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sunny_琳 发表于  2017-09-12 14:17:03 28328字 ( 1/1313)

江苏盐城亭湖区“托老康复中心”被强拆(原创首发)

外商进入,势压一切   各行让路,遗患无穷

江苏省盐城市亭湖区新洋街道办事处圩洋村三组来了上海和浙江人开发的申鑫名城地块,他们属于外商,也就是买断地块,建筑房屋再卖给当地村民。

    外商进驻后,先是拆迁农户,再搞三通一平。在这期间有当地众多干部配合动员,因此处近百户人家的拆迁工作已基本做完,就是村民金文玉自建的一所“盐城市圩洋托老康复中心”占地19.4亩(有村、组证明及租地合同为证),各种设备、配套设施齐全,没有作任何动员,一直在地块的中间放着。

    先述“盐城市圩洋托老康复中心”的来历,1996年金文玉向市政府、民政局打了报告,申请自筹组建“盐城市圩洋托老康复中心”,报告得到批准,市政府、民政局以红头文件向下传达(有文可证)。1999年经验收合格发给《民非企业登记证》,并发文件许可经营(有文可证)。2001年经省厅验收,并发文重新发给《营业许可证》,有文可查可证。市政府、民政局要求办成盐城地区示范典型(文件载明)。

    申鑫名城外商得到地块后,朱董事长找金文玉谈过数十次,让金文玉找政府谈把地块实现“搬迁完毕”,让他们开工,并说我们在你占用的这块地已汇给政府3600多万。金文玉认为,拆迁、搬迁是政府的需要,即使外商需要,也是由政府派员与金文玉洽谈,金文玉的等待近三个半月,当地政府还是没有一点音讯。

外商侵害百姓利益,村民蒙难无力回天

同年10月份,外商先拆掉金文玉自建的乡村公路一条(480米长),又用推土机偷填北侧精养鱼池东西两个角,推掉金文玉鱼池西侧的一条水泥路。此时的金文玉是怒了,一边让家人阻挡推土机,一边跑到村部向干部汇报,这种野蛮的外商行为。此时的村主任立即陪金文玉到现场。开始主任让立即停止作业,等他打了一个电话回来跟金文玉说:“要不然先让他们在西侧小河边把路筑一下,后边几十幢大楼要运材料,损坏你的树木物品明天到村里解决赔偿,能让你吃亏吗?”金文玉心想明天要赔偿了,早晚也得要让外商筑路,就同意了继续建路。并让主任把说的话写在纸上。(有主任签字在案),等待着第二天干部和外商的通知……

互相勾结,沆瀣一气   

  第二天已到,金文玉从730分开始等,等到9点时,金文玉给主任打了电话,主任回答“我在经济区开会一小时回来”,12点已到金文玉仍在村部等待……。到了下午3点,该到主任上班之时但仍看不到人影,电话回答会议未结束,只有等明天,就这样一天一天搪,一天一天推。外商路也建好,开始了运送建筑材料,金文玉只能和家人用砖块拦堵不让通行,外商朱董事长这时道出了真言,我们平整土地和铺路是干部同意的,再说每亩178万元,我们也不差政府一分。就这样把金文玉所建的“托老康复中心”物资破坏了让外商筑路运材料。三个半月后,外商朱总问赔偿没有,其实是明知故问!这时的金文玉开始准备文字材料上告。

 

