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7-10-07 14:53:19 3315字 ( 100/12080)

(原创首发)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Zhiming18 发表于  2018-08-16 21:35:23 0字 ( 0/3)

咋回事,

咋回事,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8-16 20:19:16 8字 ( 0/2)

[国旗][国旗]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8-15 21:30:02 4字 ( 0/2)

[国旗]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8-14 20:51:39 6字 ( 0/4)

自己顶一顶!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8-12 18:32:03 20字 ( 0/2)

请人民网的记者做事实报道,谢谢您![心]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8-11 18:55:40 6字 ( 0/2)

自己顶一顶!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8-10 20:57:40 31字 ( 0/1)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寻公平正义!谢谢您!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8-09 20:26:51 31字 ( 0/3)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寻公平正义!谢谢您!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8-07 20:49:48 35字 ( 0/3)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寻公平正义!谢谢您![党徽]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8-06 20:44:36 5字 ( 0/1)

[放鞭炮]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8-05 21:37:36 35字 ( 0/1)

[国旗]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寻公平正义!谢谢您!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8-03 20:57:33 4字 ( 0/4)

[党徽]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正直之本 发表于  2018-08-02 22:11:25 0字 ( 0/8)

同病相怜啊!真的希望正能量的朋友互相支持

同病相怜啊!真的希望正能量的朋友互相支持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8-02 20:31:57 4字 ( 0/3)

[地图]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7-31 20:40:40 4字 ( 0/1)

[国旗]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7-30 19:00:23 4字 ( 0/3)

[党徽]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7-28 19:29:58 21字 ( 0/6)

请媒体关注做事实报道!寻公平正义!谢谢您!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7-27 20:28:57 31字 ( 0/3)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寻公平正义!谢谢您!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7-26 20:34:22 4字 ( 0/1)

[国旗]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7-23 20:22:15 17字 ( 0/4)

请您关注,请您做事实报道,谢谢您!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7-24 20:32:04 4字 ( 0/2)

[地图]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7-21 16:56:36 4字 ( 0/6)

[党徽]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7-20 21:52:01 3字 ( 0/3)

111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7-16 20:01:31 4字 ( 0/3)

[地图]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7-15 12:40:44 22字 ( 0/1)

望能得到媒体的关注报道!寻公平正义!谢谢您!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7-12 19:52:20 4字 ( 0/1)

谢谢您!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7-10 15:37:55 11字 ( 0/3)

请您关注报道,谢谢您!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7-08 20:20:36 4字 ( 0/1)

[地图]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7-07 20:17:05 4字 ( 0/3)

[国旗]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7-06 21:24:03 4字 ( 0/3)

[党徽]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7-05 18:54:38 9字 ( 0/3)

请您关注!谢谢您!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7-02 19:57:13 4字 ( 0/2)

顶一顶!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6-29 21:03:53 3字 ( 0/8)

略略略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6-28 21:16:51 20字 ( 0/2)

请媒体关注做事实报道,我在北京,谢谢您!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6-27 21:20:04 12字 ( 0/8)

[国旗][地图][党徽]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6-26 21:18:58 4字 ( 0/3)

[地图]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6-25 20:27:32 4字 ( 0/3)

[国旗]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6-23 21:31:24 12字 ( 0/2)

[党徽][党徽][党徽]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6-22 21:15:12 17字 ( 0/3)

请人民网的同志做事实报道,谢谢您!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6-19 20:54:44 8字 ( 0/1)

[地图][党徽]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6-17 22:16:36 4字 ( 0/2)

[国旗]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6-16 20:16:35 13字 ( 0/3)

请您关注做事实报道,谢谢!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6-15 20:22:08 4字 ( 0/5)

[党徽]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6-14 19:56:25 25字 ( 0/7)

请人民网的记者关注并做事实报道!谢谢您!我在北京!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6-13 20:42:23 18字 ( 0/1)

到北京也被地方政府威胁,还有王法吗?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6-11 20:15:51 22字 ( 0/6)

请人民网的记者关注,请您做事实报道,谢谢您1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6-09 21:08:08 12字 ( 0/2)

[地图][地图][地图]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6-07 21:59:28 17字 ( 0/1)

请您关注,请您做事实报道,谢谢您!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6-06 19:45:39 28字 ( 0/17)

@支点83029 微博有部分影音视频,请您关注,谢谢您!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6-04 19:57:12 0字 ( 0/5)

请您关注!

