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malifen 发表于  2017-09-12 10:35:23 3879字 ( 0/409)

天津市红桥区大胡同派出所警察重伤当事人

一2017年1月19日天津市红桥区大胡同派出所警察打人致重伤的事件经过 我是一名货运司机,在天津市大胡同小商品城万隆天奕物流工作,,公司老板一般称呼他“大力”。春节将近, 大胡同小商品城按照天津市的要求拆迁工作已经进入了尾声,我们公司的办公室已经拆迁成一间空屋了。2017年1月19日这一天我上午干完活没有什么事儿了,我准备和老板大力打个招呼后就放假回家过年了,吃过中午饭,大约中午12点我回到办公室,大力老板也回到办公室他发现原来放在办公室门外的苫布不见了,就马上报了警,很快大胡同派出所两名警察就到了现场。在接洽过程中,两名警察态度不好,大力的态度也不好。双方由正常谈话转变成相互对骂。我当时在办公室里听到了他们之间争吵和对骂但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时警察和大力一边争吵对骂一边向办公室走来,警察走进办公室后我就走上前去向他们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其中一名警察不做任何解释就开始用手抓我,我就挡他,不让他抓我,最后就相互撕扯起来,僵持住了。大力见了把我们拉开。我坐在地上休息,大力和警察也坐在地上休息。 事情发展到此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之后,大力越想越生气(气不过),警察执法态度不好还打人。于是大力拿起手机给天津红桥区公安督查打了一个电话,不多时公安督查到了现场,他们不问事情的缘由,不做任何解释就用手铐铐我,我不是犯人当然不想让他们拷上,紧接着,第三拨警察到了现场,其中一个警察高喊“弄他”进门就开始打我,四,五个警察围着我一个人暴打一通,顿时打得我骨断筋折,打得我右侧胸骨三根肋骨骨折,一条大腿粉碎性骨折,有医生诊断证明为证。我感觉天旋地转当场就昏了过去,后醒过来发现脑袋也流着血,我动不了了,四个警察抬着我上了警车,送我到大胡同派出所,到了派出所把我放在派出所院内,其中有个警察说:让他醒醒酒。这一天是春节之前最寒冷的一天,大风刮的呼呼作响,呼啸着。我被冻的全身发抖,过了很长时间大力把我抱进屋里。我浑身疼痛,头又晕又疼。我让过来的一个警察给我把手铐松一松,他也不管,说等会儿。 事情闹大了,大胡同派出所领导上报了区领导,公安局领导看事态严重,让派出所警察去医院给我看病,大力关押在公安局里,去医院的时间大约傍晚6点,我先被送到254解放军部队医院,医生看我的伤情太重让我转到天津骨科医院,于是他们又把我转送到天津医院。天津医院检查了我的伤情,收留我住院手术治疗,我晚上将近十一点办完住院手续。 以上就是事情的经过。由我自己叙述完成 二 事情的发展变化(以下由被警察打成重伤的当事人的姐夫叙述) 2017年1月19日晚8点被警察打成重伤的当事人马某某被送到天津医院后,我是马某某的姐夫和同到天津医院共同处理被打事件的大胡同派出所副所长商议医疗费用时,副所长说今晚你们先掏钱,我们已经上报分局明天拿支票到医院,意思对事件的主要责任已经认可!约晚12点。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现在能够认定的事实是:马某某在重伤后在意识不太清楚的状态下做了伪证,到医院审案做笔录的警察给当事人提供相互串通口供作伪证的机会,警察涉嫌弄虚作假,隐瞒真实案情。 20日另一当事人被警方释放,这个当事人向警方承诺马志生医疗费用由他支付,并支付马志生出院后的生活费,赔偿费。从这个当事人的承诺中可以看出他和警方有协议。不论这个协议是口头上的还是书面上的,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它是违法的,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 这协议执行了不长时间,这个当事人变卦了。不再支付生活费,更不再提赔偿费,人也不再照面了。 这就迫使马某某又转向警方要求警方就打人造成重伤(一条大腿粉碎性骨折,右侧胸骨三根肋骨骨折)事件进行赔偿。 公安红桥分局委托下属南头窑派出所所长解决问题,这个所长几个月以来一直以我们正在找那个有承诺的另一个当事人谈这个问题并让他履行协议为借口进行搪塞,还吓唬马某某的两个姐姐说:马某某今后的吃饭问题公安局解决。马某某问题严重属于妨碍公务。我告诉南头窑派出所所长妨碍公务有轻重之分让他查查警察法及治安管理处罚法再张嘴说话。难道妨碍公务就应该被警察把大腿打成粉碎性骨折吗?你们日常就是这样执法的吗?南头窑派出所所长混淆是非,避重就轻,信口雌黄。不尽职责,事实应该是马某某和打他的警察以及在场的派出所领导按照警察法及治安管理处罚法各付责任,马志生该判什么罪应该由公安机关立案上报检察院提起公诉由法院进行审判后确定。公安机关迟迟不给立案本身就说明有问题(从2017年1月19日到今天7月8日)或者说立不了案(是立妨碍公务罪还是立人身故意伤害罪?应该给谁立案?)。以上均有证据为证。 