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东至余俊生 发表于  2018-01-07 18:45:14 53699字 ( 1/1393)

十余年账目未公开 淮南潘集一村官被举报(原创首发)

    家住安徽省淮南市潘集区刘龙村(刘龙社区)的李金庄向媒体反映;他们村十几年的财务账目都没有公开过,并且扶贫、民政、救灾就没有听说过有谁家领过钱。李金庄说;他们村属于国家重点工程建设采煤塌陷区,村里涉及到的征地拆迁、移民安置、扶贫救助、救灾危房等款项,从来没有公开过,数千万元的款项不知去向,大家都知道村书记李某会的厉害是敢怒不敢言,村民怨声载道,上级部门也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李金庄反映的问题主要有以下几项:

    1:淮南市潘集区刘龙村从2004年至2017年村民没有拿过一笔扶贫款、救灾款、复垦款和退耕还林款。这些款项从未公开过,他怀疑被村书记李某会私分。

   2:刘龙村的低保人数和领低保的人数不符,这些可以通过民政在册人数核实。粮补和折补的数额不符,村里的地亩一线地和二线的数额不符,这个可以从潘一矿赔付村里的青苗费账单上查。

   3:村书记李某会虚拟套取拆迁补偿款,2007年2月份拆迁补偿款打入村民账户,然后让村民把钱取出来给他,这些被打款的村民分别是;举报人李金庄6万元,李多昌8万元,大沟南二队李金满6.5万元,前乡队李金书5万元。

    4:2005年6月份李某会自己编20多个村民建窑厂,从田集街道农经站支出78万元,这个砖窑厂是李金会个人的窑场,当时的张延康书记怎么给他批的?

    5:2009年刘龙村村部架设手机信号发射塔,架设单位每年要给村里几万元占地使用费,这些钱都被他们私分。还有刘龙村规划出来的宅基地多出来几十户,被村民以2—5万元的价格买去,这些钱也被他们私分。

    6:2008年至2009年刘龙小学被拆迁,潘一矿补了村里几十万,这笔钱是由李金会和张延康经办的,最后这笔款项也不知去向。新建小学是由教育局出资规划建设的,征地10亩不够,后又多征收了几亩地,所给土地款被他个人占有。

    7:2007年刘龙村建7栋新农村建设住宅楼,总面积三万多平米,时任村主任的李某会以江苏中苑公司的名义虚假中标。李某会分别以每平米530元和540元的价格分包给李全三幢,李武平、李多昌和他本人两幢。几个村干部合着包了两幢,后来因为几个村干部闹矛盾,12万元卖给刘庙的刘辉和杨圩的杨同义,李某会还要求刘辉、杨同义给村里的队长、会计每人1000元,村干部每人3000的好处费,他本人索要30万元。住宅楼建好后以每平米700元向村民出售,获取差价近500万元。

    8:2013年8月份刘龙村村口规划为市场,以每亩28万元的价格被李某会暗箱操作卖给现任的村主任李志翔,实际是他们二人共同开发经营,土地的实际面积要多出两亩多,价值70多万。随后他们采用了同样的手段收买村干部,生产队长、会计每人1000元,村干部每人3000元好处费。

    9:四矿统筹由市里、区里和矿业集团三家共拨款900万元补偿款给刘龙村,矿上给了600万元,市里给了300万元,而刘龙村每户只得到3000多元,刘龙村共900多户,总共发放下去300多万元,剩余几百万去哪儿了?

    李金庄还说;他因为举报他们村官贪腐被打击报复,2017年8月22日他把举报的材料交给上级有关部门,后来区里安排纪委的领导接见了他,答应事情要查清楚,但是时隔两个月后仍然没有结果,他就又一次找上级部门追问,结果遭到了打击报复,有人举报他聚众赌博10月21日被网上通缉,无奈之下他于11月6日去自首,被关押18天后被取保。他们说的聚众赌博但是他根本没参与,他心里清楚是被人诬陷报复了。

    据一位李姓小队干部讲,李金庄所举报的问题,有些情况他知道,有些他不太清楚不能乱说,就拿村务公开说,他们村十几年的账目都没有过公开。老李最后说,就在前段时间村里的老年公寓二楼又被他们卖了,卖了十几万,他们胆子真大!

     另据住在小学附近的李某某将,李金庄举报的情况大部分他都知道,都是事实。

    最后李金庄说,他举报他们村干部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刘龙村父老乡亲的利益,他不怕他们打击报复,只要他不死就会一直举报到底,直到举报的问题被相关部门查处处理。

二钢宿舍居民 发表于  2018-01-08 06:06:56 33字 ( 0/76)

济南市历下区政府(拆迁办)强拆了我家房子,并劫持了我家中全部财产!

