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贾庄百姓呼声 发表于  2018-01-08 16:33:03 92405字 ( 16/8022)

河南许昌:劳改释放犯大闹党员会,竟无人制止(原创首发)

      河南许昌:劳改释放犯大闹党员会,竟无人制止

 

人:王保兴  62岁,中共党员退伍军人,建安区张潘镇师庄村支委代理村支书

控诉对象:杨利辉  中共党员,建安区张潘镇党委(组织)委员北区书记兼区长(师庄村第一负责人)

              中共党员,建安区张潘镇党委书记,建安区副区长(待提)

          张平正  师庄大村霸劳改释放犯,前任村支书。2010年因多次毒打举报人案发,被开除党籍并获刑1年半,现已释放

          王青杰  师庄大村贪文盲,前任村支书。2017年因贪污国家各类

照顾款侵占村民集体款,受区纪委处分留党察看一年

          

2017年12月31日,下午3时许,建安区张潘镇师庄村委办,村全体党员讨论发展新党员

不料,正受党纪处分的王青杰却冲进会场,对我百般谩他老婆、儿女(皆为非党员)也全部冲进会场闹,尤其是他老婆吴秀枝指着我鼻子骂,他二弟王红杰(党员)加入行列。

更令人震惊的是,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张平正严把村委办大门,朝我大骂,把入党对象也带上“就他那样还想入党?!

 

这就是我们村党员会场!这就是我们村迎接新年的党员会场!

谁能想象,在这个庄重严肃的场合,竟被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和大村贪带头冲击打骂撕扯,还远不如集贸市场安静有序!

如此丑剧就发生在河南许昌,就发生建安区张潘镇,就发生在我们师庄村全体党员会上。

 

随之,当即质问在场的最高领导——杨利辉“为啥不管?”

可是,杨书记却说:“因为他没打你,我给指导员说啦,他一打你我就叫派出所来啦。”

令人心寒!让人心痛!这就是我们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的思想作风领导素质和办事水平。

然而,在杨利辉领导期间,劳改释放犯大村贪闹会场,这不是第一次了!

 

一、劳改释放犯、村贪多次大闹会场,逍遥法外

2017114日,上午8点多,师庄村干部集体会,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杨利辉主持

突然,劳改释放犯张平正陈雪莲夫妇、大村贪王青杰吴秀枝夫妇双双闯进会场大吵大闹

劳改释放犯张平正举凳子砸我,恶狠狠威胁“你当一天书记,我捣乱一天,我看你咋当!”他老婆陈雪莲,在旁对我肆意辱骂。紧接着,大村贪王青杰老婆吴秀枝凑上来、捅我两拳,王青杰辱骂、助

于是,我走出村委办到大街上让他们打,我手。

 

12月3日,上10时许,师庄东大坑处,带领、七组村民治理环境。

干活中,王青杰、吴秀枝夫妇出现,对我百般辱骂。当时,杨利辉在场、不管不问任凭村贪泼妇骂街。我含着眼泪,不得不把治理环境的紧急任务停下来。

随之,我和杨利辉去找党委书记李辉,碰到人大主任王建军。王主任当面训斥杨“你是吃他的啦?你是喝他的啦?你是拿他的啦?你为什么那么怕他?就不敢惹他!”

过后,党委书记李辉对我“开除他党籍算啦,你们支部研究一下打个报告,送到纪委开除他党籍。”

 

信以为真,我继续一如既往地开展工作,继续卖命干活。

十来天后,碰到镇纪委书记邢文超,问及此事。邢答给他留党察看一年”。

这不还是以前的处分吗?一月前,镇党委承诺“留党察看一年”,就是不公开不执行;闹事后,镇党委还是“承诺”不变,让人哭笑不得。

这就是张潘镇党委的工作作风

 

但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的砸场活动并没有结束。20171231日,第三次砸场闹事,就有了开篇一幕。

事发当天,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杨利辉熟视无睹,大闹会场的恶性事件不能得到及时制止;

事发一周,张潘镇党委镇政府及派出所没有动作,大闹会场的恶性事件还是没有处理……

由此可见,我们师庄村的领导力量不是中国共产党张潘镇委员会张潘镇人民政府,而是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张平正大村贪王青杰!

 

二、质问张潘镇党委(组织)委员北区书记兼区长杨利辉

2017年11月4日,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及其家属第一次闹事。

门口很多群众围观,一致认为杨利辉既不喝令制止,也不报警逮捕凶手,却包庇村霸、村贪,他就是闹场子的黑后台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你为什么不当场制止闹事者的不法行为?为什么不报警逮捕闹事者?

难道你就是这一恶性事件的黑后台吗?

 

4日当天,你给我做工作,“不要急,东西放时间长能放坏,事儿放不坏。”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劳改释放犯带头冲击会场,你是师庄村第一负责人,难道不是在羞辱你吗?难道不影响师庄的工作开展吗?

难道我们农村建设的政治环境就是任由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及其家属冲击会场吗?

 

11月5日,返乡老干部王兆麟给打电话,应按《治安条例》和《刑法》第293条第二款执行,立即让派出所拘留审查,再请示党委。看师庄谁还敢闹事?!冲击会场是你幕后指使,要不你为何不处理?搞乱了师庄,还胡说八道!

然而,你的答复却“下级还要服从上级”。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难道我们共产党干部就是眼睁睁看着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冲击会场,打骂村干部吗?

难道我们张潘镇党委的上级就是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吗?

 

2017年12月31日,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及其家属第三次闹事。

当晚,返乡老干部王兆麟打电话,“不依法办事,把我们师庄搞乱了……”你却说,“我有我的工作方法。”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难道我们共产党的工作方法就是看着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冲击会场而无动于衷吗?

难道你的工作方法就是看着劳改释放犯带头再三闹事而置身事外吗?

 

针对劳改释放犯带头闹事的违法事件再三发生,鉴于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杨利辉的所作所为,我认为他不配作为我们师庄村的第一负责人,他不配做我们共产党的干部!

更严格地说,杨利辉丧失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应有资格和立场。因为,他连做人最起码的正义感都不具备!

 

三、质问张潘镇党委书记第一责任人李辉

你执掌张潘镇数年来,我只听闻问题不断,如强行征地前汪惹官司镇政府人员醉打张一村支书毁良田未批先建搞商业……

当然,我无权过问张潘镇情况,我也没兴趣打听其它村消息。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们师庄村的发展难之又难!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祸害我们村的大村霸大村贪就那么难伏法

难道我们师庄村求稳定求发展竟比登天难吗

 

6年来,“大文盲村支书”王青杰既不会传达党的政策精神,也不会组织召开党员会,更不会带领村干部开展工作,却只知道贪污国家各类照顾款只知道侵占大队集体财物只知道勒索村民血汗钱……

就这样的“大文盲村贪”,却在2014年10月师庄村党支部换届选举前,时任北区区长郭华锋代表张潘镇党委高唱赞歌“党委对师庄支部的工作很满意!”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张潘镇党委对“大文盲村支书”王青杰的“上贪下占”就这么满意

难道张潘镇党委是为“大文盲村贪”的再次“当选”在造势

 

2013年始,我向北区区长郭华锋多次反映王青杰的工作作风和经济问题。

然而,郭委员虽文化程度不高,但“很有经验”答应解决就是不解决。如今晋升为“张潘镇党委副书记”。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张潘镇党委向上推荐乡镇干部的标准是什么?

难道郭华锋被提拔就是因为包庇支持大村贪的“工作得力”

 

2014年,我把举报“大村王青杰的材料递交给你,而转镇纪委副书记赵晓辉调查处理。

赵却不作为,并扬言“想到哪儿告,到哪儿告”、“不处理,也不退给你材料!”最令人不齿的是,赵把举报材料复印给被举报人——“大村贪”王青杰,又让我和他当面对质,致使大村贪对我怀恨在心、多次报复。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张潘镇党委的工作方式就是拖而不办吗?

难道张潘镇党委的工作结果就是被举报人打击报复举报人

 

2015年初,我把举报“大村贪”王青杰材料再次递交给。可还不予解决。因此,我不得不“许昌市委书记市长信箱”举报。然而,“信箱”却答复——“不符合事实”!

当天,我电话问你回答:“谁让你上网呢?你还是共产党员呢!你可以往县里告吗!为啥要上网?”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你和你领导下的张潘镇党委不作为,难道我就不能上网吗?

你让我往县里告,可你和县互通声气否认事实,难道我就眼睁睁看着大村贪继续逍遥法外鱼肉百姓

 

从镇到县从市到省,在我的再三坚持和不断检举下,张潘镇党委才免去“大文盲村贪”王青杰的党内外一切职务。
  但村民直言“处分过轻”并传王青杰给镇领导送礼(猪腿粉条和钱)了”,还抱怨“镇里经常通知我不是这个的爹死了,就是那个的爷死了!让我到哪儿开发票?!”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张潘镇领导们就一个个那么欠东西

难道张潘镇领导们的爹死爷死,就一个个需要大村贪的钱来办丧事吗

 

几年来,师庄老百姓盛传,“王青杰的毛硬着呐,谁敢碰啊?!王青杰的后台是镇党委书记李辉,而李辉后台是他爹、许昌市纪委监察局前局长李纪庚……”

我始终不相信,但事实就是——举报“大村贪”一直无结果。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大村贪”王青杰违法犯罪,也没人敢碰吗?

难道你就是“大村贪”王青杰的黑后台吗?

 

 

就因为我和大村霸大村贪作斗争,而遭到以党委书记李辉为首的张潘镇领导班子的反对、压制和报复

请问,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许昌市建安区张潘镇吗?

无视党纪、与恶势力抱团团是张潘镇党委的一贯作风,无视国法、为不法者驾护航是张潘镇党委的一贯行为。

我建议上级党委及政法部门应对其班子问责、追责!

    

  我们共产党人民政府需要的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仆、勤务员,而不需要高高在上、漠视群众的官老爷,也不需要不作为、假作为和胡作为的官油子,更不需要只知道欺上瞒下、勾结村贪、鱼肉百姓的官痞子!

    这些年,大村霸大村贪和张潘镇的贪官污吏相互勾结,把我们师庄村搞得这么乱。谁能想到,他们个个都能升官,镇党委委员上任北区区长郭华锋被提拔为镇党委副书记,镇党委书记李辉也即将荣任“建安区副区长”……

在此,我迫切希望党中央的反腐之风能吹进我们河南许昌,能吹进我们建安区张潘镇,能吹进我们师庄村,彻底清除祸害我们农民的村霸、文盲及其一切黑后台

  

      

       师庄代理村支书、前任和现任支委、退伍军人  

王保兴411023195503190518)

                                              手机 15537455080

                                                2018年 1月 7日

这是一个真实的事 发表于  2018-10-02 22:18:40 154字 ( 0/9)

这样一个犯有前科罪的劳改释放犯,“保护伞”还给他非法保留党籍三年,不革新洗面,还继续为非作歹,寻衅滋事两次打闹党员会,还让他竞选村长,干扰破坏村务工作。对这种激

      河南许昌:劳改释放犯大闹党员会,竟无人制止

 

人:王保兴  62岁,中共党员退伍军人,建安区张潘镇师庄村支委代理村支书

控诉对象:杨利辉  中共党员,建安区张潘镇党委(组织)委员北区书记兼区长(师庄村第一负责人)

              中共党员,建安区张潘镇党委书记,建安区副区长(待提)

          张平正  师庄大村霸劳改释放犯,前任村支书。2010年因多次毒打举报人案发,被开除党籍并获刑1年半,现已释放

          王青杰  师庄大村贪文盲,前任村支书。2017年因贪污国家各类

照顾款侵占村民集体款,受区纪委处分留党察看一年

          

2017年12月31日,下午3时许,建安区张潘镇师庄村委办,村全体党员讨论发展新党员

不料,正受党纪处分的王青杰却冲进会场,对我百般谩他老婆、儿女(皆为非党员)也全部冲进会场闹,尤其是他老婆吴秀枝指着我鼻子骂,他二弟王红杰(党员)加入行列。

更令人震惊的是,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张平正严把村委办大门,朝我大骂,把入党对象也带上“就他那样还想入党?!

 

这就是我们村党员会场!这就是我们村迎接新年的党员会场!

谁能想象,在这个庄重严肃的场合,竟被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和大村贪带头冲击打骂撕扯,还远不如集贸市场安静有序!

如此丑剧就发生在河南许昌,就发生建安区张潘镇,就发生在我们师庄村全体党员会上。

 

随之,当即质问在场的最高领导——杨利辉“为啥不管?”

可是,杨书记却说:“因为他没打你,我给指导员说啦,他一打你我就叫派出所来啦。”

令人心寒!让人心痛!这就是我们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的思想作风领导素质和办事水平。

然而,在杨利辉领导期间,劳改释放犯大村贪闹会场,这不是第一次了!

 

一、劳改释放犯、村贪多次大闹会场,逍遥法外

2017114日,上午8点多,师庄村干部集体会,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杨利辉主持

突然,劳改释放犯张平正陈雪莲夫妇、大村贪王青杰吴秀枝夫妇双双闯进会场大吵大闹

劳改释放犯张平正举凳子砸我,恶狠狠威胁“你当一天书记,我捣乱一天,我看你咋当!”他老婆陈雪莲,在旁对我肆意辱骂。紧接着,大村贪王青杰老婆吴秀枝凑上来、捅我两拳,王青杰辱骂、助

于是,我走出村委办到大街上让他们打,我手。

 

12月3日,上10时许,师庄东大坑处,带领、七组村民治理环境。

干活中,王青杰、吴秀枝夫妇出现,对我百般辱骂。当时,杨利辉在场、不管不问任凭村贪泼妇骂街。我含着眼泪,不得不把治理环境的紧急任务停下来。

随之,我和杨利辉去找党委书记李辉,碰到人大主任王建军。王主任当面训斥杨“你是吃他的啦?你是喝他的啦?你是拿他的啦?你为什么那么怕他?就不敢惹他!”

