工程建设拆迁安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泰公司)共同提供,由重庆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以下简称市地房局)裁判认可,并报经市政府随后予以认定。

四、两份产权证明

1. 1994年7月29日,双面协议签订次日,市地房局收取权证工本费发给《房屋产权证明书》编号产监:1994字第(104)号原件;载明原房建面56.8㎡,还载明:该房属十八梯片区重点工程建设指挥部的拆迁区。与此同时,收回《房屋所有权证》中区字第16495号原件缴销。

2. 1995年8月9日,因第一层建面23㎡更正为27㎡,市地房局再次收取权证工本费发给《房屋产权证明书》编号产监:1995字第(58)号原件;载明原房建面60.8㎡,还载明:该房属十八梯片区重点工程建设指挥部的拆迁区。与此同时,收回《房屋产权证明书》编号产监:1994字第(104)号原件缴销。

五、两份合约书证

1. 1992年9月5日,《重庆市较场口片区房地产开发合约书》。乙方:晏明及台庆公司筹备组尚无法人资格,不具备法律效力。

2. 1993年8月7日,《重庆市较场口片区房地产开发合约书》。乙方:台庆公司及蔡德仪。这是经《公证书》(1993)渝证字第3460号公证的版本,且添加公证生效,与1992年9月5日合约书具有同等法律效力。蔡德仪签名存伪,且非法定代表人。

六、两种更名说词                                                                 

1. 1993年8月11日,《关于重庆市较场口片区房地产开发“合约书”变更履约单位的报告》。证实目的:重庆市市政建设重点工程拆迁办公室更名为重庆市工程建设拆迁办公室。                                                                         

2. 重编(1998)92号文件批复:重庆市工程建设拆迁办公室更名为重庆市重点工程建设拆迁办公室。证实结果:前述更名事实不存在。更名目的:力图鱼目混珠,达到前一认定结果。                                                                                      

七、两种裁判文书                                                                 

1.  行政裁定认定民事行为:(1995)重法行终字第146号认定”十八梯指挥部不是行政机关“;(1996)重法行初字第35号裁定:瞿邦治与拆迁办之间就安置面积等发生的纠纷,未经房屋主管部门裁决;(2016)最高法行申4339号认定:瞿邦治与台庆公司之间发生的纠纷属于民事纠纷。                                                                                  

2. 民事判决采信政府授权:《民事判决书》(2007)渝高法民提字第52号(案号年份应为2008)认定:拆迁安置已得到市政府授权,故应由拆迁办独立承担补偿安置瞿邦治的法律责任等。                                                                               八、两份虚假证明                                                                

1.  1998年11月25日,拆迁办《证明》证实:拆迁办与十八梯指挥部系两块牌子、一套班子的事业单位。  事实上,据《重庆市电话号簿》(1997—1998)载明:拆迁办与市重点工程建设拆迁经营开发公司才是两块牌子、一处办公、共用3个电话号码的单位。                                                                        

2. 2008年12月11日前后,拆迁办提交的重拆办发(2001)67号文件载明:重庆市重点工程建设拆迁开发公司与拆迁办于1998年即已事企分开。这足以证实拆迁办在本案中的被告主体资格不合法。

九、两份行政答辩

1. 2017年4月28日,市地房局《行政答辩状》(2017)渝0107行初135号。代理人兰志军,市地房局房屋征收管理处副处长。该答辩裁判意见称:单面协议是民事行为,合法有效等,并提交《房屋拆迁许可证》正面复制件,隐瞒其背面载明负责人系蔡德仪等关键性证据。

2. 2017年8月11日,市政府《行政答辩状》(2017)渝05行初434号。代理人兰志军,市地房局房屋征收管理处副处长。该答辩列举未经庭审和原件质证的单面协议复制件、渝中区房产监(1996)字第3号通知和重房复(96)2号确权后自我否定文件等,蒙骗市长签章确认这些证据的合法性,进而恶意助长万泰公司侵犯瞿邦治不动产权和由拆迁人台庆公司原地安置等合法权利。

十、非法证据举要

1. 《会议纪要公证书》(1994)渝证内字第10839号及其附件。该件证实台庆公司将拆迁安置的法定义务转移给拆迁办,不真实不合法,未履行告知义务,不能对抗第三人。渝中拆[1998]5号文件证实:拆迁人仍然是台庆公司,所称转移纯属子虚乌有。

