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薛洪文河南油田 发表于  2017-09-11 18:46:06 7279字 ( 0/665)

无数的,这样向晚 河南南阳油田薛洪文,2017.9.11 无数的 这样向晚。褪色洗涤愁闷的夜 一切静止的 荆棘园圃分割手掌涂抹的窗外流灯星光。 . 这样...

无数的,这样向晚

河南南阳油田薛洪文,2017.9.11

 

无数的

这样向晚。褪色洗涤愁闷的夜

一切静止的

荆棘园圃分割手掌涂抹的窗外流灯星光。

.

这样的夜

黑的

潮水。一只巨翼的黑势力吞天食地

而人间

所有的路溺毙。树枝新芽种植者愁闷乌鸦的叫声。

.

夜的脑壳

硬度

极硬。而没有大脑活动皮层。

黑石

流出的是黑色的汁,更有兽类

----------斑纹形状恐怖路的吼声。

.

这样的夜

没有星

彷徨愁闷会引拉极度无尽黑云压底。

孤独的茅屋

夜半,听雨。多数

是无渴症水,盐味更能象征夜海苦水。

.

无数的

这样向晚。注定我沉寂黑包着

的水。极度战栗

在风中。试图用一根

燃烧的火绳,阅读一本晨曦金钟车辙的脚步声。


那是一个灾难,泣泪歌谣

河南南阳油田薛洪文,2017.9.11

 

当恐怖的

变成一种气味。空气也会

躺在尸体。

无数灰色行列走来,活者头顶已无谷粒。

.

那是一个灾难

民间歌谣:

“流汗,流汗,黑组织舔舐我的泪汗

流血,流血,黑势力杀食我的颈脉”。

.

历史的

匪寇。窜入这个盛世时代衣袂

其罪

其匪。上额吞天,下唇食地

一口锯齿

如风的刀浪。卷起万丈恐怖主义

夜,夜………,如此……………

.

我为育树

挂满

风刀的叶片。疲惫烘不暖屋前流浪夜晚。

.

扑灯的风

送我恐怖气味。只是没有月

忘却不掉

历史的疼症风寒与英雄泪满星天…….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