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血泪的哭诉wjg 发表于  2017-10-07 14:40:20 7397字 ( 8/2009)

浙江农民悲惨的哭诉(原创首发)



我的哭诉

 

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江口街道书记牟贤杰随意非法关押百姓85天,书记牟贤杰嚣张回答:“领导定的。” 目无王法,老百姓冤冤冤……

我叫王建广,家住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江口街道山下郎村,是一个农民,严格来说是一个失土农民。因多次向省、市、区及街道办事处去人及写信反映江口街道办事处违法、违规强行征用我家农用地(被书记牟贤杰威胁、辱骂、打击报复)等行为,相关各个政府和部门不是石沉大海,就是敷衍了事,相互推诿,根本得不到解决。实在没办法,于是想到了去北京法律咨询求助解决。201759到北京,当日下午即被市驻京办、区信访局二人骗至北京一宾馆,为稳住我,怕我逃离,他们谎说我的信访督查意见书已交由办事处,办事处会好好给你解决的。

可是第二天510日上午,江口街道办事处一人、江口派出所二人来到宾馆,像抓逃犯一般,不由我分说,强行将我遣送到杭州,当晚他们三人会同在杭州等候的办事处3人,如临大敌般将我押至仙居一宾馆(事后知道这一宾馆是专门非法关押上访人员的),关在一楼一间房子里,任凭怎么求救、理论,他们一行6人交给宾馆的打手般的人后消失了。

510晚开始至82这个85个日日夜夜里,遭到了难以想象的非人对待,不但被非法限制了人身自由(不准迈出小房间门口一步),还被办事处雇用的黑社会人员经常性辱骂、殴打,不给吃、不给睡,身体遭受严重伤害(后经过简单体检,结论:胃血管扩张,胃体、胃窦充血水肿、十二指肠球炎等)。更有甚者,6612日,宾馆黑社会人员十几个人,每2个小时轮班对我进行连续七日七夜不间断的所谓特审,实则是折磨,逼我写多种保证书,我拒绝签字,被他们这帮人搞得大、小便禁、昏死过去、不省人事才作罢。

关押期间的615办事处副书记童纯青、傅万计二领导来到我关押地,见我仍拒绝签字,对我进行了恐吓、辱骂。724,童纯青带着江口派出所所长又一次来到宾馆跟我谈话,由于我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我当场昏厥了,吓得他们不敢再问赶紧走人了。在我被江口街道办事处带至仙居关押期间,没有一点手续,我家人在我失联期间,多次报警和向相关职能部门反映,均不予理睬。

由于受到长达八十五天丧失自由的心理折磨和身体催残,我的身体极度虚弱,精神晃忽,可能怕我会死在仙居造成麻烦,不好交差,办事处于82派人将我带回江口派出所,再由4名派出所人员将我载到家附近扬长而去。

习近平总书记对信访工作曾作出重要指示,指出:要坚持把信访工作作为了解民情、集中民智、维护民利、凝聚民心的一项重要工作,千方百计为群众排忧解难。在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执行公正、法治的今天,江口街道办事处以牟贤杰书记为首的少数领导,目无总书记的指示,目无法制,不但对我的合理、合法诉求不予解决,反而在未办理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我关押在仙居,受到非人对待长达85天之久,其行为早已构成《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的“非法拘禁罪”。可他们现在仍高高在上逍遥法外,可叹我一介草民,靠自己力量已无力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也抗争不过这些违法官员,只有在这里通过哭诉,碰碰运气,也许会遇到当代“包公、海瑞、于成龙”的出现。

 

     哭诉人:王建广

手机号:18357611952

 

求助:全国人民帮帮忙、评论、转发...忠心感谢。中国浙江黄岩政府官员黑暗的内幕,百姓心声传到党中央,请中央依法监督浙江省黄岩区目无王法官员受到党纪国法处理。

 

清辙 发表于  2017-10-07 22:12:12 0字 ( 0/350)

回复@血泪的哭诉wjg:这叫伤天害理,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管是什么人最终有报应。

回复@血泪的哭诉wjg:这叫伤天害理,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管是什么人最终有报应。


我的哭诉

 

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江口街道书记牟贤杰随意非法关押百姓85天,书记牟贤杰嚣张回答:“领导定的。” 目无王法,老百姓冤冤冤……

