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a法律的尊严 发表于  2018-01-08 16:20:38 215416字 ( 0/748)

全椒县法院法官吴玉才,串通滁州市中级法院法官董乃康,滥用职权,违背法律,为他人谋取私利,枉法裁判

民事再审申请书

再审申请人:张秀海,男,194611日出生,汉族,个体经商,住全椒县福安路。

再审被申请人:张晓东(主犯)男,19721010日出生,汉族,中专文化,住全椒县襄河镇富安路竹苑港18室。

再审被申请人:周磊,男,1993720日出生,汉族,小学文化,住滁州市南谯区腰铺镇范桥村实验站组16号。

再审被申请人:陈舟,男,1987715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住全椒县襄河镇教场村下郢组41室。

再审被申请人:王永胜,男,1969723日出生,汉族,住全椒县襄河镇压山彭组坝沿新村一巷22号。

再审被申请人:韩传兵,男,19801024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住全椒县襄河镇老镇政府宿舍。

再审被申请人:晋秀文,男,1986923日出生,汉族,住全椒县襄河镇港口路四季菜茵小区大门口瓦房旁。

再审被申请人:张大典,男,1993722日出生,汉族,初中,住全椒县襄河镇港口路四季菜茵小区原手拖厂宿舍。再审被申请人:席庆树,,1987,住全椒县古河镇晋集村涧章组11号。

生效判决:(2016)11民终1207号、(2015)全民一初字00921

    法定事由: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200条第()(十一)项申请再审。

1、请求贵院依法撤销安徽省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所做的(2016)11民终1207号的民事判决书的内容。

2、请求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追究七名再审被申请人共同犯罪,承担共同民事赔偿责任。

3、请求依法赔偿再审申请人律师,医疗,误工,交通,精神伤害,公告,一审,二审(发回重审),终审诉讼费,上造成的一切费用,共计150177.33

事实和理由:

一、全椒县人民法院主审法官谢连顺作出,2013)全民一初字第00852号《民事判决书》

判决:

(1)“伤残赔偿金21024/×2=42048元均符合法律规定

(2)“原告张秀海的侵权人是被告周磊已受到刑事处罚,故被告周磊不应赔偿精神抚慰金

(3)“本院确认被告周磊、晋秀文对原告张秀海、张超各承担80%的赔偿责任

二、申请人对法院的赔偿责任认定不服,上诉至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长董乃康作出,(2015)滁民一终字第00370号《民事裁定书》。

判决:

上诉人张秀海,张超,上诉人周磊。上诉人张秀海,张超因健康权纠纷一案,不服(2013)全民一初字第0085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院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发回重审

本案庭审中是围绕申请人的,上诉事由审理的,并且判决书也是围绕申请人的上诉事由判决的,如果周磊交上诉费上诉,应当依据法律程序上诉,应当依法将上诉书送达给申请人一份,在庭审中宣读上诉事由,进行审理,周磊作为上诉人是法官捏造事实。(庭审摄像,庭审记录证明)

三、发回重审全椒县人民法院审判长吴玉才作出,(2015)全民一初字第00921号《民事判决书》。改判原告无过错,不承担百分之八十赔偿责任,但反而枉法扣除申请人的伤残赔偿金42048

判决:

1伤残赔偿金,因张秀海的伤残鉴定系照《劳动能力鉴定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等级》标准做出的,该鉴定意见只适用于故意伤害犯罪刑事审判中,在人身损害民事诉讼中,除主张工伤赔偿外,应参照《道路交通事故致残程度鉴定标准》故张秀海提供的鉴定意见书不能作为本案计算赔偿损失的依据。诉讼过程中,周磊对张秀海的伤残程度申请重新鉴定,但张秀海未按规定进行重新鉴定,故对其要求按十级伤残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的诉求,本院不予支持。

<1>全椒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张秀海提供的伤残鉴定系照《劳动能力鉴定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等级》伤残赔偿金21024/×2=42048元均符合法律规定

<2>《劳动能力鉴定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等级》没有规定只适用于故意伤害犯罪刑事审判中,更没有规定在人身损害民事诉讼中,除主张工伤赔偿外不能使用。

作为法官本应尊重事实,尊重法律,应当以法律为依据,公正判决,但本案法官不能以法律为依据,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取私利,判决认定不能在民事诉讼中使用,并无任何法律依据。