请您关注!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6-02 09:07:20 4字 ( 0/1)

[国旗]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6-01 19:59:37 36字 ( 0/3)

祝各位大小朋友永远快乐、健康~祝愿你们永远都不会遭受我家的悲惨遭遇!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5-31 19:58:18 25字 ( 0/4)

希望记者同志能关注并做事实报道,我在北京!谢谢您!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5-29 20:49:53 12字 ( 0/10)

[地图][党徽][国旗]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5-28 21:16:54 13字 ( 0/5)

请您帮忙转发扩散,谢谢您!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5-27 12:39:26 36字 ( 0/5)

请记者同志做事实报道,不让我家的事情再次发生到其他无辜百姓身上!谢谢您!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5-25 20:26:10 12字 ( 0/1)

[地图][地图][地图]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5-24 19:52:48 12字 ( 0/3)

[党徽][党徽][党徽]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5-23 20:40:20 12字 ( 0/4)

[国旗][国旗][国旗]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5-21 20:49:33 28字 ( 0/2)

请媒体关注并做事实报道,谢谢您,可将相关资料发至您邮箱!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5-19 20:16:49 31字 ( 0/2)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寻公平正义!谢谢您!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5-18 11:33:28 12字 ( 0/8)

[党徽][党徽][党徽]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5-16 13:27:04 35字 ( 0/4)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寻公平正义!谢谢您![国旗]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5-15 10:27:02 31字 ( 0/2)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寻公平正义!谢谢您!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5-14 11:03:49 12字 ( 0/1)

[国旗][地图][党徽]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5-12 18:03:41 8字 ( 0/3)

[地图][国旗]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5-12 10:58:11 38字 ( 0/3)

希望能得到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5-11 20:46:57 12字 ( 0/1)

[国旗][国旗][国旗]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5-11 15:54:14 38字 ( 0/16)

已经两年多了,母亲的身体...希望我母亲有生之年能看到犯罪枉法的人受到严惩!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5-11 15:52:37 85字 ( 0/16)

72岁老太信访惨被打虐,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替死鬼共200元;家人依法维权又惨被非法拘禁和人身伤害!公正、律法尚存?请媒体关注做事实报道,有相关影音,谢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5-10 20:27:28 12字 ( 0/3)

[党徽][党徽][党徽]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5-10 15:44:11 28字 ( 0/2)

为什么媒体不愿做事实报道?地方上的苍蝇就这么无法无天吗?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5-10 15:43:29 46字 ( 0/8)

为了维权负债累累,这比因病致穷还要可怕,就这样把我们拖耗死后冤案就解决了,公正律法也就死了!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5-09 21:03:56 4字 ( 0/16)

无法存活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5-09 21:00:45 19字 ( 0/10)

请您关注,请媒体事实报道,严惩造恶者!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5-08 18:34:20 44字 ( 0/2)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5-08 10:41:46 12字 ( 0/2)

[国旗][党徽][地图]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5-03 16:11:35 36字 ( 0/5)

希望能得到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影尘梦事 发表于  2018-04-29 14:57:20 0字 ( 0/11)

路过

路过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4-29 10:43:27 15字 ( 0/1)

母亲被打虐的事情快两年了,,,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4-26 14:39:19 12字 ( 0/1)

[党徽][党徽][党徽]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4-22 16:17:40 18字 ( 0/8)

请人民网的记者能做事实报道,谢谢您!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4-21 12:31:23 12字 ( 0/3)

[党徽][地图][国旗]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4-20 21:29:42 25字 ( 0/4)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谢谢您!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4-19 14:09:28 12字 ( 0/2)

[国旗][国旗][国旗]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4-13 16:55:46 22字 ( 0/6)

请人民网的记者关注,请您做事实报道!谢谢您!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4-12 17:44:57 12字 ( 0/3)

[党徽][地图][国旗]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3-17 12:30:24 9字 ( 0/1)

[心][心][心]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3-10 10:05:35 12字 ( 0/2)

[地图][党徽][国旗]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1-27 15:08:28 37字 ( 0/15)

恳请人民网的记者做事实报道,谢谢您!我在北京,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1-07 11:42:19 13字 ( 0/4)

请人民网的记者报道,谢谢!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1-01 14:35:24 12字 ( 0/12)

请人民网的记者事实报道!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7-12-17 11:57:56 16字 ( 0/4)

