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黄河飞流 发表于  2017-10-01 18:38:14 2709字 ( 1/750)

牛二的失策与杨志的失手

牛二的失策与杨志的失手

小僧伸脚0 于 2017/9/30 18:21:3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牛二的失策与杨志的失手

    作者/孙贵颂

    人要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水浒传》中,青面兽杨志奉命押运花石纲,中途遭了闪失,被撤销国家公务员职务。没了固定收入,杨志立刻显出了穷困之相。万般无奈之下,想将家传宝刀卖了,换点盘缠。于是,将那刀插上一个草标,当街兜售。

    偏偏遇上开封府著名的无赖没毛大虫牛二,看好了杨志的这把刀。但牛二并不想买。一是没钱,二是有钱他也不使。牛二的的绝招是讹,讹杨志的宝刀。先是质问杨志:“你为何将一把破刀(好刀也得说成是破刀)卖那么贵?”(这是你管的事么?)杨志回答道:这宝刀有三绝: 第一件,削铁如泥;第二件,吹毛得过;第三件,杀人不见血。并当场表演了前两绝,博得众人齐声喝彩。但牛二却不依不饶,非要他表演一下第三绝:杀人不见血。杨志说:我怎么可以随便乱杀人,你去弄条狗来,我试给你看。牛二的泼皮劲上来了,说杀狗不能算数,他要杨志把他杀了看看,不杀就得把宝刀白白送他。杨志本是个性烈如火的人,一怒之下,手起刀落,真把牛二给杀了。

    作为杨志,身为将门之后,落得穷困潦倒的地步,说话办事就得小心谨慎,掌握分寸。你当街卖刀,就犯了大忌。刀是什么,刀是凶器,不能随便买卖。因此干这类营生,只能偷偷摸摸,不能大模大样。而杨志可好,当街插了草标,还说有三绝。这就挑起了泼皮牛二的兴趣。你说有三绝,那你表演给我看看,如果能做到,说明你的刀真好;如果做不到,说明你是吹牛。杨志表演了,试验了,可是只能表演前两样,不能表演最后一样。牛二到底是泼皮,他抓到了杨志的弱处:“你说的是三绝,其实只有两绝,你吹牛!”杨志进退两难。承认这刀只有两绝吧,就栽了,也愧对这把宝刀啊。可这最后一绝却又没法演示。想想杨志,原本在天子身边当差,十八般武艺,自小习学,有多少人成了他的刀下鬼。可是那种情形不是在战场上,就是在法场上,那是以皇家的名义,以公家的名义,杀多少人也是白杀,所谓“杀人不偿命”,只有这种时候才行。有谁见过刽子手杀了人还要偿命的?战场上杀人还是有功之臣。然而现在,杨志不是殿司制使官了,连吃饭都成了问题,落翅的凤凰不如鸡。杨志不敢随便杀人了。无奈之下,杨志与牛二谈条件,这样吧,我不能杀人,咱们还是杀条狗试试看。可是牛二高低不干:杀人是杀人,杀狗是杀狗,杀狗不见血不一定杀人不见血。这一下,将杨志逼到墙角了,也把杨志惹恼了。俺堂堂的将门之后,何时受过这等小人的气。你不是真的逼俺杀人么,那好,我就拿你表演一下了!手起刀落,牛二脑袋搬家,再也不牛了(见没见血呢?已经不重要了。连《水浒传》书里都没有交待)。设若杨志被牛二相逼之时,及早收回“三绝说”,只说这刀削铁如泥和吹毛得过便罢了,谁曾想最后闯下如此大祸!

    再说那牛二,更是不识相。牛二当然不知道那杨志是将门之后,本事了得。但牛二横行霸道惯了,已经不知道自己吃几碗米的干饭了。其实,牛二只不过是一个泼皮无赖,不是公安,不是城管,也不是工商。你如果是公安,是城管,是工商,来质问杨志,属公行,杨志随地摆摊,没有申请,没有登记(当然也肯定没有送礼),没有交市场管理费,属非法经营;你说此刀杀人不见血又没有实证,属于虚假广告;你说杀人不见血,说明你有杀人倾向。你没收了他的刀,他都无活可说;如果杨志将你杀害了,杨志是杀人犯,得判处死刑,而你牛二却是革命烈士,大家得向你学习,政府要发放抚恤金,要举行隆重的追悼大会。如果两人争执起来,你夺了杨志的刀,将杨志杀害,那也属正当防卫或防卫过当。可是你牛二偏要逞能,以一个家喻户晓人人皆知的泼皮无赖的身份来找杨志的茬,就占不着什么便宜了。

    杨志杀了牛二,本属故意杀人,但因牛二别说有后台,就是亲人也寻不到一个,法官也就睁一只眼瞎一只眼,判杨志“斗殴杀伤,误伤人命”,除了长枷,断了脊杖,刺了“金印”,充军了事。牛二就这样白死了。