过后,党委书记李辉对我“开除他党籍算啦,你们支部研究一下打个报告,送到纪委开除他党籍。”

 

信以为真,我继续一如既往地开展工作,继续卖命干活。

十来天后,碰到镇纪委书记邢文超,问及此事。邢答给他留党察看一年”。

这不还是以前的处分吗?一月前,镇党委承诺“留党察看一年”,就是不公开不执行;闹事后,镇党委还是“承诺”不变,让人哭笑不得。

这就是张潘镇党委的工作作风

 

但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的砸场活动并没有结束。20171231日,第三次砸场闹事,就有了开篇一幕。

事发当天,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杨利辉熟视无睹,大闹会场的恶性事件不能得到及时制止;

事发一周,张潘镇党委镇政府及派出所没有动作,大闹会场的恶性事件还是没有处理……

由此可见,我们师庄村的领导力量不是中国共产党张潘镇委员会张潘镇人民政府,而是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张平正大村贪王青杰!

 

二、质问张潘镇党委(组织)委员北区书记兼区长杨利辉

2017年11月4日,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及其家属第一次闹事。

门口很多群众围观,一致认为杨利辉既不喝令制止,也不报警逮捕凶手,却包庇村霸、村贪,他就是闹场子的黑后台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你为什么不当场制止闹事者的不法行为?为什么不报警逮捕闹事者?

难道你就是这一恶性事件的黑后台吗?

 

4日当天,你给我做工作,“不要急,东西放时间长能放坏,事儿放不坏。”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劳改释放犯带头冲击会场,你是师庄村第一负责人,难道不是在羞辱你吗?难道不影响师庄的工作开展吗?

难道我们农村建设的政治环境就是任由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及其家属冲击会场吗?

 

11月5日,返乡老干部王兆麟给打电话,应按《治安条例》和《刑法》第293条第二款执行,立即让派出所拘留审查,再请示党委。看师庄谁还敢闹事?!冲击会场是你幕后指使,要不你为何不处理?搞乱了师庄,还胡说八道!

然而,你的答复却“下级还要服从上级”。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难道我们共产党干部就是眼睁睁看着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冲击会场,打骂村干部吗?

难道我们张潘镇党委的上级就是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吗?

 

2017年12月31日,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及其家属第三次闹事。

当晚,返乡老干部王兆麟打电话,“不依法办事,把我们师庄搞乱了……”你却说,“我有我的工作方法。”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难道我们共产党的工作方法就是看着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冲击会场而无动于衷吗?

难道你的工作方法就是看着劳改释放犯带头再三闹事而置身事外吗?

 

针对劳改释放犯带头闹事的违法事件再三发生,鉴于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杨利辉的所作所为,我认为他不配作为我们师庄村的第一负责人,他不配做我们共产党的干部!

更严格地说,杨利辉丧失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应有资格和立场。因为,他连做人最起码的正义感都不具备!

 

三、质问张潘镇党委书记第一责任人李辉

你执掌张潘镇数年来,我只听闻问题不断,如强行征地前汪惹官司镇政府人员醉打张一村支书毁良田未批先建搞商业……

当然,我无权过问张潘镇情况,我也没兴趣打听其它村消息。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们师庄村的发展难之又难!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祸害我们村的大村霸大村贪就那么难伏法

难道我们师庄村求稳定求发展竟比登天难吗

 

6年来,“大文盲村支书”王青杰既不会传达党的政策精神,也不会组织召开党员会,更不会带领村干部开展工作,却只知道贪污国家各类照顾款只知道侵占大队集体财物只知道勒索村民血汗钱……

就这样的“大文盲村贪”,却在2014年10月师庄村党支部换届选举前,时任北区区长郭华锋代表张潘镇党委高唱赞歌“党委对师庄支部的工作很满意!”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张潘镇党委对“大文盲村支书”王青杰的“上贪下占”就这么满意

难道张潘镇党委是为“大文盲村贪”的再次“当选”在造势

 

2013年始,我向北区区长郭华锋多次反映王青杰的工作作风和经济问题。

然而,郭委员虽文化程度不高,但“很有经验”答应解决就是不解决。如今晋升为“张潘镇党委副书记”。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张潘镇党委向上推荐乡镇干部的标准是什么?

难道郭华锋被提拔就是因为包庇支持大村贪的“工作得力”

 

2014年,我把举报“大村王青杰的材料递交给你,而转镇纪委副书记赵晓辉调查处理。

赵却不作为,并扬言“想到哪儿告,到哪儿告”、“不处理,也不退给你材料!”最令人不齿的是,赵把举报材料复印给被举报人——“大村贪”王青杰,又让我和他当面对质,致使大村贪对我怀恨在心、多次报复。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张潘镇党委的工作方式就是拖而不办吗?

难道张潘镇党委的工作结果就是被举报人打击报复举报人

 

2015年初,我把举报“大村贪”王青杰材料再次递交给。可还不予解决。因此,我不得不“许昌市委书记市长信箱”举报。然而,“信箱”却答复——“不符合事实”!

当天,我电话问你回答:“谁让你上网呢?你还是共产党员呢!你可以往县里告吗!为啥要上网?”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你和你领导下的张潘镇党委不作为,难道我就不能上网吗?

你让我往县里告,可你和县互通声气否认事实,难道我就眼睁睁看着大村贪继续逍遥法外鱼肉百姓

 

从镇到县从市到省,在我的再三坚持和不断检举下,张潘镇党委才免去“大文盲村贪”王青杰的党内外一切职务。
  但村民直言“处分过轻”并传王青杰给镇领导送礼(猪腿粉条和钱)了”,还抱怨“镇里经常通知我不是这个的爹死了,就是那个的爷死了!让我到哪儿开发票?!”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张潘镇领导们就一个个那么欠东西

难道张潘镇领导们的爹死爷死,就一个个需要大村贪的钱来办丧事吗

 

几年来,师庄老百姓盛传,“王青杰的毛硬着呐,谁敢碰啊?!王青杰的后台是镇党委书记李辉,而李辉后台是他爹、许昌市纪委监察局前局长李纪庚……”

我始终不相信,但事实就是——举报“大村贪”一直无结果。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大村贪”王青杰违法犯罪,也没人敢碰吗?

难道你就是“大村贪”王青杰的黑后台吗?

 

 

就因为我和大村霸大村贪作斗争,而遭到以党委书记李辉为首的张潘镇领导班子的反对、压制和报复

请问,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许昌市建安区张潘镇吗?

无视党纪、与恶势力抱团团是张潘镇党委的一贯作风,无视国法、为不法者驾护航是张潘镇党委的一贯行为。

我建议上级党委及政法部门应对其班子问责、追责!

    

  我们共产党人民政府需要的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仆、勤务员,而不需要高高在上、漠视群众的官老爷,也不需要不作为、假作为和胡作为的官油子,更不需要只知道欺上瞒下、勾结村贪、鱼肉百姓的官痞子!

    这些年,大村霸大村贪和张潘镇的贪官污吏相互勾结,把我们师庄村搞得这么乱。谁能想到,他们个个都能升官,镇党委委员上任北区区长郭华锋被提拔为镇党委副书记,镇党委书记李辉也即将荣任“建安区副区长”……

在此,我迫切希望党中央的反腐之风能吹进我们河南许昌,能吹进我们建安区张潘镇,能吹进我们师庄村,彻底清除祸害我们农民的村霸、文盲及其一切黑后台

  

      

       师庄代理村支书、前任和现任支委、退伍军人  

王保兴411023195503190518)

                                              手机 15537455080

                                                2018年 1月 7日

錚言 发表于  2018-03-09 20:46:37 277字 ( 0/144)

来自天涯论天涯杂谈 基层政府这么搞还有不乱的,官员素质差,不懂当官肩负的责任。正如“许昌大村霸”张平正所叫喊的:“恁没钱,恁就当不了(村党支部)书记,我

      河南许昌:劳改释放犯大闹党员会,竟无人制止

 

人:王保兴  62岁,中共党员退伍军人,建安区张潘镇师庄村支委代理村支书

控诉对象:杨利辉  中共党员,建安区张潘镇党委(组织)委员北区书记兼区长(师庄村第一负责人)

              中共党员,建安区张潘镇党委书记,建安区副区长(待提)

          张平正  师庄大村霸劳改释放犯,前任村支书。2010年因多次毒打举报人案发,被开除党籍并获刑1年半,现已释放

          王青杰  师庄大村贪文盲,前任村支书。2017年因贪污国家各类

照顾款侵占村民集体款,受区纪委处分留党察看一年

          

2017年12月31日,下午3时许,建安区张潘镇师庄村委办,村全体党员讨论发展新党员

不料,正受党纪处分的王青杰却冲进会场,对我百般谩他老婆、儿女(皆为非党员)也全部冲进会场闹,尤其是他老婆吴秀枝指着我鼻子骂,他二弟王红杰(党员)加入行列。

更令人震惊的是,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张平正严把村委办大门,朝我大骂,把入党对象也带上“就他那样还想入党?!

 

这就是我们村党员会场!这就是我们村迎接新年的党员会场!

谁能想象,在这个庄重严肃的场合,竟被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和大村贪带头冲击打骂撕扯,还远不如集贸市场安静有序!

如此丑剧就发生在河南许昌,就发生建安区张潘镇,就发生在我们师庄村全体党员会上。

 

随之,当即质问在场的最高领导——杨利辉“为啥不管?”

可是,杨书记却说:“因为他没打你,我给指导员说啦,他一打你我就叫派出所来啦。”

令人心寒!让人心痛!这就是我们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的思想作风领导素质和办事水平。

然而,在杨利辉领导期间,劳改释放犯大村贪闹会场,这不是第一次了!

 

一、劳改释放犯、村贪多次大闹会场,逍遥法外

2017114日,上午8点多,师庄村干部集体会,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杨利辉主持

突然,劳改释放犯张平正陈雪莲夫妇、大村贪王青杰吴秀枝夫妇双双闯进会场大吵大闹

劳改释放犯张平正举凳子砸我,恶狠狠威胁“你当一天书记,我捣乱一天,我看你咋当!”他老婆陈雪莲,在旁对我肆意辱骂。紧接着,大村贪王青杰老婆吴秀枝凑上来、捅我两拳,王青杰辱骂、助

于是,我走出村委办到大街上让他们打,我手。

 

12月3日,上10时许,师庄东大坑处,带领、七组村民治理环境。

干活中,王青杰、吴秀枝夫妇出现,对我百般辱骂。当时,杨利辉在场、不管不问任凭村贪泼妇骂街。我含着眼泪,不得不把治理环境的紧急任务停下来。

随之,我和杨利辉去找党委书记李辉,碰到人大主任王建军。王主任当面训斥杨“你是吃他的啦?你是喝他的啦?你是拿他的啦?你为什么那么怕他?就不敢惹他!”

过后,党委书记李辉对我“开除他党籍算啦,你们支部研究一下打个报告,送到纪委开除他党籍。”

 

信以为真,我继续一如既往地开展工作,继续卖命干活。

十来天后,碰到镇纪委书记邢文超,问及此事。邢答给他留党察看一年”。

这不还是以前的处分吗?一月前,镇党委承诺“留党察看一年”,就是不公开不执行;闹事后,镇党委还是“承诺”不变,让人哭笑不得。

这就是张潘镇党委的工作作风

 

但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的砸场活动并没有结束。20171231日,第三次砸场闹事,就有了开篇一幕。

事发当天,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杨利辉熟视无睹,大闹会场的恶性事件不能得到及时制止;

事发一周,张潘镇党委镇政府及派出所没有动作,大闹会场的恶性事件还是没有处理……

由此可见,我们师庄村的领导力量不是中国共产党张潘镇委员会张潘镇人民政府,而是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张平正大村贪王青杰!

 

二、质问张潘镇党委(组织)委员北区书记兼区长杨利辉

2017年11月4日,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及其家属第一次闹事。

门口很多群众围观,一致认为杨利辉既不喝令制止,也不报警逮捕凶手,却包庇村霸、村贪,他就是闹场子的黑后台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你为什么不当场制止闹事者的不法行为?为什么不报警逮捕闹事者?

难道你就是这一恶性事件的黑后台吗?

 

4日当天,你给我做工作,“不要急,东西放时间长能放坏,事儿放不坏。”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劳改释放犯带头冲击会场,你是师庄村第一负责人,难道不是在羞辱你吗?难道不影响师庄的工作开展吗?

难道我们农村建设的政治环境就是任由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及其家属冲击会场吗?

 

11月5日,返乡老干部王兆麟给打电话,应按《治安条例》和《刑法》第293条第二款执行,立即让派出所拘留审查,再请示党委。看师庄谁还敢闹事?!冲击会场是你幕后指使,要不你为何不处理?搞乱了师庄,还胡说八道!

然而,你的答复却“下级还要服从上级”。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难道我们共产党干部就是眼睁睁看着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冲击会场,打骂村干部吗?

难道我们张潘镇党委的上级就是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吗?

 

2017年12月31日,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及其家属第三次闹事。

当晚,返乡老干部王兆麟打电话,“不依法办事,把我们师庄搞乱了……”你却说,“我有我的工作方法。”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难道我们共产党的工作方法就是看着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冲击会场而无动于衷吗?

