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国社区>> 百姓监督
中药材种植 发表于  2018-08-03 19:10:36 13字 ( 0/147)

应向中纪委、国家监委举报。

举报原四川省高院王海萍伪造证据滥用职权犯罪

李金花,女,四川省南部县定水镇人。

被举报人王海萍,女,汉族,1956年11月生,山东黄县人,中共党员,法律硕士,二级高级法官,原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

被举报人王海萍在任四川省高院院长期间,滥用职权。利用职务之便用伪造的证据来“发现”来推翻四川省高院的生效判决。栽赃陷害打赢官司一直申请执行人不服为原告进行恶意诉讼,涉嫌官商勾结,践踏法律,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了犯罪。

诉讼请求:

1、依法判决、追究被告伪证犯罪和滥用职权违法犯罪行为。

2、向原告赔礼道歉。

事实理由:

原案件是一件简单清楚的商品房预售合同纠纷案件的执行案。经历三级法院几年的反复递级诉讼,最终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2年11月做出【2012川民提字第277号】再审终审判决。在2013年1月7日四川省南部县人民法院受理了277号判决的强制执行。在执行中,执行法官、及个别官员官商勾结一直拖延不执行判决。在2014年我实名举报、并请求省检察院对省高院田冬梅等官员官商勾结的渎职问题立案侦查期间,时任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王海萍,栽赃陷害称我不服判决,用伪造的证据以本院院长身份和地位“发现”、“提交”审委会讨论,做出【2014川民监字第74号】民事裁定、撤销了省高院2012川民提字第277号判决、终结了277号判决的执行。

一,王海萍虚构事实:我打赢官司还不符判决的荒唐事

第一宗伪证是,被告王海萍院长“发现”、“提交”审委会讨论的起因事实是,作为胜诉方的我“不服省高院再审提审277号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被告提交审委会讨论的“我不服”、“我申请再审”的起因是公知的伪证,这是捏造的、公知的根本不存在的事实。我一直对省高院再审277号终审判决充满感激,我“被不服”的事实从何而来?我“被申请”的司法造假,做人良知何在?

二,王海萍使用伪造证据

第二宗伪证事实是,被告王海萍院长提交到审委会讨论的邓安俊夫妇的《商品房买卖合同》,是一份很明显的造假《商品房买卖合同》。1)、签订时间为2009年11月9日,合同版本却是2010年的编号和条形识别码版本。(2)、签字盖章的那页纸张是明显塞加在版本中的,纸张整洁度较差,与整本纸张完全不一致,并且字迹明显较为黑粗、版式右斜。(3)、邓安俊的造假合同标明的标的房屋是SP5,与原案件标的房屋SP7的标的房屋无关联。(4)、这份造假合同的第七页有特别约定:“可另售他人”。

三,王海萍程序违法,遗漏当事人

第三宗伪证事实是,被告王海萍院长提交审委会讨论“遗漏当事人,程序严重错误“。而遗漏邓安俊夫妇,也是不存在的事实。这宗伪证事实可以从实体和程序两个方面的铁证得到证明。第一方面,被提交到审委会讨论的是很明显的造假合同,就足以证明“遗漏当事人”是明显的伪证事实,上面已述。第二方面是邓安俊夫妇一直被从法律程序上和法律事实上的依法排除。三级法院不但在反反复复的审理中都是依法排除了邓安俊夫妇。在执行中,南部县执行法院的【2013南执异字第170-1号】生效裁定和四川省高院又做出的一审裁定【2013川民初字第12号】裁定,也都是依法排除依法驳回邓安俊夫妇案外人和第三人身份资格。而败诉的所谓案外人、所谓第三人邓安俊夫妇自己都未向上级法院提起复议,更未向最高院提起上诉。因此,不但反复的一二审审理中、省高院审判监督的再审审理中,三级法院都依法反复排除邓安俊夫妇,更有执行中的两份依法排除的生效裁定,足以从法律程序上和法律事实上确认了根本不存在“遗漏第三方”的事实。被告王海萍以院长职权伪证“遗漏当事人”且提交审委会讨论,已涉嫌严重的伪证刑事犯罪和滥用职权犯罪。

四、毋容置疑,以省高院院长职权的伪证犯罪行为,对当事人、对社会、对党和国家、对司法公信已足够造成巨大危害。而以省高院院长职权一边伪证犯罪,一边执法“洗罪”,所造成的巨大危害会更大、更深、更广泛。

违背了“一事不再理”的基本原则。也不说三级法院反复审理中依法排除。只说在执行中,依法做出的生效裁定2013南执异字170-1号,及省高院在执行中做出的2013川民初字第12号的一审生效裁定。法院已经做出法律裁判依据,形成法律事实,根本不存在遗漏!且邓安俊夫妇原本与我没有任何法律关系!因此,被告提交审委会讨论,说“遗漏当事人邓安俊夫妇”不但明显系伪证,也违背了“一事不再理”的基本原则。

未受理立案,未询问当事人,未质证听证,无诉告当事人,且早已超过六个月申请再审时效。特别是未经法定程序、无诉告人,被告王海萍院长提交的三宗伪证,且直接把伪证搬上省高院审委会通过审委会讨论。被告凌驾于法律之上的负能量和胆量,若得不到遏制和法律制裁,对社会、对党和国家、对中国的司法公信和司法制度,危害是非常巨大而广泛。

综上所述,被告王海萍利用任四川高院院长之机,滥用职权,明知道伪造证据来推翻四川高院的判决,涉嫌故意犯罪,应依法追究其刑事犯罪,以平民愤!

                                 2018年8月3日

 

1 页号:1/1 到第 页 
  查看完整版本:相关论坛内容