我叫王建广,家住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江口街道山下郎村,是一个农民,严格来说是一个失土农民。因多次向省、市、区及街道办事处去人及写信反映江口街道办事处违法、违规强行征用我家农用地(被书记牟贤杰威胁、辱骂、打击报复)等行为,相关各个政府和部门不是石沉大海,就是敷衍了事,相互推诿,根本得不到解决。实在没办法,于是想到了去北京法律咨询求助解决。201759到北京,当日下午即被市驻京办、区信访局二人骗至北京一宾馆,为稳住我,怕我逃离,他们谎说我的信访督查意见书已交由办事处,办事处会好好给你解决的。

可是第二天510日上午,江口街道办事处一人、江口派出所二人来到宾馆,像抓逃犯一般,不由我分说,强行将我遣送到杭州,当晚他们三人会同在杭州等候的办事处3人,如临大敌般将我押至仙居一宾馆(事后知道这一宾馆是专门非法关押上访人员的),关在一楼一间房子里,任凭怎么求救、理论,他们一行6人交给宾馆的打手般的人后消失了。

510晚开始至82这个85个日日夜夜里,遭到了难以想象的非人对待,不但被非法限制了人身自由(不准迈出小房间门口一步),还被办事处雇用的黑社会人员经常性辱骂、殴打,不给吃、不给睡,身体遭受严重伤害(后经过简单体检,结论:胃血管扩张,胃体、胃窦充血水肿、十二指肠球炎等)。更有甚者,6612日,宾馆黑社会人员十几个人,每2个小时轮班对我进行连续七日七夜不间断的所谓特审,实则是折磨,逼我写多种保证书,我拒绝签字,被他们这帮人搞得大、小便禁、昏死过去、不省人事才作罢。

关押期间的615办事处副书记童纯青、傅万计二领导来到我关押地,见我仍拒绝签字,对我进行了恐吓、辱骂。724,童纯青带着江口派出所所长又一次来到宾馆跟我谈话,由于我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我当场昏厥了,吓得他们不敢再问赶紧走人了。在我被江口街道办事处带至仙居关押期间,没有一点手续,我家人在我失联期间,多次报警和向相关职能部门反映,均不予理睬。

由于受到长达八十五天丧失自由的心理折磨和身体催残,我的身体极度虚弱,精神晃忽,可能怕我会死在仙居造成麻烦,不好交差,办事处于82派人将我带回江口派出所,再由4名派出所人员将我载到家附近扬长而去。

习近平总书记对信访工作曾作出重要指示,指出:要坚持把信访工作作为了解民情、集中民智、维护民利、凝聚民心的一项重要工作,千方百计为群众排忧解难。在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执行公正、法治的今天,江口街道办事处以牟贤杰书记为首的少数领导,目无总书记的指示,目无法制,不但对我的合理、合法诉求不予解决,反而在未办理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我关押在仙居,受到非人对待长达85天之久,其行为早已构成《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的“非法拘禁罪”。可他们现在仍高高在上逍遥法外,可叹我一介草民,靠自己力量已无力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也抗争不过这些违法官员,只有在这里通过哭诉,碰碰运气,也许会遇到当代“包公、海瑞、于成龙”的出现。

 

     哭诉人:王建广

手机号:18357611952

 

求助:全国人民帮帮忙、评论、转发...忠心感谢。中国浙江黄岩政府官员黑暗的内幕,百姓心声传到党中央,请中央依法监督浙江省黄岩区目无王法官员受到党纪国法处理。

 

血泪的哭诉wjg 发表于  2017-10-07 20:56:06 32字 ( 0/174)

请中央依法监督浙江省黄岩区从严治党,依法治国,维护百姓合法权益。



我的哭诉

 

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江口街道书记牟贤杰随意非法关押百姓85天,书记牟贤杰嚣张回答:“领导定的。” 目无王法,老百姓冤冤冤……

我叫王建广,家住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江口街道山下郎村,是一个农民,严格来说是一个失土农民。因多次向省、市、区及街道办事处去人及写信反映江口街道办事处违法、违规强行征用我家农用地(被书记牟贤杰威胁、辱骂、打击报复)等行为,相关各个政府和部门不是石沉大海,就是敷衍了事,相互推诿,根本得不到解决。实在没办法,于是想到了去北京法律咨询求助解决。201759到北京,当日下午即被市驻京办、区信访局二人骗至北京一宾馆,为稳住我,怕我逃离,他们谎说我的信访督查意见书已交由办事处,办事处会好好给你解决的。