难道你的工作方法就是看着劳改释放犯带头再三闹事而置身事外吗?

 

针对劳改释放犯带头闹事的违法事件再三发生,鉴于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杨利辉的所作所为,我认为他不配作为我们师庄村的第一负责人,他不配做我们共产党的干部!

更严格地说,杨利辉丧失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应有资格和立场。因为,他连做人最起码的正义感都不具备!

 

三、质问张潘镇党委书记第一责任人李辉

你执掌张潘镇数年来,我只听闻问题不断,如强行征地前汪惹官司镇政府人员醉打张一村支书毁良田未批先建搞商业……

当然,我无权过问张潘镇情况,我也没兴趣打听其它村消息。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们师庄村的发展难之又难!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祸害我们村的大村霸大村贪就那么难伏法

难道我们师庄村求稳定求发展竟比登天难吗

 

6年来,“大文盲村支书”王青杰既不会传达党的政策精神,也不会组织召开党员会,更不会带领村干部开展工作,却只知道贪污国家各类照顾款只知道侵占大队集体财物只知道勒索村民血汗钱……

就这样的“大文盲村贪”,却在2014年10月师庄村党支部换届选举前,时任北区区长郭华锋代表张潘镇党委高唱赞歌“党委对师庄支部的工作很满意!”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张潘镇党委对“大文盲村支书”王青杰的“上贪下占”就这么满意

难道张潘镇党委是为“大文盲村贪”的再次“当选”在造势

 

2013年始,我向北区区长郭华锋多次反映王青杰的工作作风和经济问题。

然而,郭委员虽文化程度不高,但“很有经验”答应解决就是不解决。如今晋升为“张潘镇党委副书记”。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张潘镇党委向上推荐乡镇干部的标准是什么?

难道郭华锋被提拔就是因为包庇支持大村贪的“工作得力”

 

2014年,我把举报“大村王青杰的材料递交给你,而转镇纪委副书记赵晓辉调查处理。

赵却不作为,并扬言“想到哪儿告,到哪儿告”、“不处理,也不退给你材料!”最令人不齿的是,赵把举报材料复印给被举报人——“大村贪”王青杰,又让我和他当面对质,致使大村贪对我怀恨在心、多次报复。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张潘镇党委的工作方式就是拖而不办吗?

难道张潘镇党委的工作结果就是被举报人打击报复举报人

 

2015年初,我把举报“大村贪”王青杰材料再次递交给。可还不予解决。因此,我不得不“许昌市委书记市长信箱”举报。然而,“信箱”却答复——“不符合事实”!

当天,我电话问你回答:“谁让你上网呢?你还是共产党员呢!你可以往县里告吗!为啥要上网?”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你和你领导下的张潘镇党委不作为,难道我就不能上网吗?

你让我往县里告,可你和县互通声气否认事实,难道我就眼睁睁看着大村贪继续逍遥法外鱼肉百姓

 

从镇到县从市到省,在我的再三坚持和不断检举下,张潘镇党委才免去“大文盲村贪”王青杰的党内外一切职务。
  但村民直言“处分过轻”并传王青杰给镇领导送礼(猪腿粉条和钱)了”,还抱怨“镇里经常通知我不是这个的爹死了,就是那个的爷死了!让我到哪儿开发票?!”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张潘镇领导们就一个个那么欠东西

难道张潘镇领导们的爹死爷死,就一个个需要大村贪的钱来办丧事吗

 

几年来,师庄老百姓盛传,“王青杰的毛硬着呐,谁敢碰啊?!王青杰的后台是镇党委书记李辉,而李辉后台是他爹、许昌市纪委监察局前局长李纪庚……”

我始终不相信,但事实就是——举报“大村贪”一直无结果。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大村贪”王青杰违法犯罪,也没人敢碰吗?

难道你就是“大村贪”王青杰的黑后台吗?

 

 

就因为我和大村霸大村贪作斗争,而遭到以党委书记李辉为首的张潘镇领导班子的反对、压制和报复

请问,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许昌市建安区张潘镇吗?

无视党纪、与恶势力抱团团是张潘镇党委的一贯作风,无视国法、为不法者驾护航是张潘镇党委的一贯行为。

我建议上级党委及政法部门应对其班子问责、追责!

    

  我们共产党人民政府需要的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仆、勤务员,而不需要高高在上、漠视群众的官老爷,也不需要不作为、假作为和胡作为的官油子,更不需要只知道欺上瞒下、勾结村贪、鱼肉百姓的官痞子!

    这些年,大村霸大村贪和张潘镇的贪官污吏相互勾结,把我们师庄村搞得这么乱。谁能想到,他们个个都能升官,镇党委委员上任北区区长郭华锋被提拔为镇党委副书记,镇党委书记李辉也即将荣任“建安区副区长”……

在此,我迫切希望党中央的反腐之风能吹进我们河南许昌,能吹进我们建安区张潘镇,能吹进我们师庄村,彻底清除祸害我们农民的村霸、文盲及其一切黑后台

  

      

       师庄代理村支书、前任和现任支委、退伍军人  

王保兴411023195503190518)

                                              手机 15537455080

                                                2018年 1月 7日

錚言 发表于  2018-03-09 20:40:05 279字 ( 0/303)

来自天涯论坛天涯杂谈 基层政府这么搞还有不乱的,官员素质差,不懂当官肩负的责任。正如“许昌大村霸”张平正所叫喊的:“恁没钱,恁就当不了(村党支部)书记,

      河南许昌:劳改释放犯大闹党员会,竟无人制止

 

人:王保兴  62岁,中共党员退伍军人,建安区张潘镇师庄村支委代理村支书

控诉对象:杨利辉  中共党员,建安区张潘镇党委(组织)委员北区书记兼区长(师庄村第一负责人)

              中共党员,建安区张潘镇党委书记,建安区副区长(待提)

          张平正  师庄大村霸劳改释放犯,前任村支书。2010年因多次毒打举报人案发,被开除党籍并获刑1年半,现已释放

          王青杰  师庄大村贪文盲,前任村支书。2017年因贪污国家各类

照顾款侵占村民集体款,受区纪委处分留党察看一年

          

2017年12月31日,下午3时许,建安区张潘镇师庄村委办,村全体党员讨论发展新党员

不料,正受党纪处分的王青杰却冲进会场,对我百般谩他老婆、儿女(皆为非党员)也全部冲进会场闹,尤其是他老婆吴秀枝指着我鼻子骂,他二弟王红杰(党员)加入行列。

更令人震惊的是,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张平正严把村委办大门,朝我大骂,把入党对象也带上“就他那样还想入党?!

 

这就是我们村党员会场!这就是我们村迎接新年的党员会场!

谁能想象,在这个庄重严肃的场合,竟被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和大村贪带头冲击打骂撕扯,还远不如集贸市场安静有序!

如此丑剧就发生在河南许昌,就发生建安区张潘镇,就发生在我们师庄村全体党员会上。

 

随之,当即质问在场的最高领导——杨利辉“为啥不管?”

可是,杨书记却说:“因为他没打你,我给指导员说啦,他一打你我就叫派出所来啦。”

令人心寒!让人心痛!这就是我们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的思想作风领导素质和办事水平。

然而,在杨利辉领导期间,劳改释放犯大村贪闹会场,这不是第一次了!

 

一、劳改释放犯、村贪多次大闹会场,逍遥法外

2017114日,上午8点多,师庄村干部集体会,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杨利辉主持

突然,劳改释放犯张平正陈雪莲夫妇、大村贪王青杰吴秀枝夫妇双双闯进会场大吵大闹

劳改释放犯张平正举凳子砸我,恶狠狠威胁“你当一天书记,我捣乱一天,我看你咋当!”他老婆陈雪莲,在旁对我肆意辱骂。紧接着,大村贪王青杰老婆吴秀枝凑上来、捅我两拳,王青杰辱骂、助

于是,我走出村委办到大街上让他们打,我手。

 

12月3日,上10时许,师庄东大坑处,带领、七组村民治理环境。

干活中,王青杰、吴秀枝夫妇出现,对我百般辱骂。当时,杨利辉在场、不管不问任凭村贪泼妇骂街。我含着眼泪,不得不把治理环境的紧急任务停下来。

随之,我和杨利辉去找党委书记李辉,碰到人大主任王建军。王主任当面训斥杨“你是吃他的啦?你是喝他的啦?你是拿他的啦?你为什么那么怕他?就不敢惹他!”

过后,党委书记李辉对我“开除他党籍算啦,你们支部研究一下打个报告,送到纪委开除他党籍。”

 

信以为真,我继续一如既往地开展工作,继续卖命干活。

十来天后,碰到镇纪委书记邢文超,问及此事。邢答给他留党察看一年”。

这不还是以前的处分吗?一月前,镇党委承诺“留党察看一年”,就是不公开不执行;闹事后,镇党委还是“承诺”不变,让人哭笑不得。

这就是张潘镇党委的工作作风

 

但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的砸场活动并没有结束。20171231日,第三次砸场闹事,就有了开篇一幕。

事发当天,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杨利辉熟视无睹,大闹会场的恶性事件不能得到及时制止;

事发一周,张潘镇党委镇政府及派出所没有动作,大闹会场的恶性事件还是没有处理……

由此可见,我们师庄村的领导力量不是中国共产党张潘镇委员会张潘镇人民政府,而是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张平正大村贪王青杰!

 

二、质问张潘镇党委(组织)委员北区书记兼区长杨利辉

2017年11月4日,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及其家属第一次闹事。

门口很多群众围观,一致认为杨利辉既不喝令制止,也不报警逮捕凶手,却包庇村霸、村贪,他就是闹场子的黑后台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你为什么不当场制止闹事者的不法行为?为什么不报警逮捕闹事者?

难道你就是这一恶性事件的黑后台吗?

 

4日当天,你给我做工作,“不要急,东西放时间长能放坏,事儿放不坏。”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劳改释放犯带头冲击会场,你是师庄村第一负责人,难道不是在羞辱你吗?难道不影响师庄的工作开展吗?

难道我们农村建设的政治环境就是任由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及其家属冲击会场吗?

 

11月5日,返乡老干部王兆麟给打电话,应按《治安条例》和《刑法》第293条第二款执行,立即让派出所拘留审查,再请示党委。看师庄谁还敢闹事?!冲击会场是你幕后指使,要不你为何不处理?搞乱了师庄,还胡说八道!

然而,你的答复却“下级还要服从上级”。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难道我们共产党干部就是眼睁睁看着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冲击会场,打骂村干部吗?

难道我们张潘镇党委的上级就是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吗?

 

2017年12月31日,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及其家属第三次闹事。

当晚,返乡老干部王兆麟打电话,“不依法办事,把我们师庄搞乱了……”你却说,“我有我的工作方法。”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难道我们共产党的工作方法就是看着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冲击会场而无动于衷吗?

难道你的工作方法就是看着劳改释放犯带头再三闹事而置身事外吗?

 

针对劳改释放犯带头闹事的违法事件再三发生,鉴于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杨利辉的所作所为,我认为他不配作为我们师庄村的第一负责人,他不配做我们共产党的干部!

更严格地说,杨利辉丧失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应有资格和立场。因为,他连做人最起码的正义感都不具备!

 

三、质问张潘镇党委书记第一责任人李辉

你执掌张潘镇数年来,我只听闻问题不断,如强行征地前汪惹官司镇政府人员醉打张一村支书毁良田未批先建搞商业……

当然,我无权过问张潘镇情况,我也没兴趣打听其它村消息。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们师庄村的发展难之又难!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祸害我们村的大村霸大村贪就那么难伏法

难道我们师庄村求稳定求发展竟比登天难吗

 

6年来,“大文盲村支书”王青杰既不会传达党的政策精神,也不会组织召开党员会,更不会带领村干部开展工作,却只知道贪污国家各类照顾款只知道侵占大队集体财物只知道勒索村民血汗钱……

就这样的“大文盲村贪”,却在2014年10月师庄村党支部换届选举前,时任北区区长郭华锋代表张潘镇党委高唱赞歌“党委对师庄支部的工作很满意!”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张潘镇党委对“大文盲村支书”王青杰的“上贪下占”就这么满意

难道张潘镇党委是为“大文盲村贪”的再次“当选”在造势

 

2013年始,我向北区区长郭华锋多次反映王青杰的工作作风和经济问题。

然而,郭委员虽文化程度不高,但“很有经验”答应解决就是不解决。如今晋升为“张潘镇党委副书记”。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张潘镇党委向上推荐乡镇干部的标准是什么?

难道郭华锋被提拔就是因为包庇支持大村贪的“工作得力”

 

2014年,我把举报“大村王青杰的材料递交给你,而转镇纪委副书记赵晓辉调查处理。

赵却不作为,并扬言“想到哪儿告,到哪儿告”、“不处理,也不退给你材料!”最令人不齿的是,赵把举报材料复印给被举报人——“大村贪”王青杰,又让我和他当面对质,致使大村贪对我怀恨在心、多次报复。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张潘镇党委的工作方式就是拖而不办吗?

难道张潘镇党委的工作结果就是被举报人打击报复举报人

 

2015年初,我把举报“大村贪”王青杰材料再次递交给。可还不予解决。因此,我不得不“许昌市委书记市长信箱”举报。然而,“信箱”却答复——“不符合事实”!

当天,我电话问你回答:“谁让你上网呢?你还是共产党员呢!你可以往县里告吗!为啥要上网?”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你和你领导下的张潘镇党委不作为,难道我就不能上网吗?

