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chenmiao1 发表于  2018-05-12 14:54:19 7443字 ( 0/1528)

合法房产当“违建”强拆 温州老汉一家人守护家园竟获刑(原创首发)

合法房产当“违建”强拆 温州老汉一家人守护家园竟获刑

时间:这发生在温州市区滨江街道洪... 1411286383栏目:其他作者:意大利.微观世界

一处有合法产权的建筑,竟被认定为违法建筑.更意外的是,房主一家为保护自己合法住房,涉罪入狱.

一处有合法产权的建筑,竟被认定为违法建筑。更意外的是,房主一家为保护自己合法住房,涉罪入狱。

这发生在温州市区滨江街道洪殿村蒋家桥自然村。为讨公理,家属四处上访、反映,历时1年半,至今未果。


签名惊现“死人姓名”

村长作假签协议“卖”地

此事发生在温州市区滨江街道洪殿村蒋家桥自然村,时间追溯至2002年。

2002年4月,温州市人民政府召开专题会议,会议同意按照规划要求将洪殿村的三产留地与蒋家桥自然村的旧村改造结合连体,由洪殿村组织开发建设。为此,温州市人民政府将该结果形成(2002)28号《专题会议纪要》。
之后,洪殿村方面自称开发资金短缺,无开发经验,便寻找房开公司合作开发地块。2002年,洪殿村村委会主任叶元松与温州正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
据有关资料显示,洪殿村村委会与正丰房开签订了两份协议,日期分别为2002年4月11日和2002年10月18号。在2002年10月18号的协议中称,村委会对蒋家桥自然村10亩三产用地进行招标拍卖,正丰房开以最高价6210万元中标取得该地块。
这两份协议中均提到,签订协议“经村委会研究同意”,或“经蒋家桥自然村全体村民签名意愿”和“经蒋家桥自然村全体村民表决一致同意”等字样。
然而,有证据显示,这两份协议有“作假”嫌疑。
一份由洪殿村党支部5名成员在2003年签名出具的“证明”称,该村与正丰房开签订开发蒋家桥村改建协议,此事未经村党支部讨论,也未经村民代表大会讨论,“对于此事,村党支部成员均不知情,更未举行过村民代表大会讨论”。

同时,还有一份由数名洪殿村村委员成员和数十名洪殿村村民代表签名的“证明”就此事作出证明。该“证明”显示:“本村村长叶元松私自与正丰房开签订开发蒋家桥旧村改建协议,此事未经村民委员会讨论,也未经村民代表大会通过。对于此事,村民委员会成员均不知情,更未举行过村民代表大会”。
有村民指出,叶元松是打着温州市人民政府(2002)28号《专题会议纪要》的旗号,以村委会的名义,伪造了村民签名同意,与房开签订协议将地块“卖”掉。
更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在伪造的村民签名中,村民陈祥定已去世几十年的父母名字也在其中。连死者的名字都签上,“作假”无需置疑。
地块被“卖”也罢,可是钱到哪去了?让多数村民震惊和纳闷的是,征地补偿款,至今也未落实给被征地农户手中。

自家房产被强拆

老汉一家“护房”被抓判刑

作假猫腻被揭露,自身利益受损,蒋家桥自然村的众多村民不断向有关部门反映。其中,该村陈祥定一家为此更是10多年来不断上访、信访,可此事一直被拖着未能解决。直到2013年1月,一场强拆打破这10多年来看似“寂静”的场面。
据有关资料显示,2013年1月31日上午,由鹿城区分管副区长、滨江街道负责人等,带领数百名公安、保安、城管等人员,对陈祥定房屋(蒋家桥36弄4号)进行强制拆除。
强拆中,64岁老汉陈祥定一家为了护住自家房子,与拆迁人员发生冲突。陈祥定和他妻子李玲玲,以及两个女儿陈春雷、陈春静,还有陈祥定的弟弟陈定龙被警方带走,予以拘留。另外,邻居缪莉莉以为自己的房子也要被拆,和患有疾病的丈夫也来到现场,最后缪莉莉也被认为阻碍拆迁被警方带走。
之后,陈祥定、陈春雷、陈春静、李玲玲、缪莉莉、陈定龙等6人被鹿城检察院指控犯妨害公务罪提起公诉。
据鹿城区检察院指控,2013年1月31日,被告人陈祥定伙同陈春雷、陈春静、李玲玲、缪莉莉等人在蒋家桥36弄4号附近,通过泼洒粪便、殴打相关人员,挥舞木棍,扔石头、砖块、啤酒瓶等手段,袭击前来进行拆违工作的鹿城城管等单位的工作人员。之后,鹿城公安分局特警大队民警接警赶到,在对现场的村民及拆违工作人民进行隔离处置工作时,同样遭到上述人员的暴力行为,正常执法活动受到阻扰。
检察院认为,陈祥定等人以暴力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其行为触犯刑律,应当以妨害公务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今年1月28日,鹿城法院对陈春雷、陈春静、李玲玲、缪莉莉、陈定龙等5人作出一审判决,以妨害公务罪,分别判处陈春雷、陈春静、陈定龙、李玲玲各拘役6个月,缓刑1年;判处缪莉莉有期徒刑6个月17日。陈春雷等人对一审判决不服,提起上诉,认为他们的行为不构罪,要求改判无罪。
可是,今年4月21日,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他们的上诉,维持原判。陈祥定案作为另案处理,目前仍在审理中,尚未作出判决。但他于2013年1月别抓,2月被取保候审,今年1月30日被逮捕,最终至2015年1月陈祥定全家均被判有期徒刑一年不等。