请人民网的同志关注报道,谢谢您!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7-12-03 10:20:39 9字 ( 0/9)

请人民网关注报道!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7-11-25 16:24:32 9字 ( 0/12)

请人民网媒体关注!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7-11-12 19:09:32 12字 ( 0/2)

[国旗][国旗][国旗]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7-11-08 15:37:50 12字 ( 0/3)

[地图][党徽][地图]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7-11-04 14:24:29 4字 ( 0/1)

[党徽]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7-10-09 13:34:29 173字 ( 0/102)

(图片上传不起,可在我QQ和微信查看,同号:3085576978)请您帮助转发扩散[鲜花],请媒体关注报道[话筒],让打虐老人的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闪亮的煤炭 发表于  2018-05-26 20:52:40 17字 ( 0/2)

请您关注,请您做事实报道,谢谢您!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四川省攀枝花市72岁老人信访惨被殴打虐待,警方居然判定“摔伤”且处罚两人共两百元了事。百姓求公正,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以及王法渎职之人!请您关注!


各位网友和媒体工作者: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一名普通群众。我母亲蒲德芬于2016.05.10前去攀枝花市攀煤公司信访,却惨被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陈刚等人殴打虐待,攀枝花市警方草率处理,居然判定摔伤仅处罚两人共200元。

  刘海林曾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刘海林在以往信访过程中也是经常口出狂言,无视党纪国法(由于字数原因已附图),就在2016.9.30还发出了强拆的通知并在10.9强断水电,而且告知我母亲他现在是代表了,嘲笑我们拿他无奈何...查询到他居然还是党代表,攀枝花市第十次党代会攀煤公司的党代表,这样藐视群众生命、欺下瞒上、官僚主义的人有资格做代表吗?在群众面前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当官做老爷、漠视群众疾苦,欺压群众、损害和侵占群众利益,他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党员,更别提党代表了!到底是谁在为他打保护伞?

  实名举报到地方的各个各级部门数月,却没有任何书面的告知、受理、答复!为什么他能逍遥法外?是哪些人在帮助他?


警察和打人单位串通一气,案件居然定性为“摔伤”,真的是认为全国人民都是瞎子,傻子?叫你们的母亲去摔一个看看?

草草结案处罚两个人共200就完事了,老弱病残是不是给200就可以随便打了?

你们如此袒护和包庇刘海林(党委书记,指使者)和陈刚(保卫科长,打人者),到底拿了多少好处?

想逃脱罪责和法律制裁,如此欺压残害百姓,天理不容!

     

希望能得到好心人帮助转发和媒体的关注报道,能严惩指使者和打人者,还老人一个公正!谢谢您!

  我为所发的内容负责,有相关的影音资料, QQ:3085576978 联系人:蒋福 15983585055

  请版主不要误删,家中真实事件,愿意承担内容相关责任! 

 

以下是在各个各级部门的实名举报:

  您好!

  我是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的一位普通市民,现举报四川省攀枝花市西区公安分局宝鼎派出所和西区治安大队在处理案件过程中的乱作为,包庇犯罪行为人和单位,损害民众权益的行为。