你让我往县里告,可你和县互通声气否认事实,难道我就眼睁睁看着大村贪继续逍遥法外鱼肉百姓

 

从镇到县从市到省,在我的再三坚持和不断检举下,张潘镇党委才免去“大文盲村贪”王青杰的党内外一切职务。
  但村民直言“处分过轻”并传王青杰给镇领导送礼(猪腿粉条和钱)了”,还抱怨“镇里经常通知我不是这个的爹死了,就是那个的爷死了!让我到哪儿开发票?!”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张潘镇领导们就一个个那么欠东西

难道张潘镇领导们的爹死爷死,就一个个需要大村贪的钱来办丧事吗

 

几年来,师庄老百姓盛传,“王青杰的毛硬着呐,谁敢碰啊?!王青杰的后台是镇党委书记李辉,而李辉后台是他爹、许昌市纪委监察局前局长李纪庚……”

我始终不相信,但事实就是——举报“大村贪”一直无结果。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大村贪”王青杰违法犯罪,也没人敢碰吗?

难道你就是“大村贪”王青杰的黑后台吗?

 

 

就因为我和大村霸大村贪作斗争,而遭到以党委书记李辉为首的张潘镇领导班子的反对、压制和报复

请问,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许昌市建安区张潘镇吗?

无视党纪、与恶势力抱团团是张潘镇党委的一贯作风,无视国法、为不法者驾护航是张潘镇党委的一贯行为。

我建议上级党委及政法部门应对其班子问责、追责!

    

  我们共产党人民政府需要的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仆、勤务员,而不需要高高在上、漠视群众的官老爷,也不需要不作为、假作为和胡作为的官油子,更不需要只知道欺上瞒下、勾结村贪、鱼肉百姓的官痞子!

    这些年,大村霸大村贪和张潘镇的贪官污吏相互勾结,把我们师庄村搞得这么乱。谁能想到,他们个个都能升官,镇党委委员上任北区区长郭华锋被提拔为镇党委副书记,镇党委书记李辉也即将荣任“建安区副区长”……

在此,我迫切希望党中央的反腐之风能吹进我们河南许昌,能吹进我们建安区张潘镇,能吹进我们师庄村,彻底清除祸害我们农民的村霸、文盲及其一切黑后台

  

      

       师庄代理村支书、前任和现任支委、退伍军人  

王保兴411023195503190518)

                                              手机 15537455080

                                                2018年 1月 7日

錚言 发表于  2018-03-09 08:06:13 32字 ( 0/178)

强烈要求依法惩办有前科罪仍然无法无天的大村霸、劳改释放犯张平正!

      河南许昌:劳改释放犯大闹党员会,竟无人制止

 

人:王保兴  62岁,中共党员退伍军人,建安区张潘镇师庄村支委代理村支书

控诉对象:杨利辉  中共党员,建安区张潘镇党委(组织)委员北区书记兼区长(师庄村第一负责人)

              中共党员,建安区张潘镇党委书记,建安区副区长(待提)

          张平正  师庄大村霸劳改释放犯,前任村支书。2010年因多次毒打举报人案发,被开除党籍并获刑1年半,现已释放

          王青杰  师庄大村贪文盲,前任村支书。2017年因贪污国家各类

照顾款侵占村民集体款,受区纪委处分留党察看一年

          

2017年12月31日,下午3时许,建安区张潘镇师庄村委办,村全体党员讨论发展新党员

不料,正受党纪处分的王青杰却冲进会场,对我百般谩他老婆、儿女(皆为非党员)也全部冲进会场闹,尤其是他老婆吴秀枝指着我鼻子骂,他二弟王红杰(党员)加入行列。

更令人震惊的是,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张平正严把村委办大门,朝我大骂,把入党对象也带上“就他那样还想入党?!

 

这就是我们村党员会场!这就是我们村迎接新年的党员会场!

谁能想象,在这个庄重严肃的场合,竟被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和大村贪带头冲击打骂撕扯,还远不如集贸市场安静有序!

如此丑剧就发生在河南许昌,就发生建安区张潘镇,就发生在我们师庄村全体党员会上。

 

随之,当即质问在场的最高领导——杨利辉“为啥不管?”

可是,杨书记却说:“因为他没打你,我给指导员说啦,他一打你我就叫派出所来啦。”

令人心寒!让人心痛!这就是我们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的思想作风领导素质和办事水平。

然而,在杨利辉领导期间,劳改释放犯大村贪闹会场,这不是第一次了!

 

一、劳改释放犯、村贪多次大闹会场,逍遥法外

2017114日,上午8点多,师庄村干部集体会,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杨利辉主持

突然,劳改释放犯张平正陈雪莲夫妇、大村贪王青杰吴秀枝夫妇双双闯进会场大吵大闹

劳改释放犯张平正举凳子砸我,恶狠狠威胁“你当一天书记,我捣乱一天,我看你咋当!”他老婆陈雪莲,在旁对我肆意辱骂。紧接着,大村贪王青杰老婆吴秀枝凑上来、捅我两拳,王青杰辱骂、助

于是,我走出村委办到大街上让他们打,我手。

 

12月3日,上10时许,师庄东大坑处,带领、七组村民治理环境。

干活中,王青杰、吴秀枝夫妇出现,对我百般辱骂。当时,杨利辉在场、不管不问任凭村贪泼妇骂街。我含着眼泪,不得不把治理环境的紧急任务停下来。

随之,我和杨利辉去找党委书记李辉,碰到人大主任王建军。王主任当面训斥杨“你是吃他的啦?你是喝他的啦?你是拿他的啦?你为什么那么怕他?就不敢惹他!”

过后,党委书记李辉对我“开除他党籍算啦,你们支部研究一下打个报告,送到纪委开除他党籍。”

 

信以为真,我继续一如既往地开展工作,继续卖命干活。

十来天后,碰到镇纪委书记邢文超,问及此事。邢答给他留党察看一年”。

这不还是以前的处分吗?一月前,镇党委承诺“留党察看一年”,就是不公开不执行;闹事后,镇党委还是“承诺”不变,让人哭笑不得。

这就是张潘镇党委的工作作风

 

但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的砸场活动并没有结束。20171231日,第三次砸场闹事,就有了开篇一幕。

事发当天,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杨利辉熟视无睹,大闹会场的恶性事件不能得到及时制止;

事发一周,张潘镇党委镇政府及派出所没有动作,大闹会场的恶性事件还是没有处理……

由此可见,我们师庄村的领导力量不是中国共产党张潘镇委员会张潘镇人民政府,而是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张平正大村贪王青杰!

 

二、质问张潘镇党委(组织)委员北区书记兼区长杨利辉

2017年11月4日,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及其家属第一次闹事。

门口很多群众围观,一致认为杨利辉既不喝令制止,也不报警逮捕凶手,却包庇村霸、村贪,他就是闹场子的黑后台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你为什么不当场制止闹事者的不法行为?为什么不报警逮捕闹事者?

难道你就是这一恶性事件的黑后台吗?

 

4日当天,你给我做工作,“不要急,东西放时间长能放坏,事儿放不坏。”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劳改释放犯带头冲击会场,你是师庄村第一负责人,难道不是在羞辱你吗?难道不影响师庄的工作开展吗?

难道我们农村建设的政治环境就是任由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及其家属冲击会场吗?

 

11月5日,返乡老干部王兆麟给打电话,应按《治安条例》和《刑法》第293条第二款执行,立即让派出所拘留审查,再请示党委。看师庄谁还敢闹事?!冲击会场是你幕后指使,要不你为何不处理?搞乱了师庄,还胡说八道!

然而,你的答复却“下级还要服从上级”。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难道我们共产党干部就是眼睁睁看着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冲击会场,打骂村干部吗?

难道我们张潘镇党委的上级就是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吗?

 

2017年12月31日,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及其家属第三次闹事。

当晚,返乡老干部王兆麟打电话,“不依法办事,把我们师庄搞乱了……”你却说,“我有我的工作方法。”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难道我们共产党的工作方法就是看着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冲击会场而无动于衷吗?

难道你的工作方法就是看着劳改释放犯带头再三闹事而置身事外吗?

 

针对劳改释放犯带头闹事的违法事件再三发生,鉴于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杨利辉的所作所为,我认为他不配作为我们师庄村的第一负责人,他不配做我们共产党的干部!

更严格地说,杨利辉丧失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应有资格和立场。因为,他连做人最起码的正义感都不具备!

 

三、质问张潘镇党委书记第一责任人李辉

你执掌张潘镇数年来,我只听闻问题不断,如强行征地前汪惹官司镇政府人员醉打张一村支书毁良田未批先建搞商业……

当然,我无权过问张潘镇情况,我也没兴趣打听其它村消息。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们师庄村的发展难之又难!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祸害我们村的大村霸大村贪就那么难伏法

难道我们师庄村求稳定求发展竟比登天难吗

 

6年来,“大文盲村支书”王青杰既不会传达党的政策精神,也不会组织召开党员会,更不会带领村干部开展工作,却只知道贪污国家各类照顾款只知道侵占大队集体财物只知道勒索村民血汗钱……

就这样的“大文盲村贪”,却在2014年10月师庄村党支部换届选举前,时任北区区长郭华锋代表张潘镇党委高唱赞歌“党委对师庄支部的工作很满意!”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张潘镇党委对“大文盲村支书”王青杰的“上贪下占”就这么满意

难道张潘镇党委是为“大文盲村贪”的再次“当选”在造势

 

2013年始,我向北区区长郭华锋多次反映王青杰的工作作风和经济问题。

然而,郭委员虽文化程度不高,但“很有经验”答应解决就是不解决。如今晋升为“张潘镇党委副书记”。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张潘镇党委向上推荐乡镇干部的标准是什么?

难道郭华锋被提拔就是因为包庇支持大村贪的“工作得力”

 

2014年,我把举报“大村王青杰的材料递交给你,而转镇纪委副书记赵晓辉调查处理。

赵却不作为,并扬言“想到哪儿告,到哪儿告”、“不处理,也不退给你材料!”最令人不齿的是,赵把举报材料复印给被举报人——“大村贪”王青杰,又让我和他当面对质,致使大村贪对我怀恨在心、多次报复。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张潘镇党委的工作方式就是拖而不办吗?

难道张潘镇党委的工作结果就是被举报人打击报复举报人

 

2015年初,我把举报“大村贪”王青杰材料再次递交给。可还不予解决。因此,我不得不“许昌市委书记市长信箱”举报。然而,“信箱”却答复——“不符合事实”!

当天,我电话问你回答:“谁让你上网呢?你还是共产党员呢!你可以往县里告吗!为啥要上网?”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你和你领导下的张潘镇党委不作为,难道我就不能上网吗?

你让我往县里告,可你和县互通声气否认事实,难道我就眼睁睁看着大村贪继续逍遥法外鱼肉百姓

 

从镇到县从市到省,在我的再三坚持和不断检举下,张潘镇党委才免去“大文盲村贪”王青杰的党内外一切职务。
  但村民直言“处分过轻”并传王青杰给镇领导送礼(猪腿粉条和钱)了”,还抱怨“镇里经常通知我不是这个的爹死了,就是那个的爷死了!让我到哪儿开发票?!”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张潘镇领导们就一个个那么欠东西

难道张潘镇领导们的爹死爷死,就一个个需要大村贪的钱来办丧事吗

 

几年来,师庄老百姓盛传,“王青杰的毛硬着呐,谁敢碰啊?!王青杰的后台是镇党委书记李辉,而李辉后台是他爹、许昌市纪委监察局前局长李纪庚……”

我始终不相信,但事实就是——举报“大村贪”一直无结果。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大村贪”王青杰违法犯罪,也没人敢碰吗?

难道你就是“大村贪”王青杰的黑后台吗?

 

 

就因为我和大村霸大村贪作斗争,而遭到以党委书记李辉为首的张潘镇领导班子的反对、压制和报复

请问,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许昌市建安区张潘镇吗?

无视党纪、与恶势力抱团团是张潘镇党委的一贯作风,无视国法、为不法者驾护航是张潘镇党委的一贯行为。

我建议上级党委及政法部门应对其班子问责、追责!

    

  我们共产党人民政府需要的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仆、勤务员,而不需要高高在上、漠视群众的官老爷,也不需要不作为、假作为和胡作为的官油子,更不需要只知道欺上瞒下、勾结村贪、鱼肉百姓的官痞子!

    这些年,大村霸大村贪和张潘镇的贪官污吏相互勾结,把我们师庄村搞得这么乱。谁能想到,他们个个都能升官,镇党委委员上任北区区长郭华锋被提拔为镇党委副书记,镇党委书记李辉也即将荣任“建安区副区长”……

在此,我迫切希望党中央的反腐之风能吹进我们河南许昌,能吹进我们建安区张潘镇,能吹进我们师庄村,彻底清除祸害我们农民的村霸、文盲及其一切黑后台

  

      

       师庄代理村支书、前任和现任支委、退伍军人  

王保兴411023195503190518)

                                              手机 15537455080

                                                2018年 1月 7日

百姓小百姓 发表于  2018-01-30 15:09:30 152字 ( 0/191)

“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通知,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强调依法严惩、打早打小、除恶务尽,保持对黑恶势力违法犯罪严打高压态势。” 保护伞不除,扫黑除恶就

      河南许昌:劳改释放犯大闹党员会,竟无人制止

 

人:王保兴  62岁,中共党员退伍军人,建安区张潘镇师庄村支委代理村支书

控诉对象:杨利辉  中共党员,建安区张潘镇党委(组织)委员北区书记兼区长(师庄村第一负责人)

              中共党员,建安区张潘镇党委书记,建安区副区长(待提)

          张平正  师庄大村霸劳改释放犯,前任村支书。2010年因多次毒打举报人案发,被开除党籍并获刑1年半,现已释放

          王青杰  师庄大村贪文盲,前任村支书。2017年因贪污国家各类

照顾款侵占村民集体款,受区纪委处分留党察看一年

          

2017年12月31日,下午3时许,建安区张潘镇师庄村委办,村全体党员讨论发展新党员

不料,正受党纪处分的王青杰却冲进会场,对我百般谩他老婆、儿女(皆为非党员)也全部冲进会场闹,尤其是他老婆吴秀枝指着我鼻子骂,他二弟王红杰(党员)加入行列。

更令人震惊的是,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张平正严把村委办大门,朝我大骂,把入党对象也带上“就他那样还想入党?!