百姓伸冤,何等艰难

金文玉先是到盐城市亭湖区政府反映情况,区政府官员在材料右上角批示“转区信访局”,区信访局领导又及时向下打电话,地方干部回答“金文玉的房子、物资多了,外商要做路先用一点地方,最后一并算给他。”到区信访部门跑数月后,又到市政府反映又被批示到市信访局,说这是外商侵占,处理特别快。区里、市里讲的一口话,又进入耐心等待之中。人们以前就不懂上访,更不知道上访有什么作用。只知道向上一级政府控告下边干部的违法、违规行为叫“民告官”,告状人十有八九不会有好下场。均知道官场上官官相护。金文玉明知在往牢笼里撞。到了年末,中央有会议了,金文玉随着当地上访人员一同到了北京,刚到北京就被当时在北京负责维稳的盐城市政法委丁羽书记派当地干部立即将金文玉接回,答应回来立即处理。金文玉从北京到了盐城数月也没听到干部说赔偿的声音。这年的秋冬交接时,金文玉的父母及租房人员两户均住在那里的房子里,一天夜间大约11点左右来了大约40多人开着一台大型扒土机,先把扒斗放在金文玉的房子上,其中一人像是干部大声说道“看看里边有没有人”,由于动静大,这时金文玉的老父81岁及老母和两家租房户人均走了出来,领队人先搭话“快出来,让我们拆房子”。(第二天报了案,派出所有记录)。金文玉老父金富华一听说要拆房子,立即晕倒在地,此时家人和住房客人立即将老人扶到了屋里。这时领队人又打了个电话后,说“今天不拆了,先走”(租房人证言附后)。金文玉兄妹7人(7家)听说后全部到家,将老父亲送往盐城市第二人民医院抢救,48小时后老人方才苏醒(医院有档案作证),但永远不能站立、离开床位了。 就在全家人在医院抢救、治疗、护理老父时,同年的1215日夜,这帮人已打听到家中无人之际,来了两台大型扒土机和数台推土机,一夜间将金文玉苦建数年的“盐城市圩洋托老康复中心”夷为平地,推倒的建筑物用推土机全部推到8.2亩鱼池中掩埋(金文玉立即向公安报了案,时间、行为人数量、机械数量公安均有监控作证)。其中房屋200多平方,凉亭一座51平方,曲桥82平方,景观树、果树(均为15年以上树木),树林3片(2300多株),精养鱼池两个(带石驳岸)8.2亩,供游人垂钓的鱼类8吨左右。加储藏间和未住人房间存放的33间房屋内的电器、生活用品、托老床位、衣柜、进住老人的必须品(有拆迁合同作证,和图片、摄像作证)等物资。光电力设备有三项电、配电盘、配电间全套设施。7米高电杆16根,保护石驳岸长6m水泥桩基(直径24cm51根,搭厂棚水泥桁条长4.5m×60根,“盐城市圩洋托老康复中心”屋顶安装的大牌子(有图作证)24平方,路边牌子两面8平方×2,铁管10cm7m×4根,等87项物资,有实地照片为证,从申请到办照到开业18年以来总投入为820万元,加之偷拆、强拆后的经营损失,银行利息,近千万元资产就被非法毁之一空。

诉求:

1、请政府调查确认后,恢复“盐城市圩洋托老康复中心”并扶持到继续开张营业。

2、从摧毁盐城市圩洋托老康复中心之日起到赔偿后营业开张之日结束,期间的经营损失必须补偿到位。

    3、老父在首次强拆中被吓倒下后在医院的抢救费、治疗费、护理费、丧葬费必须补偿给受害人。

    上述为金文玉所办“托老康复中心”二次被偷拆、强拆的全过程,各式图证、书证、人证、物证、文件执照俱全。望江苏省盐城市亭湖区新洋经济区党委、政府快速处理此案。

 

                                                                举报人:金文玉

                                            电话:15366577100

                                       身份证号:320911195409057738

住址:盐城市亭湖区新洋经济区圩洋村三组45#77#


 

二钢宿舍居民 发表于  2017-09-13 06:28:44 33字 ( 0/111)

济南市历下区政府(拆迁办)强拆了我家房子,并劫持了我家中全部财产!

外商进入,势压一切   各行让路,遗患无穷

江苏省盐城市亭湖区新洋街道办事处圩洋村三组来了上海和浙江人开发的申鑫名城地块,他们属于外商,也就是买断地块,建筑房屋再卖给当地村民。

    外商进驻后,先是拆迁农户,再搞三通一平。在这期间有当地众多干部配合动员,因此处近百户人家的拆迁工作已基本做完,就是村民金文玉自建的一所“盐城市圩洋托老康复中心”占地19.4亩(有村、组证明及租地合同为证),各种设备、配套设施齐全,没有作任何动员,一直在地块的中间放着。

    先述“盐城市圩洋托老康复中心”的来历,1996年金文玉向市政府、民政局打了报告,申请自筹组建“盐城市圩洋托老康复中心”,报告得到批准,市政府、民政局以红头文件向下传达(有文可证)。1999年经验收合格发给《民非企业登记证》,并发文件许可经营(有文可证)。2001年经省厅验收,并发文重新发给《营业许可证》,有文可查可证。市政府、民政局要求办成盐城地区示范典型(文件载明)。

    申鑫名城外商得到地块后,朱董事长找金文玉谈过数十次,让金文玉找政府谈把地块实现“搬迁完毕”,让他们开工,并说我们在你占用的这块地已汇给政府3600多万。金文玉认为,拆迁、搬迁是政府的需要,即使外商需要,也是由政府派员与金文玉洽谈,金文玉的等待近三个半月,当地政府还是没有一点音讯。

外商侵害百姓利益,村民蒙难无力回天

同年10月份,外商先拆掉金文玉自建的乡村公路一条(480米长),又用推土机偷填北侧精养鱼池东西两个角,推掉金文玉鱼池西侧的一条水泥路。此时的金文玉是怒了,一边让家人阻挡推土机,一边跑到村部向干部汇报,这种野蛮的外商行为。此时的村主任立即陪金文玉到现场。开始主任让立即停止作业,等他打了一个电话回来跟金文玉说:“要不然先让他们在西侧小河边把路筑一下,后边几十幢大楼要运材料,损坏你的树木物品明天到村里解决赔偿,能让你吃亏吗?”金文玉心想明天要赔偿了,早晚也得要让外商筑路,就同意了继续建路。并让主任把说的话写在纸上。(有主任签字在案),等待着第二天干部和外商的通知……