可是第二天510日上午,江口街道办事处一人、江口派出所二人来到宾馆,像抓逃犯一般,不由我分说,强行将我遣送到杭州,当晚他们三人会同在杭州等候的办事处3人,如临大敌般将我押至仙居一宾馆(事后知道这一宾馆是专门非法关押上访人员的),关在一楼一间房子里,任凭怎么求救、理论,他们一行6人交给宾馆的打手般的人后消失了。

510晚开始至82这个85个日日夜夜里,遭到了难以想象的非人对待,不但被非法限制了人身自由(不准迈出小房间门口一步),还被办事处雇用的黑社会人员经常性辱骂、殴打,不给吃、不给睡,身体遭受严重伤害(后经过简单体检,结论:胃血管扩张,胃体、胃窦充血水肿、十二指肠球炎等)。更有甚者,6612日,宾馆黑社会人员十几个人,每2个小时轮班对我进行连续七日七夜不间断的所谓特审,实则是折磨,逼我写多种保证书,我拒绝签字,被他们这帮人搞得大、小便禁、昏死过去、不省人事才作罢。

关押期间的615办事处副书记童纯青、傅万计二领导来到我关押地,见我仍拒绝签字,对我进行了恐吓、辱骂。724,童纯青带着江口派出所所长又一次来到宾馆跟我谈话,由于我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我当场昏厥了,吓得他们不敢再问赶紧走人了。在我被江口街道办事处带至仙居关押期间,没有一点手续,我家人在我失联期间,多次报警和向相关职能部门反映,均不予理睬。

由于受到长达八十五天丧失自由的心理折磨和身体催残,我的身体极度虚弱,精神晃忽,可能怕我会死在仙居造成麻烦,不好交差,办事处于82派人将我带回江口派出所,再由4名派出所人员将我载到家附近扬长而去。

习近平总书记对信访工作曾作出重要指示,指出:要坚持把信访工作作为了解民情、集中民智、维护民利、凝聚民心的一项重要工作,千方百计为群众排忧解难。在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执行公正、法治的今天,江口街道办事处以牟贤杰书记为首的少数领导,目无总书记的指示,目无法制,不但对我的合理、合法诉求不予解决,反而在未办理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我关押在仙居,受到非人对待长达85天之久,其行为早已构成《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的“非法拘禁罪”。可他们现在仍高高在上逍遥法外,可叹我一介草民,靠自己力量已无力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也抗争不过这些违法官员,只有在这里通过哭诉,碰碰运气,也许会遇到当代“包公、海瑞、于成龙”的出现。

 

     哭诉人:王建广

手机号:18357611952

 

求助:全国人民帮帮忙、评论、转发...忠心感谢。中国浙江黄岩政府官员黑暗的内幕,百姓心声传到党中央,请中央依法监督浙江省黄岩区目无王法官员受到党纪国法处理。

 

血泪的哭诉wjg 发表于  2017-10-07 20:49:56 43字 ( 0/106)

打开连接看:http://weibo.com/6359866725/Fp6UR3btI



我的哭诉

 

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江口街道书记牟贤杰随意非法关押百姓85天,书记牟贤杰嚣张回答:“领导定的。” 目无王法,老百姓冤冤冤……

我叫王建广,家住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江口街道山下郎村,是一个农民,严格来说是一个失土农民。因多次向省、市、区及街道办事处去人及写信反映江口街道办事处违法、违规强行征用我家农用地(被书记牟贤杰威胁、辱骂、打击报复)等行为,相关各个政府和部门不是石沉大海,就是敷衍了事,相互推诿,根本得不到解决。实在没办法,于是想到了去北京法律咨询求助解决。201759到北京,当日下午即被市驻京办、区信访局二人骗至北京一宾馆,为稳住我,怕我逃离,他们谎说我的信访督查意见书已交由办事处,办事处会好好给你解决的。

可是第二天510日上午,江口街道办事处一人、江口派出所二人来到宾馆,像抓逃犯一般,不由我分说,强行将我遣送到杭州,当晚他们三人会同在杭州等候的办事处3人,如临大敌般将我押至仙居一宾馆(事后知道这一宾馆是专门非法关押上访人员的),关在一楼一间房子里,任凭怎么求救、理论,他们一行6人交给宾馆的打手般的人后消失了。