 

这就是我们村党员会场!这就是我们村迎接新年的党员会场!

谁能想象,在这个庄重严肃的场合,竟被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和大村贪带头冲击打骂撕扯,还远不如集贸市场安静有序!

如此丑剧就发生在河南许昌,就发生建安区张潘镇,就发生在我们师庄村全体党员会上。

 

随之,当即质问在场的最高领导——杨利辉“为啥不管?”

可是,杨书记却说:“因为他没打你,我给指导员说啦,他一打你我就叫派出所来啦。”

令人心寒!让人心痛!这就是我们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的思想作风领导素质和办事水平。

然而,在杨利辉领导期间,劳改释放犯大村贪闹会场,这不是第一次了!

 

一、劳改释放犯、村贪多次大闹会场,逍遥法外

2017114日,上午8点多,师庄村干部集体会,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杨利辉主持

突然,劳改释放犯张平正陈雪莲夫妇、大村贪王青杰吴秀枝夫妇双双闯进会场大吵大闹

劳改释放犯张平正举凳子砸我,恶狠狠威胁“你当一天书记,我捣乱一天,我看你咋当!”他老婆陈雪莲,在旁对我肆意辱骂。紧接着,大村贪王青杰老婆吴秀枝凑上来、捅我两拳,王青杰辱骂、助

于是,我走出村委办到大街上让他们打,我手。

 

12月3日,上10时许,师庄东大坑处,带领、七组村民治理环境。

干活中,王青杰、吴秀枝夫妇出现,对我百般辱骂。当时,杨利辉在场、不管不问任凭村贪泼妇骂街。我含着眼泪,不得不把治理环境的紧急任务停下来。

随之,我和杨利辉去找党委书记李辉,碰到人大主任王建军。王主任当面训斥杨“你是吃他的啦?你是喝他的啦?你是拿他的啦?你为什么那么怕他?就不敢惹他!”

过后,党委书记李辉对我“开除他党籍算啦,你们支部研究一下打个报告,送到纪委开除他党籍。”

 

信以为真,我继续一如既往地开展工作,继续卖命干活。

十来天后,碰到镇纪委书记邢文超,问及此事。邢答给他留党察看一年”。

这不还是以前的处分吗?一月前,镇党委承诺“留党察看一年”,就是不公开不执行;闹事后,镇党委还是“承诺”不变,让人哭笑不得。

这就是张潘镇党委的工作作风

 

但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的砸场活动并没有结束。20171231日,第三次砸场闹事,就有了开篇一幕。

事发当天,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杨利辉熟视无睹,大闹会场的恶性事件不能得到及时制止;

事发一周,张潘镇党委镇政府及派出所没有动作,大闹会场的恶性事件还是没有处理……

由此可见,我们师庄村的领导力量不是中国共产党张潘镇委员会张潘镇人民政府,而是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张平正大村贪王青杰!

 

二、质问张潘镇党委(组织)委员北区书记兼区长杨利辉

2017年11月4日,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及其家属第一次闹事。

门口很多群众围观,一致认为杨利辉既不喝令制止,也不报警逮捕凶手,却包庇村霸、村贪,他就是闹场子的黑后台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你为什么不当场制止闹事者的不法行为?为什么不报警逮捕闹事者?

难道你就是这一恶性事件的黑后台吗?

 

4日当天,你给我做工作,“不要急,东西放时间长能放坏,事儿放不坏。”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劳改释放犯带头冲击会场,你是师庄村第一负责人,难道不是在羞辱你吗?难道不影响师庄的工作开展吗?

难道我们农村建设的政治环境就是任由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及其家属冲击会场吗?

 

11月5日,返乡老干部王兆麟给打电话,应按《治安条例》和《刑法》第293条第二款执行,立即让派出所拘留审查,再请示党委。看师庄谁还敢闹事?!冲击会场是你幕后指使,要不你为何不处理?搞乱了师庄,还胡说八道!

然而,你的答复却“下级还要服从上级”。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难道我们共产党干部就是眼睁睁看着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冲击会场,打骂村干部吗?

难道我们张潘镇党委的上级就是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吗?

 

2017年12月31日,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及其家属第三次闹事。

当晚,返乡老干部王兆麟打电话,“不依法办事,把我们师庄搞乱了……”你却说,“我有我的工作方法。”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难道我们共产党的工作方法就是看着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冲击会场而无动于衷吗?

难道你的工作方法就是看着劳改释放犯带头再三闹事而置身事外吗?

 

针对劳改释放犯带头闹事的违法事件再三发生,鉴于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杨利辉的所作所为,我认为他不配作为我们师庄村的第一负责人,他不配做我们共产党的干部!

更严格地说,杨利辉丧失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应有资格和立场。因为,他连做人最起码的正义感都不具备!

 

三、质问张潘镇党委书记第一责任人李辉

你执掌张潘镇数年来,我只听闻问题不断,如强行征地前汪惹官司镇政府人员醉打张一村支书毁良田未批先建搞商业……

当然,我无权过问张潘镇情况,我也没兴趣打听其它村消息。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们师庄村的发展难之又难!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祸害我们村的大村霸大村贪就那么难伏法

难道我们师庄村求稳定求发展竟比登天难吗

 

6年来,“大文盲村支书”王青杰既不会传达党的政策精神,也不会组织召开党员会,更不会带领村干部开展工作,却只知道贪污国家各类照顾款只知道侵占大队集体财物只知道勒索村民血汗钱……

就这样的“大文盲村贪”,却在2014年10月师庄村党支部换届选举前,时任北区区长郭华锋代表张潘镇党委高唱赞歌“党委对师庄支部的工作很满意!”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张潘镇党委对“大文盲村支书”王青杰的“上贪下占”就这么满意

难道张潘镇党委是为“大文盲村贪”的再次“当选”在造势

 

2013年始,我向北区区长郭华锋多次反映王青杰的工作作风和经济问题。

然而,郭委员虽文化程度不高,但“很有经验”答应解决就是不解决。如今晋升为“张潘镇党委副书记”。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张潘镇党委向上推荐乡镇干部的标准是什么?

难道郭华锋被提拔就是因为包庇支持大村贪的“工作得力”

 

2014年,我把举报“大村王青杰的材料递交给你,而转镇纪委副书记赵晓辉调查处理。

赵却不作为,并扬言“想到哪儿告,到哪儿告”、“不处理,也不退给你材料!”最令人不齿的是,赵把举报材料复印给被举报人——“大村贪”王青杰,又让我和他当面对质,致使大村贪对我怀恨在心、多次报复。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张潘镇党委的工作方式就是拖而不办吗?

难道张潘镇党委的工作结果就是被举报人打击报复举报人

 

2015年初,我把举报“大村贪”王青杰材料再次递交给。可还不予解决。因此,我不得不“许昌市委书记市长信箱”举报。然而,“信箱”却答复——“不符合事实”!

当天,我电话问你回答:“谁让你上网呢?你还是共产党员呢!你可以往县里告吗!为啥要上网?”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你和你领导下的张潘镇党委不作为,难道我就不能上网吗?

你让我往县里告,可你和县互通声气否认事实,难道我就眼睁睁看着大村贪继续逍遥法外鱼肉百姓

 

从镇到县从市到省,在我的再三坚持和不断检举下,张潘镇党委才免去“大文盲村贪”王青杰的党内外一切职务。
  但村民直言“处分过轻”并传王青杰给镇领导送礼(猪腿粉条和钱)了”,还抱怨“镇里经常通知我不是这个的爹死了,就是那个的爷死了!让我到哪儿开发票?!”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张潘镇领导们就一个个那么欠东西

难道张潘镇领导们的爹死爷死,就一个个需要大村贪的钱来办丧事吗

 

几年来,师庄老百姓盛传,“王青杰的毛硬着呐,谁敢碰啊?!王青杰的后台是镇党委书记李辉,而李辉后台是他爹、许昌市纪委监察局前局长李纪庚……”

我始终不相信,但事实就是——举报“大村贪”一直无结果。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大村贪”王青杰违法犯罪,也没人敢碰吗?

难道你就是“大村贪”王青杰的黑后台吗?

 

 

就因为我和大村霸大村贪作斗争,而遭到以党委书记李辉为首的张潘镇领导班子的反对、压制和报复

请问,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许昌市建安区张潘镇吗?

无视党纪、与恶势力抱团团是张潘镇党委的一贯作风,无视国法、为不法者驾护航是张潘镇党委的一贯行为。

我建议上级党委及政法部门应对其班子问责、追责!

    

  我们共产党人民政府需要的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仆、勤务员,而不需要高高在上、漠视群众的官老爷,也不需要不作为、假作为和胡作为的官油子,更不需要只知道欺上瞒下、勾结村贪、鱼肉百姓的官痞子!

    这些年,大村霸大村贪和张潘镇的贪官污吏相互勾结,把我们师庄村搞得这么乱。谁能想到,他们个个都能升官,镇党委委员上任北区区长郭华锋被提拔为镇党委副书记,镇党委书记李辉也即将荣任“建安区副区长”……

在此,我迫切希望党中央的反腐之风能吹进我们河南许昌,能吹进我们建安区张潘镇,能吹进我们师庄村,彻底清除祸害我们农民的村霸、文盲及其一切黑后台

  

      

       师庄代理村支书、前任和现任支委、退伍军人  

王保兴411023195503190518)

                                              手机 15537455080

                                                2018年 1月 7日

錚言 发表于  2018-03-04 14:39:34 1字 ( 0/84)

      河南许昌:劳改释放犯大闹党员会,竟无人制止

 

人:王保兴  62岁,中共党员退伍军人,建安区张潘镇师庄村支委代理村支书

控诉对象:杨利辉  中共党员,建安区张潘镇党委(组织)委员北区书记兼区长(师庄村第一负责人)

              中共党员,建安区张潘镇党委书记,建安区副区长(待提)

          张平正  师庄大村霸劳改释放犯,前任村支书。2010年因多次毒打举报人案发,被开除党籍并获刑1年半,现已释放

          王青杰  师庄大村贪文盲,前任村支书。2017年因贪污国家各类

照顾款侵占村民集体款,受区纪委处分留党察看一年

          

2017年12月31日,下午3时许,建安区张潘镇师庄村委办,村全体党员讨论发展新党员

不料,正受党纪处分的王青杰却冲进会场,对我百般谩他老婆、儿女(皆为非党员)也全部冲进会场闹,尤其是他老婆吴秀枝指着我鼻子骂,他二弟王红杰(党员)加入行列。

更令人震惊的是,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张平正严把村委办大门,朝我大骂,把入党对象也带上“就他那样还想入党?!

 

这就是我们村党员会场!这就是我们村迎接新年的党员会场!

谁能想象,在这个庄重严肃的场合,竟被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和大村贪带头冲击打骂撕扯,还远不如集贸市场安静有序!

如此丑剧就发生在河南许昌,就发生建安区张潘镇,就发生在我们师庄村全体党员会上。

 

随之,当即质问在场的最高领导——杨利辉“为啥不管?”

可是,杨书记却说:“因为他没打你,我给指导员说啦,他一打你我就叫派出所来啦。”

令人心寒!让人心痛!这就是我们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的思想作风领导素质和办事水平。

然而,在杨利辉领导期间,劳改释放犯大村贪闹会场,这不是第一次了!

 

一、劳改释放犯、村贪多次大闹会场,逍遥法外

2017114日,上午8点多,师庄村干部集体会,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杨利辉主持

突然,劳改释放犯张平正陈雪莲夫妇、大村贪王青杰吴秀枝夫妇双双闯进会场大吵大闹

劳改释放犯张平正举凳子砸我,恶狠狠威胁“你当一天书记,我捣乱一天,我看你咋当!”他老婆陈雪莲,在旁对我肆意辱骂。紧接着,大村贪王青杰老婆吴秀枝凑上来、捅我两拳,王青杰辱骂、助

于是,我走出村委办到大街上让他们打,我手。

 

12月3日,上10时许,师庄东大坑处,带领、七组村民治理环境。

干活中,王青杰、吴秀枝夫妇出现,对我百般辱骂。当时,杨利辉在场、不管不问任凭村贪泼妇骂街。我含着眼泪,不得不把治理环境的紧急任务停下来。

随之,我和杨利辉去找党委书记李辉,碰到人大主任王建军。王主任当面训斥杨“你是吃他的啦?你是喝他的啦?你是拿他的啦?你为什么那么怕他?就不敢惹他!”