<3>法官认为应参照《道路交通事故致残程度鉴定标准》,根据《道路交通事故致残程度鉴定标准》规范本标准只适用于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的伤残程度评定,1范围,本标准规定了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的原则、方法和内容。本案非常明显不是交通事故,故意伤害。

依据《民事证据若干规定》第二十八条一方当事人自行委托有关部门作出的鉴定结论,另一方当事人有证据足以反驳并申请重新鉴定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

第二十九条审判人员对鉴定人出具的鉴定书,应当审查是否具有下列内容:()委托人姓名或者名称、委托鉴定的内容;()委托鉴定的材料;()鉴定的依据及使用的科学技术手段;()对鉴定过程的说明;()明确的鉴定结论;()对鉴定人鉴定资格的说明;()鉴定人员及鉴定机构签名盖章。

本案中,申请人的《伤残鉴定意见书》不符合法律规定的重新鉴定条件,申请人不能同意违法鉴定请求。

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是根据申请人的申诉事由发回重审,与被申请人无关,被申请人在发回重审时也没有上诉,依法应当围绕申请人的再审事由判决,反而人民法院法官收受贿赂,违反法律规定,为被申请人谋取私利,扣除伤残鉴定赔偿42048给被申请人。

2张秀海的精神抚慰金10000,因缺乏法律依据,对张秀海的该项诉求,本院不予支持

<1>申请人张秀海的精神抚慰金10000,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项健康权自然人因下列人格权利遭受非法侵害,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一)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

<2>全椒县人民法院一审原告张秀海主张精神抚慰金10000元不符合法律规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三十八条第二款规定单独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赔偿精神损失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本案申请人主张民事侵权纠纷,申请人不是单独提起精神损失赔偿诉讼,而是提起民事侵权诉讼中包含精神赔偿,所以,人民法院不仅受理,而且应当适用法律判决。

3案件受理费840,公告费260,1100,由原告张秀海负担240

全椒县人民法院一审公告300,由主审法官签名打收条,承诺判决判给申请人,而一审并没有判给申请人,发回重审再次向法院交了260元公告费,同一法院依法两次公告费300,260元都应当判给申请人,为何只判给申请人260元公告费。

本案一审聘请律师费4000元发票收据,申请人是受害人,依法应当判给申请人却枉法不判,并且枉法判决申请人承担诉讼费。

庭审质证:

申请人对两被告问:“中级法院法官董乃康判决周磊上诉,那么有上诉发票么,或是证据么?”

周磊律师回答说:“没有,是中院作为上诉人的,我们没有责任提供证据

申请人对主审法官吴玉才说:“被告没有上诉,没有上诉书,更没有上诉,是中院法官的裁判错误,应当依法纠正

法官回答说:“周磊作为上诉人是中院裁判的是中院的事情”(有庭审记录,摄像证明)

四、申诉5人上诉至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长董乃康作出,(2015)11民终1207号《民事判决书》维持原判

1、判决周磊向本院提起上诉,有周磊上诉状及缴纳上诉费票据在本院"

庭审质证:

申请人对两被告代理律师问:“周磊上诉那么有上诉书,上诉发票么,或是证据么?”

被申请人周磊方律师当庭回答说我方今天没有带几年前的案件材料

申请人又对审判长董乃康问:“周磊作为上诉人是原审法官裁判的,现在同一法官董乃康主审,请问中院有没有周磊的上诉书,上诉发票,或是上诉的证明,如果没有周磊作为上诉人是中院法官的裁判错误,应当依法纠正

法官回答说你无权对法官提问

一年内三次判决书中,没有周磊的上诉事由,开庭质问证,提供不出上诉材料, 法院没有送达,没有上诉发票,周磊上诉人纯属审判长董乃康枉法捏造的事实,如果有上诉发票应当提供出来质证。(有庭审记录,录音等证据证明)

2在一审诉讼中,周磊对张秀海的伤残程度申请重新鉴定,符合法律规定

开庭质证:

<1>申请人对两被告代理律师问:“《劳动能力鉴定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等级》不能在人身损害民事诉讼中使用,有什么法律规定,以及依据”。