互相勾结,沆瀣一气   

  第二天已到,金文玉从730分开始等,等到9点时,金文玉给主任打了电话,主任回答“我在经济区开会一小时回来”,12点已到金文玉仍在村部等待……。到了下午3点,该到主任上班之时但仍看不到人影,电话回答会议未结束,只有等明天,就这样一天一天搪,一天一天推。外商路也建好,开始了运送建筑材料,金文玉只能和家人用砖块拦堵不让通行,外商朱董事长这时道出了真言,我们平整土地和铺路是干部同意的,再说每亩178万元,我们也不差政府一分。就这样把金文玉所建的“托老康复中心”物资破坏了让外商筑路运材料。三个半月后,外商朱总问赔偿没有,其实是明知故问!这时的金文玉开始准备文字材料上告。

 

百姓伸冤,何等艰难

金文玉先是到盐城市亭湖区政府反映情况,区政府官员在材料右上角批示“转区信访局”,区信访局领导又及时向下打电话,地方干部回答“金文玉的房子、物资多了,外商要做路先用一点地方,最后一并算给他。”到区信访部门跑数月后,又到市政府反映又被批示到市信访局,说这是外商侵占,处理特别快。区里、市里讲的一口话,又进入耐心等待之中。人们以前就不懂上访,更不知道上访有什么作用。只知道向上一级政府控告下边干部的违法、违规行为叫“民告官”,告状人十有八九不会有好下场。均知道官场上官官相护。金文玉明知在往牢笼里撞。到了年末,中央有会议了,金文玉随着当地上访人员一同到了北京,刚到北京就被当时在北京负责维稳的盐城市政法委丁羽书记派当地干部立即将金文玉接回,答应回来立即处理。金文玉从北京到了盐城数月也没听到干部说赔偿的声音。这年的秋冬交接时,金文玉的父母及租房人员两户均住在那里的房子里,一天夜间大约11点左右来了大约40多人开着一台大型扒土机,先把扒斗放在金文玉的房子上,其中一人像是干部大声说道“看看里边有没有人”,由于动静大,这时金文玉的老父81岁及老母和两家租房户人均走了出来,领队人先搭话“快出来,让我们拆房子”。(第二天报了案,派出所有记录)。金文玉老父金富华一听说要拆房子,立即晕倒在地,此时家人和住房客人立即将老人扶到了屋里。这时领队人又打了个电话后,说“今天不拆了,先走”(租房人证言附后)。金文玉兄妹7人(7家)听说后全部到家,将老父亲送往盐城市第二人民医院抢救,48小时后老人方才苏醒(医院有档案作证),但永远不能站立、离开床位了。 就在全家人在医院抢救、治疗、护理老父时,同年的1215日夜,这帮人已打听到家中无人之际,来了两台大型扒土机和数台推土机,一夜间将金文玉苦建数年的“盐城市圩洋托老康复中心”夷为平地,推倒的建筑物用推土机全部推到8.2亩鱼池中掩埋(金文玉立即向公安报了案,时间、行为人数量、机械数量公安均有监控作证)。其中房屋200多平方,凉亭一座51平方,曲桥82平方,景观树、果树(均为15年以上树木),树林3片(2300多株),精养鱼池两个(带石驳岸)8.2亩,供游人垂钓的鱼类8吨左右。加储藏间和未住人房间存放的33间房屋内的电器、生活用品、托老床位、衣柜、进住老人的必须品(有拆迁合同作证,和图片、摄像作证)等物资。光电力设备有三项电、配电盘、配电间全套设施。7米高电杆16根,保护石驳岸长6m水泥桩基(直径24cm51根,搭厂棚水泥桁条长4.5m×60根,“盐城市圩洋托老康复中心”屋顶安装的大牌子(有图作证)24平方,路边牌子两面8平方×2,铁管10cm7m×4根,等87项物资,有实地照片为证,从申请到办照到开业18年以来总投入为820万元,加之偷拆、强拆后的经营损失,银行利息,近千万元资产就被非法毁之一空。

诉求:

1、请政府调查确认后,恢复“盐城市圩洋托老康复中心”并扶持到继续开张营业。

2、从摧毁盐城市圩洋托老康复中心之日起到赔偿后营业开张之日结束,期间的经营损失必须补偿到位。

    3、老父在首次强拆中被吓倒下后在医院的抢救费、治疗费、护理费、丧葬费必须补偿给受害人。

    上述为金文玉所办“托老康复中心”二次被偷拆、强拆的全过程,各式图证、书证、人证、物证、文件执照俱全。望江苏省盐城市亭湖区新洋经济区党委、政府快速处理此案。

 

                                                                举报人:金文玉

                                            电话:15366577100

                                       身份证号:320911195409057738

住址:盐城市亭湖区新洋经济区圩洋村三组45#77#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