过后,党委书记李辉对我“开除他党籍算啦,你们支部研究一下打个报告,送到纪委开除他党籍。”

 

信以为真,我继续一如既往地开展工作,继续卖命干活。

十来天后,碰到镇纪委书记邢文超,问及此事。邢答给他留党察看一年”。

这不还是以前的处分吗?一月前,镇党委承诺“留党察看一年”,就是不公开不执行;闹事后,镇党委还是“承诺”不变,让人哭笑不得。

这就是张潘镇党委的工作作风

 

但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的砸场活动并没有结束。20171231日,第三次砸场闹事,就有了开篇一幕。

事发当天,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杨利辉熟视无睹,大闹会场的恶性事件不能得到及时制止;

事发一周,张潘镇党委镇政府及派出所没有动作,大闹会场的恶性事件还是没有处理……

由此可见,我们师庄村的领导力量不是中国共产党张潘镇委员会张潘镇人民政府,而是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张平正大村贪王青杰!

 

二、质问张潘镇党委(组织)委员北区书记兼区长杨利辉

2017年11月4日,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及其家属第一次闹事。

门口很多群众围观,一致认为杨利辉既不喝令制止,也不报警逮捕凶手,却包庇村霸、村贪,他就是闹场子的黑后台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你为什么不当场制止闹事者的不法行为?为什么不报警逮捕闹事者?

难道你就是这一恶性事件的黑后台吗?

 

4日当天,你给我做工作,“不要急,东西放时间长能放坏,事儿放不坏。”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劳改释放犯带头冲击会场,你是师庄村第一负责人,难道不是在羞辱你吗?难道不影响师庄的工作开展吗?

难道我们农村建设的政治环境就是任由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及其家属冲击会场吗?

 

11月5日,返乡老干部王兆麟给打电话,应按《治安条例》和《刑法》第293条第二款执行,立即让派出所拘留审查,再请示党委。看师庄谁还敢闹事?!冲击会场是你幕后指使,要不你为何不处理?搞乱了师庄,还胡说八道!

然而,你的答复却“下级还要服从上级”。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难道我们共产党干部就是眼睁睁看着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冲击会场,打骂村干部吗?

难道我们张潘镇党委的上级就是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吗?

 

2017年12月31日,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及其家属第三次闹事。

当晚,返乡老干部王兆麟打电话,“不依法办事,把我们师庄搞乱了……”你却说,“我有我的工作方法。”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难道我们共产党的工作方法就是看着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冲击会场而无动于衷吗?

难道你的工作方法就是看着劳改释放犯带头再三闹事而置身事外吗?

 

针对劳改释放犯带头闹事的违法事件再三发生,鉴于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杨利辉的所作所为,我认为他不配作为我们师庄村的第一负责人,他不配做我们共产党的干部!

更严格地说,杨利辉丧失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应有资格和立场。因为,他连做人最起码的正义感都不具备!

 

三、质问张潘镇党委书记第一责任人李辉

你执掌张潘镇数年来,我只听闻问题不断,如强行征地前汪惹官司镇政府人员醉打张一村支书毁良田未批先建搞商业……

当然,我无权过问张潘镇情况,我也没兴趣打听其它村消息。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们师庄村的发展难之又难!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祸害我们村的大村霸大村贪就那么难伏法

难道我们师庄村求稳定求发展竟比登天难吗

 

6年来,“大文盲村支书”王青杰既不会传达党的政策精神,也不会组织召开党员会,更不会带领村干部开展工作,却只知道贪污国家各类照顾款只知道侵占大队集体财物只知道勒索村民血汗钱……

就这样的“大文盲村贪”,却在2014年10月师庄村党支部换届选举前,时任北区区长郭华锋代表张潘镇党委高唱赞歌“党委对师庄支部的工作很满意!”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张潘镇党委对“大文盲村支书”王青杰的“上贪下占”就这么满意

难道张潘镇党委是为“大文盲村贪”的再次“当选”在造势

 

2013年始,我向北区区长郭华锋多次反映王青杰的工作作风和经济问题。

然而,郭委员虽文化程度不高,但“很有经验”答应解决就是不解决。如今晋升为“张潘镇党委副书记”。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张潘镇党委向上推荐乡镇干部的标准是什么?

难道郭华锋被提拔就是因为包庇支持大村贪的“工作得力”

 

2014年,我把举报“大村王青杰的材料递交给你,而转镇纪委副书记赵晓辉调查处理。

赵却不作为,并扬言“想到哪儿告,到哪儿告”、“不处理,也不退给你材料!”最令人不齿的是,赵把举报材料复印给被举报人——“大村贪”王青杰,又让我和他当面对质,致使大村贪对我怀恨在心、多次报复。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张潘镇党委的工作方式就是拖而不办吗?

难道张潘镇党委的工作结果就是被举报人打击报复举报人

 

2015年初,我把举报“大村贪”王青杰材料再次递交给。可还不予解决。因此,我不得不“许昌市委书记市长信箱”举报。然而,“信箱”却答复——“不符合事实”!

当天,我电话问你回答:“谁让你上网呢?你还是共产党员呢!你可以往县里告吗!为啥要上网?”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你和你领导下的张潘镇党委不作为,难道我就不能上网吗?

你让我往县里告,可你和县互通声气否认事实,难道我就眼睁睁看着大村贪继续逍遥法外鱼肉百姓

 

从镇到县从市到省,在我的再三坚持和不断检举下,张潘镇党委才免去“大文盲村贪”王青杰的党内外一切职务。
  但村民直言“处分过轻”并传王青杰给镇领导送礼(猪腿粉条和钱)了”,还抱怨“镇里经常通知我不是这个的爹死了,就是那个的爷死了!让我到哪儿开发票?!”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张潘镇领导们就一个个那么欠东西

难道张潘镇领导们的爹死爷死,就一个个需要大村贪的钱来办丧事吗

 

几年来,师庄老百姓盛传,“王青杰的毛硬着呐,谁敢碰啊?!王青杰的后台是镇党委书记李辉,而李辉后台是他爹、许昌市纪委监察局前局长李纪庚……”

我始终不相信,但事实就是——举报“大村贪”一直无结果。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大村贪”王青杰违法犯罪,也没人敢碰吗?

难道你就是“大村贪”王青杰的黑后台吗?

 

 

就因为我和大村霸大村贪作斗争,而遭到以党委书记李辉为首的张潘镇领导班子的反对、压制和报复

请问,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许昌市建安区张潘镇吗?

无视党纪、与恶势力抱团团是张潘镇党委的一贯作风,无视国法、为不法者驾护航是张潘镇党委的一贯行为。

我建议上级党委及政法部门应对其班子问责、追责!

    

  我们共产党人民政府需要的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仆、勤务员,而不需要高高在上、漠视群众的官老爷,也不需要不作为、假作为和胡作为的官油子,更不需要只知道欺上瞒下、勾结村贪、鱼肉百姓的官痞子!

    这些年,大村霸大村贪和张潘镇的贪官污吏相互勾结,把我们师庄村搞得这么乱。谁能想到,他们个个都能升官,镇党委委员上任北区区长郭华锋被提拔为镇党委副书记,镇党委书记李辉也即将荣任“建安区副区长”……

在此,我迫切希望党中央的反腐之风能吹进我们河南许昌,能吹进我们建安区张潘镇,能吹进我们师庄村,彻底清除祸害我们农民的村霸、文盲及其一切黑后台

  

      

       师庄代理村支书、前任和现任支委、退伍军人  

王保兴411023195503190518)

                                              手机 15537455080

                                                2018年 1月 7日

百姓小百姓 发表于  2018-01-27 14:26:05 114字 ( 0/206)

张希贤说:“在中国县乡基层,黑恶势力背后往往有来自党政干部的‘保护伞’,‘保护伞’不除,黑恶势力就扫不净,打黑必须反腐。”这里泾渭分明,有劳改释放犯黑势力,

      河南许昌:劳改释放犯大闹党员会,竟无人制止

 

人:王保兴  62岁,中共党员退伍军人,建安区张潘镇师庄村支委代理村支书

控诉对象:杨利辉  中共党员,建安区张潘镇党委(组织)委员北区书记兼区长(师庄村第一负责人)

              中共党员,建安区张潘镇党委书记,建安区副区长(待提)

          张平正  师庄大村霸劳改释放犯,前任村支书。2010年因多次毒打举报人案发,被开除党籍并获刑1年半,现已释放

          王青杰  师庄大村贪文盲,前任村支书。2017年因贪污国家各类

照顾款侵占村民集体款,受区纪委处分留党察看一年

          

2017年12月31日,下午3时许,建安区张潘镇师庄村委办,村全体党员讨论发展新党员

不料,正受党纪处分的王青杰却冲进会场,对我百般谩他老婆、儿女(皆为非党员)也全部冲进会场闹,尤其是他老婆吴秀枝指着我鼻子骂,他二弟王红杰(党员)加入行列。

更令人震惊的是,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张平正严把村委办大门,朝我大骂,把入党对象也带上“就他那样还想入党?!

 

这就是我们村党员会场!这就是我们村迎接新年的党员会场!

谁能想象,在这个庄重严肃的场合,竟被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和大村贪带头冲击打骂撕扯,还远不如集贸市场安静有序!

如此丑剧就发生在河南许昌,就发生建安区张潘镇,就发生在我们师庄村全体党员会上。

 

随之,当即质问在场的最高领导——杨利辉“为啥不管?”

可是,杨书记却说:“因为他没打你,我给指导员说啦,他一打你我就叫派出所来啦。”

令人心寒!让人心痛!这就是我们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的思想作风领导素质和办事水平。

然而,在杨利辉领导期间,劳改释放犯大村贪闹会场,这不是第一次了!

 

一、劳改释放犯、村贪多次大闹会场,逍遥法外

2017114日,上午8点多,师庄村干部集体会,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杨利辉主持

突然,劳改释放犯张平正陈雪莲夫妇、大村贪王青杰吴秀枝夫妇双双闯进会场大吵大闹

劳改释放犯张平正举凳子砸我,恶狠狠威胁“你当一天书记,我捣乱一天,我看你咋当!”他老婆陈雪莲,在旁对我肆意辱骂。紧接着,大村贪王青杰老婆吴秀枝凑上来、捅我两拳,王青杰辱骂、助

于是,我走出村委办到大街上让他们打,我手。

 

12月3日,上10时许,师庄东大坑处,带领、七组村民治理环境。

干活中,王青杰、吴秀枝夫妇出现,对我百般辱骂。当时,杨利辉在场、不管不问任凭村贪泼妇骂街。我含着眼泪,不得不把治理环境的紧急任务停下来。

随之,我和杨利辉去找党委书记李辉,碰到人大主任王建军。王主任当面训斥杨“你是吃他的啦?你是喝他的啦?你是拿他的啦?你为什么那么怕他?就不敢惹他!”

过后,党委书记李辉对我“开除他党籍算啦,你们支部研究一下打个报告,送到纪委开除他党籍。”

 

信以为真,我继续一如既往地开展工作,继续卖命干活。

十来天后,碰到镇纪委书记邢文超,问及此事。邢答给他留党察看一年”。

这不还是以前的处分吗?一月前,镇党委承诺“留党察看一年”,就是不公开不执行;闹事后,镇党委还是“承诺”不变,让人哭笑不得。

这就是张潘镇党委的工作作风

 

但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的砸场活动并没有结束。20171231日,第三次砸场闹事,就有了开篇一幕。

事发当天,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杨利辉熟视无睹,大闹会场的恶性事件不能得到及时制止;

事发一周,张潘镇党委镇政府及派出所没有动作,大闹会场的恶性事件还是没有处理……

由此可见,我们师庄村的领导力量不是中国共产党张潘镇委员会张潘镇人民政府,而是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张平正大村贪王青杰!

 

二、质问张潘镇党委(组织)委员北区书记兼区长杨利辉

2017年11月4日,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及其家属第一次闹事。

门口很多群众围观,一致认为杨利辉既不喝令制止,也不报警逮捕凶手,却包庇村霸、村贪,他就是闹场子的黑后台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你为什么不当场制止闹事者的不法行为?为什么不报警逮捕闹事者?

难道你就是这一恶性事件的黑后台吗?

 

4日当天,你给我做工作,“不要急,东西放时间长能放坏,事儿放不坏。”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劳改释放犯带头冲击会场,你是师庄村第一负责人,难道不是在羞辱你吗?难道不影响师庄的工作开展吗?

难道我们农村建设的政治环境就是任由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及其家属冲击会场吗?

 

11月5日,返乡老干部王兆麟给打电话,应按《治安条例》和《刑法》第293条第二款执行,立即让派出所拘留审查,再请示党委。看师庄谁还敢闹事?!冲击会场是你幕后指使,要不你为何不处理?搞乱了师庄,还胡说八道!

然而,你的答复却“下级还要服从上级”。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难道我们共产党干部就是眼睁睁看着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冲击会场,打骂村干部吗?

难道我们张潘镇党委的上级就是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吗?

 

2017年12月31日,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及其家属第三次闹事。

当晚,返乡老干部王兆麟打电话,“不依法办事,把我们师庄搞乱了……”你却说,“我有我的工作方法。”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难道我们共产党的工作方法就是看着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冲击会场而无动于衷吗?

难道你的工作方法就是看着劳改释放犯带头再三闹事而置身事外吗?

 

针对劳改释放犯带头闹事的违法事件再三发生,鉴于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杨利辉的所作所为,我认为他不配作为我们师庄村的第一负责人,他不配做我们共产党的干部!

更严格地说,杨利辉丧失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应有资格和立场。因为,他连做人最起码的正义感都不具备!