目前情况如下:1,马志生大腿粉碎性骨折正在治疗之中,治疗费,生活费,赔偿费无人支付,这样的结果可以理解为警察打人白打。2公安机关不给立案。3公安机关不出具证明致使马志生不能做医疗鉴定确定伤残等级。4马某某一家三口均无正常稳定的收入,无经济来源,三人都是无业人员,靠打零工为生,两个姐姐出钱抚养他们。另外这个家庭是天津无房户,属于最低社会保障被救助人员。 打了这样的家庭人员,又推诿,又玩诡计,又不出钱赔偿,这件事还是国家执法部门干的事儿,按照天津老百姓的说法是“缺了大德了!”。现在逼得我们找媒体向社会要同情要说法,真要是没有人管这件事儿了,共产党为人民服务何在?国家法律何在?国家执法人员何在? 三 我向李鸿忠书记说句心里话 一 这件事从当事人报案说丢了东西到大胡同派出所警察把当事人打成重伤,很不正常,不符合逻辑。现场事发期间来了三批约20名年轻力壮的警察,一般情况下警察对待在现场有争议的当事人为了更好的解决问题可以采取“约束”的办法将其带离现场到派出所解决问题。公安干警现场抓捕杀人犯,毒品犯都可以勇敢的冲上去制服犯罪分子并使他们毫发无损,这么点小事儿(当事人态度不好,说话不礼貌)就把当事人打成重伤,其中一定夹杂着警察个人感情和意志(对骂,对打,打当事人),怎么对待当事人警察法和治安处罚法是有规定的,对违反规定的警察和在现场不进行制止(不作为)的派出所领导怎么处罚也是有规定的。有法要依,违法必究是共产党的原则。希望按照警察法和治安处罚法处理。 二 原天津公安局局长武长顺,原天津检察院检察长李宝金,天津市长黄兴国违法犯罪,以权谋私很说明问题,天津公安政法部门除了这几只大老虎有没有二老虎?三老虎?不可能大老虎领导一群苍蝇搞腐败。据说武长顺对下属很好,这些人在天津有自己的圈子,有自己的利益集团。这些人把共产党的事业把人民的利益换成了小集团的利益。在天津某些部门人情大于法律,这些人官官相护,相互遮掩,在天津为非作歹,因为有圈子势力大没有人敢管也没有人能管。这些人并不是为了朋友可以两肋插刀的豪情好汉,而是以人情为媒介通过出卖法律换取个人利益换取钱财。有了人情行贿受贿不被外人发现的可靠性就会提高,本质都是为了钱。这就造成了明明可以依法办理的事情老百姓办起来处处被卡,举步艰难。表现最明显的就是天津的公安政法部门找他们办事“你推给我,我推给你”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不作为”。通过我上报的这个案子揭一揭公安局不能依法办事的这个盖子。李书记您要管一管。 三 这件事从公安红桥区分局到大胡同派出所以及南头窑派出所的各级警察领导都是知道的,可是都不表态,我要问他们能不能代表共产党?他们给我的感觉是 “警察打人怎么了?打人就是白打!”南头窑派出所所长和其他这个层次的领导反复告诉我们“爱找谁找谁去”。很狂妄。我就不信这个邪!我就不信共产党不管这个事儿!李书记你可以想想这些警察及警察领导中不乏共产党员不乏可以为党的事业做贡献的人,为什么他们不敢说实话?不敢不能依法办事?是不是还有二老虎,三老虎?是不是有利益小集团?这就需要主持正义的老百姓揭发他们在背后搞违法乱纪的事情,老百姓不怕他们,目前更需要您这一级别的领导出面主持正义,告诉大家遵纪守法,秉公办事,知错必改是公安政法部门工作的基本原则,。另外,他们每个月都要领取政府发的工资,领取老百姓用血汗挣的钱上交给政府税收又转发给他们的工资。可是明知道做错了事儿就是“不作为”,这种事儿得要你李书记说句话,总说国家要法治不能人治,到了实际中就不是这样了。在天津这种政治空气正常吗?所以,李书记您要管一管。 四 您代表共产党中央,代表习主席到天津主政,对此天津的老百姓满怀希望,希望能看到在您的领导下天津政通人和,经济发展,百姓生活水平提高,希望您旗帜鲜明的反对腐败。坚持社会的公平正义,坚持人民公安为人民。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公安系统英雄模范立功集体表彰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时说:全国公安机关和公安队伍要旗帜鲜明讲政治,强化责任担当,忠实履行职责使命,牢固树立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贯彻落实总体国家安全观,全力以赴做好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各项工作,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切实落实全面从严治党、全面从严治警各项部署要求,不断提升人民群众安全感和满意度,为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创造安全稳定的社会环境。 希望您告诉天津市公安局领导要按照习近平总书记讲话去做,告诉他们把总书记代表全国人民对你们的要求落实到你们的行动中去。天津的老百姓希望看到为人民服务,公正执法,勇于担当,维护社会安全的警察们英雄辈出,不希望再看到我前面说的那些事儿再出现,。 2017年9月12日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