合法建筑被视“违建”

房主一家遭遇“冤假错案”

对着这犹如“天塌下来”般的遭遇,陈祥定一家觉得很冤。他们认为,他们遭遇的是一起冤假错案。

到底有什么冤情?可以听听陈祥定的辩护律师的说法。

陈祥定一案一审已开庭。庭审中,对于公诉机关的指控,辩护律师对陈祥定进行了无罪辩护,认为指控陈祥定犯妨害公务罪不能成立。

律师指出,鹿城城管等单位的拆违行为不应当被认定为“依法执行公务”。所谓“依法执行公务”,根据法律规定,至少具备以下条件:执行公务的主体合法;执行公务存在正当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执行公务的程序合法。如果不符合以上条件,就不能认定“依法执行公务”。
陈祥定所有的房屋系个人合法财产,而不是起诉书所认定的违法建筑。对于这点,律师提供证据显示,涉案房屋分别建于1983年、1994年。1983年,我国的规划法尚未颁布实施。1998年,陈祥定取得了国有土地使用证,用途为住宅,1999年又取得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权证,其土地类别也是住宅。这些证据都足以证实,陈祥定的房产属于合法财产。

即便没有规划许可,也是因为当时未有规划部门所致。律师认为,这应当是历史遗留问题。而不应当仅仅凭一份与事实严重不符的拆迁面积调查表,就认定陈祥定的房子就是违建。所以,城管等部门的拆违行为,缺乏法律依据。
律师还指出,既然拆违不合法,陈祥定一家的“护房”行为是公民保护个人合法财产的行为,根本就不构成犯罪。另外,陈祥定曾多次告知执法人员,涉案房屋是合法房屋,但执法人员不予理睬,不去核实。此案的拆违本身就不具备依法执法的条件,对于陈祥定等人的“护房”行为,应当定性为对违法执法的正当抗拒行为,系合法行为。
同时,城管等单位工作人员的执法行为是否文明执法?这在此案中都没有体现,公诉机关应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而在事发当时,执法人员实际上存在向陈祥定等人扔石块、砖块等行为,还有特警人员在处置中,面对泼粪的陈祥定,本可以将其制服即可,但结果竟然将他打伤,头部缝了7针。
所以,此案在客观方面,不能认定城管等单位工作人员对陈祥定房屋的拆违执法是“依法执行职务”;在主观方面,陈祥定等人不是对“依法执行职务”的抗拒,而是对“违法执行职务”抗拒,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不管客观,还是主观,陈祥定等人的行为均不构成妨害公务罪,他们应该无罪。
对于陈祥定一家的遭遇,陈的其他亲属一直在向有关部门反映。甚至,在今年4月,他们将反映材料寄给中纪委、中央政法委、最高检、最高院的负责人,要求司法部门能依法彻查此案的真相,还陈祥定一家公道。可是,如石沉大海般,所有的上访、信访和反映,至今均杳无音讯。陈祥定的家人和亲属一直有“奋死一拼”的念头,但在一些好友的相劝下,他们尽量保持了克制。(本文图片来源网络,与本文无关)


编者:本文由国内新闻同行采写。关于中国的拆迁,百姓有着难以承受之重,咬牙切齿之恨。当欧美人带着那份恬静和安详,讲述他们的房产是多么神圣不可侵犯的时候,中国百姓心里那种被撕裂的疼痛是可想而知的。爱是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爱的力量可以洞穿一切仇恨,而仇恨的种子也足以毁掉爱。陈祥定案只是中国千千万万个遭拆迁家庭的不幸的缩影,这样的暴力拆迁如果再任其肆虐下去,必将动摇党和政府在百姓心中神圣的地位,同时也是我们实现中国梦进程中的一块大绊脚石。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