 

三、质问张潘镇党委书记第一责任人李辉

你执掌张潘镇数年来,我只听闻问题不断,如强行征地前汪惹官司镇政府人员醉打张一村支书毁良田未批先建搞商业……

当然,我无权过问张潘镇情况,我也没兴趣打听其它村消息。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们师庄村的发展难之又难!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祸害我们村的大村霸大村贪就那么难伏法

难道我们师庄村求稳定求发展竟比登天难吗

 

6年来,“大文盲村支书”王青杰既不会传达党的政策精神,也不会组织召开党员会,更不会带领村干部开展工作,却只知道贪污国家各类照顾款只知道侵占大队集体财物只知道勒索村民血汗钱……

就这样的“大文盲村贪”,却在2014年10月师庄村党支部换届选举前,时任北区区长郭华锋代表张潘镇党委高唱赞歌“党委对师庄支部的工作很满意!”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张潘镇党委对“大文盲村支书”王青杰的“上贪下占”就这么满意

难道张潘镇党委是为“大文盲村贪”的再次“当选”在造势

 

2013年始,我向北区区长郭华锋多次反映王青杰的工作作风和经济问题。

然而,郭委员虽文化程度不高,但“很有经验”答应解决就是不解决。如今晋升为“张潘镇党委副书记”。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张潘镇党委向上推荐乡镇干部的标准是什么?

难道郭华锋被提拔就是因为包庇支持大村贪的“工作得力”

 

2014年,我把举报“大村王青杰的材料递交给你,而转镇纪委副书记赵晓辉调查处理。

赵却不作为,并扬言“想到哪儿告,到哪儿告”、“不处理,也不退给你材料!”最令人不齿的是,赵把举报材料复印给被举报人——“大村贪”王青杰,又让我和他当面对质,致使大村贪对我怀恨在心、多次报复。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张潘镇党委的工作方式就是拖而不办吗?

难道张潘镇党委的工作结果就是被举报人打击报复举报人

 

2015年初,我把举报“大村贪”王青杰材料再次递交给。可还不予解决。因此,我不得不“许昌市委书记市长信箱”举报。然而,“信箱”却答复——“不符合事实”!

当天,我电话问你回答:“谁让你上网呢?你还是共产党员呢!你可以往县里告吗!为啥要上网?”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你和你领导下的张潘镇党委不作为,难道我就不能上网吗?

你让我往县里告,可你和县互通声气否认事实,难道我就眼睁睁看着大村贪继续逍遥法外鱼肉百姓

 

从镇到县从市到省,在我的再三坚持和不断检举下,张潘镇党委才免去“大文盲村贪”王青杰的党内外一切职务。
  但村民直言“处分过轻”并传王青杰给镇领导送礼(猪腿粉条和钱)了”,还抱怨“镇里经常通知我不是这个的爹死了,就是那个的爷死了!让我到哪儿开发票?!”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张潘镇领导们就一个个那么欠东西

难道张潘镇领导们的爹死爷死,就一个个需要大村贪的钱来办丧事吗

 

几年来,师庄老百姓盛传,“王青杰的毛硬着呐,谁敢碰啊?!王青杰的后台是镇党委书记李辉,而李辉后台是他爹、许昌市纪委监察局前局长李纪庚……”

我始终不相信,但事实就是——举报“大村贪”一直无结果。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大村贪”王青杰违法犯罪,也没人敢碰吗?

难道你就是“大村贪”王青杰的黑后台吗?

 

 

就因为我和大村霸大村贪作斗争,而遭到以党委书记李辉为首的张潘镇领导班子的反对、压制和报复

请问,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许昌市建安区张潘镇吗?

无视党纪、与恶势力抱团团是张潘镇党委的一贯作风,无视国法、为不法者驾护航是张潘镇党委的一贯行为。

我建议上级党委及政法部门应对其班子问责、追责!

    

  我们共产党人民政府需要的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仆、勤务员,而不需要高高在上、漠视群众的官老爷,也不需要不作为、假作为和胡作为的官油子,更不需要只知道欺上瞒下、勾结村贪、鱼肉百姓的官痞子!

    这些年,大村霸大村贪和张潘镇的贪官污吏相互勾结,把我们师庄村搞得这么乱。谁能想到,他们个个都能升官,镇党委委员上任北区区长郭华锋被提拔为镇党委副书记,镇党委书记李辉也即将荣任“建安区副区长”……

在此,我迫切希望党中央的反腐之风能吹进我们河南许昌,能吹进我们建安区张潘镇,能吹进我们师庄村,彻底清除祸害我们农民的村霸、文盲及其一切黑后台

  

      

       师庄代理村支书、前任和现任支委、退伍军人  

王保兴411023195503190518)

                                              手机 15537455080

                                                2018年 1月 7日

这是一个真实的事 发表于  2018-03-13 10:35:15 227字 ( 0/258)

许昌市建安区张潘镇党委政治水平可是不低呀,属于精英之类,抵制阻拦扫黑除恶都是一套一套的,不仅会拖、磨、泡、踢皮球、耍无赖。现在又有新的招数,就是利用老关系,他给

      河南许昌:劳改释放犯大闹党员会,竟无人制止

 

人:王保兴  62岁,中共党员退伍军人,建安区张潘镇师庄村支委代理村支书

控诉对象:杨利辉  中共党员,建安区张潘镇党委(组织)委员北区书记兼区长(师庄村第一负责人)

              中共党员,建安区张潘镇党委书记,建安区副区长(待提)

          张平正  师庄大村霸劳改释放犯,前任村支书。2010年因多次毒打举报人案发,被开除党籍并获刑1年半,现已释放

          王青杰  师庄大村贪文盲,前任村支书。2017年因贪污国家各类

照顾款侵占村民集体款,受区纪委处分留党察看一年

          

2017年12月31日,下午3时许,建安区张潘镇师庄村委办,村全体党员讨论发展新党员

不料,正受党纪处分的王青杰却冲进会场,对我百般谩他老婆、儿女(皆为非党员)也全部冲进会场闹,尤其是他老婆吴秀枝指着我鼻子骂,他二弟王红杰(党员)加入行列。

更令人震惊的是,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张平正严把村委办大门,朝我大骂,把入党对象也带上“就他那样还想入党?!

 

这就是我们村党员会场!这就是我们村迎接新年的党员会场!

谁能想象,在这个庄重严肃的场合,竟被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和大村贪带头冲击打骂撕扯,还远不如集贸市场安静有序!

如此丑剧就发生在河南许昌,就发生建安区张潘镇,就发生在我们师庄村全体党员会上。

 

随之,当即质问在场的最高领导——杨利辉“为啥不管?”

可是,杨书记却说:“因为他没打你,我给指导员说啦,他一打你我就叫派出所来啦。”

令人心寒!让人心痛!这就是我们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的思想作风领导素质和办事水平。

然而,在杨利辉领导期间,劳改释放犯大村贪闹会场,这不是第一次了!

 

一、劳改释放犯、村贪多次大闹会场,逍遥法外

2017114日,上午8点多,师庄村干部集体会,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杨利辉主持

突然,劳改释放犯张平正陈雪莲夫妇、大村贪王青杰吴秀枝夫妇双双闯进会场大吵大闹

劳改释放犯张平正举凳子砸我,恶狠狠威胁“你当一天书记,我捣乱一天,我看你咋当!”他老婆陈雪莲,在旁对我肆意辱骂。紧接着,大村贪王青杰老婆吴秀枝凑上来、捅我两拳,王青杰辱骂、助

于是,我走出村委办到大街上让他们打,我手。

 

12月3日,上10时许,师庄东大坑处,带领、七组村民治理环境。

干活中,王青杰、吴秀枝夫妇出现,对我百般辱骂。当时,杨利辉在场、不管不问任凭村贪泼妇骂街。我含着眼泪,不得不把治理环境的紧急任务停下来。

随之,我和杨利辉去找党委书记李辉,碰到人大主任王建军。王主任当面训斥杨“你是吃他的啦?你是喝他的啦?你是拿他的啦?你为什么那么怕他?就不敢惹他!”

过后,党委书记李辉对我“开除他党籍算啦,你们支部研究一下打个报告,送到纪委开除他党籍。”

 

信以为真,我继续一如既往地开展工作,继续卖命干活。

十来天后,碰到镇纪委书记邢文超,问及此事。邢答给他留党察看一年”。

这不还是以前的处分吗?一月前,镇党委承诺“留党察看一年”,就是不公开不执行;闹事后,镇党委还是“承诺”不变,让人哭笑不得。

这就是张潘镇党委的工作作风

 

但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的砸场活动并没有结束。20171231日,第三次砸场闹事,就有了开篇一幕。

事发当天,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杨利辉熟视无睹,大闹会场的恶性事件不能得到及时制止;

事发一周,张潘镇党委镇政府及派出所没有动作,大闹会场的恶性事件还是没有处理……

由此可见,我们师庄村的领导力量不是中国共产党张潘镇委员会张潘镇人民政府,而是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张平正大村贪王青杰!

 

二、质问张潘镇党委(组织)委员北区书记兼区长杨利辉

2017年11月4日,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及其家属第一次闹事。

门口很多群众围观,一致认为杨利辉既不喝令制止,也不报警逮捕凶手,却包庇村霸、村贪,他就是闹场子的黑后台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你为什么不当场制止闹事者的不法行为?为什么不报警逮捕闹事者?

难道你就是这一恶性事件的黑后台吗?

 

4日当天,你给我做工作,“不要急,东西放时间长能放坏,事儿放不坏。”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劳改释放犯带头冲击会场,你是师庄村第一负责人,难道不是在羞辱你吗?难道不影响师庄的工作开展吗?

难道我们农村建设的政治环境就是任由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及其家属冲击会场吗?

 

11月5日,返乡老干部王兆麟给打电话,应按《治安条例》和《刑法》第293条第二款执行,立即让派出所拘留审查,再请示党委。看师庄谁还敢闹事?!冲击会场是你幕后指使,要不你为何不处理?搞乱了师庄,还胡说八道!

然而,你的答复却“下级还要服从上级”。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难道我们共产党干部就是眼睁睁看着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冲击会场,打骂村干部吗?

难道我们张潘镇党委的上级就是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吗?

 

2017年12月31日,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及其家属第三次闹事。

当晚,返乡老干部王兆麟打电话,“不依法办事,把我们师庄搞乱了……”你却说,“我有我的工作方法。”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难道我们共产党的工作方法就是看着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冲击会场而无动于衷吗?

难道你的工作方法就是看着劳改释放犯带头再三闹事而置身事外吗?

 

针对劳改释放犯带头闹事的违法事件再三发生,鉴于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杨利辉的所作所为,我认为他不配作为我们师庄村的第一负责人,他不配做我们共产党的干部!

更严格地说,杨利辉丧失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应有资格和立场。因为,他连做人最起码的正义感都不具备!

 

三、质问张潘镇党委书记第一责任人李辉

你执掌张潘镇数年来,我只听闻问题不断,如强行征地前汪惹官司镇政府人员醉打张一村支书毁良田未批先建搞商业……

当然,我无权过问张潘镇情况,我也没兴趣打听其它村消息。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们师庄村的发展难之又难!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祸害我们村的大村霸大村贪就那么难伏法

难道我们师庄村求稳定求发展竟比登天难吗

 

6年来,“大文盲村支书”王青杰既不会传达党的政策精神,也不会组织召开党员会,更不会带领村干部开展工作,却只知道贪污国家各类照顾款只知道侵占大队集体财物只知道勒索村民血汗钱……

就这样的“大文盲村贪”,却在2014年10月师庄村党支部换届选举前,时任北区区长郭华锋代表张潘镇党委高唱赞歌“党委对师庄支部的工作很满意!”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张潘镇党委对“大文盲村支书”王青杰的“上贪下占”就这么满意

难道张潘镇党委是为“大文盲村贪”的再次“当选”在造势

 

2013年始,我向北区区长郭华锋多次反映王青杰的工作作风和经济问题。

然而,郭委员虽文化程度不高,但“很有经验”答应解决就是不解决。如今晋升为“张潘镇党委副书记”。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张潘镇党委向上推荐乡镇干部的标准是什么?

难道郭华锋被提拔就是因为包庇支持大村贪的“工作得力”

 

2014年,我把举报“大村王青杰的材料递交给你,而转镇纪委副书记赵晓辉调查处理。

赵却不作为,并扬言“想到哪儿告,到哪儿告”、“不处理,也不退给你材料!”最令人不齿的是,赵把举报材料复印给被举报人——“大村贪”王青杰,又让我和他当面对质,致使大村贪对我怀恨在心、多次报复。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张潘镇党委的工作方式就是拖而不办吗?

难道张潘镇党委的工作结果就是被举报人打击报复举报人

 

2015年初,我把举报“大村贪”王青杰材料再次递交给。可还不予解决。因此,我不得不“许昌市委书记市长信箱”举报。然而,“信箱”却答复——“不符合事实”!

当天,我电话问你回答:“谁让你上网呢?你还是共产党员呢!你可以往县里告吗!为啥要上网?”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你和你领导下的张潘镇党委不作为,难道我就不能上网吗?

你让我往县里告,可你和县互通声气否认事实,难道我就眼睁睁看着大村贪继续逍遥法外鱼肉百姓

 

从镇到县从市到省,在我的再三坚持和不断检举下,张潘镇党委才免去“大文盲村贪”王青杰的党内外一切职务。
  但村民直言“处分过轻”并传王青杰给镇领导送礼(猪腿粉条和钱)了”,还抱怨“镇里经常通知我不是这个的爹死了,就是那个的爷死了!让我到哪儿开发票?!”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张潘镇领导们就一个个那么欠东西

难道张潘镇领导们的爹死爷死,就一个个需要大村贪的钱来办丧事吗

 

几年来,师庄老百姓盛传,“王青杰的毛硬着呐,谁敢碰啊?!王青杰的后台是镇党委书记李辉,而李辉后台是他爹、许昌市纪委监察局前局长李纪庚……”

我始终不相信,但事实就是——举报“大村贪”一直无结果。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大村贪”王青杰违法犯罪,也没人敢碰吗?