510晚开始至82这个85个日日夜夜里,遭到了难以想象的非人对待,不但被非法限制了人身自由(不准迈出小房间门口一步),还被办事处雇用的黑社会人员经常性辱骂、殴打,不给吃、不给睡,身体遭受严重伤害(后经过简单体检,结论:胃血管扩张,胃体、胃窦充血水肿、十二指肠球炎等)。更有甚者,6612日,宾馆黑社会人员十几个人,每2个小时轮班对我进行连续七日七夜不间断的所谓特审,实则是折磨,逼我写多种保证书,我拒绝签字,被他们这帮人搞得大、小便禁、昏死过去、不省人事才作罢。

关押期间的615办事处副书记童纯青、傅万计二领导来到我关押地,见我仍拒绝签字,对我进行了恐吓、辱骂。724,童纯青带着江口派出所所长又一次来到宾馆跟我谈话,由于我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我当场昏厥了,吓得他们不敢再问赶紧走人了。在我被江口街道办事处带至仙居关押期间,没有一点手续,我家人在我失联期间,多次报警和向相关职能部门反映,均不予理睬。

由于受到长达八十五天丧失自由的心理折磨和身体催残,我的身体极度虚弱,精神晃忽,可能怕我会死在仙居造成麻烦,不好交差,办事处于82派人将我带回江口派出所,再由4名派出所人员将我载到家附近扬长而去。

习近平总书记对信访工作曾作出重要指示,指出:要坚持把信访工作作为了解民情、集中民智、维护民利、凝聚民心的一项重要工作,千方百计为群众排忧解难。在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执行公正、法治的今天,江口街道办事处以牟贤杰书记为首的少数领导,目无总书记的指示,目无法制,不但对我的合理、合法诉求不予解决,反而在未办理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我关押在仙居,受到非人对待长达85天之久,其行为早已构成《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的“非法拘禁罪”。可他们现在仍高高在上逍遥法外,可叹我一介草民,靠自己力量已无力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也抗争不过这些违法官员,只有在这里通过哭诉,碰碰运气,也许会遇到当代“包公、海瑞、于成龙”的出现。

 

     哭诉人:王建广

手机号:18357611952

 

求助:全国人民帮帮忙、评论、转发...忠心感谢。中国浙江黄岩政府官员黑暗的内幕,百姓心声传到党中央,请中央依法监督浙江省黄岩区目无王法官员受到党纪国法处理。

 

血泪的哭诉wjg 发表于  2017-10-07 20:47:42 23字 ( 0/103)

请求舆论监督,"皮球"要踢到何处?踢到中央吗?



我的哭诉

 

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江口街道书记牟贤杰随意非法关押百姓85天,书记牟贤杰嚣张回答:“领导定的。” 目无王法,老百姓冤冤冤……

我叫王建广,家住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江口街道山下郎村,是一个农民,严格来说是一个失土农民。因多次向省、市、区及街道办事处去人及写信反映江口街道办事处违法、违规强行征用我家农用地(被书记牟贤杰威胁、辱骂、打击报复)等行为,相关各个政府和部门不是石沉大海,就是敷衍了事,相互推诿,根本得不到解决。实在没办法,于是想到了去北京法律咨询求助解决。201759到北京,当日下午即被市驻京办、区信访局二人骗至北京一宾馆,为稳住我,怕我逃离,他们谎说我的信访督查意见书已交由办事处,办事处会好好给你解决的。

可是第二天510日上午,江口街道办事处一人、江口派出所二人来到宾馆,像抓逃犯一般,不由我分说,强行将我遣送到杭州,当晚他们三人会同在杭州等候的办事处3人,如临大敌般将我押至仙居一宾馆(事后知道这一宾馆是专门非法关押上访人员的),关在一楼一间房子里,任凭怎么求救、理论,他们一行6人交给宾馆的打手般的人后消失了。

510晚开始至82这个85个日日夜夜里,遭到了难以想象的非人对待,不但被非法限制了人身自由(不准迈出小房间门口一步),还被办事处雇用的黑社会人员经常性辱骂、殴打,不给吃、不给睡,身体遭受严重伤害(后经过简单体检,结论:胃血管扩张,胃体、胃窦充血水肿、十二指肠球炎等)。更有甚者,6612日,宾馆黑社会人员十几个人,每2个小时轮班对我进行连续七日七夜不间断的所谓特审,实则是折磨,逼我写多种保证书,我拒绝签字,被他们这帮人搞得大、小便禁、昏死过去、不省人事才作罢。

