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中国正义社 发表于  2017-09-11 15:00:40 4351字 ( 2/721)

贵州剑河县铅笔厂老职工: 集体企业资产为何不能归集体成员所有(原创首发)


贵州剑河县铅笔厂老职工维权之路多年未果
集体企业资产为何不能归集体成员所有

——记者:马丁

在云贵高原上的剑河县那儿,有一群年过半百、甚至有的年近古稀、有的弯腰驼背、有的身体残疾、有的穷困潦倒,有的居无定所、无家可归,疾病缠身……他们的青春和一切的前途全部奉献给国家集体企业的生产事业,但由于当时没有量化集体财产,致使他们维权多年至今未果。笔者因此对他们进行了专访。

据剑河铅笔厂的90名原老职工的维权代表介绍:1975年12月建厂以来,历经三十八年兴衰起伏沧桑之履,企业多年来财务管理均以家长式的管理方式,财务从未向职工公布过,如设备拆卸变卖或外迁办厂,企业搬迁补偿、农贸市场变卖等收入均没有向职工公布,资金用途何处,职工们都不得而知。现在企业完终止,可是厂领导依然把持着企业所有资金财产大权,为己左右。强行不公布资产情况,不进行清产核资。剑河铅笔厂的负责领导实质已侵占集体企业的财产,剥夺了大多数职工的合法权益。

某原剑河铅笔厂老职工说:剑河铅笔厂自建厂以来由小变大,由弱变强,其资产达到数千万,这些资产都是通过全厂职工共同奋斗创造出来的,因此所有资产应归全体职工享有,而不是某些几个特权的人占有。这已经违反了我国法律规定的“集体企业财产归集体职工所有”的法律原则。故此,近百位剑河铅笔厂老职工多年来层层信访,四处求助,始终未果。
某原剑河铅笔厂老职工接着说:作为城镇企业集体企业职工,我们既是企业的劳动者,又是企业资产的所有者的双重身份,在劳动关系方面,还同时享受《劳动法调整》,我们虽然“脱钩”出来了,这仅是劳动关系的解除,不涉及财产权享有的问题。在我们脱钩时,企业没有清产核资,铅笔厂负责领导没有履行法律规定的清产责任和义务。

某原剑河铅笔厂老职工讲述:2013年铅笔厂变卖农贸市场,开始卖了还不承认,铅笔厂的老职工们向厂领导提出量化资产、分配财产。厂领导答复说:解除劳动关系也就没有财产关系。老职工们又往剑河县工信局,工信局答复:工信局没有处理权,没有分配权。老职工们又找到时任剑河县杨兴涛副县长,副县长表态:组织工信局协调。但协调无果。剑河县铅笔厂资产清查工作小组委托贵州和顺会计师事务所对剑河县铅笔厂进行审计,审计结果从未公布公开,审计前后也未征求原老职工们的意见和认可,审计过程原老职工们一概不知,审计结果显没有向全厂职工公布。

之后,原老职工们又求助到贵州省信访局,省信访分局的成主任答复建议:县政府应按《城镇集体企业条例》处理。如果是按《城镇集体企业条例》那就更应该是集体企业的财产归集体群众所有,但剑河县政府、县铅笔厂并为没有依照国家法律法规保障铅笔厂原老职工们的合法权益。

于是原老职工们上访到北京国家信访局,国家信访局指示他们回去找地方政府处理。他们找到了现任县长肖金成县长。“只有肖县长知民心、懂民意、解民苦,正在给我们想办法中”某剑河铅笔厂原老职工说。笔者但愿:剑河县铅笔厂老职工维权之路多年有果,正如法律所规定的:集体企业资产应归集体成员所有。

笔者认为,民不宁静则国不安宁,习近平说人民与党和国家之间如“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听民心声,帮民解难,是共产党和人民政府职责所在。希望地方政府能援助剑河县铅笔厂原老职工根本利益及合法权益,让人民真正感受到社会的公平正义,让各级权力和集体财产在阳光下运行。

手写单字典 发表于  2017-09-12 16:53:32 309字 ( 0/84)