察右前旗崔秀 发表于  2017-10-08 18:32:07 6字 ( 0/48)

很好的故事。

牛二的失策与杨志的失手

小僧伸脚0 于 2017/9/30 18:21:3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牛二的失策与杨志的失手

    作者/孙贵颂

    人要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水浒传》中,青面兽杨志奉命押运花石纲,中途遭了闪失,被撤销国家公务员职务。没了固定收入,杨志立刻显出了穷困之相。万般无奈之下,想将家传宝刀卖了,换点盘缠。于是,将那刀插上一个草标,当街兜售。

    偏偏遇上开封府著名的无赖没毛大虫牛二,看好了杨志的这把刀。但牛二并不想买。一是没钱,二是有钱他也不使。牛二的的绝招是讹,讹杨志的宝刀。先是质问杨志:“你为何将一把破刀(好刀也得说成是破刀)卖那么贵?”(这是你管的事么?)杨志回答道:这宝刀有三绝: 第一件,削铁如泥;第二件,吹毛得过;第三件,杀人不见血。并当场表演了前两绝,博得众人齐声喝彩。但牛二却不依不饶,非要他表演一下第三绝:杀人不见血。杨志说:我怎么可以随便乱杀人,你去弄条狗来,我试给你看。牛二的泼皮劲上来了,说杀狗不能算数,他要杨志把他杀了看看,不杀就得把宝刀白白送他。杨志本是个性烈如火的人,一怒之下,手起刀落,真把牛二给杀了。

    作为杨志,身为将门之后,落得穷困潦倒的地步,说话办事就得小心谨慎,掌握分寸。你当街卖刀,就犯了大忌。刀是什么,刀是凶器,不能随便买卖。因此干这类营生,只能偷偷摸摸,不能大模大样。而杨志可好,当街插了草标,还说有三绝。这就挑起了泼皮牛二的兴趣。你说有三绝,那你表演给我看看,如果能做到,说明你的刀真好;如果做不到,说明你是吹牛。杨志表演了,试验了,可是只能表演前两样,不能表演最后一样。牛二到底是泼皮,他抓到了杨志的弱处:“你说的是三绝,其实只有两绝,你吹牛!”杨志进退两难。承认这刀只有两绝吧,就栽了,也愧对这把宝刀啊。可这最后一绝却又没法演示。想想杨志,原本在天子身边当差,十八般武艺,自小习学,有多少人成了他的刀下鬼。可是那种情形不是在战场上,就是在法场上,那是以皇家的名义,以公家的名义,杀多少人也是白杀,所谓“杀人不偿命”,只有这种时候才行。有谁见过刽子手杀了人还要偿命的?战场上杀人还是有功之臣。然而现在,杨志不是殿司制使官了,连吃饭都成了问题,落翅的凤凰不如鸡。杨志不敢随便杀人了。无奈之下,杨志与牛二谈条件,这样吧,我不能杀人,咱们还是杀条狗试试看。可是牛二高低不干:杀人是杀人,杀狗是杀狗,杀狗不见血不一定杀人不见血。这一下,将杨志逼到墙角了,也把杨志惹恼了。俺堂堂的将门之后,何时受过这等小人的气。你不是真的逼俺杀人么,那好,我就拿你表演一下了!手起刀落,牛二脑袋搬家,再也不牛了(见没见血呢?已经不重要了。连《水浒传》书里都没有交待)。设若杨志被牛二相逼之时,及早收回“三绝说”,只说这刀削铁如泥和吹毛得过便罢了,谁曾想最后闯下如此大祸!

    再说那牛二,更是不识相。牛二当然不知道那杨志是将门之后,本事了得。但牛二横行霸道惯了,已经不知道自己吃几碗米的干饭了。其实,牛二只不过是一个泼皮无赖,不是公安,不是城管,也不是工商。你如果是公安,是城管,是工商,来质问杨志,属公行,杨志随地摆摊,没有申请,没有登记(当然也肯定没有送礼),没有交市场管理费,属非法经营;你说此刀杀人不见血又没有实证,属于虚假广告;你说杀人不见血,说明你有杀人倾向。你没收了他的刀,他都无活可说;如果杨志将你杀害了,杨志是杀人犯,得判处死刑,而你牛二却是革命烈士,大家得向你学习,政府要发放抚恤金,要举行隆重的追悼大会。如果两人争执起来,你夺了杨志的刀,将杨志杀害,那也属正当防卫或防卫过当。可是你牛二偏要逞能,以一个家喻户晓人人皆知的泼皮无赖的身份来找杨志的茬,就占不着什么便宜了。

    杨志杀了牛二,本属故意杀人,但因牛二别说有后台,就是亲人也寻不到一个,法官也就睁一只眼瞎一只眼,判杨志“斗殴杀伤,误伤人命”,除了长枷,断了脊杖,刺了“金印”,充军了事。牛二就这样白死了。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