    家住安徽省淮南市潘集区刘龙村(刘龙社区)的李金庄向媒体反映;他们村十几年的财务账目都没有公开过,并且扶贫、民政、救灾就没有听说过有谁家领过钱。李金庄说;他们村属于国家重点工程建设采煤塌陷区,村里涉及到的征地拆迁、移民安置、扶贫救助、救灾危房等款项,从来没有公开过,数千万元的款项不知去向,大家都知道村书记李某会的厉害是敢怒不敢言,村民怨声载道,上级部门也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李金庄反映的问题主要有以下几项:

    1:淮南市潘集区刘龙村从2004年至2017年村民没有拿过一笔扶贫款、救灾款、复垦款和退耕还林款。这些款项从未公开过,他怀疑被村书记李某会私分。

   2:刘龙村的低保人数和领低保的人数不符,这些可以通过民政在册人数核实。粮补和折补的数额不符,村里的地亩一线地和二线的数额不符,这个可以从潘一矿赔付村里的青苗费账单上查。

   3:村书记李某会虚拟套取拆迁补偿款,2007年2月份拆迁补偿款打入村民账户,然后让村民把钱取出来给他,这些被打款的村民分别是;举报人李金庄6万元,李多昌8万元,大沟南二队李金满6.5万元,前乡队李金书5万元。

    4:2005年6月份李某会自己编20多个村民建窑厂,从田集街道农经站支出78万元,这个砖窑厂是李金会个人的窑场,当时的张延康书记怎么给他批的?

    5:2009年刘龙村村部架设手机信号发射塔,架设单位每年要给村里几万元占地使用费,这些钱都被他们私分。还有刘龙村规划出来的宅基地多出来几十户,被村民以2—5万元的价格买去,这些钱也被他们私分。

    6:2008年至2009年刘龙小学被拆迁,潘一矿补了村里几十万,这笔钱是由李金会和张延康经办的,最后这笔款项也不知去向。新建小学是由教育局出资规划建设的,征地10亩不够,后又多征收了几亩地,所给土地款被他个人占有。

    7:2007年刘龙村建7栋新农村建设住宅楼,总面积三万多平米,时任村主任的李某会以江苏中苑公司的名义虚假中标。李某会分别以每平米530元和540元的价格分包给李全三幢,李武平、李多昌和他本人两幢。几个村干部合着包了两幢,后来因为几个村干部闹矛盾,12万元卖给刘庙的刘辉和杨圩的杨同义,李某会还要求刘辉、杨同义给村里的队长、会计每人1000元,村干部每人3000的好处费,他本人索要30万元。住宅楼建好后以每平米700元向村民出售,获取差价近500万元。

    8:2013年8月份刘龙村村口规划为市场,以每亩28万元的价格被李某会暗箱操作卖给现任的村主任李志翔,实际是他们二人共同开发经营,土地的实际面积要多出两亩多,价值70多万。随后他们采用了同样的手段收买村干部,生产队长、会计每人1000元,村干部每人3000元好处费。

    9:四矿统筹由市里、区里和矿业集团三家共拨款900万元补偿款给刘龙村,矿上给了600万元,市里给了300万元,而刘龙村每户只得到3000多元,刘龙村共900多户,总共发放下去300多万元,剩余几百万去哪儿了?

    李金庄还说;他因为举报他们村官贪腐被打击报复,2017年8月22日他把举报的材料交给上级有关部门,后来区里安排纪委的领导接见了他,答应事情要查清楚,但是时隔两个月后仍然没有结果,他就又一次找上级部门追问,结果遭到了打击报复,有人举报他聚众赌博10月21日被网上通缉,无奈之下他于11月6日去自首,被关押18天后被取保。他们说的聚众赌博但是他根本没参与,他心里清楚是被人诬陷报复了。

    据一位李姓小队干部讲,李金庄所举报的问题,有些情况他知道,有些他不太清楚不能乱说,就拿村务公开说,他们村十几年的账目都没有过公开。老李最后说,就在前段时间村里的老年公寓二楼又被他们卖了,卖了十几万,他们胆子真大!

     另据住在小学附近的李某某将,李金庄举报的情况大部分他都知道,都是事实。

    最后李金庄说,他举报他们村干部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刘龙村父老乡亲的利益,他不怕他们打击报复,只要他不死就会一直举报到底,直到举报的问题被相关部门查处处理。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