关押期间的615办事处副书记童纯青、傅万计二领导来到我关押地,见我仍拒绝签字,对我进行了恐吓、辱骂。724,童纯青带着江口派出所所长又一次来到宾馆跟我谈话,由于我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我当场昏厥了,吓得他们不敢再问赶紧走人了。在我被江口街道办事处带至仙居关押期间,没有一点手续,我家人在我失联期间,多次报警和向相关职能部门反映,均不予理睬。

由于受到长达八十五天丧失自由的心理折磨和身体催残,我的身体极度虚弱,精神晃忽,可能怕我会死在仙居造成麻烦,不好交差,办事处于82派人将我带回江口派出所,再由4名派出所人员将我载到家附近扬长而去。

习近平总书记对信访工作曾作出重要指示,指出:要坚持把信访工作作为了解民情、集中民智、维护民利、凝聚民心的一项重要工作,千方百计为群众排忧解难。在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执行公正、法治的今天,江口街道办事处以牟贤杰书记为首的少数领导,目无总书记的指示,目无法制,不但对我的合理、合法诉求不予解决,反而在未办理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我关押在仙居,受到非人对待长达85天之久,其行为早已构成《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的“非法拘禁罪”。可他们现在仍高高在上逍遥法外,可叹我一介草民,靠自己力量已无力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也抗争不过这些违法官员,只有在这里通过哭诉,碰碰运气,也许会遇到当代“包公、海瑞、于成龙”的出现。

 

     哭诉人:王建广

手机号:18357611952

 

求助:全国人民帮帮忙、评论、转发...忠心感谢。中国浙江黄岩政府官员黑暗的内幕,百姓心声传到党中央,请中央依法监督浙江省黄岩区目无王法官员受到党纪国法处理。

 

血泪的哭诉wjg 发表于  2017-10-07 20:46:35 25字 ( 0/106)

人权、民 生、公平、正义何在?谁来保护老百姓权益?



我的哭诉

 

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江口街道书记牟贤杰随意非法关押百姓85天,书记牟贤杰嚣张回答:“领导定的。” 目无王法,老百姓冤冤冤……

我叫王建广,家住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江口街道山下郎村,是一个农民,严格来说是一个失土农民。因多次向省、市、区及街道办事处去人及写信反映江口街道办事处违法、违规强行征用我家农用地(被书记牟贤杰威胁、辱骂、打击报复)等行为,相关各个政府和部门不是石沉大海,就是敷衍了事,相互推诿,根本得不到解决。实在没办法,于是想到了去北京法律咨询求助解决。201759到北京,当日下午即被市驻京办、区信访局二人骗至北京一宾馆,为稳住我,怕我逃离,他们谎说我的信访督查意见书已交由办事处,办事处会好好给你解决的。

可是第二天510日上午,江口街道办事处一人、江口派出所二人来到宾馆,像抓逃犯一般,不由我分说,强行将我遣送到杭州,当晚他们三人会同在杭州等候的办事处3人,如临大敌般将我押至仙居一宾馆(事后知道这一宾馆是专门非法关押上访人员的),关在一楼一间房子里,任凭怎么求救、理论,他们一行6人交给宾馆的打手般的人后消失了。

510晚开始至82这个85个日日夜夜里,遭到了难以想象的非人对待,不但被非法限制了人身自由(不准迈出小房间门口一步),还被办事处雇用的黑社会人员经常性辱骂、殴打,不给吃、不给睡,身体遭受严重伤害(后经过简单体检,结论:胃血管扩张,胃体、胃窦充血水肿、十二指肠球炎等)。更有甚者,6612日,宾馆黑社会人员十几个人,每2个小时轮班对我进行连续七日七夜不间断的所谓特审,实则是折磨,逼我写多种保证书,我拒绝签字,被他们这帮人搞得大、小便禁、昏死过去、不省人事才作罢。

关押期间的615办事处副书记童纯青、傅万计二领导来到我关押地,见我仍拒绝签字,对我进行了恐吓、辱骂。724,童纯青带着江口派出所所长又一次来到宾馆跟我谈话,由于我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我当场昏厥了,吓得他们不敢再问赶紧走人了。在我被江口街道办事处带至仙居关押期间,没有一点手续,我家人在我失联期间,多次报警和向相关职能部门反映,均不予理睬。