没有动力费用的发电的合作我发现了一种大量真实存在;力量强大、却无费用人为产生而非自然就有的、动力。发电关键是动力,用这种无费用的动力可以推动大中型发电机


贵州剑河县铅笔厂老职工维权之路多年未果
集体企业资产为何不能归集体成员所有

——记者:马丁

在云贵高原上的剑河县那儿,有一群年过半百、甚至有的年近古稀、有的弯腰驼背、有的身体残疾、有的穷困潦倒,有的居无定所、无家可归,疾病缠身……他们的青春和一切的前途全部奉献给国家集体企业的生产事业,但由于当时没有量化集体财产,致使他们维权多年至今未果。笔者因此对他们进行了专访。

据剑河铅笔厂的90名原老职工的维权代表介绍:1975年12月建厂以来,历经三十八年兴衰起伏沧桑之履,企业多年来财务管理均以家长式的管理方式,财务从未向职工公布过,如设备拆卸变卖或外迁办厂,企业搬迁补偿、农贸市场变卖等收入均没有向职工公布,资金用途何处,职工们都不得而知。现在企业完终止,可是厂领导依然把持着企业所有资金财产大权,为己左右。强行不公布资产情况,不进行清产核资。剑河铅笔厂的负责领导实质已侵占集体企业的财产,剥夺了大多数职工的合法权益。

某原剑河铅笔厂老职工说:剑河铅笔厂自建厂以来由小变大,由弱变强,其资产达到数千万,这些资产都是通过全厂职工共同奋斗创造出来的,因此所有资产应归全体职工享有,而不是某些几个特权的人占有。这已经违反了我国法律规定的“集体企业财产归集体职工所有”的法律原则。故此,近百位剑河铅笔厂老职工多年来层层信访,四处求助,始终未果。
某原剑河铅笔厂老职工接着说:作为城镇企业集体企业职工,我们既是企业的劳动者,又是企业资产的所有者的双重身份,在劳动关系方面,还同时享受《劳动法调整》,我们虽然“脱钩”出来了,这仅是劳动关系的解除,不涉及财产权享有的问题。在我们脱钩时,企业没有清产核资,铅笔厂负责领导没有履行法律规定的清产责任和义务。

某原剑河铅笔厂老职工讲述:2013年铅笔厂变卖农贸市场,开始卖了还不承认,铅笔厂的老职工们向厂领导提出量化资产、分配财产。厂领导答复说:解除劳动关系也就没有财产关系。老职工们又往剑河县工信局,工信局答复:工信局没有处理权,没有分配权。老职工们又找到时任剑河县杨兴涛副县长,副县长表态:组织工信局协调。但协调无果。剑河县铅笔厂资产清查工作小组委托贵州和顺会计师事务所对剑河县铅笔厂进行审计,审计结果从未公布公开,审计前后也未征求原老职工们的意见和认可,审计过程原老职工们一概不知,审计结果显没有向全厂职工公布。

之后,原老职工们又求助到贵州省信访局,省信访分局的成主任答复建议:县政府应按《城镇集体企业条例》处理。如果是按《城镇集体企业条例》那就更应该是集体企业的财产归集体群众所有,但剑河县政府、县铅笔厂并为没有依照国家法律法规保障铅笔厂原老职工们的合法权益。

于是原老职工们上访到北京国家信访局,国家信访局指示他们回去找地方政府处理。他们找到了现任县长肖金成县长。“只有肖县长知民心、懂民意、解民苦,正在给我们想办法中”某剑河铅笔厂原老职工说。笔者但愿:剑河县铅笔厂老职工维权之路多年有果,正如法律所规定的:集体企业资产应归集体成员所有。

笔者认为,民不宁静则国不安宁,习近平说人民与党和国家之间如“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听民心声,帮民解难,是共产党和人民政府职责所在。希望地方政府能援助剑河县铅笔厂原老职工根本利益及合法权益,让人民真正感受到社会的公平正义,让各级权力和集体财产在阳光下运行。

DANFENG1 发表于  2017-09-11 15:25:49 13447字 ( 0/113)

江苏省丹阳市委、市政府领导不信马列、信鬼神,不听百姓、听大师!强拆民房为和尚菩萨新建办公大楼.工作人员暴力打伤8旬老太 申请调查处理江苏省丹阳市委、市政府...