  2016.05.10上午我母亲蒲德芬和另外一位老人李春容乘坐四川省攀煤公司大宝顶矿的通勤车从烂泥箐到达干坝塘,去大宝顶矿办公楼找单位负责人刘海林(矿党委书记)沟通信访问题。找到刘海林的时候不到八点,双方就信访问题沟通,沟通没好久刘海林很不耐烦,他说道理说不过我的母亲就发火说“别说了,不管你们上访到哪里,无论是市里还是中央,就不给你们解决,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们玩”,我母亲听到此话后气的迷糊(有肺气肿病史),一下站起来不小心就把刘海林办公桌上的花盆碰掉在地上,此时刘海林怒冲而出就喊了单位保卫部陈刚等人上来把我母亲推、拉、打出办公室,在走廊上把老人直接打到在地,当时鲜血直流,老人当时眼前一黑就昏迷过去一动不动(另外一位老人看见后想帮助我母亲却被他们强行拖出,然后挡在大门外,老人试图冲进大楼却被强挡在外,她看没法就开始查询我的号码却没有,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进入仍被强挡在外,又闹了一会,老人慢慢才想起她女儿有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通过她女儿把我的电话找到后告诉我母亲的情况,她电话通知我的时候人已经吓的语无伦次了,我接到电话后拨打了110和120),过了段时间,在左腿被猛烈踢打后我母亲稍微清醒,却被他们强行架起从三楼拖着下了一楼想要直接丢到大门外去,后在我母亲强烈要求下进入了值班室。在整个老人受伤过程中一直到我到达现场,刘海林和陈刚人等没有对老人采取医救措施,老人流血昏迷,老人被恶意的踢打惊醒,老人被拖着从三楼到一楼,老人在值班室被一群人背着小手翘着二郎腿围着、看着,最近的卫生院离事发地不超过200米啊,就算医生散着步也到了,将近两个小时(因为我母亲说当时刘海林说八点十五要下井口,不一会就发生了上述老人被打的事情,我喊来的120接走老人的时候是近十点了)没有任何医救措施,这就是攀煤公司大宝顶矿党委书记刘海林指使和带头打人的陈刚一帮人做的事情,就是这么殴打虐待的老人,在值班室还遭到了陈刚等人的辱骂。老人在事发当天眼角血溢青肿、胸部、背部、髋部、腋下稍微按压都疼痛呻吟不止,大部分部位可见瘀伤,一条腿更是动弹不得,这些都是进院后医治的部位,医生护士都看见的,我们造不了假的。

  大宝顶矿单位在事后发表的说明更是罔顾事实、推卸责任、避重就轻。在他们的负责人的说明中说我母亲把几十斤的花盆抱起重重的摔在地上,还说我母亲是在劝离过程中碰伤的,居然还说采取了医救措施。我母亲说要不是李春容打电话喊我儿子来的话,可能被打死了丢在荒郊野外了,他们如此恶劣嚣张草芥人命呐!而且当天在医院多次通过警察催促单位垫付和护理人员却不予理睬,住院当中也是同样态度,就像刘海林说的:单位有的是人和时间陪你玩!玩死我们, 毕竟他们有强大的关系网,而我们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能把此事化于无形,还有人力和时间托耗死我们!

  宝鼎派出所接警后,据我所知没有开执法记录仪,而且居然和单位的人劝我母亲自行出去找卫生院处理,老人当时一条腿动都动不了,这可能吗?在我到达现场开始录像后他可能才开的记录仪,当我询问案件进展的时候当地派出所长却说是我母亲的错,还说单位大部分地方没有监控,并且他们动用关系网把刑侦压倒普通治安案件了,在治安大队接手后居然说连治安案件都够不上了,就这么一级一级的压下去了;5.10做警询笔录没有做伤情鉴定,5.23做第二次警询笔录的时候才给我发的立案通知书(立案时间5.10)并且喊来的法医做伤情鉴定也是马马虎虎看一下,老人给他展示身上其他多处伤痕却不看就说是轻微伤,无视当天老人受伤的情形,前段时间按照他们的立案已经超过30天了却不给结果,而是不停的给我们灌输调解,还说我母亲扰乱社会治安,说不调解后果自负,想让我们无话可说,治安大队的民警出具的调查结果也是根据原派出所的调查而出的(换汤不换药,没有重新取证) ,调查结果说:2015年5月10日9时许,攀煤大宝顶矿武装保卫部工作人员刘某、高某用手拉住在该矿党委书记刘海林办公室上访的蒲德芬,将其带离办公室的过程中致使蒲德芬摔倒受伤。这和单位发布的说明基本是一个论调,调查结果中的刘某和高某在老人接受警询笔录的名单上根本没有,虽然不排除有参与的可能,但可以看得出就是背黑锅的替死鬼,想草草结案定性完事。这是秉公执法,清正廉明,服务为民?

  我母亲在医院的目前诊断是:多处软组织损伤,证人有李春容,还有一些视频图片,还有当时单位对老人殴打虐打的过程合符逻辑的警询笔录,包括刘海林等处理此事的方式和态度,这些条件完全能作为一个刑事案件了吧,宝鼎派出所和区治安大队处理此事的所有过程基本都有录音,警察如此袒护他们就可以让刘海林和带头打人的陈刚逃脱罪责,凭着单位的人多势众就可以串供来颠倒事实,让他们逃脱法律的制裁吗,从单位的说明和处理态度包括基层民警的处理方式让我母亲能去哪里申冤?

  请您帮助!还百姓一个公道,让打人者和指使者受到法律的严惩!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