由于受到长达八十五天丧失自由的心理折磨和身体催残,我的身体极度虚弱,精神晃忽,可能怕我会死在仙居造成麻烦,不好交差,办事处于82派人将我带回江口派出所,再由4名派出所人员将我载到家附近扬长而去。

习近平总书记对信访工作曾作出重要指示,指出:要坚持把信访工作作为了解民情、集中民智、维护民利、凝聚民心的一项重要工作,千方百计为群众排忧解难。在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执行公正、法治的今天,江口街道办事处以牟贤杰书记为首的少数领导,目无总书记的指示,目无法制,不但对我的合理、合法诉求不予解决,反而在未办理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我关押在仙居,受到非人对待长达85天之久,其行为早已构成《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的“非法拘禁罪”。可他们现在仍高高在上逍遥法外,可叹我一介草民,靠自己力量已无力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也抗争不过这些违法官员,只有在这里通过哭诉,碰碰运气,也许会遇到当代“包公、海瑞、于成龙”的出现。

 

     哭诉人:王建广

手机号:18357611952

 

求助:全国人民帮帮忙、评论、转发...忠心感谢。中国浙江黄岩政府官员黑暗的内幕,百姓心声传到党中央,请中央依法监督浙江省黄岩区目无王法官员受到党纪国法处理。

 

血泪的哭诉wjg 发表于  2017-10-07 16:53:04 82字 ( 0/114)

浙江农民真实悲惨的遭遇内幕,堵不住悠悠众口… 轰动全国人民和媒体的关心。 链接: http://weibo.com/6359866725/Fp6UR3btI



我的哭诉

 

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江口街道书记牟贤杰随意非法关押百姓85天,书记牟贤杰嚣张回答:“领导定的。” 目无王法,老百姓冤冤冤……

我叫王建广,家住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江口街道山下郎村,是一个农民,严格来说是一个失土农民。因多次向省、市、区及街道办事处去人及写信反映江口街道办事处违法、违规强行征用我家农用地(被书记牟贤杰威胁、辱骂、打击报复)等行为,相关各个政府和部门不是石沉大海,就是敷衍了事,相互推诿,根本得不到解决。实在没办法,于是想到了去北京法律咨询求助解决。201759到北京,当日下午即被市驻京办、区信访局二人骗至北京一宾馆,为稳住我,怕我逃离,他们谎说我的信访督查意见书已交由办事处,办事处会好好给你解决的。

可是第二天510日上午,江口街道办事处一人、江口派出所二人来到宾馆,像抓逃犯一般,不由我分说,强行将我遣送到杭州,当晚他们三人会同在杭州等候的办事处3人,如临大敌般将我押至仙居一宾馆(事后知道这一宾馆是专门非法关押上访人员的),关在一楼一间房子里,任凭怎么求救、理论,他们一行6人交给宾馆的打手般的人后消失了。

510晚开始至82这个85个日日夜夜里,遭到了难以想象的非人对待,不但被非法限制了人身自由(不准迈出小房间门口一步),还被办事处雇用的黑社会人员经常性辱骂、殴打,不给吃、不给睡,身体遭受严重伤害(后经过简单体检,结论:胃血管扩张,胃体、胃窦充血水肿、十二指肠球炎等)。更有甚者,6612日,宾馆黑社会人员十几个人,每2个小时轮班对我进行连续七日七夜不间断的所谓特审,实则是折磨,逼我写多种保证书,我拒绝签字,被他们这帮人搞得大、小便禁、昏死过去、不省人事才作罢。

关押期间的615办事处副书记童纯青、傅万计二领导来到我关押地,见我仍拒绝签字,对我进行了恐吓、辱骂。724,童纯青带着江口派出所所长又一次来到宾馆跟我谈话,由于我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我当场昏厥了,吓得他们不敢再问赶紧走人了。在我被江口街道办事处带至仙居关押期间,没有一点手续,我家人在我失联期间,多次报警和向相关职能部门反映,均不予理睬。

由于受到长达八十五天丧失自由的心理折磨和身体催残,我的身体极度虚弱,精神晃忽,可能怕我会死在仙居造成麻烦,不好交差,办事处于82派人将我带回江口派出所,再由4名派出所人员将我载到家附近扬长而去。

