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老海2017 发表于  2017-09-11 14:35:02 1937字 ( 1/691)

从违法建设猖獗看浠水城管执法局执法腐败

先上图: 这是2016年底,同期拍于清泉镇两处不同工地的地脚施工照片:图一为车站大道马氏兄弟的建设工地,图二为法院路的一处工地.因皆未获取[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如果继续施工,则为违法建设,依法当被执法机关拆除.浠水执法局暨县查违办的执法宣传和执法承诺是: 1,违法建设是城市的毒瘤,绝不姑息迁就,必须露头就打; 2,对违法建设的容忍就是对守法居民的伤害; 3,凡城区内未取得规划许可的,一律视为违法建设;违法建设一律拆除. 但在实际的执法管理过程中,这些口号和应当履行的工作职责,都不过是浠水城市管理执法局掩饰其逐利、腐败行为的幌子.试看2017年3月初,前述两处工地的施工进展图: 法院路工地仍被管得一成不变,未有分毫动弹,显示出城管执法的巨大强制力;但同期开建的马氏兄弟房屋,却如法外之地,边拆边建,主体初成.直到3月中旬,被县政府查违办城区违建公告点名,令其停工或自行拆除,并配备包保人员全程监管.图见公告: 就在我们相邻受害人庆幸政府执法部门终于出手动真格查处违法建设这个毒瘤时,又熟料执法局蛇鼠一窝,重回那行浊言清的官匪套路!马氏兄弟的大型违法建设,几乎就没有真正停过一天.模板钢筋的敲打声、混泥土震动泵的嗡鸣声,完全盖过了电视台播出违建人员名单的公告声.马氏兄弟的违建大楼,犹如官匪魔兽混合体,一点点蚕食着守法居民的空间、阳光、通风处,让人窒息和愤怒,见图: 受害人无力自个抗争,只能不断地投诉再投诉,举报再举报,请求执法局局长、监察大队大队长、中队长们兑现执法承诺,履行执法责任,管住马氏兄弟的违法建设.4月28日这天,马氏二层楼面模板浇铸过程从早晨7时持续到晚上23时.白天一整天,受害人骑着自行车穿梭往返于信访局、执法局、监察大队、县政府、县纪委之间奔波投诉,其中8.15、10.40、15.21分三次电话监察大队,8.05、8.49、9.49、15.20分四次电话中队长邓华勇,另有县政府总值班室干部三次电话执法局督办协调,县纪委一次电话信访局转监察大队交办,但都如鸭背泼水,毫无功用.徐敏副局长、胡纯章大队长、邓华勇中队长,都是有职有权的行政责任人,他们想管时,很轻易就管住违建业主纹丝不动;他们渎职不管时,任你举报人如何蹦达控告,都不过是蚍蜉撼树,不动分毫.执法权巳完全异化为这些官员的任性私权,构成巨大的团伙逐利寻租空间,国法民生被弃之不顾,失职渎职竟无阻横行. 时至今日,再看同期起始的两处工地,法院路处的守法业主宅地,野草覆盖一片荒凉,而马氏兄弟的违法建设,却高楼临街商营在即.好一幅城管执法腐败气象:顺腐者昌,逆腐者亡.见图: 如此浠水城管执法腐败公然,劣迹斑斑,浠水县委、县政府、县纪委还要纵容到何时? 1,马氏兄弟临街大楼总建筑面积二千余平方,总造价数百万元,城区闹市矗立,违建榜上有名,任尔邻居日夜投诉,却居然由县执法局程长锐局长,徐、余副局长,胡大队长,邓中队长等监守自盗的窝案官员一路保驾护航建成.违建何其猖獗,腐败何其公然!试问:若无贪赃腐败,马氏兄弟除了人情币贿,难不成还有什么特别通行证?若无贪赃腐败,类似法院路工地一样的许多施工项目,为什么不能象马氏兄弟这样建成竣工?浠水城建执法这种不作为、乱作为事实,充分说明了该执法主体违法腐败的两面性:腐败的执法局既可以将任何大型违法建设一路绿灯保建成功,也可以将那怕微小的工程踩压撂荒野草没人!浠水执法局的执法腐败,岂止践踏国法民生,更己失却良知人性! 2,马氏兄弟从2005年9月钢构临时棚屋到2017年9月钢混数千平米大楼建成,其所有建筑物均未经政府规划许可,没有那怕一寸一段的建设物是合法可查的.就是这样一个巨大的违法建设毒瘤怪胎,居然在浠水城乡建设局、今名浠水城市管理执法局的肌体上同腐共荣地寄生了十二年!所谓毒瘤,毒害的只是国法民生、党风民情,而养肥的却是违法建设做大者和贪欲愈深的涉案官员,故此官匪沆瀣一气,乐此不疲.整整十二年啊,一个巨大的、危害一方的违法建设毒瘤,就这样被堕落成护院家奴式的浠水城管执法局保护得细微备致,无比光鲜,个中利益交换、同腐共生之黑幕,当然是那些没有规划手续只能荒草丛生的守法业主们所不能企及分羹的. 3,浠水城管执法局何以敢如此胆大妄为、执法违法、公然腐败?无非是套路"上贡下压中贪脏",挑战和考验的是浠水县委、县政府的执政领导能力和清正廉洁系数.相信任何一个坚强有力、廉洁清正的县委、县政府,都不会放任自己的职能部门如此失职渎职、执法腐败而不闻不问不查不究的;相信在党的十九大召开之际,一切有损党的声誉形象的腐败行为,都会受到相应的追究处理!(可惜图片发不上去啊) 2017年9月1日

DANFENG1 发表于  2017-09-11 15:05:09 36251字 ( 0/150)

请对江苏丹阳市四套班子及现任市委书记----不信马列信鬼神;不听百姓,听“大师”?强拆民房新建寺庙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为其保驾护航调查 ...