审判长董乃康说:“我来告诉你有法律规定

申请人问有什么法律规定,那一条

审判长董乃康哪条法律那一条规定被问得沉默了,对两被告代理律师说:“那他要问,你给他问,两被告你回答。

两被告代理律师回答说:“法律依据没有准备

申请人问:“那么就是没有法律依据吗

两被告代理律师回答说:“法院根据我方的申请,依照相关规定作出的

申请人问判决书中没有法律依据,及相关规定,就是法官针对性个人认为,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没有法律依据

两被告代理律师回答说:“有法律依据劳动能力鉴定标准与道交标准对适用规范很明确

继续追问那条或哪一点规范的,两被告律师被问得沉默。

<2>申请人对两被告律师问:“你们主张周磊一人造成张秀海伤害,有哪些证据能够明确说出来吗,是不是就被告周磊的三份询问笔录两律师沉默不回答。

申请人又继续对两被告律师问:“周磊口供前后矛盾不能单独作为证据,要有证据证明,你们能提供证据证明吗

董乃康主审法官说:“我来告诉你,口供是证据的一种,可以作为证据使用,采不采用那是法官的事

<3>申请人对两被告律师问对于原告提供伤害照片,病历证明原告左眼球,头部,手臂等全身伤害,周磊的陈述其一人殴打原告,其他人手都没伸,周磊是头撞了一下,然后打了两拳就跑了,与证据事实不符,依据证据证明,原告全身伤害是共同殴打所致有无异议

两被告律师回答有异议,照片不是公安机关提供的,不能确定照片的真假,即使是真的也不能证明共同殴打所致

<4>申请人对两被告律师问:“原告提供中午,晚上摄像照片证据,被告张晓冬叫来其他六名被告,指认原告家,这些人与原告无冤无仇,互不认识,因为张晓冬的中午的明确指认,为了张晓冬的事,当晚侵入原告家中,对原告进行共同殴打行为,如果没有张晓冬的指认,其余被告不可能实施殴打行为了,被告张晓冬其行为是教唆犯,依法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有没有意见

两律师还未回答,法官董乃康说你说到这,我还要打断你下,就算张晓冬是教唆犯,也不承担赔偿责任,没有法律规定教唆犯要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教唆犯那是刑事庭要追究的犯罪行为,与民庭无关

依据《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48条规定;教唆、帮助他人实施侵权行为的人,为共同侵权人,应当承担连带民事责任。

申请人开庭后对审判长董乃康说:“庭审录音了,希望法官依法公正判决董乃康说:“你别录音,手指摄像头说我们有摄像”(以上有判决书,开庭记录,摄像录音等证据证明。)

五、事实

2012621日上午,申请人妻子在家中听到门哄咚响,开门看见被申请人张晓冬家儿子在门口,就问门哄咚响是不是你他说不是申请人妻子讲多次听见门哄咚响,开门都是你说到这他就跑回家了,申请人妻子也进家了。但一会后被被申请人张晓冬父亲张国栋,母亲胡严凤,妻子许静手端痰盂,来到申请人家门口张口就谩骂,气焰非常嚣张(该事实已在判决书中查明),申请人妻子在家中听到有人谩骂就出来了,许静就用小便往申请人妻子身上倒,还叫着讲:尿格喝饱了,公安局,法院都治不了你,老子今个非给你治好了之后徐静抓着申请人妻子头发撕扯,其家人也帮着厮打,申请人儿子在家中发现事情出来将其母亲拉回家,之后双方都回家了。

中午11时许,被申请人张晓冬来到申请人家中问你跟我老婆怎搞的申请人说你问你老婆去张晓冬讲你等着离开一会张晓冬叫来6个人走到申请人家门口,指着说就他家”,这些人都盯着申请人妻子儿子看,其中有人拽起袖子威胁,但这些人没有和申请人妻子说过话,之后有人问张晓冬个搞,搞我们现在把他家搞死张晓东对6人说:暂时不搞。当时申请人妻子拨打了3“110”半小时左右才出警,把摄像给他们看,说:“张晓冬纠集黑社会闯入我家住宅,还威胁讲要把我家搞死新华派出所孔干警讲不是没出事么,等出事了你再打“110””随后不管不问开车就走了。