贵州剑河县铅笔厂老职工维权之路多年未果
集体企业资产为何不能归集体成员所有

——记者:马丁

在云贵高原上的剑河县那儿,有一群年过半百、甚至有的年近古稀、有的弯腰驼背、有的身体残疾、有的穷困潦倒,有的居无定所、无家可归,疾病缠身……他们的青春和一切的前途全部奉献给国家集体企业的生产事业,但由于当时没有量化集体财产,致使他们维权多年至今未果。笔者因此对他们进行了专访。

据剑河铅笔厂的90名原老职工的维权代表介绍:1975年12月建厂以来,历经三十八年兴衰起伏沧桑之履,企业多年来财务管理均以家长式的管理方式,财务从未向职工公布过,如设备拆卸变卖或外迁办厂,企业搬迁补偿、农贸市场变卖等收入均没有向职工公布,资金用途何处,职工们都不得而知。现在企业完终止,可是厂领导依然把持着企业所有资金财产大权,为己左右。强行不公布资产情况,不进行清产核资。剑河铅笔厂的负责领导实质已侵占集体企业的财产,剥夺了大多数职工的合法权益。

某原剑河铅笔厂老职工说:剑河铅笔厂自建厂以来由小变大,由弱变强,其资产达到数千万,这些资产都是通过全厂职工共同奋斗创造出来的,因此所有资产应归全体职工享有,而不是某些几个特权的人占有。这已经违反了我国法律规定的“集体企业财产归集体职工所有”的法律原则。故此,近百位剑河铅笔厂老职工多年来层层信访,四处求助,始终未果。
某原剑河铅笔厂老职工接着说:作为城镇企业集体企业职工,我们既是企业的劳动者,又是企业资产的所有者的双重身份,在劳动关系方面,还同时享受《劳动法调整》,我们虽然“脱钩”出来了,这仅是劳动关系的解除,不涉及财产权享有的问题。在我们脱钩时,企业没有清产核资,铅笔厂负责领导没有履行法律规定的清产责任和义务。

某原剑河铅笔厂老职工讲述:2013年铅笔厂变卖农贸市场,开始卖了还不承认,铅笔厂的老职工们向厂领导提出量化资产、分配财产。厂领导答复说:解除劳动关系也就没有财产关系。老职工们又往剑河县工信局,工信局答复:工信局没有处理权,没有分配权。老职工们又找到时任剑河县杨兴涛副县长,副县长表态:组织工信局协调。但协调无果。剑河县铅笔厂资产清查工作小组委托贵州和顺会计师事务所对剑河县铅笔厂进行审计,审计结果从未公布公开,审计前后也未征求原老职工们的意见和认可,审计过程原老职工们一概不知,审计结果显没有向全厂职工公布。

之后,原老职工们又求助到贵州省信访局,省信访分局的成主任答复建议:县政府应按《城镇集体企业条例》处理。如果是按《城镇集体企业条例》那就更应该是集体企业的财产归集体群众所有,但剑河县政府、县铅笔厂并为没有依照国家法律法规保障铅笔厂原老职工们的合法权益。

于是原老职工们上访到北京国家信访局,国家信访局指示他们回去找地方政府处理。他们找到了现任县长肖金成县长。“只有肖县长知民心、懂民意、解民苦,正在给我们想办法中”某剑河铅笔厂原老职工说。笔者但愿:剑河县铅笔厂老职工维权之路多年有果,正如法律所规定的:集体企业资产应归集体成员所有。

笔者认为,民不宁静则国不安宁,习近平说人民与党和国家之间如“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听民心声,帮民解难,是共产党和人民政府职责所在。希望地方政府能援助剑河县铅笔厂原老职工根本利益及合法权益,让人民真正感受到社会的公平正义,让各级权力和集体财产在阳光下运行。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