难道你就是“大村贪”王青杰的黑后台吗?

 

 

就因为我和大村霸大村贪作斗争,而遭到以党委书记李辉为首的张潘镇领导班子的反对、压制和报复

请问,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许昌市建安区张潘镇吗?

无视党纪、与恶势力抱团团是张潘镇党委的一贯作风,无视国法、为不法者驾护航是张潘镇党委的一贯行为。

我建议上级党委及政法部门应对其班子问责、追责!

    

  我们共产党人民政府需要的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仆、勤务员,而不需要高高在上、漠视群众的官老爷,也不需要不作为、假作为和胡作为的官油子,更不需要只知道欺上瞒下、勾结村贪、鱼肉百姓的官痞子!

    这些年,大村霸大村贪和张潘镇的贪官污吏相互勾结,把我们师庄村搞得这么乱。谁能想到,他们个个都能升官,镇党委委员上任北区区长郭华锋被提拔为镇党委副书记,镇党委书记李辉也即将荣任“建安区副区长”……

在此,我迫切希望党中央的反腐之风能吹进我们河南许昌,能吹进我们建安区张潘镇,能吹进我们师庄村,彻底清除祸害我们农民的村霸、文盲及其一切黑后台

  

      

       师庄代理村支书、前任和现任支委、退伍军人  

王保兴411023195503190518)

                                              手机 15537455080

                                                2018年 1月 7日

錚言 发表于  2018-03-04 14:32:58 1字 ( 0/91)

      河南许昌:劳改释放犯大闹党员会,竟无人制止

 

人:王保兴  62岁,中共党员退伍军人,建安区张潘镇师庄村支委代理村支书

控诉对象:杨利辉  中共党员,建安区张潘镇党委(组织)委员北区书记兼区长(师庄村第一负责人)

              中共党员,建安区张潘镇党委书记,建安区副区长(待提)

          张平正  师庄大村霸劳改释放犯,前任村支书。2010年因多次毒打举报人案发,被开除党籍并获刑1年半,现已释放

          王青杰  师庄大村贪文盲,前任村支书。2017年因贪污国家各类

照顾款侵占村民集体款,受区纪委处分留党察看一年

          

2017年12月31日,下午3时许,建安区张潘镇师庄村委办,村全体党员讨论发展新党员

不料,正受党纪处分的王青杰却冲进会场,对我百般谩他老婆、儿女(皆为非党员)也全部冲进会场闹,尤其是他老婆吴秀枝指着我鼻子骂,他二弟王红杰(党员)加入行列。

更令人震惊的是,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张平正严把村委办大门,朝我大骂,把入党对象也带上“就他那样还想入党?!

 

这就是我们村党员会场!这就是我们村迎接新年的党员会场!

谁能想象,在这个庄重严肃的场合,竟被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和大村贪带头冲击打骂撕扯,还远不如集贸市场安静有序!

如此丑剧就发生在河南许昌,就发生建安区张潘镇,就发生在我们师庄村全体党员会上。

 

随之,当即质问在场的最高领导——杨利辉“为啥不管?”

可是,杨书记却说:“因为他没打你,我给指导员说啦,他一打你我就叫派出所来啦。”

令人心寒!让人心痛!这就是我们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的思想作风领导素质和办事水平。

然而,在杨利辉领导期间,劳改释放犯大村贪闹会场,这不是第一次了!

 

一、劳改释放犯、村贪多次大闹会场,逍遥法外

2017114日,上午8点多,师庄村干部集体会,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杨利辉主持

突然,劳改释放犯张平正陈雪莲夫妇、大村贪王青杰吴秀枝夫妇双双闯进会场大吵大闹

劳改释放犯张平正举凳子砸我,恶狠狠威胁“你当一天书记,我捣乱一天,我看你咋当!”他老婆陈雪莲,在旁对我肆意辱骂。紧接着,大村贪王青杰老婆吴秀枝凑上来、捅我两拳,王青杰辱骂、助

于是,我走出村委办到大街上让他们打,我手。

 

12月3日,上10时许,师庄东大坑处,带领、七组村民治理环境。

干活中,王青杰、吴秀枝夫妇出现,对我百般辱骂。当时,杨利辉在场、不管不问任凭村贪泼妇骂街。我含着眼泪,不得不把治理环境的紧急任务停下来。

随之,我和杨利辉去找党委书记李辉,碰到人大主任王建军。王主任当面训斥杨“你是吃他的啦?你是喝他的啦?你是拿他的啦?你为什么那么怕他?就不敢惹他!”

过后,党委书记李辉对我“开除他党籍算啦,你们支部研究一下打个报告,送到纪委开除他党籍。”

 

信以为真,我继续一如既往地开展工作,继续卖命干活。

十来天后,碰到镇纪委书记邢文超,问及此事。邢答给他留党察看一年”。

这不还是以前的处分吗?一月前,镇党委承诺“留党察看一年”,就是不公开不执行;闹事后,镇党委还是“承诺”不变,让人哭笑不得。

这就是张潘镇党委的工作作风

 

但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的砸场活动并没有结束。20171231日,第三次砸场闹事,就有了开篇一幕。

事发当天,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杨利辉熟视无睹,大闹会场的恶性事件不能得到及时制止;

事发一周,张潘镇党委镇政府及派出所没有动作,大闹会场的恶性事件还是没有处理……

由此可见,我们师庄村的领导力量不是中国共产党张潘镇委员会张潘镇人民政府,而是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张平正大村贪王青杰!

 

二、质问张潘镇党委(组织)委员北区书记兼区长杨利辉

2017年11月4日,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及其家属第一次闹事。

门口很多群众围观,一致认为杨利辉既不喝令制止,也不报警逮捕凶手,却包庇村霸、村贪,他就是闹场子的黑后台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你为什么不当场制止闹事者的不法行为?为什么不报警逮捕闹事者?

难道你就是这一恶性事件的黑后台吗?

 

4日当天,你给我做工作,“不要急,东西放时间长能放坏,事儿放不坏。”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劳改释放犯带头冲击会场,你是师庄村第一负责人,难道不是在羞辱你吗?难道不影响师庄的工作开展吗?

难道我们农村建设的政治环境就是任由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及其家属冲击会场吗?

 

11月5日,返乡老干部王兆麟给打电话,应按《治安条例》和《刑法》第293条第二款执行,立即让派出所拘留审查,再请示党委。看师庄谁还敢闹事?!冲击会场是你幕后指使,要不你为何不处理?搞乱了师庄,还胡说八道!

然而,你的答复却“下级还要服从上级”。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难道我们共产党干部就是眼睁睁看着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冲击会场,打骂村干部吗?

难道我们张潘镇党委的上级就是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吗?

 

2017年12月31日,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及其家属第三次闹事。

当晚,返乡老干部王兆麟打电话,“不依法办事,把我们师庄搞乱了……”你却说,“我有我的工作方法。”

对此,我要问一问杨书记,难道我们共产党的工作方法就是看着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大村贪冲击会场而无动于衷吗?

难道你的工作方法就是看着劳改释放犯带头再三闹事而置身事外吗?

 

针对劳改释放犯带头闹事的违法事件再三发生,鉴于张潘镇党委委员北区负责人杨利辉的所作所为,我认为他不配作为我们师庄村的第一负责人,他不配做我们共产党的干部!

更严格地说,杨利辉丧失了一个共产党员的应有资格和立场。因为,他连做人最起码的正义感都不具备!

 

三、质问张潘镇党委书记第一责任人李辉

你执掌张潘镇数年来,我只听闻问题不断,如强行征地前汪惹官司镇政府人员醉打张一村支书毁良田未批先建搞商业……

当然,我无权过问张潘镇情况,我也没兴趣打听其它村消息。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们师庄村的发展难之又难!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祸害我们村的大村霸大村贪就那么难伏法

难道我们师庄村求稳定求发展竟比登天难吗

 

6年来,“大文盲村支书”王青杰既不会传达党的政策精神,也不会组织召开党员会,更不会带领村干部开展工作,却只知道贪污国家各类照顾款只知道侵占大队集体财物只知道勒索村民血汗钱……

就这样的“大文盲村贪”,却在2014年10月师庄村党支部换届选举前,时任北区区长郭华锋代表张潘镇党委高唱赞歌“党委对师庄支部的工作很满意!”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张潘镇党委对“大文盲村支书”王青杰的“上贪下占”就这么满意

难道张潘镇党委是为“大文盲村贪”的再次“当选”在造势

 

2013年始,我向北区区长郭华锋多次反映王青杰的工作作风和经济问题。

然而,郭委员虽文化程度不高,但“很有经验”答应解决就是不解决。如今晋升为“张潘镇党委副书记”。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张潘镇党委向上推荐乡镇干部的标准是什么?

难道郭华锋被提拔就是因为包庇支持大村贪的“工作得力”

 

2014年,我把举报“大村王青杰的材料递交给你,而转镇纪委副书记赵晓辉调查处理。

赵却不作为,并扬言“想到哪儿告,到哪儿告”、“不处理,也不退给你材料!”最令人不齿的是,赵把举报材料复印给被举报人——“大村贪”王青杰,又让我和他当面对质,致使大村贪对我怀恨在心、多次报复。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张潘镇党委的工作方式就是拖而不办吗?

难道张潘镇党委的工作结果就是被举报人打击报复举报人

 

2015年初,我把举报“大村贪”王青杰材料再次递交给。可还不予解决。因此,我不得不“许昌市委书记市长信箱”举报。然而,“信箱”却答复——“不符合事实”!

当天,我电话问你回答:“谁让你上网呢?你还是共产党员呢!你可以往县里告吗!为啥要上网?”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你和你领导下的张潘镇党委不作为,难道我就不能上网吗?

你让我往县里告,可你和县互通声气否认事实,难道我就眼睁睁看着大村贪继续逍遥法外鱼肉百姓

 

从镇到县从市到省,在我的再三坚持和不断检举下,张潘镇党委才免去“大文盲村贪”王青杰的党内外一切职务。
  但村民直言“处分过轻”并传王青杰给镇领导送礼(猪腿粉条和钱)了”,还抱怨“镇里经常通知我不是这个的爹死了,就是那个的爷死了!让我到哪儿开发票?!”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张潘镇领导们就一个个那么欠东西

难道张潘镇领导们的爹死爷死,就一个个需要大村贪的钱来办丧事吗

 

几年来,师庄老百姓盛传,“王青杰的毛硬着呐,谁敢碰啊?!王青杰的后台是镇党委书记李辉,而李辉后台是他爹、许昌市纪委监察局前局长李纪庚……”

我始终不相信,但事实就是——举报“大村贪”一直无结果。

对此,我要问一问李书记,难道“大村贪”王青杰违法犯罪,也没人敢碰吗?

难道你就是“大村贪”王青杰的黑后台吗?

 

 

就因为我和大村霸大村贪作斗争,而遭到以党委书记李辉为首的张潘镇领导班子的反对、压制和报复

请问,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许昌市建安区张潘镇吗?

无视党纪、与恶势力抱团团是张潘镇党委的一贯作风,无视国法、为不法者驾护航是张潘镇党委的一贯行为。

我建议上级党委及政法部门应对其班子问责、追责!

    

  我们共产党人民政府需要的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仆、勤务员,而不需要高高在上、漠视群众的官老爷,也不需要不作为、假作为和胡作为的官油子,更不需要只知道欺上瞒下、勾结村贪、鱼肉百姓的官痞子!

    这些年,大村霸大村贪和张潘镇的贪官污吏相互勾结,把我们师庄村搞得这么乱。谁能想到,他们个个都能升官,镇党委委员上任北区区长郭华锋被提拔为镇党委副书记,镇党委书记李辉也即将荣任“建安区副区长”……

在此,我迫切希望党中央的反腐之风能吹进我们河南许昌,能吹进我们建安区张潘镇,能吹进我们师庄村,彻底清除祸害我们农民的村霸、文盲及其一切黑后台

  

      

       师庄代理村支书、前任和现任支委、退伍军人  

王保兴411023195503190518)

                                              手机 15537455080

                                                2018年 1月 7日

百姓小百姓 发表于  2018-01-20 11:31:12 31字 ( 0/146)

这些人真是吃了豹子胆了,竟敢顶风作案。是谁给他吃的豹子胆?

      河南许昌:劳改释放犯大闹党员会,竟无人制止

 

人:王保兴  62岁,中共党员退伍军人,建安区张潘镇师庄村支委代理村支书

控诉对象:杨利辉  中共党员,建安区张潘镇党委(组织)委员北区书记兼区长(师庄村第一负责人)

              中共党员,建安区张潘镇党委书记,建安区副区长(待提)

          张平正  师庄大村霸劳改释放犯,前任村支书。2010年因多次毒打举报人案发,被开除党籍并获刑1年半,现已释放

          王青杰  师庄大村贪文盲,前任村支书。2017年因贪污国家各类

照顾款侵占村民集体款,受区纪委处分留党察看一年

          

2017年12月31日,下午3时许,建安区张潘镇师庄村委办,村全体党员讨论发展新党员

不料,正受党纪处分的王青杰却冲进会场,对我百般谩他老婆、儿女(皆为非党员)也全部冲进会场闹,尤其是他老婆吴秀枝指着我鼻子骂,他二弟王红杰(党员)加入行列。

更令人震惊的是,劳改释放犯大村霸张平正严把村委办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