公安机关九人只查出七人,主犯张晓冬为逃避刑事责任2次去医院要求与申请协商要求私了,给申请人2万,第二次6万,申请人没有同意后,被申请人张晓冬讲我家公安局新华派出所都有人,哪个敢关我。

六、证据

申请人的病历,入院记录,出院记录入院诊断:头部,左眼球挫伤,右胸部第10,11肋骨骨折

两申请人案发当晚,全身被打伤在医院拍摄的手臂伤,后背,脸部,腿部等全身伤害照片,证明了七名被申诉人共同殴打的事实。

七、讯问笔录

(1)被申请人周磊2012625,626,731,讯问笔录陈述问还有谁打架的?就张大典,晋秀文和我在打”“问当时你是怎样打的?我就是上去一头把老头撞在地上,打了老头后背两拳

914号的讯问笔录陈述,“周磊一人对申请人殴打,前几份记错了,当时他被我从右边撞过之后,朝着被撞的位置打了两拳

(2)被申请人王永胜2012624,731,912,讯问笔录陈述问和张晓冬邻居的那个男的打架的是谁?答:张大典,周磊和晋秀文他们三个在打,因为天黑其他人我没有看见,就看见有一群人在打

912号最后一份讯问笔录陈述打架时是否有人受伤?我当天没看到人受伤,第二天我看见张大典脸上有破皮,嘴唇也肿了前两份讯问笔录没有问王永胜是否有人受伤?

(3)被申请人同伙张梅,2012627,讯问笔录陈述我看到她站在家门口边骂边从地上拿砖头砸他们,她家门口堆的都是砖头。她家儿子,丈夫都出来了,王永胜,晋秀文,张大典,周磊已经转身走出巷子了,这个女的追到他们跟前,抓住张大典不让走,王永胜上去拉,她家儿子、丈夫都上来打架,跟晋秀文,张大典,周磊干到一起了,王永胜,韩传兵赶紧上去拉,她家丈夫跑回家拿根扁担又回来,对着晋秀文,张大典,周磊三个人就打,周磊上去把扁担夺下来扔到地上,她家男的就跟周磊斯到一块打起来了,他两都是赤手空拳,手对手打,王永胜上去拉,拉不开,王永胜对他们发火:“别打了,还不走。我看到她家儿子用手机拍照,还报警的,我对韩传兵他们讲:“有人报警了,快走。然后我们就走了。问:你们这边人有何伤势?我看到张大典的脸上被抓不成样子了,破了好几处,其他人没有伤。

913号讯问笔录陈述只有周磊一人殴打申请人,这个妇女抓着张大典不让他走,张大典被那个妇女拽摔倒地上,回去的路上我看到张大典脸上破了,张大典起来就用拳头打这个女的了,因为当时张大典在和他老婆打。当时周磊在这个老头右边墙边,就也冲上去,两个人好像对撞在一起,把老头撞睡在地下。老头手中的扁担也撞掉了。张大典撞到老头老头什么地方我没看清,之后我看见这个妇女的儿子在用手机报警和拍照,后我们去的几个人都朝福安路跑了

(4)被申请人席庆树914号讯问笔录后这个妇女把粪便朝张晓冬家窗户和墙上潵的中午侵入申请人住宅,威胁的六名被申请人都被拘留,只有席庆树一人没有被拘留。

(5)被申请人陈舟2012624号询问笔录我说科长,要不要我干他张晓冬对我说让我们回去,别和人渣一般见识。

624号询问笔录我说要不要打他张晓冬说:“算了不要闹事,然后我们就走了

914号讯问笔录科长,咯搞?要搞你嘴嘚一下,我们马上动手张晓冬手直摆讲不搞,不搞

(6)201273号葛家祥讯问笔录这时我回家做饭了,其他我就不知道了”“后来张秀海和他三儿子被对方打睡在地上,当天晚上打张秀海家人的到底是多少人?:讲话是要负责的,当天晚上我看到打张秀海家人的对方一共只有五个男的,没有看到其他人

921号讯问笔录回家的时候我还看见张国栋媳妇拿水龙头冲自己家大门,窗户等地方,我看他家门上,窗户都被人泼了粪便”“和张秀海家打架的对方有几个人?:五个人     

(7)2012919号于友堂询问笔录你们要为我保密,不能把我的姓名让张秀海家人知道。要是让张秀海家人知道了,我家就不得安了,张秀海家属就会天天骂我自己做了缺德事,对于这样的人就当给狗咬一口,还要咬回去吗?

