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JusticeTian 发表于  2017-09-12 14:11:19 25128字 ( 1/1079)

罪犯自首而公安局未采取任何措施,任由罪犯逍遥法外

尊敬的领导:

    我叫杨永梅,女,46岁,是张家口市下花园区北山街社区居民,电话:15530375580。母亲叫孙太香,是烈士遗孤(有革命烈士证明书)。我爱人孙万全,是下花园区房产处职工。长子孙海洋今年13岁,是我收养的孩子,是重度脑瘫患者(有收养证明和残疾证明);次子孙海涵今年12岁,在沙城双语小学读书。我现居下花园区启城小区(未竣工的下花园乡镇卫生院西侧)。

    现向你们反映我的住房被他人故意毁坏强拆,现在我们一家露宿街头,相关政府部门不予解决。请求上级部门依法监督,使得犯罪分子得到依法惩处,我的合法财产得到保护。

 

事实发生经过:

    2017811日凌晨四点左右,在未经我本人同意的情况下,我的住宅竟然被偷拆,室内所有物品皆暴露在瓦砾之下,一片狼藉(有照片为证)。好在我们夫妻当日带患儿去北京医院就诊,室内无人,故未造成人员伤亡。

    发现房子被偷拆后,我及时向当地公安机关报警,警察出警(110和刑警都到了现场)。后我又向区信访局反映,信访部门得知事情原委后通知公安机关共同协商,经协商,信访办告诉我此事很严重,涉及到刑事犯罪,需主管孙建平区长亲自接待并给予答复,约见时间为2017815日(周二)。

    20178I5日,我来到信访局等待孙区长接待,但直到下午5点,孙区长仍未公开露面,只是派住建局领导应对此事,住建领导的答复是:此事政府并不知情,也不属于政府拆迁范围,故此事与政府无关。

    我个人认为,此事的出现有着历史背景与原因。八年前启城房地产开发公司与我本人就拆迁一事未达成共识,四年前,在我家无人的情况下,我家多次被打砸和偷盗(公安机关均有报警记录),我多次到公安机关、政府有关部门反映均无果。此外,下花园区在开发拆迁过程中雇佣黑恶势力强拆与恐吓事件比比皆是,本人知道的就有十几起(有人证、物证地)。

    张家口市下花园区政府置人民的利益于不顾,在人民的利益受到不法侵害,在被侵权者三番五次遭受侵权,甚至遭受黑恶势力威胁恐吓的情况下仍置若罔闻、推诿敷衍;面对受害者多次报案,政府的表态竟然是此事政府并不知情,也不属于政府拆迀范围,与政府无关!出现如此不和谐之因素,实属可悲可叹。

    通过多方呼吁,公安部门受理此案并于826日立案。

 

我申诉的事情是:

    ―、822日公安部门通知我,犯罪份子投案自首,但时至今日,犯罪份子依然逍遥法外(在大街上看到犯罪分子),相关部门未对犯罪分子采取任何错施;

    二、作案工具有两个铲车两个翻斗车也未见扣押;

    三、下花园区公安部门多次因上访传唤我进行威胁说你要是不老实交待,你家开的旅馆别想开好

    区政法委张书记约我825日下午说给我答复,但也和其他领导一样未露面。他们均说:开发商周平没有去找你谈?既然是犯罪份子投案,为什么需要周平和我谈此事。为什么公安机关不去处理犯罪份子,却说出这些威胁我的话。我需要公安机关给我一个合理解释。我多次到下花园区及张家口市公安部门及信访局反映这些情况,都未得到正面回答。

    我建议:成立专案小组,客观地调查处理此事,依法办案!还我正义、还法律法规以尊严,还政府有关部门以清明!

 

陈述人:杨永梅

2017910

 

手写单字典 发表于  2017-09-12 16:52:11 309字 ( 0/115)

没有动力费用的发电的合作我发现了一种大量真实存在;力量强大、却无费用人为产生而非自然就有的、动力。发电关键是动力,用这种无费用的动力可以推动大中型发电机

尊敬的领导:

    我叫杨永梅,女,46岁,是张家口市下花园区北山街社区居民,电话:15530375580。母亲叫孙太香,是烈士遗孤(有革命烈士证明书)。我爱人孙万全,是下花园区房产处职工。长子孙海洋今年13岁,是我收养的孩子,是重度脑瘫患者(有收养证明和残疾证明);次子孙海涵今年12岁,在沙城双语小学读书。我现居下花园区启城小区(未竣工的下花园乡镇卫生院西侧)。

    现向你们反映我的住房被他人故意毁坏强拆,现在我们一家露宿街头,相关政府部门不予解决。请求上级部门依法监督,使得犯罪分子得到依法惩处,我的合法财产得到保护。

 

事实发生经过:

    2017811日凌晨四点左右,在未经我本人同意的情况下,我的住宅竟然被偷拆,室内所有物品皆暴露在瓦砾之下,一片狼藉(有照片为证)。好在我们夫妻当日带患儿去北京医院就诊,室内无人,故未造成人员伤亡。

    发现房子被偷拆后,我及时向当地公安机关报警,警察出警(110和刑警都到了现场)。后我又向区信访局反映,信访部门得知事情原委后通知公安机关共同协商,经协商,信访办告诉我此事很严重,涉及到刑事犯罪,需主管孙建平区长亲自接待并给予答复,约见时间为2017815日(周二)。

    20178I5日,我来到信访局等待孙区长接待,但直到下午5点,孙区长仍未公开露面,只是派住建局领导应对此事,住建领导的答复是:此事政府并不知情,也不属于政府拆迁范围,故此事与政府无关。

    我个人认为,此事的出现有着历史背景与原因。八年前启城房地产开发公司与我本人就拆迁一事未达成共识,四年前,在我家无人的情况下,我家多次被打砸和偷盗(公安机关均有报警记录),我多次到公安机关、政府有关部门反映均无果。此外,下花园区在开发拆迁过程中雇佣黑恶势力强拆与恐吓事件比比皆是,本人知道的就有十几起(有人证、物证地)。

    张家口市下花园区政府置人民的利益于不顾,在人民的利益受到不法侵害,在被侵权者三番五次遭受侵权,甚至遭受黑恶势力威胁恐吓的情况下仍置若罔闻、推诿敷衍;面对受害者多次报案,政府的表态竟然是此事政府并不知情,也不属于政府拆迀范围,与政府无关!出现如此不和谐之因素,实属可悲可叹。

    通过多方呼吁,公安部门受理此案并于826日立案。

 

我申诉的事情是:

    ―、822日公安部门通知我,犯罪份子投案自首,但时至今日,犯罪份子依然逍遥法外(在大街上看到犯罪分子),相关部门未对犯罪分子采取任何错施;

    二、作案工具有两个铲车两个翻斗车也未见扣押;

    三、下花园区公安部门多次因上访传唤我进行威胁说你要是不老实交待,你家开的旅馆别想开好

    区政法委张书记约我825日下午说给我答复,但也和其他领导一样未露面。他们均说:开发商周平没有去找你谈?既然是犯罪份子投案,为什么需要周平和我谈此事。为什么公安机关不去处理犯罪份子,却说出这些威胁我的话。我需要公安机关给我一个合理解释。我多次到下花园区及张家口市公安部门及信访局反映这些情况,都未得到正面回答。

    我建议:成立专案小组,客观地调查处理此事,依法办案!还我正义、还法律法规以尊严,还政府有关部门以清明!

 

陈述人:杨永梅

2017910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