习近平总书记对信访工作曾作出重要指示,指出:要坚持把信访工作作为了解民情、集中民智、维护民利、凝聚民心的一项重要工作,千方百计为群众排忧解难。在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执行公正、法治的今天,江口街道办事处以牟贤杰书记为首的少数领导,目无总书记的指示,目无法制,不但对我的合理、合法诉求不予解决,反而在未办理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我关押在仙居,受到非人对待长达85天之久,其行为早已构成《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的“非法拘禁罪”。可他们现在仍高高在上逍遥法外,可叹我一介草民,靠自己力量已无力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也抗争不过这些违法官员,只有在这里通过哭诉,碰碰运气,也许会遇到当代“包公、海瑞、于成龙”的出现。

 

     哭诉人:王建广

手机号:18357611952

 

求助:全国人民帮帮忙、评论、转发...忠心感谢。中国浙江黄岩政府官员黑暗的内幕,百姓心声传到党中央,请中央依法监督浙江省黄岩区目无王法官员受到党纪国法处理。

 

血泪的哭诉wjg 发表于  2017-10-07 16:50:04 49字 ( 0/299)

还有如此明目张胆官员,试问在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法制的今天,谁来审判这些违法乱纪的官员们?



我的哭诉

 

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江口街道书记牟贤杰随意非法关押百姓85天,书记牟贤杰嚣张回答:“领导定的。” 目无王法,老百姓冤冤冤……

我叫王建广,家住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江口街道山下郎村,是一个农民,严格来说是一个失土农民。因多次向省、市、区及街道办事处去人及写信反映江口街道办事处违法、违规强行征用我家农用地(被书记牟贤杰威胁、辱骂、打击报复)等行为,相关各个政府和部门不是石沉大海,就是敷衍了事,相互推诿,根本得不到解决。实在没办法,于是想到了去北京法律咨询求助解决。201759到北京,当日下午即被市驻京办、区信访局二人骗至北京一宾馆,为稳住我,怕我逃离,他们谎说我的信访督查意见书已交由办事处,办事处会好好给你解决的。

可是第二天510日上午,江口街道办事处一人、江口派出所二人来到宾馆,像抓逃犯一般,不由我分说,强行将我遣送到杭州,当晚他们三人会同在杭州等候的办事处3人,如临大敌般将我押至仙居一宾馆(事后知道这一宾馆是专门非法关押上访人员的),关在一楼一间房子里,任凭怎么求救、理论,他们一行6人交给宾馆的打手般的人后消失了。

510晚开始至82这个85个日日夜夜里,遭到了难以想象的非人对待,不但被非法限制了人身自由(不准迈出小房间门口一步),还被办事处雇用的黑社会人员经常性辱骂、殴打,不给吃、不给睡,身体遭受严重伤害(后经过简单体检,结论:胃血管扩张,胃体、胃窦充血水肿、十二指肠球炎等)。更有甚者,6612日,宾馆黑社会人员十几个人,每2个小时轮班对我进行连续七日七夜不间断的所谓特审,实则是折磨,逼我写多种保证书,我拒绝签字,被他们这帮人搞得大、小便禁、昏死过去、不省人事才作罢。

关押期间的615办事处副书记童纯青、傅万计二领导来到我关押地,见我仍拒绝签字,对我进行了恐吓、辱骂。724,童纯青带着江口派出所所长又一次来到宾馆跟我谈话,由于我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我当场昏厥了,吓得他们不敢再问赶紧走人了。在我被江口街道办事处带至仙居关押期间,没有一点手续,我家人在我失联期间,多次报警和向相关职能部门反映,均不予理睬。

由于受到长达八十五天丧失自由的心理折磨和身体催残,我的身体极度虚弱,精神晃忽,可能怕我会死在仙居造成麻烦,不好交差,办事处于82派人将我带回江口派出所,再由4名派出所人员将我载到家附近扬长而去。

习近平总书记对信访工作曾作出重要指示,指出:要坚持把信访工作作为了解民情、集中民智、维护民利、凝聚民心的一项重要工作,千方百计为群众排忧解难。在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执行公正、法治的今天,江口街道办事处以牟贤杰书记为首的少数领导,目无总书记的指示,目无法制,不但对我的合理、合法诉求不予解决,反而在未办理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我关押在仙居,受到非人对待长达85天之久,其行为早已构成《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的“非法拘禁罪”。可他们现在仍高高在上逍遥法外,可叹我一介草民,靠自己力量已无力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也抗争不过这些违法官员,只有在这里通过哭诉,碰碰运气,也许会遇到当代“包公、海瑞、于成龙”的出现。