(8)被申请人张晓冬父亲张国栋2012915号询问笔录我就朝家走了,没走几步,张秀海看到我说是我叫人打他们的,我到家以后,我打电话给张晓冬了,我问他晚上是否带人来打架的。张晓冬说他和许静带小孩在超市玩,他不知道这件事。

(9)被申请人张晓冬,张晓冬妻子许静,母亲何友凤询问笔录

(10)申请人,申请人妻子,儿子的讯问笔录,与被申请人所述不一致。

依据《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三条规定第(五)当事人的陈述;以上证据必须查证属实,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民事证据若干规定》第七十六条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只有本人陈述而不能提出其他相关证据的,其主张不予支持。

该案人民法院法官,只采信对被申请人有利的讯问笔录,对捏造事实,一个人做多份讯问笔录,前后矛盾的讯问笔录,故意隐瞒不判决。

八、当晚闯入再审申请人家的被告周磊、韩传兵、王永胜、晋秀文、张大典,陈舟,是殴打申请人的行为人。他们六人混合共同侵权造成再审申请人一家人受伤的结果。

被申请人陈舟,席庆树没有证据证明其当晚没有到现场,其受张晓冬邀请中午实施对再审申请人家人威胁行为,并在当晚再次邀请对申请人一家实施共同伤害的殴打行为。

本案主犯张晓冬为教唆人,根据《刑事诉讼法》第29条第1款的规定及有关刑法理论教唆犯,是指故意唆使他人犯罪的人。教唆行为的方式具有多样性,既可以是口头教唆,也可以是书面教唆,还可以是通过打手势、使眼神等形体语言进行教唆。

《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48条规定;教唆、帮助他人实施侵权行为的人,为共同侵权人,应当承担连带民事责任。

综上所述,为正确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依法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根据《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第四条二人以上共同实施危及他人人身安全的行为并造成损害后果,不能确定实际侵害行为人的,应当依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规定承担连带责任。共同危险行为人能够证明损害后果不是由其行为造成的,不承担赔偿责任。《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48条规定;教唆、帮助他人实施侵权行为的人,为共同侵权人,应当承担连带民事责任,并依据《法官法》第三十二条“()徇私枉法()隐瞒证据或者伪造证据()利用职权为自己或者他人谋取私利;”追究法官枉法裁判的法律责任,依法改判。

此致                                                                

安徽省人民法院

           敬礼 

再审申请人:张秀海

                                                                                      20175月号

    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长董乃康判后答疑,枉法裁判,气焰嚣张(录音)!

    一、申请人对主审法官董乃康说我们有证据证明张晓冬等七名被告讯问笔录捏造事实,你们中院单独依据,被申请人张晓冬等讯问笔录枉法判决,有什么证据,我要求拿出来看看,是不是就张晓冬等人的几份讯问笔录,讯问笔录对张晓冬等有利的就判决查明事实,没有利的就隐瞒不判决,我们原告人的谈话笔录,以及证据为什么不判决?”

    董乃康对申请人说你即使有再多证据,我也要这样判,全椒县法院怎判,我就要怎判

    二、申请人对主审法官董乃康说《劳动能力鉴定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等级》我咨询律师,律师说现在还没有法律规定,不能在民事诉讼中使用,只是法官的个人针对性认为,你中院判决不能在民事诉讼中使用,有什么法律规定,你决书中没有判到,我要求你拿出来看

    董乃康对申请人说律师,律师算什么,最后还不都是要法官判

    董乃康说有法律条文,是高院法律条文规定的

    申请人说那你拿出来我看看,中国法律条文都是透明,公开的

    董乃康说那要是有法律规定你是不是就不告了,不上诉了

    申请人说,你拿过来给我看看,有伤残赔偿我就不告了

    董乃康说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把法律条文打印出来给你

    讲着站起身走到门边,手拉着门半天不出去,信访接待室旁边的工作人员看董乃康半天不出去,就过去拉董乃康手说算了,算了董乃康顺势就回来了,作为滁州市中级法院主审法官,说话不算话,枉法裁判还威胁!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