先上图: 这是2016年底,同期拍于清泉镇两处不同工地的地脚施工照片:图一为车站大道马氏兄弟的建设工地,图二为法院路的一处工地.因皆未获取[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如果继续施工,则为违法建设,依法当被执法机关拆除.浠水执法局暨县查违办的执法宣传和执法承诺是: 1,违法建设是城市的毒瘤,绝不姑息迁就,必须露头就打; 2,对违法建设的容忍就是对守法居民的伤害; 3,凡城区内未取得规划许可的,一律视为违法建设;违法建设一律拆除. 但在实际的执法管理过程中,这些口号和应当履行的工作职责,都不过是浠水城市管理执法局掩饰其逐利、腐败行为的幌子.试看2017年3月初,前述两处工地的施工进展图: 法院路工地仍被管得一成不变,未有分毫动弹,显示出城管执法的巨大强制力;但同期开建的马氏兄弟房屋,却如法外之地,边拆边建,主体初成.直到3月中旬,被县政府查违办城区违建公告点名,令其停工或自行拆除,并配备包保人员全程监管.图见公告: 就在我们相邻受害人庆幸政府执法部门终于出手动真格查处违法建设这个毒瘤时,又熟料执法局蛇鼠一窝,重回那行浊言清的官匪套路!马氏兄弟的大型违法建设,几乎就没有真正停过一天.模板钢筋的敲打声、混泥土震动泵的嗡鸣声,完全盖过了电视台播出违建人员名单的公告声.马氏兄弟的违建大楼,犹如官匪魔兽混合体,一点点蚕食着守法居民的空间、阳光、通风处,让人窒息和愤怒,见图: 受害人无力自个抗争,只能不断地投诉再投诉,举报再举报,请求执法局局长、监察大队大队长、中队长们兑现执法承诺,履行执法责任,管住马氏兄弟的违法建设.4月28日这天,马氏二层楼面模板浇铸过程从早晨7时持续到晚上23时.白天一整天,受害人骑着自行车穿梭往返于信访局、执法局、监察大队、县政府、县纪委之间奔波投诉,其中8.15、10.40、15.21分三次电话监察大队,8.05、8.49、9.49、15.20分四次电话中队长邓华勇,另有县政府总值班室干部三次电话执法局督办协调,县纪委一次电话信访局转监察大队交办,但都如鸭背泼水,毫无功用.徐敏副局长、胡纯章大队长、邓华勇中队长,都是有职有权的行政责任人,他们想管时,很轻易就管住违建业主纹丝不动;他们渎职不管时,任你举报人如何蹦达控告,都不过是蚍蜉撼树,不动分毫.执法权巳完全异化为这些官员的任性私权,构成巨大的团伙逐利寻租空间,国法民生被弃之不顾,失职渎职竟无阻横行. 时至今日,再看同期起始的两处工地,法院路处的守法业主宅地,野草覆盖一片荒凉,而马氏兄弟的违法建设,却高楼临街商营在即.好一幅城管执法腐败气象:顺腐者昌,逆腐者亡.见图: 如此浠水城管执法腐败公然,劣迹斑斑,浠水县委、县政府、县纪委还要纵容到何时? 1,马氏兄弟临街大楼总建筑面积二千余平方,总造价数百万元,城区闹市矗立,违建榜上有名,任尔邻居日夜投诉,却居然由县执法局程长锐局长,徐、余副局长,胡大队长,邓中队长等监守自盗的窝案官员一路保驾护航建成.违建何其猖獗,腐败何其公然!试问:若无贪赃腐败,马氏兄弟除了人情币贿,难不成还有什么特别通行证?若无贪赃腐败,类似法院路工地一样的许多施工项目,为什么不能象马氏兄弟这样建成竣工?浠水城建执法这种不作为、乱作为事实,充分说明了该执法主体违法腐败的两面性:腐败的执法局既可以将任何大型违法建设一路绿灯保建成功,也可以将那怕微小的工程踩压撂荒野草没人!浠水执法局的执法腐败,岂止践踏国法民生,更己失却良知人性! 2,马氏兄弟从2005年9月钢构临时棚屋到2017年9月钢混数千平米大楼建成,其所有建筑物均未经政府规划许可,没有那怕一寸一段的建设物是合法可查的.就是这样一个巨大的违法建设毒瘤怪胎,居然在浠水城乡建设局、今名浠水城市管理执法局的肌体上同腐共荣地寄生了十二年!所谓毒瘤,毒害的只是国法民生、党风民情,而养肥的却是违法建设做大者和贪欲愈深的涉案官员,故此官匪沆瀣一气,乐此不疲.整整十二年啊,一个巨大的、危害一方的违法建设毒瘤,就这样被堕落成护院家奴式的浠水城管执法局保护得细微备致,无比光鲜,个中利益交换、同腐共生之黑幕,当然是那些没有规划手续只能荒草丛生的守法业主们所不能企及分羹的. 3,浠水城管执法局何以敢如此胆大妄为、执法违法、公然腐败?无非是套路"上贡下压中贪脏",挑战和考验的是浠水县委、县政府的执政领导能力和清正廉洁系数.相信任何一个坚强有力、廉洁清正的县委、县政府,都不会放任自己的职能部门如此失职渎职、执法腐败而不闻不问不查不究的;相信在党的十九大召开之际,一切有损党的声誉形象的腐败行为,都会受到相应的追究处理!(可惜图片发不上去啊) 2017年9月1日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