 

     哭诉人:王建广

手机号:18357611952

 

求助:全国人民帮帮忙、评论、转发...忠心感谢。中国浙江黄岩政府官员黑暗的内幕,百姓心声传到党中央,请中央依法监督浙江省黄岩区目无王法官员受到党纪国法处理。

 

血泪的哭诉wjg 发表于  2017-10-07 16:42:59 13字 ( 0/109)

请全国人民评论、转发...



我的哭诉

 

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江口街道书记牟贤杰随意非法关押百姓85天,书记牟贤杰嚣张回答:“领导定的。” 目无王法,老百姓冤冤冤……

我叫王建广,家住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江口街道山下郎村,是一个农民,严格来说是一个失土农民。因多次向省、市、区及街道办事处去人及写信反映江口街道办事处违法、违规强行征用我家农用地(被书记牟贤杰威胁、辱骂、打击报复)等行为,相关各个政府和部门不是石沉大海,就是敷衍了事,相互推诿,根本得不到解决。实在没办法,于是想到了去北京法律咨询求助解决。201759到北京,当日下午即被市驻京办、区信访局二人骗至北京一宾馆,为稳住我,怕我逃离,他们谎说我的信访督查意见书已交由办事处,办事处会好好给你解决的。

可是第二天510日上午,江口街道办事处一人、江口派出所二人来到宾馆,像抓逃犯一般,不由我分说,强行将我遣送到杭州,当晚他们三人会同在杭州等候的办事处3人,如临大敌般将我押至仙居一宾馆(事后知道这一宾馆是专门非法关押上访人员的),关在一楼一间房子里,任凭怎么求救、理论,他们一行6人交给宾馆的打手般的人后消失了。

510晚开始至82这个85个日日夜夜里,遭到了难以想象的非人对待,不但被非法限制了人身自由(不准迈出小房间门口一步),还被办事处雇用的黑社会人员经常性辱骂、殴打,不给吃、不给睡,身体遭受严重伤害(后经过简单体检,结论:胃血管扩张,胃体、胃窦充血水肿、十二指肠球炎等)。更有甚者,6612日,宾馆黑社会人员十几个人,每2个小时轮班对我进行连续七日七夜不间断的所谓特审,实则是折磨,逼我写多种保证书,我拒绝签字,被他们这帮人搞得大、小便禁、昏死过去、不省人事才作罢。

关押期间的615办事处副书记童纯青、傅万计二领导来到我关押地,见我仍拒绝签字,对我进行了恐吓、辱骂。724,童纯青带着江口派出所所长又一次来到宾馆跟我谈话,由于我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我当场昏厥了,吓得他们不敢再问赶紧走人了。在我被江口街道办事处带至仙居关押期间,没有一点手续,我家人在我失联期间,多次报警和向相关职能部门反映,均不予理睬。

由于受到长达八十五天丧失自由的心理折磨和身体催残,我的身体极度虚弱,精神晃忽,可能怕我会死在仙居造成麻烦,不好交差,办事处于82派人将我带回江口派出所,再由4名派出所人员将我载到家附近扬长而去。

习近平总书记对信访工作曾作出重要指示,指出:要坚持把信访工作作为了解民情、集中民智、维护民利、凝聚民心的一项重要工作,千方百计为群众排忧解难。在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执行公正、法治的今天,江口街道办事处以牟贤杰书记为首的少数领导,目无总书记的指示,目无法制,不但对我的合理、合法诉求不予解决,反而在未办理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我关押在仙居,受到非人对待长达85天之久,其行为早已构成《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的“非法拘禁罪”。可他们现在仍高高在上逍遥法外,可叹我一介草民,靠自己力量已无力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也抗争不过这些违法官员,只有在这里通过哭诉,碰碰运气,也许会遇到当代“包公、海瑞、于成龙”的出现。

 

     哭诉人:王建广

手机号:18357611952

 

求助:全国人民帮帮忙、评论、转发...忠心感谢。中国浙江黄岩政府官员黑暗的内幕,百姓心声传到党中央,请中央依法监督浙江省黄岩区目无王法官员受到党纪国法处理。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