2. 《会议记录公证书》(1994)渝证内字第10842号。该件载明:台庆公司权力寻租,确保”房管局“分45 000㎡、再分12 000㎡新房。于是,投桃报李,市地房局违规违法颁发两份虚假的《重庆市商品房预售(预租)许可证》重房预字1998第(0034)号,支持台庆公司预售违法行为。

3.  市政府《行政答辩状》(1996)重法行初字第35号。代理人李高登系市地房局房屋拆迁管理处副处长。该件伪称:”市工程建设拆迁办公室受重庆台庆房地产综合开发有限公司委托,承担较场口片区改造工程中的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工作。“这与事实真相完全不相吻合。

4.  市政府《关于渝中区新衣服巷28号房屋拆迁纠纷案的补充材料》(1996)重法行初字第35号。代理人李高登系市地房局房屋拆迁管理处副处长。该件称:”本府认为对新衣服巷28号房屋建面的认定,应以房屋拆迁公告发布前的有效证件为准,以《房屋所有权证》16945号上记载的42平方米予以确认。《房屋产权证明书》(94)104号和(95)58号,属于无效证件,应予撤销或更正。

5. 《关于较场口片区新建面积划分会议纪要》。该纪要证实台庆公司以三七分房的承诺将安置瞿邦治的法定义务转移给拆迁办,继而让拆迁办为其违法侵权行为顶包。

6. 《重庆市商品房预售(预租)许可证》重房预字1998第(0034)号。该证载明:”联建单位:重庆市工程建设拆迁办公室“。拆迁办没有开发资质,联建没有法律依据。

7. 《重庆市商品房预售(预租)许可证》重房预字1998第(0034)号。该证载明:”联建单位:重庆市重点工程建设拆迁经营开发公司“。该公司与台庆公司没有签订经相关部门鉴证的联建合同,没有事实依据。

8. 《重庆市大都会委托拆迁安置合同》和《重庆市编制委员会办公室公告》1996年第一号载明:1993年—1996年,拆迁办法定代表人由市地房局李英儒和赵兴俊局长前后担任。

9.  渝中区房产监(1996)第3号通知。双面协议签订两年,原房拆除后,依据拆迁办《关于对瞿邦治产权房屋有关问题依法进行复审的函》而做出的该撤销腰楼确权认可的通知,且隐瞒拆迁办否权致函的事实。

10. 重房复(96)2号文件。既肯定42㎡又维持46㎡,属于自相矛盾;称违章建筑却拿不出规划部门的认定通知和处罚决定,属于越权行政。根据“行政复议越权无效”的规定,该复议结果没有事实依据,属于自始无效文件。

11. 渝地房发[1998]251号文件。该件称拆迁办为承担补偿安置责任的合法单位和”未能使用过渡房的责任应由你自负“等违背事实真相的裁判意见。

12. 《房屋情况说明》。2008年12月10日,重庆市土地房屋权属登记中心出具。该件称《房屋产权证明书》编号产监:1995字第(58)号”于1996年5月已经重庆市房地产管理局房屋产权产籍管理处批准已吊销“。

13. 签盖注销章的《房屋所有权证》中区第16495号原件。注销时间不详,且未通知产权人。市地房局代理人贺雄辩称签盖注销章是惯例不能出具相关证据,且与缴销产权证原件保持原样、没有签盖注销章的事实不能自圆其说。

14.  重庆市重点工程建设拆迁经营开发公司《法人企业营业执照》,1993年12月6日。十八梯指挥部的开发资质未经重建委发(1993)413号文件核准,就此易名成立本公司。1994年7月28日,使用十八梯指挥部公章签约,是一种蓄意欺诈行为;裁判市地房局和市政府认可该行为及单面协议合法有效,更是对代理人兰志军和李高登谎言伪证偏听偏信的结果。

拆迁人寻租耍赖,承办人提交伪证,裁判人猛吹黑哨,代理人蒙骗市长。——这就是本案诉求台庆公司安置补偿屡屡败诉的根本原因。更多的黑幕和潜规则值得深挖细查。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